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从修收音机开始小说-(沈林鲁小荣)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免费阅读

小说: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三山风

角色:沈林,鲁小荣

简介:抖音热门小说《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主人公(沈林,鲁小荣),来自三山风大神原创重生流都市小说。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当有一天,沈林意外重返84年,见到那个让他愧疚了一生的女人鲁小荣,沈林为了弥补鲁小荣。所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吧,从收破烂成为首富!

书评专区:

小菜鸡不辅助:重新审视这本书,官场商场纠葛,从来是人们避讳的话题,也许也只有在小说里面才干抨击一下这些社会的阴暗面。黑白相生,强烈的阳光下阴影才会更深,更刺眼,但却不可避免。

西瓜:‘淡然处之,心明眼亮、坦率真诚”这三个词,其实这便是对男主形象的高度概括。

![4.7.jpg][1]

《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免费阅读

第1章 回到从前

“在今晨结束的美国洛杉矶第23届奥运会射击比赛中,我国选手许海峰夺得自选手枪射击冠军,这也是中国人在奥运会上夺得的第一块金牌,它是中国奥运史上零的突破。”

“让我们在这里恭喜许海峰创造辉煌,同时也祝贺其他身处异国他乡的奥运健儿勇创佳绩,为国争光,载誉而归!”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由著名港区音乐人邓丽君演唱的歌曲《甜蜜蜜》。”

……

大喇叭广播中飘荡着邓丽君那柔美甜蜜的歌声,似乎甜进了每个听众的心里。

沈林躺在床上,却无心聆听。

无神的看着屋顶……

老旧的屋顶满是斑驳和裂纹,一根花纹电线吊着光秃秃的的灯泡……

看着熟悉的画面,他的脑海中思绪万千。

我重生了……

我回到了40年前,1984年7月29日……

压在心头多年的记忆,清晰的在他脑海中涌了上来。

他永远都忘不了今天这个日子……

1984年是奥运会之年,也是新中国代表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中国健儿许海峰在7月29日这一天取得射击金牌,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了奥运的领奖台上。

这一天,全国人民为之振奋!

可对于沈林而言,这一日,却是他人生悲剧的起点。

二十岁之前,他的生活几乎是一帆风顺。

父亲是国营大厂的厂长,妻子是厂子里最漂亮的姑娘。

可是这一切,都随着父亲的突然病倒而变的不一样。

父亲病退离休,厂子换了新的厂长,新上任的厂长曾经因为生活作风有问题被父亲痛批过,怀恨在心。

暗中指使车间主任处处给沈林穿小鞋,将这笔账算在了沈林头上,在沈林连续加了一个月的夜班之后,疲惫的他不小心操作失误,导致一批生产的零部件变成了废品。

按理说这种因为操作失误导致的废品,只需要按照内部价格赔偿就足够了,但是,厂长当即宣布开除沈林。

这件事也成为了引爆火药桶的导火索,在全体员工大会上,情绪失控的沈林贸然出手,打伤了厂长。

不仅丢了工作,人也被抓进了看守所。

工作上的不顺心,生活上的失意。

让他充满了偏激,他酗酒,他和一群狐朋狗友胡混。

妻子鲁小荣不止一次的祈求丈夫回头是岸,可沈林非但不领情,反而殴打妻子。

就在今天晚上,他会因为醉酒再次打了鲁小荣,当时他和鲁小荣都不知道,鲁小荣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因为出手过重,孩子流产了……

而等他酒醒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也正是因为孩子的流产,伤心欲绝的鲁小荣坚定的和他离了婚,一病不起,三年后郁郁而终。

当失去一切的时候,沈林追悔莫及。

如果老天爷能再给我一次重来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

“咔吧!”

一声轻响,将沉思中的沈林惊醒了过来。他抬头,就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了进来。

她高挑的身材依旧,只不过比自己记忆中的更瘦,她的脸色,更是有些苍白。

是她,我的爱人!

沈林激动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爱人重现在眼前。

张着嘴巴,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间,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先说什么好,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不过,沈林注意最多的,还是鲁小荣脸上的淤青!

尽管鲁小荣用妆容淡淡掩饰了痕迹,但仔细看依然能看得出来受伤的迹象。

这是前天晚上,自己喝醉了酒,争执间不小心推倒了她,磕在了门框上导致的意外。

这一刻,一抹心疼和内疚感浮上了沈林的心头。

提着一个塑料菜篮子的鲁小荣,朝着沈林看了一眼,然后就面无表情的朝着里屋走去。

从鲁小荣的神色上,沈林感到两个人就好似是一对陌生人。

沈林本能的伸出手,他想要抚摸一下这个让他愧疚了一生的人。可是就在他的手落在鲁小荣肩膀上的刹那,鲁小荣挥手将沈林伸来的手掌,重重的打开。

没有任何的言语,两个人之间有的,只是冷漠。

鲁小荣的反应,让沈林沉积在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想到了更多的事情,都是自己在前世自暴自弃的时候,做出的混账事情。

哀莫大于心死!

鲁小荣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是已经心死了!

“能看到现在的你真好。”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话,鲁小荣会不会明白,但是沈林还是忍不住说道。

鲁小荣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菜篮子,她不知道沈林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以往的事情,让她根本就没有和沈林说话的心思。

所以,她只是默默的放下菜篮,然后默默的摘菜,就好似两个人,是处在一个房屋中的陌生人。

一股尴尬的氛围萦绕在两人之间。

这一刻,即便是两世为人的沈林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咚咚咚!”

一阵的敲门声,从外门传了进来,打破了眼下的尴尬局面。

“鲁小荣在家吗!”说话的一个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

鲁小荣听到这声音,脸色先是一变。她的手停滞了一下,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随着房门的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穿着补丁衣服的老太太,就映入了沈林的眼中。

是房东陈婶。

这老太太在看到鲁小荣的时候,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犹豫,但是最终,她还是道:“小荣,你们这租金,已经半年没有给了。”

“大娘知道你不容易,可是我们家老头子这一段时间,血压一直都高,最近连拿药的钱都没了。”

鲁小荣苍白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搓了搓手,神色中充满了窘迫。

“陈婶,我……我早就该给您租金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这两天就发工资了,发了工资我立即给您。”鲁小荣吞吞吐吐的说道。

老太太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她沉吟了一下,还是道:“小荣,你的困难大娘知道,要是家里有一点办法,大娘也不会催你,可是现在,大娘家里真的急用钱。”

“哎,这样吧,我先去亲戚家借借,你也去找熟人亲戚朋友借一下,我也不要多,先给我一个月的房租就行。”老太太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要是还没有,那你们就换个地方住吧。”

说话间,老太太朝着里面的沈林看了一眼,然后摇着头离开了。

从老太太的神情中,沈林感到了一种失望。

房租,当时……当时自己好似从来都没有交过房租!

沈林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裤兜,一张皱巴巴的五毛钱,是自己前天从鲁小荣手里硬抢过来,准备去买酒的酒钱。

就在沈林心中的羞愧越来越多的时候,鲁小荣已经从破旧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包。

一个干瘪丑陋还被黑色的针线缝了几道痕迹的小包。

几张轻飘飘的钞票,随着小包的倾倒,掉落在了桌子上。

一角,两角,最大的是一张五毛的钞票!

看着这稀稀落落的钞票,鲁小荣没有吭声,她轻轻的将一张张的毛票捡起来,然后扭头朝着门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去?”沈林看着要走的鲁小荣,大声的问道。

鲁小荣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不过她终于还是开口了:“借钱!”

随着这话,就是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鲁小荣去借钱了,而且还是怀着孕去借钱,想到鲁小荣现在的情形,一种巨大的愧疚感,顿时升起在沈林的心头。

他在稍微愣了一下,就快速的朝着门外追了出去。

当他追出去的那一刻,鲁小荣已经骑着自行车远走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沈林迈步回到了住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2]----------第2章 从收废品开始看着空落落,家徒四壁,但是却充满了鲁小荣生活痕迹的家,沈林暗暗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感谢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新活过来的机会。摸着裤兜里的五毛钱,沈林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五毛钱,在现代的购买力,仅仅只够买到一根棒棒糖。而在1984年,五毛钱,能买到10根雪糕,或者五盒烟,以及两瓶质量不错的牛栏山。我要挣钱!沈林这两辈子,第一次萌发如此强烈的挣钱的想法。他要让鲁小荣不再为钱发愁,他要让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孩子,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怎么才能挣钱呢?最少要让鲁小荣短时间内,吃得起肉,交得起房租,不至于为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犯愁。就在沈林想着怎么挣钱的时候,一个蹬着自行车的路人丢了一只汽水的玻璃瓶,瓶子骨碌碌的滚到了沈林的脚边。正当他准备一脚踢出去的时候,就见两个人赛跑似的朝一只玻璃瓶冲了过去。两个人都提着脏兮兮的化肥袋子,跑动的时候,里边更是叮当乱响。捡破烂!忽然间,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沈林的大脑!不,不是捡破烂,准确来说,应该叫废品回收。捡破烂这个职业自古有之。是社会上一个非常低等的行业,毕竟一天到晚要跟垃圾打交道。会让普通人嗤之以鼻,避之不及。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废品回收这个行业背后所蕴含的收益和利润。不过,此时绝大部分的废品回收工作者,思路还停留在捡破烂的行列中,青睐于无本经营。沈林听一个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说过,当年他开始创业的时候,靠的是在各大工厂的办公场所去收废书旧报纸起的家。那时候,大家都在大街上捡破烂,没有人想到上门收购的概念,他一个人专找厂子的办公室收旧报纸,利润高的吓人。可沈林看到的商机远不止只是收废纸、废铁这么简单。他真正的目标是回收废旧家用电器。在废品回收行业里,真正赚钱的是废旧家电维修,倒卖二手家电。而维修家电,可是沈林的老本行。将不值钱的废弃家电回收,修好之后兜售二手,光是差价的利润就足以提前迈入小康生活。相比之下,废纸废铁这点钱只能算是毛毛雨了!有着三十年维修家电经验的沈林对自己的手艺很是自信。打定主意,说干就干!沈林转身就回到了住处。虽然收破烂简单,但是至少也得有装备。这其中,最重要的装备,就是需要一辆三轮车了。上个世纪,物资紧缺,国家还是计划经济,实行凭票购物的经济模式。光是有钱还不够,还得有票。买粮食,有粮票。买肉,有肉票。买自行车,得有自行车票。时间来到八十年代,随着经济好转,国家陆续取消了多类票据,但是购买三轮车这种大件,仍然需要三轮车票。有钱都不容易买到,想要弄辆三轮车更不容易。下楼的时候,沈林看见一辆破平板车扔在院子里,他记得应该是房东家的。“咚咚咚!”沈林来到房东的家门口,小心的敲了敲房东家的大门。好一会儿,陈婶儿才打开门。看见是沈林,老太太神色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道:“你有事?”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沈林真切的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不受待见。想想连房东都看不惯自己,可见当时自己有多混账。“陈婶儿,你们家的板车用吗?我想借两天。”沈林赶紧笑着道。陈婶儿很是看不上这个自己花天酒地,却让自己媳妇受苦的二流子,要不是为了鲁小荣脸上好看,她都懒得搭理这个人。“你借车干啥?”“陈婶儿,我准备去拉点东西挣钱,不能像以前那样坐吃山空了。”沈林解释道:“挣了钱,也能早点儿把欠您的房租缴了。”“你该不是想拉出去卖了吧?”陈婶儿质疑沈林的来意。“不,这个绝不会,您是我房东,我把家里的钥匙押在您这里成不?”看着一副坦然,和以前那种自暴自弃截然不同的沈林,陈婶儿甚至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两个人。“行,你用去吧,我记得左胎儿的气不足了,你去找老李借打气筒打一下就行。”陈婶儿说道这儿,犹豫了一下道:“沈林,小荣是个好孩子,你们要好好过日子。”“陈婶儿,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把日子过好。”沈林坚定的说道。看着离去的沈林,陈婶儿摇了摇头,她走进屋,就听有人道:“谁啊?”“租咱家房子的沈林,说是要借咱们的车子拉点货挣钱。”“哼,你就别信那混蛋小子,纯粹是满嘴跑火车,就他那个熊样儿,狗改不了吃屎,非得栽个大跟头儿不可!”陈婶儿对于自家老头子的判断,一向都很信服,此时听他如此说,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怜了那小媳妇儿!”……一个装化肥的大编织袋,一根杆秤,再加上从邻居家借来的板车,就成了沈林的全部装备。推着空荡荡的车子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沈林觉得有不少人在看自己。很显然,他的装扮和这拉东西的车子,实在是不相配。不过这些,沈林并不在意,他昂头看着越来越热的太阳,就觉得自己的身上都是汗。这闷热的天儿,让他无比怀念重生前的空调。不过现在,不是他想空调的时候,就算天再热,他也要挣到钱。沈林的第一站,就来到了一座机关的办公楼前,按照他的经验,机关办公楼里的废旧报纸书籍最多。大部分收破烂的同行,还处在四处游荡着捡破烂的状态,这些肥肉,自然是没有人吃的。在树荫下将车子放下,沈林就朝办公楼走去。守门的门卫朝沈林扫了两眼,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威胁性,就不再理会他。来到一间写着办公室的大房间,沈林就敲门走了进去,此时这办公室中,有四个人在办公,屋顶的吊扇在快速的旋转,可是整个办公室,依旧给人一种火炉的感觉。“你有啥事?”一个穿着白色的确良短袖,挥舞着手中的折扇,头上还顶着一块湿毛巾的干瘦男子,在看到沈林走来,就大声喝道。沈林做了一个摸口袋的动作道:“同志,我有件事,想向你打听一下。”掏出一盒皱巴巴的烟,拆开,毕恭毕敬的递了一根过去。那干瘦的男子见状,语气随和了很多:“啥事,你说吧?”“那个领导,我就是想问一下,咱们这儿有废旧报纸吗?我给钱!”沈林之所以找上这干瘦的男子,除了因为这男子第一个开口,更因为男子的年龄和位置。这男子在办公室的位置并不是太好,再加上他的年龄,沈林凭经验就足以判定,这男子在办公室,就是一个没有职务的老资格。一旦到了中年男子这年龄,就难免为柴米油盐而斤斤计较。所以,此人必定是沈林收破烂最容易打开的突破口。男子本来想说没有,可是一听到给钱,不由得两眼放光。PS:新书启航,求各位大佬支持,每天四更,雷打不动[>>>>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2]----------第3章 第一桶金对于他们这些机关单位来说,每天产生的废纸,不少于几十斤。用完了就随便扔出去。至于拉到废品站卖钱,他们从来不考虑这个方式,一是面子上过不去;二是又远又费劲,不值当的。主动上门收废纸的,这小伙子还真是头一个呢。“领导,大哥,我给的钱可能不多,但是买几根冰棍还是可以的,大家在这里办公这么热这么辛苦,弄点废品卖了买冰棍,没有人会说啥。”沈林的话,一下子打动了中年男子,男子朝办公室里间那堆积得高高的一摞报纸看了两眼,又问道:“你一斤废报纸多少钱?”“十斤废纸一分五。”那时候,一根冰棍的价格,也就是两分钱。用这些没用的东西换几根冰棍吃,实在是再好不过,更何况那些报纸堆积着,没用不说,还占地方。“行,那你就称称,这些报纸有多少斤。”干瘦男子说到这,朝一个年轻人招手道:“小李,把那些没用的废旧报纸收拾收拾,咱们卖了买冰棍吃。”那小李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听到干瘦男子的话,兴奋的搓手道:“哎呀呀,还是陈哥为我们着想,这些报纸扔着也没有用,换了冰棍一举两得。”说到这里,他指着一堆废弃的书道:“哥们儿,这些书你要么?”“要,看你们都是知书达理的文化人,书的价格我可以给你们十斤一分六。”沈林憨憨的笑了笑,一副诚恳的样子。“行,那你过来收拾收拾吧。”沈林早就有备而来,见第一笔生意达成,赶紧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了几根绳子,对着那些书籍,快速的捆扎了起来。办公室里,风扇依旧在旋转,有人在办公,有人在闲谈,除了不时的找出一些破旧报纸杂志的小李,基本上就没有人注意正在捆扎东西的沈林。干净麻利快,也就是一会儿功夫,沈林就捆好了八大捆。他用杆秤将那些废旧报纸称了称,心中暗自吸了一口气。不到四百斤,算价格的话,差不多就是五毛钱。啧啧,这才第一笔买卖,就差点将自己的老本给弄光,实在是太凶残了啊!不过这些废纸一旦被自己运到废品收购站,那就能大赚一笔,自己的本钱,就会更充足了。心花怒放的沈林,掏出自己仅有的五毛钱,用一种豪爽的口气道:“领导大哥,您这废纸和书籍,一共该给您四毛七分六,零钱不值当的算了,这五毛钱您拿着。”呦,还有意外收获呢。干瘦的老何握着五毛钱,清瘦的脸上笑容更多了:“哎哟,你也不容易,这钱给的有点多啊!”“没事儿,头回生,二回熟,您这么照顾我,我自然也不能跟您小气。”沈林仍是一副憨憨的模样。这姿态,很容易博得好感。沈林精通人情世故。“哈哈哈,小伙子不错!”老何拍了拍沈林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沈林的厚道着实博得了老何的好感。这年头儿,这么懂事儿的年轻人可是很少见了。沈林也不敢逗留,客气了几句,就赶紧朝着自己放平板车的地方跑去,他要趁着离中午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多跑几趟。在办公室的时候,虽然空气炎热,但是转动的风扇多少还有几分清凉。现在跑到外面,沈林顿时就觉得那火辣辣的太阳照着,汗水不停的往外钻,身上黏糊糊的。捆好的八大捆废旧报纸,一下子堆满了平板车。顶着炎炎烈日,沈林就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开始冒火。一滴滴的汗水,更是顺着他的脸不断的往下流,四百多斤的废纸虽然拉得动,但是沈林还是在烈日下蹒跚的前行。从小养尊处优的沈林,哪里干过这等活儿?按照记忆,沈林来到了离家三里地的废品收购站。这废品收购站地方不小,锈迹斑斑的大门上,一块白铁皮上醒目的写着“废品收购站”五个鲜红的大字。在沈林走进收购站的时候,就见一个白白胖胖,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的中年人,正在悠闲的抽烟。“老板,我这儿有些废旧报纸杂志,您看能给啥价格。”沈林朝着胖子打了一个招呼,满脸堆笑道。“旧报纸一斤三厘,书本是一斤五厘!”三厘,五厘!听着这个价格,沈林松了一口气,现在废品收购站的价格,比他记忆中的要高一点。也就是说,他能多挣一点。“那边有个磅秤,你把东西全都搬过去,我给你看看有多少斤。”胖子抽了一口烟,朝着沈林的报纸看了一眼道:“你这报纸不少嘛,从哪个地儿弄过来的?”“我老舅他们单位的旧报纸,让我给拉过来了。”沈林心思转动之间,笑着道。虽然收废品没什么技术可言,但是要虚构一个不存在的靠山,可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胖子看着满身是汗,但是整个人看起来还算干净清爽的沈林,就觉得这年轻人和以往那些捡破烂的不一样。他笑了笑道:“你老舅对你不错嘛,对了,你过秤的时候,将杂志放到书里去。”这句话,自然有提点的意思,沈林赶忙答应道:“好的,麻烦您了!”分两次将四百多斤的书籍和报纸放在磅秤上,胖子悠然挪动磅秤上的滑砣道:“书本一百一十斤,报纸二百九十斤。”说话间,他就拿了一个红色的票本,在上面写了一下道:“去吧,财务室里领钱。”从财务室走出来,沈林的手中,多了一叠厚实的毛票。一块四角二分,这就是现在沈林手中的钱。攥着这些钱,沈林觉得心里一阵火热。对着废品收购站的自来水管,咕咚咕咚的灌了一肚子凉水,沈林觉得自己精神多了!哼着小曲儿,拉着平板车再次向那座办公楼走去。“小孩儿,雪糕怎么卖?”“雪糕儿,好吃的奶油雪糕,五分钱一块!”一个戴着草帽,看上去也就是十来岁的小孩,蹬着自行车。自行车的后架子上,是一只被漆成了白色的木头箱子,箱子上面蒙着一条黑蓝方格的小被子。箱子的侧面,则用红字写着大大的雪糕两个字。这种卖雪糕的情形,沈林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了。汗水滴滴答答往下流的沈林,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再次发干。他肚子里虽然都是凉水,可是此时却觉得口渴的厉害。看到生意来了,小孩停下车子道:“第一雪糕厂的奶油雪糕,有包装的,五分钱一块,冰棍一分钱一根,来一块吧?”五分钱一块!沈林咂巴了一下嘴,最终道:“你给我来四根冰……不,来四块雪糕!”沈林咬了咬牙。四块雪糕,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呀,带草帽的小孩惊喜道:“好,我这就给你拿!”说话间,小孩就拿出了四块用绿色塑料纸包裹的雪糕递给沈林道:“给,这雪糕可甜了,奶味儿的!”沈林拿出两角钱递给小孩,他将四根雪糕放在车把下的阴凉处,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办公楼走去。“忙着呢!”沈林满是笑容的走了进来道:“刚才碰见一个卖冷饮的,顺路给各位捎了几个,大家趁着凉劲儿快点吃,别化了。”说话间,沈林就将四根奶油雪糕递了过去。“呀!还有雪糕吃?”沈林的举动大大出乎了办公室人员的意料。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收破烂的掏钱买废纸也就算了,居然还主动给他们送雪糕吃。五分钱一支的雪糕,即便是他们这些端铁饭碗的公家人,买的时候也得犹豫好久,毕竟,这太贵了。小李看着包裹在雪糕外的纸,第一时间感慨道:“哎呀,还是奶油雪糕,不错啊!”说话间,就拿起了一个。老何想矜持一下,可是那喉咙眼儿不听话的咽了一下唾沫。“哎呀,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吃你的雪糕多不好意思。”沈林笑着道:“瞧您说的,我这头一笔买卖压根儿就没打算挣钱,以后认识了各位,这生意不就来了嘛!这说起来,还是各位照顾我啊!”说话间,沈林就拿起一块雪糕双手递给了老何。老何接过雪糕,又朝着办公室两个走过来的同事道:“这是人家小沈的一番心意,你们可别给人家浪费了。”虽然送雪糕是个小举动,但是沈林的这番操作却是在他们心里刷足了好感值。这小伙子一下子买了四块雪糕,跑得满头大汗给送过来,还谎称自己吃过了,单单冲着人家这份心思,就值得让人感动。情商高,会来事的年轻人,谁不喜欢呐?送的不是雪糕,是人情世故。[>>>>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2]----------第4章 意外的惊喜“小李,等一下你跟着小沈,去其他科室看看还有什么废旧的东西要处理吗?大家的办公场所本来就不宽敞,再弄一堆没用的废旧物品,该清理就赶紧清理了。”“省得一堆旧东西,不但占地方,也影响办公室的形象。”吃人嘴短,老何再看向沈林的时候,老觉得这个憨憨的小伙子好看,会办事,开始帮他张罗了起来。“以后,咱们科室的废报纸、书本什么的,全都留着,就给这个小同志。”一块雪糕下肚,那感觉自然是透心凉,小李觉得这种冰冰爽爽的滋味太爽了,当即痛快的答应道:“尽管放心,这点小事儿,交给我了!”有小李带着,沈林的买卖,就轻车熟路多了。也就是半天功夫,沈林就拉着他的平板车,往废品收购站来回跑了三趟。太阳异常的毒辣,空气一动不动,阳光像着了火一样将树叶烤成卷曲和枯黄。沈林的后背被汗水浸透了,甚至他觉得自己裸露的肌肤,被太阳晒的发疼。不过随着一趟趟的搬卸东西,沈林的口袋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鼓,特别是将一批没有用的废弃书籍卖到废品收购站的时候,沈林那一趟,就挣了两块钱。虽然累,可也赚到了钱。苦在身上,甜在心里,这一天赚的钱可比在车间里上班多多了。依照这么个势头发展下去的话,自己就能独立的开一家废品回收站了。再然后,依托回收站,开一家专门经营回收废弃家电的二手维修店。让自己这精湛的手艺大展身手!清晰地创业规划已经浮现在了沈林的脑海中。越想越有动力。这辈子,无论如何都得让媳妇儿过上好日子!“小沈,这里是电教室,他们的废弃报纸不多。”忙活了一下午,来到最后一间办公室,小李道:“可能这一次你要失望了。”“哥,你已经帮了我不少了。”沈林满是诚恳的道:“您看您这,没有半点官架子,对我这平头老百姓都这么平易近人,我真是交了好运了!”小李被沈林这句领导叫的,心里惊了一下,暗叹我这是哪门子领导哟,不过这种被人仰视的优越感还是像一股清流,把他的心里吹开了一条缝儿,非常受用。当即自得的笑了笑道:“没事,这不是应该的嘛,以后有事儿尽管来找我。”说话间,小李敲开了电教室的门。电教室一如小李所说,不但人少,而且报纸和废旧的书籍也少,一摞报纸杂志加起来,也不到三十斤。负责接待小李和沈林的年轻人,已经听说了小李他们用卖废品的钱换雪糕的事情。现在自己这儿的废品,连一根冰棍都换不了,心里不免有点着急。四处逡巡了一番,就对坐在办公室里间的人道:“郑哥,咱把那老古董卖了吧,留着它一点用都没有,还占地方。”被称为郑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沉吟了一下道:“那老古董连维修厂都修不好,人家小同志能要嘛!”说话间,他就带着沈林来到了一间库房,里面歪七竖八的放着一堆东西。其中在一个角落,放着一台破旧的老式收音机。几乎已经被灰尘覆盖了,在仓库中,根本就看不清颜色。那年轻人道:“这老古董才坏了三四年了,你看看能给多少钱?”沈林看着那有英文字母的老式收音机,还是个进口货呢,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想啥来啥!不过此时,沈林并没有将自己的惊喜表现出来。他装作老实的道:“当废品卖的话,价格不高,不过这东西要是放在我家里唬人,倒是不错。”“我给五毛钱,您觉得怎么样?”“五毛钱?它要是没坏,五十块钱都不给你。”年轻人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道:“算了,你拿走吧!”反正也是坏了,留着没用,还不如变现呢。头顶着烈日,沈林拉着车子往家走,此时的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一般。不过兜里的十一块二毛钱,再加上车子上的废旧收音机,却让沈林心里充满了欢喜。八十年代初期,一个普通工厂的职工,月工资不过才四十块钱左右。这还要将奖金和福利折算在里面。由此可见,废品回收这个行当里所蕴含的利润程度有多高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在于,只能收现金,没有票。毕竟,在这个凭票购物的计划经济年代里,票才是硬通货。没有粮票和肉票的话,买东西就得做好被狠宰一刀的准备了。不过这种日子不会很长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家经济日趋好转,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国家正在陆续废除部分票据,直到1993年,全面放开粮油恭迎之后,实行40年之久的凭票购物时代彻底画上句号。他满心欢喜的来到肉食店,准备买点肉,可是肉铺的门已经关了。有些失望的沈林,刚刚准备想其他办法,就见有人提着一个筐子来到他身边道:“你要鱼吗?”鱼!沈林看着那三十多岁,面容憨厚的汉子道:“怎么卖的?”“这条鱼你给我一块钱,或者给五斤粮票。”那人说话间,将盖在筐子上的盖子打开,就见里面有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鲤鱼,在一个盛满水的瓷盆里游着。野生的大鲤鱼,活蹦乱跳,富有活力。沈林的心一下子就热了,现在鲁小荣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买这条鱼比买肉还强。“行,我要了!”拎着鱼往家走,沈林的心中很是满足。今天就用手艺,好好犒劳犒劳自家媳妇儿。夕阳西下,鲁小荣机械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这一天的经历,让她感到难受无比。世上最难张口的两个字,就是借钱。亲戚的冷言冷语,同事的白眼,依旧历历在目。她虽然紧紧的咬着牙,但是泪水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从脸上流下来。可这并不是让她最烦心的,她最难受的是怎么面对房东大娘,欠人家房租这么长时间了,再不缴,真的是说不过去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依靠自己的男人吗?这个念头在鲁小荣的心中刚刚升起,鲁小荣就有点心灰意冷。男人靠得住,猪都会爬树,这世上依靠谁,也靠不住沈林……自己怎么就犟不过爹娘,嫁给了这样一个混蛋呢?就在鲁小荣的心中各种念头翻滚的时候,刚走进楼道里,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味,这香味让鲁小荣那长时间没有吃东西的肚子,忍不住咕噜了起来。这是谁家在炖鱼汤呢?想到鱼汤,鲁小荣本能的舔了舔嘴唇,她能做的,此时也只是舔舔嘴唇。回想起来,上一次吃鱼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家里的粮票也已经不多了。机械的挪动着脚步上楼,这鱼汤味儿可真好闻哪!鲁小荣强压着心中的渴望,轻轻的打开了房门。可能吃点东西,就不会这么馋了!可是当鲁小荣打开房门的时候,她吃惊的发现,这炖鱼汤的香味,一下子变得更加的浓郁。鱼汤是自己家炖的!PS :新书启航,大佬们支持一下啊,每天四更,喜欢的大佬不要忘记收藏啊![>>>>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2]----------第5章 我挣的“咱们的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沈林一边做饭,一边哼着歌……他是真的高兴!回到了过去,那些让他痛心的事儿都没有发生。现在的他虽然身体上疲惫不堪,但是却精神十足。这么长一条野生鱼,不下一番功夫做好它,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沈林从厨房里搜罗出来一块猪油,心里想着要想鱼不烂,热锅凉油煎鱼;炖汤需得加白开水,这样炖出来的鱼肉才会鲜嫩肥美,汤白味香。这一块钱,可真值啊!用勺子从锅里舀起一勺鱼汤,只是嘬了一小口,那鲜劲儿就在胃里荡漾开来,沈林的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真香啊!“沈林,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鲁小荣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对着一锅鱼汤满脸的沉醉,心里愈加讨厌,委屈的情绪终于爆发。自个儿一个女人家家的,低三下四的出去借钱了,这男人可好,躲在家里偷吃嘴。都说男人靠得住,猪都会爬树。她现在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连头猪都不如。尽管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是眼前的场景仍然让她难以释怀。沈林下意识的扭头,看着生气的鲁小荣,赶紧笑着道:“媳妇儿,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喏,你看,我买了一条鱼,今儿咱们喝鱼汤!”“你买鱼?你从哪儿来的钱买鱼!”鲁小荣终于憋不住了:“就算你从你爸那儿借到了钱,你……你总得先交了房租吧?你……你爸现在的工资,都不够药费,你怎么好意思借他的钱吃鱼!”鲁小荣气得语无伦次。本来,她觉得自己和沈林已经是陌生人了,可是现在,见他这般不长进的样子,鲁小荣还是气愤不已。她这一天所受的委屈,家里的情形,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忍受不了。“媳妇儿,你别急,你听我说,这钱是我挣的!”沈林看着激动的鲁小荣,赶忙放下手中的勺子走过来。这一刻,多年的愧疚,让他想要将这个上辈子自己没有珍惜的人揽入怀中,可是还不等他伸手,就被鲁小荣一脸嫌弃的推开了。“你挣的,你怎么挣的?”鲁小荣气得浑身哆嗦,“你不知道现在正严打吗?经常在咱们厂门口调戏女工的那几个小混子,都已经进监狱了!”“你偷了谁家的,赶紧给人家还回去吧!”“要是等到派出所的人找过来,一切都晚了!你不怕丢人,我还要脸哪!”说完,鲁小荣一把拽住沈林的胳膊准备往外走。看来,鲁小荣表面上对自己漠不关心,内心里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前世,虽然两个人最终走上了离婚的路,但是一起的经历,还是让沈林觉得,鲁小荣是关心自己的。而这种关心,更加深了他多年挥之不去的愧疚。“媳妇儿,你别着急,你听我说。”沈林摆手道:“这条鱼是我去收废品,挣钱买来的。”鲁小荣愣住了,随即道:“沈林,你要说谎,就找一个可信的理由,你觉得你这话能骗得了我吗?”“你妈都不会相信。”“你如果不跟我去派出所,我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妈,她会告诉你事情的严重性的。”见鲁小荣不肯相信自己,沈林突然想到自己在废品站卖废品的时候,废品站给的领钱单据。三联单的单据,自己除了领钱用的那份红色的收据交了上去,浅绿色的那张还在自己手里。“媳妇儿,你看,我这儿有废品站的单据。”说话间,沈林就从自己的口袋中,将被汗水浸湿了大半的七八张单据拿了出来。鲁小荣半信半疑的看着单据上有些模糊的字迹,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兹收到旧报纸三百八十二斤!”“兹收到废书一百九十七斤!”“兹收到……”日期都是今天,看上去倒不像是假的,可是沈林他真的会去收废品吗?鲁小荣打死都不肯相信,这个视脸面比天大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收废品!“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房东陈婶儿的声音飘了过来:“鲁小荣,开门。”鲁小荣的脸色,一下子绷紧了。她闻着屋子里的鱼汤,想到自己到现在还一分钱没有借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紧。怎么办?陈婶儿的房租还没有给,可是自己家里,却炖着鱼汤,自己该怎么给陈婶儿解释,陈婶儿又该怎么看自己呢。心中发紧的她,脑袋就有些发懵,就在她不知道该不该开门的时候,沈林已经将门给打开了。“哎呀,炖鱼汤呢!”陈婶儿进门之后,脸色就有些发紧。虽然陈婶儿打心眼儿里很同情鲁小荣,觉得这个闺女真心不容易,摊上个二流子一样的男人,可是受老罪了。一个女人家家的,为了房租四处借钱,这小子倒好,窝在家里自个儿偷嘴吃……“陈婶儿,我今天去给您送房租,您家里没人,正准备等一下鱼汤炖好了,给您送点儿呢!”沈林看着面容不善的老太太,怎么不知道老太太心中想什么。对于这个心眼不错的老太太,沈林从心底敬重。虽然他也很馋鱼肉,但是人家既然来了,那就由不得他不客气。更何况,他还要借人家的平板车。说话间,沈林已经将准备好的五块钱从口袋里掏了出来道:“陈婶儿,先给您一个月的,剩下的我过几天一定给您。”陈婶儿这一次过来,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要到钱,却万万没想到,这二流子居然破天荒主动掏了钱。难道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陈婶儿狐疑不已。这还是那个混蛋小子沈林吗?就在她错愕的时候,沈林已经从厨房里端着一个瓷盆出来。瓷盆中不但有煮的发白的鱼汤,而且还又好几块犹如豆腐一般的鱼肉。扑鼻的香气,让陈婶儿忍不住吸了一口。“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沈林笑道:“陈婶儿,这些天,您对我们夫妻一直很照顾,我们都记在心里呢,也就是一碗鱼汤,你要是不吃,那就是觉得我们是外人。”“这鱼汤,也让我大爷尝尝!”陈婶儿推辞了两句,就接过了沈林递来的鱼汤。临走的时候,沈林笑着道:“婶儿,你们家的平板车,我这两天还想用一下,不耽误你们的事情吧?”“那车子一直在下面闲置着,你想用就用。”陈婶儿端着鱼汤,笑呵呵的说道。随着门子再次关上,鲁小荣这才清醒了过来,她看着手中的收据,有点不敢相信的道:“你才收了一天的废品,就赚了五块钱?”[>>>>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返84:从收破烂开始致富》<<<<][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2/01/3693958131.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du&bookname=%E9%87%8D%E8%BF%9484%EF%BC%9A%E4%BB%8E%E6%94%B6%E7%A0%B4%E7%83%82%E5%BC%80%E5%A7%8B%E8%87%B4%E5%AF%8C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news/37105.html

(0)
上一篇 2022-01-18 上午3:50
下一篇 2022-01-18 上午3:5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