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也,苏严礼似他如玉生烟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似他如玉生烟

作者:三慕里

主角:傅清也,苏严礼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我们都不是无辜的,岁月也不是,所以报应寻我,这是因果。我罪无可恕,死有余辜。]从前的苏严礼对傅清也爱搭不理。后来每天研究,到底是腿瘸还是破产,比较容易让她多看自己一眼。

傅清也,苏严礼似他如玉生烟免费阅读全文

《似他如玉生烟》免费试读

第1章 七月

开春的季节,傅清也已经换上了短短的裙子,一双大美腿,晃的不少男人前仆后继。

哪知一向不太会好意思拒绝的傅小姐,这次居然没搭理一个,拒绝的那叫一个彻底。

单媛媛说:“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傅清也笑了笑,懒洋洋的,一张精致的脸蛋往外头偏了几次,心不在焉的回答她:“有目标了。”

单媛媛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马场的外头,正有几位男士在骑马,几分钟后他们下场,视线也有意无意的朝她们里面看过来。

只有苏严礼,漫不经心的在逗他的马匹,像不知道里面坐着谁似的。

单媛媛问:“你看上谁了?”

傅清也视线依旧关注着外头那个身材最挺拔的男人,只觉得他身上那股子贵族气质简直绝了,她说:“还能有谁,苏严礼呗。”

“……”

“不都说没有女人拿捏得住他么,那是因为我没有上场。”傅清也弯着眼角道。

单媛媛摇摇头,叹气:“别太自信了,苏严礼这人挺难琢磨的。”

……

屋外,春风和煦。

苏晋凑到了苏严礼面前,视线朝着屋内示意:“里面那个,一直在看你,大概对你有意思。”

苏严礼淡道:“谁?”

“……”苏晋先是无语半晌,而后压低声音说,“傅清也啊,傅家那个大美女。”

苏严礼终于往里头扫了一眼,然后兴致缺缺的移开了视线。

苏晋说:“不好看?”

苏严礼答非所问:“旁边那个倒是不错。”

“你们书香门第果然还是喜欢有文化的端庄的。”苏晋笑了笑,朝傅清也那边招了招手,后者顿了顿,很快拉着自己的好朋友一起走了出来。

傅清也刚走到他们面前,就伸出了白嫩的手,四指轻轻的弯了弯,这个动作不仅让手指显得更加修长,也带出了几分勾引的味道来。她把声线压得又纯又欲,“苏总你好,我姓傅。”

她的声音,被风刮的有些慵懒。

十有八九会让男人心酥了一般。

但也只是十有八九,既然不是十分之十,那就总有例外。

眼前的这位就是例外。

苏严礼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客气,“你好。”

傅清也盯着他的侧脸看,大部分人,往近凑,就不耐看了,但苏大老板显然不一样,脸上的毛孔都看不见,五官过分好看的让人有疏离感。

要是能跟这种男人谈恋爱,那可实在是太幸福了。

傅清也笑着说:“我要回去了,不知道苏总能不能送我一程?”

他已经把骑马的服装换回他自己的衣服了,她料定他也要走,而作为一位绅士,是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拒绝女士的。

这才认真扫了她一眼,只是这一眼看似认真,视线实则还是落在了一旁的单媛媛身上,除了苏晋,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瞧出来这点细节。

“你朋友跟你一起?”他反问。

傅清也说:“她跟我顺路。”

苏严礼又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单媛媛,道:“成。”

傅清也眉开眼笑,她就知道自己魅力无边嘛。

而苏晋算是明白过来了,苏严礼这是真的对单媛媛有点兴趣。

他不得不说单媛媛挺有本事,从小到大,苏严礼身边的女孩子一直很多,大部分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能让他在第一次见面就主动的少之又少,除了很早之前那一个,就只有现在这位单小姐了。

要是今天只有傅清也一个人过来,恐怕他都不带搭理的。

>>>点此继续阅读《似他如玉生烟》全文<<<


第2章 暗度

苏严礼的车,是限量款。

到停车场时,傅清也一眼就被那辆车抓住了视线,看得眼睛发亮:“苏总,这是国内只有几辆的那一款吧?”

“嗯。”苏严礼应了声,行动上不动声色往后避开她半分,侧身替单媛媛开了车门,又从前排位置里拿出一瓶水来递给她。

“谢谢。”单媛媛赶紧伸手接过,颇有几分受宠若惊。

傅清也今天也没怎么喝水,也渴了,说:“苏总,我也想喝水。”

苏严礼微微皱眉,也不好拒绝,顺手拿了一瓶给她,她很自然的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直接进了副驾驶。

这倒是不怪她,傅清也被男人优待惯了,根本不知道这车门不是给自己开的,而且跟单媛媛又是铁杆闺蜜,平常都是互相不客气惯了,根本不会扭捏和互相谦让。

天气太热了,她又做了个扇风的动作,微微笑:“苏总,我们走吧。”

苏严礼的眼底有一瞬间布满了阴鸷,不过到底是很快调整好了状态,他走到车子后排再次替单媛媛拉开了车门,后者感激的笑了笑,上了车。

傅清也在副驾驶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看似随意的问:“苏总女朋友应该对苏总很满意吧?”

苏严礼看了眼后视镜,单媛媛也在认真听这个问题。于是他说:“我单身。”

傅清也瞬间眉开眼笑:“好巧哦,我也单身。”

单媛媛说:“我也单着。”

苏严礼说:“挺好。”

车上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琢磨明白,他这句挺好是什么意思。

送傅清也回去的一路,苏严礼话不多,看上去冷冷清清的。

只有在她偶尔抛几句话出来时,他才回应几个字符。

后排的单媛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自己想多,苏严礼在面对傅清也时,疏离冷静的语气里,隐隐带着几分不耐烦。

但她来不及探究,车子很快就到了她小区门口。

单媛媛告了别,走了。

这下车子里就只剩下傅清也和苏严礼。

傅清也弯了弯眼角,拉了拉她松垮的衣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领子更加低了,她说:“苏总,都是朋友了,加个微信呗,方便以后联系。”

苏严礼看着她,也看见了她雪白的肩头和锁骨,无欲无喜,半分触动也没有,态度也比刚才单媛媛在时冷漠了好几个度:“抱歉,这会儿手机正好没电。”

傅清也略显遗憾,但在男色面前,很快想出万全之策来:“没关系,我回去叫苏晋把你的微信号推给我就成。”

苏严礼不好拒绝,便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傅清也的家也到了,她在临走时说:“苏总,周末一起吃个饭呗。”

“再看。”苏严礼敷衍的留下这两个字,就发动车子走了。

……

苏严礼这厢送完傅清也,转头就跟兄弟们约着打台球去了。

苏晋看着他从外头走过来,脸上有几分揶揄,:“傅小姐的入幕之宾可算来了。”

苏严礼神色如常,不做解释。

不相干的人,他没必要浪费他的口舌。

苏晋对他是了解得透透的,当然知道这傅清也是彻底没戏了,不过她的另一位好朋友结局就完全不跟她一样了:“你不会真的打算跟单媛媛来一段吧?”

“不可以?”他冷淡的侧目反问。

“谁敢对你的事情评头论足啊。”苏晋讪讪道,“就是傅清也要是知道了,估计得够呛。她盯上你还挺久了,为了跟你认识,今天还特地跑到马场来。”

可惜,为苏严礼拼得头破血流的女人太多了,头破血流也没用,得他看上了。苏严礼对于自己选上的,一向宠的很,对其他人么,他能冷血得不像个人。

“傅清也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苏晋开玩笑道,“你得小心她把你拖到床上去,上了她的床你就不一定下得来了。”

“你好过的女人,我自然更加不会碰。”

苏晋正想说他和傅清也一清二白,而苏严礼早就先一步去了球台桌那边,跟另一个人打台球去了。

他叹了口气,对于别人来说,傅清也那叫魅力,对苏严礼来说,那叫放荡,他喜欢清清白白的异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

苏严礼的台球打得很好,不一会儿,分数就遥遥领先,最后大黑球时,他的手机响了。

微信消息。

他停下来,看了眼,是傅清也的好友申请。

她的好友申请很简介明了。

[苏总,我是傅清也。]

他在拒绝那个键那停留了一会儿,没按下去,当做没看见,没有拒绝,亦没同意。

紧接着傅清也又申请了两遍。

苏严礼打台球的兴致被搅得全无,走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了。

苏晋道:“刚刚傅清也问我要你微信了。”

苏严礼一边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一边说:“有单媛媛微信没?”

这会儿在聊的不是傅清也么,怎么又扯到单媛媛身上去了?

苏晋顿了顿,还是把他要的号发给了他。后者直接加了好友。

“不过严礼,我不是开玩笑,你得想一想,傅清也和单媛媛是好朋友,你要是跟单媛媛在一起了,她会怎么想?”

苏严礼眼底冷了几分:“傅清也会欺负她?”

“当然不会。”苏晋摸了摸鼻子,他也没想到,傅清也在苏严礼心目中,不仅相貌不怎么样,品行也值得商榷,“我猜她会退出。”

苏严礼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傅清也再娇纵,对这个朋友也算是没话说的。”而且,人家怎么着也是个小姑娘,喜欢的人看上了好朋友,还不得委屈巴巴的掉眼泪啊?

“那也只是你看见的,谁敢保证她心里怎么想?”

得。

苏晋不说话了。

苏严礼一向爱用恶意揣度自己不大瞧得上眼的人,不过大多时候,他看人都很准,也许吧,也许傅清也没那么好。

尽管苏晋是觉得单媛媛没傅清也那么真情实感的。

“过几天我想请单媛媛吃个饭,她大概会带上傅清也,你到时候一起来。”

苏晋还能不明白么,他这是怕傅清也当电灯泡,让自己到时候牵制住她呢。

……

>>>点此继续阅读《似他如玉生烟》全文<<<


第3章 脸红

傅清也等了几天,还没有等到苏严礼通过好友申请,终于有些急躁了。

虽然她明白,追男人得温水煮青蛙,得欲擒故纵,但这会儿,她恨不得马上跟苏严礼好,能跟他亲吻,或者尝试进一步的、她至今还没有跟别人做过的事。

傅清也是个行动派,当天下午,就选择了去偶遇苏严礼。

苏大老板,平常酷爱冲浪,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一次海边。

她到本市浪点时,工作人员给她指了换衣服的地点。

傅清也隐隐约约听见是在左边。

她抬脚走过去。

换衣室很大,傅家旗下也搞房地产,她一眼就看出来,里面的装修很值钱。

看来这边为了吸引顾客也是下了血本。

傅清也按照刚才工作人员给她指的地点走去,但是哪知道一开门,里面竟然有人,那男人的腰线完美得她都想伸手上去捏两把。她再仔细一看,里面的人不是苏严礼又是谁?

她差不多猜到是她听错工作人员的话了,这应该是苏老板的个人换衣室。

“傅小姐,麻烦你先出去。”男人的声音有点冷。

傅清也怔了怔,察觉到他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这种时候人家不高兴也没什么,她也能理解。

事实上,苏严礼哪里只是不高兴,等到傅清也替他关好门时,他整张脸已经彻底沉了下来。

傅家这女儿不仅盲目自信,还没有什么礼貌。

等他换好冲浪的衣服出去时,看见傅清也正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苏严礼本来打算绕路走开,结果没想到她偏头看见了自己。

“苏总呀。”她朝他走了过来,“也来冲浪?”

“嗯。”他冷淡。

“好巧,一起呗。”傅清也笑道。

“有朋友一起,不方便。”苏严礼说完话,没什么含义的笑了一下,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这是不耐烦到极点了,也没有等她回答,他转身就走了。

傅清也于是飞快的进了微信,去各路打探苏严礼今天到底是跟谁来冲浪的,只是他身边的那些朋友都问了个遍,都没有问出个答案。

她跟苏严礼,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身边有哪些朋友,她都是清楚的,难不成是跟外地人谈生意?

傅清也有点奇怪,只是几分钟后来到海边,却见苏严礼只有一个人。

他迎着浪,从海岸远处冲过来,表情镇定沉着极了,荷尔蒙的味道简直爆棚,四周的异性都在有意无意的看着他。

傅清也不会冲浪,带着板子朝苏严礼走了过去。然后踢了踢他身边的海水,说:“苏总,这个好帅,你教教我呗。”

“你最好找个老师。”

“我觉得老师没有你冲得好,你姿势比较帅。”

苏严礼平时对这一类女生向来敬而远之,但傅清也比那些姑娘幸运在有一个牛逼哄哄的老子。苏严礼跟傅家也有不少合作,总是得给对方几分薄面,很多话不好找多次借口,也就没有再拒绝。

“趴上板子。”

傅清也一个人当然不行,苏严礼自然是少不了要帮她忙,再加上这姑娘是个人间胸.器,帮忙的时候他的手或多或少会蹭到点不该碰的地方。

傅小姐“呀”一声,偏过头去,苏老板神色淡淡,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

傅清也也就只好偏过视线,认真听讲。

“先趴在板子上,等浪来了,就站起来,稍微前曲,手臂张开保持平衡。”

她盯着泛着浅蓝色的湖面,心底其实有些害怕,但苏严礼都这么教自己了,她怎么样也得试个两遍,免费送上门来的接近他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的话那也太可惜了。

傅清也趴在板子上一动不动,在听见苏严礼“站起来”的口令后,慌慌张张的打算爬起来,可是板子浮在水面上,并不稳定,她只是稍微动了动,整个人就划到水下去了。

这里的水位还没有一人高,但对于傅清也这种不会游泳的人来说,已经相当恐怖了。她扑腾了好几下,才把嘴里的那声“救命”给喊了出来。

白来市的人都知道,大美女傅清也,是只旱鸭子。

尽管苏严礼从来没有主动打听过傅清也的事,身边的朋友口口相传,他也略有耳闻。

但他在她落水的第一刻,并没有主动上前救她。

苏严礼骨子里是一个冷血的人,傅清也哪怕就这么淹死了,他也不见得能多生出什么情绪。何况,是她自己非要来打扰他,他不介意让她长长记性。

直到傅清也伸出的手渐渐的脱了力,他才拉了她一把。

纤细的手臂有点凉。

苏严礼稍稍一拉,就把她从水里给拉了出来,很快把她抱到了岸边。

只是想把她放下去时,她紧紧的拽着他不放了。

苏严礼扫了眼她抱住自己手臂的胳膊,说:“抱歉,是我没来得及注意你的情况。”

傅清也说:“没关系,是我自己不会游泳。也就溺了会儿水,这不没事么。”

苏严礼淡然:“看来这项运动不太适合你。”

“对,要是换我们家媛媛来,她肯定能玩得很好,她最擅长水上运动了。”

苏严礼感兴趣的挑了挑眉。

傅清也在他胸口蹭了蹭,又改口说:“不过,我觉得这项运动挺好玩的。你下次可以再教教我么?”

他还是一贯打发人的招数:“再看。”

“对了,你朋友呢?”

“没来。”苏严礼把她放回到了地面上。

原来被鸽了啊。傅清也四肢酸软,大概是开不了车了,她再次想蹭他的车。

这会儿单媛媛不在,苏严礼就懒得给自己找麻烦了,只道:“还有点事,等会儿我让司机送你。”

苏严礼走了以后,没过多久,他的司机走了过来。傅清也跟着他上了车,又开始打听苏严礼的事了。

“我们做下属的,哪里知道老板的事情呢?傅小姐还是别多问的好。”

傅清也哼哼,懒洋洋的往位置上一靠,不告诉她就算了,等她拿下他老板,再来给他小鞋穿。

……

周末当天,她才听苏晋说,苏严礼请她吃饭,叫她把单媛媛也带去。

没想到单媛媛也知道了。

傅清也也没有多想,大概是苏晋也顺便告诉她了。

刚到酒店门口,她盯着有些脸红的单媛媛,纳闷道:“你脸红什么?”

然后一抬头,发现苏严礼和苏晋还有一些他们圈子里的人,就坐在不远处,这会儿正看着她们呢。

傅清也她俩过去的时候,一堆人对着单媛媛挤眉弄眼,喊嫂子好。

傅清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点此继续阅读《似他如玉生烟》全文<<<


第4章 偏袒

不仅傅清也,连苏晋的脸色都变了。他不由得朝傅清也看去,发现她的手藏在做工精致的衣袖里面,紧紧的握着。

让人意外的是,她向来占有欲满满,这会儿却什么都没有说,一声不吭的站在一边。

苏晋叹口气,她太在意这个闺蜜了,不说话估计是不想这会儿让她难堪。

傅清也勉强笑了笑,按照本意是想坐在苏严礼身边的,这下犹豫了好一会儿,反倒是找了一个边边角角的位置坐着。

苏严礼侧目,不咸不淡的扫了她一眼,边偏开了视线,正视着单媛媛,他在意的是她的态度。

“大家别误会,我也是前几天才有幸认识苏总,至于今天,我是陪着清也来的。”过了一会儿,她红着脸解释道。

苏严礼这才开了口:“单小姐,他们一向喜欢乱开玩笑,实在不好意思。”

旁边那堆朋友听了,连连道歉。

单媛媛连忙摆摆手,“没关系。”

只是说完话,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傅清也,看上去似乎是在征求她满不满意自己这么说似的。

这在苏严礼看来,就是她不敢得罪傅清也了。恐怕这位一生气,单媛媛日子不好过。男人对于自己有点兴趣的女人,总有那么点保护欲,他自然是得帮衬着点的。

这会儿,就是得把傅大小姐给哄好来。

苏严礼沉思了片刻,朝傅清也说:“不坐这边来?”

他指的是他身边的位置。

“不了。”傅清也迟疑的拒绝了。

可她眼神,跃跃欲试。

苏严礼言简意赅道:“过来。”

“……”傅清也一向吃不消这种霸道的,而且刚才苏严礼朋友的话,都解释是误会了,所以挣扎了一会儿,还是站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大小姐今天这一身,属实仙气,只是身材性感长相性感的人,再仙,都像只狐狸精似的。冷白皮配上黑色摸胸礼服,视觉冲击绝对是不会小的。

苏严礼的视线在她胸前停了几秒,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而后把菜单递给她:“傅小姐,你来点菜。”

“行。”

傅清也心情已经缓过来了,点了三四道以后,又问身边的男人,“苏总,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

傅清也侧目看着他,眨眨眼:“鸡蛋虾皮炒韭菜?”

韭菜,补.肾。

苏严礼眉头微挑。

只是他对她没什么进一步发展的兴趣,也就没接她撩骚的茬,可傅清也却视线往他那儿扫了一眼,顿了下,抬头看他的脸。

“傅小姐。”苏严礼有几分不悦。

傅清也瞪着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安分的点菜,不闹幺蛾子了。

-

这顿饭,谁也不知道傅清也为什么吃得这么安静。

傅清也也不知道,苏严礼在这顿饭当中,跟单媛媛对视了好几眼,更不知道她的好闺蜜脸红到不行。

全桌的人都察觉到了那股子暧昧,只有傅小姐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酒倒是喝了不少。

一直到结束,她晕晕乎乎的说:“苏总,你怎么还没有通过我的微信申请。”

大美人委屈得眼睛都是水汪汪的,语气带了几分撒娇的味道。

苏严礼当做没听到,继续假装的跟苏晋聊着天。

“苏严礼。”她喊大名了。

还是单媛媛看不下去了,朝苏严礼说:“苏总,加了吧。”

苏严礼看了她一眼,妥协了:“行。”

傅清也笑了起来,喝多了的人是找不到东南西北的,等好友申请一通过,她就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

天色已晚,显然该回去了。

单媛媛看着苏严礼,说:“苏总,今天是清也开车过来的,我一个人,有些不敢打车。”

“我送你。”他拿了外套,要跟她一起出去。

“你不送清也,她会不高兴。”

苏严礼听了,瞥了眼傅清也,她已经醉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裙子下滑得几乎要走光了都不知道。

他跟苏晋说:“你送她回去。”

苏晋起先还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等到他把傅清也抱上车,看到了苏严礼的微信消息,就明白过来了。

[明天告诉她,是我送她回去的。]

苏晋看了看后面位置倒着呼呼大睡的傅清也,心道苏严礼这回看人是真的不怎么准,单媛媛人品才是真的不怎么样,自己好朋友已经表示过喜欢苏严礼了,她还能堂而皇之的跟他玩暧昧。

不久后他才知道,什么能瞒得过苏严礼呢。

只是他愿意偏袒谁罢了。

>>>点此继续阅读《似他如玉生烟》全文<<<


第5章 邀请

傅清也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去。

她醒来的本能反应是拿手机,微信里,已经躺着无数条消息,她扫了一眼,有苏晋的消息。

[昨晚是严礼送的你。]

傅清也赶紧去看苏严礼的微信,看见头像时,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禁欲风,然后突然间想起,昨天她朝他那看去时,他好像有反应了。

因为她昨天穿得性感么?她记得他似乎盯着她胸口看了一会儿。

傅清也一直觉得他是那种性冷淡的男人,昨天看到了这一幕以后,这种反差让她傻了,所以后来她除了喝酒就是发呆,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苏严礼原来是个闷骚男。

傅清也从床上坐起来,给他回消息:苏总,我醒啦,要一起吃饭吗,今天不穿那么性感。

……

苏严礼是在跟单媛媛一起吃饭的时候,收到这条消息的。

第一反应,挑了挑眉,然后眼神有点冷。

他明白她的意思,也听出了她因为他有反应而洋洋得意,只是傅大小姐未免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男人有感觉只是生理因素,并不是被征服了。

“谁的消息?”单媛媛凑过来看。

“傅清也。”

单媛媛顿了顿,试探问:“你们聊天,聊得很多么?”

苏严礼一顿,扫了她一眼,“不多。”

单媛媛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扬起,低着头“嗯”了一声。

而苏严礼给傅清也回了一句:在忙。

傅清也说:你不会在泡别的妹子吧?

他就没有回了。

傅清也在一个小时后还没有收到消息,有点郁闷。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是太难搞了,要是哪个女人能把他拿下,她绝对会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连自己这个大美女都不行,她想不到谁有那个本事。

郁闷归郁闷,她却不会气馁,因为没有比征服这样的男人还有成就感的事了。

想得到回应快的办法是惹恼一个人,至于惹恼一个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挑战他的底线,于是傅清也清了清嗓子,发了一句语音。

“老公。”

苏严礼看到这条语音了,没听,带着单媛媛去看了电影。再等两个人分别,已经是午夜。

他回到家,洗了澡,出来时,手机的消息又在一闪一闪,全是傅清也的。

表情包不少,最后一条也是语音。

苏严礼一边擦头发,一边把语音点开了。

然后他擦头发的动作顿住了。

语音的前一条是嗲嗲的老公。

后一条是:老公,人家想你嘛,想试试你西装裤好不好解开。

有人说过,傅清也的声音很媚,像是要钓人干坏事。

苏严礼把毛巾丢在了沙发上,转身下楼去冰箱里拿了一杯冰水。

他把那两条语音又听了一遍,又过了好久,给了傅清也回复。

也是语音。

“大晚上的无聊?”

傅清也觉得他的声音太平淡了,根本分辨不出来,是指责,还是其他的什么意思。

但好歹他回复自己了,哪怕是指责她胡说八道,那也比不搭理她强。追一个男人,一定得让他印象深刻,要是无悲无喜,那大概率是失败的。

傅清也娇滴滴的说:“老公不陪人家一起睡觉,当然无聊呀。”

那边又是半天才回应:“真的无聊?”

“当然。”

傅清也看见他发来了一段文字,她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他家的地址。

大晚上邀请她去他家……

傅清也弯了弯眼角,笑了。

>>>点此继续阅读《似他如玉生烟》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