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段星野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作者:甜西宝

主角:白初薇,段星野

类型:奇幻玄幻

简介:白初薇活了五千年,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全人类的老祖宗后,下山开启原著剧情。 恒华一中高三新转来了一个女同学,小姑娘明眸皓齿,唇红齿白,长得像个天仙。 只可惜是个中二病—— “十个段家加在一起都没有我五千年累计的资产一半多。” “华国古典名著之首?那是我两百年前随便写着玩的。” “科学研究不如一剑飞仙,今天老祖宗我教大家如何科学修仙。” 吃瓜网友嗤之以鼻,坐等白初薇装逼翻车。 直到后来, 华国财产统计...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段星野免费阅读全文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免费试读

第001章 她活了五千年

“四叔,都怪我没调查清楚,神医没找到,现在还迷了路!”

云雾山,阴雨弥漫的盘山公路上,一辆劳斯莱斯不厌其烦的原地打着转,却始终无法从山涧的朦胧雾气中走出来。

白初薇撑着一把油纸伞,静静的立于盘山公路旁,看着雨中无头苍蝇一般的豪车,若有所思:“看样子白家人根本没打算来接我呀,这么快就要进入剧情了吗!”

活了五千多年,生生把自己活成了老祖宗后,还是被人放了鸽子。

正出神的时候,车子却在她跟前停了下来,摇下的车窗里,探出一个少年的脑袋。

“姑娘,请问……”

少年抬起头,目光猝不及防迎上白初薇的脸,微微愣住,眼里满是惊艳。

“嗯?”

白初薇侧过头,见少年失神的望着自己,美眸中浮现出一丝兴味的笑意。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少年脸颊有些发烫,客气的问道:“你认得这里的路吗?”

白初薇闻言,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笑着露出两排牙齿,眉眼弯成了月牙:“我送你们出去,你们可否也顺便载我一程?”

少年还未回答,后车厢忽地跃起一道醇厚低沉的男声:“不行,开走!”

透过沥沥流水的车窗,白初薇看到后车厢内坐着一位俊逸出尘的男人正在闭目养神,鼻梁高挺,眉目凌厉。

饶是白初薇活了这么五千年,也不由为那男人惊艳。

面对长得好看的人,她总是多了些耐心,轻扬红唇笑道:“这里的路,我自然是极熟的,我可以带你们上高速公路。”

副驾驶座上的少年闻言惊喜若狂,装作没听见男人的话:“太好了!终于不用在这里绕圈子了。你快上来。”

白初薇打开后车厢门,车内暖意涌来,她收起伞坐上了车。

进了车,白初薇才真正看清楚那男人的长相,五官深邃冷清,侧脸完美俊逸,明明只是静静坐在那里,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上位者的气场扑面而来。

感受到白初薇坐进来,段非寒睁开眼,冷清地扫了她一眼,眸色愈渐深沉。

白初薇秀眉轻蹙,总觉得在哪儿见过这人,想了想没记起来,抬起玉指指向前方:“前面路口向左开。”

副驾驶座上的少年狐疑:“你真的认识路吗?我们刚才向左开没用啊,一直在绕圈。”

白初薇勾起红唇,语气坚定:“向左开。”

十来分钟后,这辆黑色低调的劳斯莱斯终于开出了云雾山,犹如拨云见日。

司机大叔一拍方向盘,语气激动:“绝了!小姑娘你的嘴是不是开过光?咱们还真的走出去了!”

白初薇侧了侧身姿,斜靠在车窗上,轻勾唇角:“正常操作。”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段星野愉快地伸了一个懒腰,又扭过头看向后车厢闭目养神的矜贵男人,有些愧疚地道:“四叔,不好意思,耽误你开会了!”

段非寒垂着眼眸,低沉的嗓音轻嗯了一声,并不放在心上。

那声音像那音质最好的大提琴音,一个单音莫名的又苏又撩。

白初薇不自觉多看了他几眼,一张老天爷赏饭吃的脸,赏心悦目。

还有,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稀薄灵气,让白初薇有些眼馋。

段星野有些懊恼地抓着头发:“爷爷病重危在旦夕,国内外名医专家都没有办法,我听同学说有神医住在这云雾山,脑子一热,没考虑就追来了。”

看着后视镜内逐渐远去的云雾山,段星野有些泄气地道:“这神医未免传得太玄乎了,生死人,肉白骨,难不成真是神仙?怕不是个骗子!”

后车厢突然传来一道好听轻灵的笑声。

段星野诧异地看向白初薇:“你笑什么?”

白初薇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冲段星野道:“送我到海城城南双柏路。”

车厢内一片静默。

段星野瞠目结舌地看着这搭车的漂亮少女,卧槽,头一次见到这么理直气壮的!

顺路载她下山还不够,还要求把她送回家?

就连一侧闭目养神的段非寒也睁开眼眸,眸光淡薄锐利。

白初薇迎上段非寒森冷如寒夜的视线,嘴角浅浅勾起,有些耐人寻味地问道:“先生,有没有人说过你简直像块行走的唐僧肉?”

段非寒幽寂的眼瞳骤然一缩,在那模糊的记忆里,小时候似乎有过一个少女这么形容过他。

段星野担心四叔一怒之下把这漂亮女孩扔下车,忙道:“顺便送你就顺便送你。”

从云雾山山上下来,半个小时后,白初薇通过车窗,看到不远处的纯白的联排小别墅。

“就停在这里吧。”

白初薇撑伞下车,敲开段星野的车窗,把装满蔬菜的布袋递进去,美眸含笑:“谢谢载我一程,你爷爷胃部有病,这些算是车费!”

说完,白初薇撑着伞走进别墅群,身影渐渐消失。

雨还在沥沥下着,劳斯莱斯停在马路中间,车厢内的人震惊错愕,司机惊呼:“她怎么知道老爷子是胃部疾病?”

段星野迷茫,他刚才好像也没说过爷爷是胃癌啊……

难道是四叔?

段星野扭过头朝段非寒看过去。

矜贵的男人和他们关注点却有所不同,他眉头轻皱,语气有些不满:“这车是我的。”

所以,为什么要谢段星野载她一程,不谢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第002章晚辈白国富

漂亮的欧式联排小别墅里,白家一家人围坐在舒适的沙发上。

白老爷子白国富紧紧握着拐杖,气红了脸,高声训斥道:“现在老头子我的话都不管用?我让你们去接人,为什么没去?”

在场白家人心思各异。

一天前,一向与世无争的老爷子宣布要领一个乡下女孩进家门,而且以后要常住白家,一石惊起千层浪。

一个模样精致的少女坐在沙发的最角落,嘟囔辩解道:“爷爷,外面这么大的雨,等雨停了,再去接不就行了?”

作为白国富唯一的孙女,白音音对于这个即将出现的女孩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说这女孩是什么救命恩人?难道是救命恩人的孙女?

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白音音有些幸灾乐祸,那个女孩现在肯定淋成落汤鸡了。

“叮铃——叮铃——”

门铃声突然响起。

白音音起身打开门,少女穿着干净不知是何材质的衣衫,衣角绣着挺拔墨竹,脚上没有半分泥土,模样更是惊艳绝伦。干净灵透,气质出尘,白音音从未见过这么好看又气质空灵的女孩。

来人开口:“我是白初薇。”

白音音震惊地倒退了两步,拿出手机看看之前发来的照片,嗓音不自觉尖锐起来:“你就是白初薇?”

照片里的白初薇卷着裤腿,正在下田,脑袋上戴着一顶大草帽,看起来又俗又蠢,活脱脱一个乡下村姑。

说好的村姑呢?危机感暴涨数倍,白音音警惕地看着白初薇。

白初薇有些好笑地瞥了白音音一眼,直接踩在绒毛地毯上走了进来。

别墅大厅内,上上下下都用一种探究的目光打量着白初薇。

那沙发主座的唐装老者握紧了拐杖,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兴奋得红了整张老脸。

白音音死死盯着白初薇那张吹弹可破,找不到丝毫瑕疵的脸,扬声训斥道:“果然是从乡下来的村姑,进我家家门,为什么不换鞋?一点规……”规矩都没有。

后面半句话白音音没有说完,就被面前这一幕惊呆了。

白老爷子忽然扔掉手里的拐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膝盖一软,生生跪在白初薇面前,重重磕头,语气无比激动地喊道:“老祖宗,晚辈白国富给老祖宗问好了。”

白初薇也不躲开,理所当然地受了这位七十岁老者的一跪,回忆地道:“小富,咱们已经快二十年不曾见过面了。”

老爷子红了眼圈,痛哭流涕。

白家上上下下所有人:“……???”

老爷子疯了吗?给一个看起来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跪下磕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第003 章气得他又想要打孙女!

白国富枯树皮一样的手摸了摸热泪,热情地道:“老祖宗,您先坐。”

当着所有人的面,白国富这位老爷子让出了自己的座位,转过头十分殷勤地拿出平时舍不得喝的顶尖茶叶,要给白初薇泡茶。

这一幕惊呆了众人。

白音音和自己的父母对视一眼,无限怀疑老爷子是不是老年痴呆症犯了。

白初薇美眸环顾四周,这幢别墅目测有四五百平,楼上三层负一楼一层,还自带花园,纯欧式的装潢,室内处处摆件都是上等货。

白音音注意到白初薇打量观察的视线,冷哼了一声:“果然是乡下人,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吧?”

白初薇接过白老爷子亲自泡的茶,轻抿了一口,刚好和白音音同时开口:“小富,白家在你手里可真是越来越穷了啊,我记得当年偌大白家盘踞山腰,家大业大,现在就住在这种小房子里?”

小……小房子?

白音音震惊,气得脸通红一片,气急败坏地看着白初薇:“你到底怎么跟我爷爷说话的?你知道城南双柏路的别墅多贵吗?光是我家这一套,价值五千万!把你卖了都买不起我家的一个厕所!”

“啪啪”,两声巴掌声响彻大厅。

白音音捂着自己被打得通红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国富,嘴唇颤抖:“爷爷……你打我?你为了这个不认识的外人打我?你从来都没有打过我!”

白国富怒斥:“外人?老祖宗怎么能是外人?音音,你给我有点教养,立刻给老祖宗道歉!”

白音音现在恨不得撕碎白初薇那张脸,哭着扑进自己父母怀里。

“凭什么要我道歉?我不道!”

要她道歉?做梦!

白国富扭过头,满脸通红,十分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冲白初薇道:“让老祖宗见笑了,是我没有管教好孙女。白家……白家的确是在我手里没落了。”

若说这话的人是别人,白国富早就怒了,可这人是白初薇!

白国富透过那袅袅香茶雾气看着白初薇的面孔,心里一阵阵的感叹。

六十年前,他还只有十岁,那时正赶上国内闹饥荒,一家人在饥饿中相继离世,他老父亲过世之前让他去云雾山找老祖宗。

当时他饿得头晕眼花,艰难爬上山后,晕倒在白初薇家门口。

老祖宗救了他,不仅给了他粮食,还给了他种子。

在那个年代,能够救命的粮食可比金子还金贵!

他靠着白初薇送的粮食活了下来,也靠着那些种子慢慢发了家……

白国富看看白初薇,发现她是空手来的。他这老头活了七十年,吃过无数山珍海味,可现在都还记得老祖宗亲手种的小白菜的滋味!

白初薇放下茶杯,好笑地瞥了一眼抽泣的白音音,了然地道:“刚才在路上搭了一个顺风车,我把摘的蔬菜都送给车主了。”

白国富听到这话,心肝都在疼,气得他又想要打孙女!

音音出的什么馊主意?他的蔬菜全都没有了。

白音音捂着通红的脸,气愤地追问道:“爷爷,这个女的到底是谁?”

白国富一脸敬畏地看 着白初薇,答道:“是你老祖宗!”

六十年岁月,他从稚童成为白发老者,而白初薇依旧是十八岁少女的模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第004章 白家养女

白音音气得想要呕血,她爷爷这答案让她怀疑爷爷真的老年痴呆症犯了。

白初薇轻轻扭了扭脖子,慵懒地问道:“我要去恒华一中读书的事儿办妥了吗?”

白国富恭恭敬敬地点头,浑浊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华光,有了一个想法,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还需要过几天才能办妥,不过在外读书有个父母比较稳妥。要不委屈老祖宗,把您记名在我这二儿子白弘光名下?就说是养女怎么样?”

白国富心里有自己的打算,他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十分稳妥,孙子也有实力,是继承白家公司的不二人选。

可二儿子一家就不行了了,白弘光没有能力,还在外面花天酒地,让老头子很是头疼。

可这要是和老祖宗扯上了关系,未来他百年离世后,也不用担心二儿子一家穷困潦倒。

白初薇扯扯嘴角,白国富心里的小心思,她很清楚。

白初薇在心里感叹着,剧情果然非常强大呀!

当初她意外穿越成为了一本玛丽苏文里的炮灰女配,同时绑定了一个虐渣系统。可这辣鸡系统出现了故障,竟把她投放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提前了五千多年!

五千年了,剧情终于开始了!

在原著里,原主是个孤儿,就是以白家二房养女的身份就读恒华一中,哪怕系统出了那么大的故障,结果还是在走剧情。

刘曼怒气冲天,直直地盯着老公白弘光,低声怒道:“你答应让这个养女进我白家的门?你怎么没和我商量?”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肯定是私下和白弘光通过气的!

可自从当年生了白音音后就伤了身体,怎么都无法生出二胎,她私下看过名医也没有解决,久而久之刘曼就变得相当强势,二房的所有事情都得过问。

接一个养女记名在他们二房名下,这是多大的事情?

养个女儿不花钱吗?读书不花钱?以后工作结婚嫁妆这些不是钱?白弘光这蠢货为什么要答应下来?为什么不把这拖油瓶记在大房名下?

白弘光连连摆手,惊慌地道:“我是听爸说过什么收养,可我以为记在大哥家头上啊。”

刘曼哪里会信,要不是老爷子在这里,刘曼就要一耳光打在丈夫脸上。

白国富看着这二儿子和儿媳,整个人都惊了,他们竟然以为把老祖宗记在他们名下是害了他们?

白初薇玉手撑着下颌,饶有兴致地看着夫妻撕逼。

在原著里,这对养父母曾经为了帮白音音把原主卖到黑市换钱,原主被人奴役被人殴打,过了一段惨无人道的凄惨生活,尝尽辛酸。

白初薇红唇微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冲白弘光叫了一句:“父亲。”

刘曼听到这话已经确定,白弘光果然没知会她一声就接个养女回家,怒极之下狠狠踹向白弘光的脚踝。

中年男人痛得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瞬间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痛得在地毯上打滚。

白初薇满意地在心里点头。很好,她就喜欢看狗咬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第005章狗咬狗

白音音指甲死死地掐着手掌心,紧咬贝齿,心里已经彻底慌了。

白初薇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也想来白家抢她的位置?做梦!

白国富瞥了一眼痛得在地上打滚的二儿子,有些尴尬地冲白初薇笑笑。

白国富也没想到……老祖宗还真的答应记名在二儿子名下。

“好了,别再丢人了!”白国富清了清喉咙,冲白音音道:“音音,老祖宗在外应该没有手机,你给老祖宗买一只新手机,我听说现在市面上什么水果机、h为机?买一只最好的,爷爷叫人把钱打给你。”

白音音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看向白初薇的眼神愈发不善起来。

她手机都用一年那么久了,爷爷为什么不给她换手机?她也想要最新上市的手机!

白初薇并不在乎她的眼神,撩了撩发丝问:“我的房间在哪儿?”

白音音眼珠子一转,得意笑道:“在三楼!我们专门给你准备的。”

三楼只是一个小阁楼,以前给保姆住的,后来用作杂物间了。

白初薇这种乡下村姑,也只配住杂物间!

白国富正想发火,白初薇不在乎地道:“就那儿。”

活到这个岁数,物质条件早已经看淡了,与其像原著中一般,住在白音音对门,成日里被白音音找麻烦,单独住在三楼也不错。

白初薇起身,朝三楼卧室走去。

少女气质似仙非尘,身姿曼妙绝艳,看得一众帮佣们都愣住了。

“太……太漂亮了吧?像仙女一样。”

“是太有气质了,海城名媛都没有这样的气质!”

“……”

白音音气得不断跺脚。

趁着白国富追着白初薇去三楼的空档时间,刘曼看着丈夫,咬牙切齿地骂道:“白弘光,赶紧找个时间把白初薇那个小贱种扔出去,我二房可没钱养闲人!”

……

三楼只是一个小阁楼,面积不大却打扫得很干净,一张单人床旁立着一张书桌,对面就是一个大窗户,从窗户横跨可以走到屋顶天台。

小是小,胜在清净。

白国富在身后连连道:“老祖宗,您哪能住在这种阁楼?小富给您挑个好的房间去。”

白初薇摆摆手:“就这。”

小老头也不敢违背老祖宗的意思,呼出一口浊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白国富就离开了,只剩白初薇坐在书桌前看着窗外还在沥沥下雨,一只白色毛茸茸的毛球钻了进来。

那是一只已经胖到看不见四肢的白毛仓鼠。

白初薇睨了一眼,啧啧道:“雪球,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雪球吱吱两声,‘你去哪儿我到哪儿。’

这只白毛仓鼠是她二十年前在云雾山上闲得无聊,顺手点灵化了的小宠物。

谁知道这仓鼠实在太蠢,跟着她混了二十年,连化形都不会。

‘建国后动物不允许成精!’

白初薇嫌弃:“这就是你被我点灵后二十年都还只是一只蠢耗子的理由吗?”

正在这时,脑海深处传来一道电子音:

【滴,剧情已开始,请宿主走剧情打脸所有欺负过原主的渣渣们。】

【滴滴滴,检测到系统不可逆故障,启动自我维修功能,请勿打扰。】

白初薇已经习惯了这辣鸡系统的故障,估计又要修个几千年才能好吧,反正它也没啥用。

白初薇进入浴室舒服地洗了一个澡,把自己的衣服换了下来,扔在脏衣篮里。

“咚咚咚!”

白音音敲了门走进来,把一只手机放在桌面上,冷冷地道:“喏,给你买的手机,上面已经套了一张新卡。”

白初薇瞥了一眼,发现手机四角都有磨损,皱眉道:“用过的?”

白音音吓了一跳,也不知道白初薇是怎么看出来了,当下尖着嗓子嘲讽道:“里面的手机卡是新的啊。再说了我用过的怎么了?你这乡下来的村姑,给你用旧手机已经是抬举你了。”

白音音说完掉头就走人了,并不为自己抢了白初薇的新手机而感到愧疚,反而有些小兴奋。

走出去,正看到帮佣阿姨从脏衣篮里取出了白初薇的衣服。

白音音撇撇嘴:“果然是乡下来的,衣服连牌子都没有,穷鬼一个。”

保姆陈姨抱着那衣服疯狂摇头,语气有些震惊:“大小姐,你看到这衣服的线头没有?是以金丝为引,这好像是织金锦的工艺,只有在阳光折射下会有淡淡金芒耀眼。之前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件这样工艺的手提包都要三四万,这一整套衣服怕是没有十几二十万拿不下来!”

白音音脸上的笑容一僵,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怎么可能?她就是一个乡下村姑啊!”

白音音的声音忽然截断了,骤然明白过来。

她爷爷带回来的养女,估计是爷爷送给她的。

白音音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白初薇,看样子是我低估你了,还没进我白家门,就把我爷爷哄得团团转?你也配?”

看着那套织金锦春衫,白音音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掉头冲进自己房间取了一把小剪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老祖宗她又美又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