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傅慎言沈姝的抖音热门小说《情随风去了无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情随风去了无痕

作者:沈姝

主角:傅慎言,沈姝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沈姝自诩拥有一手好牌,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会把这手好牌打得稀烂。堕胎,容貌被毁,事业一塌糊涂,声名狼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大概是因为傅慎言的出现吧!毕竟,爱情真的能毁掉一个女人的一生。
主角是傅慎言沈姝的抖音热门小说《情随风去了无痕》全文免费阅读

《情随风去了无痕》在线试读

第一章

孕期:六周
看到B超报告的时候,我被这四个字惊愣在原地,才一次,怎么就怀上了?
现在要怎么办?
告诉傅慎言,他会因此不离婚吗?不会,反而会觉得我卑鄙无耻,用孩子来要挟他。
压下心中的郁结,我将B超报告单塞入包中,随后出了医院。
医院大楼外,耀黑色的迈巴赫里,车窗开了三分之一,从外看隐隐能看见驾驶位上男人清隽冷冽的眉眼。
豪车美男,自然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有钱有颜,是傅慎言的标配,这么多年,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忽视了路人的目光,我上了副驾驶。
原本闭目养神的男人察觉到动静,只是微微蹙眉,并未睁眼只是声音低沉道,“处理好了?”
“嗯!”我点头,将同医院签好的合同递给他,开口道,“陆院长让我带他向你问好!”今天的合同,原本是我自己过来签的,但途中遇到傅慎言,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会顺路送我过来。
“这个案子接下来你全程负责!”傅慎言向来话少,没有接合同,只是淡淡交代了一句,便启动了车子。
我点头,不多言。
沉默久了,除了听话和做事,其他的我似乎不会了。
车子开往市中心,此时已经是傍晚,他不回别墅,打算去哪?心里虽疑惑,但我向来不会主动追问他的事,索性便沉默了。
想起那张B超单,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向他开口,侧目见他双眸看着前方,目光凌厉,一如既往的冷冽。
“傅慎言!”我开了口,拽着包的手心有些潮湿,想来是紧张,所以出汗了。
“说吧!”冷冰冰的两个字,没有多余的情绪。
他一向对我如此,时间久了,我也释然了,压下心中的忐忑,吸了口气,我道,“我……”怀孕了。
最多不过三个字,但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这话硬生生被吞回去了。
“欣然,怎么了?”有些人的温柔,注定只会倾覆于一人,或深情,或欢愉,最后都是给予一人。
傅慎言的温柔是为陆欣然准备的,听他和陆欣然的对话便知。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陆欣然说了什么,傅慎言突然踩了刹车,对着电话安抚道,“好,我一会过去,你别乱跑。”
挂了电话,他恢复了满脸的冷厉之气,看向我道,“下车!”
毫无余地的命令。
这不是第一次了,我点头,将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开了车门,下车。
我和傅慎言的婚姻,是意外,也是命定,但都与爱无关,傅慎言心里放了陆欣然,我的存在只是摆设或者说是障碍。
两年前傅老爷心肌梗塞,在病床上逼着傅慎言娶了我,傅慎言虽然不情愿,但碍于老爷子,还是将我娶了回去,两年来有老爷子在,傅慎言只是当我不存在,如今老爷子断了气,他便迫不及待找律师拟写了离婚协议,就等我签字了。
回到别墅,天色已暗,偌大的房子里空荡得像鬼屋一般,大概是怀孕的关系,没有食欲,我便直接回了卧室,洗漱睡觉。
迷迷糊糊还未睡熟,便隐隐听到院子来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
傅慎言回来了?
他不是去陪陆欣然了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随风去了无痕》<<<<


第二章

未及多想,便见卧室门被打开,他一身湿意,未曾看我一眼便直接进了浴室,随后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他这一来,我是没办法继续睡了,起身将衣服穿好,从衣柜里将他的睡衣取出,放置在浴室门口,随后我便去了阳台。
已是梅雨季节,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天色已暗,隐约能听到雨水打在砖瓦上的滴答声。
听到身后有动静,我回头,见傅慎言已经出了浴室,下身披着浴巾,头发湿湿的,有水珠顺着他健硕的身体滴落,男色惑人,莫不过如此了。
大约是察觉到我在看他,他瞧向我,俊眉微蹙,“过来!”毫无情绪的语调。
我是听话的,走至他身边,见他将手中的毛巾丢给我,声音低沉,“帮我擦。”
他向来如此,我早已习惯,他坐在床沿上,我爬上床,半跪在他身后给他擦着头发。
“明天是爷爷的葬礼,要早些过去老宅。”我开口,倒也不是故意和他扯话题,只是他一心都在陆欣然身上,若是不提,只怕他早已忘记。
“嗯!”应了我一声,他便再无其他。
知道他不愿意与我有过多交流,我也不多说,替他擦干头发我便再次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兴许是怀孕的缘故,总是觉得困得厉害,往常傅慎言洗完澡都会去书房待到半夜,不知今夜为何,换了睡衣,他便躺了下来。
虽然奇怪,但我也不多问,只是他突然将我搂住,拉入怀中,随后细碎的吻落下。
我不明所以的抬眸看他:“傅慎言,我……”
“不愿意?”他开口,一双黑眸漆黑如夜,凌冽又带着野性。
我垂眸,是不愿意,可由不得我。
“可以轻一点吗?”孩子才六周,若是不小心,会有危险。
他敛眉,未语,只是翻身,随后并不温柔的开始这一切,我疼得卷了身子,只能尽可能的保护孩子不受伤害。
伴随他的凶猛,窗外的雨也越下越猛,一时间竟打起了雷电,灯影起伏,许久他起身进了浴室。
我疼得直冒冷汗,原本想起身吃些止疼药,顾忌到孩子,便也放弃了。
“呜……”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傅慎言的,我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11点了。
这个点会给傅慎言打电话的,也只有陆欣然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傅慎言裹着浴巾出来,擦开手接起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见傅慎言微微蹙眉,开口道,“欣然,别胡闹!”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准备换衣服离开,若是以往,我可能会假装视而不见,但此时我猛地拽住傅慎言,软了声求他道,“今晚不走可以吗?”
傅慎言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冷冽和不悦,“刚吃到点甜头,就开始放肆了?”
这话冰冷且讽刺。
我愣了神,一时间不由觉得好笑,仰头看他道,“明天是爷爷的葬礼,你就算再放不下她,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分寸?”
“威胁?”他眯起黑眸,猛地掐住我的下颌,声音低沉冷冽,“沈姝,你长本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随风去了无痕》<<<<


第三章

我清楚的知道,想要留下他,根本不可能,但有些事总要试试,抬眸直视着他,我道,“我同意离婚,但我有条件,今晚你留下来,陪我参加完爷爷的葬礼,葬礼过后我立马签字。”
他眯起了眼,漆黑的眼睛里噙着讽刺讥诮的笑意,唇角微动,“取,悦我。”他松了手,眯了眯眼睛,凑到我耳边,“沈姝,任何事都要靠自己的本事,光靠嘴没用。”
他的嗓音很清冷,带着一丝撩饶低沉,我知道他的意思,抬手环住他的腰,仰头尽量靠近他,两个人的身高差距过大,这样的动作,让我显得滑稽又可笑。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用这样的方式留住喜欢的人,还真是.....可怜。
我凭着直觉想要滑动我的手,猛的手被他按住,我抬眸,见他目光漆黑隐约带着几分不可窥探的撩绕,“行了!”
淡漠冷冽的两个字,我愣了愣,有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见他扯过床上的灰色休闲睡衣优雅的套在了身上。
一时间愣了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他这是……留下了?
还未来及高兴,便听到窗外伴着雨声隐约传来的女子声音,“慎言……”
我一愣,不及傅慎言反应快,见他几步跨到阳台上,随后见他一脸阴沉的扯了大衣便出了卧室。
阳台外,陆欣然站在大雨下,穿着单薄的衣裙,任由雨水肆意,原本就病娇的美人,此时在雨中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傅慎言将带下去的大衣披在她身上,不及责怪她,陆欣然便猛的抱住了他,在他怀里低声啜泣。
看着这场景,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陪了傅慎言两年,但依旧比不过陆欣然的一个电话了。
傅慎言拥着陆欣然进了别墅,带着她上了楼,我站在楼梯口,垂眸看着被雨淋湿的两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让开!”傅慎言开口,音色冷厉阴戾,一双黑眸厌恶的看着我。
难过吗?
我也不知道,但比心更疼的是眼,它亲眼看着心爱的人是如何宝贝别人,践踏自己的。
“傅慎言,当初结婚的时候,你答应过爷爷,只要我沈姝在这里一天,你就不会带她进这里一步。”这里是我和傅慎言仅有的共同生活的地方,我将他的无数个夜晚都让给了陆欣然,为什么最后还要污染这一步属于我仅有的地盘。
“呵!”傅慎言突然冷笑,一把将我扯开,冷声道,“沈姝,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多么讽刺的一句话,看着他拥着陆欣然进了客房,我终究只能当个旁观者一样看着。
这一夜,注定不安定。
陆欣然在外面淋了雨,原本身体就虚弱的她,一场大雨让她发起了高烧,傅慎言宝贝她,一边给她换了衣物,一边用毛巾给她物理降温。
可能看着我在一旁碍眼,冷冷看了我一眼道,“你回傅家老宅住吧!欣然这样,今晚是回不去了。”
这个时间点让我回傅家老宅?呵呵……
是我碍眼了。
看着傅慎言良久,我居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提醒他,老宅离这里有多远,现在多晚,我一个女人过去,有多么不安全。
但,这些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我在这里会不会妨碍到陆欣然休息。
压下心中的酸涩,我终究还是平静道,“我回卧室就行,现在过去老宅……不合适!”
他不爱惜我,我总不能也随着他糟践自己。
转身离开客房,在走廊上遇到匆匆赶来的程隽毓,见他修长的身上还穿着黑色睡衣,可能来得急,没有换鞋,衣服也湿了大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随风去了无痕》<<<<


第四章

走廊并不宽敞,狭路相逢,他微微一愣,正了正衣襟开口道,“沈小姐,我过来给欣然看病。”
陈隽毓是傅慎言的生死之交,有人说,一个男人有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你只要看看他身边的兄弟对你的态度就知道了。
不用看态度,就听听称呼就知道了,我沈姝似乎永远都只有一个称呼——沈小姐。
多么礼貌又生疏的称呼啊!
人不能抠太多细节,否则会心生郁结,扯了抹笑,给他让了条道,我开口道,“嗯,进去吧!”
有时候我是真的特别羡慕陆欣然,她只要掉几滴泪,就可以拥有我花半生努力都得不到的温暖。
回了卧室,我找了一身傅慎言没有穿过的衣服,抱着出了卧室,下了客厅。
程隽毓给陆欣然看病很快,量了体温,开了退烧的药,便准备离开。
下楼见我站在客厅了,他疏离一笑,“时间不早了,沈小姐还不睡吗?”
“嗯,一会睡!”我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他道,“你衣服湿了,外面还下着雨,换身干净的再走吧,以免着凉。”
大概是意外我会给他送衣服,他愣了愣,俊朗的脸上扯出几分笑道,“不用,我身强力壮,不影响!”
我将衣服放在他手中,开口道,“这衣服傅慎言没有穿过,吊牌还在,你们身形差不多,你将就着穿!”
说完,我便上楼,回了卧室。
我没有那么好心,当年外婆住院的时候,是程隽毓做的主刀医师,他一个国际名医,若不是傅家,他不可能会同意给我外婆做手术,那衣服算是报恩。
翌日。
一夜暴雨后的清晨,阳光里透着泥土的芬芳,我习惯了早起,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傅慎言和陆欣然都在厨房里。
傅慎言身上围着黑色围裙,修长的身躯立在灶台边煎鸡蛋,身上凌厉冷酷的气息散去,透着几分烟火的气息。
陆欣然一双亮晶晶的黑眸一直在他身上打转,似乎是高烧刚退,精致小巧的脸蛋上还透着嫣红,可爱又令人着迷。
“慎言哥,煎鸡蛋我想吃焦一点的。”说话间,陆欣然朝着傅慎言口中塞了一颗草莓,继续道,“但也不能太焦,不然带苦味。”
傅慎言嚼着草莓,一双黑眸看了她一眼,虽无半点言语,但只是一眼就含有最够的宠溺。
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他们真的很配!
这样的场景,温馨又烂漫的互动,挺甜蜜的。
“他们很般配,不是吗?”身后传来声音,我一愣,回头见是陈隽毓,我倒是忘记了,昨夜雨大,陆欣然又发高烧,傅慎言自然不会让他回去。
“早!”我开口,扯了抹笑,目光落在他身上的衣服上,这衣服是我昨夜递给他的。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挑眉一笑,“这衣服挺合适的,谢谢你。”
我摇头,“不用!”这衣服是我给傅慎言买的,但他从来不屑于碰。
兴许是听到动静,陆欣然朝着我们叫道,“沈姐姐,隽毓哥,你们起来了,慎言哥哥煎了鸡蛋,过来一起吃吧!”
这语气,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做派。
我浅笑,“不用了,我昨天买了些面包牛奶放冰箱里,你身体刚好,多喝点。”这里毕竟是我住了两年的地方,房产证上有着我和傅慎言两个人名字。
我纵然再软弱,也不愿意,让别人鸠占鹊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随风去了无痕》<<<<


第五章

听我一说,陆欣然小脸一愣,一双黑眸暗了暗,回头看向傅慎言扯着他的衣角小声道,“慎言哥哥,昨天晚上我太任性,打扰了你和沈姐姐,你能不能让她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早点?就当是我的道歉了,好不好?”
我……
呵呵,果然,有些人真的不需要很努力,她们只要会撒娇示弱就能获得别人力所不能及的。
傅慎言原本对于我的出现是无动于衷的,见陆欣然开口,他回眸看了我一眼道,“一起吃!”
冷酷带着命令的语气。
疼么?习惯了。
扯了抹笑,我点头,“谢谢!”
对傅慎言我始终不能做到彻底拒绝,一眼就入了心的人,这一生都难放下了。
三生有幸,第一次吃傅慎言的早餐,煎鸡蛋绿豆粥,平常但却不平凡,我一直以为,像傅慎言这样的男人,是被上帝拥在怀里的人,他的手是用来挥摩天下的。
“沈姐姐,你尝尝慎言哥哥煎的鸡蛋,很香的,我们一起的时候,他经常给我煎。”陆欣然一边说,一边朝着我的碗里夹了一个鸡蛋。
随后又甜甜的给傅慎言夹了一个,笑眯眯道,“慎言哥,你答应过我今天陪我去南江看花的,不能失约哦。”
“嗯!”傅慎言开口,优雅矜贵的吃着早餐,他向来话少,但对陆欣然,他似乎有问必答有求必应。
程隽毓似乎早已习惯了一切,动作优雅的吃着早点,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我们。
我低眸,眉头不由拧了起来,今天是爷爷的葬礼,傅慎言若是陪陆欣然走了,那傅家老宅那边……
这一顿早餐,任谁都没办法吃好,简单吃了几口,见傅慎言吃完上楼换衣服,我放下碗筷跟了上去。
卧室。
傅慎言知道我跟在身后,声音淡漠道,“有事?”
说着,他若无其事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健硕的身材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空气里,出于本能,我转身背对着他道,“今天是爷爷的葬礼!”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皮带拉链的声音,随后是他没有温度的回答,“你过去就行了。”
我拧眉,“傅慎言他是你爷爷。”他是傅家长子,这个时候他若是不在,傅家的其他人会怎么想?
“下葬的事,我已经交代陈毅过去办了,其他还有什么细节你和陈毅沟通。”这话,他说得毫无情绪,像是在交代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般。
见他朝着书房里走去,我提高了声音,有些难受道,“傅慎言,是不是对于你而言,除了陆欣然,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人?亲情于你而言算什么?”
他顿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我,一双黑眸微微眯起,姿态冷冽寒颤,“傅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我这聒噪。”
顿了顿,他薄唇上扬,讽刺无比的吐出几个字,“你不配!”
他短短几字,如一盆冷水朝着我倾斜而下,淋得我四肢百骸都泛起了寒意。
听着离开的几步声,我失笑。
我不配!
呵呵!
两年时间,我还是没办法焐热一块冰冷的石头。
“原本以为你只是脸皮厚,没想到你还喜欢多管闲事。”身旁传来讥笑声。
我回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欣然环抱着手斜依在门框上,脸上的单纯可爱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阴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随风去了无痕》<<<<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