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炮小说《偏要刻骨才铭心》免费阅读_龚云枭周雨舒全文章节免费看

小说:偏要刻骨才铭心

作者:夏雷炮

角色:龚云枭,周雨舒

小说:霸道总裁

简介:“你知道吗,我恨不得现在就弄死你。”醉酒间,他抚着她后颈阴沉狠厉,却不知道,她真的要死了。得偿所愿后,他陷入了一个梦,梦里,那个叫周雨舒的女人没有死,她每天都在等他回家,陪他吃饭。他揍翻所有说他夫人已死的声音,抚着指间戒指,眉眼温柔:她只是生病了,所以不能出门,她在家,真的在家……
夏雷炮小说《偏要刻骨才铭心》免费阅读_龚云枭周雨舒全文章节免费看

《偏要刻骨才铭心》免费阅读

第1章 没有机会了

月色透过窗户倾洒在偌大的床上,皎洁的月色衬得女人脸色越发苍白。
腹中突如其来的绞痛感让周雨舒从睡梦中惊醒,她缓缓睁开眼,死死的摁住了腹部,好似这样就能让疼痛舒缓点。
艰难的从床上起来,她忍着痛下了楼。
苍白的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懊恼,“我怎么就睡着了呢……”
周雨舒伸手捋了捋微乱的发丝,整理好自己的形象。
她眼神不自觉的落向门口,眼底隐隐约约带着些许期待。
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门外响起动静。
是龚云枭回来了。
一瞬间连疼痛都被欣喜盖住,她扬起明媚的笑容,“云枭,你回来……”
可男人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止,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直直的往客厅走。
冷漠的神色让周雨舒心底发凉。
龚云枭怎么会知道,短短的两个字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明明对他这样的举动已经习以为常,可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你吃饭了吗?我做好了饭,要一起吃吗?”
她忍着剧痛,扬起一抹虚弱的笑容,几乎乞求的对龚云枭说话。
高大的男人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她。
冷峻的脸庞不带一丝神情,看向她的眼神也是冷漠如冰。
可周雨舒却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脸上的笑容更深。
龚云枭冷笑,脸上的戾气更甚,讥讽道:“不要再假惺惺的装出一副贤良妻子的模样了,周大小姐。

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周雨舒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龚云枭冷冷的看了眼餐桌上精心准备的饭菜,毫无表情瞥了她一眼。
“怎么,你以为我会和你一起坐下来吃饭?”
龚云枭迈步走向她,低头看着她,忽的残忍一笑,抬手抚上她的脸庞。
一字一顿道,“痴心妄想。

说罢就松开了手,不再看她,大步回到了卧室,任留周雨舒一个人在原地。
周雨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
她捂住唇,无声的哭泣。
没有龚云枭在面前,她再也忍受不住那强烈的疼痛,豆大的冷汗和眼泪混合在一起,她分不清到底是心理上的疼痛还是身体上的疼痛更甚。
她跌坐在地上,用尽了全部力气打通了急救电话。
书房里的龚云枭听到声响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处理公务的手微微一顿。
“这女人,又是在玩什么把戏,还嫌惹出来的事情不够多?”
之前是半夜装肚子疼,现在直接叫救护车。
无非就是引起他的关注,好让她放过周家。
龚云枭嗤笑了声,纹丝不动继续看书,眼中的厌恶更深几分。
那些小把戏他看够了。
她越是这样,他越不想让她好过。
心中的怒火翻涌,龚云枭眸色阴冷。
咔嚓——
捏断的笔在桌子上滚了个圈,砸落到地上。
“背叛我,然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真以为我没脾气!”
桌面上的手机突然收到了消息提醒。
看到来电的人,龚云枭眉目收敛起怒意,修长的指尖划开了手机。
童沐:云枭,你明天有时间吗?可以来看看我吗?
童沐:我……我有点想你。
……
医院。
周雨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睁眼便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和熟悉的点滴,她看着天花板自嘲的笑了笑。
就这样睁着眼一直看着天花板直到眼睛酸涩,泛起生理性泪水,这才叹着气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她莫名的,从心里扬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医生过来把检查报告送给她的时候。
那种不好的预感才真正的得被摆上明面。
那份才出来的检查报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
胃癌晚期。
在她爱着龚云枭的第十年,她得了癌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要刻骨才铭心》


第2章 我们离婚吧

窗外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可周雨舒却身心冰冷。
像是一下子被抽取了所有精力,周雨舒冷意从骨头缝里溢出。
“癌症啊……”眼泪不顺着眼角滑落,打湿了检查报告,“我怎么就得了癌症呢……”
上天好像给她开了巨大的玩笑。
她好不容易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她还没有挽回龚云枭,她就要离开了。
……
深夜,龚家别墅。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别墅却显得冷冷清清的。
周雨舒呆坐在沙发上,低头不语,娇弱的身躯好似完全融入黑夜中。
黑色宾利车缓缓驶进别墅,龚云枭下了车大步走进别墅。
一进门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周雨舒。
一声不吭,看起来有些落寞的样子引起了他片刻注意。
他挑眉不屑,收回视线上楼。
“云枭……你等下。

周雨舒双手交叠,抬眸看着他。
“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他脚步没停,丝毫没有想要听她说话的欲望。
“我们……我们离婚吧。

周雨舒看着这个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爱着的男人,心头酸涩不已。
她爱了他整整十年,她的青春也都给了他,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终于嫁给了他,却得来的是他的嫌弃,不仅如此,自己还受了一身的情伤。
周雨舒突然觉得太累了,她想放过他,不想再拖累他了。
这句话用尽了莫大的勇气,指甲已经深深陷入掌心,刺痛感让她愈发清醒,龚云枭终于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冷着脸目光鄙夷刺骨。
“你又在作什么妖?离婚?你以为我不想跟你离婚?”
周雨舒苦笑,“我知道你想,所以我提出来了。

她侧身拿出包里的离婚协议书,那白纸上她的名字早已签好。
周雨舒抿了抿唇,低头迅速抹去了眼泪,伸手将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
她这又是在欲擒故纵的做些什么?
龚云枭不相信她会真的提出来,冷笑着接过纸张。
指尖相碰,她指尖冰凉,龚云枭心头微颤,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接过协议书,他随意的看了几眼,看到她熟悉的签名。
嘴角扯了扯,龚云枭感到有些可笑。
“怎么,周大小姐终于想开了。
”他低头对上她的眼睛,眸色极冷,“不过不愧是周家的小姐,和我离婚,你又打的什么主意?”
“还是说,你是想迫不及待和我离婚分到一笔财产再和秦岩在一起?”
周雨舒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她第一次觉得百口莫辩,被心爱的人误会,她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解释那一切。
“云枭,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的一分钱。

她哽咽道,“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秦岩在一起!”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龚云枭扭头冷笑,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语气森冷。
“装什么一问三不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周雨舒!”
当初疯狂追他的是她,抛弃他的人也是她。
她明明知道的,秦岩是他最厌恶的人。
却莫名其妙说分手,转头就和秦岩在一起。
后来又用恶劣的手段,逼他娶她。
如今现在又提出离婚,简直可笑至极!
龚云枭撕掉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眼底冰冷满是寒意。
“滚!我不想看见你。

见他要走,周雨舒一时也顾不得形象,连忙伸手去拉住他。
“我发誓,只要你离婚,我不会要你一分财产!”
“云枭!你不是喜欢童沐吗,我成全你们。

龚云枭甩开她的手,唇角勾起残忍的笑意,“对,我是喜欢童沐,她比你要好太多了。

“但是我告诉你,周雨舒,婚离不离是由我说了算,你没有资格!我要娶童沐,也是要让她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进来。

见周雨舒瞬间苍白的脸色,龚云枭心里突然升出一股报复性的快感。
想离婚,不可能。
在他还没有看她到痛苦的样子之前,他绝对不会离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要刻骨才铭心》


第3章 周家出事

白倚兰的电话是在龚云枭上楼不久才响起来的。
周雨舒捡起被撕成碎片的离婚协议书,转身接通了电话。
“妈……”
“雨舒啊,怎么办怎么办啊……”电话那头,是母亲声嘶力竭的哭腔。
“你爸爸……你爸爸他病情加重了。

咚——
手机从手上滑落,周雨舒突然觉得世界一片寂静。
电话里刺耳的哭腔她听不清了,只知道急忙赶到医院。
赶到医院就看到了哭成泪人的白倚兰。
她哭的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可周雨舒只觉得心寒。
假……假的要死。
要不是她亲眼看见那些事,她估计现在还觉得母亲是真的爱着父亲的。
“雨舒、雨舒!你来了。
”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快!快给云枭打电话,爸爸现在要手术,要一大笔费用……”
周雨舒拨开了捏着她手臂的双手,低垂着眼眸道:“要不到的……”
他恨不得她死,怎么可能会给她钱。
“周雨舒!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爸死吗?你还是不是个人!”白倚兰一边哭一边用力的锤着她,像是恨铁不成钢。
“妈!”周雨舒忍无可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嘶哑,“我会想办法的……爸不会出事的。

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出掉公司。
这是现在唯一一个办法,唯一她能拿的出手的办法。
白倚兰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几近癫狂,“你能有什么办法啊!你就是想看着他死!”
“周雨舒,你真的太让我寒心了!”
她被打的偏过了头,白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巴掌印。
这巴掌打的白倚兰心底这才有些解气,她不再看周雨舒。
继续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哭。
周雨舒死死的咬住唇,直到嘴里弥漫开铁锈味这才松开。
不再看发疯的母亲,周雨舒快步离开的病房。
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止疼药,她迅速的吃了一片,倚靠着墙独自发呆。
这两天内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犹如一个又一个的石子。
在她心里溅出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她没注意到,在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
女人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向她走了过来。
“周雨舒?好久不见啊。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思绪被拉回,她转头看向那女人。
她脸色苍白,一双杏眼带着讥讽的笑意,容颜精致而秀丽。
童沐……
她是龚云枭现在深爱的人。
周雨舒不语,将止痛药放回口袋里,转开了视线,扭头就走。
童沐不怒反笑,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淡淡开口。
“听说你父亲要不行了?”
她吹了吹自己的指甲,又去玩弄自己的发丝,“没想到堂堂周家大小姐也会落得今天的如此下场。

“你说够了吗?”周雨舒转身,冷冷的看着她。
“当然没有!”童沐突然大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对什么事都像是看不起的人,我真的讨厌死你了。

“凭什么,同样为人,你就要比我高一等!”
她眼神得意,语气不由得上扬,“不过现在,看你这幅可怜模样,我倒是开心了不少呢。

她手指蓦地缩紧,“闭嘴!”
“我就不!周雨舒你看看你现在,云枭不爱你,你妈也不爱你,连你爱的父亲也马上就要没了,你拿什么跟我比?”
她走向周雨舒,指尖慢慢划过她的脸颊,吐气如兰,“你知道吗,其实云枭根本没有出差,那段时间他可是每天晚上都会来医院彻夜陪我呢。

“还有,周家……可是很快就要完了哦。

“童沐,你什么意思!”周雨舒被她的话激怒,一把拂开她的手,视线死死的盯着她。
“什么叫周家马上就要完了,你给我说清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要刻骨才铭心》


第4章 再见秦岩

她作势要抓童沐的肩膀,却被她灵巧躲开。
“没什么,很快你就知道了。

“不用太久,到那时候啊,云枭估计也会跟你提出离婚了。

“你就好好珍惜你这最后几天的周家大小姐的身份吧。

她故意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哼着调扬长而去。
周家要完了……
周雨舒唇瓣忍不住的哆嗦,想着童沐方才说的话,心底生寒。
……
周雨舒浑浑噩噩的从医院离开,仿佛丢了魂一般。
童沐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周家真的可能要出事了。
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她有些茫然。
夜色微凉,周雨舒抱着手臂搓了搓,找了个公椅坐了下来。
“雨舒。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周雨舒的身形一僵。
随后肩膀就被一双宽厚的大手按住,看起来像是轻抚,实则却用了不少的力气。
她咬牙,闭上了眼睛,“秦岩……”
“你怎么在这里。

男人单手扶着她的肩,坐在了她的身旁。
三年没见,他的样子却没有太多变化,五官优秀的异于常人,他遗传了他母亲的良好基因,眼窝深还是墨绿色的。
她每每对上他的眼睛都有种被蛇盯上了的错觉。
男人漫不经心的往后靠去,伸手玩弄着她微卷的长发,“听说周家出事了,我来看看你。
对了,伯父是不是要做手术?”
周雨舒避开,“这跟你没关系,你不需要管,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秦岩轻笑,毫不在意,“我还没说什么,你怎么就先忍不住生气了?”
“难道你觉得龚云枭会愿意帮你吗?别犯傻了。

“他到底爱不爱你你不清楚吗,他要是爱你,还会和……”
“你闭嘴!”
秦岩正欲说下去,周雨舒先一步止住了他。
他还是和三年前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三年前,顾家出事,那时候的周家还没有那个能力去帮他。
周雨舒也只能在他旁边干着急。
而那时候秦家的能力只手遮天,秦岩出面,提出了要求。
“我可以帮他摆脱这次困难,但要求是你要和龚云枭分手,做我女朋友。
否则,我就再踩他一脚,让他永远都起不来!”
看着那个天之骄子的男人,再而三的求别人帮忙遭到拒绝,他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啊,跪下求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帮助。
周雨舒红着眼,答应了秦岩的要求。
如今他又以救世主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
“我不想听,秦岩……这件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扶了扶额,站了起来,“这是……我……自己的……”
一阵头昏目眩,她眼睛一黑失去了意识。
……
龚家别墅。
秦岩看着车里昏迷的周雨舒,浓密的眉轻挑。
他撑着下巴看着她恬静的睡颜,等着好戏上演。
慢悠悠的拨通了电话,他挑衅似的道:“龚云枭,下来接雨舒。

说完,他毫不留情挂掉。
秦岩……
龚云枭死死的攥着手机,心中的怒火越燃越烈。
又是秦岩……
周雨舒,真是好样的,你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看着书房里两人挂着的结婚照,龚云枭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要刻骨才铭心》


第5章 他都知道了

秦岩下了车,悠闲地靠着车门。
眼看着那修长的身影越走越近,他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会下来。
他抱着臂,扬着颌看了看车内,示意。
“我送她回来,她在车里睡着了。

龚云枭向里面瞥了一眼,很快便侧过头,不甚在意的说道:“就为了这件事情来我这里?你大可把她带走。

车里的周雨舒刚睁开的眼睛猛然闭上,两行清泪落下。
秦岩若有所思,“龚总,要是车里躺的是童沐小姐,龚总此刻估计就对我大打出手了吧?”
夜早已深,两人之间的气氛风云暗涌。
这句话触碰到了男人的逆鳞。
龚云枭大步向前,伸手便给了秦岩一拳,出拳速度极快,秦岩被打偏了脸。
他倒也不恼,转过脸吐了口血水。
他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笑而不语。
“就凭周雨舒,她也配和童沐比?我告诉你秦岩。

龚云枭揪着他的衣领,毫不客气道,“我巴不得你能现在就带着周雨舒一起离开我的视线。

“不过,不是现在。

他一把推开秦岩,拉开了车门,看着车上的女人。
周雨舒迅速的闭上眼睛,装出还在熟睡的样子,心脏却剧烈的跳动着。
龚云枭心头有些烦躁,尤其是看到她还和秦岩一起回来。
谈不上多怜惜的抱起了她。
她很轻,太轻了,怀里的人好像被风一吹就会消散一样。
秦岩识趣的给他让了点地方,看着他的背影不见踪迹。
这才上了车。
“龚云枭……事情这下有趣多了。

抱着她上楼龚云枭没有吃力。
进了卧室,他将她扔到床上。
周雨舒闷哼了声,弹起来的那一瞬,腹部一阵收缩。
她疼的不行。
“醒了?”男人声色清冷,毫不犹豫的拆穿了她,“醒了就别装了。

“云枭……我……”她睁开眼眸,坐了起来,局促不安的看向他。
“我不想听你的话。

“你知道吗,我真的恨不得你现在就死。
”他看着她的眼睛,满眼恨意。
温热的手掌抚摸她的脸。
“周雨舒,难道你不觉得你很脏吗。

“徘徊于两个男人之间,欺骗我,背叛我……”
双手慢慢下移,龚云枭抚向她的脖颈,微微用力。
“我恨你,所以我要让你比我还要痛苦,你也得体会一下我当时的心情。

越发用力,周雨舒的脸开始涨红。
她心底真的害怕了起来,开始拼命地挣扎。
可男人的力气,她又怎么能比得过。
哐当——
瓶子滚落的声音拉回了龚云枭的神智。
他下意识松开了手,看向瓶子。
是药。
龚云枭唇紧抿,弯腰捡起了那瓶子。
以及那份被叠成一个小方块的检查报告。
周雨舒看着他轻颤的手指,苦涩的闭上了眼睛。
最后,还是让他知道了啊……
“这是什么……”
看着她不对劲的神色,龚云枭展开了那张报告。
周雨舒面色紧张,她扣着手心,闭口不言。
虽然看不懂上面写的专业术语,但是纸上的最后几个字成功的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胃癌晚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偏要刻骨才铭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