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医狂少(林烨,张晚秋)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灵医狂少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七五四

简介:被迫做了上门女婿的灵医门少主,忍辱三年!今日,封医令解除,一切都将改变!

角色:林烨,张晚秋

灵医狂少(林烨,张晚秋)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灵医狂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不想低头做人了

张家府邸。

今日灯火辉煌,人山人海。

原因无他,今日乃是张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

张家在江城只是二流家族,但府邸别墅保留了清明风格,院落之中,来往贺寿之人络绎不绝。

时间五点半,酒席还没有开始,客厅中就走出一个穿着黑色晚礼长裙的女子来。

女子叫张晚秋,身材高挑,长发披肩,长相极美,只是如今,她眉宇间似乎有化不开的忧愁。

而她的眼神,看向了远处,院子的花台上蹲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米八左右的样子,头发有些脏乱邋遢,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夹克。他的长相虽然不算特别英俊,但也算端正,只是气息有些颓废,握着手机说着什么。

那是她的老公,林烨。

“晚秋,你那个废物老公,又在假装打电话了。”

蓦地,一个声音在她旁边响起。

转过头,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梳着三七分的男子站在背后。

“大哥。”张晚秋微微蹙眉。

这个男子,是张家这一辈的长子,张明。

“每次我们张家重要宴会,都不让他进来,他就在门口假装打电话。”

张明点燃了一根烟,嘴角浮现起一丝轻蔑来,道:“这一次,是两年多来,老太太第一次让他进府吧?”

“结果怎么样?他还是这样!”

“嘿,这次来了不少家族的精英和企业高管,他就算不去交流学习,在旁听听也好嘛,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张晚秋脸上闪过一道愠意,道:“大哥。”

“你总不可能喜欢上他了吧?老太爷糊涂了,你可没糊涂啊!”张明郑重地看着张晚秋,道:“老太爷走了三年,你也守孝了三年,这次来的宾客不少,老太太的意思,是寿宴上便宣布你们离婚,你还有大好的前程,没必要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

“什么!”张晚秋的脸上闪过一道怒气,这种事情,居然没人提前通知她!

“行了,这种人,就像这个烟头,踩下去也不值得你多看一眼。”张明却根本不在乎张晚秋脸上的不快,将烟头一弹,又用脚底碾了碾,才道:“准备一下,要进来了。”

…………

“莫老,别给我打电话了,我说过,要我回去不可能。”

“少爷你不能置灵医门不顾啊,现在灵医门群龙无首,包括老夫人在内,都等着你回来即位。”

“灵医门,创建于明国年间,拥有百年历史,乃是华国最顶尖的医术宗门,杏林圣地!受过灵医门恩泽的人,不计其数!高到领导,低到庶民,挥一挥手就能一呼百应!这种神圣的地方,不能出现半点污人眼球的存在!——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奶奶赶走我的时候,当着所有人说的话吧?”

“少爷,那是当时老夫人的气话……”

“三年前,奶奶为了扶持我堂哥林霄,污蔑我手脚不干净,逼我不得使用医术,狼狈离宗!如今,林霄医死了人,成为众矢之的,而她一句话就想我回去,当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

“少爷,现在你的封医令已经解除了……您从十岁学医,十七岁医术达到小成,十九岁医术大成,只有你回来,才能带领灵医门。”

“我入赘张家三年,受尽冷落,谁曾过问过我?现在要我带领灵医门,做梦!”

灵医门,那是林烨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但最终,他被下了封医令,赶了出来。

这个耻辱,他会记得一辈子!

挂掉电话,林烨抬起头来,就看到张晚秋已来到身前,一双美眸一霎不霎地盯着他。

“老婆。”林烨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你在打电话?”张晚秋来到了他的身边,询问道:“和谁?”

“一个朋友。”林烨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东西,道:“你让我给老太太准备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说话间,他打开了盒子。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手镯,但色泽黯淡,不知是翡翠还是玻璃,以张晚秋的目光,一看就不是什么上等货色。

“我给了你十万块,你就买了这个?”张晚秋柳眉紧皱。

“这个不花钱的。”林烨笑道:“我找朋友弄的。”

“你!”张晚秋轻咬着下唇,道:“今天是老太太七十大寿,所有人都等着看我们一脉的笑话,你准备这个东西,是诚心让我为难吗?”

“这个不比别人送的差。”林烨自信满满地说道:“老婆,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

张晚秋气到想发笑,不过看着这个在自己床下地板睡了三年,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的男人,想到今天过后就可能分道扬镳,她一时又发作不起来。

甚至,还有一点发堵,一点难受。

虽然张晚秋也瞧不上林烨,但这么久了要说没有感情,那也未必。

“如果,如果你能上进一点。”张晚秋朱唇轻启,愣愣地看着林烨,小声道:“不让他们这么小瞧我们,该有多好?”

“什么?”林烨一怔。

算了,事已至此,由着他吧。

“没什么,随我进去吧。”

张晚秋一叹,留下一缕香风。

……

三年前,林烨流落江城,被张家老爷子拍板,将孙女张婉秋许配给了他。

可林烨的身份,只有当初受过灵医门恩惠的老爷子知道,在婚礼之后,老爷子就撒手人寰,这个消息自然也随着尘土掩埋了。

三年来,林烨在张家混吃等死,受尽了冷眼嘲讽,可这一切,比起封了他的医术被逐出灵医门,又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也因为林烨的自暴自弃,烂泥扶不上墙,成为了张家不择不扣的上门废物,张晚秋所处的张家一脉,也一直抬不起头来。

“张晚秋来了,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林烨吧?”

“林烨啊?这是那个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废物?”

“啧啧,来参加老太太的寿宴,也不知道收拾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家做清洁的长工呢。”

刚一踏进客厅,一阵嘲弄私语声就响了起来。

林烨脸色未变,三年来,他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风言风语了。

废物就废物,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林烨,还不去端茶倒水。”

转头一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插着腰,颐指气使地看着他。

那是张晚秋姑姑的女儿,叫曹芳,在江城一种读高三。

只见她满脸轻蔑地看着林烨,道:“现在家里仆人都忙不过来了,客人这么多,怎么还不去帮忙?”

“你怎么不去?”林烨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我是张家的小姐,哪能做这种粗活,你不过就是个废物,你不去谁去?”曹芳冷冷道:“今天奶奶难得让你进屋,你还不去表现一下?”

“有病。”林烨根本没打算搭理这种小屁孩。

“妈,他不去,还说我有病!”曹芳连忙向旁边的美妇告状。

所谓有其女必有其母,姑姑张元琴来到林烨面前,冷冷地看着林烨,道:“林烨,你这个窝囊废,谁给你的胆子和我女儿这样说话?道歉!”

“凭什么?”

林烨心情也不好,说话语气比平时冲了一些。

但这么一来,却让张元琴炸毛了。

平日里林烨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今天是仗着人多,反了不成?

“好!不道歉也行。”张元琴冷笑了一声,脸色一变,厉喝道:“给我滚出去!”

四周已经有人看了过来,林烨只能压着火气,道:“你凭什么让我出去?”

“凭你是个废物,凭你不配进张家的门,凭你马上就要被赶出张家了!”张元琴不屑地看着林烨,刻薄无情。

“赶出张家?”林烨脸色一变,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元琴心知自己说漏嘴了,但既然说了,她也无所谓了,冷笑道:“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吧,趁着今天寿宴的机会,老太太准备宣布你和晚秋离婚的消息,为晚秋另择佳婿。你这个废物,是时候滚出张家了!”

如果你能上进一点,该有多好……

林烨想起了刚才张婉秋的那句话,

忽然间,他明白了一切!

晚秋,你是受不了这个废物带给你的一切了吗?

拳头紧握,林烨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客厅。

“废物就是废物,这点刺激就受不了了!滚的越远越好!”张元琴看着林烨的背影,冷笑连连,其他人也发出了一阵嗤笑,没有人将林烨这点羞辱放在心上。

在他们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

来到院外,林烨拨通了刚才的电话。

“少爷,你想通了?”

第一次主动接到林烨的电话,莫老惊喜万分。

“江城有多少家族,公司,受过我们灵医门的恩惠?”

“江城很小,家族都不入流,受过我灵医门恩惠的,应该只有那顶尖的几个。”莫老一怔:“少爷,你想……”

“今天,是张家老太太寿宴!”林烨一字一顿地,沉声道:“我,不想低头做人了。”

>>>点此继续阅读《灵医狂少》全文<<<


第2章 你赔得起吗?

重新进入客厅,客人依然众多,一身破烂的林烨好像和四周格格不入。

不过他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张晚秋身边,围了一个年轻男子。

“看样子,只有自己没有收到这个消息了。”

林烨自嘲一笑,眼神逐渐冰冷,随即朝着张婉秋的方向走了过去。

“晚秋,这是我专门从意大利打回来的海洋之心,是由意大利名家阿尔法大师亲手打造,我知道你喜欢这款吊坠很久了,你一定要收下。”

说话的男子,叫蔡权坤,是江城蔡家的大少。

蔡家和张家在江城一向属于世交,蔡权坤也一直在追求张晚秋,当张家老爷子拍板将张晚秋嫁出去的时候,蔡权坤气得睡不好觉。

海洋之心,是一个吊坠,全身由白金碎角打造,中间则是一根桃心形状的钻石。

钻石是蓝钻石,闪烁着灿灿光华,冰晶水润。

当然,以林烨的眼光来看,这个东西当然比不了《泰坦尼克》号里的海洋之心,但也算是不错的仿品,价值应该不会低于一百万。

用一百万来送人,蔡权坤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张晚秋看着水晶之恋,的确有些心动,但她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只要你喜欢就好。”

蔡权坤展颜一笑,道:“来,今天老太太寿宴,我给你带上。”

就在这个时候,林烨一个箭步上前,便将蔡权坤手中的水晶之恋给拽了过来,

直接丢到了地上!

蔡权坤怒道:“你干什么?”

“老婆,别人的东西咱不要!你要喜欢,老公给你买!”林烨一字一顿地说着,拉着张婉晴的手就朝一边走去。

“林烨,你闹哪一出?”张婉秋也没想到这一出,顿时低声道。

四周已经有不少宾客看过来了,她下意识地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林烨攥得死死的。

“林烨,你疯了吗?”

蔡权坤追了上来

,这海洋之心价值不菲,要是被林烨这样摔坏了,他不心疼死?

“你记住了,张晚秋是我的老婆!”

林烨转过头,冷冷地看着蔡权坤,道:“我老婆喜欢的东西,当然是由我这个老公来送,还有,以她的身份,你那个赝品也配不上她!”

“你TM脑子有病吧!”蔡权坤大骂道:“你知道真品要多少钱吗?几千万都不一定买得到!你这个窝囊废,吹什么牛逼!”

客厅中,不少宾客都看了过来,看到林烨吹牛逼,顿时都笑了起来。

张家这个废物女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说这样的话,也不怕风大了闪着舌头。

曹芳也看到了这一幕,赶过来冷笑道:“这个林烨,脸皮还真厚,这都不滚,还回来吹牛逼。”

在四周的议论声中,张晚秋脸色发烫,恨不得有个地洞让自己钻进去。

“好。”

但这个时候,林烨再开口:“我一会儿就让人把真品送来!”

哈哈哈哈哈!

原本还有人憋住笑的,但此刻却是再也憋不住了!

狂笑声不断,林烨在他们眼中,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

没有一个人会把他的话当成真的,包括张晚秋。

但林烨脸色未变,拉着张晚秋来到了一边才停了下来。

而趁着这个机会,张晚秋甩开了林烨的手,恨恨地看着他,道:“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还不嫌丢人吗?”

“老婆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林烨拿出手机,道:“一会儿我铁定让人把真的海洋之心送到你的手上。”

“无药可救!”张晚秋本想好好和林烨聊聊,但看到他这个样子,又打消了念头。

“什么事这么闹哄哄的。”

就在林烨发出信息没多久,一个老迈又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见张明搀扶下,从后堂走出来一个七十岁的老妇人。

老妇人身着唐装,手杵着一根拐杖,正是张家的老太太杨本华。

而她的旁边,除了张明之外,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漂亮女子。

她叫杨仙儿,是杨家这一辈的长孙女。

杨家当年在江城也是豪门之一,但老太太嫁到张家的时候,杨家就已经落魄了。这些年,杨家也完全靠着张家的救济,才能度日。不过三年前老爷子死了之后,老太太对杨家的支援就更加肆无忌惮了,甚至杨家某些嫡系的地位,还在张家人之上。

但老太太位高权重,专横独行,属于一言堂,面对这个情况,张家人都只能被动接受。

“姥姥,是这样的。”曹芳唯恐天下不乱,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最后还夸张道:“林烨这个家伙,在家里丢人现眼也就算了,今天这么多宾客在场,他还给我们张家出丑,姥姥你一定要好好惩罚他!”

“刚才他说的是真的吗?”

老太太先是看了蔡权坤手上的吊坠一眼,然后看向了林烨,眼神里已带了几丝冷厉。

“奶奶,我……”林烨笑了笑,正想说话,但却被杨本华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别叫我奶奶,我可不是你奶奶!”杨本华冷冰冰地说道:“你就说,是不是你把蔡大少的东西丢在了地上?”

林烨脸色一冷,但还是忍着怒气,道:“是。”

“没教养的东西!”老太太呸了一声,专横地说:“赶紧给蔡公子道歉,祈求蔡公子原谅你!”

有了老太太撑腰,蔡权坤环抱着手,不屑地看着林烨。

如果是之前,林烨说不定就无所谓的道歉了。

反正又不掉块肉。

但现在不同了!

站在在原地,林烨一动不动。

“嗯?”老太太勃然大怒,脸上的褶子抖了抖,冷冷道:“林烨,看样子,老身的话你不放在眼里了!”

“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林烨语气冷硬,道:“那东西也不值什么钱,摔坏了,我赔!”

“你赔?你赔得起吗?”蔡权坤顿时大叫道:“这东西是我托人买的,收据发票齐全,一共九十八万!告诉你,老子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九十八万?!

蔡权坤这句话有炫耀的成分,他知道今天老太太有事情宣布,自然要表现。

果然,随着他的话落,响起了一阵哗然之音。

就连老太太也微微动容,对蔡权坤能舍得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十分欣慰,而看向林烨的时候,眼里又多了几分厉色。

“九十八万很多吗?”

林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灵医门传承百年,不说天材地宝,就是宗门在俗世中的资产,就不下百亿!

不说九十八万,就是九百八十万,九千八百万,现在的林烨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小子,真能装逼!”蔡权坤气极而笑,转头道:“张奶奶,看来你们张家养了个白眼狼!本来我想他道个歉就息事宁人,但现在他要是不赔钱,我绝不罢休!”

所有人都看着林烨,俨然成了众矢之的。

张晚秋在林烨旁边,刚想开口帮林烨说话,大哥张明又站了出来。

“林烨!九十八万是不多,但对你而言,那就是天文数字!你的底细我们都知道,口袋里一百块钱都没有,怎么赔给蔡公子!”

“我和你很熟吗?”林烨漠然道:“你怎么知道我口袋里没有一百块?”

“你!”

张明也是恼怒了起来,今天林烨是吃火药了不成,怎么脾气这么爆炸?

“哼,让我看看,这小子口袋里有什么!”

曹芳仗着年纪小,冷哼一声,就朝林烨口袋里摸去。

林烨没有防备,放在口袋中的盒子就被曹芳给拿了出来。

盒子打开,顿时露出了里面的手镯来,色泽暗淡,造型老土。

曹芳咯咯一笑,戏虐道:“林烨,这是什么?难不成是你送给奶奶的礼物?”

林烨不动声色的将盒子拿了过来,淡淡道:“是。”

“这是地摊上淘的吧?”

“这是什么鬼东西,送礼送这么个破烂玩意儿的?”

“你还别说,这个东西说不定真能值一百块啊!”

听到林烨的承认,四周响起了奚落和嘲笑声。

“那是你们不识货,这东西,蔡权坤的赝品给它提鞋都不配。”

林烨耸了耸肩。

“哈哈哈哈,我们不识货!”

“九十八万,提鞋都不配啊!”

“真JB能吹牛逼!”

嘲笑声控制不住,响彻了整个客厅。

林烨冷眼看着四周,不为所动。

这个手镯,是他离开灵医门时,带的为数不多的几样东西。它的材质,是最地道的帝王绿翡翠,更是帝王绿里最顶级的暗纹翡翠,价值上千万!

以张家人这三年对他的态度,他打死也不可能送给他们,但今天张晚秋给了他十万,他便知道她想在寿宴上有所表现,所以才拿了出来。

人群中,张晚秋听着嘲笑声,贝齿死死紧咬,方才想为林烨开脱的话也再说不出口。

以前的林烨,虽然窝囊,但却不会这样吹牛!

用一些虚假的话,掩盖自己脆弱的自尊心!

穷就是穷,没能力就是没能力,为什么要装!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让人更加看不起吗!

看到林烨还要说话,张晚秋再也忍不住!

啪!

一个耳光,甩在了林烨的脸上!

“林烨,你够了!”

打完这一巴掌,张晚秋转过身,朝着内堂里走去!

这件事,她不想管了!

挨了一巴掌,林烨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但看着张晚秋负气离开时,眼中噙泪的样子,他又是一怔。

这三年,他的确受尽了冷落嘲讽,但张晚秋又何尝不是呢?

而且她的委屈,羞辱,还是自己带给她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发火?

罢了……林烨的拳头紧了又松。

老太太将一切尽收眼底,满脸厌恶,就在她准备还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惊呼响了起来。

“不好了,陈老爷子晕倒了!”

什么?!

老太太精神一紧,也没心情管林烨了,开口道:“走,快过去看看。”

>>>点此继续阅读《灵医狂少》全文<<<


第3章 让我来吧

打完这一巴掌,张晚秋转过身,朝着内堂里走去!

这件事,她不想管了!

挨了一巴掌,林烨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但看着张晚秋负气离开时,眼中噙泪的样子,他又是一怔。

这三年,他的确受尽了冷落嘲讽,但张晚秋又何尝不是呢?

而且她的委屈,羞辱,还是自己带给她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发火?

罢了……林烨的拳头紧了又松。

老太太将一切尽收眼底,满脸厌恶,就在她准备还说点什么的时候,一个惊呼响了起来。

“不好了,陈老爷子晕倒了!”

什么?!

老太太精神一紧,也没心情管林烨了,开口道:“走,快过去看看。”

府邸的另外一边,一群人正围拢着,而在地上,一个老者正瘫软在地,看他的模样已经昏迷过去,呼吸也是出气多进气少,脸色更加苍白之极。

“老陈!”

看到此人,老太太眼神打颤!

无怪其他,因为这个老者,是陈家的当家人陈东阳!

陈东阳当年道上起家,成为江城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虽然后期逐渐洗白,但威名还在。

甚至当年,江城还有一直有“宁得罪阎王,莫得罪陈东阳”的说法,由此可见他的江湖地位。

而陈东阳和江老爷子曾经有过一段交情,所以今日算是屈尊到场,为老太太贺寿。

“你们江家,到底在糕点里放了什么?怎么我们老爷子吃了就倒在地上了!”

在陈东阳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留着光头,满脸的戾气。

他是陈东阳的孙子,叫陈鹏,此刻听到他的呵斥,四周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怎么回事?”老太太慌忙推开人群,道:“陈贤侄,出什么事了?”

“张夫人。”陈鹏冷冷地看着老太太,道:“我们老爷子刚刚坐在这里好好的,就吃了你们一点糕点,便昏迷不醒了。”

“快打120啊!”张明忙道。

“需要你说吗?”陈鹏冷冷地看着张明一眼,道:“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但救护车过来也要半个小时以上。如果这半个小时之内老爷子有事,我第一个找你们张家的麻烦!”

张明道:“你不能不讲道理啊……”

“砰!”

话音未落,气头上的陈鹏就一脚踹在了张明的身上,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我说道理!我们老爷子身体一向很好,来你们张家就忽然重病,不是你们害的,还是谁害的?”

在陈鹏的气场面前,张明爬了起来,敢怒不敢言。

陈家势力太大了,不说在宾客中属于顶尖,在江城也无人敢惹,的确不是他们张家这种二流家族能对抗的。

老太太看陈鹏动手,也慌了神,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道:“陈贤侄,你别激动,陈老吉人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

陈鹏冷冷道:“最好如此!”

“我是大夫!”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拿着一个公文包,谄媚地看着陈鹏,道:“陈少,我是中医院的内科主治医师,要不我来看看!”

“恩。”陈鹏从鼻头里发出一个声音。

中年男子连忙蹲下身子,拿着小电筒给陈老爷子翻了翻眼皮,又看了看舌苔,忙活了一阵,陈鹏有些不耐烦了,道:“看出什么问题了没有?”

“马上马上……”中年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老爷子应该是中病毒了,我给老爷子服用一下抗生素试试。”

“TMD那你还不赶紧!”陈鹏作势就要揍人。

中年男子苦笑了一下,又把了把脉,道:“陈老爷子是不是有肺炎?他的肺部感染严重,估计不止是哮喘引起的下支气管的病毒……”

陈鹏脸色黑沉,忍不住大吼道:“老子听不懂你那些专业术语,你到底能更不能行,不行就给我滚蛋!”

“我,我尽力!”

中年大夫拿出了一系列的东西,想帮陈老爷子按压心脏,刺激心肺功能,但效果都很差。这么一套操作下来,不仅陈老爷子的脸色更加苍白,就连呼吸都没有刚才那么顺畅,变得薄弱了起来。

“去你M的,庸医!”

陈鹏哪还看不出来,顿时恼怒道:“给我滚蛋!”

中年男子尴尬一笑,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找了个借口说道:“刚才老爷子吃了什么?肯定是那东西堵塞了他支气管,影响了他的心肺!”

陈鹏一把就抓起了餐桌上的糕点,对着老太太冷冷道:“这个糕点,可作为证据,老爷子要是不行了,我拿你们试问!”

“谁做的糕点!”

老太太心急火燎。

杨仙儿张了张口,没说话。

是他们杨家的酒楼承办的,但现在明显不能说出口。

老太太只能转头看向了四周,着急道:“在场宾客中,可还有大夫?”

叫了两遍,都没人答应,老太太额头上有冷汗溢出来了。

今天是她的寿宴,她可不想寿宴变成丧礼,如果再加上陈家的报复,她们张家肯定承受不起。

老太太都尚且如此,张家等一众后辈,更是人心惶惶。

“让我来吧。”

蓦然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随即,只见林烨推开了人群,走了出来。

看到他居然大张旗鼓地走出来,老太太脸上升起的希望顿时一僵,而后张明首先按捺不住,怒吼道:“林烨,现在逞什么能,滚回去!”

林烨根本不搭理他们,走到了老爷子跟前,细细地打量着陈东阳的脸色,寻找病因。

陈鹏皱着眉头,道:“你是谁?”

“他是张家的废物女婿!”

“陈少,别听他的,这小子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窝囊废!”

“刚才他还摔坏了别人的东西,他别的不行,吹牛逼一等一。”

不等林烨回答,旁边的宾客就响起了讥讽的声音,讨好卖乖,唯恐陈鹏被骗了。

“闭嘴!”

陈鹏冷冷的呵斥了四周一声,那些人顿时噤若寒蝉。

而后,陈鹏才看向了林烨。

不知为何,虽然四周众人已经把林烨的身份说了出来,但以陈鹏的眼力,却发现林烨很不一般,光是这份在自己气场之下处惊不变的气度,就让这里所有人望尘莫及了。

“气脉堵塞,心血管也有被影响,心脏生命力已经开始微弱,等救护车来了,估计都要不行了。你把患者抬进去,我来医治。”

就在陈鹏审视间,林烨已经检查完毕,而他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自己说的。

陈鹏眼睛微微一眯。

曹芳顿时大叫道:“林烨,你好大的胆子,胡言乱语也就罢了,还敢命令陈少!”

“要不你来?”林烨转头,冷冷地看了曹芳一眼。

曹芳一时语塞。

“不懂就闭嘴,小小年纪就这么三八。”林烨丢下这句话,让曹芳俏脸羞愤之极。

这个时候,陈鹏才凝重地问道:“你有把握?”

“不多。”林烨道:“只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把握。”

“百分之九十八,还不多?”对于林烨装的这个逼,陈鹏也笑了起来,但现在救护车还要一阵,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原则,陈鹏只能选择相信。

不过他还是寒声道:“如果出了事,你知道后果。”

林烨扫了一眼张家众人惊慌的嘴脸,淡淡道:“放心,出了事,我一人承担。”

“好!”

陈鹏点了点头。

进入了旁边的厢房,在陈鹏的帮忙下,陈老爷子已经躺在了床上,而除了陈东阳之外,其余人都被赶出去了,陈鹏作为监督者,自然站在房间里。

林烨看着病床上的陈东阳,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帆布束袋,摊开之后,里面摆放了好几组针,金银分类,呈琅满目。

“老朋友,想不到我封医令解除的第一天,就是治疗这种小毛病。”

林烨摇了摇头,从里面掏出一根银针,脸色一肃,就扎入了陈东阳的胸口穴位。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人也等得心急。

其实现在也已经到了开宴席的时间了,但众人没有一个人落座的,全部都聚集到了陈东阳所在的厢房四周。

“这个林烨,要是真把陈东阳害死了,我们张家就完蛋了!”

“就是,也不知道陈鹏怎么想的,居然选择相信他。”

“我听说,张晚秋这个老公每天窝在家里不是洗衣就是做饭,狗屁不懂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医术,这次真是天要亡我张家啊。”

……

老太太杨本华眼神阴鸷,四周的议论声,让她一阵烦躁。

她已经看出来了,刚才还热烈的宾客们,已经有一些开始刻意和他们张家划清界限了,只有蔡权坤在老太太旁边讨好。

“奶奶你放心,我已经联系了最好的专家医生了,陈老爷子送过去肯定不会有事。”

众人都鄙视不已,都什么时候了,还空口白话的献殷勤,再说了,以陈家的威望和能耐,到了医院需要蔡家帮忙吗?

“晚秋,你过来!”

老太太也没理他,而是目光一扫,等张晚秋过来之后,她才开口询问道:“林烨到底会不会医术?”

>>>点此继续阅读《灵医狂少》全文<<<


第4章 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烨到底会不会医术?

这个问题,让张晚秋面露为难之色。

她刚才在内堂里,后来听到有动静才出来,没想到林烨已经将人领了进去,让她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在这么多视线之下,特别是老太太略显渴望的目光里,张晚秋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会,会吧。”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会吧’是几个意思?”

张明在一旁皱着眉头。

张晚秋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虽然她每天晚上都不曾和林烨睡在一起,但有时候起夜的时候,都会看到林烨摸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帆布袋子,在窗口不知想什么。

有一次她不小心翻到了,看到里面有一些小药瓶,还有一些医疗用的银针。

为这事,她询问过林烨,也说过要是林烨有这门手艺,可以提供资金让他开个小医馆,总比这样浑噩度日要好。

但林烨一直没有承认,这才不了了之。

如今想起来,她顾不得什么,只能抿着嘴:“会!”

“会个屁!”张元琴毫不客气地打断,满脸痛心之色:“那小子没本事就知道逞能,整一个祸害,就是来害我们张家的!”

“就是!”

“会个屁!”

张晚秋一捋散落在额前的秀发,殷红的小嘴微微有些瘪下,面对四周张家人急躁的否认,不知该说什么。

可不知为何,他们越是这样,她内心却对这个相处了三年的男人抱有一丝希望。

这种感觉怎么来的,她自己也不清楚。

但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或许,林烨真能办到呢……

…………

乌拉乌拉!!

不久,院子外响起了一阵车鸣声,应该是救护车到了。

“老爷呢?”一群穿着的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入,为首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慌张的叫了起来。

他叫陈熊,是陈家的管家。

之前得到陈鹏的电话,他就连忙联系了医院赶了过来。

“在厢房里。”老太太看到救护车来了,让张明先招呼着,就去敲门。

就在手背刚刚要敲在木门上,里面就打开了,只见陈鹏环抱着陈东阳走了出来。

陈东阳比起刚才有了明显的好转,虽然还昏迷不醒,但呼吸均匀,脸上也已经有了血色,看起来病势已经控制住了。

“陈老真是洪福齐天啊。”

老太太松了口气,慌忙道。

“让开!”陈鹏一点面子都不给杨本华,后者讪讪一笑,拄着拐杖让到了一边。

很快,在医护人员的帮忙下,陈东阳就上了担架,放入了救护车中。

在陈熊的陪同下,救护车拉着陈东阳很快就离开了,但陈鹏却没有走,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终于,等厢房里的林烨才收拾完毕,走出来时,他才上前。

“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陈鹏拿出一张银行卡,道:“我听说你刚才摔坏了东西,我帮你赔了。”

九十八万的吊坠,对于陈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陈鹏性格直来直去,仇和恩,都是当场就报了。

蔡权坤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小声嘟囔道:“这小子命真好。”

所有人都认为林烨会答应下来,但林烨连想都没有想就摇了摇头,道:“我救人,从来不收钱。”

“那你要什么?”陈鹏一怔。

“很简单。”林烨看了他一眼,道:“你欠我一个人情。”

灵医门行医,向来如此。

在他们心中,人情比起钱,要实在太多了。

不过林烨的话却让众人一怔。

陈家的人情,有那么好欠的吗?

陈鹏拿钱出来,就是想直接了结这件事,林烨也太不识抬举了。

张家人更是恨恨地看着林烨,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要是因此再惹怒了陈鹏,林烨就是个罪人了。

陈鹏的脸色也低沉了下来,就在杨本华心中大骂林烨,想出来打圆场的时候,陈鹏径直将银行卡重新收到兜里,淡淡说了一句:“有种!”

撂下这句话,陈鹏转身就走出了张府。

而他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唯有张晚秋心中还有着一丝欣喜。今天林烨做了这件事,肯定会在张家人心中改观不少,今后对他的态度肯定也不一样了。

但接下来,张明的举动,却是直接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沉默的空间里,张明指着林烨大骂道:“林烨,你是不是傻逼,还去触怒陈大少,你TM要是想死,别拉我们张家垫背!”

“就是,治个人就把你能耐得!”

“你TM会医术了就了不起啊?全世界就你会医术?”

有了张明起头,张家人竟纷纷大家同仇敌忾,对林烨言语攻击,俨然他是罪人一般!

就连老太太杨本华都跺起了拐杖,冷冰冰地说道:“林烨,你吃我们张家的,用我们张家的,现在不过做了一点小事,就置我们张家于不顾,真是个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

就连那些宾客们,看着林烨,都像是看着洪水猛兽一般。

林烨笑了。

笑容里没有半点温度。

这三年,他在张家没有感觉到半点家里人的待遇,到现在这帮人还依然当自己是个外人,老太太哪怕刚才帮着蔡权坤,也不愿意帮着自己,如今他做了好事,却还让他们恶语相向,唯恐受到牵连。

真是好,好得很!

就在林烨一怒之下,准备转身走出张家院子的时候。

张晚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大哥,你们说够了没有?如果不是林烨,刚才陈鹏就要把我们张家给砸了!奶奶的寿宴肯定要黄了!”

只见张晚秋站在老太太后面,正轻咬着下唇,对着他摇了摇头。

宛若湖边摇摆的孱弱芦苇,弱不禁风。

林烨怒火消了一大半。

“那又怎么样?”张明气头上,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们会感激他!”

骂了一阵之后,张家人才愤愤地看了林烨一眼,转身进入客厅。

虽然刚才经过了波折,但毕竟还有这么多来宾,寿宴还要继续。

林烨孤零零得地站在原地,张晚秋才来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来摸着他的脸,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还疼吗?”

“不疼。”林烨反手握住了张晚秋的手,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张晚秋的道歉,心中很暖。

“如果,如果你撑不下去了,你现在可以离开。”张晚秋颤声道。

说出这句话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你想我改变吗?”林烨坚定地看着她,道:“我可以为你改变。”

张晚秋摇了摇头,笑得很凄凉,道:“林烨,你也知道了,今天奶奶的态度……”

“回答我。”林烨目光灼灼,宛若蕴含着一道火。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怀才不遇,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会医术,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小医馆。”张晚秋娇柔一叹,道:“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其实,你大哥刚才那句话说得很对。”

“什么?”

“会医术,真的了不起!”

说完,不等错愕的张晚秋反应过来,林烨就重新进入了客厅。

>>>点此继续阅读《灵医狂少》全文<<<


第5章 扫地出门!

客厅中,寿宴继续进行着。

宾客们都已经入座,林烨作为赘婿,只能在最末端的角落。

不过虽然都看到了林烨和张晚秋的到来,但却没有人搭理他们。

“请张家子弟们,给老太太贺寿!”

张明作为长孙,站在台上主持大局。

随着他的话落,张家子弟们结伴而出,纷纷道贺。

张婉晴也在其中,但看着林烨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她也没有强求。

不过老太太阴沉的眼眸扫过了林烨,闷哼了一声。

“下面,有请各位亲朋拜寿!”

张家子弟结束之后,由张明再次高声宣布。

“云天集团,苏博苏总,送上当代书法大家钟尔复的字画一幅!”

“永美集团,送上古董花瓶一个。”

“鲁家送上夜明珠一颗……”

…………

陆陆续续的,礼物开始逐渐呈上去了,这里的礼物,大多都是外人送的,虽然价值都不算太高,但也不会太低,其价值多则三四十万,少几万不等。

终于,到了张家人送礼贺寿的时候了。

张明送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纯金折扇,属于工艺装饰品,而姑姑张元琴没拿出那个青花瓷,而是换了一个玉石打造的扳指,就连蔡权坤,也送了一个精美的佛牌。

人一旦老了之后,就喜欢一些神佛之类的东西,开始相信命运。

这个长寿佛吊坠据说是蔡权坤专门让人从印度带回来的,全身由羊脂白玉打造,雕琢得栩栩如生,找专门的大师开光,吊坠的价值,保守估计也要几十万。

握着这个佛牌,老太太爱不释手。

“林烨,你送的东西呢!”

这个时候,张明在台上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林烨,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来。

他知道老奶奶的意图,此刻便要发难了。

林烨一动不动,放在口袋里的木盒子,也懒得拿出来。

“是知道你那东西拿不出手吧?”张明没打算放过林烨,继续刻薄地说道:“不过也不是我说你,你既然会医术,那随便开个小诊所,混个助理医生也没问题吧,在我们张家好吃懒做的,真像一条狗。对了,最近降温,我还有点风寒,你来给我看看。”

“我不治畜生。”林烨淡淡道。

“你!”张明没想到林烨居然敢回嘴,脸色一沉:“林烨,今天张家人都有送东西,如果你送不出来,不要我赶你,自己滚吧!”

林烨一动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吼响了起来。

“江城卓家,前来送礼!”

卓家?

老太太坐不住了,站了起来。

以前她过生日,都是家里人到场而已,这次因为是大寿,所以才邀请了一些亲朋,但卓家,在江城地位和陈家相差无几,无论是死去的张老太爷,还是她,和卓家都没有什么来往,甚至对方也看不起他们这种二流家族。

但今日,为何会来送礼?

不过不等她细想,送礼人已经来到了院落。

“卓家送上金碧辉煌一对。”

“卓家送上八骏图一幅。”

“卓家送上‘云华天启’别墅一栋。”

“卓家送上劳斯莱斯一辆。”

…………

前面的艺术品画品,尚且好说,但后面“云华天启”别墅,是江城最好的别墅,随便一栋,都要接近千万!

而劳斯莱斯不用说了,那可是顶级的商务豪车,每个地区限额,有钱都买不到!

要知道张家人现在最好的车子,也不过只是张明开的七十多万的陆虎而已!

这个礼品清单,让张家人面面相觑,骇得无与伦比。

如此大手笔,对于他们张家这种家族而言,几乎是不敢想象的豪礼了!

“卓家人请落座!”

张太太忙道。

“不必了,我只是负责送礼,先告退了。”

门口那人将礼品,别墅钥匙和车钥匙都交给了张家下人之后,就走了。

“奶奶,卓家给我们送的礼,可比陈家贵重多了!”

张明激动得无以复加,颤声道:“你怎么和卓家人有联系的?”

老太太也是一头雾水,但干咳了一声,看着四周哗然的宾客们,没有说话。

在场中,唯有林烨脸色淡定。

卓家,江城的一流家族,当年他们的家主曾到京华灵医门求医,此番举动,不过小小的回报一下罢了。

毕竟对于灵医门而言,这些东西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明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道:“莫不是因为晚秋?”

老太太闻言,也是精神一振,今日她邀请这么多外宾来,也是因为要宣布张晚秋和林烨离婚的事情,可能这个消息,也惊动了卓家!

她记得,卓家有一个孙子,今年也二十多岁了,叫做卓东海,难道是对方也看上了晚秋?

“有可能!”

想到这里,老太太老颜大悦,又看了满脸讨好笑容的蔡权坤一眼,似乎那个佛牌,也没有那么精美了。

“诸位,我要宣布一件事。”

经过了卓家人的送礼,酒宴似乎被推向了高..潮。

随后,老太太举起了酒杯,道:“我的孙女张晚秋,为我老伴守孝,今日一过便满三年!我们张家,开始接受聘礼,为她选择佳婿。”

蔡权坤满脸兴奋,他早就在等着这个消息了!

顿了顿,老太太又看向了四周,眼神故意在林烨身上停顿了一下,道:“张家之中,可有异议?”

老太太的意思却太明显不过了,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角落里的林烨。

这些目光里,有讥讽,有奚落,有幸灾乐祸,也有几道同情。

众人都知道,就算林烨真的反对,但都会被张家,扫地出门!

视线中,林烨抿着嘴,静静地坐在凳子上。

仿佛,这个消息和他无关一般。

他的视线只是平静地看着张晚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张晚秋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林烨,仿佛,已经默认了这个决定。

毕竟在专断独行的老太太面前,连她的父母都说不上话,她此刻说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真为了林烨这个窝囊废,搞得和家族决裂吗?

但她不知道,在她低头默许的一刻起,林烨的心,宛若被万剑穿过!

痛!

钻心的痛!

终于,他惨然一笑,起身,转头,走出了院子。

“这废物,总算滚了!”

张明冷笑连连。

就连老太太,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在场中,不乏冷笑,唯有张晚秋,看着林烨的背影,仿佛一步一个星河,同她隔开了一整个世界。

“礼到!”

一个小时后,外面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还有人来?

不等众人反应,只见一个精美的盒子被呈了上来,然后就摆放在了桌子上。

盒子打开,顿时让所有人大惊。

里面居然静静地躺着一个吊坠,蓝钻石流光溢彩,炫人眼眸!

“海洋之心!”

杨仙儿眼神微颤,以她的见识,一眼就认了出来!

海洋之心!

货真价实的海洋之心!

价值数千万!

“谁送的?”

老太太身体一震,没想到他刚刚宣布,就有人真的把聘礼送上来了!

而且一送,就是如此高价值的东西!

没有人会把这个东西和刚刚离开林烨联系到一起,这三年,林烨的印象对于他们而言,太根深蒂固了!

一连问了几遍,也没有问出送礼的人来,蔡权坤眼神一转,而后跳了出来,打破沉默:“老奶奶,这个是我送给晚秋的聘礼!”

>>>点此继续阅读《灵医狂少》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