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襄,严厉寒《黑夜见过他深情》免费阅读全文,黑夜见过他深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黑夜见过他深情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在逃兔子

角色:宋襄,严厉寒

简介:《黑夜见过他深情》又名《离职后我被前上司缠上了》宋襄做过最贱的事就是给严厉寒做了五年“私人秘书”,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狗男人一句腻了,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流放日子本来不好过,但大概是衰神走了,宋襄一到基层,瞬间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一咬牙就跑上了人生巅峰,小鲜肉倒追,贵人送业绩,没见过面的亲爹是快死的亿万富翁,点头就有遗产继承,人生就是这么……起起伏伏起起起,严厉寒衰神实锤!酒会上严厉寒端着酒杯,眼神扫到多日不见的前秘书,冷...

宋襄,严厉寒《黑夜见过他深情》免费阅读全文,黑夜见过他深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黑夜见过他深情》免费阅读
第1章 谁家小蜜能用五年

宋襄皱着眉从睡梦中醒来,有点不适地翻了个身,身体摩擦之间想起来自己床上有人。
她咬着牙起身去打开台灯,身边男人就不耐烦的深呼吸一下。
灯光昏暗,照在男人光裸的后背上,阴影绵延到侧脸,线条流畅的轮廓棱角分明。
宋襄足尖点地,走到衣柜前换好衣服才坐回床沿,伸手去碰男人的背。
“严总,六点零六分了,您早上七点半有会议。

男人不耐烦地舒气,一把甩开她的手,声音沙哑:“滚!”
宋襄习以为常,面色冷淡地起身。
她轻手轻脚地下楼,进厨房给自己做早餐。
面无表情地吃完,然后徒步走到路边,打了车去公司,全程没有吵到严厉寒。
熄了灯,她是严厉寒的私人床上用品,出了房门,她是严氏集团总裁的首席秘书。
她一到公司就将一切准备就绪,表情冷淡地站在会议室外面等人,众人经过她身边,全都礼貌讨好地向她问好。
七点二十八分,总裁的专属电梯发出了声音。
宋襄舒了口气,退到会议室外,目不斜视地站着。
严厉寒身材接近一米九,从远处走来就自带威压,更别提他薄唇白面皮,一张脸永远是绷着,天生就是薄情样。
宋襄一米六八,在他面前也显得弱小。
严厉寒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昨晚和宋襄翻云覆雨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会议时间长,宋襄中途回了一趟秘书室,给严厉寒订早餐。
她正端详菜单,同为秘书的李珊凑到她身边,“襄姐,你看严总下午的行程了吗?”
宋襄抬头,“怎么了?”
李珊啧了一声,小声道:“严总晚上有个饭局,是和那个SHINE的亚太区总裁路易斯。

宋襄在脑海里转了一圈这个人的资料,紧接着就想起来了。
路易斯是个臭名昭著的白人,仗着身份特殊,最喜欢骚扰女员工,之前还给一个合作公司的秘书长下过药。
据传,他连严厉寒的小姑姑严榛榛都敢纠缠,全然肆无忌惮。
严厉寒如果要去,那肯定也得带秘书,秘书室其他人肯定不愿意,所以李珊才过来打听消息。
宋襄扯了扯唇角,淡淡地道:“放心,严总未必带我们去。

她话音刚落,秘书室的门被人推开,刚上来的新人小赵探着头进来,小心地看向宋襄。
“襄姐,严总找你。

宋襄快速下了餐厅的订单,面不改色地出了秘书室。
她跟着严厉寒五年了,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被那男人拐上了休息室的床,这几年虽然也遇到过难缠的客户,但严厉寒从没让她做过下作的事。
办公室里,严厉寒动作流畅地签完一份文件,头也没抬地开口。
“去收拾一下,晚上有个饭局。

宋襄脚下微顿。
见她没出声,严厉寒微微皱眉,抬头看了她一眼,“宋襄?“
宋襄回过神来,表情照旧,“是。

严厉寒将文件丢给她,面色微冷,“你跟着我几年了?”
宋襄琢磨不透他的意思,淡淡地道:“五年了。

“摆正自己的位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是。

宋襄面不改色地出了门,掌心一片冰凉。
谁家小蜜用五年,严大总裁恐怕是吃腻了,准备找机会把她抛给下一个人了。
她面色如常地回到秘书室,吃了一下午葡萄,顺便将一把匕首放进了随身的包里。
要是中招了,还能给自己一刀清醒清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黑夜见过他深情》<<<<


第2章 他要把她送人了

天黑,严厉寒从办公室出来,宋襄跟着起身,周围一圈秘书眼观鼻鼻观心,多多少少露出点同情。
上了车,严厉寒闭着眼睛养神,忽然幽幽地道:“人事部说你前两天去调过入职合同?”
宋襄心里咯噔一下,脸上保持着冷静,“忘记入职的准确时间了,想看看我什么时候符合迁户口的条件。

严厉寒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的侧脸,“我还以为你是瞧不上严氏,准备跑呢。

“您言重了,能做您的秘书,是我的运气。

宋襄压着呼吸,语气平稳地说着奉承的话,脑子里却一片浆糊。
严厉寒没再往下说,她的心却保持着高频跳动。
她确实是打算辞职走人,严厉寒最近莫名地难伺候,她早点走人就早点有生路。
严厉寒妻子这个梦她五年前做过,早就已经醒了。
“严总,到了。

宋襄脑子里正乱,车已经在帝豪酒店前停下了。
酒店经理提前领着人在外面等候,点头哈腰地问候严厉寒。
宋襄理了理思绪,跟在严厉寒身后,一路往上去了顶楼,透着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江上的夜景。
电梯一开,扑面而来的油腻香水味。
金发碧眼的四十岁白人,衬衣领口还敞着,上来就打算抱住严厉寒。
严厉寒是不给任何人面子的,略一侧身就避开了。
刚好,路易斯直接就撞到了旁边的宋襄。
男人眼前一亮,一把抓住宋襄的手,“严,你身边这位小姐真是美丽。

话音刚落,手就顺着宋襄的手臂往上摸去。
宋襄咬紧牙关,忍着心底那股恶心,没有后退。
身后,严厉寒只是微微皱眉,随后就仿佛没有看到,丢下宋襄便往里走。
路易斯见此,动作也就更加大胆,直接将宋襄揽进了怀里。
宋襄脸上挂着笑,伺机挣脱,却找不到间隙。
她几次都看向严厉寒,男人却神色淡淡的,偶尔纡尊降贵听一两句随行高管的奉承话。
众人落座,路易斯搂着宋襄坐到了严厉寒对面,试探地道:“严,你这位秘书小姐,多少钱能让给我?”
气氛略诡异,桌上高管都觑着严厉寒的表情,生怕惹毛了这位爷。
宋襄攥着椅子柄,背脊无意识地绷紧了。
“她?”严厉寒眼皮一挑,视线转而饶有兴味地看着宋襄,薄唇微掀:“在我身边五年了,小钱大概动不了她的心。

他话一出,众人就都有了数。
哪个身居高位的男人能玩一个女人五年,肯定腻了。
耳边一阵恶心的笑,放肆的调情话就都出来了。
宋襄深吸一口气,和严厉寒毫无波澜的眼眸四目相对,忍着路易斯贴到她耳边的亲吻。
她猛一侧身,躲过了路易斯的亲吻。
对面,严厉寒略一挑眉。
“路易斯先生,我敬你。

宋襄脸上挂起笑容,将一杯红酒递到了路易斯唇边,“谢您的喜欢。

周遭一片起哄声。
路易斯喜不自胜,就着美人的手喝下一杯酒,“宝贝儿,你可真是小甜心。

宋襄感受着对面灼热的视线,她笑容更深,又倒了一杯酒,仍旧是递到路易斯唇边。
“您再喝一杯。

周围男人们起哄,路易斯又精虫上脑,当然会喝。
宋襄手一倾,一不小心就把半杯酒倒在了路易斯胸口。
“啊!对不起……对不起……”
她神色慌张,仿佛误入陷阱的小白兔,一个劲儿地道歉。
路易斯却丝毫不生气,一把抓住她的手,“宝贝儿别怕,一件衣服而已,咱们去休息室换了就是了。

宋襄本来是想让他找点事做,没想到这杂碎居然打算直接去休息室。
陪路易斯去休息室,跟和他去酒店开房有什么区别。
她有点慌,下意识地看向对面。
“怎么还要请示老板吗?”路易斯伸手摸了一把宋襄的下巴,眼神玩味地打量对面的严厉寒。
严厉寒靠在椅子上,姿态倨傲,眼神都没给宋襄一个,俯身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你弄脏了衣服,自然该你弄干净。

他的声音仿佛机械,一点犹豫都没有。
宋襄差点咬碎一口牙齿。
她来不及多看严厉寒的表情,人已经被路易斯揽着腰从座位上带了起来。
周围都是男人,眼睛里全是心照不宣的嘲弄,没有一个人有帮她的意思。
宋襄心里一片冰冷,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地被带着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黑夜见过他深情》<<<<


第3章 你就这么把我送人了

“宝贝儿,别怕,我对你这种美人一向是温柔的。

路易斯察觉到宋襄的抗拒,放在她腰间的手就更加大力,全程都是拖拽着。
休息室附近私密性很高,有侍应生看到他们过去,直接关了门退出去。
套间的门刚打开,宋襄就被路易斯的一股大力推到了门上,紧接着就是恶心的男人气息逼过来。
宋襄侧过脸,吻就落在了她的脸颊上,然后一路往下。
男人的力气太大,路易斯又是老手,轻松地钳制住宋襄的双手,然后就打算往她的衣服里面探。
“宝贝儿,你真是馋死我了。

宋襄咬紧牙齿,拼了命挣扎,却还是被对方上下其手。
“住手……这里是休息室……”
“放心,不会有任何人过来打扰我们。

路易斯低低的笑,言语之间是警告和调戏,恶心的舌头在她脖子上轻轻掠过。
宋襄仰起头,躲避对方的吻,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严厉寒,你好样的,就这么把我丢出去了。
啪嗒!
宋襄瞳孔放大,感受到男人冰凉的手探到她后面,轻松打开了胸衣的按扣。
“乖,让我好好疼爱你……”
不行!绝对不行!
宋襄尖叫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咬在了路易斯肩膀上!
路易斯不敢置信,迅速松开她往后退,嘴里连续骂了一串英文的脏话。
“你他么找死!”
他反应过来,捂着肩膀就要上去踹宋襄。
宋襄瘫坐在地上,却没有躲开,忽然抬起头。
“严榛榛……”
路易斯停住动作,眯起眼睛,蹲下来扣住女人的脖子拉到自己面前。
“你说什么?”
“路易斯先生喜欢严榛榛小姐吧?”宋襄咽了一口口水,手指发颤地捋开散落的头发,侧着脸对眼前恶心的男人微微一笑。
路易斯舔了舔牙齿,忽然笑了,扣着宋襄的脖子加大力道,凉凉地道:“喜欢又怎么样?她跟你一样不识抬举,欠调教得很。

宋襄扯了扯唇角,仰头看路易斯,眼眶里水灵灵的,“结婚谈恋爱才需要喜欢,露水姻缘应该用不着喜欢吧?”
路易斯眼前一亮,顺着她的暗示往下走,“你能帮我得手?”
宋襄嘴唇微颤,道:“严小姐最近就要回帝都了,到时候一定会来严氏,我可以主动要求接待她。

“我凭什么相信你?”路易斯神色怀疑。
“严榛榛小姐是我们严总的小姑,严家的大小姐,严老的掌上明珠。
”宋襄扯了扯唇角,拉上自己的领口,幽幽地道:“难道不值得您冒险相信我一回吗?”
“你帮着我算计严厉寒的小姑,就不怕死?”路易斯审视着宋襄的脸。
宋襄沉下脸,面无表情,“如果不是严总,我应该不用出现在这里。

路易斯神色玩味,忽然大笑。
“好!我放你这次!”
宋襄松了口气。
男人忽然又把她拉进怀里,毒蛇吐信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要是你敢骗我,我保证玩死你。

……
黑色商务车内
司机透着镜子往后看了一眼,严厉寒喝了不少酒,正闭着眼睛假寐,眉心紧紧堆在一起,周身都是令人压抑的低气压。
“严总,宋小姐……”
严厉寒睁开眼睛,漆黑的瞳孔里布满阴鸷,唇角下压,“她不会出来了。

“那我们……”
“开车。
”男人语气忽然加重,声调中夹杂着森冷。
司机不敢违逆,正要发动车,忽然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从酒店里走出来。
“严总,是宋小姐。

严厉寒眉心一收,凌厉的视线射向窗外,迅速攫住了灯光下走近的熟悉身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黑夜见过他深情》<<<<


第4章 严总,我不干了

宋襄拿着手袋,面色平静地走到车边,俯身拉开了车门。
“严总。

严厉寒眼神复杂,没有阻止她上车,视线就一直打在她的侧脸上。
宋襄坐上车,背脊挺直,一言不发,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
“这么快就出来了?”男人森森的声音飘到耳边。
宋襄唇角上扬,半侧过身,眼神嘲讽地看着严厉寒,“严总是觉得我出不来了吗?”
严厉寒微眯着眼,审视的眼神忽然收回,嗤笑一声,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有点本事。

宋襄骤然收敛笑容,转而看向前方,下意识地垂下了头,脸庞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下轮廓模糊。
“多亏严总多年的调教,我受益匪浅。

严厉寒手指轻轻抹了抹唇,眼底蔓延着审视和狐疑,抬头看到上面的镜子。
镜子里,刚好可以看到宋襄。
即便有刚才那样刺激的经历,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破绽,依旧完美得像个机器人,怎么都找不到几年前的活泼痕迹。
灯光一闪,女人脖子上的痕迹一闪而过。
他眼中笑意瞬间湮没,森森的视线重新转向宋襄。
“停车。

司机反应迅速,麻利地在路边停车,然后识相地滚了下去。
宋襄忽然无法控制怒气,借着机会,转身就去开车门。
她手刚搭上门锁,腰上就多出一只手,猛的一下往后带去。
身体落入宽阔的怀抱,熟悉的木樨香狡猾地钻进了鼻息。
男人从后面抱住她,下巴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宋襄咬牙,喘着气推拒,“严总,这里是外面。

她话音刚落,严厉寒轻嗤一声,翻开她颈间的发丝,看清了那处瘀痕。
“能跟那白皮猪去休息室,不能跟我在车上?”
他缓缓说着,冰凉的手已经绕到了宋襄身后,熟门熟路地往下拉拉链。
半个小时之前的恐惧忽然涌上来,宋襄死死咬住唇,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声。
王八蛋!
“等会儿声音叫小点,司机还在外面。
”男人薄唇贴着她的耳垂,视线却一直盯着宋襄的侧脸,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
宋襄气得浑身发抖,在脑子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却碍于双手被束缚着无法动弹。
严厉寒感受到她身体的软化,不知不觉间减少了压着她的力道,低下头,唇贴上了她的脖子。
“严总?”宋襄借着空隙叫他。
男人的动作没有停,细密的吻连绵不绝地落在身下人的脖子上,呼吸略有急促。
宋襄侧过脸,睁着眼看清上面的车顶,幽幽地道:“您不嫌脏吗?”
严厉寒略皱眉,动作顿了一下。
宋襄张口,一字一顿:“我陪路易斯在里面呆了二十分钟,够干完全套的了。

严厉寒瞳孔骤缩,下颚绷紧,眼神中闪过一丝嫌恶。
宋襄趁机,从男人怀里挣脱,慢条斯理地整理已经凌乱的衣服。
身后的男人没有动静,宋襄也能感受到后背上灼热的视线。
她深吸一口气,拿了包,伸手去开门。
“严总,通知你一下,我不想干了。

说完,没管身后人是什么表情,挺直了背脊下车。
司机听到动静,有点懵地跑过来,“宋秘书?”
宋襄还想着说几句场面话混过去,男人薄怒的声音已经从车里砸了过来。
“让她滚!”
司机表情有点尴尬,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宋襄耸耸肩,对司机礼貌一笑,转身就踩着高跟鞋往马路边走,头都没回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黑夜见过他深情》<<<<


第5章 您最好不要惹怒严总

夏末秋初的夜晚,凉的人身心俱颤。
宋襄一路走回家,脚上全是血泡。
打开门,一个人的空间。
她一声不吭地脱衣服,洗澡。
滚烫的水冲在身上,直到快把一层皮都烫脱了,她才关掉淋浴,然后用浴球死命地搓身上的皮。
再用力一点,那些恶心的痕迹就都消失了。
她面无表情地做着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没哭,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脖子上那道淤青,盯着镜子里眼睛布满血丝的人看了好久,眼泪忽然就控制不住了。
怎么把自己活到这种窝囊的地步呢……
“废物。

镜子里的人猛地抬手,对着自己用力抽了一巴掌。
一下不够,又打了一下。
脸上疼了,脑子就清晰了。
她擦干眼泪,从浴室出去,给自己吹干了头发,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路易斯是个炸弹,绝对不能再撞上对方,否则绝不会像今天这么走运。
她也没傻到真的去算计严榛榛,即便对方再惹人厌,也没到让她毁对方清白的地步。
辞职是最好的路,离开帝都,带着妈妈去小城市好了。
严厉寒是个大方的金主,这几年她陆陆续续得过两套房,卡里还有一二百万存款。
这么一想,压力就小了不少。
她没再犹豫,丢开毛巾,连夜就给人事部发了离职申请。
邮件发出去,心上那块巨石仿佛瞬间移开了,然而只是轻松了片刻,那种令人害怕的空虚感就排山倒海地涌了过来,仿佛心脏的位置被挖空了。
宋襄靠在椅子里,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让原本快要溢出来的情绪全都消失在指缝间。
不知道过去多久,疲惫感扑过来,她起身去倒在了沙发上,囫囵着睡过去。
反正要辞职,闹钟响的时候,她直接按掉了。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宋襄是被连续不停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摸到手机,迷糊着接了电话。
“喂。

“宋小姐,我是徐毅。

宋襄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有事吗?”
“严总在医院,麻烦您现在来一趟。

“医院?”宋襄皱了皱眉,没有动作,“我去不了。

徐毅诧异,电话里顿了一下,随即道:“宋小姐,你是知道严总的脾气的,没必要太较真,否则后果您应该想象得到。

宋襄不语。
徐毅的声音又传过来,语气软了一些,“宋小姐,我必须提醒您,您名下两套房属于赠与财产,严总是可以收回的。

宋襄猛地攥紧手机,下颚绷紧。
徐毅又道:“我听说您母亲还在疗养院,费用应该不低吧?”
宋襄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把具体地址发给我。

“好。
”徐毅态度礼貌,赶紧挂了电话。
宋襄心情烦躁,忍着火气去换衣服。
她没着急,打了车慢悠悠地过去,一路上甚至忍不住诅咒严厉寒。
最好不要是小毛病,整个痛苦的胃溃疡之类的,让他感受感受人间疾苦。
到了医院,徐毅发来信息,让她去三楼,说是左手边第二间检查室。
宋襄出了电梯,仰头一看,却发现是妇科。
她愣了一下,脑子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确定地去敲了检查室的门。
“您好……”
监察室里只有一个女医生,对方冷冷地抬头扫了她一眼。
“宋小姐是吗?”
“是。

“您躺上去吧,我去准备一下。

宋襄脑子一懵,脚仿佛被钉死在了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黑夜见过他深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