重生小说《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免费阅读_楚香宁赵洛小说大结局

小说: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作者:枫雅云

主角:楚香宁,赵洛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她贵为大将之女,本该有前程似锦,良人相待,却被皮囊惑了心,甘心成了赵志登上皇位的绝佳助力。 待他终于扫清障碍,站稳了脚跟,却亲手将她从皇后之位拉了下来。 楚家满门抄斩,废后亦被打入冷宫。 楚香宁以为,如此已是人生的尽头,谁料,有的人依旧不肯放过。 亲近之人悉数被杀,她亦于绝望之中,狠心刺死仇人,随后自杀。 不意,却得以重生。 重活一世,她发誓,再不愿成为谁的棋子。 那吃人的深宫,今生再不愿为之禁锢。 费尽心思谋划一切,命运的轨迹也如她所愿,开始慢慢更改。 她本以为,此生只求护得珍惜之人安平,而自己,情愿孤独一生。 却从未想过,会有那样一个人出现,轻易读懂她的所有孤寂与凄苦,更是将自己的温热,无私给予她。 一颗心慢慢沦陷,是放任,还是抽离?楚香宁日渐迷茫。 这一生已变得不同,她又是否能得圆满?
重生小说《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免费阅读_楚香宁赵洛小说大结局

《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在线试读

第一章

"来人,把她给我按住,给她灌绝子汤!"

楚香宁被人死死摁在冰凉的青花石地板上,如坠冰窟的身子却丝毫没有心冰凉,依旧倔强地抬头,怒瞪着面前的这个人。

对,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夺了她夫君的宠爱,抢了她的皇后之位,杀掉了她刚刚出生一个月的孩子。如今她已经被赵志打入冷宫,脸上的刺痛也在提醒着楚香宁,她昔日的美貌早已不在,也是被周媛媛给毁掉的。

可是,即便如此,那个女人还不肯放过她,还担心她终有一日东山再起,非逼着她喝下绝子汤才肯罢休。

楚香宁昔日平静的眼眸中终于出现一丝波澜,"周媛媛,你好狠的心!"

缓缓闭上眼,楚香宁心中充满着恨意。

恨自己识人不清,错嫁给了赵志,当年只是迷恋赵志俊俏的容颜,还有他那百般会哄人的嘴,少女时期的楚香宁就这样被赵志给蒙骗了。

爹爹劝她不要嫁,楚香宁不听,好姐妹也劝,她甚至因此跟欧阳玉反目成仇,以为是她心系太子,一心想嫁。

一意孤行,嫁给了心上人后,却发现赵志是个伪君子。

人前一套,人背后又是一套。

四处沾花惹草,见一个爱一个。当初楚香宁得知还很伤心,后来想一心挽回,毕竟她才是赵志的正室,太子妃也只有一个。

渐渐的,她便对赵志不做指望了。想着今后青灯古佛也未尝不可,热着的心慢慢凉了下来。

直到先帝驾崩,楚香宁才深刻意识到赵志为何必须要娶她的理由。

爹爹楚蒙是大月国第一将军,手握重兵,自己最宝贝的爱女嫁给了太子赵志,现今先帝驾崩,朝堂紊乱,他自是要辅佐太子上位。

赵志的身份着实特殊,如若是随便令一名皇子登基为帝,赵志只有一死,必然会牵连楚香宁。

就是打着这样的一个好算盘,再加之楚香宁有才有貌,赵志便将心思打在了她身上。娶了她,也便稳坐这大月国的江山。

楚蒙心中也知道赵志不是大月国储君最佳人选,却又无可奈何,他愧对爱妻,而爱妻只生下了楚香宁一个女儿便撒手人寰。为了这个宝贝女儿,他只能辅佐赵志,方可护女儿一世周全。

赵志在楚蒙的帮助下顺利登基为帝,不仅如此,也立刻册封楚香宁为皇后。本以为帝后便可以这样和谐地过一生,楚香宁睁只眼闭只眼看着赵志选妃,后宫佳丽三千立马堆满了人。而后,赵志心不在朝堂,却整日外出,次次回宫都会带上几名美人儿。

楚香宁心都冷了,自然不会再跟他计较些什么。

直到那一日,赵志对她百般讨好,告知她,他想册立县主周媛媛为贵妃时,楚香宁彻底怒了。

周媛媛的身份比较特殊,是太子生母周皇后的侄女儿,自小被周皇后带大,本是周皇后心中最心仪的未来太子妃的人选。却因为楚香宁,尽数年的打算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总归稳当地令赵志登基为帝,周皇后也成为了周太后,对此,周太后心中虽有不喜,但对楚香宁态度冷淡,倒谈不上热情。

只是这周媛媛一直是周太后的心头肉,于是,这楚香宁便成了周太后的心头刺。每每想到周媛媛不是皇后,周太后便浑身不舒服,心头病便犯了。

太子虽然贪念美色,却极其孝顺,不敢忤逆母亲半句。

这一去周太后宫中探望便会听到她提起周媛媛,恰好这赵志对这个妹妹也是自小便喜爱,于是得不到的便成了珍宝,将她放在了心尖儿上。

这一次,也不知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向楚香宁提起册立她为贵妃这件事。楚香宁心中不与其他人计较,却唯独不肯对周媛媛松口。直到太子忍无可忍,放下大招,告诉楚香宁,周媛媛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楚香宁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信。最终冷笑,拂袖而走。

太子最终册立了周媛媛,不仅如此,还对周氏一族格外开恩,没过多久,宫中便传来一种说法:"周贵妃才是名副其实的皇后"。楚香宁听了也不气,依旧青灯古佛,直到周媛媛的野心越发大。

周氏一族告御状,诬陷她楚家有叛国之罪,还证据确凿。

也不知从哪里搜集来的假证,却如真的一般令人寻不到半似破绽。楚香宁听闻此事还天真地去向周太后,去向赵志求情,告之他们楚蒙不是那样的人,楚家绝对不会犯如此大罪。

却不知,这本身就是他们联合周家给楚家下的圈套。不仅没有帮到楚蒙,还被皇上怒责,说她恃宠而骄,说她楚家总是拿当初辅佐他登基这件事来要挟他,大怒之后,不仅判楚家满门抄斩,还夺去了楚香宁的皇后之位。

楚香宁当时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赵志对她说的话历历在目:"你这刁妇,整日在宫中争风吃醋,谋害嫔妃,毫无半点儿国母的气度,令朕恶心至极!"

赵志那嫌弃的眼神,令楚香宁从头皮寒到了心底。

最讽刺的是,当她决定跟爹爹一同归去,在楚家满门抄斩那日,被太医诊断出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侍女青竹以泪洗面,激励她活下去,肚子里的是她的亲生骨肉。

她想带着赵志的孩子一起去阴间见爹爹,却又舍不得,终究还是将他生了下来。是个小皇子,白白嫩嫩,很是可爱。

没想到她的孩子没生下多久后,周媛媛的孩子却因为得了惊风去世了。如此,周媛媛便将这笔账记在了楚香宁身上。

那日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周媛媛披头散发,拿着发簪毁了她的脸,动静太大,惊醒了她的孩儿。孩儿啼哭不知,更是令周媛媛心慌,想起自己的孩子,周媛媛瞪大眼睛,抢了她的孩子,将他从楼上丢了下去。

孩子落地的瞬间,啼哭声停止了,呼吸声也没了。

"不!"楚香宁恨不得随孩儿而去,却被周媛媛死死踩在脚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第二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周媛媛狰狞的笑,还有背后的阵阵雷鸣声,成了楚香宁最深的噩梦。

从思绪中惊醒,楚香宁眼中含泪,却没了一丝光泽,里面是一片死灰,只有深深的绝望。

周媛媛却觉得眼中的楚香宁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画,细细欣赏之余,更是看不够。

狼狈的楚香宁,脸部的肌肤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被人灌了绝子汤后,因那汤水刺激的味道,被呛得浑身颤抖。昔日的美貌和白皙柔滑的肌肤早已不在,如今别说是皇上了,就是个大街上的乞丐,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周媛媛对这样的结局很是满意,对贴身侍女水月会心一笑后,便准备回自己的宫殿,她柔指上涂满了丹寇,轻轻抚着太阳穴,头上黄金打造的凤凰头饰和那凤尾处摇摆的步摇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回吧。"似是今日的好戏已经看完,周媛媛心情舒畅地准备离开。

水月嫌弃地瞪了躺在地上的楚香宁一眼,心中嗤笑,昔日的皇后,那又如何,如今竟连个宫女都不如。

就差吐口唾沫在楚香宁身上了。

没人关心地上这个人的生死,四周的奴才将周媛媛聚拢在中央,一脸嬉笑地讨好,就想得她的欢心,今后的前程便可不再担忧。

"不好了娘娘,蓝王的军队打了过来,已经到了朝霞宫了。"冷宫门口突然出现一名内监,看他的模样是赵志身边的人。

周媛媛听罢,脸上立马惨白,她死死摇着面前那个太监问:"皇上呢?太后呢?人呢?怎么会这么快打到了宫里?"

太监被周媛媛摇得头晕脑胀,声音带着泪:"皇上太后都已经离宫,皇后娘娘你也快逃吧!"

说罢,将周媛媛推开,仓皇而逃。

四周的奴才一改之前的嬉笑,脸上个个露出惊恐之色,再也顾不上讨好和谄媚,此时逃命最重要。如林中被惊吓到的鸟儿,各处乱窜,冷宫顿时热闹了起来。

楚香宁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周媛媛惨白的脸和不敢置信的眼神,却是心中舒畅,淤积的心也豁然开朗,她跌跌撞撞站起身,扶着一旁破落的窗户,仰头大笑。

"哈哈哈......亡了,终于亡了,赵志啊赵志,你的帝王梦终于到头了!"

明明那人不在眼前,楚香宁却犹如他在眼前,笑得肆虐而失心疯。

周媛媛恨得朝她冲过去,抬手就是一耳光,硬生生打在楚香宁脸上。

"你这贱人,给本宫住口!"周媛媛恨不得杀了她,还想再打她一巴掌,却被侍女水月制止住。

水月惊恐道:"皇后娘娘,我们赶紧逃,蓝王就要攻进来了。别管她了!"

周媛媛这才想到自己的处境,顾不上理睬楚香宁,一脚重重地踢在她的肚子上,楚香宁倒地,生生吐了一口鲜血。

看周媛媛想逃,楚香宁如何会放过她,不顾这破旧不堪的身躯,她的眼中赤红,冲向周媛媛身边,拿起她头发上戴着的凤簪,刺向周媛媛的脸。

"啊啊啊!!!"脸上一阵刺痛,周媛媛怒吼,捂着脸,再也不顾逃跑,"我的脸,我的脸......"

水月也愣住了,想阻止楚香宁,却不知人之将死力气也格外大,楚香宁更是不想活了,一把推开水月。

看着周媛媛一脸绝望,她还觉得不够,她心中的苦和痛,周媛媛是千分之一都未曾体会过。想到这里,楚香宁下定决心将凤簪刺向周媛媛的脖子。

宫里宫外人群乱窜,惊呼声更是不断,此时却盖过了周媛媛的尖叫声。

随着高音下落,凤簪离体,周媛媛也重重地倒在地上,眼睛瞪得老大,脖子上鲜血如喷泉一般涌了出来,死不瞑目。

水月惊吓过度,也失声尖叫:"你杀了皇后!"

"国都亡了,还有皇后做什么?"楚香宁脸上出奇地平静,看着冷宫门外不断涌进的蓝王军队,她的脸上第一次绽开了笑。

赵志不是说她楚家叛国吗?那她就助蓝王登基为帝,毁了他所珍视的天下!

水月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张皇失措地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周媛媛,尖叫一声逃命去了。

宫里宫内一片狼藉,楚香宁却顾不上这些,而是缓缓登上了那冷宫的阁楼之上,曾经,她的孩儿便在那里很是乖巧地休息,还听她唱摇篮曲。

楚香宁脸上很是温柔,她相信蓝王捉住了赵志必然不会放过他,这是他们交易的条件。笑了笑,楚香宁整理了一下衣裳,脸上很是祥和,再次唱起了那支摇篮曲。从阁楼顶端飘然下坠,她的身上是一身红衣,心却如团火。

终于解脱,终于可以离开这囚禁她一生的牢笼了。

楚香宁轻轻阖上眼,嘴角带着血色的笑。

再睁眼时,已然是另一番风景。

楚香宁觉得头晕晕的,躺在冰凉的地上,还有一个小丫头在她身旁直抹着眼泪,似乎发觉她动了动身子,那丫头一脸惊喜:"小姐,小姐,你没事了?你醒了?"

楚香宁看着眼前那丫头,扎着丫鬟髻,头发丝上还绑着两条红绳,眼睛亮闪闪地凝视着自己,声音稚嫩,似乎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却又说不出来。

那丫头见楚香宁愣愣地瞧着她,有些惶恐,瞪大双眼:"小姐,你该不会被县主给砸傻了吧?"

说罢,眼圈又红了,眼看眼泪又要眨下来。

楚香宁皱眉,喝止住她:"别哭!我没事!"

只是一发声,楚香宁眉头便蹙得更是厉害,这稚嫩的声音,不是她的,倒像个十二三岁姑娘的声音。

楚香宁还躺在地上疑惑,此时却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妖媚却充满讽刺的女声:"这山野村夫所生的,你还能指望她有怎样的教养?"

听声音倒是熟悉,楚香宁还在分辨来者何人,那人便到了她跟前。

小丫头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第三章

赶紧将楚香宁从地上扶起来,给她整理好衣裙,望向县主周媛媛时,低垂着头,以此来躲闪眼中的愤恨。

就是这个人,刚刚趁没人的时候袭击了小姐,令小姐晕倒受伤。

周媛媛看楚香宁傻傻愣愣地盯着她,又嗤笑道:"该不会是傻了吧?"

楚香宁的确是愣,却没有傻,她只是分不清楚这是梦还是现实。明明赵志的天下被蓝王所夺,而周媛媛也被自己用凤簪刺死,为何面前又出现了一名周媛媛。

等等......

楚香宁发觉端倪,皱眉深思,面前的这个周媛媛看起来年纪稚嫩,身高竟然比自己还高半个头,这明显不对劲。楚香宁记得她可是足足比那周媛媛高半个头才对。

周媛媛看楚香宁依旧不理睬她,美眉瞬间拧成疙瘩,青涩稚嫩的声音也藏不住那心思的阴邪,对身旁的贴身婢女水月道:"我看今日楚小姐是中了邪!我们可得帮帮她才好!"

水月自小便常伴周媛媛身侧,自是明白小姐的意思,抡起袖子,笑着朝楚香宁走去,道:"是,县主。"

楚香宁觉察到了危险,浑身戒备,看着那狗仗人势的婢女,心中冷笑。

真不愧是,有怎样的主子,便有怎样的奴才!

水月还未靠近,楚香宁身旁的那小丫头便大喝:"住手!你敢碰我家小姐试试!"

楚香宁这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个小丫头是谁了,是生母姜氏奶娘的亲闺女紫月,自小随她一起长大。因楚香宁从未拿她当做下人看待,养成骄纵的脾气,一心护主,如果有人想伤害楚香宁,这丫头第一个会跳出来用那柔弱的身躯护住她。

想到紫月,楚香宁恍如隔世。眼眸中有些湿润,心思却理智。她记得紫月明明在她十三岁那年第一次入宫时得罪了周媛媛,被乱杖打死,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美眸缩了又张开,楚香宁不顾四周的吵闹,开始细细打量着这四周的环境。

在宫中锁了大半辈子,还有谁比她更熟悉这里的环境?假山缭绕,放眼望去,自是百花齐绽,翠绿欲滴。

还有那史诗亭,是她昔日最喜欢落坐之处,在那里熟读佛经,研究佛理之处。

楚香宁的心惊了又平静,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神色。

这是宫中,无疑了。

那就意味着,她重生了,在十三岁第一次入宫觐见皇后娘娘的时候,也正是那时候,遇上了太子赵志。赵志将她从窘境中带了出来,她也因此便对那个人再也难以忘怀。

周媛媛被紫月气笑了,一个奴婢还敢在主子面前如此放肆,她怒竭:"来人,给我将这个不知礼仪尊卑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

四周一片倒吸气声,却不敢违抗县主的命令。

毕竟周媛媛可是周太后放在心尖儿上的人,他们做奴才的可不敢得罪。

"是,县主!"

立马有几个奴才上前架住了紫月,紫月大惊,她虽然脾气大,胆子却很小。小脸惨白,眼睛瞪得老大,却迟迟不肯求饶。

这副模样放在周媛媛眼里格外刺眼,她心中冷笑,竟将紫月当做了楚香宁,非要刺死她才能解气!

她如何不气!

自小便被姑姑接入宫中当做周氏皇后来培养,而她也是对这个太子表哥一往情深,本以为一切都注定了。半路却杀出来一个楚香宁!

姑姑那日告诉她,要想让太子表哥登基为帝,她们必须借力楚蒙大将军的兵力。可那楚蒙脑袋跟木鱼一样,不肯变换。只将这个心头爱女试做眼睛珠子,于是,便将注意力打在了楚香宁身上。

虽然明白成大事者不能拘泥于小结,可是周媛媛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今日一听姑姑召见楚香宁入宫。她便猜到了她们的意图,想借这个机会让赵志在楚香宁面前露脸并夺了她的芳心。

眼看着紫月被人带走,楚香宁一步上前,给了那架着紫月的两个内监一人一耳光。

耳光落在脸上,声音却打得响亮。

楚香宁面无表情,将紫月拉在身后,仰头凝视着周媛媛。

众人皆愣住了,奴才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纷纷低着脑袋,装作没看见。

周媛媛更是惊讶于楚香宁的做法,吃惊地瞪着她道:"你,你胆敢......"

楚香宁不卑不亢,虽然此时的她还未长得比周媛媛高,却丝毫不输气势,反而朝周媛媛面前垮了一步:"我如何?"

眼中的坚定和恨意却是灼伤了周媛媛的魂,她不明白为何面前这个初次相见的小女孩对自己有这样的恨意。虽说刚刚是她指使人用石头砸向楚香宁的脑袋,可楚香宁此时的神色,分明是自己与她有血海深仇似的。

周媛媛毕竟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没有楚香宁一样成熟而稳重的灵魂,一时被吓倒在地上。

而那地上便是之前楚香宁晕倒的地方。

水月见情况不妙,赶紧差遣身边的小宫女去找周皇后。

楚香宁此时俯视着周媛媛,更是气焰十足,二者之间的差异就如凤凰和野鸡一样,而楚香宁自是那高贵的凤凰。

"我与县主初次相识,县主却先袭击我,再辱骂我楚家门楣,如今还要杖杀我楚家家奴。我倒想问问县主,你究竟意欲何为!"

楚香宁的声音不高不低,起起落落,恰好被四周的人听到,也清晰地传入周媛媛的耳中。

周媛媛既怒又有些恐惧这样的楚香宁,心中一时懊悔不该沉不住气将楚香宁当做软柿子捏。

想想也便能猜到,这大月国第一将军的女儿,如何是个柔弱的之人,是她轻敌了。心中更是痛骂那些狗奴才,给她提供的不实的情报。

其实奴才搜集的情报并且不实,楚香宁十二三岁时也的确柔弱好欺负,甚至家中的庶女都能爬在她脑袋上。

只是周媛媛千算万算,她如何算得出,此时面前的那个楚香宁早已不是十二三岁的楚香宁。

如今她是地狱之鬼的重生,只为复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第四章

"我可是县主,你想干什么!"周媛媛惊慌失措,语无伦次。

楚香宁心中嗤笑。

她想做什么?她如今所做之事只是周媛媛前世对她所做之事的千万分之一而已。

曾经的那些苦和痛,她楚香宁便要统统归还!一个都不会放过!

眼中迸发出杀气,楚香宁冷笑,殊不知这幅模样更是令周媛媛胆战心惊,浑身发抖。

"自然是做县主对我做过的事了......"

楚香宁笑得云淡风轻,说地更是漫不经心。

"县主!!!"水月尖叫的声音响彻天穹,此时周皇后正好跟随着那个小宫女前来和解,被这叫声惊得心都快要颤栗了。

周皇后身边的贴身公公小李子赶紧扶住她,给她顺气后道:"皇后娘娘莫慌!"

周皇后这才稳定了心神,心依旧发慌道:"随本宫去看看!"

待周皇后到了跟前,却发现太监宫女都围成一圈,瞬间脸上便露出怒色。

"皇后娘娘驾到!"小李子提高了声调,搀扶着周皇后。

此时众人纷纷跪地:"参见皇后娘娘。"

楚香宁也未曾想到皇后竟然来得如此快,也垂下睫毛,跪地参拜。

周皇后一眼便从人群中发现她的宝贝侄女周媛媛,此时周媛媛被水月抱在怀里,整个人却奄奄一息,而水月一只手抱住主子,令一只手却用帕子捂住周媛媛的额头。

周皇后瞬间倒吸一口气,整个身子都发颤地差点晕倒在地,幸得小李子搀扶,才未出事。

"这是怎么回事!"周皇后心疼侄女,说话的声音依旧凌厉却微微发颤。

众奴才跪地,将脑袋重重磕在雨花石铺成的小径上,嘴里不停地求饶:"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

如今这主子两个人发生争执,而他们做奴才的不管做了什么,此时必然会受到牵连。整个花园,被奴才们求饶的声音给占满了。

周皇后这时候才注意到楚香宁还跪在地上,但她一动不动,低着头。

想到赵志登基少不了楚香宁这枚棋子,周皇后将满腔的怒气都暂且给压制了下去,声音变得轻柔而温润:"这不是楚将军的女儿香宁吗?如何会跪在地上,还不快快起来。"

若不是楚香宁早已识破面前这个人的真面目,此时被周皇后亲自扶起身,一定会将她试做仁慈的皇后,殊不知,她心肠歹毒,城府极深。

"谢皇后娘娘。"楚香宁依旧低着头,被紫月搀扶着起身,声音淡淡,似乎对周皇后亲自扶她起来这件事无动于衷。

周皇后不禁高看了她一眼,此女,并不是那么简单。

而后,周皇后又笑道:"香宁,今日本宫邀你入宫陪本宫说说话,你却让本宫好等啊。"

这话说得不轻不重,却生生地将一个罪名冠扣在楚香宁的头上。

怒她不敬之罪,责她不知分寸。

楚香宁没想到才刚刚重生,竟然能够遇到如此多的故人,心中深感亲切。这些人前世对她所做的事,瞬间入潮水般向脑子里涌来,克制了好久,楚香宁才没上前去掐死她们。

只是淡淡道:"娘娘息怒,只是我今日前来恰好不巧,遇上刺客袭击,于是便耽搁了片刻。"

说起这句话时,楚香宁微微抬起了头,将额头上的伤口全然裸露在外,那血窟窿似的伤口瞬间触目惊心。

周皇后也未曾想到楚香宁也受伤了,扭头瞪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还在装死的周媛媛。

心中直骂蠢货!

这楚香宁几句话便将这不敬之罪给摘了不说,还给周媛媛扣下了进宫行刺的名头。

这可是皇宫大院,四处都有耳目,还有那些想要扳倒她的妃嫔,都在等待时机。若是真的被人指认说周媛媛进宫行刺,不管行刺的对象是她楚香宁还是阿猫阿狗,都会被扣下弑君之罪!

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没想到眼前这小丫头伶牙俐齿,简直是不饶人。周皇后也懊恼自己不该与楚香宁计较,毕竟今日邀她进宫的目的是为了赵志。

想开了这一茬,周皇后又笑道:"我看就是小孩子家家随便打闹,这媛媛也太任性了。来人,将县主带回宫中,禁足三个月,抄写金刚经一百遍。"

小李子立马会意,着人将周媛媛给带了下去。

楚香宁面无表情,却不急一时,反正来日方长,扳倒她们也非一日。

周媛媛本是在地上装死,刚刚楚香宁竟然胆敢用身旁的石头冲向她,还将她的额头也砸出了一个血窟窿。现在想想那时楚香宁的眼神,她都浑身发颤,简直就像一个地狱的厉鬼,找她来索命来了。

本以为姑姑会帮她,却没想到楚香宁几句话便令皇后转了心意,周媛媛心中怨恨,被奴才扶起时,瞬间睁开大眼,跳起身,手指着周皇后道:"姑姑,你为何偏帮着那个贱人!明明是她......"

还未等周媛媛说完,她便目瞪口呆地看向周皇后,自小最疼爱她的姑姑,竟然打了她一耳光......

周皇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周媛媛,怒喝道:"还不快将县主给本宫带下去!"

小李子也愣住了,赶紧回神:"是,娘娘!"

周媛媛被带了下去,周皇后深吸一口气,又笑着看楚香宁:"今日你也受惊了,改天本宫再邀你进宫赏花吧。"

楚香宁不卑不亢,屈膝福身:"是,娘娘。"

被身旁的太监引路,紫月也紧跟其后,睁着大眼睛,却不敢抬头看前方,随着楚香宁出了皇宫。

待看不见楚香宁的背影后,周皇后脸上的笑也渐渐凝固,再慢慢变成了怒火和冷冽。

"今日之事,还有谁看到?"

小李子立马上前:"回娘娘,就这一众太监和宫女。"指了指,仍旧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

周皇后抬手,看了看今日新做的丹寇,原本的好心情全给毁了:"那便全都处死吧。"

"是,娘娘。"小李子有些不忍,却不敢违抗主子的心意,怜悯地看了眼这些无辜的太监和宫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第五章

周皇后满意地点头,转身离开。

身后是一众太监宫女求饶哭泣的惨叫声。

楚香宁已经看到了宫门,她的心情十分复杂。囚困了她一生的皇宫如今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也许在旁人眼中这入了宫门便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

可在楚香宁看来,这就是一个人间炼狱,在这里没有真情可言,更无真心所在。

宫门后的侍卫们,很是恭敬,楚香宁面上带着笑,准备踏出宫门。

"等等!"

楚香宁听到这个人的声音,瞬间脸色苍白,手指发凉,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紫月感觉到主子的不对劲,一脸担忧,朝后望去时,便看到一名男子风姿卓越,气度不凡,身穿杏黄色绫罗绸缎,手中摇着一把镶着金子和红宝石的折扇。

再看那人的脸,俊俏得很,且鼻梁高挺,身材修长。

紫月心中大惊,立马猜到来人的身份——大月国太子赵志。

赶紧跪地,紫月道:"参见太子殿下。"

楚香宁从未想过这次重生接二连三遇见故人,本以为出了宫便不会再遇到赵志,却还是在宫门口外遇到了这个人。

强行摁住心中的恨意,楚香宁准备行礼,却被赵志先一步免礼了。

赵志一脸真诚,收起折扇,道:"香宁妹妹,实在是孤安排欠妥,令妹妹受苦了。"

楚香宁忍住冷笑,稚嫩的脸上露出她这个年龄女孩应该有的天真之色道:"太子殿下何出此言?"

赵志上前一步,拉住楚香宁的手,又看了看四周。

赵志身前的贴身太监二喜立马会意,周围的人立刻推开十米之外。

嘴角浮出一丝笑,赵志眼里柔波四射,满目含情:"妹妹可知,今日母后邀你前来所为何事?"

楚香宁心中微愣,前世没有这一出,难道因为自己砸了周媛媛,坏了今日本该是周皇后安排的她与太子相见,从而改变了今生事情发展的轨道?

即使如此,楚香宁也不愿意听到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假情假意,她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后退一步:"太子殿下。"

提醒太子殿下请自重。

赵志脸上有一丝尴尬之色,细细想来,自己也太唐突了些,又笑道:"是孤的不是。"眼神落在楚香宁已经止住血迹的额头上,声音轻柔:"妹妹额头可还疼?"

楚香宁语气淡淡:"谢太子殿下关心。"

全然没有想搭理赵志的意思。

赵志眼神微眯,忽而绽放一丝冷色:"妹妹可是嫌孤不好?"

楚香宁低头:"民女不敢。"

赵志又道:"既是不敢,为何你至始至终都不看孤一眼?"

楚香宁微微抬头,美眸清澈明亮,令赵志微微失神。

"民女怕冒犯殿下。"声音依旧淡淡,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胆怯。

赵志觉得眼前这个姑娘不似原先自己所想那般,甚至挑起了他内心的征服感,还想再说些什么。

"太子殿下可让臣弟好找啊!"

温润如玉般的声音,似清泉汩汩流入了楚香宁的心间,将她那烦躁不安又充满恨意的心柔柔地安抚了许多。

就如琴音一般稳住了暴动的林间野兽,楚香宁听着这个声音格外熟悉。

太子的眉头不轻不重地皱了一下,也就是一瞬间,又恢复笑意,转身,对着来人道:"不知七皇弟找孤所为何事?"

来人便是大月国七皇子赵洛,皇上亲封的蓝王殿下。此时他身着一身月牙白的雪缎,看起来便是一块儿温润如玉的璞玉,他的性格也如其看起来那样温润优雅。

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在战场上杀敌却是勇猛威武,且仅仅靠一人之力曾经连连夺下敌人城池三座。

也因那场战事,赵洛被大月国皇帝封为蓝王。

是大月国唯一的一位皇子王爷。

此时,赵洛带着如春风昔日的笑,朝太子行礼后便道:"还不是父皇,我下棋输给了他,如今他便让我来寻你。还说整个皇宫大院都没人寻得到你,这不是为难臣弟吗?"

赵洛一脸无辜,摇着脑袋:"幸好臣弟运气好,找到了太子殿下。"

听闻是皇上找寻自己的踪迹,赵志先是愣了一会儿,后便心里焦灼不安。

他最怕这个父皇找他,如今这般翻遍皇宫大院来找他,必定是出了什么急事。再不敢耽搁,赵志一脸严肃:"多谢七弟。"临走前又看了眼楚香宁,"香宁妹妹,孤改日再登门道歉。"

二喜跟着太子离开了宫门处,急速赶往御书房。

楚香宁见赵志总算离开,心中松了口气。

耳旁却传来赵洛轻轻的笑声:"楚小姐竟是这般不待见我太皇兄?"

楚香宁欲狡辩,赵洛却先行一步,低头,用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楚小姐不必多言,洛,明白。"

楚香宁皱眉,心中有股子气,这人明白什么?

还欲说些什么,话都在嗓子眼儿里了,却被赵洛打断:"楚小姐今日应该多谢洛才是。"

楚香宁话没说出口,却又疑惑地瞧着赵洛。看他那得意的神色,这才明白,赵志对她纠缠不清,赵洛便刚刚使计策支开了太子。

"蓝王殿下不怕太子殿下怪罪"楚香宁眸中深深浅浅,看不清情绪。

赵洛却似看清了她,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很是认真:"本王从不撒谎。"

楚香宁便心中一奇,看来真的是皇上找太子有事,可是蓝王是如何说动皇上,让他此刻这么着急找太子?

赵洛却没有给楚香宁思考这件事的时间,他瞧了瞧天色:"楚小姐的马车应该晚上才到宫外,不如本王今日送小姐一趟如何?"

说是询问,却根本不由得楚香宁拒绝。

紫月看了看天空,乌云密布,而且渐渐起风了,若是等到将军府上的马车过来,想必这雨早已经落了下来。

楚香宁权衡以后,觉得留在宫中与上蓝王的马车相比,还是上蓝王的马车回府这个决定比较妥当。

"如此,香宁便谢过蓝王殿下。"

楚香宁不再推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尊毒后马甲又掉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