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穿书了!(宋时谣,霍洲渡)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大佬你人设又崩了

作者:青木浅浅

主角:宋时谣,霍洲渡

类型:言情小说

简介:宋时谣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部小说里,成为了书中不断作死,结局凄惨的恶毒女配!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心情非常的复杂,不愿意自己今后落得那般下场,为此她决定亡羊补牢!坚信只要自己苟得住,不作死,一定可以富贵一生!只是非常悲惨的是,第一步就招惹上了别人都不敢招惹的大反派霍洲渡,被他紧紧的捏在手心里,从此什么都不敢做!

第1章 她穿书了!(宋时谣,霍洲渡)免费阅读全文

《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免费试读

第1章 她穿书了!

“时谣,你放心,这件事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宽敞华丽的化妆间里,宋时谣坐在镜子前,望着镜子里那张妆容精致娇美的一张脸,徒劳地张了张嘴,一句“没关系其实我不介意”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她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穿书了!
还穿成了文里不断作死,最终精神失常,从楼上跳下去的恶毒女配!
当初在看这篇文的时候,宋时谣还在和女主一起同仇敌忾,为单纯善良,毫不做作的女主抱不平,结果一睁眼一闭眼,她就穿成了那个和她同名,被万人喊打的恶毒女配。
宋时谣:笑不出来。
在这篇文里,这具身体的原主宋诗瑶原本是宋家的大小姐,却因为在医院里挂错了婴儿牌编号,导致她一出生就流落在外,十八岁那年,才被宋家认回去。
被抱错的女主宋罗冉,享受了十八年的富贵荣华,作为宋家的大小姐,众星捧月,而宋时谣的养父养母,一个赌鬼一个酒鬼,对宋时谣非打即骂。
就连被认回宋家,也是因为这对养父母,本来是打算把原主卖给一个糟老头子换钱,原主在竭力逃跑时出了车祸,需要紧急输血的时候,真正的身世才被曝光出来。
就算是这样,在原主被宋家带回去的时候,还被那对养父母狠狠敲了一笔“抚养费”。
而宋家,也并不欢迎这个亲生女儿。
宋罗冉知书达理,温婉善良,和阴戾冷漠,爱慕虚荣的宋时谣天差地别,怎么看都上不得台面。
原主不甘心,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被宋罗冉夺去,因为嫉妒而黑化,仗着宋家对她的亏欠之情,疯狂打压欺辱宋罗冉,还抢走了宋罗冉的婚约,执意要嫁给霍家的小少爷霍易安。
只可惜,霍易安对宋罗冉情根深种,在订婚的当天,就和宋罗冉私奔了,把原主丢在了婚礼现场。
当初在看这一段的时候,宋时谣被男女主之间的真挚爱情感动得一塌糊涂,直到她穿成了那个被当众退婚的宋时谣。
宋时谣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当然,和她一样,宋罗冉和霍易安之间的感情,因为这码事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认为是原主强行插足横刀夺爱,让原主放手成全霍易安和宋罗冉。
也因为这件事,原主却在反派的路上越走越远,死活不愿意放手,甚至不惜加害宋罗冉,险些把宋罗冉害死。
一系列的作死行为最终导致原主身败名裂,被赶出宋家流落街头,还被几个流浪汉和乞丐侮辱,精神失常送进了精神病院,跳楼自杀了。
在脑海中将整个剧情线梳理一遍后,宋时谣麻木地看了一眼化妆间外。
装修布置一切得当的礼堂已经开放,宴请来的宾客三三两两的聚在礼堂中,有几个好事的,还伸着头往化妆间里看,估计是已经提前听到了霍易安和宋罗冉私奔的消息。
如果按照原剧情的走向,那自己的结局,不就是从精神病院15层楼的高度自由落体了吗?
宋时谣打了个寒颤。

>>>点此继续阅读《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全文<<<


第2章 有了新欢,谁还要旧爱

“谣谣,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罗冉她竟然会干出这种事,让你受委屈了。”
穿着华贵优雅的中年妇人,拉着宋时谣的手言辞恳切,看来她就是宋诗瑶的亲生母亲——唐曼了。
宋时谣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连连摆手:“其实我真的不介意,让他们走吧,我选择成全他们的真爱……”
毕竟这次的私奔是原主宋时谣黑化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原主也是因为这个,彻底在恶毒女配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最终落得那么个下场。
宋时谣有苦说不出。
这场订婚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成了一场闹剧了。
送走了前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宋时谣换下身上的婚纱,开始认真考虑,该怎么在女主光环下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
一想到那个从精神病院楼顶自由落体的结局,宋时谣就打了个寒颤。
太可怕了。
宋宅。
“……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他们应该是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听着管家的汇报,唐曼皱着眉,宋国平也没忍住用力拍了拍桌子,“罗冉这次也太不懂事了!竟然敢当众私奔逃婚,真是被宠坏了!”
言语虽然严厉,仔细听却好像多了一分担忧。
楼上传来动静,唐曼回过头,便看到宋时谣正从楼上下来。
“我想出去散散心。”
宋时谣有些犹豫的开口,却不知她这副样子落在唐曼眼里,俨然已经是被伤透了心。
唐曼踌躇了一番,神情之中还是些许不忍,走了过来,轻柔地抓住她的手,蹙紧双眉,眼含愧疚:“谣谣,我们会把霍易安找回来的,到时候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宋时谣一脸懵逼。
文里虽然提到过,原主疯狂追求过霍易安,但并没详写。
可是,宋时谣还是从唐曼虚握着自己的手上感受了丝丝疏离。
敢情之前她是作了多少大死啊!要不然这亲生父母也不会这个时候对宋罗冉的担忧还更甚于对她被逃婚的愧疚!
但是现在情势还不是十分明朗,她还是小心点,降低存在感的好。
于是,宋时谣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顷刻之间,双眼便隐隐湿润起来。
“爸爸,妈妈,我真的想通了,我愿意成全他们,能陪在爸妈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看到宋时谣这般“真情实感”,宋母不由更加愧疚,忙上前搂住她,“傻孩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些年你受苦了!”
另一边,宋父也不由叹了口气。
宋时谣心中隐隐无奈,她想好了,能让宋父宋母真的以为自己不再想嫁给霍易安,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男朋友。
俗话说得好,有了新欢,谁还要旧爱啊?
宋时谣的算盘打得啪啪响,和宋父宋母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想不开后,她才被放行。
出了宋家之后,就挑了一家酒吧就钻了进去。
这个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透,酒吧里的人并不是非常多,宋时谣随便找了个角落,刚刚坐下,凳子还没有暖热,就听到拐角处的黑暗里传来刺耳尖锐的辱骂声。
人倒霉起来,真是走个路都能走出背字,现在的宋时谣实在是没有心思再去多管闲事,她站起身,打算换个地方时,眼角却瞥到拐角处修长挺拔的身影。
在这篇文里,曾经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去描写男主霍易安的长相,但这些,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相比,似乎都显得太平淡了。
逆着光,男人一身墨色西装,身姿笔挺,半张脸隐在黑暗中,沐着模糊不清的光晕,清晰地勾勒出完美深刻的五官。
宋时谣眼睛当时就不会动了。

>>>点此继续阅读《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全文<<<


第3章 英雄救“美”

两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叼着烟,一脸的嚣张跋扈,伸手就想去推男人。
“老实点,快把钱包交出来!”
“穿得这么好,支援哥几个点呗?”
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不怀好意的人总是不会少的。
宋时谣怒了,这么好看的人也要抢,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她当即就拿出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气势,推开凳子走了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推开那两个小混混往男人身前一挡。
“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还有没有王法了?!”
小混混似乎没想到会有人出来坏他们的好事,其中一个黄毛指着宋时谣大骂,“多管什么闲事呢!赶紧有多远滚多远!”
宋时谣举起手机晃了晃,笑得好看极了:“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也会想和你们好好玩玩。”
话音刚落,几个小混混的脸色就变了。
黄毛的表情阴晴不定,最终,不甘地指着宋时谣大骂了一句:“你给老子等着!”
要不是那个人让他们不能搞出太大动静,他早就上去收拾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了!
看着小混混挤出人群,宋时谣才蹭到一直沉默的男人面前,探头去看他:“你没事吧?”
刚刚因为角度问题,她只看到了男人的侧脸,现在对上正脸才发现,这个男人,远远比她想象得还要好看。
不止是那张堪称完美无缺的脸,就连气质,亦是清冷而凌冽的,让宋时谣想起之前只在婚礼上见过一面的霍易安,忍不住叹气。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霍易安虽然也算是长得好看了,但和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顿时就被秒杀得渣都不剩了。
“那个……你没事吧?”
宋时谣忍不住多看了男人两眼,心里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帮了他,那让他假装自己的男朋友回家去应付一下宋父宋母,应该……没问题吧?
毕竟,有了这么好看的一个人,谁还看得上霍易安啊!
酒吧灯光昏暗,但这并不影响霍洲渡认出来她的身份,宋家刚被认回来的千金小姐。
昨天霍易安的婚宴上,他曾远远见了一面,那时,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当然,后来也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男人双眸淡淡落在宋时谣的身上,讳莫如深,接着一抹异色转瞬即逝,冷冽的薄唇微微抿起,脑海中却掠过一道与眼前不尽相同的身影。
宋时谣试探着开口,问:“你看,我这也是救了你对吧,所以,能不能请你也帮我一个忙?”
话刚说完,宋时谣就觉得自己有些挟恩图报了,急忙咳了一声,补充:“放心,不会让你为难的,就是想请你在我爸妈面前,假装成我男朋友。”
闻言,霍洲渡的双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兴味,身上的冷峻肃封之意也消散了许多。
霍洲渡将一切思绪收拢,冰冷地吐出两个字:“可以。”
与眼前之人的前事要解决,而关于宋家的那件事自然也要浮出水面。
宋时谣一拍大腿,喜上眉梢。
这不就解决了吗!

>>>点此继续阅读《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全文<<<


第4章 最大的反派

只要有了男朋友,就能证明她已经不再喜欢霍易安了,自然也不会跟宋罗冉争抢,既然被认回了宋家,做一只混吃等死的大小姐,不比什么都好吗?
宋时谣生怕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反悔,飞快地掏出手机:“先生,先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薄唇轻启:“霍洲渡。”
怎么又是姓霍的,难道这篇文里,长得好看的都是姓霍的吗?
宋时谣在心里小声嘀咕,手上动作却一点没停,将男人的联系的方式给存好了:“那先生,我明天会联系你,到时候就拜托你帮忙了。”
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宋时谣回到家,睡了自打来到这个世界,最安稳的一个觉。
次日,宋时谣刚起床,就给霍洲渡发了条消息:“今天中午我去接你,就按我之前告诉你的,你在酒吧救了我,所以我对你一见钟情,一直在找你但没有找到,直到昨天才再次遇见你……”
宋时谣一边打着字,一边连自己都觉得这套说辞太扯了。
但现在,她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说法了。
原作中是围绕着宋罗冉和霍易安进行的,对宋时谣的经历和生活都是一笔带过,这也就导致了,就算宋时谣想编些可信度更高的经历都编不出来。
霍洲渡回复很快,只有简单两个字:“知道。”
临近中午,宋时谣找了个借口溜出家门,正准备去接霍洲渡,就在不远处的转角,看到一辆黑色的SUV缓缓停靠在路边。
车门打开,霍洲渡一身墨色西装,越发衬得他身形挺拔,面容清俊,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宋时谣急忙上前:“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霍洲渡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淡声道:“进去吧。”
宋时谣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只能压低声音强调:“等会见了我爸妈,尽量表现得跟我正在热恋中,热恋中知道吗!”
霍洲渡眸色浅淡,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略微点了点头。
宋时谣只能压下心头的不安,上前推开了别墅大门,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客厅内的气氛,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唐曼手里的报纸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而这种诡异,在当唐曼看到跟在宋时谣身后霍洲渡的脸时,一下子达到了巅峰。
而宋时谣恍然不觉,伸手去拉霍洲渡的手,牵着他走进客厅,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他叫霍洲渡,之前在酒吧救过我,我就喜欢上他了,所以,我是真的对霍易安没有感觉了……”
不等宋时谣强调一遍后面那句话,就听到唐曼带着些微颤抖的声线:“霍,霍总,你跟我家谣谣……”
宋时谣声情并茂的表演卡了一下。
等会。
唐曼管霍洲渡叫什么?
霍总?
宋时谣的大脑像是年代久远的诺基亚被迫运行了核武器演变公式一样,再经过艰难的挣扎,终于不负众望的死机了。
在死机前,她从原文中搜罗出来一个人名。
霍总,霍洲渡,难怪她会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耳熟,这分明就是原作中最大的反派名字啊!

>>>点此继续阅读《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全文<<<


第5章 莫挨老子

霍总,霍洲渡,难怪她会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耳熟,这分明就是原作中最大的反派名字啊!

霍易安的小叔叔,前期是霍易安的金大腿活外挂,只要碰到什么摆不平的事,都会去求到霍洲渡的头上,然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但后期,这位尽职尽责的外挂却不知道为什么,跟霍易安反目成仇,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要搞垮霍易安,然而,男主哪里是那么好整垮的,最终,霍洲渡的下场和原作中的宋时谣比起来好不到哪去,一个跳楼,一个出了车祸被撞下悬崖,当场毙命。
这时候的霍洲渡,已经接管了家族公司,因为身份超然的原因,平时根本没人会提起他的名字,用的都是“霍总”之类的敬称,这也就导致,宋时谣在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她觉得自己要站不稳了,想要抽回自己抓住霍洲渡的那只爪子,却没能抽动。
霍洲渡反手用力,将她的手扣在了自己掌心。
宋时谣欲哭无泪。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随便找了个长得好看的,就找上了全文最大的反派BOSS啊!
一个是恶毒女配,一个是反派BOSS,难道要在一块比谁更能作死,谁死得更早吗!
“妈,其实……”
宋时谣绞尽脑汁想着说辞,该怎么撇清自己和霍洲渡的关系,就听到霍洲渡淡声开了口:“是,宋夫人,我们现在是恋人关系。”
说着,霍洲渡还牵着她的手举了举,其中意思再明显不过。
宋时谣觉得,自己脸上现在只写四个字:莫挨老子。
唐曼的脸色精彩纷呈,宋国平去公司了,现在就家里除了管家,就只剩下她一个,偏偏宋时谣还领回来这么一尊大佛。
“谣谣,你也不早说。”唐曼毕竟跟着宋国平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飞快地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霍总,你先坐,我去通知管家加菜。”
唐曼一走,宋时谣立刻强行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恨不得离霍洲渡八丈远。
霍洲渡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双眸微闪,墨黑的瞳孔深处是无尽的暗色漩涡,蓦然一勾唇:“宋小姐,我刚刚的表现怎么样?”
这张堪称绝色的脸笑起来分外勾人,宋时谣别开目光,想了想道:“不如……等会你再在我妈面前表现一下,就说要跟我分手,你遇上了更好看的小姐姐,所以喜新厌旧……”
“宋小姐,我向来比较洁身自好。”
霍洲渡嘴角微微勾起,眸光却沉沉地落在宋时谣身上,“而且,你帮我一次,我帮你一次,这样才算扯平,但宋小姐刚刚的要求,就是另外需要我帮的忙了。”
宋时谣在心里暗骂,不愧是反派BOSS,斤斤计较,算得这么清楚。
这时,唐曼已经回来了,宋时谣只能强行压下自己的怨念,看着唐曼拉着霍洲渡开始问东问西,那架势,俨然是已经开始把霍洲渡当成自己女婿了。
“虽然你比谣谣大上不少,但只要谣谣喜欢,我们也不会反对。”唐曼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们亏欠谣谣太多了,所以,日后还请霍总好好对待谣谣。”
宋时谣瘫在一旁的沙发上,不想说话。
可偏偏霍洲渡还应了:“我会的。”
这下,宋时谣死的心都有了。
吃饭的时候,宋时谣全程装死,恨不得自己不存在,而霍洲渡相比之下,就显得过分镇定,甚至还给宋时谣夹菜端饭,充分体现了她所要求的“无微不至”。
然而,宋时谣只想赶紧结束这场相当于公开处刑的饭局,然后把霍洲渡送走,老死不相往来。
饭后,她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将霍洲渡送出了宋家,然后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拜拜了您呐!”
完全忘记了,是自己主动要求霍洲渡来的。
宋时谣没注意到,在她拉上门后,一旁草丛一闪而逝的闪光灯。

>>>点此继续阅读《大佬你人设又崩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