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辞深,阮星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前夫请别念念不忘》最新章节

小说: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作者:阮星晚

主角:周辞深,阮星晚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离婚前阮星晚在周辞深眼里就是一个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离婚后周辞深冷静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阮星晚:?谢谢,不需要。
周辞深,阮星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前夫请别念念不忘》最新章节

《前夫请别念念不忘》在线试读

第一章

“结婚三周年快乐,早点回家,我准备了一个惊喜,你一定会很喜欢。

把这条短信发出去后,阮星晚放下手机,重新进了厨房,关小了炉灶上的火,又去切菜,欢快的忙碌着。
好像这条石沉大海的消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佣人在一旁道:“太太,我帮你吧。

“不用啦,你忙你的,我今晚想亲自做一顿给他吃。

佣人羡慕道:“太太和先生可真恩爱。

阮星晚挽唇笑了笑,没有答话。
她和周辞深,恩爱吗?
与其说恩爱,倒不如说是逢场作戏。
晚上七点,周辞深到家,佣人识趣的离开。
阮星晚刚摆好碗筷,身后男人温热的气息便罩下,她下巴被扳了过去,唇瓣被男人粗暴的堵住,
她愣了一瞬,伸手把他推开。
周辞深环着她的腰,长指捏着她的下巴,黑眸微眯,吐的话毫无温度:“你特地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阮星晚轻声解释:“不是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我是真的有礼物要送给你。

周辞深放开她,整理一下微皱的衬衫,淡淡道:“礼物就不必了,毕竟你向来的惊喜,都让我只有惊,没有喜。

阮星晚唇角牵了牵,没有反驳,转身进了厨房。
很快,最后一道菜上桌。
阮星晚坐在周辞深对面,给他杯子里倒了红酒,又给自己倒上。
她拿起酒杯:“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三周年,干杯。

灯光下,男人五官俊美沉俦,下颌线冷峻深刻,鼻梁挺直,微微抿起的薄唇,喻示着他对于这场只有两人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晚宴并不满意。
阮星晚笑了笑,也不指望他能回应她,兀自拿起红酒杯,仰头饮尽。
喝完后,她又继续倒了第二杯。
一杯接着一杯。
最后,阮星晚喝得有些醉了,趴在桌上看着对面神色始终没有什么波动的男人,音调拖得有些长:“周辞深,哪怕是今天,你都不能对我露出一点笑容吗?”
“你要我怎么样,陪你发疯,还是陪你过这个无聊到了极点的纪念日?”
“怎么能是无聊呢,人生能有几个结婚纪念日,说不定过了这个,下个就没有了。

周辞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轻哂了下:“你会让它没有吗。

阮星晚摇晃着杯子里剩下的液体,眼睛被柔和的灯光照的有些湿润:“应该可能……不会吧。

周辞深不想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起身上楼。
他烦闷的扯开领带,脱下西装外套,刚要去解衬衫时,身后就环上一双柔软的小手,铺天盖地的酒味也随之而来。
阮星晚道:“你别着急,我的礼物还没送呢……”
周辞深转身,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阮星晚双颊泛红,一双潋滟的眸子无辜的望着他,让人移不开眼睛。
周辞深喉结滚了滚,即便他不想承认,眼前的人,无疑是漂亮的,也有足够的资本让男人心动。
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被她摆了一道。
再往下,是被红酒浸染过的唇瓣,殷红,鲜艳欲滴。
在那双小手钻进他的衬衫时,他几乎是不假思索抬起她的下巴,将唇印了上去,狠狠撬开她的。
阮星晚吃痛,唔了一声。
到了床上时,她已经双眼迷离了,只是勾着他的脖子。
男人双手撑住她身侧,眼尾勾了勾,像是无声的嘲讽:“不是说不想吗。

“你该不会不知道,女人说的不想,其实就是想吧。

周辞深冷笑了声,重新低头吻了上去。
阮星晚今晚尤其的主动,牙齿咬破了他的唇,铁锈般的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齿间。
这场亲吻,就像是博弈,谁赢了,谁就能主导对方。
就在他要伸手去拿床头柜里的东西时,阮星晚却毫无征兆的开口:“周辞深,我们离婚吧。

悬在她身上的男人顿了顿:“你说什么?”
即便阮星晚知道他听清楚了,还是清晰的重复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周辞深瞬间兴趣全无,慢条斯理的起身,嗓音冷淡:“又要多少钱。

她总是这样,为了要钱不折手段,招数层出不穷。
“一分钱也不要。

阮星晚从枕头下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你看看吧,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周辞深脸色沉郁:“阮星晚你最好适可而止,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我不是说过今晚要送你一个惊喜吗,你看,是不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周辞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莫名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晃眼睛。
阮星晚笑:“周辞深,祝你离婚快乐啊。

周辞深薄唇抿起,几秒后:“你认真的吗。

阮星晚点了点头:“怎么样,这样只有喜,没有惊了吧。

“行,你别后悔。

周辞深只留下这句后,毫不留情的离开。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阮星晚低头看着手里那份周辞深连正眼都没给过的离婚协议书,好半天才扯了扯唇,终于扬起笑。
阮星晚,也祝你离婚快乐啊。
当晚,阮星晚就收拾好了所有东西。
而她所有的东西,只装了一个行李箱而已。
周辞深买的首饰包包鞋子衣服,她一样也没拿,总归都不是他心甘情愿送给她的,这些表面光鲜的东西,也随着她和周辞深离婚,变得华而不实起来。
于她而言,没有丝毫作用。
走的时候,阮星晚看着那份被搁着在冰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还是拿了起来。
路过饭厅,阮星晚看了眼餐桌,周辞深面前的餐具干净明亮,完全没有动过。
这个结婚纪念日,还是如同想象中的,那么不受欢迎。
不过还好,叠加着离婚纪念日。
周辞深以后想起来的时候,说不定烦着烦着就笑了。
这可能是她结婚那么久以来,做的最让他满意的一件事。
坐在出租车上,阮星晚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做了三年豪门阔太太的假凤凰,马上要回到属于她的贫民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第二章

在得知阮星晚要离婚了以后,作为能同穿一条裙子的好姐妹,裴杉杉先是激情辱骂了周辞深十分钟,又才道:“那个狗男人真的一分钱都没给你?他去外面搞嫩模都是一掷千金,居然对你这个妻子这么抠?”
“也不抠吧,我这三年在他那儿拿了不少钱,他没找我要回去都算好的了。

“你不能这么想啊,你们是夫妻,他的钱就是你的钱,你的钱还是你的钱!再说了,他每天还白嫖你呢,你用他点钱怎么了!”
阮星晚太阳穴跳了跳:“你能换个词吗。

裴杉杉冷静了下:“抱歉,一时情难自禁。

阮星晚窝在沙发里,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骂道:“今天我提出离婚,那个狗男人居然还问我要多少钱?离婚协议书他都没看一眼,像是怕我狮子大开口,咬掉他身上一块肉!至于吗?”
“那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离婚?就跟他耗着啊,看谁耗死谁。

闻言,阮星晚又平静了下来:“哦,舒思微怀孕了。

舒思微是最近小有名气的嫩模,和周辞深走的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阮星晚和周辞深结婚三年,她知道周辞深对她的厌恶程度,一个月能回家两次,已经是他最大的忍耐限度了。
他们每次亲热都是例行公事,周辞深对她没有半分感情在里面。
怎么能把她弄疼怎么来。
舒思微不是周辞深身边出现过的第一个女人,星晚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个星期前,她满心欢心的为了即将到来的结婚三周纪念日选礼物时,舒思微突然拿着孕检报告出现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宣布:“我怀孕了,你是时候该把周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

在看到那份孕检报告时,阮星晚这三年来所有的自欺欺人都成了现实的迎头痛击。
那些回忆血淋淋的呈现在她面前,仿佛是在告诉她,阮星晚啊,你是不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又无耻又恶心,可你之所以能嫁给周辞深,不也是用了这样的手段,拿肚子里的孩子逼婚吗。
你也是同样的,让周辞深感到恶心。
现在不过是有人把她原来的手段重复了一遍而已。
裴杉杉气的不行:“这怎么能一样,你当时和周辞深结婚他是单身的,可舒思微明知道有你的存在,还登堂入室,这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小三!”
“无所谓了,都差不多。
”阮星晚道,“其实嫁给周辞深的这三年,我每晚都睡不好,不管怎么样,他当初确实是被迫娶我的,现在离婚了挺好,我什么也不欠他了。

裴杉杉又激情辱骂了周辞深和舒思微那对狗男女半个小时后,才把眼皮子都开始打架的阮星晚带到卧室:“你以后就住我这里吧,反正我男朋友不在,这房子那么大,我一个人住正好害怕。

阮星晚打着哈欠点头:“晚安。

第二天下午,离婚协议书出现在周辞深的办公桌上,末尾处的签名像是在张牙舞爪的朝他示威。
林南看着自家老板越来越冷沉的脸色,上前一步道:“周总,我刚才跟星湖公馆那边确认过了,太太在昨晚就已经搬走了,除了私人物品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拿。

周辞深合上离婚协议,随手扔至一旁:“净身出户,什么都不拿。
你说,她这次又在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林南没有答话,又不是他老婆,他哪里知道他们夫妻间的情趣啊。
周辞深也没打算从他那里听到什么有用的回答,淡声道:“出去吧。

林南走了两步又折回:“周总,在巴黎定制的那条项链已经到了,那现在是……”
这本来是周总送给周太太的结婚三周年的礼物,看现在这样,也是派不上用场了。
“扔了。

冷淡没有温度的两个字。
林南:“是。

林南走后,周辞深重新捡起了那份离婚协议,目光落在签名处,嗤笑了声,眉目间尽是冷冽。
一个能不惜牺牲自己演了一出苦肉计,在暮色拉着他的衣袖求他救她,再打着怀孕的幌子上门逼婚的女人,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怎么可能突然良心发现了。
不过是又有了新的目的。
周辞深将手里的纸张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
阮星晚在家里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周辞深的消息,发出的短信也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
第一天:【离婚协议书收到了吗,我已经签好字了,你有时间告诉我一声,我们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大方体贴,温柔乖巧。
第二天:【Hello?看到我消息了吗?你对离婚协议书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谨慎试探,大胆求证。
第三天:【周总,我知道您工作很忙,但是能否请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和我离个婚呢?】
克制保守,百折不挠。
第四天:【周辞深你还能不能行了,离个婚磨磨唧唧的,你要是真那么不想见到我的话就赶紧把手续办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谢谢。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第五天——
[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
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
呵呵。
狗男人。
阮星晚当即放下手机起身,到了暮色会所。
不过她好像运气不太好,没有蹲到周辞深,而是遇到了他的下一任太太。
舒思微本来是和朋友约了来这里吃饭,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阮星晚站在那里,当即不屑的笑了笑,踩着高跟鞋走过去,语气带了几分嘲讽:“你该不会现在都还没死心,想要来这里找辞深吧?”
阮星晚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舒思微见她这任人拿捏的模样,更加来劲:“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我都跟你说了我怀孕了,你竟然还霸占了周太太的位置不放,你不知道你死缠烂打的样子有多丑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第三章

“是吗,再丑也丑不过上赶着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吧。

阮星晚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舒思微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当即气的白了脸,扬起手就想打下去。
阮星晚截住她的手腕,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我之前没有跟你计较,是因为你能怀上周辞深的孩子是你的本事,但这不代表着你能拿着怀孕这件事三番四次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怎么,当小三还给你当出优越感了吗?”
因为阮星晚的这一巴掌,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目光。
舒思微脸瞬间又白又红,想要把手抽回来,却敌不过阮星晚的力气,她大声道:“你别血口喷人,我才不是小三,是你死不要脸占着周太太的位置不放,辞深恶心死你了!”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得逻辑有问题吗,不管我要不要脸,我现在都还是周辞深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妻子。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婚内出轨的证据,你信不信我去起诉你们,一告一个准?保证告的他净身出户。
你要试试吗?”
舒思微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敢……”
“试试。

明明是七八月,正值酷暑,身后传来的男声却如同被深冬里的寒川所浸染过,冷的让人后背汗毛直立。
阮星晚微怔,握着舒思微的那只手慢慢松开。
舒思微马上跑到周辞深身边,手捂着被打的那边脸,眼泪不停的从眼睛里滚出来,哭得伤心极了。
周辞深视线落在她身上,又抬头看向阮星晚,目光冷冽,吐出的话没有丝毫温度:“需要我给你介绍律师吗。

阮星晚牵了牵唇角:“不用了。

开什么玩笑,她哪有钱去请律师打这种不仅耗时耗力还会把自己搭进去的官司。
不过是吓唬舒思微而已。
周辞深朝她走了一步,微微偏头,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道:“原来你离婚协议书上说的净身出户,指的是这个。

阮星晚抬头,看见他黑眸里不加掩饰的冷嘲,当即明白他的意思,张嘴想要介绍:“不是的,我……”
“只要钱是满足不了你的野心了,你想要的,是整个周氏。
是吗?”
不等阮星晚回答,他便继续:“不然你这次大费周章的演了这出离婚的戏,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早点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
“阮星晚,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了?如果我真签了字,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求求你,像个男人一样爽快,快点给我一个解脱,不要只打嘴炮。
阮星晚对上他讽刺的目光,笑了一下:“那就麻烦周总尽快签字,我们民政局见。

周辞深嗓音凉薄:“等我签了字,你又有什么打算?拿着离婚协议书当做证据去起诉我么。

阮星晚继续保持着笑容:“周总你真的想多了,我们能不能直接给对方一个痛快?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你写一个保证书,保证离婚以后,不会以任何目的,任何名义,去敲诈你一分钱,再按上手印,具有法律效应的那种保证,可以吗?”
周辞深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说的这么绝对,像是急于要摆脱他一般,他眉头不着痕迹的动了一下,削薄的唇微抿。
舒思微见他们说的时间太久了,赶紧上前:“周总……我们走吧,我有点不舒服。

阮星晚再次看向舒思微,好心的提醒了句:“舒小姐,你以后最好不要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化这么艳的妆,喷这么浓的香水。
你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便宜的只是那些色欲熏心的臭男人。
受苦的却是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周辞深:“……”
她这是在内涵谁呢?
说完后,阮星晚潇洒的收回视线,先他们一步离开。
阮星晚一走,之前一直看戏的舒思微的朋友们纷纷上前拍着马屁:“微微,周总可真维护你啊,刚才那个女人的脸色简直是太精彩了。

“就是就是,周总也太帅了,真羡慕微微,有一个这么为你出头的男朋友。

“要我说啊,微微说的没错,那个女人也是真的不要脸,微微都怀孕了,还不想离婚……”
周辞深缓缓收回目光,扫了眼面前的几个人,薄唇微启:“你们,是不是脑子有什么毛病?”
他就算再讨厌阮星晚,也不至于真做出婚内出轨的丑事。
在场的几个人,包括舒思微都一惊,不知道是哪句话得罪到他了。
周辞深又道:“怀孕的事,给我个解释。

这句话,是对舒思微说的。
舒思微双手紧张的抓住裙子,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是听说周总一直很讨厌那个女人,我就……就找了一个借口,想要让她和你离……”
周辞深打断她,脸色微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用这种理由逼婚的有阮星晚一个就够了。
下次再让我听到这样的传言,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舒思微咬紧了唇瓣,不敢说话。
等周辞深走了,她周围的朋友才松了一口大气,又问道:“微微,周总不是你男朋友吗?他怎么对你这样说话?”
舒思微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这段时间周辞深带着她参加了不少宴会,外界有传他们关系的谣言他也没有制止,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他身边的女人了。
所以才会找上门让阮星晚识趣的给她让位置,并且还伪造了孕检报告。
不过听周辞深刚刚的意思……
当晚,舒思微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一点关于周辞深和阮星晚结婚的事。
当初阮星晚父亲欠下高利贷,债主把她卖到暮色,她逃出来后遇到了周辞深,求周辞深救她。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阮星晚拿着孕检报告上门,周家是名门望族,极其重视颜面,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传出去惹出不好的名声,又加上她怀了孕,就让周辞深和阮星晚结了婚。
婚后不到两个月,孩子突然就没了。
这从始至终就是阮星晚演的一出戏,她在暮色被人下药,遇见周辞深,假怀孕逼婚,为的就是嫁进周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第四章

周家人本来就不喜欢阮星晚,假怀孕的事暴露之后,更加厌恶。
对阮星晚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难怪这次周辞深那么生气,原来是她踢到了铁板上。
……
阮星晚回去又等了几天,还是没等到周辞深的那边的消息。
那天在暮色的见面让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周辞深这么死拖着不离婚,就是为了彻彻底底的恶心她,让她去哪儿都戴着一顶颜色鲜艳还会发光的帽子。
以此来报复她以前对他做的那些事。
周辞深有耐心拖着,但阮星晚不能就这么跟他继续耗下去,她之前想的是离婚手续办好之后,再做以后的打算。
可她还得生活,不想再这么坐以待毙了。
裴杉杉听到她要找工作后,手里的薯片都不吃了,立即来了精神:“你来我们杂志吧,我们杂志最近正好打算签约设计师,做自己的品牌。

阮星晚闻言皱了皱眉:“我……行吗,我已经三年没有出过作品了。

“宝贝,你行的,反正试试嘛,也没损失。

阮星晚想着也是这个道理,点了点头:“好。

裴杉杉是个说干就干的行动派,第二天就带着阮星晚三年前的作品到了主编办公室。
林斯看完后,视线落在作品的署名下,好半天才道:“Ruan是你朋友?”
“对,她真的超级厉害的,作品也很有灵气,签了她我们一定不吃亏。

林斯当然知道她有多厉害,Ruan就像是珠宝设计这行里突然出现的昙花,只是刹那盛开后,便消失无踪。
有人说她得了奖后就灵感枯竭,再也创作不出作品了。
也有人说她被富豪看上,嫁进豪门隐婚生子了。
总之,各种各样的传言都有。
只是没有人想到,时隔三年,在所有人都将她遗忘的时候,她竟然回来了。
林斯道:“她今晚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

裴杉杉知道他这么问的意思是这件事差不多稳了,当即点头:“有的,我现在就告诉她。

……
吃饭的时候,阮星晚和裴杉杉的主编聊得也很不错,虽然她再三表示这三年她都没有再拿起过画笔了,林斯也表示没关系,只是让她在这个星期内根据指定的风格出一款作品草图。
老板那边要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可以直接签约了。
吃完饭,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林斯道:“这附近不好打车,你们两个女孩子不安全,我送你们回去吧。

“好呀好呀,那我去上个厕所。
”说着,又看向阮星晚,“星星你去吗?”
“一起吧。

裴杉杉道:“那林主编你等我们一下,我们很快回来。

林斯微笑:“没关系,不着急。

从洗手间出来,裴杉杉一边洗手一边道:“这下总算好了,大功告成!”
阮星晚没想到事情进展的那么顺利,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就怕我到时候设计出来的作品你们老板不满意,那多对不起你和林主编。

裴杉杉道:“宝贝你想多了,我们老板是个乐呵呵的老头,人特别好,几乎不怎么管事,杂志社大大小小的事基本都是林主编说了算,就是走流程在他那儿过一下就好。
林主编这么看重你,一定没问题的。

裴杉杉话音刚落,卫生间门口就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
下一秒,舒思微就出现在她们面前。
似乎都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双方都愣了一下后,舒思微才不屑的哼了声:“真是条癞皮狗,走哪儿都能跟着。

阮星晚扯了张纸擦着手上的水,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想要挨打就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你……”
舒思微上次就知道自己不是阮星晚的对手,这次她们又是两个人,不论如何都没有胜算。
裴杉杉道:“你什么你,要我帮你拿着喇叭喊一声让大家来参观活的小三是什么样子吗?”
舒思微冷笑了声,阴阳怪气的开口:“阮星晚你还要不要脸啊,当初自己用什么手段嫁进周家心里没点数吗?现在还好意思说我小三,也没见你比我好多少啊。
怎么,真以为自己成功上位了,就可以当了婊子又立牌坊吗?”
裴杉杉刚想回击,就被阮星晚拉住手腕。
阮星晚平静的看着她:“周辞深告诉你的吗。

舒思微一看就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之前两次都没提这件事,看她现在这一脸得意洋洋落井下石的样子,只能说明她是才知道的。
“对啊,他说他简直恶心透你这种女人了,还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在暮色遇见你,你就像是一块又臭又粘的狗皮膏药,撕下来浑身都沾上了臭味,恨不得把碰过你的皮肤都搓烂才好。

舒思微说完,看着阮星晚没什么表情的脸色,这才意识到后怕,警惕的退了一步,防止她再动手。
可谁知阮星晚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要打她的意思,只是把擦过手的纸扔在垃圾桶里,转身离开。
裴杉杉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星星,那个女人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啊,那对狗男女一个狗一个不要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当她说话是在放屁,别生气……”
裴杉杉话音未落,就看到她刚才嘴里出现的狗男人就站在前方不远处,淡淡的和人交谈着。
阮星晚就跟没看见他似得,目不斜视,走的很快。
江晏感觉到身后一股隐隐逼近的杀气,不由得转过头,看着越走越近的女人,咦了一声:“那不是你老婆吗,她怎么在这儿?”
周辞深抬眼看去,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起,黑眸里闪过一丝不耐。
跟他跟到了这里,还说只是单纯的想要离婚?
这个女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机更加的重了。
看着她走近,周辞深刚要冷声开口,哪知道阮星晚连一眼都没看他,脚步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面无表情的和他擦肩而过,快的如同一阵风。
“……”
倒是紧跟在后面的裴杉杉在周辞深身边停留了下,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骂他,但又觉得时机不对,拔腿跑了。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江晏干笑了两声,以此来缓解尴尬:“我是不是认错人了?”
周辞深不喜欢他妻子,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厌恶,这是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第五章

所以他平时基本不会带她出门。
江晏只见过阮星晚两次。
一次是周辞深文件忘了拿,阮星晚怕耽误他的工作,给他送到了公司。
面对周辞深的冷眼相待,他那个小妻子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却没有任何埋怨,看上去乖巧又懂事。
一次是周老爷子的寿宴,那是周辞深和她结婚的第二年。
整个周家的人都不待见她,也没有给任何人介绍过她。
那天晚上,阮星晚就像是周家不花钱雇来的佣人,忙上忙下,却一句好话都没有得到,反而还被嫌弃碍眼。
后来,她就始终都待在角落里,面对有心之人的嘲讽,她也没有反驳,只是默默低下头,离远了些。
在江晏的记忆里,周辞深的妻子就是个任人拿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受气小媳妇。
今晚这个气势汹汹,仿佛要把谁剁碎的女人,绝对不是她。
周辞深还看着阮星晚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
江晏咳了声,岔开话题:“我刚才来的时候在门口遇见林斯了。

周辞深随口道:“谁。

“盛光珠宝的主编。

“有点印象。

周氏和盛光有过合作,周辞深见过他们主编几次。
江晏感慨道:“刚才林斯跟我说,他找到Ruan了,而且她不出意外的话,会成为他们杂志社的签约设计师。
Ruan你记得吧?”
“不记得。

他为什么要记这些不相干的人。
江晏道:“那三年前赞助了第七届新锐设计师大赛这件事,你总记得吧。
当年Ruan拿了大赛的第一名,本来是可以得到周氏的资助去巴黎进修的,可她不知道什么原因,放弃了这次机会。

“不过我听说她好像找过大赛的负责人,问可不可以不要留学资助,给她现金,负责人请示过你,你拒绝了。
这以后就再也没听到她的消息了,她真的是一个很有灵气的设计师,可惜了。

周辞深慢慢收回视线,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刚才的话。
“哦。

“没印象。

送她们回去的路上,林斯明显能感觉到阮星晚跟吃饭的时候相比,心情差了很多。
他也不好直接问,看了裴杉杉一眼,挑眉询问。
裴杉杉则是轻轻摇头,表示一言难尽。
车停在楼下,林斯道:“阮小姐,期待你的作品,也期待我们的合作。

阮星晚这会儿情绪平复了不少,收回思绪,点了点头:“谢谢林主编,我会努力的。

林斯笑了笑:“那我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快上去吧,下周见。

回到家里,裴杉杉道:“星星,你还为了那对狗男女生气呢?”
阮星晚有些走神,下意识“啊”了一声,反应了两秒才道:“不是,我在想作品的事。

林斯那边给她的主题是“初恋”,裴杉杉说这也是他们杂志在签约设计师后,首推的系列,主打的还是年轻市场。
所以,这次的作品对他们来说挺重要的。
可初恋这个词,对于阮星晚来说,实在是太久远了,已经很模糊了。
那种在和喜欢的人相处之时才会有的美好的悸动,早就随着和周辞深结婚的这三年,磨得什么都不剩下。
裴杉杉道:“说起这个,我刚好想问你,你和季淮见一直没有联系了吗?”
阮星晚轻轻摇头。
三年前她得了新锐设计师大赛的第一名,本来可以得到去巴黎留学的机会,可她拒绝了。
季淮见来找过她几次,问她为什么不去。
他的神情里有疑惑,有落寞,也有失望。
可她却始终没有勇气告诉他真相,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
她能说什么?
难道要告诉他,她在拿到比赛第一名的当晚,正被喜悦笼罩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阮均欠了一百万高利贷的事吗?
那一盆冷水浇的她现在都没缓过来。
  
裴杉杉叹了一口气,靠在沙发里:“我到现在都觉得你和季淮见很可惜,当时你们在学校里多郎才女貌的一对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们互相喜欢,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本来以为你们去了巴黎就会在一起,哪知道后面出了那种事……哎,命运弄人。

阮星晚沉默了很久才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诶诶诶,别提那伤心的事了,对了,我突然想起舒思微的一个八卦,我讲给你听啊,她才入行的时候去拍杂志,连补光灯是什么都不知道,居然……”
裴杉杉给阮星晚讲了好几个笑话,把她逗笑后,又激情辱骂了那对狗男女一晚上。
可当阮星晚躺在床上时,脑海里还是不自觉的回响着舒思微在卫生间对她说的那些话。
虽然那些粗鄙低俗的字眼是绝对不会从周辞深口里说出来,但传达的意思,却是半点都没有偏差。
阮星晚知道是她连累了周辞深,所以结婚这三年,她都尽力扮演着一个好妻子的角色,不管是面对他的恶语中伤,还是周家人的冷嘲热讽,她都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她也知道他有多讨厌她。
可是当那些现实如同淬了剧毒的刀子般朝她毫不留情的戳过来时,她还是会感到疼,连呼吸一下都感觉心脏在抽着的那种疼。
阮星晚把头埋在被子里,半梦半醒间,想到了一些事。
三年前,得知阮均欠下一百万高利贷后,她四处筹钱,甚至拉下尊严去问大赛的负责人可不可以不要去巴黎留学的名额,给她现金。
那个负责人说的话她现在都还记得:“Ruan小姐很抱歉,我们老板说了。
这次的机会是留给真正有设计梦想的人,而不是把这次的比赛当做商机,想要从中赚取利益的人。

阮星晚听完这句话后,怔了好久,回去哭着把那个所谓的老板骂了一晚上。
瞧不起谁呢,谁还没一个单纯不做作的梦想了。
之后没过几天,阮均跑了,债主找上门,让她做一个选择。
要么剁了她弟弟的一只手,要么她主动跟他们一起离开。
阮星晚别无选择,不顾阮忱声嘶力竭的呼喊,一言不发的跟着他们出了家门。
那些人将她卖到了暮色,那个专门供有钱人消遣玩乐,酒色靡靡,物欲横流的地方。
他们给她的酒里下了药。
尽管她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可当那个四五十岁满脸肥肉的中年男人进来时,她突然想到了季淮见,想到了她没有完成的巴黎之约。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推开那个中年男人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后面一直有人在追。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到前面一个挺拔模糊的身影,她摔在地上,拉着他充满质感的西装袖口:“求求你,救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夫请别念念不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