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鹿《林深时见鹿》穆奕宸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林深时见鹿

小说:言情

作者:兔子爱吃窝边草

简介:林鹿被家里卖给穆家的时候只有十八岁,一夜过后就成了穆家的少夫人,而那个男人也消失了一年。 就在林鹿慢慢接受现状的时候,那个消失的男人出现了。 “外面传言你不能人道!” “能不能,你还不清楚吗?”

角色:林鹿,穆奕宸

林鹿《林深时见鹿》穆奕宸免费阅读全文

《林深时见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你个赔钱货

“老婆,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好?这,这样可不就将小鹿给卖了吗!”

“这有什么不好,要是小鹿不去,那些高利贷的人会将我们砍死的!你想想小武才16岁,那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

“这,这……”

“她留着也是嫁给隔壁村的独老头,倒不如拎出去卖了,赚点钱给小武留着娶媳妇,难道你不想抱孙子吗?还是个大胖孙子咧!”

提到大胖孙子,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立刻露出了向往的神色,想起了一向不亲近自己的闺女,谁重谁轻一目了然。

“行!咱们今晚就把小鹿送过去!”

……

一年后。

“夫人,您的父亲母亲求见。”

林鹿正在看着书,手指一顿,道:“赶出去。”

管家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色。

随后从大门处传来了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咒骂声。

林鹿抿了抿嘴,吐出了一口浊气,道:“带进来吧。”

管家立刻前去将人给领了进来,哪怕他也是十分瞧不上那些人的。

林鹿平静的坐在了真皮沙发上,手里捧着茶,静静的等人过来。

黄秀娟不是第一次来找林鹿了,但是每一次走进这个大房子,都被那吊着的水晶灯给闪瞎眼,被这些金碧辉煌的装饰给震惊到,一想到这些都是她闺女的,她就忍不住心动,扯着儿子的手臂,道:“等下记得要好好叫你姐,知道了吗!”

杜华武不耐烦的点点头,但是眼睛仍旧一个劲的看着那些摆式的古董,眼神尽是贪婪之色。

黄秀娟带着儿子走到客厅,看见一身黑色长裙的林鹿平静的坐在那里,哪里还有一年前那个小村妇的模样。

“林鹿!”

黄秀娟尖着嗓子喊了一声,就要冲过去抱住林鹿,但是还没有等她靠近,管家先生先拦在中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夫人的身体不适,还望多理解。”

黄秀娟对着这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管家先生还是充满了畏惧的,倒是不敢扑向林鹿了,只是她也不甘心的说道:“林鹿,你多久没回家了!我和你爸都想你了,这不就来看看你,还给你带来了一篮子家鸡蛋!好给你补补身子!”

说着,黄秀娟令杜华武将手臂上脏兮兮的篮子给放下。

林鹿充满了讽刺的看着黄秀娟,道:“是想念钱,还是想念我?”

黄秀娟不乐意了,道:“林鹿,你这是什么话!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妈说话!还有没有礼貌了!”

林鹿伸出手,指向了门口,道:“我的妈妈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你不是我妈,给我离开这里。”

黄秀娟更加恼羞成怒了,道:“生母不及养母恩,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林鹿笑了一声,道:“良心?你们若是有良心又怎会做出那种事?!”

黄秀娟更加理直气壮的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生活!哪里不好了!这还不得感谢我!你弟弟现在刚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你给他安排一个清闲不累的活儿吧!要钱多一点的,最好配几个助手,不要让你弟弟累着了!”

杜华武立刻补充了几句:“姐,我还要给安排个座驾,我同学都有咧,我总不能太差吧,你让姐夫给安排一下就好了!”

林鹿算是知道这两人今日过来的目的了,她突然间觉得不生气了,这么多年了,早就看透他们了,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她微笑道:“最好还要送一套房子,奖金翻倍,一年连跳对吗?”

杜华武点头如捣蒜,激动的说道:“对对对!姐!你真了解我!”

林鹿保持微笑,说道:“这样的工作好说,你今晚回去好好休息就有了。”

杜华武满脸喜色,忍不住道:“姐,你明天就能安排我上班了吗?这么快的嘛!”

林鹿嘴角的笑意更深了,道:“那是自然,这个工作躺着不用做事,想要车有车,想要房有房,女人金钱什么都有,还不需要走一步,躺着就能享受 。”

杜华武突然察觉不对劲,怪怪的问道:“姐,这是什么工作?做什么的?”

林鹿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做,梦。”

黄秀娟和杜华武的脸色一下子就臭了,如同锅底一样,黄秀娟更是尖叫着喊着:“林鹿你个赔钱货!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弟弟!狗杂种,赔钱货,当年就应该将你卖去当小姐!你就跟你死鬼亲妈一样,都是个狐媚子!”

林鹿猛地站起,一把将桌面上的水果刀给抵在了黄秀娟的脖子上,脸色阴狠的说道:“不要提我妈,你不配。”

黄秀娟被水果刀抵住了脖子,顿时浑身都颤抖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敢!”

林鹿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道:“你看我敢不敢,伤了你,有人会保我,你呢,你能有谁救你!从我面前滚出去!”

林鹿一把将黄秀娟给推开,但手里的水果刀仍旧没有放下,黄秀娟看着她手中的水果刀,被吓怕了,连忙拽着还不愿意离开的杜华武屁滚尿流的离开了宅子。

他们离开后,林鹿浑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将刀子扔下,整个人都颓废了下去,眼里的愤怒还没有消散。

这辈子,她从没有如此怨恨过谁,除了她的父母。

一年前将她卖给了陌生男人的父母。

那一夜,她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满目绝望,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却为了儿子将她给卖了,这个仇她不会放下。

电话铃响,管家将手机递给了林鹿,道:“是少爷的电话。”

林鹿动作迟钝的接过了手机,从里面泄露出来的男声低沉暗哑,充满了磁性,而这个声音她无比熟悉,她听了整整一年。

“心情不好?”他问。

林鹿沉默了一会,嗯了一声。

“房里有卡,钟叔会送你出去,你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林鹿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她知道,望风时间到了,是她这只被囚禁的金丝雀偶尔的自由时间。

“知道了。”

“今晚,我会回来。”

林鹿一怔,就连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自从一年前那夜出现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的男人要回来了?!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见鹿》全文<<<


第2章:他要回来了

自打那个男人说要回来之后林鹿的心情就不上不下了。

甚至还坐立不安。

她在这里呆了一年了,除了那一晚上之外,这个家的男主人就没有出现过!她都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呆着,扣上这一顶名不副实的‘夫人’头衔。

虽然这一年的时间里那个男人时不时就会打个电话过来,但也架不住陌生感,更何况一年前那个噩梦一般的晚上她只记得疼了,都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了。

“夫人不必这么紧张。”

许是林鹿的表情太过苍白了,就连管家都忍不住出声提醒了。

林鹿勉强的露出了一个微笑,道:“钟叔,我没事,帮我备车吧,我出去一会。”

因为那个男人要回来了,林鹿将见到黄秀娟母子的坏心情都管不上了,她进了房间,拿出了那张黑卡,在钟叔的开车下去了购物中心。

在物质方面,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克扣过林鹿,这一点林鹿非常清楚。

但是也许是之前穷惯了,林鹿也不太习惯一身名牌,所以平时还是穿着自己一年前带过来的衣服,哪怕这些衣服都短了小了洗的发白了,也只有不够换的时候才会穿上那些送过来的衣服,比如今天黄秀娟母子见到的那一身黑色长裙。

只不过……

他要回来了,时隔一年要回来了,总不能穿着这些衣服了。

林鹿叹了一口气,和钟叔约好三个小时来接便走进去了购物中心。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困在那个小洋房一年,第一年她连一步都出不去,第二年才好些,能够在附近走走,第一年才被允许偶尔出去‘望风’,但也没有多远,因为她不追求物质,需要什么都会被立刻送过来。

她也没有朋友,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出来逛街。

这个点购物中心还没有什么人,挺冷清的,林鹿也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好,便随意的走着,只是在路过了一个店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橱窗里的模特穿着笔挺的西装。

林鹿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一年没有见,给他送个礼物吧,不管怎么说,这张卡都是他的。

打定主意,林鹿走了进去,但是她身上穿的太普通了,那一身黑色裙子也看不出什么牌子,加上她有些紧张的样子,所以导购哪怕闲着站在那里也不过来招呼。

林鹿根本不在意,更是巴不得她们不过来才好,自己上前去看了看那个模特身上的衣服,想要伸手去摸那西装上面的袖扣。

大老远就被这个袖扣给闪瞎眼了,怪好看的。

“你看什么!不要碰!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林鹿还没有碰到,就被啪得一下给拍掉了。

白皙娇嫩的手背顿时红了一片。

这一年被娇生惯养的林鹿浑身上下的好皮肤都被展露出来了,哪怕是轻轻的磕碰下都会青了一块,更别说这么大力的拍打了。

林鹿抿嘴,还是忍了,道:“我想要看看这对袖扣。”

林鹿向来都习惯了忍受,也只有在面对黄秀娟这一家子的时候才会爆发,那实在是忍不过去了。

导购满是鄙视的看了一眼林鹿,道:“这对袖扣是今年的最新款,要十八万,你买得起吗?买不起就别碰了!免得脏了!”

林鹿看了导购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她买东西而已,没必要这么受气。

导购看着她背影,更是毫不客气的嘲笑着:“买不起就别进来这个地,旁边两个站的距离就是市场。”

林鹿站定了脚步,忽然说道:“你们经理在哪里?”

导购心中慌了一下,但还是镇定的说道:“你找经理做什么?经理不在,你快走!”

林鹿固执的站在原地不动,有的时候她总是会莫名的坚持。

“佳佳,你看她,哈哈哈哈哈,丢不丢人!买不起还敢来这里逛!”

林鹿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当看见那几个穿着华丽的女人小声说大声笑的时候,她皱了皱眉,因为她看见了杜丽。

噢,算是她妹妹,同父异母的妹妹,黄秀娟的女儿。

林鹿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个妹妹,也不再坚持了,准备离开,只是在擦肩过去的时候被狠狠的绊了一下,但好在她重心很稳,只是踉跄了几步,没有倒下。

“穷鬼,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林鹿猛地回头,就对上了杜丽警告的视线。

张嘉佳很满意这一幕,对杜丽刚刚的动作很合心意,道:“丽丽,你喜欢什么?我送你,当做是你的生日礼物,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吗?”

杜丽立刻绽放出一抹笑容,道:“佳佳姐,谢谢你了!”

张嘉佳大方的说道:“没事,我们走吧。”

说罢,张嘉佳带着人就想要离开。

身后,林鹿突然裂开嘴,笑着亲热道:“丽丽,你见到姐姐也不打招呼吗?”

随后,林鹿很满意的看见杜丽僵硬的背影,嘴角的微笑更开心了。

一向喜欢隐忍的林鹿也只有在这些恶心的人面前才会恶劣起来,对,她就是故意的。

张嘉佳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转头一看,就看见杜丽有些苍白的脸色,当下就疑惑了,道:“那个穷鬼刚刚说什么?”

杜丽慌乱的说道:“没,没什么,我们快走吧!”

林鹿更大声的说道:“丽丽,后天你生日了,姐姐煮鸡蛋给你吃。”

这一回,谁都不信林鹿和杜丽没有关系了,如果是陌生人怎么能够将杜丽的生日说的那么准确?明明她们可没有说是后天啊!

杜丽的脸色更白了,忍不住回头喊了一句:“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林鹿看见她的脸色就更开心了,打小她没少吃这个妹妹的亏,黄秀娟的心完全是偏的,因此她挨了不少打。

林鹿笑的更加真诚了,小声道:“丽丽,你还回家吗?”

杜丽吼回去:“闭嘴!我不认识你!你不是我姐姐!”

林鹿露出了像是被小媳妇给欺负了的模样,低声道;“丽丽,你不喜欢姐姐吗?”

杜丽已经被气疯了,冲过去,伸手就想要狠狠的甩一巴掌过去,就像是当初那样,但是她还没碰到,就被林鹿抓住了手腕。

“放手!”

杜丽没有想到原本一贯是弱者任打任骂的人居然会还手,而且这力气还不小!

林鹿在一开始的一年里,因着不能离开小洋房,倒是请了不少老师在家里学习,其中就包括了拳击,虽说不是太厉害,但对付杜丽这种小女生还是绰绰有余了。

林鹿突然凑近了她,压低了声音,道:“你要是敢打我,那我就断了你的学费供应。”

杜丽尖着嗓子道:“你敢!”

杜丽现在念得是贵族大学,而学费,也理所当然是林鹿供应的,用的还是她的卖身钱,她本不想出这笔钱的,但……她的亲生父亲亲自跪下来祈求过她,所以她答应了。

“你看我敢不敢?”

“你疯了!爸一定不会同意的!你怎么敢这么做!”

“哦?这个时候知道是爸爸了?刚刚连我都不想认不是吗?”

“林鹿!!!”

林鹿笑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杜丽,也不想再说话了,转身就离开了。

张嘉佳跑过来,道:“丽丽,你没事吧?你真的认识那个女人?”

杜丽在张嘉佳质疑的目光下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她有精神病的,你看她的行为根本不像个正常人!我没有什么姐姐!”

张嘉佳虽然疑惑,但也没有继续执着下去了。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见鹿》全文<<<


第3章:他叫穆奕宸

林鹿离开了之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了。

心情极度不好的情况下,林鹿难得的有小脾气了,她直接去找了这个商场的经理,很诚实的把刚刚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不等经理有什么反应,直接就掏出了黑卡。

林鹿不傻,这一年的时间也足够她从小洋房的一切中窥视到那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这张黑卡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所以她直接扬了扬手中的小卡片,顺利的看见经理的脸笑成一朵花一样。

然后她回到了那个店里,当着那个导购的面拿起了那一对袖扣,爱不释手,余光瞧见导购的脸色都青白一片了。

经理黑着脸,将人骂了一遍之后,诚惶诚恐的给林鹿刷了卡,包装好了袖口,又拉着店里所有人毕恭毕敬的将林鹿送走,跟送佛似的。

林鹿心满意足的提着打包好的袖口,又随意的买了一条白裙子之后,就被钟叔接回了家。

回到小洋房的时候,整个房子里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要回来了,所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严阵以待的神色。

林鹿想了一下,走进了厨房,道:“李妈妈,能不能让我来?”

“夫人,这种事怎么能让你来!快回去等着吧,少爷快要回来了!”

林鹿被赶出了厨房也不恼,干脆就坐在沙发上,身上还穿着刚买的白裙子,就这么开始发呆了。

对了……

那个男人,好像叫……

穆奕宸。

晚上,林鹿坐在餐桌前,桌面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但是她从七点等到了晚上十一点,等到了饭菜都反复热了好几次也没有等到那个人。

林鹿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有些庆幸今晚不用躺上他的床,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

钟叔走过来说道;“夫人,少爷说今天不回来了,临时有会议,让您不用等了。”

林鹿应了一声,就着冷掉的饭菜吃了一碗饭,才慢悠悠的站起身,顺便将包装好的袖扣塞到了钟叔手里,道:“这个,给他的,你帮我转交一下吧。”

钟叔有些诧异,但还是收好了。

当天夜里这对包装精致的袖扣就被送到了穆奕宸的手里,在黑暗中这对袖扣格外的闪烁。

他沉默的看了很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第二天钱伟来找他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从小穿着一个裤裆长大的兄弟心情似乎不错?

“哎?是昨天谈好的生意让你乐了?不对呀,那单生意数额也不是很大!”

“别啰嗦。”

钱伟啧了一声,一扭头,就眼尖的瞄到了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

穆奕宸慢条斯理的将袖扣解开又扣好,拨弄了一会,才放下手来。

那袖扣上面镶着的钻一晃一晃的,想要看不见都难,这么俗气又暴发户的东西简直和他身上的气质格格不入!

“卧槽!宸哥,这不像是你的口味啊!你的小情人送的?”

钱伟这句话本就是调侃调侃的,谁都知道穆大少不近女色很多年了,哪里有什么小情人,所以说完这句话他就准备换个话题了,只是还没有开口就瞧见自家宸哥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矜持又微弱的点点头。

钱伟:“……”

所以您刚刚折腾袖扣就是为了隐晦的炫耀一下自己的小情人吗?!

……

因着没有见到那个男人,林鹿不愉快的心情持续了三天,更不愉快的就是黄秀娟又找上门来了,这次她学精了,还将杜建国也拽过来了.

对于亲生父亲,林鹿还是没有狠得下心来说不见。

林鹿自幼丧母,父亲杜建国就娶了后母黄秀娟,对方还带了一对儿女,顺带改了姓叫杜华武和杜丽,而林鹿作为杜建国的亲生女儿偏偏随了母姓林。

这也算是杜建国不太喜欢林鹿的原因,更别说林鹿长得和她妈妈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种气质也遗传了,而杜建国的自卑心里在作祟,对于林鹿就更加抗拒了,就比如此刻坐在沙发上的林鹿不说话,杜建国都觉得自己的女儿瞧不起他这个爹。

黄秀娟捅了捅杜建国,压低了声音,道:“快点,丽丽的学费还等着交呢!”

杜建国回过神来,语气带着长期以来习惯性的命令,道:“小鹿,你妹妹要交学费了,还差一些,毕竟是你妹妹,你帮着补一些,还有小武工作的事情,你让他帮忙安排一下,这种小事很简单的,都是你弟弟妹妹……”

林鹿抿嘴,不答,只是心脏仍旧一阵一阵的痛,她看着面前的爸爸,眼睛恍惚了一下,好像还记得母亲离世之前在耳边说着:“宝儿,以后……好好照顾……你爸爸……”

宝儿,这个小名也只有妈妈会这么叫她,每叫一次,她什么都会答应。

因为这一句照顾,这些年林鹿什么都忍了,直到一年前被爸爸亲手送了出去,林鹿突然觉得可悲。

她站了起来,第一次反抗了。

“凭什么?”

黄秀娟和杜建国两个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杜建国,他从来没见过逆来顺受的大女儿还会反问。

林鹿纂紧了手,道:“杜丽是你的女儿,我不是吗?”

杜建国看着面前的女儿慢慢的和亡妻重叠在一起,当年亡妻也是这样的,拿着这种眼神看他,好像他就是地上的蝼蚁还妄图攀爬上她!这种眼神他早就受不了了,甚至于当年亡妻死了他还觉得松了一口气,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将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放在脚底下踩了!

然而现在!他的女儿再一次的露出了这种眼神!

杜建国想也不想直接甩手就过去一巴掌打在了林鹿的脸上,快得连站在一旁的钟叔都来不及阻止。

林鹿偏着头,捂着脸,脸颊上火辣辣的疼,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哭,连眼泪都没有掉。

杜建国喘着粗气道:“林鹿!我是你爹!哪怕我把你卖了我也是你爹!丽丽和小武都是你的弟弟妹妹,你帮帮弟弟妹妹怎么了?你有现在的生活还,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跟我顶嘴!我是这么教你的吗!”

钟叔皱着眉头准备上前,但被林鹿挥手示意退下了。

钟叔犹豫了一下,选择不动声色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见鹿》全文<<<


第4章:生病了

杜建国动手之后就有点后悔了,倒不是后悔打了她,而是在这个地方打她,总归是不好的,他勉强按压下了怒火,道:“你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你弟弟妹妹还要上学和工作,你帮扶一下怎么了?我们是一家人!”

最后一句话杜建国说得格外的重,大有你怎么那么不听话的意思。

林鹿低着头,声音平静的说道:“杜丽考不上大学,选择了念贵族大学,一年十万的学费,当初我的卖身钱是一百万,足够她念完大学,我没有义务供着她。”

黄秀娟顿时面露尴尬,但还是理直气壮的说道:“你也知道那是贵族大学,总不能让你妹妹在学校太难堪!一些必要的行头总要置办的!还有咱们家都搬出来了,房子不要钱吗?你怎么那么不懂事!”

此刻林鹿的脸色有些惨白,甚至双腿都有些摇摇欲坠了,但她还是强撑站直了,这些情况她早就面对过无数次了。

林鹿坚定的说道:“从小到大家里什么事都是我在做,就连你们的贴身衣物都是我在洗,学费也是我自己赚,你们恨不得让我连学都上不了,我拼了命打工,到最后你们还是将我卖掉了。这几年的养育之恩,那一百万已经足够还给你们了,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的。”

黄秀娟的声音一下子尖锐了起来:“林鹿!你怎么说话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了!”

林鹿紧咬着下唇,小脸惨白一片,看着杜建国,道:“爸,如果你从来没有将我当作你的女儿来看,那么……以后也不用了。”

杜建国的脑袋嗡的一声耳鸣了,看着林鹿苍白的脸色,内心涌上来一丝愧疚,但这一丝很愧疚很微弱,他拽了拽黄秀娟,让她不要说话,然后才伸手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一篮子鸡蛋,道:“这些鸡蛋家里拿过来的,你收着吃了,爸下次再来看你。”

话语里全然没有接林鹿方才的意思,然后拉着不甘不愿的黄秀娟离开了。

林鹿一屁股坐了下去,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她看着那一篮子鸡蛋,笑了起来,只是眼睛又啪嗒啪嗒的掉了泪珠子。

当天晚上,林鹿生了病,直接高烧了起来,吃药打针都不管用,足足烧了三天,家庭医生来了一波又一波,最后这个家里的男主人回来了。

穆奕宸看着床上鼓起的一个包,耳边还能听见她粗重的呼吸声,还有细微的呢喃声,像小兽一样,惹人垂怜。

他走了过去,瞧见被子底下露出来的小脸,精致却苍白,没有以往照片里的生机勃勃,胸口有些沉重。

他伸手放在了林鹿滚烫的额头上,手心像被那灼热的温度给烫伤了一样,黑暗中他的俊脸崩得紧紧的,眼底满是心疼。

昏睡中的林鹿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到来,微微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中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站在床前,袖口上的袖口在灯光下,折射处美丽的光泽,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这不是她买下的那对袖口吗?

“你生病了。”男人暗哑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怒气。

林鹿张开嘴唇,微弱的说道:“你,你回来了……”

“好好休息。”穆奕宸对她浅浅一笑,抽回了手,在转身之际,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浑身散发着低气压。

他不过晚回来了几天,他的人就被整病了,杜建国这家人,已经没有留下的意义……

穆奕宸刚要离开房间,衣角突然被人拽住了。

他诧异的回过头,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不,不用……”

穆奕宸皱眉,道:“你不用担心,好好养病,剩下的我会解决。”

林鹿更加坚定的说道:“不用,拜托你……”

穆奕宸抿嘴,最终还是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拒绝她,便道:“我答应你了。”

“谢谢你。”林鹿怯怯的道谢,她一直很畏惧这个男人,她一直记得,第一次跟你跟这个男人见面后,那晚他残暴的犹如恶魔,事后她整整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才好全。

虽然那晚之后,这个男人就没有在出现,但是房子里到处都是他的气息,无处不在的提醒着林鹿,她是被卖到了他手里了,没有人身自由。

原本应该害怕的,不应该这么大胆的拽着他的衣角,但脑袋上的热度将她的理智也给烧了,所以当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那么难讲时,林鹿慢吞吞的将脑子里一直徘徊着的念头吐露出来了。

“我,我想上学……”

穆奕宸一楞,低下头,只见被子底下那一双眼睛明亮的将他的心口都给灼热了。

……

林鹿的高烧在第二天退了。

她对于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直到她手上被放上了一叠的入学资料。她还是懵逼的。

原来,昨晚不是梦……

林鹿咽了咽口水,有些颤抖的翻看着资料,看完之后,她更加懵逼了。

豫南大学。

杜丽上的那个贵族大学。

也对,她没有参加高考,被困在小洋房这么久,除了这个可以花钱买进去的大学之外,还有哪里会收留她?

只是……林鹿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体验大学生活的时候,这份惊喜就这么笔直的砸在她身上了,以至于当钟叔拿着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有回过神来,而电话那头的人早就说了很多话了。

“明天你就可以过去了,我给你安排好了。”

“啊……”

“不喜欢?”

林鹿连忙说道:“不,不是,我,我只是有点紧张。”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笑,道:“你的专业是我给你挑选的,目前这个专业最好插进去,你要是不喜欢,下个学期可以换专业,需要什么跟钟叔说。”

林鹿的心里一暖,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一年是不是误会了别人?

就在林鹿想要认真的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另一道娇俏的女声。

“阿宸,你在做什么?时间要来不及了!”

林鹿愣住了,没多久电话就被匆匆的挂掉了,她举着手机一时半会觉得心底有些空落落的,但随后又自嘲一声,按住了心底的异样情绪。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见鹿》全文<<<


第5章:女二号

林鹿让司机在学校的前一个站放她下来,自己慢慢的走过去的,顺带熟悉一下环境。

还没有靠近,就看见了前边学校的大门停了一溜的豪车,豫南大学本就是贵族大学,在这里上学的人非富即贵,豪车都是一扎一扎的,倒是林鹿这个步行走过来的女生比较打眼,加上这女生又长得还不错……

在小洋房里养了一年,林鹿早就不是一年前那个面黄肌瘦的女孩了,那一身嫩得像剥壳鸡蛋一样的皮肤,还有长开了精致的五官,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也掩饰不住的前凸后翘身材,整个就是移动的风景线!

林鹿丝毫不知道自己吸引了一大波的视线,她向来习惯了忽略周边的环境,按照手中地图的指引来到了辅导员办公室。

穆奕宸给她挑的专业是导演,这一点倒是出乎意料,不过林鹿也不挑剔,能够重新上大学她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态度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负责这一届学生的赵辅导员原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面对一个富家千金的挑剔了,毕竟能够在开学这么久还能安插进来人,这背景稍稍想一下就能够惊出一身冷汗了。

只是辅导员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漂亮乖巧又有礼貌的女学生。

“赵导,快快快,朝阳剧组来我们学校挑人了!让你尽快安排大家过去面试!这个面试很重要啊!一刻都不能耽搁了!赶紧去!”

赵导的心跳都漏了半拍,谁不知道朝阳剧组多大牌!捧红了多少个明星!现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降临了不好好把握他都对不起学校!只是……

赵导看着面前的林鹿,有些为难,这人背景那么大,晾在这里他可不敢。

林鹿识趣的摆手,道:“辅导员您去忙,我可以自己熟悉一下这个环境的。”

赵导一咬牙,道:“你跟着我一块去吧,正好可以瞧瞧这场面,毕竟你专业是导演,将来也会碰见这个状况。”

林鹿讶然,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就被带着过去了,她只好跟上了,就当作长见识好了 。

面试的地点早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都是青春洋溢穿着时尚的少年少女,到了地点之后赵导也顾不上林鹿了,叮嘱了两句就急急忙忙的挤进去了。

林鹿找了一个角落站着,好奇的看向了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那里早已经站了一排的女生,一个个神情紧张的等待着,时不时有人从教室里走出来。

林鹿看了一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只是刚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冒着火苗的眼睛,是杜丽。

此时,杜丽气冲冲的走过来,道:“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说了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的吗!”

杜丽说着,四处看了下,好像生怕被别人看见了一样。

林鹿平静的说道:“不想认识我就不该在这里和我说话。”

杜丽更气了,到底还是顾忌着这里是学校,没有太大声说话。

“你来学校做什么?就你这样的人出现在这里你不觉得羞耻吗?!”

原本十分平静的林鹿因为这句话而稍稍抬起头,对上了杜丽轻蔑的眼神,那里头明明白白的写着对她的藐视和嫌弃。

在杜丽的眼里,林鹿就是一个被baoyang的第三者。

这种人就该呆在房子里等着被操!

“我这样的人?噢,那么拿着姐姐的piaoke钱去上学的你都不害臊,我害臊什么?”

杜丽当下脸都气红了,想要反驳又找不着话。

林鹿刺了她一下就收手了,幽幽的说道:“放心,你不招惹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杜丽瞪了一眼林鹿,还是顾忌到这里是学校,有太多认识的人,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走了。

林鹿多看了一眼,瞧见杜丽很快挂上笑脸迎上了另一拨人,还有些眼熟,为首的那个女孩穿着打扮明显高于周围人一等,神情骄傲,可不就是那天喊她穷鬼的人!

“下一个!”

源源不断的人进去又出来,面容从期待变成了失落,看起来里面的竞争颇为残酷。

林鹿等了一会,没有见到辅导员的身影,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这里,令空气都浑浊了些,林鹿抬脚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拐角处,林鹿没注意,不小心撞上了人,差点就摔下去了。

“对不起,你没事吧?我刚刚没注意,你……”

那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顿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鹿看,嘴巴里蹦出了一个词:“姜瑜晴!”

林鹿楞了一下,道:“您认错人了吧,我没事,刚刚我也没有注意到,不好意思。”

说完林鹿打算转身离开,但是却被紧紧的抓住了手腕,扭头一看,那个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有些兴奋的说道:“对!我没有认错!你就是姜瑜晴!”

林鹿有些郁闷了,但还是耐着心道:“我不叫姜瑜晴,你真的认错人了。”

男人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不,不是,我不是说你的名字是姜瑜晴,哎呀你跟我过来!”

说罢,也不管林鹿的挣扎,直接将人从后门拽进去了,教室里还坐着几个人,在闲聊着,瞧见他们走进来都停下了说话。

“看我带回了谁!”

几双眼睛一下子落在了林鹿身上。

“姜瑜晴……”

这个熟稔的名字再一次蹦出,有人连忙去翻放在桌面上的那一叠纸。

林鹿皱皱眉,道:“我真的不是什么姜瑜晴,你……”

林鹿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立刻抓过了那叠纸,翻到了某一页指给她看。

【站在面前的女人大约168的身高,皮肤很白,黑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精致的面容带着一抹桀骜不驯,眼角下有一颗泪痣,像是上帝做的标记,身上穿着tshit牛仔裤也挡不住一身的贵气,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姜瑜晴。】

文字的旁边还配着一张漫画的图。

林鹿像是见了鬼一样,光看文字还有些隐隐古怪,看见那张漫画人物的时候她就有些吃惊了。

“你看!你,你就是姜瑜晴!”

眼镜男人神情有些激动,道:“怎样?你要不要演这个角色?这是女二,我们找了很久了,你是最合适的,虽然是女二,但是角色不比女主少太多,我们立刻签合约吧!女主的角色也选好了,档期安排……”

“我不同意。”

一句话将现场活跃起来的气氛给打断了。

>>>点此继续阅读《林深时见鹿》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