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经纬《天骄医婿》夏子悠免费阅读

小说:天骄医婿

作者:万小烟

主角:严经纬,夏子悠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严经纬从小便被他的坑货小姨灌输了一种思想:不要和漂亮女人打交道,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让男人坠入万丈深渊。七年戎马,王者归来的严经纬偏不信这个邪,他毅然和一个妩媚妖娆的女人好上。半年后。严经纬渐渐发现对方迷人的容颜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严经纬《天骄医婿》夏子悠免费阅读

《天骄医婿》免费试读

第一章 战神归来!

“我要走了。”

西北边境拜将台上,男子在做最后的诀别。

拜将台下,却是一眼看不到头的健壮战士,一排排一行行!身姿挺拔的站立,就如扎在地上的枪矛!眼神一概凝视着台上的男子,双眸尽皆变得湿润了。

七年兵戎,一朝归隐。

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又谈何容易。

“真要走吗,神帅?”

一名脸上有一道狰狞伤疤的男子走上前来,眼中尽是不舍。此人是北斗军团七大战将之一,代号:破军。

他脸上的伤疤,是被高速弹片划过留下的功勋章!

“要走。”

男子眼神恍惚,尘封的记忆随之打开。

他本是一个富二代,在大婚之后,遭到赵家陷害,一时间母亲被害惨死,父亲严开疆被逼远走海外,终生不得回国,而他严经纬则被下了圈套,卷入商业诈骗案件,判了七年。

严经纬永远也忘不了,他们家的亲朋好友,商业伙伴在严家出事之后,为了避免被牵连,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还落井下石。

岳父母一家对他的嘲笑,远离。

以及新婚妻子夏子悠在知道他被判七年时的绝望眼神……

而罪魁祸首赵驰疆在他进监狱那一刻还毫不留情,放出话来,说等严经纬出狱之后,会打断他的双腿,让他永远也站不起来。

可谁能想到,严经纬入狱之后被秘密调走,加入了一支神秘队伍,到了昆仑和喜马拉雅边境,浴血奋战,整整七年时光,终成权势无双的一代战神。

封号武安!

“天璇,我的老婆孩子现在如何了?”

天璇是北斗军团情报部门负责人,负责收集天下情报,是一个五官精致,英气逼人的美女,此时正站在队伍最前排。

“神帅,嫂子在你离开昆州市之后生下一名女婴,取名为夏月月...”天璇欲言又止。

“夏月月。”

严经纬脸上露出笑容,“随的是她母亲的姓吗,还没见过呢,有点小紧张。”

“恭喜神帅,不过月月有点意外情况。”

“怎么了?”

“夏家准备把月月送给昆州刘家当童养媳。”

“什么?”

童养媳!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童养媳一说?

严经纬瞬间暴怒!

把我的女儿送去当童养媳?

好大的胆子!

夏家找死!

“赶紧给我安排专机,我要即刻赶往昆州市!”

……

八个小时后,刚好是昆州市下午两点。

夏家大厅内。

一名身穿职业套裙,脸蛋迷人,气质干练的女子正在和一群人吵在一起,急得都快哭了。

“子悠,不是三婶说你,夏月月现在对你来说就是个累赘。严经纬当年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现在严家倒了,他能有什么本事?难道你真想等那个废物出狱后,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

“堂妹,严家那个废物出狱之后能有什么本事?不如把夏月月送走,你重新找个人嫁了。”

“康辉药业集团的刘总已经亲自承诺,只要把月月送到他家当童养媳,就和我们夏家签订一份五年的销售合同,能有上亿的利润。”一名五十多岁挺着啤酒肚的男子开口,此人正是夏子悠的大伯夏建国。

“刘总还说了,让你陪她去欧洲旅游一个月,他可以再多签一份净利润五千万的合同!”

“只要你同意,我亲自去和父亲谈,让他给你两千万的奖励,如何?”夏建国开出条件。

“不同意,给多少我都不同意!”

听到夏建国的话,夏子悠羞愤欲绝,她没想到自己的大伯竟然还要让她出卖身体。

“哟,夏子悠,你还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呢?”

“出去旅游一个月,白吃白喝,还能拿两千万,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堂妹,你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还在乎这个?你一辈子的工资也攒不了两千万,再说了,刘总长的也不丑,不算辱没你!”

夏家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逼迫夏子悠。

夏子悠的母亲黄丽梅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夏家人不仅要送走她的外孙女,还要让她的女儿去陪刘老板一个月。

“大哥,子悠和月月都算是夏家人,身上都流着夏家的血脉,为什么还要这样强逼她们母女!”黄丽梅说着,她看向站在一旁懦弱的丈夫,气不打一处来,踹了他一脚:“夏建林,你倒是说话啊。”

“大哥,子悠和月月的事,我是不会同意的。”夏建林脸色难看。

“哼,你们不同意也没用,这件事除了你们三,夏家所有人都同意!”夏建国脸色沉了下来,作为夏家长子,他在夏家的地位一直很强势,也掌控着夏家大部分生意。

“子悠,性子太刚烈了不是好事,如果非要闹得把你们母女都捆起来,那样大家都不体面!”

“呜呜……我要爸爸……我要找爸爸来救我们!”

这个时候,一个穿白色裙子,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边哭着,一边朝着外面跑去。

“把孩子给我抓起来!”

看到这一幕,夏建国立即吩咐。

他的大儿子夏子明立即动手,跑上前一把抓住了夏月月,把她拉了过来。

“呜呜,爸爸……你在哪里呀……呜呜!”

被夏子明这么抓着,夏月月的哭声越发大了起来。

“哈哈,月月,你那个废物爸爸还在监狱里蹲着呢!”

“就算你那个废物爸爸在,他也救不了你们母女!”

夏家众人看到夏月月哭,不仅没有心生怜悯,反而还惹得哈哈大笑。

砰!

一声巨响,夏家大门被踹开!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行走如龙似虎,气势逼人!

严经纬!

>>>点此阅读《天骄医婿》全文<<<


第二章 爸爸保护你!

众人看到严经纬的那一刻,都愣住了。

这个废物少爷出狱了!

夏子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严经纬,她的泪水,竟然克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当初在家人的逼迫下,她嫁给了这个男人。

结婚那一天,她风光无限,无论是闺蜜,同学,还是亲戚都对她羡慕不已。可三天之后,严家倒了,丈夫被抓入狱,她如同散家之犬一般逃回了娘家,周围都是嘲讽,取笑,幸灾乐祸。

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抬起头来。

她恨严经纬!

要不是严经纬看上她,她本可以做个无忧无虑女人,找个心仪的男人嫁了,幸福的过一生。

怀孕那段时间,她有无数次冲动,打掉孩子,这样就可以彻底摆脱严经纬。可是,随着孩子在她身体里的发育,跳动,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越来越不舍,最终顶着压力生下了夏月月。

整整七年时间,她都在巨大压力下度过。

严经纬走向夏子悠,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将她搂住。

这么些年来,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非议,在这一刻夏子悠终于扛不住了,彻底崩塌,泪流不止。

“爸爸!”

夏月月看到这道身影,立即喊了出来,妈妈给她看过爸爸的照片,聪明伶俐的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严经纬听到这声爸爸,感觉心都融化了。

“放开我女儿!”

严经纬走上前,那股磅礴的气势,把夏子明吓得退后了一步,抓着夏月月的手也情不禁的松开。

“月月,你放心,从今天开始爸爸保护你,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了。”严经纬摸着女儿的脑袋安慰。

“真的么?”

“真的,你相信爸爸么?”严经纬一脸宠溺。

“我信,嘻嘻!”

夏月月破涕而笑,紧紧搂着严经纬的脖子:“爸爸回来保护我咯,我再也不用离开爸爸妈妈咯。”

看到妈妈哭了,夏月月说道:“妈妈,别哭了,爸爸回来了,他会保护我们的,月月不用去当童养媳了。”

夏月月的话,引得周围夏家的人一阵好笑。

“保护?就凭他这个废物?”

“当初要不是他父亲严开疆,他算个什么东西?”

“他还真算个人物,毕竟是当年的昆州最无能的富二代嘛!”

“哈哈!”

看着面前一群夏家人的冷嘲热讽,严经纬再次感受到了人心险恶,社会现实,当年严家没有倒的时候,夏家哪一个见了他不客客气气的?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权无势,就只会任人欺负!

被人看不起!

“子悠,这些年你辛苦了。”严经纬眼神坚定:“从今往后,我会给你们娘俩璀璨的未来,过最好的生活。”

严经纬的这番话,再次惹笑了夏家人。

“严经纬,你还真当自己是严家大少呢?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条散家之犬,你在昆州还有房子吗?还有家吗?”

夏子悠的三婶张萍冷笑。

七年前严家倒下,树倒猢狲散,所有资产被瓜分,连一套房子都没留下。

“严经纬,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工作,我聘请你到我公司守大门吧,干其他的,估计你也没那个能力。”张萍的女婿王龙飞嘲讽说:“一个月给你三千工资。”

“黄丽梅,你要不考虑考虑,让你的乘龙快婿来帮我女婿守大门?”张萍看向黄丽梅,在乘龙快婿四个上故意加重语调。

黄丽梅和张萍妯娌之间本来就相互看不顺眼,现在被对方这么一嘲讽,感觉自己的老脸都丢尽了,气得不行,一股气全都撒在了严经纬身上。

“严经纬,你给我闭嘴,当年要不是你色胆包天动了京城大家族的小姐,严家哪里会遭到报复?严家衰落,你就是罪魁祸首。”

黄丽梅指着严经纬破口大骂:“我们家变成这样,全都是被你害的,你现在还有脸回来,滚,给我滚出去。”

当年严家衰落的真正原因是个秘密,赵驰疆故意放出风声,是严经纬动了京城大家族的千金,严家才惨遭报复。

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严经纬是个坑爹儿子,严家衰败,就是他这个严家大少害的!

“外婆,你别骂爸爸了。”夏月月可怜兮兮的看着黄丽梅。

“他不是你爸爸,他不配当你爸爸。”黄丽梅怒不可遏。

“行了,妈,你少数两句!”夏子悠怕再说下去,只会更让其他人笑话。

她抹干眼泪,看向夏建国:“大伯,爷爷什么时候回来?”

夏子悠知道,女儿到底用不用当童养媳,决定权在爷爷夏渊的手里。

“老爷子去迎接大人物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怎么知道?”

夏建国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老爷回来了!”

听到老爷子回来,夏家一群人连忙迎了上去。

“爸,怎么样,见到哪位大人物没有?”

夏渊摇头,叹息道:“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和市首大人都只是隔着老远看到他走出机场就离开了,这位大人物具体长什么样子也没看清。可惜啊,要是能和这样的大人物攀上关系,咱们夏家就发达了。”

夏家众人听到夏渊的话,也不免觉得可惜。

“不过还有机会,据说那位武安神帅要在昆州修养很长一段时间。”夏渊看向众人:“你们发动能动用的一切关系,要是谁能找到接触武安神帅的机会,我重重有赏!”

夏渊这话,让站在一旁的严经纬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夏渊才注意到了严经纬。

这个废物少爷出狱了!

“你笑什么?”夏渊一张脸立即黑了下来。

“没什么!”

严经纬心想,武安神帅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想攀关系,赶紧上来啊?

“建林,你的这个废物女婿,以后就不用带来夏家了。”夏渊厌恶的扫了严经纬一眼。

夏建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是闭上了嘴巴。

“爷爷,我不同意月月送去刘家当童养媳。”

夏子悠满怀着一丝希望,看向夏渊:“月月也流着夏家的血,她还这么小,爷爷,你忍心么?”

“哼!”

夏渊脸色一沉,“子悠,我希望你明白,同不同意,是我说了算,夏家当家的人是我!”

“刘老板刚才已经联系过我,他现在已经派人过来接月月了!”

夏渊这番话,让夏子悠脸色苍白,满脸绝望的呆坐在地。

夏建林,黄丽梅脸色也难看不已。

夏家众人像看可怜虫一样看着他们一家子,幸灾乐祸。

果然,没一会刘老板的人就来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保镖。

“夏董,这是我们老板拟的合同。”西装男从公文包拿出合同:“签了字,协议就生效。”

看着这份销售合同,夏渊双眼放光,哈哈一笑,立即签了字。

这份合同,能让夏家有上亿的利润!

“孩子在这,你带走吧!”

西装男子看着瑟瑟发抖的夏月月,丝毫没有在意站在一旁的严经纬,一脸坏笑道:“来,叔叔带你去个好地方!”

说着,伸出手就要抓住夏月月的胳膊,准备将她带走。

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彻全场。

“你敢碰我女儿一下,死!”

>>>点此阅读《天骄医婿》全文<<<


第三章 掌嘴!

“怎么?你还敢反抗?”

看着出声的严经纬,西装男子动作一顿,不屑道。

啪!

一个巴掌!

西装男子直接就被抽得狠狠摔出了几米远,嘴里都是血,一堆牙齿也掉了出来。

“啊!”

西装男子发出惨叫,指着严经纬对带来的两个保镖大吼:“上,给我弄死他!”

那两个保镖都还没来得及动手,严经纬身子已经动了。

砰!

砰!

两声巨响之后,两个保镖倒地不起,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这一刻。

夏子悠,以及她父母,惊呆了!

夏家众人同样惊呆了!

这废物少爷,坐了七年牢出来,打架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严经纬蹲在西装男子面前,拎着他的衣领:“给你主子带个话,是谁给他的勇气要我女儿当童养媳的?”

自己带来的两个保镖被直接秒杀,再看着严经纬那带着杀意的眼神,西装男子吓得半句话不敢多说。

“滚吧!”

听到严经纬的话,西装男子如蒙大赦,屁滚尿流的离开。

“严经纬,你是不是疯了?”夏渊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严经纬大吼:“打了刘老板的人,你就等死吧,到时候可别牵连到夏家。”

“打了刘老板的人,这小子惨了。”

“打架再厉害又能怎样,刘老板岂是他能招惹的?”

在众人的冷嘲热讽中,夏子悠一家人离开了夏家。

严经纬走在最后。

看着严经纬的背影,夏渊脑子里闪过了一道身影,他感觉严经纬的身影竟然和机场远远见到的那位大人物有些相似。

这两道身影,竟然重叠了!

错觉!

夏渊摇摇头,觉得自己想法有些可笑,一个废物少爷怎么能和那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联系到一起?

离开夏家之后,严经纬跟着夏子悠一家人回到了家里。

这个小区有些破旧,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子悠,你们这些年一直住这?”

“不住这,能住哪?我们没钱买新房子。”

严经纬有些不解,岳父在夏家的地位再怎么低,好歹也是夏渊的儿子,总该有点股份,年底可以享受分红吧?

夏子悠读懂了严经纬的眼神,苦笑说:“夏家已经几年没给我们分红了。”

夏子悠不说还好,她这一说,一旁的岳母破口大骂:“夏建林,当初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个窝囊玩意,你学什么不好学中医,你那个破诊所一年能赚多少钱?你看看你那两个兄弟,从小学经商,做生意,掌握了夏家的生意,在夏家就有话语权。你要是像他们一样学做生意,我们在夏家能这么被欺负?”

“中医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夏建林摇头:“我不学,就断了。”

“断了就断了!”黄丽梅骂道:“你爸不学,你两个兄弟不学,偏让你学,你看夏家的年轻一代,谁愿意跟你学中医?”

夏建林叹息,确实,夏家年轻一辈没人愿意学医,夏家祖传的中医馆,到他这一代就断了。

黄丽梅骂着,看到一旁的严经纬,想到家里又多了个废物,更是心烦。

吃晚饭的时候。

夏建林的电话响了起来。

“爸!”

电话里传来了夏渊的咆哮:“夏建林,让你的好女婿带着他女儿去给刘老板磕头赔罪,如果得不到刘老板的原谅,他就要终止和夏家的所有合作项目,到时候夏家将损失几个亿!”

“如果你们让夏家蒙受这样的损失,我会收回你们的股份,把你们逐出家族。”

接到夏渊的电话后,一家人已经没心情吃饭了。

黄丽梅和夏子悠母女俩抱着哭在一起。

“我们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夏渊话里已经很明白了,让严经纬带着月月去给刘老板跪下道歉,如果真的去了,月月肯定是回不来了。

“外婆,妈妈,你们别哭了,爸爸会保护我们的。”夏月月很相信严经纬。

“他再能打又怎么样,刘老板可不是一般人!”

夏子悠一家人对这个刘老板不陌生,曾经是昆州地下世界的大混子,后来遇到了贵人,摇身一变,洗白变成了药业集团的老板,势力极大。

“爸妈,子悠,你们别担心了。”

严经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准,这个刘老板,会亲自登门给我们道歉呢?”

“给我们道歉?”

“严经纬,你没吃错药吧?你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严家大少?”

黄丽梅反唇相讥。

岳母的话,严经纬没反驳。

晚饭之后。

严经纬找了个借口出了门。

小区门口,一辆奔驰S65L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待。

“神帅。”

破军给严经纬打开车门。

在严经纬赶往昆州市时,他也跟着上了飞机。

“这里不是战场,没有神帅,以后叫我少爷。”看着这个同生共死的袍泽兄弟,严经纬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是,少爷。”

康辉药业集团。

董事长办公室。

刘健聪端着一杯红酒,搂着穿着性感,最近才从美院招来的女秘书,“小妖精,我今晚不回家了,就在这好好收拾你!”

女秘书媚眼如丝,轻轻摸着刘健聪的胸口:“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砰!

这时候,大门被一脚踹开。

严经纬带着天璇和破军走了进来。

“你们是谁?找死啊?”

好事被搅,刘健聪大怒,对外面吼道:“保镖呢?你们是吃干饭的?”

“别叫了,他们已经睡下了。”破军指了指门外早已倒地晕厥的一群保镖。

“你们想干什么?绑架?知道我是谁么?”刘健聪冷笑道:“敢动我刘健聪,也不打听打听!”

“掌嘴!”

严经纬开口。

啪!

破军一巴掌抽在了刘健聪的脸上,力道极大,他根本躲闪不及,直接给抽倒在地。

天璇给严经纬搬来了椅子,严经纬坐在椅子上翘着腿,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刘健聪。

“小子,你们敢打我,好好好,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刘健聪抹了把嘴里的血,眼神残忍。

“继续掌嘴!”

啪!

啪!

啪!

破军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似的,拎着刘健聪的衣领连续抽了起来,那个性感的女秘书,被这样的场景吓得尖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点此阅读《天骄医婿》全文<<<


第四章 昆仑一脉!

抽了一阵,破军停了手。

刘健聪衣服上都是血,这还是破军怕下手太重把他打死了,留了手。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被这么狠打了一番,刘健聪终于服软。

“你不是让我来给你道歉么?我过来了,就看你受不受得起?”

“你是夏月月的爸爸?”刘健聪明白了过来,顿时冷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人物呢?原来是夏家的女婿,今天你们要弄不死我,就等着报复吧!”

“哟,不服?”

严经纬冷笑:“我给你个机会,打电话,叫你最大的靠山来!”

刘健聪打完电话后,一脸残忍的看着严经纬三人:“等我主子一到,就是你们的末日!”

不到二十分钟。

外面走廊传来了阵阵脚步声,听声音至少来了上百人。

“打狗还要看主人,我倒想看看,是谁想动我的人!”

一阵苍老,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拄着拐杖,年级约莫六十多岁,腿脚不太利索的老人。

只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个老人看到严经纬之后。

他的双手双腿,猛然颤抖了起来,差点没站稳,一张脸上,也是激动得老泪纵横:“少爷,你……你回来啦!”

嗯?

严经纬看向这个老人,犹豫道:“你是……平伯?”

“是我,是我!”

老人紧紧拉住严经纬的双手:“少爷,你终于出狱了!老奴等得你好苦啊!”

“平伯,你的脸?”

严经纬迟疑不定,他眼前的老人,是当年严家的管家,父亲严开疆身边忠心耿耿的手下。

但是,他的样子完全变了,声音也变了。

严经纬也是根据他的身形,才判断了出来。

“少爷,说来话长!”

原来,当年严开疆早就有了预感,意识到严家将要遭遇危机,于是提前转移了一笔巨款到了国外。后面严家商业帝国崩塌,跟随在严开疆身边的忠臣全部遭到清算。

平伯也被废了一条腿,后来平伯逃去了外国,做了整容手术,改变了声带,改名换姓,在两年后,用严开疆提前留下的巨款,以印尼华侨富商的身份重新回到了昆州市发展,成立了赫赫有名的池昌集团!

孙池昌,是平伯现在的名字!

“少爷,这狗奴才怎么惹你了?”平伯盯着刘健聪。

“他想要我女儿给他家当童养媳!还要老婆陪她旅游一个月!”

“什么?”

平伯又惊又怒。

“来人,给我狠狠打这狗奴才,打死他!”

平伯万万没想到,他自己下面的人,竟然对少爷的夫人和女儿动手?

一群人上去,对着刘健聪就狠打了起来,刘健聪被打得惨叫连连,他哪里会想到,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主子在见到眼前的年轻人时,竟然喊少爷!

“主子,我错了,不是我要打少夫人和小主人的主意,这件事是周家人找我干的!”刘健聪被打得浑身是血。

“我要知道夏月月是小主人,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啊!”

周家人?

“停手!”

严经纬一摆手,刘健聪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他满脸恐惧,爬到严经纬面前,不停的磕头,砰砰砰,地板被磕得巨响,刘健聪的额头都磕破了。

“少爷饶命啊,这件事确实是周家人找我干的,他们答应只要我把夏月月小主人送给他们,就给我五个亿。而且,让少夫人陪旅游这件事,也是他们让我干的,他们让我得手之后,一并把少夫人和小主人给他们送过去!”刘健聪一边磕头,一边拼命的解释。

“怪我,都怪我贪心,少爷,你饶了我吧!”

“今后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就是少爷你身边的一条狗,少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刘健聪拼命的表忠心,他知道,今天能不能活命,就看眼前的年轻人能不能饶过自己。

“周家人?”严经纬冷笑了一声,看向平伯:“平伯,当年对我们严氏集团动手的,周家人也有份吧?”

平伯沉声道:“有周家一份,少爷,当年的事情有哪些人参与,我心里都记得呢!”

“有趣!”

严经纬眯着眼睛,周家人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在七年之后,自己回来的时候才动手,幕后主使是谁,显然已经呼之欲出了。

“少爷,都怪我!”

平伯一脸歉意,脸上充满了悔恨:“我怕和少夫人一家接触过多,引起赵家眼线的怀疑,反而害了他们一家,这才一直他们保持距离的。”

“要是知道他们敢打夫人和小主人的主意,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住少夫人一家子!”

严经纬安慰平伯,说道:“平伯,这不怪你。以后,你也不用再这么小心翼翼了。如今的我,就算高高在上的赵家,也能翻掌灭了他们!”

严经纬的话,让平伯一阵吃惊!

看着跟随在严经纬身边的破军,天璇,这两人的气质沉稳,那种眼神中透出来的自信和杀气,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这样的人都心甘情愿的跟在少爷身边,说明了什么?

少爷这七年来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能有这样的底气!

不过具体的,少爷不说,平伯也不会多问,他只要做好分内事就够了。

“少爷,这狗奴才你打算怎么惩罚他!”平伯看向地上像死狗一样的刘健聪。

“养一条狗不容易,废他一条胳膊!”

听到严经纬的话,刘健聪不仅不怒,反而大喜,再次对着严经纬磕头:“谢谢少爷,谢谢少爷饶命!”

接下来严经纬和平伯聊了一阵,他让平伯把当年严氏集团遭到迫害的忠臣全部找到,愿意回来的就回来,不愿意回来的,给他们一笔足以让他们过好下半生的巨款。

后面严经纬就带着破军和天璇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

天璇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京城那边的人来消息了。

“少爷,你回昆州市的消息赵家已经知道了!”

“他们什么反应?”严经纬很期待。

“我们的人传来消息,赵家出事了,恐怕暂时顾不上您这边了。”

接着天璇解释了一下,原来,赵驰疆的大儿子赵无双一个月前飙车出了车祸,脊柱受重伤,已经瘫痪,他们邀请了国外顶尖外科团队过来,也束手无策。

最后请动了国医谢思邈,国医谢思邈诊断之后,说寻常的针灸术无法治愈,除非能够找到能行七寸针的高人,谢思邈老先生虽贵为国医,也只能行六寸针!

而能行七寸针的高人,天下之大,也只有昆仑一脉的传人能够做到。

赵家已经派人前往昆仑,请昆仑一脉的神医。

严经纬听完之后就笑了,住在昆仑山脉深处的老头子早就不出世了。他的两个传人,一个游历红尘,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另外一个性格就像千年寒冰,陪着老头子住在昆仑山。

昆仑山脉连绵数千里,赵家人连老头子住哪都找不到,谈何请?

严经纬这些年坐镇昆仑山脉边境,和老头子成了忘年之交,也从对方那里学到了惊人的医术,要说这个世界上能行七寸针的高人,严经纬算是一个。

“天璇,把我能行七寸针的消息放出去!”

严经纬很期待,赵家人来求他的那一刻!

那个时候,赵家人脸上的表情得有多精彩?

>>>点此阅读《天骄医婿》全文<<<


第五章 登门道歉!

回到家之后。

严经纬发现岳母一家人都在收拾行李,已经装好了两个箱子。

“子悠,你们这是干什么?”

“爸爸,我们要搬家啦!”夏月月也在收拾她的玩具,“妈妈说我们要搬到另外一个城市。”

夏子悠一边收拾衣服,一边说:“刘老板肯定不会放过月月的,你打了刘老板的人,他也不会放过你。咱们先去别的地方躲一躲。”

“子悠,没必要怕那个刘老板,我说过我要给你们母女幸福的生活,美好的未来……”

“闭嘴!”

夏子悠还没等严经纬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

“严经纬,你能不能别像以前一样满嘴信口开河,咱们是没能力和刘老板抗衡的。”

说着,夏子悠直接把严经纬拉进了房间,然后关上房门,看着他一脸严肃:“严经纬,如果你是孤身一人,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管你。但现在,你是月月的父亲,你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要考虑月月的安全。”

“我给你三年时间,你要还像以前一样只知道吃喝享乐,尽不了一个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那我会和你离婚,月月由我自己抚养!”

“现在,你给我去帮忙收拾东西,我们明早就走!”

严经纬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这个老婆训起丈夫来这么厉害,只好乖乖的出去帮忙收拾。

明知道不用走,严经纬还是帮着一家子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

晚上睡觉的时候。

夏月月蹦蹦跳跳的跑到大床中间,说:“爸爸你睡左边,妈妈睡右边,月月睡中间。”

严经纬看向夏子悠,心里有些期待,虽然和她夏子悠在七年之前结婚后有过肌肤之亲,并且生下了月月,但是他知道,夏子悠还未真正的接纳过自己。

当年她之所以嫁给自己,完全是被强迫的!

现在要睡一张床上,她会有些接受不了吧!

“月月,爸爸会打呼噜,怕吵到你和妈妈,我去客厅沙发睡。”

“不嘛,月月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行了,你就睡这吧!”夏子悠的脸有些红,躺上床,她就关掉了床头灯,房间陷入黑暗。

月月很快香甜的进入梦乡。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

岳父夏建林老早出去买来了早餐,一家人打算吃完早餐就离开昆州市。

刚刚坐下吃了没几口,门铃就响了起来。

夏子悠脸色一变。

这么早,谁会来敲门?

黄丽梅担忧道:“不会是刘老板的人找上门来了吧?”

“我去看看。”

严经纬过去开了门,就发现刘健聪胳膊包着纱布,肩上挂着骨折吊带,他身后跟着两个手下,拎着一堆礼品站在门口。

“少……”

刘健聪刚要开口,但看到严经纬的眼神,硬生生的闭住了嘴巴,满脸迎笑的看向餐桌面前的夏子悠一家人。

“夏先生,夏夫人,夏小姐,我是康辉药业集团的刘健聪。”

康辉集团刘老板?

刘健聪的话把三人吓了一跳,脸色大变,不过看着刘健聪一脸堆笑的诚恳模样,三人又变得疑惑起来。

“是这样的,我今天特地是来道歉的。”

“都怪我,我去幼儿园接我儿子的时候,看到月月漂亮,就说了句养她当童养媳的玩笑话,谁知道我手下的人当真了,真是该死。他们为了讨好我,还擅自做主,说什么要夏小姐你陪我旅游的事情,这些事实他们都是背着我干的,我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现在我了解清楚了事情经过,已经狠狠惩罚过他们了。”

说完之后,刘健聪直接就跪了下来。

刘健聪这一跪,直接把夏子悠和她父母三人吓得不知所措,在他们眼里,刘健聪可是大人物,这样的大人物给他们下跪,他们哪里还来得及想刘健聪话里的破绽,夏建林结结巴巴的开口:“刘老板,既然是误会,你就起来吧……”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给你们带来了点小礼品,希望你们笑纳!”

刘健聪说完,两个手下立即把礼品送了过去。

翡翠手镯一对!

百年人参两株!

百达翡丽手表三块!

这礼物,更是把岳母一家人给吓住!

翡翠手镯和百年人参,加起来也得好几百万。至于再加上那三块百达翡丽的手表,价值都破千万了。

“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夏建林连忙摆手。

“是啊,刘老板你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们受不起啊!”

“刘老板,既然是个误会,说明白也就行了。礼物我们就不收了。”夏子悠也开口道。

刘健聪跪在地上,心想这点礼物算个毛啊,他选这三件礼物是考虑了好久,只怕送太名贵了少爷不高兴,送太便宜又显得不够诚意。

昨晚刘健聪急得一晚上都没睡,就怕送礼不合适惹怒了少爷!

“夏先生,这些礼物代表的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要是不收,我就长跪不起!”

刘健聪这话,可把夏子悠一家人给为难坏了。

他们万万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刘老板会真的像严经纬说的一样上门道歉,而且还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爸妈,子悠,既然刘老板这么有诚意,我看这样吧,翡翠手镯和人参我们手下,那三块表我们就不收了。”严经纬开口道。

“行吧!”

“刘老板你就别跪着了,赶快起来吧!”

夏子悠一家三口同意了严经纬的折中意见。

在严经纬的眼神示意下,刘健聪赶紧站了起来。

“我就不打搅你们吃早餐了,先告辞了。”

“刘老板,留下一起吃早餐吧!”岳父夏建林招呼道。

“不了不了。”

刘健聪哪里还敢多待,带着手下很快就走了。

在刘健聪离开之后,夏子悠一家人面面相觑,想到了昨天严经纬的话,夏子悠看向他:“你是怎么知道刘健聪会来亲自登门道歉的?”

“我是……胡乱猜的!”

严经纬胡乱找了个借口:“你想啊,刘健聪以前混黑的,但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洗白了,要是闹大了引起舆论,肯定会影响到他的公司和背后的贵人,到时候,他背后的贵人能绕得了他么。”

>>>点此阅读《天骄医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