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免费阅读(乔墨宸安溪澜)_乔墨宸安溪澜小说免费看

小说: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作者:唯爱阳光

主角:乔墨宸,安溪澜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四年监牢,她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嫁给北城最帅最冷酷的男人:“乔总,想救你未婚妻,那就娶我。”乔墨宸:“安溪澜,做我的女人,你会后悔!”婚后,安溪澜的确后悔了,这个男人怎么阴魂不散的缠着她!她去打工,他就买下整个公司!她遇险,他不顾一切去救她!她见一个异性好友,他就吃醋吃到酸气满天!安溪澜烦不胜烦,她要离婚!可男人却撕碎了结婚证:“想都不要想,你一辈子都是乔太太!”
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免费阅读(乔墨宸安溪澜)_乔墨宸安溪澜小说免费看

《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在线试读

第一章

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开。

黑暗中,她的手胡乱的扑腾着,摸到了一个烟灰缸。

顾不得害怕,她抓起那烟灰缸,就向对方的头上重重的砸去。

对方显然是被打的怔了一下。

可很快,他就将她手中的烟灰缸夺下,扔到了一旁,死死的控制住了她。

“不要,求你,不要......”

她低声哀求,却无济于事,

“不要!”

一声惊呼,安溪澜从噩梦中醒来,依旧惊魂未定。

又是这个梦,已经缠绕了她整整四年!

她不知道那晚上的男人是谁,只知道是毁了她一生的人!那晚她失去了清白,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男友,失去了自由!

“1022号,安溪澜,该走了!”

她擦擦脸上残留的泪水,换上原本自己的衣服,从牢房里走出去。

......

北城监狱门口。

安溪澜一头短发站在那里,看着厚重的铁门重新被关上。

整整四年,她在这里过了四年非人的日子。

她紧握的拳头摆到胸前,手心摊开,里面是一个吊坠。她把吊坠挂到了脖子上。

一辆黑色奥迪车开过来,停在她身前,落下窗:“等你半天了,上车。”

开车来的是她的好朋友叶知秋,四年前她入狱时也到处奔走想帮她,可还是没敌过乔墨宸的手段。

安溪澜坐进副驾驶座,表情沉静。

“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看看我妈。”

叶知秋顿了一下:“我送你。”

看着安溪澜淡漠的样子,叶知秋握紧了方向盘。

安溪澜突然开口:“有乔御仁的消息吗?”

叶知秋不由得一顿:“乔御仁那个渣男,从阿姨出事那天失踪,就再也没回来过,好像是出国了......安溪澜,别想他了!”

“那安心呢?”

“她......现在是乔墨宸的未婚妻。”

乔墨宸,是乔御仁的哥哥,也是送她进监狱的人!

安溪澜忍不住冷笑了,同样的姐妹两人,一个入狱四年,男朋友远走他乡,一个容光焕发,成为炙手可热的千金名媛......

“安溪澜,别想他们了。”叶知秋的语气很小心。

安溪澜浅浅的笑了笑,笑容不及心。

来到将母亲的骨灰撒向大海的地方,安溪澜站在海边,静静的矗立。

安溪澜道:“知秋,有火机吗?”

叶知秋愣了一下,将火机给她。

他离开后,安溪澜望向宁静的海平面:“妈,我出来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

一块放到了海边细软的沙滩上。

另一块打开塞进了自己口中。

“这个糖特别好吃,是一个狱友给我的,她说,想哭的时候,多吃几颗糖,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是真的,我验证过了。”

海风吹到脸上,混着湿黏。

她从包包里,掏出了几份报纸上剪下来的纸片,专注的看了一会。

打开打火机,点燃。

“妈,四年前没能报完的仇,现在开始,我要一点点的,全都讨回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莽撞了。”

火势借着海风瞬间汹涌,将她手中的报纸吞没。

报纸上的一些残存的标题在她眼帘中闪动。

‘帝豪集团总裁乔墨宸与安氏集团大小姐安心,情人节高调秀恩爱,婚期在即。’

‘安氏集团大小姐,突发高烧不退,诊断为暴发性肝功能衰竭,急需匹配肝源。’

她轻轻松开手,由着灰烬被潮水带走。

良久,她抬手抚摸到自己右侧的胸口下。

当年,她因为这颗肝脏无用武之地,而被安家驱逐。

现在,这颗为安心而生的肝脏,终于又有了它的价值。

这一次,她必要连本带息的,将所有债,全都讨回来。

“妈,等着瞧吧,我们流过的泪,必让他们用血来偿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第二章

医院地下停车场,安溪澜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牛仔裤,站在一辆宾利车旁。

过了足有一个小时,车的主人才姗姗来迟。

那是一个优雅贵气的男人,秀颀挺拔的身上,裹着名贵的西装,说不出的好看。男人走近,摘下眼上的墨镜,打量向挡着自己车门的女人。

安溪澜勾唇一笑,倾国倾城的脸上,满是妩媚。

“乔总你好,我是安溪澜。”

乔墨宸陌生的看着她:“安溪澜?”

她依旧笑魇如花:“四年前,不是乔总把我这个陌生人送进了监狱吗,还是说,乔总送进监狱的人太多,不记得了?”

“原来是你。”男人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

安溪澜笑:“没错,是我,乔总,有时间吗,聊一聊。”

“我没兴趣跟你这种女人聊,闪开。”

乔墨宸说着已经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匹配的肝源吧。”

男人脚步停住,看向她:“四年的时间,你还没学老实?”

安溪澜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笑容却格外灿烂:“乔总,我正是因为太老实了,所以才会主动送上门来的,我知道哪里有合适的肝源。”

乔墨宸眉心微挑,“你知道?”

“只有我能找到肝源救她,乔总可以赌一把,是跟我谈谈呢,还是放弃救你女朋友的机会。”

乔墨宸冷笑:“你别后悔,上车。”

安溪澜看到他上车,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如叶知秋所说,这个男人,很危险。

不过,前有狼,后有虎,那选择与虎为伴去斗群狼,又何尝不是一件化解危机的办法呢。

乔墨宸带她来到一家私人酒窖。

他端起酒杯,微微晃动了两下:“说吧,你的条件。”

“既然乔总是痛快人,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乔总能给我什么?”

乔墨宸上下打量着她,冷笑:“一套公寓,一辆车,三百万。”

安溪澜耸肩:“那你心爱的女人,还真是不值钱。”

乔墨宸脸色一冷:“看来,你想狮子大开口。”

“在我眼里,安心应该比这更值钱,所以,我要一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海景别墅,车子我就要门口你那辆,毕竟被我这种人坐过了,晦气,我想乔总应该也不会想再开了,钱,我要一千万。”

“果然,狮子大开口。”

安溪澜笑:“这就算狮子大开口了?乔总,我可还没有说完呢。”

乔墨宸眉眼有几分冷的望向她:“你确定,你还敢继续说下去?”

“我还要,你。”她说着眼角分明露出一抹妖媚的弧度,手指轻轻的指向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第三章

整个北城,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做。

他微微晃动着杯中酒,邪魅的勾着唇角,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尤物,只可惜,是个蛇蝎心肠。

“我?你确定,你要的起?”

他的眼底明明没有什么色彩,可是声音却是玄寒的,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冷。

“你放心,我不会绑住你一辈子,只要六个月,足矣。还有,在我看来,我要不要的起乔总不重要,能够救安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乔墨宸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抿了一口酒。

他的目光始终在眼前的人儿身上。

这个人深邃的眼眸,像嗜血的野兽,紧紧盯着他的猎物。

安心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她只是在赌,赌安心对这个男人来说重不重要。

良久后,乔墨宸勾唇。

“我听说,你小时候是在安家长大的。”

只有小时候吗?她可是从小就在那个恶魔窟长大的。

“乔总想说什么?”

“安家人都懂酒,你呢?”

“略懂一二。”她看向他,表情淡定。

他淡淡的又喝了一口酒。

在她还未反应明白的时候,就已经一手压住了她的后脑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安溪澜脑子里轰的一响。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提醒自己,还有交易,不要推开。

可是她脑子里全都是那晚,

她一把将他推开,重获自由后,她用力的呼吸,默默的往后移去几分,警惕的看向他。

他眼神中多了一抹玩味,“说说,这是哪个年份的酒,答对了,你的要求,我就应了。”

安溪澜微微握起拳头,她在监狱四年,没有机会碰酒,而且她的味觉本来就没有那么灵敏......

乔墨宸眉梢微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安溪澜扬起下巴,努力的克制自己,保持淡定:“我......刚刚没有尝出酒的味道。”

“那你就输了。”

“再让我尝一次,再一次,我一定可以做到。”

“安小姐这是在向我邀吻?”

“我可以自己喝一口。”

“当然不行,我的酒很名贵,你不配。”

他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含在口中看向她。

安溪澜沉思片刻,不再犹豫,上前碰到他的唇。

可是,他不张嘴。

她闭目,咬牙,握的拳头都颤抖了起来。她不能放弃,这个男人,是她惩罚安家人的第一步。

再睁开眼时,她眼神中一片清冷。

她上前拥住他,唇碰到他的唇上。

一点红酒被度到她的口中。

她立刻跟他分开,仔细品味。

她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讶色。

“怎么样?这是哪个年份哪个地区的酒?你只有一次机会。”

她双手轻轻的交握,掩饰她的紧张:“82年,波尔多的葡萄酒。”

她说完,立刻双眸炯炯的望向他,等待答案。

乔墨宸眼底染上了邪肆:“你刚刚提的那些,成交。”

对了?她竟然真的蒙对了?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了吗?

此刻乔墨宸手中撵转把玩着红酒瓶的瓶塞。

上面清晰的印着2005。只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看到。

目前看来,这个交易,很有意思。

乔墨宸随手将瓶塞塞进了酒瓶中,起身。

安溪澜也跟着一起站起:“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乔墨宸从容回答:“今天。”

“那......我和你?”

“哦?这么迫不及待的?”他侧步,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走到她面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第四章

她连忙后退一步:“我说的是结婚。”

乔墨宸勾唇,这个女人明明害怕,还故作镇定。

“你决定。”

“今天。”她坚定的看向他。

“可以。”

一个小时后,安溪澜出现在安家老宅。

她站在沙发对面,望着沙发上的安展堂和他的妻子路月。

路月冷眼撇着她:“你这野种竟然还敢回来。”

安溪澜随意的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这不是我的家吗?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路月冷冷道:“要不要我提醒你,四年前,你和你那个不知检点的妈就已经被赶出安家了。”

“是吗?”安溪澜灿然一笑,“阿姨,你是不打算让我帮你了?”

说到这个,路月脸色一狠:“你敢威胁我?”

“我怎么敢在一个恶毒的女人面前耍狠呢,阿姨您高看我了。”

不等路月开口,一旁的安展堂,声音漠然的道:“说吧,你的条件。”

看着眼前的男人,安溪澜心里生出一抹凄凉,这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不过很快,她就将心情平复。

“三个条件,第一,我要你对外宣布,我安溪澜,是你安展堂在外面遗落的明珠。”

“不可能,”路月站起身,“安溪澜,就算我死,你也休想进安家大门。”

安溪澜没有理会路月:“第二,我要一千万,现金。”

“你做梦!”

“第三,我要拿回我的户口本。”

安展堂沉默半响:“安溪澜,你该知道,你自己是为什么来到安家的。”

“我很清楚,一刻也不敢忘记。”

“后面两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你,至于其他的......安家的一切都不属于你,你别忘了!”

安溪澜站起身:“户口本呢?”

安展堂起身,去卧室将她自己一个人的户口本递给她。

安溪澜接过,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我其实特别想问问两位,午夜梦回的时候,我妈就没来找你们偿命吗?”

四年前,她的妈妈病重,却连一个栖身之所都没有,安家的人宁愿给乞丐钱也不愿意去救她!

安展堂脸色一黑。

安溪澜笑:“告辞了,两位。”

她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道,“哦对了,我这次出来,除了可以帮你们救安心之外,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就权当是感激你们四年前对我和我妈的关照,两位,拭目以待吧。”

她说完,转身离开。

路月冷哼:“这个贱丫头又要玩儿什么把戏。”

安展堂眼眸微深,他觉得安溪澜和四年前不一样了。

......

从民政局出来,安溪澜低头看着红本本,唇角微扬。

片刻后,她将红本本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顺手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交给他。

“这份文件,请乔总过目。”

乔墨宸接过,看了一眼,这是一份很简单的结婚协议。

乔墨宸,安溪澜,两人协议结婚,婚姻存续期,六个月。

婚姻存续期内,两人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协议结婚的事实。

违约方,需将所有财产,无条件转让给对方。

六个月后,安溪澜除了海边别墅,豪车,以及自己银行卡内的存款之外,不带走乔家一分一毫,自行离开。

下面已经有了日期和安溪澜的签名。

“如果乔总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第五章

乔墨宸盯着她:“有没有人说过,你胆子很大。”

安溪澜老实点头:“有,很多。”

乔墨宸黑眸微眯:“胆子大,不见得是好事,有些事情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懂吗?”

“就是因为懂,我才会胆子越来越大。”

乔墨宸掏出笔,垫着结婚证,快速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这份协议,他没有给她,而是夹进了结婚证里。

安溪澜伸出手:“乔总,这份协议,还是交给我来保管吧。”

“既然是协议,自然是要符合双方的意愿,你想要的条件开好了,我的条件可还没写上呢。”

安溪澜收回手,好,就让他回去写。

她很平静的看着他:“安心的手术时间安排好,随时通知我就可以了,我还有事,先告辞。”

她说完,转身离开。

乔墨宸站在原地,抱怀看着走远的她。

上夜酒吧。

灯红酒绿的酒池旁,安溪澜和叶知秋安静的坐在那里。

“知秋,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准备好了吗?”

叶知秋郁闷的叹息一声,侧身正色的看向她。

“我实在是不理解,你到底图的什么?那个男人的心在安心的身上,就算他成了你的合法丈夫,有用吗?乔家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不值得你牺牲你的婚姻,安溪澜,我真怕到最后受伤的人会是你。”

安溪澜淡淡道:“知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没忘记是谁把我送进监狱的,乔墨宸的爱,我也不稀罕。”

她眼神间,透着一抹森寒。

“别说是婚姻,就算是要付出灵魂,我也会去做。安心一直以来想嫁的人成了我的丈夫,她就成了小三。我就是要让她做小三!是她亲口说的,小三都不得好死!”

叶知秋叹口气,终是递给她一份牛皮纸袋。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告诉你,你一定不能把自己也算计进去,听见没?”

她将文件抽出看了一眼,这才看着他笑,笑的满目灿烂。

远处黑暗的角落里,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锁在他们这边。

这个女人......

前脚刚跟他领了结婚证,后脚就跟别的男人在酒吧卿卿我我。

从酒吧离开,叶知秋将她送回了海边别墅。

这就是乔墨宸给她的那栋别墅,手续已经办完,此刻完全属于安溪澜。

安溪澜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一个人走到了海边。

她脱掉鞋,在海边坐下,从包里掏出一块糖,塞进了口中。

她坐了很久,直到夜深了,才起身回到了别墅。

等洗漱完从浴室出来,安溪澜看到屋里的男人,脚步踟蹰了一下。

乔墨宸?他怎么会在她房间。

乔墨宸翘着二郎腿,穿着睡袍,半坐在她的床上。

“你洗澡的速度,太慢。”

安溪澜一脸震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墨宸指了指床头柜上的结婚证:“你不会不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吧?”

安溪澜极力淡定:“我们的婚姻关系是假的,我们是协议婚姻,乔总应该没有忘记的。”

乔墨宸起身,身上宽大洁白的睡袍半敞着。

他刚刚洗过澡,身上带着跟她相同的香气。

她向后后退一步。

可他却一步迈过去,双臂将她抵在墙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太太今天又作死了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