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凉儿,玄君临免费阅读全文(夜王的全能丑妃)免费阅读

小说:夜王的全能丑妃

类型:言情小说

作者:霜白

简介:萧凉儿,相府大小姐,命格克亲,容貌被毁,从小被送到乡下,是出了名的废柴土包子。 偏偏权倾朝野的那位夜王对她宠之入骨,爱之如命,人们都道王爷瞎了眼。  直到人们发现,这位不受相府宠爱没嫁妆的王妃富可敌国,名下商会遍天下,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 这位不能修炼的废材王妃天赋逆天,炼器炼丹秘纹驯兽样样精通,无数大佬哭着喊着要收她为徒! 这位丑陋无盐的王妃实际上容貌绝美,颠倒众生! 第一神医是她,第一符师也是她,第一丹师还是她! 众人跪了:大佬你还有什么不会的!天才们的脸都快被你打肿了! 夜王嘴角噙着一抹妖孽的笑:“我家王妃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是个柔弱小女子,本王只能宠着宠着再宠着!”。

角色:萧凉儿,玄君临

萧凉儿,玄君临免费阅读全文(夜王的全能丑妃)免费阅读

《夜王的全能丑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傻子大小姐

“哈哈!真是个傻子,让她跪下她就跪下!”

“就她这样,还太子未婚妻,给太子提鞋都不配!”

假山旁,一个目光呆滞的少女痴傻的跪在地上,一群锦衣玉服的公子小姐笑声不断,以欺辱她为乐。

“乡下来的傻子,本小姐鞋子脏了,给本小姐舔干净!”

一个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把绣花鞋伸了出来,指着上面的灰尘,让跪地的少女舔干净。

众人哄然大笑,还有人使劲按着她的脑袋。

少女恐惧地挣扎,发出大叫。

“快堵住她的嘴,别让人听见了!”

“叫什么叫,晦气死了!”

今天是相府老太君的寿宴,这些公子小姐都是来贺寿的,来后花园玩正好看见了这个痴傻少女,她是相府大小姐萧凉儿,不过在其五岁时,高僧说她是灾星转世,会给萧家带来灾难,就将其送到了小山村里,十年之后,也就是前两日,才将她接回来。

大家都知道相府大小姐是个丑八怪,在她小时候脸就被划烂了,没想到她前段日子发高烧还把脑子烧坏了,变成了傻子。

可她的身份,还是太子未婚妻,是她刚生下来时,皇上就口头赐下了婚约。

在场的千金小姐们心中自然不平衡了,太子那般高贵的人物,一个痴傻丑陋的村姑怎么配得上,越是羞辱她,她们就越有优越感。

“你们在干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大红色长裙,模样艳丽的女子走了过来。

“灵心郡主!”

“郡主……我们……”

来人是大将军之女灵心郡主,身份尊贵,大家惊慌失措,连忙松开了对萧凉儿的钳制。

“她就是太子哥哥的未婚妻?”

灵心郡主并没有问罪的意思,她冷眼扫向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萧凉儿。

“是的,郡主,她就是相府大小姐萧凉儿,太子殿下的未婚妻。”

“哼!果真是个丑八怪!刚才你们让她舔鞋,她还知道不舔,看来也没有完全痴傻嘛,你们说,若是让她吃本郡主灵宠的粪便,她会吃吗?”

灵心郡主嘴角高高扬起,眼神戏谑,看萧凉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臭虫,一只蝼蚁。

众人心中一喜,没想到灵心郡主也和他们一样讨厌萧凉儿!

也是,大家都知道,灵心郡主仰慕太子殿下不是一两天了,突然太子未婚妻回京了,她能接受才怪。

“郡主好主意!”

“听说郡主的灵宠可是四级高阶灵兽天妖灰狼呢!高大威风,别把萧凉儿给吓瘫了哈哈!”

灵心郡主勾着嘴角,高高在上,突然打了个响指,她腰间的灵兽袋一抖,一只威风凛凛的灰色巨狼出现在了原地。

“吼——!”

一声低吼,满地腥风,它嘴边还残留着血迹,应该是不久前才进食。

大家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地上的萧凉儿也在瑟瑟发抖,痴呆的眼神毫无灵气,却也知道害怕。

灵心郡主看着她这般低贱,笑意更甚,故意让她的灵宠上去吓她,不过灵宠下手可没有轻重,不一会儿就在萧凉儿背上留下了几条血爪印,连衣服也抓烂了。

“真没意思!”

见萧凉儿只知道傻愣愣的伏在地上发抖,灵心郡主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想起待会儿相府的三小姐和四小姐说会把太子哥哥引来,她道:

“行了,停手,灰王,你可以排泄了,让萧大小姐尝尝高阶灵兽粪便是何滋味,本郡主天天喂你吃低阶的灵兽肉,你的排泄物可是大补呢,想必她天天在乡下吃糠咽菜,还没吃过这般好东西!”

若是让太子哥哥看到他未婚妻连粪便都吃得下,太子哥哥还会娶她吗?

周围的公子小姐哄堂大笑,还夸郡主真是人美心善,舍得把这等好物给萧凉儿吃。

天妖灰狼蹲下,没一会儿,就传出了一阵恶臭之味。

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包括灵心郡主自己,天妖灰狼吃生肉,排泄物自然恶臭无比。

“吃啊!萧大小姐!这可是好东西!”

灵心郡主说道。

萧凉儿往后缩了一下,丑陋的脸上,那双漆黑的眸子没有半点生气。

“躲什么躲!来人,伺候萧大小姐进食!”

灵心郡主不耐烦的喊来她的手下。

两个身形高大的丫鬟瞬间就将萧凉儿反手钳制,压着她的脸朝那摊排泄物靠近。

“啊啊啊!”

萧凉儿突然大叫起来,像个傻姑。

“啪!”

灵心郡主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再叫本郡主打死你!让你吃你就吃,给你吃是抬举你!”

萧凉儿被这一巴掌打得脑袋都歪了,脸颊瞬间肿了起来,嘴角溢血,身体一软,眼睛也闭上了。

“这傻子,竟然还会装晕!”

灵心郡主冷哼一声,抬手又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萧凉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同样是漆黑的眸子,可她一睁开,不再死气沉沉,似有寒光乍现,冷芒一闪而过,显得妖冶之极。

“咦?”

假山顶上,一个妖孽般的黑金袍男人突然轻咦了一声,原本懒洋洋晒太阳的他,姿态不再如之前那般慵懒随意。

而底下,电光火石之间,萧凉儿倏地动了,她双手骨骼咔咔作响,移形换位,压着她的两个丫鬟只感觉手上一轻,紧接着突然有一股强力传回手上,失重感瞬间传来,两个丫鬟倒飞了出去,砰然坠地。

灵心郡主的巴掌已经扇了过来,但还没有打到萧凉儿的脸上,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便已经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萧凉儿!放开本郡主!”

灵心郡主大惊失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萧凉儿居然会反击,还这么厉害!她的手动都动不了!

不对!萧凉儿明明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她从小经脉不通啊!

她哪来这么大的蛮力!

“呵!”

萧凉儿口中发出一声冷嘲,漆眸如冰,攥着灵心郡主的手狠狠一折,然后用巧力一拉一按,瞬息之间,就将灵心郡主那高高在上的脑袋按进了地上一堆散发着恶臭的排泄物里。

“啊唔!”

灵心郡主猛地挣扎。

萧凉儿站起身,一脚踩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点此继续阅读《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


第2章 秀色可餐

这个场面,简直难以入目。

高高在上的灵心郡主,竟然被人踩着脑袋,整张脸都埋进了天妖灰狼臭烘烘的排泄物中。

所有人都往后退去,恶心呕吐感不断在心中蔓延。

“天哪!大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地上的好像是灵心郡主!”

就在这时,相府的三小姐萧月儿四小姐萧星儿赶了过来,她们是二房的嫡女,而且是双胎姐妹,长得十分相似,模样都很秀丽。

身旁还有一个身穿暗紫色锦袍,俊朗非凡的年轻男人,他身材颀长,仪表堂堂,神色温润谦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之感,身上带着淡淡的龙子之威,气质高贵。

他便是无极王朝盛名在外的太子殿下玄君灏,在民众间的呼声极高。

“大姐姐,还不住手!你在对灵心郡主做什么!”

三小姐萧月儿娇喝着道。

“看不见吗?我在给她吃大补的好东西啊。”

萧凉儿脚下用力,纤纤玉指摸了摸左脸,左脸上有几道纵横交错的疤痕,触感真实。

真想不到,她离开这具身体半个月,居然又回来了。

“凉儿,你脑子好了?”

太子看了一眼地上越挣扎越脏的灵心郡主,微微蹙眉,随后问向萧凉儿。

“你哪位?”

会不会说话呢!

萧凉儿冷眼扫了过去,眸光锐利。

“孤是太子,你的未婚夫。”太子语气温和,眼神也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说:

“凉儿,你先放开灵心郡主,有什么事情,孤会替你做主。”

“我从来不需要谁替我做主,她既然觉得这排泄物是赏赐,给人吃是抬举,那就让她吃个够!”

萧凉儿勾唇说道,浓密的睫毛下,眼神带着几分薄凉。

“灵心郡主是贵客!你还不松开,就别怪妹妹去把祖母请来了!”三小姐萧月儿皱眉说道,心中因为萧凉儿不再痴傻而惊讶不已。

说完,便让身边的下人去拉萧凉儿。

没等下人碰到自己,萧凉儿就抬开了脚。

脱离束缚,灵心郡主迅速的爬了起来,那张脸上糊满了恶心之物,她狠狠一拍灵兽袋,里面的天妖灰狼又跑了出来。

“给本郡主吃了她!”

她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吼道。

唰!

巨大的灰狼吼叫一声,如疾风一般朝着萧凉儿扑了过来,尖利的爪子对准她的喉咙,眼见着就要血洒当场。

“灵心住手!”

太子喝道,出手已经来不及。

萧凉儿后退数步,手中多出了几根银针,但她还未出手,只听“砰”地一声巨响,体型巨大的天妖灰狼倒飞了出去,假山都倒塌了一半。

而她的面前,多了一个身穿黑金长袍、气质矜贵的俊美男人。

“噗!”

一口血从灵心郡主口中喷了出来。

“灰王死了!我的灵宠死了!”

灵宠与主人之间有契约,灵宠一死,主人也会遭到反噬。

“夜王!”

“拜见夜王!”

在场的人一看见来人,连忙低头。

夜王?他就是皇上第五子夜王玄君临?

萧凉儿看向玄君临,他五官俊朗无匹,便是芝兰玉树般的太子也无法与之相比,凤眸深邃,眼中如见不到底的漩涡,他的瞳色居然还是深紫色,远看形如黑瞳,近看却很明显,如天然的紫色琥珀。

他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邪魅狂狷且高贵清冷,两种气质糅合在一起,更给人一种难言的魅力。

玄君临刚才并没有出手,出手的是他手上的一只黑猫,这只黑猫体型比一般的猫大一点,耳朵上还有一撮竖起的黑毛,瞳孔幽幽,明明只是一只猫,却给人万兽之王的霸气感。

他一出现,三小姐四小姐及其他贵公子小姐们都往后缩了一下,眼神中似乎带着恐惧之意。

灵心郡主的契约兽被他的黑猫打死了,她都不敢多吭一声。

而他却此时正眸光潋滟的盯着萧凉儿看,姿态慵懒间带着令人不敢小觑的王者之气。

萧凉儿被他这样盯着,心头感觉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多谢夜王出手救孤的未婚妻。”

太子忽然对玄君临说道。

“本王可不是替你救的。”

玄君临唇角上扬,一双紫眸幽幽的看着萧凉儿,看都没有看太子一眼。

太子皱起了眉头,不动声色道:

“夜王说笑了,凉儿是孤的未婚妻,孤自当要替她道谢。”

言外之意,是让他弄清楚萧凉儿的身份,不要逾越了。

可夜王岂是那种在意身份的人?

“那怎么办呢,本王也很喜欢小凉儿呢。”

他声音似乎有些苦恼,明明没做什么,在场的人都能感觉到他逼人的气势,头上都冒出薄汗。

萧凉儿眯起了漆黑的眸子,夜王这是什么意思!

她不信他真的看上了自己,自己现在的这张被毁容的脸,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太子袖中拳头紧握,好一会儿,才看向萧凉儿,温柔出声道:

“凉儿没有吓到吧,夜王是在开玩笑,你不用当真,你刚才没有受伤吧?”

“太子哥哥!灵心都被她欺负成这样了,你竟然还向着这个丑八怪!”

萧凉儿还没说话,灵心郡主就不可置信的捂着了心口,想要太子给她讨回公道。

“灵心郡主,你说谁丑八怪?小凉儿如此花容月貌,秀色可餐,你在嫉妒她?”

夜王慵懒的视线漠然的扫了过来,声音明明很平淡,却让灵心郡主脸色一白,胆战心惊。

众人也怕啊,夜王这个样子好像随时会杀人一样,可是他们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夜王殿下,您眼瞎吗?

花容月貌?

秀色可餐?

您认真的吗?

萧凉儿的眼角也忍不住抖了一下,这个夜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来人啊,把灵心郡主丢湖里去洗干净,别熏着我们小凉儿了。”

夜王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立即出现了几人,把灵心郡主押着,甩进了前方的湖里。

隔着老远都能听到灵心郡主杀猪般的叫声。

在场众人抖得像发了瘟的鸡,生怕被殃及。

“衣服破了,披上。”

耳边传来一道低沉又不容拒绝的声音,紧接着一件黑金外衫披在了萧凉儿的身上。

她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盯着夜王,她觉得他也许真的有点臭毛病——喜欢丑女的臭毛病。

“夜王,不必了,凉儿穿孤的就行。”

太子准备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

萧凉儿看着身上的衣裳,又看向太子递过来的外袍,这两男人都有病吧,自己这张脸巨丑无比,他们还争着给自己衣服,脑子里想什么呢!

“太子殿下,夜王殿下,原来你们在这里,要开席了,老太君特地让嘉儿来寻你们。”

恰在此刻,一道温柔好听的女子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鹅黄色素淡长裙的少女在丫鬟的跟随下缓缓走来。

她模样尤为精致,肤白似雪,美眸朱唇,眉心还有一点朱砂,更增添了她的柔美之感,气质淡泊间带着贵气,很容易让人见之倾心。

看到她眉心的朱砂痣,萧凉儿就猜到她是谁了,京城第一天才少女萧嘉儿,萧家二小姐!

萧凉儿这些年虽然不在京城,但是京城的大小事情,难逃她的耳目。

只是她没想到,她不过是离开这具身体半个月的时间,她人就已经回到了京城相府,还被人百般羞辱,若不是她及时从现代回魂,恐怕就被按着吃粪便了。

但这是在相府,是萧家的地盘,她被人欺负侮辱,恐怕是萧家人故意引导的,否则,她身边不可能一个丫鬟都没有。

眸间冷芒划过,萧凉儿不露声色。

“劳嘉儿小姐亲自来跑一趟。”太子语气温柔。

萧嘉儿浅浅一笑,随后眉头一皱,像是才看见了地上的巨狼尸体,捂着粉唇惊讶问道:

“这不是灵心郡主的灵宠吗?怎么死在了这里?灵心郡主呢?”

“还不是大姐姐惹的祸!”二房的萧月儿萧星儿两姐妹连忙添油加醋的小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萧嘉儿吃惊的看向萧凉儿,随后娇花般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太好了,姐姐不傻了,嘉儿就知道,姐姐的脑袋一定会好的!嘉儿这几天吃斋念佛,就是盼着姐姐能够恢复正常,嘉儿太高兴了!”

说着说着,她还抹起了眼角的泪花。

萧凉儿看着她,说哭就哭,梨花带雨,是个狠人。

“姐姐你放心,灵心郡主的大将军府那边,嘉儿会让爹娘派人去解释清楚赔礼道歉的,嘉儿知道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

萧嘉儿拉起她的手,语气安抚,眼神真诚无比,像是真的喜欢她这个十年素未谋面的亲生姐姐。

萧凉儿把手抽了回来,手指动了动:

“那真是多谢妹妹了,不过赔礼道歉就不用了,灵心郡主错在先,该她来给我赔礼道歉还差不多。既然要开席了,那我就先去换身衣裳,再去重新郑重见见爹娘和祖母。”

她故意加重了“郑重”二字,她倒要看看,狠心把原主丢在小荒村十年不闻不问的人,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到底是什么态度。

>>>点此继续阅读《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


第3章 我脾气不太好

“孤送凉儿回房换身衣裳,夜王,嘉儿小姐,你们先去。”

太子玄君灏看了萧嘉儿和夜王一眼,语气依然温和,如沐春风。

萧嘉儿颔首微笑,柔声道:

“也好,由太子殿下送姐姐回去,嘉儿最放心不过了,那你们要快些过来,三公主四皇子他们都已经到了席上了。”

说完,就挽着不高兴的萧月儿萧星儿的手道:“走吧三妹妹四妹妹,咱们先去席上。”

“夜王殿下,我们先走一步了。”

她又看向夜王,声音温柔,可夜王的余光都没有分她一点。

萧嘉儿抿了抿唇,脸上笑容不变,微微欠身,同妹妹们走了。

其他的公子小姐也连忙跟了上去,他们可不敢和夜王同在一个地方,心脏受不了。

萧凉儿把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还给了夜王。

“多谢夜王,不过这衣服,我用不着。”

脱下外袍,背后深可见骨的爪印清晰可见,在白皙的背上,更加显得触目惊心,但她却跟没事人一样,不哼不叫,仿佛没有痛觉。

“凉儿,穿孤的。”

“不用。”

她背脊挺直的离开,太子跟了上去,不过她也没有接受太子的外袍。

玄君临眸光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了一抹兴味的笑。

看着手上的外袍,若是以前,别人碰过的东西,他会一把火烧了,不过现在嘛——他把黑猫丢在了地上,动作优雅的将外袍穿了回去。

黑猫:喵喵喵?

……

萧凉儿之所以没有拒绝玄君灏的相送,正好她想观察这个平易近人的太子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路走来,他没有显露出半点不耐烦之色,反而对她关切有加,这让她有些失望,她还以为私底下,太子会露出真面目呢。

毕竟,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丑女。

很快到了她的院子,这是一间很华丽的院子,看来相府的表面功夫还是做得不错的。

“凉儿去换衣裳,孤在外面等你。”

玄君灏温润如玉的嗓音对她说道。

萧凉儿点头,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进去后发现一个丫鬟都不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偷懒了,她这个大小姐,名存实亡啊。

她自己在衣柜里面找裙子,但是里面全是大红大绿的颜色,就跟她身上这身恶俗的裙子一样,五颜六色,难看至极。

萧凉儿冷冷地嗤笑了一声,随便找了一身花花绿绿的裙子,快速的换上之后,照了照镜子。

铜镜里面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丑,白皙的左脸上,几道如同蜈蚣般狰狞的疤痕看起来很是可怖,这是原身五岁的时候,人牙子将她拐走后被毁的容。

想到刚才太子对着她这张鬼一般的脸都能露出缱绻的温柔,她就觉得可笑。

唉,她本来在小荒村呆得好好的,没事养养暗卫、赚赚银子,优哉游哉,萧家偏偏把她接回来了,打乱了她不少计划。

她对萧家没有感情,因为她本来就不是原主,她是穿越者,二十一世纪神医世家唯一传人,五年前穿到了原主身上,半个月前因为意外灵魂回到了现代,今天又再次穿越了回来。

她很清楚,这一回,她将永远的成为无极王朝的萧凉儿了,因为她现代的肉身已经彻底死亡,她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她的灵魂与这具肉身无比契合,原主的残魂已经烟消云散。

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惆怅的,但她很快就调整了情绪。

看着铜镜中窈窕的少女,萧凉儿漆眸眯起,幽幽道:

“既然萧家把你接了回来,那我就来替你要账,萧家欠你的,都得还回来!”

把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丢进了荒凉的村庄,从此不闻不问,而这个小女孩在这十年期间,还遭遇了多次暗杀,这笔账,自然要找萧家算清楚。

她勾唇一笑,邪气无比,眼尾的那颗泪痣妖娆得如同危险的彼岸花。

“咦,这个吊坠,竟然跟着我穿过来了!”

这时,她注意到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白玉吊坠,这是她家里的祖传之宝,之前现代的她一直戴着的,没想到她身体死亡之后,玉坠跟着她的灵魂一同过来了。

“这个吊坠一定有特别之处,改日我再好好研究研究!”

她眯着眸子勾唇说道。

从院子里出去,太子玄君灏还站在原处,芝兰玉树,如高岭之花,看到萧凉儿之后,他俊朗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道:

“凉儿出来了,我们去席上吧。”

萧凉儿故意对他咧嘴笑,涂满大红色口脂的嘴就像是一个血盆大口,她天真的说道:

“太子哥哥,凉儿真的会嫁给太子哥哥为妻吗?”

玄君灏微笑道:“当然,你是父皇亲点的太子妃,孤对你也极为满意,孤喜欢心思纯净的人。”

“可是人人都说凉儿丑,还是废物,配不上太子哥哥,难道太子哥哥不想娶一个配得上你的人吗?”

萧凉儿眨了眨眼,说。

玄君灏停下脚步,一双星目看着她,认真的说:

“心灵美就够了,孤不是看外表的人,你不能修炼也没事,孤会派人保护好你,你无须多想,也不用在意外人的眼光,只要知道孤一定会娶你就够了。”

呵呵。

这要是其他人,此时恐怕被他的话感动得死心塌地了,但萧凉儿心底却更加警惕戒备。

这世上不是没有不看外表的人,但身为一国储君,绝对不会愿意娶一个容貌有碍又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因为会遭天下人笑话。

更何况,他们没见过几面,他如何肯定自己就是心思良善心灵美?不过是借口罢了。

很快他们就到了席间,萧凉儿和太子一出现,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很多贵女眼中都闪过了嫉恨之色,俊朗如玉的太子殿下竟然和萧凉儿这个废材丑女走得这么近,简直就是对太子的亵渎,可气的是太子居然还带着温柔的笑,带着萧凉儿在前面入座,然后才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

“她就是萧家大小姐萧凉儿?长得太丑了吧!”

“不是说她发高烧烧坏了脑子,看起来不傻啊。”

“她可是皇上亲点的太子未婚妻呢!没见太子对她不一般吗?”

“哼,穿得跟土包子似的!”

一看到萧凉儿,人们的目光全聚集在了她身上,小声的窃窃私语,大多是嘲讽的目光。

萧家嫡出的大小姐,萧相爷之女,本该身份尊贵,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把她当回事,人们眼中,萧相爷只有一个嫡女,那便是天才少女萧嘉儿。

而萧凉儿,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土包子丑女,即使和太子有婚约,众人却认为这个婚约迟早会作废。

咔!

一声脆响,一双筷子被萧凉儿折断了,她冷眼扫了过去:

“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们的嘴?我萧凉儿来自乡下,脾气可不太好,谁要惹恼了本小姐,灵心郡主的遭遇就是你们的下场!”

>>>点此继续阅读《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


第4章 你跟我说教养?

“好嚣张的小辈!”

“太没有教养了!”

“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萧凉儿那不客气的话一出口,就遭到了在场不少长辈的呵斥。

来参加老天君寿宴的,都是非富即贵身份显赫之辈,岂容一个小辈放肆。

一些公子小姐也附和着点头,一副瞧不起萧凉儿的样子,眼神尽是厌恶之色。

“听说她刚才在后花园得罪了灵心郡主,把灵心郡主的头按进了天妖灰狼的排泄物里了!”

有人说道。

没人敢提起夜王也在,还把灵心郡主丢进了湖里。

“太放肆了!”

“乡下来的,果真就是没有教养,猖獗荒诞,如同土匪!”

萧家人听到这些话,脸色都很难看,充满怒气的看向萧凉儿,萧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尽了!

这时,萧嘉儿站了起来,红着脸,鼓起勇气说:

“诸位长辈,诸位公子小姐,请不要这样说我姐姐,她从小在荒凉的村庄长大,性格直接,她并不是故意的,而且她前段时间烧坏了脑子,今天才恢复正常,还请诸位多多包涵,不要与姐姐一般计较。”

瞧瞧,萧二小姐多善良,与粗鄙丑陋的萧大小姐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太子也出声道:

“凉儿天性不坏,天真耿直,今日之事,是灵心郡主过错在先,孤会与大将军说清楚,也请大家不要对孤的未婚妻有什么偏见。”

听到太子这话,众人心惊不已,太子这是承认萧凉儿这个未婚妻了?

可是,萧凉儿没有一个地方能配得上太子啊。

萧凉儿眉梢动了动,面无表情的转着手中的瓷杯,纤长的手指如凝结的玉脂,指尖粉嫩珠泽。

太子发话了,大家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只是那些贵女们落在萧凉儿身上的视线,一个个如刀子般锋利。

这时,夜王出现了。

众人连忙起身见礼。

萧家人也赶紧给他安排贵宾座,

但夜王紫眸一转,落在了一个空桌上的萧凉儿身上,抬着大长腿走了过去。

“小凉儿,不介意本王坐在这里吧?”

夜王口中问着,没等她回答,人已经坐了下来。

那你还问个蛋蛋啊!萧凉儿很无语。

众人不敢多看,悄悄用余光关注着。

心中都好奇不已,夜王怎么会去和萧家的那个丑女废材坐在了同一桌?

萧凉儿以前虽然没有见过夜王,但她了解过京城的人物,自然也包括这位妖孽夜王。

他在皇子中排第五,几年前他还是几个皇子之中唯一没有封地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母妃身份低下,早早亡故,他又天生紫色异瞳,被视为不祥,从小就不得皇上喜爱。

然而现在,他权倾朝野,手握重权,且性格喜怒无常。脸上带着笑,手上的刀却流着血,不少人在私底下叫他鬼面夜王。

如今连皇上都对他无可奈何,太子也对他无比忌惮,只要他想,他就能当皇帝,好在他似乎并没有坐坐皇位的意思。

也曾有许多贵女被他的清冷容貌所迷惑,想要嫁他,但靠近他的女人,很少有好下场的,可见他手段之残忍。

人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夜王主动和别的女人坐在一起。

不少贵女暗戳戳的希望萧凉儿快点倒大霉,最好马上被夜王杀死,把太子妃之位让出来。

这时,相府的老太君在一个雍容贵气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这个中年美妇人和萧嘉儿有几分相似,不用猜,这一定是原主的亲生母亲柳氏了。

萧凉儿又看向另一边的中年男人,他就是萧相爷,原主的亲身父亲萧湛昌。

萧湛昌身材颀长,五官硬朗,即使人到中年,也能看出他年轻时俊朗的影子,此刻他脸上带笑的看向宾客,朗声道:

“感谢诸位前来给本相母亲祝寿,今日大家一定要喝个尽兴!”

“相爷客气!”

“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给老太君贺寿,老太君身份很高,连当今皇上都要喊她一声姑母,因为老太君是先帝的义妹。

皇子公主们都得喊她一声姑祖母。

老太君点了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但这笑容下一刻就消失在了脸上,不怒自威。

因为除了夜王,还有个人不仅没有站起来,居然在自顾自的吃水果,简直没有把她放在眼底!

此人正是萧凉儿。

顺着老太君的目光,所有人都把视线落在了萧凉儿的身上,而雍容华贵的美妇人柳氏也看到了她。

柳氏她刚才已经听说萧凉儿脑子突然好了,但她眉心微蹙,沉声道:

“萧凉儿,所有人都在为你祖母贺寿,你为何还不站起来?这就是你的家教?”

萧凉儿只是想试试萧家人的态度,没想到,萧家人比她想象中的更无情。

柳氏是原主的亲生母亲,这个时候一般来说,一个正常的母亲都会先关心的问候女儿的身体情况,然后给女儿开脱几句。

但柳氏却上来就对她呵斥,说她没有家教。

祖母老太君和萧相爷的脸上,也只有厌恶之色,没有任何亲情的温情在里面。

这情形,真是有趣啊。

萧凉儿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却不是给老太君贺寿,而是看着风韵犹存的柳氏,语气散漫又天真:

“你跟我说家教啊,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娘生没娘养,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家教。”

这话一出,柳氏和老太君等人的脸都青了,她们哪里听不出她这是在指桑骂槐!没想到她脑子好了,却露出了这样顽劣可恶的本性!

萧凉儿可不在意名声如何,就是想要给萧家人添堵。

毕竟,萧家曾经加诸在原主身上的痛苦,可不止一星半点。

“你!孽障!”

老太君狠狠一拍桌子,气得差点仰倒。

萧凉儿毫不示弱的看了回去,眼神又冷漠又薄凉。

老太君怒道:

“还敢瞪老身,来人,给我把这个孽障拖出去家法……”

“伺候”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夜王不高不低的声音忽然道:

“老太君,今日是你大寿之日,再不开席,可就错过吉时了。”

老太君最为迷信,开席必会定个吉时,若是错过吉时,她会觉得不吉利。

“是是是,夜王说得极是,那快开席吧!”

老太君赔笑的朝夜王弯腰,宣布开席,她可不敢让夜王久等,她知道夜王过来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不明白夜王怎么会大驾光临。

见夜王神色如常,老太君又朝萧凉儿看了一眼,然后低低的朝柳氏冷哼了一声,道:

“萧凉儿叛逆成性,给她从宫里请几个教养嬷嬷回来,好好教教她什么是礼义廉耻!”

说罢,再一次厌恶的扫了萧凉儿一眼,端坐在了高座之上。

萧凉儿嘴角撇了撇,这老太婆,无论是长相还是做派,都让人喜欢不起来。这哪是什么亲祖母,根本就是老巫婆。

桌上端上来的菜式倒是不错,也不知道这具身体饿了多久,闻到热菜香味,胃便蠢蠢欲动。

这桌上只有她跟夜王玄君临,别人都不敢来这桌,倒是便宜了有轻微洁癖的她,她是不愿意与别人用筷子夹同一盘菜的。

而玄君临几乎不动筷子。

有美男下饭,似乎饭菜都更美味了。

玄君临坐姿恣意,深邃无垠的凤眸像一个吸引人的漩涡,目光一直落在萧凉儿身上,不躲不闪,光明正大的看她。

看呗,看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萧凉儿自顾自的吃菜。

就是不知道这个妖孽夜王是个什么意思。

>>>点此继续阅读《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


第5章 千年王八万年龟

夜王嘴角噙着笑,如同一尊俊美无俦的妖孽,看着萧凉儿。

小凉儿看起来可不像是乡野村姑,她吃饭的速度虽快,但细嚼慢咽,口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比那些从小被悉心教养的贵女更为优雅。

而且她并不是刻意的,不像那些贵女端着姿态,而是骨子里的优雅。

有趣。

要是被人这样被夜王盯着,恐怕早就吓得拿不稳筷子了,偏偏萧凉儿却像是没有察觉一样泰然自若。

吃席只是场面事,送贺礼才是重头戏。

老太君身份尊贵,很多家族都准备了重礼想在寿宴上讨好老太君。

饭菜没吃几口,一个个开始让下人送上贺礼单了,有些贵重的物件,还是各家家主亲自送上来的。

老太君这么多年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众人送上贺礼,她看过之后都只是微微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祖母,这是孙女亲手给您绣的松鹤延年图,希望您能福寿绵延。”

二房的庶女萧琪儿上前,她的两个丫鬟展开了一副有两三人长的绣品,上面的仙鹤栩栩如生,周围有松有菊,针脚紧密,双面看不到一点线头,可见绣工深厚,没个年把的功夫绣不完。

但老太君依然神色冷淡,只淡淡的“嗯”了一声。

萧琪儿抿唇退回了座位上,神情失落。

二房嫡女萧星儿在一旁小声哼道:“这等东西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说完,她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对老太君说道:

“祖母,我和姐姐给您准备了一件大礼,您一定会喜欢!”

老太君神色微动,给面子的问道:“哦?是什么大礼啊?”

“是筑衣堂明静大师亲自为您缝制的衣服,孙女请了好久才请动她呢!今天明静大师会亲自带着孙女给您准备的贺礼来给您祝寿!”萧星儿有些骄傲的说道。

筑衣堂!还请动了明静大师!

在场的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筑衣堂是近几年突然在京城兴起的成衣阁,里面什么年龄段的衣裳都有,无论男女老少,款式不仅新颖好看,而且还融合了秘纹之术,有防御自保亦或攻击的作用,穿在身上,不仅仅是件漂亮的衣服,还是件法宝。

筑衣堂还有各种精妙的首饰,与众不同,同样刻有秘纹,既是漂亮的首饰,又是趁手的武器。

京城的公子贵女们全都以能穿上筑衣堂的衣服,戴上筑衣堂的首饰为荣。

谁身上没有筑衣堂的衣服和首饰都不好意思出门,怕被其他人笑话。

筑衣堂的衣服首饰,那就一个字可以形容——贵!

还有就是难买,买一件衣服至少需要排几个月的队。

这其中,又以明静大师的手艺最贵最难买,她做衣服都是看心情,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有些人求了明静大师一年都没有得到她的点头,但找她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因为明静大师是个秘纹大师,她早在几十年前就闻名整个东洲,她刻画的秘纹能量可以组合强大的阵法,刻在人身上,能够激发潜能,当年不知有多少人求着她刻下秘纹,却没想到,她消失匿迹多年之后,竟然做衣服去了,请得动她的人也真是厉害。

谁也不知道筑衣堂背后的老板是谁,只知道此人十分神秘,从不露面。

“好!还是星儿月儿孝顺!”

老太君满意的点头,威严的脸上染上了慈祥的笑容。

萧凉儿微嗤了一声,让老太君满意了才叫孝顺,花了一年多亲手绣出来的贺寿图却半点回应都没有,这个老太婆可真是双标狗。

“大姐姐,你笑什么,你好像很不屑的样子?还不知道大姐姐给祖母准备了什么好贺礼呢!”

忽然,旁桌的萧月儿忽然看着萧凉儿高声说道。

“我不能笑吗?难道要我哭才行?今天又没有人死,让我哭不太好吧。”

萧凉儿看着萧月儿,神色“天真”的说道。

“混账!这是你祖母的寿宴,是大喜的日子,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萧湛昌拍着桌子怒喝道。

看向萧凉儿的目光之中,却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

按理说,亲生女儿十年不曾见面,就算没有多么亲切,也至少该有点亲情在里头,但是萧湛昌的眼底只有憎恶,看不到其他感情。

幸好萧凉儿身体里早换了个芯子,否则得多伤心啊,娘不疼爹不爱,还把她当成灾星呢。

萧凉儿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说了一个‘死’字,爹这么愤怒,是怕祖母死了要辞官戴孝吗?你放心,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我看祖母身体好着呢,死不了的。”

“呀,爹怎么脸都绿了,我没上过学堂,没文化,不太会说话,也从来没人教过我,要是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爹可千万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体就不好了,娘这么年轻,一定还不想守寡的。”

萧湛昌的脸是又青又紫,老太君和柳氏更是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强忍着才没有失态。

还不等几人发出怒气,萧凉儿又继续说道:

“我刚才笑啊,是笑三妹妹和四妹妹撒谎,因为明静大师根本没有答应她们给祖母做衣裳。”

“你放屁!”

萧星儿顾不上贵女风度,直接站起来指着萧凉儿的鼻子怒道:

“我们明明请到了明静大师,明静大师马上就要来了!”

众人也觉得萧凉儿在瞎说,萧星儿萧月儿要是不能请到明静大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些话吗?当然不会,因为轻易就能被揭穿。

“明静大师来了!”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声通报。

顿时间,众人看向萧凉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撒谎精,这么快就被打脸,这个蠢货也不知道说点别的不容易被揭穿的事情。

老太君冷冷的看了萧凉儿一眼,随后道:“有请明静大师。”

明静大师平淡的走了进来,她是个温婉大方穿着素净的中年女人,气质如兰,一走一动间,都带着不一般的气韵。

但她脚步忽地一顿,目光落在了萧凉儿的脸上,眼底划过一抹惊讶惊喜之色,这道神色一晃而过,快到没有人发现,只有夜王嘴角噙着的笑容变得更加深刻了。

>>>点此继续阅读《夜王的全能丑妃》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