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风水师刘淼小说免费阅读_(阴阳灵相)全文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阴阳灵相

作者:纸点江山

主角:刘淼,魏小凉

类型:诡秘悬疑

简介:一命二运三风水,风水学说自古流传。我家世代做阴阳风水先生的行当,有一天,一口大红棺材出现在店铺之中,里面躺着一具身着凤披霞冠的女尸。因为偶然犯了忌讳,当天夜里,女尸却突然睁眼
阴阳风水师刘淼小说免费阅读_(阴阳灵相)全文最新章节目录

《阴阳灵相》免费阅读

第1章 棺中尸新娘

我叫刘淼,我们家世代做的,都是关于丧葬的行当。

爷爷是方圆十里有名的阴阳先生,在镇子上开了一间丧葬用品店,平日里谁家有了白事,便会邀请爷爷前去操持,谋个生计。

自幼,我便与爷爷相依为命,从未见过我的父母。

每当提起,爷爷总会欲言又止,最终岔开这个话题。

久而久之,我也不再愿意提及这件事。

高中毕业之后,因为没有考上合适的大学,又不想去大城市打工,就留在了爷爷身边,跟着他一起,帮人操办丧事过活。

爷爷倒也很愿意教我一些关于丧事的规矩,跟着他一起走南闯北几年之后,我倒也将这里面的规矩,学习了不少。

只是随着对阴阳风水之术的越来越了解,我对于这种流传千年的古老传承,便更加的敬畏。

时值盛夏,太阳格外毒辣,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烧灼的感觉。

每当这个时候,店外的街道上几乎无人出现。

从省城与同学聚会回来的我,二话不说就往镇子上赶,想要快点回到铺子。

丧葬品店唯一的好处,就是在夏季时分,无论外面多么炎热,店内总是阴凉无比。

回到店里,一股阴冷顿时令我毛孔舒张,炎热感顿时烟消云散。

在店内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爷爷的身影,我喊了两声,爷爷的回应在后院里响起。

“爷爷,你在干嘛……”

来到后院,话还没说完,我直接就愣住了。

一个涂抹着显眼红漆的棺材,静静的摆放在后院当中。棺材是打开的,里面能够清晰的看到,一个穿着凤披霞冠的女尸,躺在棺椁当中。

女尸的脸色煞白,大白天的,仍旧让我感觉有些恶寒。

“这是……”

“别说话,歇着去。”

爷爷冲我摆了摆手,手中拿着供香和白纸,正在棺材的前面忙活着。

早就见惯了各种丧者和纸扎物件的我,反应过来之后,对于女尸,已没有太大的恐惧感,尤其是看到这种凤披霞冠的女尸之后,心中倒是来了兴趣。

因为爷爷说过,丧者不能红衣入葬,不然会使得丧主一家,招来横祸。所以一般人死后穿着的寿衣,都以黑白居多。

而这具女尸,显然是一副新娘子打扮的模样,相貌看起来也尤其年轻,让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冥婚!

在古代时候,便有这种陋俗存在,并且在有钱人家,极为盛行。

“这是,新娘子啊?”

我打量着棺中女尸,啧啧称赞:“爷爷,这女孩家里挺有钱啊,衣服上的配饰和首饰,都是真金的,年纪轻轻就没了,真是可惜。”

我话音落,却没有听到爷爷的回应。

而此时的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慢慢靠近女尸,只觉得这女尸身上有莫大的吸引力一般,让我忍不住仔细端详。

“啪!”

“你干什么?!”

后脑勺一阵吃痛,一声暴喝在我的耳畔响起。

我身体猛然一个激灵,连忙起身,慌乱之间,食指却被锋利的凤冠划破,鲜血流在了女尸的脸上。

而一瞬间,女尸竟然兀自的睁开了眼睛!

我只觉得脑袋一麻,整个人犹如被过了电流一般。

“糟了!”

爷爷顿时将我拉到一旁,随即快速的用黄纸擦拭着上面的鲜血,然后用两张折好的符箓,遮住女尸的双眼,随即将供香插在了棺材前方。

随即转身看着我,双目怒瞪,道::“小淼,你刚刚要干什么?!”

“我……”

我一时语塞,目光看向那具女尸,皱着眉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想要仔细看看这女尸,不知不觉就靠近了,奇怪,爷爷你这棺材,从哪儿弄得啊?”

“倒流水河,你……唉!快去用草木灰洗澡,去!”

爷爷冲我呵斥一声,随即道:“洗完澡之后去柜台那里念清心咒,念七七四十九遍,快点!”

丧者不能接触活人生气,这是爷爷一早就告诉过我的道理。

如今我的鲜血滴在了女尸的脸上,我心里清楚,自己已然犯了忌讳,也不敢顶嘴,默默地去二楼,按照爷爷的吩咐洗漱一番,随即跑到楼下柜台,对着墙面默念清心咒。

就在我老实念咒的时候,店门砰地一声被人给撞开了!

平常无事,基本不会有人会来丧葬用品店,人们觉得这个地方阴气重,比较晦气。

这个时候突然闯来,那定是家中有人过世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来人一身蓝色短袖,个子不高满脸胡茬,只是一眼,我便认出,他是镇子下属油坊村的办事员李军。

闯进屋内后,李军二话不说,就跑到爷爷的面前,声音沙哑的说道:“六叔,小帆……没了,您跟我一块,帮俺家操办一下吧。”

这里说一下,爷爷全名刘六文,小一辈的人,基本尊称他为六叔。

“咋没的?”

爷爷看了一眼后院的棺材,开口问道。

“天热,几个孩子去河里洗澡,淹死了……”

李军一脸哀伤,言语间,身体仍旧有些颤抖。

他口中的小帆,是他唯一的独子,我与爷爷在油坊村替别人办事儿的时候见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闹腾的时候。

现如今中年丧子,李军的心里,肯定极其不好受。

“哐当。”

正在收拾东西的爷爷,突然一愣,手中的物件儿都掉在了地上。

张口再次问道:“哪个河?”

“倒流水河那里。”李军回道。

爷爷的脸色猛然黯淡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捡起地上的东西,收拾好了背包,道:“人捞上来了吗?”

“还没敢捞,先过来请您来了。”

李军的脸色有些焦急,道:“六叔,咱快去看看吧!”

“走,快走!”

爷爷二话不说,背上背包就往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对我说道:“小淼,你就在屋里看店,我不回来之前,你就别到处乱跑了。夜里睡觉的时候,把那面铜镜挂在门头上,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别下来开门,明白吗?”

“啊?您……”

我话还没说完,爷爷和李军的身影,就快速离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阴阳灵相》<<<<


第2章 女尸睁眼!

坐在店内,回忆着爷爷说的话,我有些不解。

之前无论去哪儿,爷爷总会带着我,让我来主持大局,他在一旁打着下手。

而这一次,却直接把我留在店里,并且如此嘱咐,让我感觉到一丝不安。

我的目光,下意识再一次的看了一眼后院的棺材,心中莫名有一种紧张感。

摇了摇头,我不再去想,仍旧对着前面,开始默念清心咒。

时间流转。

一直到了傍晚,我都没有得到爷爷的任何消息。

期间,我给他打过电话,但他也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匆匆挂了电话。

电话当中的环境显得很嘈杂,不停地有人在惊呼着什么,也有人在叫喊着爷爷的声音。

可以想象,在倒流水河附近,恐怕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单单只是打捞一个孩子的话,肯定不会一直从中午忙到晚上,隐隐的,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古怪。

有时候,人一多想,脑子里面就开始乱了起来。我开始感觉,爷爷像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天色渐黑之后,脑子里那种莫名的慌乱感便越来越明显。

最终我熬不住,再一次的拨打了爷爷的电话。

只是这一次,铃声响了许久,始终没有任何人接听。

电话无人接听的那一刻,我的心中彻底慌了,脑子顿时乱了。

再三拨打,仍旧无人接听。

坐在有些阴森的铺子里,我心中升腾起强烈的不好的预感,起身就准备收拾东西,去倒流水河的地方,寻找爷爷的踪迹。

刚刚背上背包,准备出门的时候,我的电话突兀的响起。

拿起一看,正是爷爷打过来的。

我连忙接通,语气都有些慌乱的问道:“爷爷,您那边出什么事儿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接电话?!”

“刚把娃儿的尸体打捞上来,手机在岸边没拿,你没什么事儿吧?”爷爷的声音略带一些疲惫,有些低沉的问道。

我的心里稍稍放松,摇头道:“没……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有点担心你。”

“没事儿就行,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上楼睡,记着我跟你说的话,听见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明白吗?好了,我要忙了,先这么说。”

爷爷再次嘱咐我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此刻,我的心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太过敏感,胡思乱想。

从柜台起身,便洗漱一番,准备上楼睡觉。

走到楼梯口,我只觉得后院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一般,脑海里瞬间出现女尸的脸庞。

我心里一紧,加快脚步快速上楼,随即关上房门,才稍稍放松。

此时已经深夜十一点多,镇子上的店铺几乎都关了,只有昏黄的路灯,映衬出一种莫名的寂静。

躺在床上,不多时我的脑袋便昏昏沉。

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之中,我总觉得自己的身上像是有什么重物在压着一般,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沉闷,格外的压抑。

这种似梦非梦的感觉很奇怪,而我的脑子却逐渐的清醒。

想要睁眼起身,却发现眼皮和身体都格外的沉重,根本无法动弹。

“哗啦啦……”

细小的流水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紧接着,我只觉得身体像是被泡在了水中,一种湿漉漉滑腻腻的感觉袭遍全身。

原本阴凉的铺子,开始变得燥热无比。

逐渐的,我有了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窒息感。

鬼压床?!

我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随即,开始在脑海中默念清心咒,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放松,随即开始尝试动弹自己的手指。

只要有一根手指能够动弹,鬼压床便会迎刃而解!

这是爷爷交给我的办法,几乎百试百灵。

但这一次,却好像失效了一般。

无论我怎么默念清心咒,窒息的感觉,仍旧没有任何明显的改变。

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那种燥热的感觉,却越发的变得强烈起来。

模糊间,好似有一个红色的影子,死死的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憋爆炸了一般,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砰!”

一声巨响,猛然在我的耳边响起。

一瞬间,我只觉得整个人身体猛然一松,呼吸突然变得顺畅!

猛然坐起,睁开眼睛,却见自己仍旧在卧室当中。

我的浑身几乎被汗水覆盖,皮肤通红发烫,如同刚从热水里面出来一般,燥热无比。

房间里阴凉的感觉确确实实消失,温度相当于蒸笼。

“砰砰砰!”

急促的响声,再一次的响起。

是楼下铺子的敲门声。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半。

大半夜的前来丧葬铺子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家中出了丧事的人!

我的脑袋还有些昏沉,起身下楼,来到铺子里面,打开灯开口问道:“谁啊?”

“砰砰砰!”

门外,没有应答的声音。

但急促的敲门声,始终没有断过。

突兀的,一种冷冽的阴寒,令我整个人浑身一激灵。

我咬牙看着门栓,脑海里冒出爷爷曾经嘱咐我的话,二话不说,直接扭头转身上门。

但经过后院之时,我下意识的再次看了一眼那口大红棺材。

棺中女尸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棺材当中,但爷爷贴附在她双目上的符箓,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

如同死鱼一般的目光之中,带着一种格外幽怨的眼神。

只是一瞬间,我只觉得浑身一片冰凉,紧接着,身子骨却完全不能动弹!

“嘻嘻嘻……”

一阵轻笑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我浑身汗毛顿时炸起,心中泛起强烈的恐惧!

此刻的我,脑袋格外清醒,但身体好似已经完全不是我的一般,想要逃离,但身子完全不能动弹!

就连张嘴说话,都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夫君……”

一声幽灵空洞的叫喊声再次响起,紧接着,那棺中女尸突然坐起了身子。

脑袋诡异的扭转一百八十度,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从棺中跳下,在眨眼之间来到我的身前!

“成亲的时辰到了,我们拜堂吧。”

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但面前的女尸红唇并未有任何的动静。

说话间,她牵起我的手,刺骨的冰凉感袭遍我的全身,我无法说话,身体却十分听话的跟着她,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

店门无风自开,她带着我径直走出店铺。

无论我的心里有多抗拒离开铺子,但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刚出店铺,街道上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座巨大的宫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不知何时,我的衣服竟然变成了一身血红色的新郎服饰,与那女尸快速的走进宫殿内。

进入宫殿之后,我只觉得整个身子如同泡在了冰窟里面一般,完全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寒意。

“跪!”

宫殿内传出一个难以言喻的诡异声音,我的身体与女尸一起,同时跪在了地上。

“拜!”

声音再度响起。

我的身体与女尸同时跪拜,完全无法反抗。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到底是什么情况,但眼前的一切,令我整个人彻底崩溃,即便是心里死命的挣扎,但却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

“小淼!”

一声暴喝,在我的耳边突兀的响起。

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一松,阴冷的寒意突然消失,眼前的一切全部消散不见。

面前,是倒流水河!

我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在河水之中。

“爷爷……”

我呼喊一声,整个身子直接扑进了水里,随即失去了意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阴阳灵相》<<<<


第3章 梦境还是现实?

再度醒来之时,却发现我已经躺在了铺子的摇椅上。

外面艳阳高照,店内闷热无比。

爷爷就坐在我的旁边,脸色有些难看的抽着旱烟。

见我醒来,欲言又止,最终猛吸几口烟,对我说道:“小淼,我托人给你在申城找了个活,你收拾收拾东西,马上就走吧。”

“走?”我分外不解的看着爷爷,道:“您怎么突然让我去申城?”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走吧!”

爷爷说罢,将旱烟熄灭,随即走到柜台处,在里面扒拉了一阵儿,拿着一个小木盒,递到我的面前,道:“带着这个东西,去了申城,就不要回来,明白吗?”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让我走啊?”

我心中有些不解,摇着头,拒绝道:“我不想去申城,就想留在店里,待在您身边。”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马上就走!”

一向性情温和的爷爷,此刻却突然格外的严肃,对着我高声呵斥。

我一愣,抿了抿嘴没有开口。

过了一会儿,爷爷脸色又变了变,叹息一声,道:“我们老刘家,就你这一根独苗,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听话,现在就去申城,别耽误了!”

他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无奈和伤感的口吻。

一时间,我的脑海之中,瞬间浮现出昨夜与那女尸拜堂成亲的画面。

二话不说跑到后院,却看到后院之中,那口大红色的棺材,已经消失不见。

“爷爷,昨儿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女尸怎么不见了?!我记得,我好像跟她……”

“你那是做了噩梦!”

爷爷顿时打断我的话,道:“昨天夜里无论你做了什么梦,以后都不要提起来,都不要说出来!现在赶紧坐车,去申城,听见没?!”

说罢,完全不由我拒绝。将收拾好的行李和小木盒塞到我的手里,随后一路带着我到了镇上的汽车站,将我送上车之后,又给了我一个申城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汽车缓缓启动之后,透过窗户,我看到爷爷一脸不舍和诀别的神色。

这让我的心中又是一阵难受。

在车上,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昨夜看到的景象,心中充斥着不解。

难道,昨夜我所看到的一切,真的是做梦?!

可是,如果是做梦的话,为什么这个梦境,如此的真实?!

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

而在最后的记忆里,我出现在了倒流水河,最后在河水里面,失去了意识。

这也是做梦?!

不对!

这肯定不是做梦!

那具女尸,就是倒流水河挖出来的!

我的鲜血不小心滴落在女尸的脸上之后,当天夜里就发生了如此古怪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我犯了忌讳,遭到了女尸的报复!

她肯定是想把我也带到河水之中,然后将我害死!

如果我这么一走了之,女尸会不会报复我的爷爷?!

“哐当!”

就在我苦苦思索之际,巴士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直接停了下来。

我被晃得一个踉跄,抬头看去,就见司机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被撞得脑袋流血,缓缓回过头来。

一瞬间,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奇怪的狞笑,一闪而逝,随即便是痛苦的扭曲。

“怎么了?”

“师傅,怎么停车了?”

“怎么回事儿呀?”

车上的人,叽叽喳喳的开口问道。

我稳了稳身子,看向窗户外边。

此时车辆已经行驶到了县城边缘,一座名为落水坡的大桥上面。

这座大桥,是近两年刚刚翻新的桥梁,只不过与别的桥梁不同的是,这座桥梁的下方,还伫立着之前留下来的老桥。

老桥没有拆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地方,传出来的一个传闻!

传闻中,落水坡下方的河流,以前是一个万人坑,上个世纪被活埋了许多人。

这些人的怨气太深,为了压制,便在道长的指点下,在这个地方,建了一座桥。

但即便是桥梁建成,落水坡仍旧时不时的有一些怪异的事情发生!

即便是在大白天里,都有可能看到诡异的事情!

传闻太过离奇,车子又突然熄火,我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象,一时间有些紧张。

司机拿着纸巾擦着血,起身顺着前挡玻璃,往下看了一眼,随即快速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过了没多久,又返回车上,看着我们,摆了摆手,道:“车子熄火了,走不了,大家还是抓紧下车,找找别的车吧。”

话音落,车上顿时响起了抱怨的声音。

我没有多说什么,拿着行李和小木盒,转身下车。

在路边等了许久,这条前往省城的必经之路上,竟然没有任何一辆其他车子经过。

天色开始变得阴郁起来,像是要下雨的模样。

我有些着急,心中突然充斥着强烈不安的感觉。

刚想要拿出手机,打给爷爷给我的那个号码,却就见一个晃晃悠悠,几乎快要散架了的轿车,朝着桥梁的方向开了过来。

开车的是一个老妇人,看起来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有些肥胖,眼神如同不聚焦一般,直愣愣的盯着前方。

她的车子晃晃悠悠,开到我的面前,随即摇下车窗,看着我,嘶哑的嗓音开口问道:“小兄弟,坐车吗?”

“您去哪儿?”我开口问道。

她的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你说去哪儿都可以。”

“你等一等,我打个电话。”

我的心中万分纠结,如果去省城,很有可能会害了爷爷。

但爷爷明令禁止我回到白镇,若是就这么贸然回去,很有可能会坏了爷爷的事情。

只有打个电话,再做决定。

“上车再打吧,马上要下雨了,下雨我就不出车了!”妇人看着我,嘶哑的嗓音再一次的响起。

我看了一眼天空,乌云开始聚拢,阵阵阴风在桥梁上挂起,确实是要下大雨的征兆。

便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坐上车子之后,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这辆车子突然猛地一个加速。

我的脑袋顿时撞在了前座椅上,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

再次醒来之时,却发现我竟然在自家店铺的门口!

天空艳阳高照,热辣无比。

我的行李和小木盒,都规规整整的摆在一旁。

而那辆送我回来的车子,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查看了一番钱包和行李,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少。

犹记得,我上车之后,还未说出目的地,便被撞晕了过去,而那老妇人,又是为何知道,我家店铺的位置的?!

我不禁感到分外的奇怪!

下意识的,我抬头看了一眼店铺门檐上方。

这面铜镜,可以算得上是爷爷的法宝之一,平时里都放在柜台后方,当做镇店之宝对待。

爷爷曾经说过,它具有驱祸避凶的力量,无论是什么邪祟,都会在这面铜镜的照耀下无可遁形,显示出自己最为丑恶的一面。

用的久了,铜镜上就会拥有一定的灵力,来保佑家宅。

但现在,铜镜却碎掉了!

越思索,我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

顾不得其他,我拿着行李,找了一辆三轮车,就往油坊村而去。

既然爷爷是为了李军操办丧事,那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李军家中!

…………

抵达油坊村村口的时候,离老远我就看到村口一群人往村外走着。

最前面的人手中拿着招魂幡,不停地抛撒着纸钱,身后几个壮汉抬着一口黑色的棺材,亦步亦趋的跟着。

这是一个送葬的队伍,手拿招魂幡的正是李军本人!

而爷爷,就在他的旁边,手中拿着什么东西,时不时的与他低声交谈着什么。

“爷爷!”

见状,我顿时兴奋的大喊一声,拧着三轮车油门,快速的往前跑着。

爷爷猛然抬头看向了我的方向,但我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我,站在了原地。

当我来到他身旁的时候,突然一声怒喝:“我不是让你走了吗?!你又回来做什么?!”

“我……”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旁边的人,抿嘴道:“我有东西忘了拿了,想回去拿店里没人,就找到这儿来了。”

爷爷拧着眉毛,眼神盯得我有些发毛,良久才道:“行了,在这里等着,小帆入了土之后,我再跟你一起回家!”

“哦……好……”

这么多人的场合下,我也没敢顶嘴,点了点头站在一旁。

爷爷不再管我,而是看着李军,长叹一声,道:“走吧。”

李军勉强的冲我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拿着招魂幡,带着送葬队伍,继续往前走着。

队伍渐渐离我远去,但他们前往的方向,却令我有些奇怪。

此时我所在的农村,仍旧遵循着土葬的传统,一般来说,人死后,基本上都会埋在自家家族老祖宗附近,以方便以后祭拜。

但送葬队伍的方向,显然不是田地,而是缓缓往北走去。

而北方不远处,正是倒流水河!

他们去倒流水河做什么?!

我的脑海里,突然想到爷爷曾告诉我,那大红棺材和女尸,正是倒流水河里弄出来的。

而李军的儿子小帆,也是在倒流水河淹死的!

这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想着,我丢下三轮车,随即快步的跟上送葬队伍,但为了不让爷爷发现,故意选了一个离他们很远的河岸边。

但当我看到河边情景之后,顿时愣住了!

那口从铺子里消失的大红棺材,此刻赫然放在倒流水河的河岸边上!

而小帆的棺材,也落在了这口红棺的旁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阴阳灵相》<<<<


第4章 钉不下去的封棺钉!

小帆的棺材落地之后,送葬的人群便后退了几步,围在河岸边上。

由于离得比较远,我看不清楚爷爷具体在做什么,只是看到他拿着一把桃木剑,便开始在两幅棺材的中间做事。

为了搞清楚爷爷到底在干嘛,我悄悄的往前挪了挪,躲靠在大树的后面观察。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一红一黑的两具棺材顶端,都贴着两张白纸剪成的‘囍’字,即便是大白天的,看起来也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尤其是大红棺材此刻并未封棺,棺中女尸那诡异的脸庞呈现在我的面前,虽说双目紧闭,但我仍旧觉得有一种目光在紧紧的盯着我一般。

“天清地明,逐水而清,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急急如律令!”

爷爷朗声高颂一番咒语之后,随即用手中桃木剑刺上符箓,随即双手结印,看着围观众人。

再次低声道:“属鸡猴龙蛇者,退后转身,不得偷看!”

“属牛马者,分立两旁!”

“仪式开始。”

话音落,人们纷纷开始动了起来,跟随而来的戏班子,便开始吹奏起来。

戏班子演奏的曲调,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后来猛然反应过来,他们吹的曲子,竟然是《抬花轿》!

这种只会在喜事上面才吹奏的曲子,此刻在两口棺材的旁边响起,显得尤其的奇怪和诡异。

跟随爷爷办了那么多次的丧事,我第一次见这种如同结婚一般的葬礼形式。

“一落天地父母!”

“二落了却此生!”

爷爷桃木剑上的符箓无风自燃,整个河边开始兀自的刮起阵阵阴风。

“来都来了,藏在这里做什么?!”

正在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一幕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心里一惊,猛然回头,就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衫,宽大的帽子遮盖住半张脸的男子,负手站在我的身后。

最明显的特征,便是嘴角处能够看到一道很深的疤痕。

他的声音不小,自然是引起了不远处人们的注意。

我扭身看去,恰巧与爷爷目光对视。

他的表情顿时凝固,眼神猛然黯淡下来,随即看着我,咬牙道:“小淼!我怎么跟你说的,不是不让你跟来的吗?!”

一时间,我有些不知所措,看着爷爷,咬着牙没敢出声。

“过来!”

爷爷冲我招了招手。

我扭身看了一眼身后,那男子已经快步离开。

心中有些怨恨这个家伙把我给暴露了,硬着头皮走到爷爷的身旁。

本以为迎接我的,会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但不成想,爷爷将手中的桃木剑递给了我,低声道:“这场法事,你来做!”

“我?我做?”

我更加不知所措,万分不解的看着爷爷,道:“爷爷,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啊……”

“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以后你要自己学着去应对一切了。”爷爷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拍了拍我的肩膀,往后退了两步。

我站在两幅棺材的中间,手持桃木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操作。

这个时候,就听见爷爷在身后说道:“吉时已到,封棺落土,你来封钉!”

“哦……好!”

我点点头,站在一旁属牛属马的几个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忙活。

不多时,两幅棺材盖子全都盖好,而我手中拿着棺材钉,开始封棺。

封棺的棺材钉是桃木做的,选取的是桃木最坚硬的部位,削的很锋利。按照爷爷的吩咐,我先将小帆的棺材封钉,随即开始封那口大红棺材。

一想起棺中女尸的眼神和脸庞,我的内心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走到棺材旁边,深吸一口气,我咬着牙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画面,随即拿着木锤子,开始封钉!

“砰!”

“咔擦!”

一锤子落下,桃木钉没有钉进去不说,反而直接从中间横断。我的左手躲闪不及,直接被锋利的桃木钉划破,鲜血再一次的滴落在棺材上面。

手中吃痛,我咬着牙没敢吭声,回头看了一眼爷爷,随即再次拿出一根桃木钉,开始封钉。

“砰!”

“咔擦!”

钉子再度断裂,大红棺材上丝毫没有任何豁口。

“我来吧!”

爷爷走到我的身旁,目光扫了一眼我的左手,没有吭声,接过桃木钉和木锤,站在棺材旁边。

拍了拍棺材,低声道:“事不过三,如若你再敢出什么幺蛾子,可就别怪老头子我不客气了!”

说罢,猛然举起木锤。

“砰!”

桃木钉直接扎进棺材当中,没有一点凸起。

第一颗桃木钉钉下,之后便顺利了许多。

两口棺材全部封棺完毕,爷爷看着李军,道:“行了,把两口棺材埋在你家的祖坟旁边,这事儿就算是了了!”

“哎,知道了六叔。”李军点头说道。

爷爷随即看向那属牛属马帮忙的人,从兜里拿出几张符箓递了过去,道:“回去烧成灰喝了,一周之内莫要泄了阳气。”

“起棺吧!”

说罢,招呼一声,背着手走在最前方。

送葬队伍浩浩荡荡,抬着两口棺材,往李军家的祖坟墓地走去。

忙活到傍晚,棺材埋葬之后,爷爷连晚饭都没在李军家里吃,就匆匆带着我离开了。

…………

回到店里,已经夜幕降临,爷爷将房门反锁,随即坐在摇椅上面,拿着旱烟抽了一口,看着我,缓缓开口道:“小淼,你知道,那口大红棺材的来历吗?”

“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看着爷爷,老老实实不敢多嘴。

“女尸新婚当日服毒自尽,身披红衣怨气升腾,是为大凶之物,死后尸化不腐,深埋河水之中。又因为河水属阴,自然是将其阴气更加孕育旺盛,一般道行,根本无法解决啊!”

爷爷叹息一声,声音也没有之前那种雄厚的气势,一瞬间,我突然发现,爷爷老了。

脸上沟壑纵横,满头白发,言行举止之间,充满了老态龙钟的意味。

他再次抽了两口旱烟,目光看向我,满是慈爱的说道:“小淼,爷爷老了,能护你一时,不能护你一辈子,以后有些事情,你必须要自己来扛了。”

“爷爷,我现在是大人,老爷们儿,以后我来保护你。”

我见爷爷不再生气,心里一松,笑着打趣的说道。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上楼休息去吧。”

爷爷呵呵一笑,摆摆手躺在了摇椅上,闭上了眼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阴阳灵相》<<<<


第5章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我便早早醒来。

洗漱一番后下楼,却不见爷爷的身影,店门外大开,外面天空阴郁,似有要下雨的征兆。

每天早晨,爷爷都会到菜市场买菜,所以我并未过多在意,而是自己去厨房里吃了点东西,就躺在摇椅上面等爷爷回来。

但一直到了上午十点多,仍旧不见爷爷回来,这让我的心里,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便拿出手机,拨打爷爷的电话。

听筒里,却传来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接连打了几个,仍旧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慌乱感再一次的充斥着我的心头。

爷爷曾告诉过我,做我们这行的,手机一定要二十四小时保持开机状态,免得别人有急事找不到人。

但现在,我打了将近十来分钟,爷爷的手机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这极其反常!

简单思索一下,我准备出去寻找爷爷。

刚刚走出店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

我本不想接,但最终还是下意识的按下了接通,道:“你好,老刘丧葬店,哪位?”

“你爷爷死了,在倒流水河。”

对面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脑袋一懵,立即回拨过去,但这个手机号,已经关机了!

二话不说,我直接骑着自家的电动车,拧着油门快速的往倒流水河的方向跑去,路上不停地拨打那个给我打电话的号码,但始终没有再接通过。

我的思绪极其复杂,越是靠近倒流水河,不安感就越发的强烈。

来到河岸边之后,并未看到任何一个人的影子!

只有一团衣服,在河岸边摆放着。

我一眼就认出,这件衣服,就是爷爷昨天所穿的蓝色短袖!

湿漉漉的衣服上还有一些水草的痕迹,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爷爷!”

我站在河岸边,开口大声呼喊,喊得嗓子都哑了,始终不见爷爷有任何的回应。

一直在河岸边上待到傍晚,仍旧没有发现爷爷的身影。

平缓的河流之中,也没有出现爷爷的痕迹。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像是被掏空一般,茫然的看着面前的河水失了神。

“滋!”

我的指尖突然一阵刺痛,扭身看去,却见手指尖上,带着一截断裂的木刺,木刺被染得血红,显得格外妖异。

而我所坐的旁边,则掉落着一颗断裂的棺材钉。

这是昨日放置女尸和小帆棺材的地方!

爷爷的衣服在这个地方出现,难道是巧合么?!

一时间,我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

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爷爷死了的那个声音,跟昨日出现的那个黑色长衫刀疤男很相似,低沉有些沙哑!

而爷爷昨日夜里跟我说的那些话,现在回想起来,不像是平常聊天,更像是一种嘱托!

难道,爷爷在昨天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或者说,爷爷是自己投河自杀?!

越想我的脑子越乱,到最后逐渐感觉到了崩溃。

一种无助和无力的感觉,令我整个人都有些无法承受,坐在河岸边上,心情逐渐的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我的心里很清楚,一整日寻不得爷爷的踪迹,恐怕他已经凶多吉少了。

但是我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到底为什么!爷爷,你到底在哪儿?!”

我坐在岸边,看着河水低声嘀咕着。

“娘希匹的,你小子还真他吗在这儿啊,害得老子一通好找!”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起。

我回头看去,一个年龄大概与爷爷相仿的老头,住着一根拐杖,快步的往我这边小跑过来。

他的穿搭有些另类,上身穿着一件碎格子的花衬衫,下半身却穿着一件粗布长裤,脸型消瘦,留着一抹山羊胡子,脑袋上带着一个瓜皮帽,双眼瞪得溜圆,却小的可怜。

跑起来有些一瘸一拐的,看起来好像腿部有点残疾。

我从未见过这个人,上下打量着他,但并未开口吭声。

“你就是刘六文他孙子,刘淼是吧?”

老头走到我旁边,用拐杖拍了拍我,道:“大老爷们儿了,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的?”

听到他提起爷爷,我立马抬头,道:“您认识我爷爷?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不就在这河里么?”

那老头指着面前的河水,道:“这汪汪大河里面,你爷爷的肉身和灵魂藏身于此,莫过于最好的埋葬之地了!”

“你在胡说什么?!”

我差点没被他一句话给气吐血,咬牙道:“你要是故意过来找事儿的,我劝你现在就离开!”

“离开,赶紧跟我一起回去吧!老子他妈的从申城这么远过来,一口水都没喝,你们爷俩就这种待客之道?!”

老头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我,插着腰说道。

我看着他,眉头紧皱,道:“你到底是谁?!”

“你爷爷没跟你说,他不是之前给我打电话,说你要到申城找我的么?!”

老头看了看我手里的衣服,又看了一眼河水,道:“赶紧走吧,天都黑了,你在这儿坐着能有啥用?!”

“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我爷爷死了,死在这条河里了。”我目光紧盯着他,开口说道。

老头一愣,点头道:“也有人给我打了电话,所以我从申城过来找你了,先回去,有些事情不方便在这里说。”

听到他这么说,我稍稍放下了一些戒备心,站起了身子。

随即,与他一起,往店铺的方向而去。

路上了解到,老头名叫孟良军,与我爷爷相识了将近四十多年,在申城开了一家算命馆过活。

爷爷让我去申城,也是去投奔他。

不过鉴于他的左右脚长度不一,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所以我比较喜欢称呼他为孟瘸子。

孟瘸子这个人虽说已经六十多岁,但是说话做事看起来极其不着调,经常性的各种调侃和瞎扯。

回到店里之后,二话不说就把我赶出去买酒买肉。

酒足饭饱之后,就躺在躺椅上面,翘着二郎腿剔着牙,眯着眼道:“明儿给你爷爷做个衣冠冢,然后跟我一起,去申城吧。”

他这一句话,算是彻底的浇灭了我心中唯一的希望,情绪格外低落,道:“人还没找到,就要这么做吗?”

“找不找,已经没有意义了。”

孟瘸子摆手,冲我说道:“如果你听话,前两天就去申城,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

他说着,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不再吭声。

我猛然看向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阴阳灵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