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闺蜜的小叔)免费阅读全文_女主爱上闺蜜小叔的抖音小说免费看

小说: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作者:七千万

主角:阮苏,薄行止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爱上闺蜜的小叔》我的学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状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画画右手弹琴?我的娇软老婆,竟然是打遍无敌手的拳王?我的败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团幕后大BOSS?众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着全能大佬不要竟然离婚?脸被打肿的薄少离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她俏脸紧绷,滚!直到某晚宴。男人强势将她按在墙上,肚子里揣着我的娃还想往哪跑?
(爱上闺蜜的小叔)免费阅读全文_女主爱上闺蜜小叔的抖音小说免费看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免费阅读

第一章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老公,我明天就搬出去,如何?”阮苏从后面抱住男人的劲腰,将秀美小脸帖在他宽厚的背上。
“不用,江松别墅我打算给你。”薄行止神色清冷,语气清淡的听不出来情绪。
阮苏勾唇一笑,乖巧又听话的说,“老公,说好的我净身出户。结婚四年,现在一拍两散各不相干,不是很好?”
薄行止哪怕看不到此时阮苏的表情,也能听得出来,这女人那毫不伤心的语气。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婚?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里有点莫名不舒服。
“你难道不爱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离婚钱不好拿,还是不要的好。”阮苏松开抱住男人后背的双手,“我去洗澡。”
她刚一转身,陡然间被人拽住手臂,下一秒男人就将她按到柔软的大床上。
昻藏的身躯牢牢帖紧她窈窕的娇躯。
男人的薄唇正欲落下,她娇笑着伸手阻挡,一双明媚的眸子望着他,“我们要离婚了。”
“只要一天不领离婚证,你依旧是我薄行止的太太。”薄行止俊眉微敛,大掌扣紧她的纤腰。
对于阮苏这个女人,他一向喜欢她的乖巧,喜欢她的温柔。
尤其是她的身体,身材极好,前凸后翘,堪称人间尤物。尤其是那修长笔直的双腿,高挑的身姿,诱人至极。
“老公,人家现在只想洗澡睡觉……”阮苏乖巧的娇笑出声,眼神勾人柔媚,青葱手指抚着男人的胸膛,“今天晚上饶了我,好不好?”
“不好,就快离婚了,我们要及时行乐,珍惜每一次。”
男人将她直接以吻封唇。
夜色弥漫,如梦如织。
四年婚姻,薄行止对阮苏的身体极是熟悉,甚至还带了一点贪恋。
阮苏仰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薄氏集团太子爷,南星航空第一机长薄行止,令一众名媛千金趋之若鹜,令所有空姐地勤为之疯狂痴迷,堪称行走的万人迷发电机。
当然,这些人不包括她。
她一直都知道,在这场婚姻里,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如今,这四年婚姻,终于要结束了。
翌日。
阮苏醒来的时候,薄行止已经起来,正在卫生间里洗漱。
“早。”阮苏缓缓坐起身,这男人太能折腾,这会儿她身子依旧有点难受。
薄行止穿了一件黑衬衣,下面是一条黑裤子。
阮苏下床找了一条黑色的裙子准备穿上。
今天是薄老爷子的葬礼。
身为名义上的孙媳妇,她自然需要参加。
薄行止看她一眼,“反正要离婚了,这场戏也演完了,你不想去的话就不必去。”
阮苏正准备穿衣服的双手一僵,“爷爷待我很好,我想见他最后一面,送送他。”
“那好,我让宋言送你。”薄行止淡淡的道。
阮苏从容淡然勾唇一笑,“好啊!”
这就是不想曝光她的意思喽?四年婚姻里,外人只知道薄氏集团总裁薄行止有一个隐婚小娇妻,可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面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二章

她是活在传闻里的女人。
现在都要离婚了,自然更加不必让人知道她的样子。
她懂。
薄行止面对阮苏那从容的样子,有一瞬的失神。
他一向都知道他俩的婚姻和别人的不同,结婚的时候他们就签过契约。
彼此互不干涉,阮苏当他的阔太太,他给她买包包买衣服买珠宝,只要跟钱有关系的,完全没问题。
她配合他在爷爷面前秀恩爱。
他是在医院门口遇到的这个女人,倾盆大雨中,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雨里,“有没有人愿意和我结婚?”
路人行色匆匆,都当她是神经病。
他不知道阮苏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兴趣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也刚好急需一个妻子,而她让他觉得挺顺眼。
没想到,这婚一结就是四年,直到上周爷爷去世,演了四年的戏,终于散场。
爷爷去世对他打击极大,一直缓了一周才办葬礼。哪怕现在只要一想到爷爷的音容笑貌,他依旧胸口阵阵钝痛。
这四年里,两人和普通夫妻没有什么区别,他很忙,一般只有周末才会来江松别墅过夜。
这女人从来都乖乖本分的等着他,他来他走,都不会有怨言。
薄行止临出门前,阮苏踮起脚步亲吻他的脸颊,“拜拜,老公。”
男人低头吻一下她的唇,“等会儿到了灵堂乖点。”
“好,我知道了。”阮苏点头,目送他离开。
他们两个好像是感情极好的夫妻,根本就不像马上要离婚的样子。
看到男人上了黑色的宾利车,阮苏转身关门。
乖巧温柔的表情立刻被清冷取代,清丽绝艳的脸蛋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
和之前那个温柔可人的样子形成强烈的对比。
她仿佛换了一个人。
面无表情的将自己收拾一番,也出了门。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细雨。
南山墓地。
草地鲜绿,踩上去很软,整座南山都被雨幕笼罩,显得朦胧又不真切。
薄老爷子的墓地选在了这里,美丽又宁静。
葬礼办得很简单,来的多是薄家的一些亲戚朋友,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伙伴。
白色的百合花在雨水的冲刷下显得越发洁白,一束,两束……放眼望去,摆放了墓碑周围……
阮苏下了车,就撑着一把黑伞朝着众人走来。
她看着薄行止,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姿笔挺,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俊美的面容沉满悲哀,眼眶泛红,安静的立在人群最前排。
她知道他是薄老爷子一手带大的,所以和薄老爷子感情极深。
阮苏走过去弯腰祭奠,看着墓碑上薄老爷子的照片,她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百合花轻轻放到墓碑前。
就这么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她真的极讨厌极讨厌这种地方,这种气氛。极讨厌有人从她身边离开。
她的眼底透着一丝无奈与伤感,薄老爷子生前对她是真的好,把她当亲孙女一样的宠爱。
她扑通一声,对着冰冷的墓碑,跪到了潮湿的雨水里,冲薄老爷子磕了三个响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三章

爷爷,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孝敬你,这辈子也没有办法报达你对我的疼爱,就送你最后一程吧。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阮苏,这个漂亮得有些扎眼的女孩子是谁?
和薄家是什么关系?
薄家的几位儿孙,除了薄少,可没人下跪的啊!
薄行止深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然,这个女人……
没想到她对爷爷的感情竟这么深。
阮苏并没有作过多的停留,祭拜结束她就起身离开。
就如同来时一样神秘。
“她是谁啊?”
“长得挺漂亮。”
“哎,不是听说薄少有个隐婚的小娇妻吗?今天这种场合薄少也不让她来?”
“估计不受宠吧?我怎么听说薄少在办离婚了。”
“不离婚就有许多女人等着上位,他要是离婚了那些爱慕他的女人不得翻天?”
阮苏一边撑着伞往下走,一边听着身后一起下山的几个贵妇在那里八卦。
她们这些人,平时没事儿就喜欢八卦这些豪门秘辛。
阮苏左耳进右耳出,如果这些女人知道她们议论的小娇妻就站在她们眼前,估计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阮小姐,请留步!”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
阮苏微微眯眸。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大约一米八的少年截住阮苏,少年俊朗的面容泛着暴躁,“阮苏,以后没爷爷罩着你,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薄二少专程追过来,就是要和我说这个?”阮苏漫不经心的说道。面前的少年是薄文皓,薄家二少,薄行止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还在读大一。
“我警告你,薄家的财产你一分也休想得到!”薄文皓瞪着面前的女人,这女人特别会装,在大哥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
明明一转身,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偏偏他家大哥看不到。
说什么他也不能再让大哥受到这个女人的蒙骗。
她和薄行止隐婚的事,只有薄家三兄妹和薄老爷子知道。
薄家老三薄文语一直在国外,今天应该也会赶回来参加老爷子的葬礼。
果然,她刚到山下,就碰到了匆忙下车的薄文语,女生一身非主流装扮,头发左侧编了几个脏辫,看起来狂放不羁。
她脚上是一双马丁靴,化着烟熏妆,耳朵上挂着夸张的大圆圈耳环。
活脱脱的一个杀马特非主流少女。
看到阮苏,薄文语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屑,“阮苏,你劝你最好马上和我哥离婚,我哥长得帅,条件好,想嫁给他的人能绕地球一圈,你最好识相点。”
“能不能换个台词?”阮苏撩了眼皮,瞧一眼薄文语。
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该死的!薄文语气得直跺脚,她又被阮苏无视了?
这女人依旧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
咖啡馆里。
“阮小姐,这是离婚协议书。只要签字,你就和薄总就离婚了。”
薄行止的助理宋言将一份文件放到阮苏面前。
“可以。”阮苏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文件,直接翻到最后面签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四章

宋言一愣,他都准备好了,如果阮苏提出什么条件他该如何回复如何处理。
结果,对方根本就什么也没说,干脆得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他跟在薄行止身边多年,是对薄行止结婚的知情人之一,平时对阮苏的印象挺好。
私心里也觉得阮苏和薄行止很相配,他从内心并不想让自家大BOSS和阮苏离婚,但是他一个外人,自然是什么也不能说。
“阮小姐,当时你和薄总结婚的时候,签了一份婚前协议,你还记得吧?”
“当然,他的财产和我无关,和他离婚我也不会分到什么钱。”阮苏笑了笑,薄行止特助的意思她懂。“你放心,我不是那种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
当初结婚,不过各取所需。
现在分开,也是理所应当。
她又不是离了薄行止就不活的那种女人。
出了咖啡馆,阮苏直接回了江心宇给她置办的景弯别墅,景弯别墅距离市场有点远,位置近靠江边。
别墅里几个黑衣男人看到她,立刻恭敬的弯腰行礼。
阮苏冲他们点头,然后踏进去。
江心宇看到她,立刻迎上来,“老大。”
“我离婚了。”阮苏勾唇一笑,清冷绝艳的面容让人怦然心动。
她坐到沙发上,打开茶几上的一本笔记本电脑,青葱十指啪啪啪的敲击着键盘,直接黑进交通系统,将她一路走过来的所有痕迹从交通监控视频中删除。
做完这一切以后,她抬眸,就发现江心宇依旧呆若木鸡的盯着她。
她微微敛眉,“发什么愣?”
“不是,老大,你真离婚了?”江心宇有点晕,怎么听她的语气,离婚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婚姻那能是儿戏吗?
“我为什么结婚,你又不是不知道。”阮苏伸出素手,朝他勾了勾,“赶紧的,把新一季的销售报告给我。”
江心宇是个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男人,他和薄行止气质迥异,一个偏清冷妖孽,一个阳光周正。
这么多年,他算是阮苏的左膀右臂。
阮苏没有久等,几分钟以后江心宇就把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
她低头,开始翻看。
江心宇还在震惊,“不是,老大,你老公可是薄行止啊,南星航空万人迷机长,薄氏集团大总裁。人间妄想薄行止,长得俊美无敌,你真舍得放手?”
阮苏抬眸,清冷的眸子淡淡的瞟一眼江心宇,“你再废话,我把你丢到海里喂鲨鱼。”
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闻言,立刻噤声。
惹谁都不要惹面前这个女人,那后果承担不起。
十分钟以后,阮苏将文件交还给江心宇,“销量比前面一季度要高出来百分之十,比我预计的高百分之五。”
“一切都是归功于老大你。”江心宇哪还有人前冷静自持的大总裁样子,彩虹屁吹得666.
阮苏不动声色瞧他一眼,“别废话,我回房睡觉。”
“你不回去了?”江心宇一愣。
“离婚协议都签了,我还回去干嘛?”阮苏跟看白痴一样,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江心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五章

江心宇喃喃自语般的,“说的也是啊……”
阮苏回到房间以后,正准备洗澡,手机却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薄行止。
“喂。”
男人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响起,“你去哪了?这么晚了怎么不回来?”
阮苏一愣,“我们不是离婚了吗?”
还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并且还是催她回家?
今天又不是周末,这男人怎么会在江松别墅那边?
“我还没有签字,所以还没有生效。”薄行止想到助理宋言对他说的话,忍不住皱眉。
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这么干脆潇洒?
下了班以后,他想也不想直接就回了这里,结果,平时总是亮着等他回来的那盏灯并未点亮。
推开门,家里冷冰冰的,阮苏不在。
敢情是她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阮苏强压着心底的不耐烦,语调尽量温柔,撒娇般的说,“老公,我已经签了,提出离婚的可是你呢!”
如果她直接翻脸,谁知道薄行止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会不会当场改变主意不离婚?
到时候她又要费尽周折想办法离婚。
她很忙,没空陪薄大总裁玩什么离婚结婚的游戏。
“乖,先回来?”薄行止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说道。
就好像是一个催晚归的妻子回家的好丈夫一样。
阮苏深吸一口气,“好啊!你等我半个小时。”
下了楼,阮苏神情冰冷骇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生人勿进的气息。
几个黑衣男人看到她这神情,只觉得浑身直冒冷汗,硬着头皮问,“老大……你,你要去哪?”
“送我去江松别墅。”阮苏冷冷开口,她几乎有些无法克制自己体内暴戾的气息。
冷静,冷静……你马上就能离婚,再忍忍。
江心宇兴灾乐祸的跟出来,“不是要住在家里?”
“闭嘴!”阮苏恨不得一枪崩了薄行止,只能将气撒到江心宇身上,“去训练室打靶100次,打不完不许睡!”
“老大——”江心宇哀嚎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而,身材窈窕的女人砰一声关上路虎的门,绝尘而去。
路虎一路风驰电掣。
坐在后座的两个黑衣男人被这狂拽天的速度给吓得脸色发白,“老,老大——”
“啊!”
“慢,慢点!”
早就听说老大的车胆小者勿坐,现在他们终于明白是为啥了,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
坐在驾驶位上的女人面无表情,清丽的杏眸死死盯着前方,青葱十指熟练的操纵着方向盘,踩油门,超车!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不得不承认,哪怕快要吐了,可是老大这飙车的样子,真是帅炸天!
原本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阮苏给疯狂飚车飚了半个小时。
路虎停到了江松别墅区前,两个大男人立刻冲出去,对着路边的花坛一阵猛吐,吐得脸红脖子粗。
“太弱了,回去好好练练!”阮苏恨铁不成钢的说,“这点速度都吐,要是我真开足马力,你们不得当场歇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