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狈》最新章节免费看_仅允_褚随,赵辛小说(狼狈)全文免费看

小说:狼狈

作者:仅允

主角:褚随,赵辛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热爱我们奋不顾身的狼狈。[我喜欢一个人,很早开始已经是满眼了,可她不知道。]褚随认为,赵辛爱他爱到迷失自我,如果真的分手,肯定整天以泪洗面。直到真分手后,赵辛二话不说,重新找了个有钱人家嫁了。褚随:“……”褚随不甘示弱,给了两千万给赵辛现任。现任哥:“???”褚随淡淡道:“我想让你帮忙找个对象。”“我不做婚庆啊……”现任哥一头雾水。褚随抬抬眼皮:“你家那个挺好看。”现任哥:“……”一个从你谁啊到你就是我老婆的真香故事
《狼狈》最新章节免费看_仅允_褚随,赵辛小说(狼狈)全文免费看

《狼狈》免费试读

第1章 褚随

赵辛身无分文的那天,借了笔网贷。

这笔网贷,很快从小几千变成了小几万,又摇身一变,嘿,上几十万了。

赵辛穷,贼穷,可没那个还债的钱。

人家上门讨债时,两手一伸,说:“要不然你们把我给抓回去吧,钱是真没有,胳膊什么的,你们要是看得上,要不然卸走吧?”

来的几个花臂大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是假把式,哪敢呐?

大哥中的大哥轻轻的咳了咳,怒目圆睁的瞪她:“小姑娘,看你身上什么新货都没有,你那钱,都花哪了?”

花哪了?

赵辛眨眨眼:“花小白脸身上去了。”

……

ktv里面,男男女女,热热闹闹。

角落里的男人,正四仰八叉懒懒散散的躺着,偶尔灯光闪过,哟,那张脸,的的确确是让人叫绝的。

褚随的手机响了无数次了。

可他一看是赵辛,就懒得接了。

这个女人,无趣,市侩,长得也不符合他的审美,关键点,还穷。

如果不是看在她愿意随时给他钱的份上,他早就拉黑她了。

也就是这点,赵辛穷归穷,但大方,为他花钱的事情上,从来没有抠过。从他允许她待在自己身边的这两年里,她给他买过一块价值二十万的手表,至于钱怎么来的,他就不清楚了。

没问过,也不在意。

旁边的人说:“褚随,谁的电话啊?”

褚随有些嫌弃的说:“赵辛。”

“哦,来查岗?”

褚随淡淡:“她凭什么身份查岗?”

“她不是你女朋友?”

“我什么时候说过?”

褚随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赵辛是他女朋友,一直是赵辛在外面不停的强调,他俩是正式身份,褚随就是一直懒得否认而已。

朋友讪讪笑:“褚随,问你句实话,赵辛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他愣了愣,随即拿起放在桌面上的话筒,开场前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提款机呗。”

……

此刻,提款机小姐已经放弃了联系他。

大哥说:“怎么,联系不到小白脸要钱啊?”

赵辛说:“没问他要钱。”

赵辛:“叫他记得回来吃饭,厨房里还给他热了几个馒头。”

大哥:“……”

大哥也觉得挺累,“算了,过几天我再来。”

一群人,撤的飞快,还得赶下一户人家。

赵辛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捏了捏手心,才发现手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

她看了几眼,笑了。

没想到她竟然也会害怕。

赵辛再次拿起手机,这回是翻褚随的微信了,她说:[褚随,赶紧回来,再不回来,你家女朋友,要没了。]

可是她知道那边不会回复的。

褚随这个人,不喜欢用微信,从她跟他加上好友那一会儿开始算起,他就没有发过一条朋友圈,也从来没有给她点过赞。

赵辛想了想,她这会儿太需要他来抱抱自己了,还是给他打了电话。

好在这次褚随接了:“喂?”

赵辛说:“你在哪?”

“工作。”褚随扫了旁边的人几眼,对方就把音量给关了,也没有人再起哄,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见。

赵辛压低声音说:“什么时候回来?”

褚随那头沉默了良久。

赵辛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拒绝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干脆利落,这大概今天是不会回来了。

可最后褚随只是不太耐烦的“啧”了一声,说:“等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狼狈》<<<<


第2章 赵辛

褚随这声“等着”,让大伙的眼神都有些微妙,可没有人开口。

“送我回去。”他站在人群中,眼神冷淡,表情不算好。

褚随身边这群人,挺奇怪,明明他什么都没有,但就是挺顺着他的。他这一开口,朱时新立刻就跟着他往外走了。

一路上,都没什么话。

褚随骨子里偏冷,话虽然不算少,但不太爱主动跟人交流。当然,心情好的时候,愿意搭理你两句。

至于为人,一句话来说,挺难相处的。

也就只有赵辛,任劳任怨的跟他一起生活了两年,可这么说似乎也不对,因为褚随回赵辛那儿的次数,也不算多。大部分时间,找一个酒店,一趟一晚上,也就过去了。

但朱时新想不通的是,这会儿褚随这么容易就愿意回去是因为什么。

他想了想,清清嗓子:“褚随,你对赵辛,真的半点想法都没有?”

这个话题可真好笑,褚随也是难得的笑了,嘴角一勾,呔,妥妥的渣男相。他还算客气的说:“赵辛的性格,适合结婚。”

朱时新心想,可惜了,褚随是个不婚主义者,这怎么可能对赵辛产生一丁点正经的想法呢,本来路子就不一样。

……

赵辛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干坐着,也没敢开电视。

费电。

要再交电费,她可交不起。

好在没一会儿,她就看见褚随开门走了进来。

他身上穿的,还是自己还算有钱那会儿给他挑的某大牌衬衫。

褚随的身材非常非常好,好到哪怕这件衬衫花了好几千,穿到他身上的一刻,她也觉得值了。

褚随的脸蛋也非常非常好,总之她再没有见过比他还要好看的男人。

赵辛觉得,褚随上辈子是狐狸精,专门来勾引她的。

她的视线太过热烈了,他顿了顿,扫过去一眼,“找我回来做什么?”

赵辛没吭声。

他也懒得问,反正并不是很在意。脱了衣服,就往浴室走。

浴室里,他的沐浴露已经被换成新的,而赵辛的那瓶,已经旧到包装上的印花都开始褪色了,或许早就过了生产日期。

他淡淡的移开视线,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等到他出去时,赵辛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褚随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要说她对她有什么地方看得上眼的,那就是她的长发了,漆黑、飘逸、光滑,奇迹般的性.感。

当她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大波浪撞到她的额角处,慵懒的盖住了她半张脸时,他就没打算再忍下去了。

褚随从后面抱住了他她。

赵辛说:“不吃饭么?”

“不饿。”事实上,他在外面花天酒地,怎么可能饿?

褚随最不缺的,就是愿意主动给他花钱的人。

他心不在焉轻轻扯住她的头发,明明她也没有怎么保养过,但奇怪的是,质感就是

哪怕外面那些花着上千上万块钱保养头发的,也未必有这个质量。

褚随低头嗅了嗅她头发的味道。

赵辛伸手环住他的腰,张了张嘴,最后只是笑着说:“挺久没见你了,怪想你的。”

算起来,两个月前,她给了褚随最后一笔钱,到今天,这是第一面。

褚随略显冷淡的“嗯”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她有些瘦削的下巴,低头亲了上去。

……

赵辛缩在他的怀里,考虑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最近,挺麻烦的。”

褚随说:“嗯。”

缓了一会儿,起身翻出来自己兜里的烟,而赵辛这里,只有一块钱一个的那种打火机,他打了好几下,才出了火,才慢条斯理的在床边坐下,“我今天回来,也是有点事想和你谈。”

赵辛说:“我能先说我的事么?”

褚随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赵辛耸耸肩,“我借了笔贷款,现在三十万了,还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估摸着过几天,他们要来逮我了。”

可她还是在笑,不知道是真无措还是假无措。人却爬到了床边,扑进了他怀里。

褚随似乎眯了眯眼睛,又似乎没有,表情还是一贯的模样,倒是没有推开她。

赵辛在他怀里待了有一会儿了,见他不说话,于是主动开口说:“你呢,想跟我谈什么?”

褚随垂着眼梢说:“咱俩这样多久了?”

赵辛说:“两年了。”

“觉得我怎么样?”

赵辛只说:“我很喜欢你。”

你看看,女人都说出这句话来了,心里还有什么是不清楚的?

褚随淡淡的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你也别联系我了。”

赵辛在他怀里,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良久后“嗯”了一声。

她说:“是你喜欢的那款吗?”

褚随说:“对。”

“跟她很像么?”

“像。”

“比我还像她?”

“嗯。”

“那她……”

她被打断了。

褚随推开了她。

他把自己的手机丢给她:“我去穿个衣服,你找下自己的号,删了吧。”

赵辛说好,想了想,又说:“我去给你整理行李吧。”

整个过程,她表情都很平静。

只是看见他微信里有那么多联系人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朋友圈是有屏蔽功能的。

赵辛笑了笑,把他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

褚随离开前,没有看见赵辛。

他也懒得跟她道别。

下楼时,朱时新正坐在位置上抽烟,他看见他拎着行李下来,抿了下唇,有些感慨的说:“你走了,赵辛应该受不了吧?”

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过,褚随会直接走人。明明最开始,他只是说,今晚不会留下来,而不是再不回来了。

褚随拧着眉,些许不悦,随即漫不经心的说:“我连我自己的情绪都照顾不好,怎么还顾得上她的?”他又锐利的朝他看过来,语调同样随意放松,“倒是你,对她挺上心的,对她有想法?”

朱时新不说话了,他从看见赵辛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她挺好的,同时也纳闷,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招惹了褚随这个冷血怪。

褚随说:“赵辛欠了三十万。”

朱时新就懂了。

原本就是靠利益凑成的关系,现在一方给不了另一方利益了,这感情……

自然也就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狼狈》<<<<


第3章 楚玉

褚随这一走,对赵辛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

可相比之下,还债这事,更急。

赵辛有一个好老板,叫温三和,算是个富婆,到如今,她也只有这最后一根稻草了。

两人见着面,温三和的第一句话是:“老早我就说过,褚随你拿捏不住。”

赵辛说:“我想请你帮个忙,借我一笔钱。”

温三和说:“为褚随花的?”

赵辛顿了顿,没说话。

温三和凉凉的笑了笑,“钱我可以借给你,不过赵辛,你当初一见钟情这没话说,可对他这么舍得,至于么?”

赵辛起先还是没说话,等到温三和叹口气,起身要走的时候,她才说:“不是一见钟情。”

温三和顿了顿,挑着眉回头。

赵辛重复道:“我喜欢褚随吧,不是一见钟情。”

……

赵辛跟褚随,从小就认识。

褚随皮囊打小就好,外公家又是当地最有钱的,在他们城里,一直都是最出名的那一类,哪怕他的母亲,是未婚生子生下的他,也不影响他当他的贵公子。

赵辛就不一样了,她从小就穷,忒没存在感,来自偏远的乡下。

她的母亲在她十六岁那年出了车祸,没抢救过来,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褚随的母亲给看上了,把她给买了回来。可也不知道干什么用,最后选择给自己儿子当童养媳。

褚随母亲褚媚女士想得挺好,褚随难管教,找一个差不多大年纪的姑娘守着他,加上这赵家小丫头长得也讨喜,指不定自家儿子真的就能安分不少。

可他忘记了,褚随这张脸,什么女人没有,哪里是一个赵辛能压得住的?

那会儿褚随的确也好了个姑娘,叫楚玥。

两个人正干柴烈火呢。

所以他连正眼都懒得往赵辛身上扫,眼尾一瞥,懒洋洋的:“你就给我找了这么个玩意儿?寒碜谁呢?”

赵辛一顿,随即脸上火辣辣的,有些局促的捏了捏衣角。

褚媚扫了她一眼,道:“赵辛我看着很好,漂漂亮亮的。”

褚随的外公褚老爷子也附和说:“对的,小姑娘挺不错。”

褚随又扫了她一眼,语气不明的对老爷子说:“那你眼光挺低。”

“……”

褚媚气得脸红脖子粗,这女人呐,你就不能跟她杠。她冷笑两声:“自古娶老婆这事,就是家里说定了,你照做就是,就算你觉得赵辛丑上天了,那你也得跟人家好好过日子!”

褚随有些讥诮的扫了赵辛两眼,最后没什么语气的说:“那我打光棍好了。”

他说完话,就转身走了,留着褚媚怎么喊也没用。

赵辛在褚随走了后,终于松了口气,她走上前,“阿姨,要不然……”

她想说能不能不撮合她和褚随了。小姑娘也要面子,一个这么瞧不上自己的人,她也不太想跟。

可褚媚做好的决定,哪里是那么好改变的?

赵辛第二天,就被拎到褚随班里跟他一起上课了。

她早些年,就上到初中,这下突然直接到高三,心砰砰直跳。

她以前都是好学生,意识里面,成绩差就是件不太上得了台面的事,就是要被人看不起的。

赵辛默默的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她四处张望,没在这个班里看到褚随。

他妈可是叫自己盯着他呢。

她垂着头,没注意到前排人的注意视线。

小正捅了捅身边的楚玉,说:“漂亮哦?”

楚玉扫了眼,没说话。

小正这才想起来,人家家里妹子楚玥,已经是非常好看了,也就没有再说话了。

赵辛一个人沉默又拘束的坐着,一直到下课了,才不得不逮着一个人问:“你知道褚随去哪儿了么?”

当对方脸转过来时,她顿了顿,微微有点脸红。

面前的同学长得可真好看,褚随也好看,可他人品不怎么样,太坏了,一点都不知道对待女孩子该温柔喜多,身前这位,是一身书卷气的好看,脸蛋特别精致。

赵辛心道,果然在学校里,好看的人多。

楚玉没想到她会上来跟自己说话,毕竟他的冷漠是摆在脸上的,更没有想到,她开口问的就是褚随。

他冷淡问:“你找褚随?”

“对。”

“去观步街西头的网吧里找他吧。”

赵辛一顿,霎时间觉得自己有点命苦,听说网吧那种地方,能让人上瘾,想把人提溜回去,也不知道容不容易。

她沮丧的垂着脸正要走。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吧,我也要去找我妹妹。”

赵辛回头扫了眼,点点头。

结果她在网吧里看见褚随搂着个小姑娘,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跟那女孩儿没法比的,不论是长相,还是其他什么。

赵辛从小就惨,天生劳碌命,这会儿那点自卑就显露无疑了,跟这姑娘一比,相形见绌,一时之间没有开口。

楚玉扫了她一眼,淡着声音说:“楚玥,回家。褚随,有人找你。”

楚玥率先回头,看了眼赵辛,知道她是找褚随的,有些不太高兴的说:“你是谁?”

这下褚随也回过头来看了,看清楚来人是谁后,皱了皱眉,“你来做什么?”

赵辛说:“阿姨让我喊你回去。”

楚玥说:“这谁啊?”

褚随兴致缺缺:“我妈给我买的童.养媳。”

楚玥眼睛一瞪,说:“你有媳妇儿了,还来勾搭我?”她作势推了推他。

赵辛总觉得,她是推给自己看的。

但褚随把她搂的紧紧的,说:“我媳妇除了你还能有谁?楚玥你给我听好了,老子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娶。”

他没什么含义的看了眼赵辛,坚定的承诺说:“你放心,我很快把她弄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狼狈》<<<<


第4章 褚洋

赵辛心想,弄走就弄走吧,她也不太想跟他一块儿。

楚玥弯着嘴角笑,好不得意的扫了眼赵辛:“得罪了你妈,你睡大马路?”

褚随淡淡的笑,心不在焉的:“有办法。”突然又想到什么,眯了眯眼睛,对赵辛说:“过来。”

“嗯?”

褚随随手把书包丢给她,鼓鼓囊囊的一袋,在他手上仿佛轻飘飘的,那么一扔,就正中赵辛怀里,她却被砸的后退了两步。

他沉默几秒,不太耐烦的“啧”了一声:“你纸糊的?”

“……”赵辛心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力气大得像个金刚么。

楚玉若有似无的扫了赵辛一眼,“她是女生。”

褚随懒洋洋说:“我让她写作业而已,管她男的女的?”

楚玥说:“也帮我写了吧。”

褚随:“写两份。”

赵辛:“……”

楚玉没有再任由自己妹妹跟褚随这个带坏她的人瞎折腾,这会儿终于把自己妹妹给提溜走了。

褚随长腿一缩,终于站了起来,小少爷这身高,居高临下扫一眼,气势十足,上下将赵辛这么一扫,瞬间嫌弃的眉峰都蹙起来了,好半天才回到慵懒的状态,“乡巴佬,你敢跟我妈说我来网吧了,你就完蛋了。”

乡巴佬???

她气得发抖,却也只是识趣的说:“阿姨问起来,就说你今天在学校里。”

褚随满意的收回视线。

他倒是不怕褚媚,就是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他迈着大长腿就要往外走,就听见赵辛挺不高兴的说:“我可以帮你撒谎,但是你不准叫我乡巴佬。”

褚随无所谓的说:“戳到你痛楚了?”

赵辛张了张嘴,没说话。要说不是她痛楚,她自己都不信。她穷,一件衣服能穿好几年,他大概也没有说错什么,但她是个姑娘,多少有点爱美的。

褚随慢悠悠的说:“你要是承认戳到你痛处了,我就不叫了。”

赵辛觉得挺羞耻的,可她又觉得被人家叫做乡巴佬更加羞耻,仿佛把她遮羞布底下的模样,全部给扒了个干净,她硬着头皮说:“你说的对。”

褚随鄙夷的看着她,耸了耸肩,没有再提这事。

赵辛当然看见了他连隐藏都不屑隐藏的眼神,垂下头没有说话。

她不能要求什么,他答应闭口不提那三个字,她都该心怀感激的。

谁叫她……寄人篱下呢。

.

两个人还算相安无事的回到了家里。

院子里的另外一位少年正要上来和褚随打招呼,眼神转到赵辛身上,却迟疑的说:“她是……”

褚随顿了顿,却突然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你不知道么,这是你的童.养媳啊。”

褚洋:“……”

赵辛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褚媚的外甥褚洋,也就是这个家真正的主人,她来时,他去了他外婆家,所以两人没打上照面。

事实上,这里也不算褚随家。但他妈妈厉害,敢在自己兄长家横行,褚老爷子和褚随舅舅,都让着他。

她满脸通红的伸出手,想了想,又缩了回去,有些拘束的说了声:“你好。”

褚随乐得直笑。

那笑声在赵辛听来,只觉得刺耳极了。她的自卑,却是别人的笑柄,别人用来取笑用的。本来也还好,可是这会儿一个人在,那种羞耻感是加倍的。

她紧紧握着书包带子没吭声。

褚洋说:“褚随你正经点,这到底谁啊?”

褚随不耐烦了:“你去问她,问我做什么?”他往客套走,翘着二郎腿开始打电动了。

褚洋这下子只能看着赵辛了,他倒不会刻意去为难一个小姑娘,只是沉声说:“你是褚随同学?”

赵辛顿一顿,摇摇头。过了片刻,她小声的说:“我是你姑姑买回来的。花了这个数。”

她伸手比了一个五。

五万。

褚洋噤了声。

买个姑娘回来,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一直到褚媚回家,褚洋才知道,赵辛不是他的媳妇儿。

她对他说:“这是给你哥选的人。”

褚随脸色当时就变了,“说几遍了,我不要,爱谁谁要!”

褚媚姜碗筷往桌子上一甩,怒喝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吗?你不要,当你外公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褚随漫不经心的说:“不是还有褚洋?”

这下被点到名字了,褚洋头皮发麻,他想也没想就说:“我也不要!”

褚随一愣,随即嗤笑一声,眉宇间全是嫌弃:“你看,谁看得上她啊。”

赵辛听了,把头埋的低低的,一言不发。

也没有人在意她听没听见,反正她是买来的。

晚上,赵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有点想她妈了。

但有点可怜,那个从来不嫌弃她的女人,被车给撞死了。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狼狈》<<<<


第5章 新人

褚媚很强势,看中了赵辛,那就是要让她奋战到底的,后来的日子,为了不让褚随和楚玥“私相授受”,都让赵辛守着褚随。

奈何她守不住。

褚随照样整天带着楚玥瞎跑。

赵辛不起眼,除了偶尔听得见几句幸灾乐祸的“乡巴佬”以外,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就在一旁见证了他对他的小公主各种让人想象不到的好。

好到大概愿意给她摘星星月亮。

好到她羡慕,视线开始不由自主的围着褚随转。

赵辛想,也正是因为这位公主,她和褚随才有了后来的牵连。

楚玥没了的那个晚上,褚随喝多了,跟她上了床。

明明最开始,是他为了见楚玥最后一面而跟家里闹翻,她只不过是跟出来找他的,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那会儿城里依稀听得见此起彼伏的悲凉的唢呐声,她看着他孤独冷漠的背影,一时之间有点紧张,她想说她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看见他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盯着她看。

赵辛很少敢跟他对视的,可是那天她着了魔,没躲。

褚随就笑了:“赵辛,你长得还挺好看的。”

赵辛心跳加速,脑子一片空白。

“你有一个角度,挺像她的。”他像是在自言自语,随即又恢复成往常的模样,可眼神分明冷淡,却给她抛了一个诱饵:“想不想待在我身边?”

赵辛喉咙发紧,她听见自己说:“想。”

“行啊,那你养着我吧。”他风轻云淡的说,“你能养着我,我就让你在我身边待着。”

……

赵辛的思绪到了这里,就想不下去了。

因为她突然猜到了褚随离开的原因,她现在,养不起他了。

温三和看着她恍然大悟,却好像要哭出来的表情,叹了口气,安慰道:“会遇到更好的,你那笔钱,我回去给你汇款。”

赵辛艰难的点点头,又说:“等我有钱了,就还你。”

回去后她浑浑噩噩躺了两天,第三天出门去酒吧兼职时,半夜恰好看见一男一女往楼上走,她只扫了一眼,就觉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太熟悉褚随了,一个背影就足够认出他。

赵辛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动,下意识抬脚想跟进去,却被保安拦下来:“楼上有专门的服务员,一般人不能上。”

赵辛说:“那个人是褚随吗?”

“不好意思,不方便透露。”

然后她听见身后有一道声音传来:“怎么办事的?别杵在这挡路!”

赵辛猛地转过头去,在看到朱时新时,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下来了,这意味着楼上的男人是褚随无疑了。

朱时新噎住,想上来替她擦擦眼泪,又觉得不合适。

好在赵辛自己很快就缓下来了,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些:“那个女人还不错吧?”

“挺温柔的。”

赵辛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自己还需要消化消化,我其实替他们高兴的。”

她说:“楚玥走了,我知道褚随这几年都在熬”

朱时新皱眉,他并不知道这号人是谁,但也没有多问,他有些不忍心看她的勉强:“不想祝福,就别祝福了呗。”

赵辛摇摇头,说:“我很喜欢他,他开心我就开心。”

可她实在不像一副开心的样子。

赵辛是来工作的,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很快就去其他地方招待了。

朱时新有些感慨,要是有个人肯这么为自己多好啊。正要往楼上走,却看见褚随正拿了个酒杯,没什么表情的站在楼梯口。

“在这站了多久了?”

“有一会了。”原本他想下来调杯酒,但是不大愿意跟赵辛打照面,就一直等着。

褚随有些心不在焉,在盘算自己几天没有那方面的生活了,以至于朱时新还说了什么,他没听进去。

他去吧台要了杯酒,侧目看来眼不远处的赵辛,她穿得不多,至少那双腿是光着的。

褚随心中有了主意,又要了杯调酒,把方才在包间里顺来的药加了进去。原本是楼上几个富婆打算用来算计他的,只不过手段太拙劣了,被他一眼瞧了出来。

正好他有需求,这现成的小羊羔就来了,他也能勉为其难再用一用。还能够不跟清醒的她接触,两全其美。

他把那杯加了东西的酒递给另外一位服务员,朝赵辛指了指,漫不经心的说:“说是你们老板体谅员工辛苦请喝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狼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