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周清哲阮翎月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惟愿相思最温柔》最新章阅读

小说:惟愿相思最温柔

作者:维维豆奶

主角:周清哲,阮翎月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离婚前—— 阮翎月在周清哲眼里就是一个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 离婚后—— 周清哲冷静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 阮翎月:“?” “谢谢,不需要。”
主角是周清哲阮翎月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惟愿相思最温柔》最新章阅读

《惟愿相思最温柔》在线试读

第一章

“结婚三周年快乐,早点回家,我准备了一个惊喜,你一定会很喜欢。”

发出短信后,阮翎月重新进了厨房,欢快的忙碌着。

好像这条石沉大海的消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佣人在一旁道:“太太,我帮你吧。”

“不用啦,你忙你的,我今晚想亲自做一顿给他吃。”

佣人羡慕道:“太太和先生可真恩爱。”

阮翎月挽唇笑了笑,没有答话。

她和周清哲,恩爱吗?

与其说恩爱,倒不如说是逢场作戏。

晚上七点,周清哲到家。

阮翎月刚摆好碗筷,身后男人温热的气息便罩下,她下巴被扳了过去,唇瓣被男人粗暴的堵住,

她愣了一瞬,伸手把他推开。

周清哲环着她的腰,长指捏着她的下巴,黑眸微眯:“你特地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阮翎月轻声解释:“不是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是真的有礼物要送给你。”

周清哲放开她,淡声道:“礼物就不必了,毕竟你向来的惊喜,都让我只有惊,没有喜。”

阮翎月唇角牵了牵,没有反驳,转身进了厨房。

很快,最后一道菜上桌。

她拿起酒杯:“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三周年,干杯。”

灯光下,男人五官俊美沉俦,鼻梁挺直,薄唇轻抿,带着微微的怒气。

喝完后,她又继续倒了第二杯。

一杯接着一杯。

最后,阮翎月喝得有些醉了,趴在桌上看着对面神色始终没有什么波动的男人,音调拖得有些长:“周清哲,哪怕是今天,你都不能对我露出一点笑容吗?”

“你要我怎么样,陪你发疯,还是陪你过这个无聊到了极点的纪念日?”

“怎么能是无聊呢,人生能有几个结婚纪念日,说不定过了这个,下个就没有了。”

周清哲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轻哂了下:“你会让它没有吗。”

阮翎月摇晃着杯子里剩下的液体,眼睛被柔和的灯光照的有些湿润。

周清哲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上楼。

他烦闷的扯开领带,刚要去解衬衫时,身后就环上一双柔软的小手,铺天盖地的酒味也随之而来。

阮翎月道:“你别着急,我的礼物还没送呢……”

周清哲转身,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阮翎月双颊泛红,一双潋滟的眸子无辜的望着他,让人移不开眼睛。

周清哲喉结滚了滚,即便他不想承认,眼前的人,无疑是漂亮的,也有足够的资本让男人心动。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抬起她的下巴,将唇印了上去,狠狠撬开她的。

阮翎月吃痛,唔了一声。

她双眼迷离的勾着他的脖子。

男人双手撑住她身侧,眼尾勾了勾,冷嗤一声。

阮翎月今晚尤其的主动,这场亲吻,就像是博弈,谁赢了,谁就能主导对方。

就在他伸手去拿床头柜里的东西时,阮翎月咕哝着开口:“周清哲,我们离婚吧。”

男人顿了顿:“你说什么?”

阮翎月知道他听清楚了,还是清晰的重复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周清哲瞬间兴趣全无,嗓音冷淡:“又要多少钱。”

她总是这样,为了要钱不折手段,招数层出不穷。

“一分钱也不要。”

阮翎月从枕头下拿出离婚协议书:“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周清哲脸色沉郁:“阮翎月你最好适可而止,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我不是说过今晚要送你一个惊喜吗,你看,是不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周清哲薄唇抿起,几秒后:“你认真的吗。”

阮翎月点了点头:“怎么样,这样只有喜,没有惊了吧。”

“行,你别后悔。”

说完,周清哲毫不留情的离开。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阮翎月低头看着手里那份周清哲连正眼都没给过的离婚协议书,好半天才扯了扯唇,终于扬起笑。

当晚,阮翎月就收拾好了所有东西。

而她所有的东西,只装了一个行李箱而已。

周清哲买的首饰包包鞋子衣服,她一样也没拿,总归都不是他心甘情愿送给她的。

婚都离了,留着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走的时候,阮翎月看着那份被搁着在冰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还是拿了起来。

路过饭厅,阮翎月看了眼餐桌,周清哲面前的餐具干净明亮,完全没有动过。

这个结婚纪念日,还是如同想象中的,那么不受欢迎。

不过还好,叠加着离婚纪念日。

周清哲以后想起来的时候,说不定烦着烦着就笑了。

这可能是她结婚那么久以来,做的最让他满意的一件事。

坐在出租车上,阮翎月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做了三年豪门阔太太的假凤凰,马上要回到属于她的贫民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相思最温柔》<<<<


第二章

在得知阮翎月要离婚了以后,她的好姐妹裴杉杉先是激情辱骂了周清哲十分钟,又才道:“那个狗男人真的一分钱都没给你?”

“也不抠吧,我这三年在他那儿拿了不少钱,他没找我要回去都算好的了。”

“那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离婚?就跟他耗着啊,看谁耗死谁。”

闻言,阮翎月苦涩一笑:“哦,舒思微怀孕了。”

舒思微是最近小有名气的嫩模,和周清哲走的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阮翎月和周清哲结婚三年,周清哲一个月能回家两次,就算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他们每次亲热都是例行公事,周清哲对她没有半分感情在里面。

怎么能把她弄疼怎么来。

舒思微不是周清哲身边出现过的第一个女人,翎月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个星期前,舒思微突然拿着孕检报告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宣布:“我怀孕了,你该把周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

在看到那份孕检报告时,阮翎月这三年来所有的自欺欺人都成了现实的迎头痛击。

裴杉杉气的不行:“舒思微明知道有你的存在,还登堂入室,这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小三!”

“无所谓了”阮翎月道,“其实嫁给周清哲的这三年,我每晚都睡不好,不管怎么样,他当初确实是被迫娶我的,现在离婚了挺好,我什么也不欠他了。”

……

第二天下午,离婚协议书出现在周清哲的办公桌上,末尾处的签名像是在张牙舞爪的朝他示威。

林南看着自家老板越来越冷沉的脸色,上前一步道:“周总,我刚才跟星湖公馆那边确认过了,太太在昨晚就已经搬走了,除了私人物品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拿。”

周清哲合上离婚协议,随手扔至一旁:“净身出户,什么都不拿。你说,她这次又在跟我玩什么把戏?”

林南没有答话,又不是他老婆,他哪里知道他们夫妻间的情趣啊。

周清哲也没打算从他那里听到什么有用的回答,淡声道:“出去吧。”

林南走了两步又折回:“周总,在巴黎定制的那条项链已经到了,那现在是……”

这本来是周清哲送给阮翎月的结婚三周年的礼物,看现在这样,也派不上用场了。

“扔了。”

冷淡没有温度的两个字。

林南:“是。”

林南走后,周清哲重新捡起了那份离婚协议,目光落在签名处,嗤笑了声,眉目间尽是冷冽。

一个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怎么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了。

还是又有了新的目的?

周清哲将手里的纸张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

阮翎月在家里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周清哲的消息,发出的短信也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

第一天:【离婚协议书收到了吗,你有时间告诉我一声,我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大方体贴,温柔乖巧。

第二天:【Hello?看到我消息了吗?你对离婚协议书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谨慎试探,大胆求证。

第三天:【周总,我知道您工作很忙,但是能否请您抽出时间来和我离个婚呢?】

克制保守,百折不挠。

第四天:【周清哲,离个婚磨磨唧唧的,你要是真那么不想见到我就赶紧把手续办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谢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第五天——

[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呵呵。

狗男人。

阮翎月当即放下手机起身,到了暮色会所。

不过她好像运气不太好,没有蹲到周清哲,而是遇到了他的下一任太太。

舒思微看见阮翎月时,当即不屑的笑了笑,语气带了几分嘲讽:“你该不会现在都还没死心,想要来这里找清哲吧?”

阮翎月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舒思微见她这任人拿捏的模样,更加来劲:“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我都跟你说了我怀孕了,你竟然还霸占着周太太的位置不放,你不知道你死缠烂打的样子有多丑吗!”

“是吗,再丑也丑不过上赶着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吧。”

阮翎月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舒思微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当即气的白了脸,扬起手就想打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相思最温柔》<<<<


第三章

阮翎月截住她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我之前没有跟你计较,是因为你还配不上我生气,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怎么,当小三很有优越感吗?”

因为阮翎月的这一巴掌,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目光。

舒思微脸瞬间又白又红,恼羞成怒的她大声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才不是小三,是你死不要脸占着周太太的位置不放!”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得逻辑有问题吗,不管我要不要脸,我现在都还是周清哲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妻子。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婚内出轨的证据,你信不信我去起诉你们,一告一个准?保证告的他净身出户。你要试试吗?”

舒思微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敢……”

“试试。”

身后传来的男声如同被深冬里的寒川浸染过,冷的让人后背汗毛直立。

阮翎月微怔,握着舒思微的那只手慢慢松开。

舒思微马上跑到周清哲身边,手捂着被打的那边脸,哭得伤心极了。

周清哲视线落在她身上,又抬头看向阮翎月,薄唇微勾,俯身凑近,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鼻息间全是属于他独有的气息。

阮翎月怒了,这狗男人该不会想在大厅广众之下占她便宜吧,情急之下她挥拳就要砸下去,半空中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扣住,身体也被他整个圈入怀中,下半身瞬间紧贴,奇异的感觉窜遍全身,阮翎月瞬间臊红了脸……。

“别动。”他语气不容置喙地在她耳边警告。然后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原来你离婚协议书上说的净身出户,指的是这个。”

阮翎月抬头,看见他黑眸里不加掩饰的冷嘲,当即明白他的意思,张嘴想要介绍:“不是的,我……”

“钱已经满足不了你的野心了,你想要的,是整个周氏。是?”

不等阮翎月回答,他便继续:“不然你这次大费周章的演了这出离婚的戏,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早点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阮翎月,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了?如果我真签了字,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阮翎月对上他讽刺的目光,笑了一下:“那就麻烦周总尽快签字,我们民政局见。”

周清哲嗓音凉薄:“等我签了字,你又有什么打算?拿着离婚协议书当做证据去起诉我么。”

阮翎月继续保持着笑容:“周总你真的想多了,我们能不能直接给对方一个痛快?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你写一个保证书,保证离婚以后,不会以任何目的,任何名义,去敲诈你一分钱,再按上手印,具有法律效应的那种保证,可以吗?”

周清哲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说的这么绝对,像是急于要摆脱他一般,他眉头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削薄的唇微抿。

舒思微见他们说的时间太久了,赶紧上前:“周总……我们走吧,我有点不舒服。”

阮翎月再次看向舒思微,好心的提醒了句:“舒小姐,你以后最好不要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化这么艳的妆,喷这么浓的香水。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便宜的只是那些色欲熏心的臭男人。受苦的却是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周清哲:“……”

她这是在内涵谁呢?

说完后,阮翎月潇洒的收回视线,先他们一步离开。

周清哲看着阮翎月离开的背影,脸色立刻暗沉了几分。

“怀孕的事,给我个解释。”

这句话,是对舒思微说的。

舒思微双手紧张的抓住裙子,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是听说周总一直很讨厌那个女人,我就……就找了一个借口,想要让她和你离……”

周清哲打断她,脸色微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下次再让我听到这样的传言,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舒思微咬紧了唇瓣,不敢说话。

等周清哲走了,她周围的朋友才松了一口大气,又问道:“微微,周总不是你男朋友吗?他怎么对你这样说话?”

舒思微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这段时间周清哲带着她参加了不少宴会,外界有传他们关系的谣言他也没有制止,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他身边的女人了。

所以才会找上门让阮翎月识趣的给她让位置,并且还伪造了孕检报告。

不过听周清哲刚刚的意思……

当晚,舒思微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一点关于周清哲和阮翎月结婚的事。

当初阮翎月父亲欠下高利贷,债主把她卖到暮色,她逃出来后遇到了周清哲,求周清哲救她。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阮翎月拿着孕检报告上门,周家是名门望族,极其重视颜面,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传出去惹出不好的名声,又加上她怀了孕,就让周清哲和阮翎月结了婚。

婚后不到两个月,孩子突然就没了。

这从始至终就是阮翎月演的一出戏,她在暮色被人下药,遇见周清哲,假怀孕逼婚,为的就是嫁进周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相思最温柔》<<<<


第四章

周家人本来就不喜欢阮翎月,假怀孕的事暴露之后,更加厌恶。

对阮翎月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难怪这次周清哲那么生气,原来是她踢到了铁板上。

……

阮翎月回去又等了几天,还是没等到周清哲的那边的消息。

那天在暮色的见面让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周清哲这么死拖着不离婚,就是为了彻彻底底的恶心她,让她去哪儿都戴着一顶颜色鲜艳还会发光的帽子。

以此来报复她以前对他做的那些事。

周清哲有耐心拖着,但阮翎月不能就这么跟他继续耗下去,她之前想的是离婚手续办好之后,再做以后的打算。

可她还得生活,不想再这么坐以待毙了。

裴杉杉听到她要找工作后,手里的薯片都不吃了,立即来了精神:“你来我们杂志吧,我们杂志最近正好打算签约设计师,做自己的品牌。”

阮翎月闻言皱了皱眉:“我……行吗,我已经三年没有出过作品了。”

“宝贝,你行的,反正试试嘛,也没损失。”

阮翎月想着也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好。”

第二天裴杉杉带着阮翎月三年前的作品到了主编办公室。

主编林斯看完后,视线落在作品的署名下,好半天才道:“Ruan是你朋友?”

“对,她真的超级厉害的,作品也很有灵气,签了她我们一定不吃亏。”

林斯当然知道她有多厉害,Ruan就像是珠宝设计这行里突然出现的昙花,只是刹那盛开后,便消失无踪。

有人说她得了奖后就灵感枯竭,再也创作不出作品了。

也有人说她被富豪看上,嫁进豪门隐婚生子了。

总之,各种各样的传言都有。

只是没有人想到,时隔三年,在所有人都将她遗忘的时候,她竟然回来了。

林斯道:“她今晚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裴杉杉知道他这么问的意思是这件事差不多稳了,当即点头:“有的,我现在就告诉她。”

……

吃饭的时候,阮翎月和裴杉杉的主编聊得也很不错,虽然她再三表示这三年她都没有再拿起过画笔了,林斯也表示没关系,只是让她在这个星期内根据指定的风格出一款作品草图。

老板那边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可以直接签约了。

吃完饭,她们聊着往外走,忽然看到狗男人周清哲正站在前方不远处,淡淡的和人交谈着。

阮翎月就跟没看见他似得,目不斜视,走的很快。

江晏感觉到身后一股隐隐逼近的杀气,不由得转过头,看着越走越近的女人,咦了一声:“那不是你老婆吗,她怎么在这儿?”

周清哲抬眼看去,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起,黑眸里闪过一丝不耐。

跟他跟到了这里,还说只是单纯的想要离婚?

这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机更加的重了。

看着她走近,周清哲刚要冷声开口,哪知道阮翎月连一眼都没看他,脚步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面无表情的和他擦肩而过,快的如同一阵风。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相思最温柔》<<<<


第五章

倒是紧跟在后面的裴杉杉在周清哲身边停留了下,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骂他,但又觉得时机不对,拔腿跑了。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江晏干笑了两声,以此来缓解尴尬:“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清哲不喜欢他妻子,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厌恶,这是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所以他平时基本不会带她出门。

江晏只见过阮翎月两次。

一次是周清哲文件忘了拿,阮翎月怕耽误他的工作,给他送到了公司。面对周清哲的冷眼相待,他那个小妻子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却没有任何埋怨,看上去乖巧又懂事。

一次是周老爷子的寿宴,那是周清哲和她结婚的第二年。整个周家的人都不待见她,也没有给任何人介绍过她。

那天晚上,阮翎月就像是周家不花钱雇来的佣人,忙上忙下,却一句好话都没有得到,反而还被嫌弃碍眼。

后来,她就始终都待在角落里,面对有心之人的嘲讽,她也没有反驳,只是默默低下头,离远了些。

在江晏的记忆里,周清哲的妻子就是个任人拿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受气小媳妇。

今晚这个气势汹汹,仿佛要把谁剁碎的女人,绝对不是她。

周清哲还看着阮翎月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

江晏咳了声,岔开话题:“我刚才来的时候在门口遇见林斯了。”

周清哲随口道:“谁。”

“盛光珠宝的主编。”

“有点印象。”

周氏和盛光有过合作,周清哲见过他们主编几次。

江晏感慨道:“刚才林斯跟我说,他找到Ruan了,而且她不出意外的话,会成为他们杂志社的签约设计师。Ruan你记得吧?”

“不记得。”

他为什么要记这些不相干的人。

江晏道:“那三年前赞助了第七届新锐设计师大赛这件事,你总记得吧。当年Ruan拿了大赛的第一名,本来是可以得到周氏的资助去巴黎进修的,可她不知道什么原因,放弃了这次机会。”

“不过我听说她好像找过大赛的负责人,问可不可以不要留学资助,给她现金,负责人请示过你,你拒绝了。这以后就再也没听到她的消息了,她真的是一个很有灵气的设计师,可惜了。”

周清哲慢慢收回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刚才的话。

“哦。”

“没印象。”

送她们回去的路上,林斯明显能感觉到阮翎月跟吃饭的时候相比,心情差了很多。

他也不好直接问,看了裴杉杉一眼,挑眉询问。

裴杉杉则是轻轻摇头,表示一言难尽。

车停在楼下,林斯道:“阮小姐,期待你的作品,也期待我们的合作。”

阮翎月这会儿情绪平复了不少,收回思绪,点了点头:“谢谢林主编,我会努力的。”

林斯笑了笑:“那我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快上去吧,下周见。”

回到家里,裴杉杉道:“月月,你还为了那对狗男女生气呢?”

阮翎月有些走神,下意识“啊”了一声,反应了两秒才道:“不是,我在想作品的事。”

林斯那边给她的主题是“初恋”,裴杉杉说这也是他们杂志在签约设计师后,首推的系列,主打的还是年轻市场。

所以,这次的作品对他们来说挺重要的。

可初恋这个词,对于阮翎月来说,实在是太久远了,已经很模糊了。

那种在和喜欢的人相处之时才会有的美好的悸动,早就随着和周清哲结婚的这三年,磨得什么都不剩下。

裴杉杉道:“说起这个,我刚好想问你,你和季淮见一直没有联系了吗?”

阮翎月轻轻摇头。

三年前她得了新锐设计师大赛的第一名,本来可以得到去巴黎留学的机会,可她拒绝了。

季淮见来找过她几次,问她为什么不去。

他的神情里有疑惑,有落寞,也有失望。

可她却始终没有勇气告诉他真相,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

她能说什么?

难道要告诉他,她在拿到比赛第一名的当晚,正被喜悦笼罩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阮均欠了一百万高利贷的事吗?

那一盆冷水浇的她现在都没缓过来。

裴杉杉叹了一口气,靠在沙发里:“我到现在都觉得你和季淮见很可惜,当时你们在学校里多郎才女貌的一对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们互相喜欢,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本来以为你们去了巴黎就会在一起,哪知道后面出了那种事……哎,命运弄人。”

阮翎月沉默了很久才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阮翎月把头埋在被子里,半梦半醒间,想到了一些事。

三年前,得知阮均欠下一百万高利贷后,她四处筹钱,甚至拉下尊严去问大赛的负责人可不可以不要去巴黎留学的名额,给她现金。

那个负责人说的话她现在都还记得:“Ruan小姐很抱歉,我们老板说了。这次的机会是留给真正有设计梦想的人,而不是把这次的比赛当做商机,想要从中赚取利益的人。”

阮翎月听完这句话后,怔了好久,回去哭着把那个所谓的老板骂了一晚上。

瞧不起谁呢,谁还没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梦想了。

之后没过几天,阮均跑了,债主找上门,让她做一个选择。

要么剁了她弟弟的一只手,要么她主动跟他们一起离开。

阮翎月别无选择,不顾阮忱声嘶力竭的呼喊,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们出了家门。

那些人将她卖到了暮色,那个专门供有钱人消遣玩乐,酒色靡靡,物欲横流的地方。

他们给她的酒里下了药。

尽管她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可当那个四五十岁满脸肥肉的中年男人进来时,她突然想到了季淮见,想到了她没有完成的巴黎之约。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推开那个中年男人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后面一直有人在追。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到前面一个挺拔模糊的身影,她摔在地上,拉着他充满质感的西装袖口:“求求你,救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惟愿相思最温柔》<<<<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