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情殇》完整版大结局_顾北城苏南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蚀骨情殇

作者:酒爷

主角:顾北城,苏南烟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你给的蚀骨情殇,到底还要痛多久,啊?顾北城你放过我好不好,求你了……
《蚀骨情殇》完整版大结局_顾北城苏南烟小说免费阅读

《蚀骨情殇》在线试读

第一章

“放松。”

狭小的病房里,一次性口罩下的我神情僵硬,眉头紧皱,不断调整着呼吸。

终是平复好了情绪,我弯下腰,低着头,继续我的工作。

“疼!”

伴随着这一尖锐刺耳的惨叫,卡在她身体里的东西终于取出来了。

“臭婆娘,你就不能轻点么!你看晴晴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一直候在我身侧的病患家属,也就是我老公,倏地一把推开我,冲过去抱住病床上衣不蔽体的妖娆女人。

“宝贝儿~疼不疼啊?”

男人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脸庞,那深情的模样是我这辈子所不能奢求的。

“呜呜呜……老公,她是不是故意的啊,我好疼!”

女人一边梨花带雨的哭着,一边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朝我露出耀武扬威的得意神色。

我握紧了拳头,抵紧后糟牙,愤怒使我失去理智。

“演够了没有?演够了就请你们出去,拜托!”

或许性格懦弱是我这一生的死穴,但那也并不代表任人拿捏!

“呵你个下不了蛋的死瘸子!还有脸冲我吼?我特么当年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废物!”

呵。

还真是句句往心坎上戳。

如果不是五年前………我苏南烟又怎会落魄到如此地步。

眼泪摇摇晃晃,在眼眶里泛着暗哑的光芒。

我想大声嘶吼,想大声控诉这渣男的种种恶劣行径,可随着周围聚集的同事与病患越来越多,我只能强压下颤抖的身躯,不断深呼吸。

“滚。”

“臭婊/子!给你脸了是么!”

“啪!”

毫无征兆的,王磊冲上来就甩了我一巴掌,血腥味瞬间弥漫。

而摔倒在地的那一刻,眼前忽然闪现一双昂贵的皮鞋。

莫名的……熟悉。

我捂着高肿起来的半边脸,缓缓抬起头。

当泪眼婆娑的视线陡然撞进那深邃而森冷的双眸时,我的心跳骤然停止。

一秒、两秒、三秒………

顾北城,居然是顾北城!!?

大脑变得混沌不堪,我下意识狠狠拧了一把胳膊,疼!

或许……这就是命吧。

我踉跄着想要爬起来,奈何瘸掉的右腿再怎么也使不上劲,又是狼狈的一摔,鼻翼贴近男人鞋尖。

“你个臭婊/子,怎么,见到男人就像扑上去?”

王磊粗鲁的拽住我的后衣领,狠狠往后一甩。

“瞧瞧自己这幅令人作呕的德行,呸!”

“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我慌乱捂住自己的脸颊,愚蠢的欺骗自己,只要这样,那人就看不见我此刻的窘迫与狼狈了!

心脏处传来一阵阵蚀骨的钝痛,就如被千万只蚂蚁啃噬。

倒不是因为我的老公如此羞辱我,而是……那人对我的冷漠与无动于衷。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赶紧滚蛋。”

许是顾北城的气场太过强大,王磊唧唧歪歪了几句后,拉着小三的手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我仍旧维持着捂着脸颊的姿势,却忍不住透过指缝偷偷去看他。

而也就在此时,我才猛然发现,原来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

顾可欣,他姑姑的养女。

所以,他跟她……呵。

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什么,心脏骤然一缩,传来密密麻麻的刺痛。

我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慌乱逃脱。

“哎!你个杀人犯别跑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情殇》<<<<


第二章

心头咯噔一下,五年前痛苦的回忆便如潮水般毁天灭地而来。

杀人犯,杀人犯………

饶是时光将这段煎熬的记忆尘封了五年,可每每触及,却还是疼的一塌糊涂!

“我不是杀人犯!我不是!”

我双眸猩红,疯狂摇着头,猛地一个转身——

却不想,“撞倒”了迎面上前来的顾可欣。

“啊!”

“可欣!”

顾北城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女人摇摇欲坠的身子。

那焦灼而担忧的双眸,嵌满柔情蜜意。

“痛……北城哥哥,我的肚子好痛!”

可我分明,只是碰到了她的手腕而已。

“不……我没有!我没有……”

“苏南烟!你还是跟五年前一样恶心!只会狡辩只会推卸责任!可欣要是出了半点意外,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那喷火的烈焰里,充斥着对我刻入骨髓的恨意。

我凝着他匆匆远去的背影,颤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扶着墙壁滑倒在地。

呵……五年前。他怎么好意思提五年前?

——

工作丢了,丢的莫名其妙。当主任将辞退书狠狠拍在我脸上,像赶瘟神般将我驱走时,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毫无意外,接下来这几天,无论我去哪里应聘,都没人再愿意用我,甚至连清洁工都不愿多看我一眼。

顾北城……你真的好狠。

“来来来,晴晴赶紧喝一口这鸡汤,我可是辛辛苦苦炖了一下午呢!”

辗转奔波了一整天,刚一进门,便看到“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和谐场景。

而我,王磊明媒正娶的妻子,反倒像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尴尬与窘迫使我的压抑无处安放,强忍着泪水,我快步往储物间走去。

没错…我的卧室被那个女人霸占,我的忍气吞声换来他们的得寸进尺。

“苏南烟!你给我站住!”

猛地,王磊在我身后暴喝一声。

我暗自握紧了双拳,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找到工作了么?”

“没有。”

我不曾转身看他,冷漠的撂下两个字后,继续我的步伐。

“呵!臭婊/子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拽住我的衣领按到地上。

那密如雨点的拳头一下又一下打在身上,疼得我失去知觉。

而一旁的公公婆婆跟小三只是依旧言笑晏晏的话着家常。

多么讽刺!

一番殴打过后,他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就知道你个死瘸子找不到工作!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早就替你找好了!”

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心头,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是安了什么坏心眼!

“什么工作?”

我颤着声音急切的问了一句。

他阴测测的笑了几声,“夜色知道吧?”

轰——

脑子里炸响一道惊雷,他居然要我去夜色!

换句话说,他要他的妻子,出去卖!

“王磊你疯了么!你怎么可以……”

“呵呵!苏南烟你最好搞清楚形势!今天你要是不答应我,我现在就去医院拔了你爸的呼吸罩!”

“你个没良心的三八货!我们磊磊养你们两个残废这么些年多辛苦!现在磊磊帮你找了这么个好工作,也该轮到你报答我们家了,别不识抬举!”

我那尖酸刻薄的婆婆终于是按捺不住,开始她的无敌理论。

呵,她儿子养我?

这些年,我累死累活,挣得钱比王磊多了三倍不止!

我瞪着她,双眸喷火。

“反了天反了天!这臭婆娘还敢瞪我!儿子,赶紧把她送走,这个家有她在就没个安生日子可过!”

她说着伸手过来在我胳膊上狠狠拧了几把,又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块抹布塞进我嘴里,而王磊紧紧禁锢着我的双手双脚,让我动弹不了半分,接着小三娇笑着过来给他递上一条麻绳,再看一旁坐在桌前悠哉悠哉喝着小酒读着报纸的公公,呵……

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我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孽,这辈子遇上这么狠心恶毒的一家人?

“我告诉你苏南烟,今天你不去也得去!”

“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情殇》<<<<


第三章

“三十万!”

“五十万!老/子出五十万买这女人!”

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响,我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意识苏醒的瞬间,头部传来剧痛。

闪光灯刺得我根本睁不开双眼,一阵冷风刮过,我情不自禁起了个冷战。

下意识摸了摸四肢,发现居然是……光溜溜的!

瞳孔刹那间放大,我惊恐的抬起头来,就看到近在眼前的铁笼、手腕脚踝上的铁链,以及三米远外围观的猥/琐嘴脸。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磊!

是他一棒将我打晕,然后……就把我当牲口一样卖了是么?

想明白前因后果后,我气得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外面的叫喊声依旧,我赶忙裹紧身上暴/露的几块布,紧紧捂住耳朵,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两百万。”

随着这道熟悉的男声飘进耳膜,心脏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般剧烈搏动!

“扑通、扑通………”

不,不会,不要,不可以!

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以这么狼狈窘迫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

“两百万一次,两百万两次……两百万三次!好!看来今晚的拍卖品,非顾先生莫属!”

随着这一锤子落地,我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顾先生,顾先生。

“哒哒哒”

皮鞋叩响木质地板的声音如此清脆,一步接一步,像是踩在我的心坎,发出血肉分离的吱吱声。

“苏南烟,你真贱。”

他轻吐一个烟圈,烟雾缭绕间,他的神色疏离而冷漠,看不具体,却清清楚楚的刻满厌恶与仇恨。

贱,我真贱……

主事方打开铁笼,解/开束缚我的镣铐,将我送进顾北城的包间。

房里漆黑一片,却依稀可见一束忽明忽暗的火光。

浓重的烟味呛得我快要窒息,自从五年前那场大火过后,我的肺部便落下了病根。

“呵。”

一阵旋风刮过,男人掐紧我的脖子,粗粝的指腹重重磨挲着我的唇瓣,“苏南烟,杀人潜逃的滋味很爽是么?五年不见,你竟已人尽可夫了是么?”

他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啪”的一声将灯打开。

那晦暗莫测的黑眸里,再也找不到当年任何的感觉。

我哽咽着喉,羞愧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可明明,当年若不是他,我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回答我!哑巴了么!”

他忽然狂躁起来,拽住我的衣领疯狂摇晃。

盯着他头上一寸寸暴起的青筋,我莫名冷笑,眼眶却红得一塌糊涂。

“顾北城!你还要我说多少遍!不是我!当年的火不是我放的!你父母的死与我无关……”

“啪!”

这狠狠的一巴掌,扇得我天昏地暗。

“五年了!我父母含冤死了五年!你到底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啊?”

他猩红的眸底像是泛着晶莹,在橘黄色灯光映衬下摄出骇人的光芒。

我不住摇着头,纵然这些年来受得累受得罪多如泰山,可杀人犯这一罪名,我是真的受不起!

“板上钉钉的事实,你还要否认?如果不是你干的,那你特么告诉我,你跑什么!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是在逃避些什么!”

我惊恐得看着他,五年前分明是他叫人将我打到半死不活,最后送走的!

现在他反倒有脸来质问我?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双/腿间流出温热时的绝望,腿断时那撕心裂肺的痛!

“呵!没话说了是么!苏南烟!老天爷是公平的!让我再遇见你,摆明了是要我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呵……生不如死。

五年前他不已经做到让我生不如死了么?

“进来吧!”

他冷笑几声,拍了拍手掌。

接着,几位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中年猥/琐男人就一窝蜂涌了进来。

“几位老总,今晚玩尽兴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情殇》<<<<


第四章

随着他摔门而去的一声巨响,深陷泥潭般的绝望便将我围得水泄不通。

“小美人,放心,爷的物什不比顾总的差,今晚你就等着哥几个好好伺候你吧!”

“哈哈!待会儿我先试试下/面,哥几个也别闲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起来嘛!”

听着他们粗俗的污言秽语,我胃里一阵恶心,挣扎着想要从他们的捆绑里逃离。

“哟,还挺犟的!不过老子喜欢!来,先灌几口白的给她,醉了更火辣玩起来更舒爽!”

话落,我的下巴便被他狠狠捏住,辣喉的烈酒灌了进来,呛得我眼泪直流。

我拼尽全力扭动身/体,可渐渐的,随着胃里传来一阵阵火辣的灼烧感,以及遍布全身的噬髓瘙痒,我再也使不出劲,大脑昏昏沉沉。

可他们丑恶的嘴脸在模糊的视线里变得愈发清晰,我恐惧焦虑到了极点却根本无能为力!

身上单薄的遮羞布一点点滑落,今晚过后,我想我一定会选择拒绝见明早上的太阳吧……

——

“哗啦”

冰寒刺骨的冷水刺激着我昏睡的意识,一个激灵,我猛地睁开双眼。

下雨了吗,好冷啊。

我抱紧自己,像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犬。

“睡得还好么?”

头顶幽然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我吓得尖叫起来,整个身子往后一仰,慌乱的视线触碰到他森冷的眸。

“脏,真脏!”

他四下打量着浑身赤/裸的我,眉宇间流露出嫌恶的神情。

忽然,原本极寒的水温一下子变得烫人,那炙热的温度简直要将我烫熟!

“脏东西就该好好洗洗!”

我疼得大喊大叫,可他根本无视我的反应,一个劲的拿着喷头对着我死命冲刷。

更过分的是,他掰开我的双/腿,将喷头对准那个位置………

疼!

撕心裂肺的疼!

我的喉咙彻底哭哑,却依稀可以听见低低的呜咽。

接着,他再次将水温调到最低,反反复复折磨我!

“苏南烟!你这个杀人犯!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难熬!为什么,为什么!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到底有多黑!”

他愤怒的咆哮,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又将我的脸压在盥洗池里将水龙头开到最大。

强烈的窒息感扑面而来,令失去意识与知觉的我活了过来,再次面对这非人的折磨!

良久,良久。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松开了手。

这一具破碎不堪的躯/体就如蒲柳般瘫倒在地,奄奄一息。

“咔嚓”一声,他点燃一支烟。

我睁着一双毫无焦距的眼睛,任泪水模糊双瞳。

他大口大口猛吸着香烟,忽而又将头深深埋在双臂间,接着又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

“哗啦!”

我的耳根贴紧冰凉地面,所以这玻璃碎裂的声音异常清晰。

就像是我的心脏,一瓣一瓣,碎裂成渣。

他的手腕划开一道硕大的口子,汩汩鲜血喷涌而出。

可他丝毫不顾,只是猛吸香烟,眉头紧锁,单手插进凌厉的发丝。

他看起来异常痛苦,可那暴躁的模样,又像是要杀人。

“苏南烟!你特么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世界!”

他狂躁的怒吼,猩红着双眸过来一把提起我扔上/床。

“咔哒”

他解皮带的帅气模样一如五年前。

“嘶~”

只是五年前那些温柔体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凶狠粗/暴的蹂/躏。

这些年来未被开垦的禁/地突然遭受蛮狠的硬闯,疼得我尖叫出声。

“呵!看来你这些年来伺候过的尺/寸都没有我的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情殇》<<<<


第五章

“顾北城你放开我……啊!”

我双手死死拽着床单,那撕裂般的疼痛一阵一阵传来,他嗜血的双眸透着狼性,我越是反抗,他越是兴奋,挥舞起大掌狠狠拍打在我的PG上……

这一场惨绝人寰的折磨,一直持续到后半夜。

我奄奄一息的瘫软在床上,全身像是散架般,动弹不得。

“滚。”

他坐在床头,轻吐一个烟圈,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毫不留情的一脚将我踹下床。

冰凉刺骨的地面龇牙咧嘴的嘲笑着我的卑微与低/贱,眼泪摇摇晃晃,如鲠在喉。

忽的,脑子里突然闪过爸爸那张苍白的脸,以及王磊那狰狞的丑恶模样,我沙哑的开口,“顾……先生,你…你还没给钱。”

那声如蚊呐的乞讨,融汇了我最后一丝尊严。

良久,这压抑的空气沉闷到快要令人窒息。

“呵。”

他厌恶的冷哼一声,起身一步步朝我靠近。

“钱?要钱是么?”

他粗粝的指腹不断摩挲着我的唇瓣,幽邃森寒的眸里尽是鄙夷不屑。

“哦差点忘了,你不过是个给钱就可以上的骚母/狗!”

他暴躁的大吼,“既然是母/狗,那就该有点母/狗的样子!”

他说着将手上紧握的一套暴/露衣物狠狠砸在我脸上,接着凌厉的转身,走到几米远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态度轻慢而冷漠,“喏,穿上它,爬过来,我给你十万!”

不争气的眼泪如泉涌,啪嗒啪嗒掉落在地。

可我心里很清楚,此时此刻的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谈什么尊严与骨气。

我,卑贱如泥。

颤着手将他“赐予”我的衣物套好在身上,我假笑着扬起头,僵硬的扯着嘴角。

他猩红的双眸喷着熊熊烈火,可我明明,按照他说的做了呀!

哦!还有一步没有做。

“噗通”一声,我跪倒在地,双手撑着地面,一步一步往前爬。

我好像已经麻木,心坎不再有任何知觉。

待爬到他身边,我媚笑着问他,“顾先生,钱,可以给我了么?”

“砰!”

他将手里紧握的玻璃杯捏碎,起身从包里掏出十万元现金,大掌一扬,那些钞票便如漫天飞舞的刀片,飘飘洒洒一并砸进我心窝。

“苏南烟!你特么贱到骨头里了!”

他紧紧掐着我的脖子,那咬牙切齿的凶狠模样像是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

我不想辩驳,也没资格争论。

因为他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啊!

僵持了一会儿,他终是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那背影里融杂了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绪,像是有失落,失望,哀伤………

——

“嚷嚷什么?你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床的病患已经被家属接走了么!”

横眉竖眼的护士不耐烦的冲我大吼,一个劲把我往外推。

而我的视线一直盯着那空荡荡的床位,心里慌张到了极点。

爸!你去了哪里啊爸………

“嗡嗡嗡”

包里的手机剧烈震动起来,像是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情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