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南修,夏晚雪(我在雪山之巅爱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最新章节

小说: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作者:顾风情

主角:厉南修,夏晚雪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她知道厉南修恨她,恨到送她坐牢都嫌痛快,才会把她留在身边,一直折磨她,羞辱她,直至她身败名裂,咎由自取,身心俱毁。可厉南修不知道的是,这一切的折磨,都是她自愿的安排……
厉南修,夏晚雪(我在雪山之巅爱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最新章节

《我在雪山之巅爱你》在线试读

第一章

夏晚雪被胸口粗暴的抓揉和滚烫热意惊醒。
她眼底有些惊慌:“南……唔。”
但男人的名字还没完全说出口,便被霸道的气息堵得只能发出无力的呜咽。
感受到厉南修身上浓厚的酒意,夏晚雪眼睫颤抖,放弃挣扎,只说了一句:“我明天要走红毯。”不要留下痕迹。
没想到厉南修竟然真的停住动作。
可对上他猩红的眼眸,夏晚雪知道自己奢望了。
只听厉南修冷笑道:“那正好,你不是最看重你的事业吗,我就送你个热搜,影后夏晚雪一夜激.情痕迹难消,清纯玉女人设崩塌,如何?”
话音落,他的力度猛然加大,无情地掠夺。
夏晚雪闭上眼睛掩下痛楚,不再抵抗。
她知道厉南修恨她。
恨夏家一手造成了厉家的破产。
恨夏家落井下石,害死厉南修的父母。
恨到送她坐牢都嫌痛快,要留在身边一直折磨她,直至她身败名裂,咎由自取,身心俱毁。
可厉南修不知道的是,她根本不在乎什么女明星的光鲜,什么影后的事业。
是她自愿送上门被厉南修折磨,一步步引.诱厉南修执行她的计划。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狂暴的挞伐终于结束,因着酒意沉沉睡去。
夏晚雪这才睁开眼。
很痛。
下床的时候像一台年久失修的机器,慢到了极致。短短的路挪了十分钟,才走到阳台。
不论哪个季节的夜风,都有一种透骨的凉意。
夏晚雪不在乎,只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绸睡衣,衣服下恐怖的斑驳完全无法遮掩。
她神色平静的倚在阳台上,慢慢的抽着一根烟,温凉如水的一双眼瞳望着远方。
凉风有信,她的哀愁和爱意能不能吹进厉南修的梦里?
第二天醒来,厉南修已经离开。
夏晚雪强撑着酸软的身体,终于在最后一刻赶上了红毯。
一亮相,就夺走了在场所有记者的目光。
黑色丝滑的绸缎把她衬得无比雪白。没有过多的首饰,修长的天鹅颈上,一串光泽饱.满的珍珠项链,就把女人的高贵优雅、纯洁美丽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愧是娱乐圈第一清冷影后,这气质,绝了!
他们疯狂按动快门,脸上却有一种别样的兴奋和期待。
夏晚雪弯着嘴角露出得体的微笑,等记者们拍完照后,正要下台,忽然被人叫住。
“晚雪姐,我们来合个影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夏晚雪心里咯噔了一下。
是厉丹纯。
厉南修的妹妹。
厉丹纯从来不给她好脸色,怎么会突然这么友善?
可没等她细想,厉丹纯踩着高跟鞋快步蹭过来,一边说话一边亲昵揽上她的肩。
“晚雪姐今天真是太漂亮了!像昨晚做了什么脱胎换骨的事情一样,能不能传授给大家一点秘诀呀。”
厉丹纯的话听着有些刺耳,夏晚雪蹙眉正想接话,没料厉丹纯趔趄了一下,双手往旁一抓。
刷拉——
夏晚雪身上的披肩被整个扯掉!
全场像被按了暂停键,所有声音和动作戛然而止。
夏晚雪皱眉,意识到有些不对。
下一秒,闪光灯疯狂亮起,所有镜头都对着夏晚雪飞速按快门键。
不知哪个记者带了喇叭,高声喊道:“夏影后,请问你身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
夏晚雪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她低头一看,之前用粉底液遮盖掉的青紫红痕,现在竟然完全暴露在肌肤上!
半小时后,热搜上艳照遍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第二章

【爆!夏影后红毯失德,内娱第一玉女人设崩塌!】
【清冷影后私生活放荡,彻夜春宵不忌留痕!】
【-点击就看影后夏晚雪私密照片-】
不到半小时,微博热搜上全是红毯事件,全网都在流传她那些香艳非凡的照片。
所有记者堵在后台门口,想要扒出和影后春风一度的男人。
经纪人兼闺蜜杨万紫快气炸了。
她对着化妆师小李怒骂:“小李,你用的什么粉底液那么垃圾,痕迹都没遮住!这热搜拦都拦不住,不说粉丝流失,刚才我已经接到十几个广告商说要取消合作,损失九千万,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你赔得起吗???”
小李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抽泣着低声道歉。
杨万紫看到她怯弱的样子,更加来气。
而旁边,身为事件当事人,受影响最深的夏晚雪却仿佛自己只是个旁观者一样,依旧清清冷冷地倚着,一条一条地翻看热搜,清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然后突然开口:
“粉底液有问题,是有人指使你的,对吗?”
“厉家?”
闻言,小李猛地一颤,对上夏晚雪的目光,里面是一片了然。
夏晚雪知道了!
可她根本得罪不起出身厉家的厉丹纯,只能颤颤地说:“不是的雪姐,是我没检查好粉底液,没发现它过期,会被氧化吸收,让下面的痕迹露出来。”
但这点拙劣的演技,根本骗不到夏晚雪和杨万紫。
杨万紫气红了脸,一把揪起小李的衣领:“不可能过期!今天的粉底液是晚雪特意叮嘱我带的,只能是你偷换了它。我们一手把你带进圈,这些年也没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晚雪?”
夏晚雪抬手拦下了气愤的闺蜜。
舌尖泛起苦涩。她没想到,厉南修真的说到做到,会把她的名誉毁得一塌涂地。
这是她自求的,早在回到厉南修身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为什么当事情发生,胸口还是那么痛呢。
夏晚雪对小李说:“我猜,应该和你重病的妹妹有关。看在你妹妹的份上,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不过发生了这种事,我不能再留你,希望你能理解。”
小李怔住,没想到夏晚雪竟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她。
小李突然悔上心头:“雪姐,能不能不要开除我……”
这几年来,夏晚雪从未对她发过脾气,没有其他女明星那样难伺候的架子。知道她妹妹重病,还给她提了工资,额外给了很多奖金。她知道,如果离开夏晚雪,在外面根本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
杨万紫被小李的厚脸皮给气笑了,“滚!你给我赶紧滚!换了粉底液还有脸留在这,真当我们没脾气???”
她一把把小李拉起来,扯着她的胳膊要把她推出化妆间。再跟她待在一起,杨万紫怕自己要被这种白眼狼活活气死。
小李半个身子被推出门外,还在苦苦哀求:“雪姐,求求你,再给我次机会,我妹妹病情又恶化了,急需要钱,我只有这份工作了,求求你不要开除我,求求你!”
夏晚雪低头摆弄着手机,
不是她狠,而是小李能背叛她这一次,就能背叛她第二次,第三次。
她现在光是应付厉南修就已经疲惫不堪,实在没有再多精力提防身边人。
突然,一道清冽如山泉,又冰冷若寒川的声音推门而入:
“夏晚雪,你还是这么蛮横自私。”
男人迈着修长的腿,信步走进来,锋锐的五官依旧是那么帅气凌厉,而眼神里却是满满的厌恶。
“不就是犯了一点小错,你就不顾她有家人要照顾,逼得她走投无路。呵……”
厉南修冷嗤:“真不愧是夏家的女儿,骨子里肮脏的歹毒狠辣。”
夏晚雪没想到厉南修会出现在这里,而他一出场,就又狠狠给了她心脏一刀。
她张了张口,下意识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却又闭上。
何必解释,让她在厉南修的心里越坏越好。
夏晚雪扬起厉南修最讨厌的笑,回敬道:“怎么,厉总管我不够,连我的员工也想管一管?”
厉南修闻言眼神一寒。
果然,夏晚雪之前都是装的,什么温柔贤惠、善解人意,都是为了接近他、盗取厉家机密装的!现在的心狠手辣、伶牙俐齿才是她的恶毒本色!
他真是瞎了眼,才会放了这条白眼狼进来,害死他亲爱的父母。
厉南修被夏晚雪满不在乎的笑容激得双眼发红,眼神一厉。
“啪!”
夏晚雪硬生生接了一巴掌,娇小的脸被整个打偏到一边。
很快,肿起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厉南修像看着什么腐臭的垃圾,咬着腮帮,用劲吐出四个字:“冥顽不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第三章

夏晚雪拦住了要冲上去对峙的杨万紫,望着厉南修带着厉丹纯离开。
原来厉南修会来,不单只是来看她的笑话,更是来接他最疼爱的妹妹回家。
恐怕,来看看她被网暴的下场,才是顺带的。
“晚雪!”杨万紫急得跺脚,“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出真相,那种叛徒搁谁都不会留在身边。还有我早就想问了,你为什么一直忍着厉南修!他现在根本不爱你,还很恨你,这是婚内冷暴力,你为什么还不跟他离婚?”
夏晚雪苦笑着摇头:“你不懂,他其实也很苦……”
杨万紫觉得自家闺蜜真是爱厉南修爱到脑子傻掉了。厉南修哪里苦?真正苦的是夏晚雪好么!
但这两年她劝了夏晚雪无数次,夏晚雪始终拒绝她的提议,依旧留在厉南修身边。
她真是看不懂夏晚雪想要做什么。
好不容易摆脱记者回到家,夏晚雪瘫倒在沙发上,捂着眼睛。
累,真的好累。
可她得继续坚持下去。
不只是为了厉南修,还要为了爸爸和妈妈。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
夏晚雪看完,脸色变了,然后匆忙带上帽子墨镜,变装了一下出门。
她赶到短信上提到的酒吧,找到定好的包厢。
刚关上门,父亲夏庆祥一脸谄媚地迎了上来:“雪雪,钱带来了吗?”
夏晚雪递出一张卡,冷着脸道:“这里有十万,你先拿去……”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庆祥高声打断:“我要的是五十万,十万哪里够?”
见夏晚雪脸色不好,夏庆祥又立马软下态度,缠着她道:“雪雪,高利贷说了,如果后天给不到五十万,就要砍了我的手。雪雪,我可是你的亲爸爸啊,你是大明星,是影后,随随便便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的片酬,五十万对你来说肯定很简单。你就再给爸爸这一次,等我还完这五十万,我就绝对不赌了,真的,我发誓!再赌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看着记忆中巍峨高大的父亲如今变成这样摇尾乞怜的无耻小人,夏晚雪心里一阵反胃。
赌博,赌博!她这个父亲,怎么就沾上了这万恶的、甩不掉的东西!
她之所以会进娱乐圈,就是为了赚钱还父亲的赌债。
夏庆祥一赌再赌,每次都跟她和母亲保证,绝不会再赌了。可下一次,还是会来找她要钱。
杨万紫知道后,劝她放弃夏庆祥。
可夏庆祥是她的父亲,哪怕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磨灭不了他从小到大疼爱她的事实,她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高利贷追杀?
还有她的妈妈,如果没有夏庆祥,她妈妈又该怎么办。
夏晚雪痛苦地闭上眼睛:“五十万,五十万……爸你知不知道,我根本没有钱!我拍戏拍广告赚的所有钱,都填进你那些赌债窟窿里了!我哪里来的钱!”
夏庆祥根本不信:“我总共就拿了你一百多万,你是影后,一部戏至少一千万起,怎么可能会没钱。爸爸就要被高利贷追杀了,你怎么能这么不孝?连这点钱都不给?你是想害死我吗!”
夏晚雪突然凄凉一笑:“爸,你忘了吗。你为了挽救夏氏企业,把我送到厉南修的床上,你以为,他会忘了当初的一切,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们?他跟娱乐圈所有公司打过招呼,我的片酬,是按月薪给的。每个月,只有五千块!就连这十万,也是我豁出面子,跟万紫借的。你还要我怎样!”
夏庆祥震惊地瞪大他被赌博和酒色熏混的眼珠,他没想到自己表面光鲜亮丽的女儿,这两年过的都是什么凄惨的日子。
可他的心疼只维系了几秒。夏晚雪只是没钱,可他快要没命了啊。
“雪雪,你想想办法,你去求求厉南修,他以前那么爱你,一定会借给你钱的,你就帮帮爸爸,好不好?爸爸养你这么大,你得报恩啊。”
夏晚雪心凉得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自己父亲狰狞扭曲的面庞。
突然,包厢门被撞开,一群正气凛然的警察闯了进来,把他俩团团围住。
“全部带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第四章

夏晚雪和夏庆祥被抓进了警局。
一通审讯过后,才知道他们竟如此倒霉。
这家酒吧被人举报有一群明星聚在一起,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
警察迅速出击,把正在吞云吐雾的妖魔鬼怪们抓个正着。而夏晚雪和夏庆祥只是碰巧约在那里谈事情,无辜躺枪。
夏晚雪自然没参与那些事情,但药检需要时间,她只能先被拘留在警局。
没想到才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喊她走:“夏晚雪,你被保释了。”
夏晚雪以为是杨万紫得到消息赶来,走出去后,看到那道熟悉的高大身影,愣住了。
“墨景……”
墙边倚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的身材比例很好,肩宽腿长,肌肉匀称,周身散发出来的与常人不同的气场,即便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也让人感觉这不是一个普通人。
听到夏晚雪的声音,他狭长深邃的桃花眼闪亮了一下,像是星星绽放出光彩,整个人的魅力又上了一层。
他冲过来,紧紧抱了夏晚雪一下,像是劫后重生。
他的声音磁性无比,难掩焦急和担忧:“晚雪,你怎么样?他们有为难你吗?”
夏晚雪摇头,从他怀里脱身:“我没事,墨景,你怎么会在这里?小心被拍到……”
这位同样容颜出众的男人,跟她一样,也是娱乐圈大明星,是内娱唯一的三金影帝,老天爷喂饭的天赋型演员,坐拥无数奖项和粉丝,是当之无愧的实力派。
墨景道:“我和朋友来喝酒,结果看到你被抓了,就连忙找人打点。”
他专注地望着夏晚雪,那张迷倒下到十八上到八十的英俊脸庞满溢着让人难以抵挡的深情:“晚雪,你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
“不牢你费心!”
一道带着怒火的声音蓦地插入。
夏晚雪错愕回头,眼眶微烫,低声喃喃道:“厉南修。”
厉南修穿着修身的银灰色西装和酒红色衬衫,黑硬的头发后梳,隐隐传来一阵古龙香味,高贵性感,十分迷人,看样子刚从某个宴会上出来。
他从拐角处走来,摘下嘴边的雪茄,摁灭,冷冷地扫了夏晚雪一眼,然后大步往外走,脚步里都能感受到他的火气。
夏晚雪对墨景说了句抱歉,来不及等墨景回复,然后快步跟上。
坐上低调的黑色卡宴,在密闭的车厢里,夏晚雪询问:“南修,你怎么来了?”
厉南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嗤笑了好几声,才冷冷地看她:“我不来,明天传出厉总夫人吸毒乱交被抓,我厉氏股价的损失你来赔?夏晚雪,你就这么自甘堕.落?这种东西你都敢碰,你脏不脏!”
夏晚雪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论过了多久,她还是无法免疫这个深爱的男人对她的冷言冷语。
但不论内心有多受伤,在厉南修面前,她都得装出一副惹人厌的面孔。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刚吸完毒办完事的人?我不会沾上那种事。”
厉南修皱着眉,但神色比之前舒缓了一些:“那你去那间酒吧做什么?”
夏晚雪顿了一下,没吭声。
夏庆祥沉迷赌博的事情,她瞒着所有人,特别是厉南修。
因为她怕厉南修知道后,会利用夏庆祥的赌瘾彻底毁掉他。
哪怕夏庆祥现在变成了这副鬼样子,都还是她的父亲。
夏晚雪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夏庆祥走投无路。
而夏晚雪的欲言又止,在厉南修看来就是心虚正在找借口的表现。
他冷笑了一声,自嘲地想,自己怎么还会对这种贱人抱有期待。
枉费他知道夏晚雪出事,第一时间打点关系,第一次用已婚丈夫的身份把她保出来。
结果呢,她却在警局和其他男人搂搂抱抱。
墨景……
想起那个在警局的男人,厉南修眼神暗沉。
这个三金影帝从不掩饰对夏晚雪的迷恋,高调追她很久,连粉丝都想撮合他们。
他们今晚都出现在酒吧,不可能是巧合。
夏晚雪是想借着影帝的势力,逃离他的掌控?
呵,做梦。夏家的罪孽,他们别想逃脱!
他阴着脸又点燃了一根雪茄,但鼻尖还是能嗅到夏晚雪身上飘来的淡淡幽香,勾得他心烦意乱。
“滚下去!”他低呵。
“什么?”夏晚雪没听清。
“我叫你滚下去!”
一分钟后,夏晚雪被孤零零的,丢在路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第五章

回到家,重新充上电的手机像触电般震个不停。
夏晚雪突然觉得很累,身上像背负着几千万吨的包袱,压得她喘不过气。
可她还是得看消息。
杨万紫给她发来一个又一个的噩耗。
艳照的热搜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哪怕公司出面,都降不下热度。
工作室已经紧急发了通知,对粉丝解释成年人有正常的交往对象很正常,但还是控制不住名声的疯狂下滑,接受不了的粉丝们纷纷脱粉。
到目前为止,她所有的广告和代言都掉了,想跟她约戏的片方也都纷纷撤回。
而夏庆祥过了药检,放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她要钱。
到最后,还说:
【雪雪,你不想粉丝们在新闻上看到你有一个欠钱还不上的爸爸吧。】
她的父亲,竟然威胁她!
这时,电话响起。
夏晚雪一看来电人,连忙接起。
“雪雪……”母亲宋灵在电话那头小声哭泣,“你帮帮你爸爸吧,高利贷来催债,把家里都砸了,我真的好怕……”
夏晚雪捏紧了手机,十指发白:“妈,你们没受伤吧?”
宋灵抹了抹眼泪:“没有,但是他们说了,再还不上钱,就砍了你爸的手。雪雪,他是你爸爸,被砍了手,以后还怎么活啊。你帮帮他,帮帮他好吗?去求求南修。南修他已经最听你的话了,不是吗?”
但那也是以前……现在的厉南修,恨不得她死。
可听母亲在电话那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夏晚雪实在说不出其他话来。
担心身体不好的母亲会病倒,只能先答应下来:“好,我想想办法。”
起身的时候,夏晚雪两眼一黑,差点摔倒在地上。
哪怕扶住了沙发,也依旧头晕目眩,浑身上下难受得想吐。
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是低血糖。看了一眼时间,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半没吃饭了。
胃开始隐隐作痛,但她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夏晚雪和杨万紫对了一下目前手头的工作,才知道,自己所有的工作,只剩下一部拍了一半的戏。其他的工作,全都被取消了。
“万紫,我需要钱,你帮我放一下消息,什么戏、什么广告我都接。”
杨万紫知道厉南修将厉家从破产拯救出来后,就对夏家下手。
夏氏企业看着还屹立不倒,实际掌控权全在厉南修手里。
这些年,都是夏晚雪在养着夏父夏母。
但夏家的家事,她没办法插手。
只能帮她去找工作,一截燃眉之急。
第二天,夏晚雪赶到片场。
这是她手里唯一的戏了,哪怕她黑热搜缠身,也必须顶着所有人异样的目光,认真对待。
可到了片场,工作人员却说,她专属的化妆间被人占了,以后和其他普通演员一样,用公共化妆间。
看着工作人员趾高气昂理所当然的样子,夏晚雪拦住了想要发作的杨万紫。
她需要这部戏,这点小事,她能忍。
但剧组里其他女演员跟她关系都还不错,是谁,占了她的化妆间?
“晚雪姐,之后请多多指教。”
甜腻的声音传进夏晚雪的耳朵里,像加了无数人工香精的奶油,让人腻得发慌。
夏晚雪秀眉微蹙。原来,是厉丹纯。
可她并没有参演这部戏。难道……
果然,导演宣布道:“大家注意一下,新增一个重要女配,由厉丹纯小姐饰演。晚雪,你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厉小姐对下戏。”
临时增加配角,临时改动剧本,还根本不给她适应、背台词的时间,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但夏晚雪别无选择。
如果她主动罢演,别说厉南修羞辱她的月薪五千块拿不到,恐怕还要付上亿人民币的违约金。
夏晚雪点了点头,拿起新剧本,去化妆间换装。
她神色依旧清冷,离开的背影那么不卑不亢,像是清者自清,热搜上的纷纷扰扰污染不了她的半丝纯洁美好。
工作人员里有她的粉丝,面露不忍。
“准备,开始!”导演一声令下,开拍。
夏晚雪在化妆间里用十分钟背下了台词。
这场戏里,她饰演的女主和厉丹纯饰演的女配起了争执,在争执过程中,被女配推下了游泳池,然后被男主英雄救美。
但拍摄并不顺畅。
卡了四五次,每次都是在要被推下水的时候出错,出了错的厉丹纯立马道歉,然后再来一次。
夏晚雪不知道厉丹纯的用意是什么,总觉得她是故意的。
就在她以为,厉丹纯是故意拖时间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两人表演推搡的过程中,竟然是厉丹纯先摔进了泳池里!
“救、救命!我不会水!”
等厉丹纯惨白着一张小脸被救上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夏晚雪,全剧组都护着厉丹纯时,夏晚雪才明白,厉丹纯打的是什么主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雪山之巅爱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