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己小说《岑上心头》免费阅读全文_岑也,温贤宁全文目录

小说:岑上心头

作者:写己

主角:岑也,温贤宁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被迫替嫁后,岑也一心只想搞钱。当个花钱不眨眼的阔太太,哪怕头顶青青草原一望无际,也没关系。后来,心底在乎的人都死了,她也腻了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便提出了离婚。温贤宁沉默地抽完剩下的半支烟,眯着眼问:“你看我像个冤大头吗?”入局的时候都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结束的时候却都是别有所图。-你成了我的瘾,得不到,戒不掉。-女主人间清醒王者
写己小说《岑上心头》免费阅读全文_岑也,温贤宁全文目录

《岑上心头》在线试读

第一章

岑也下午的时候接了个小姨的电话,说外婆又病倒了,让她想办法打点医药费过去。

  她正愁不知怎么开口问温贤宁要钱,结果看了眼朋友圈,发现第二天是农历七夕,有人零点刚过就开始秀恩爱!

  其实以她和温贤宁之间的感情,过七夕什么的那就是笑话。

  但她说要过!

  温贤宁从穿衣镜里扫了她一眼,随后拿起一条银灰色的领带,正准备自己戴上,身后的人连忙凑上来帮他戴。

  两人身高有些差距,岑也要垫着脚才能够到他的脖子。

  如此一来,两人的距离也拉近了。

  她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双手抬起来的动作使得领口有些塌陷,温贤宁一低头,正好就看到了事业线。

  他连忙别开视线,末了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

  虽然约定好了两年离婚,但她现在还是自己老婆,看一下怎么了?

  岑也完全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一边给他打领带一边说:“你爸妈一直催我们生孩子,但我们俩之间这么纯洁,孩子肯定是搞不出来了,趁着这种节日秀一下恩爱,也好让他们放心。”

  上次温母就怀疑他俩是分房睡的,还曾来突击检查过。

  面前的人不说话,岑也摸不准他的心思,只能继续游说:“你要是觉得麻烦,其他的就都免了,咱俩互相送个礼物,然后我在朋友圈晒一下。”

  “又想要什么?”温贤宁突然问。

  岑也:“嗯?”

  温贤宁指了指她正在打领带的手,语气里染上了几分厌恶:“你每次献殷勤,都别有所图。”

  岑也笑了笑,“你还真是了解我。”

  温贤宁:“……”

  他有些不耐烦地推开岑也的手,自己迅速把领带打好,转身就要出门。

  岑也跟在他后面,“你还没回答我呢。”

  “没心情。”

  “你要是没心情挑礼物,可以直接给钱,我自己去买。”

  温贤宁猛地停下脚步,眉头皱得都快要打结了。

  他转回来盯着岑也看了几秒,要不是多年的良好教养让他说不出太难听的话,他真想骂人。

  怎么就跟掉进了钱眼里似的?

  岑也被他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抿了抿唇正想要往后退,温贤宁倏地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捞到了自己的怀里。

  两具身体直接贴在了一起,虽然隔着层层衣物,但还是让人有点不自在。

  “你干嘛?”岑也瞪圆了眼睛。

  温贤宁不说话,只抬起另外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落在了她的锁骨上,还摩挲了两下,带着明显的暧昧意味儿。

  岑也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举动比打她骂她还要恐怖。

  “你……”

  温贤宁突然哂笑了声,刻意压低的嗓音尤为磁性动听:“送礼物什么的太麻烦,不如我们真的搞个孩子出来?”

  岑也:“……”

  搞你大爷!要个礼物都不给!小气鬼!

  温贤宁也没有真的要跟她生孩子,不过就是看不来她那副为了钱谄媚的样子,故意戏弄她。

  反倒是她最后惊慌失措又带点娇羞的样子,让他觉得顺眼不少。

  临走时,他留下一句:“我让小杨联系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岑上心头》<<<<


第二章

小杨是温贤宁的助理,平时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比较重要的公事,偶尔也帮忙处理一些温贤宁的私事。

  他按照温贤宁的吩咐,和岑也联系之后,又迅速安排人去专柜买了一款包包,送到了岑也的手上。

  岑也背起来拍了个照晒朋友圈,然后转头就把包挂了出去。

  因为价格低于市场价,又是全新的,早上刚挂上去,下午就面交了。

  拿到钱,她给小姨打了过去。

  那边收到之后,回了个信息过来:小也,苦了你了,照顾好自己。

  她打了几句话,又觉得词不达意,删了之后想不出要说什么,干脆就不回了。

  因着今天是七夕节,街上很热闹,随处可见一对对情侣。

  岑也刚来这个城市半年,过来之后直接就嫁给了温贤宁,温家不喜欢她出去工作,所以她也就没什么机会交朋友。

  那个豪门圈里的人,表面跟她客客气气的,一转头全都笑话她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也玩不到一起去。

  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显得有点傻兮兮,岑也干脆就回家补觉去了。

  可能是因为解决了心事,这一觉她睡得很沉,最后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了起来,一接通就听到那边喊:“二嫂,你快来一下!二哥出事了!”

  “你是……”

  “我是陆言遇,上次我们见过的。”

  岑也努力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是温贤宁的朋友,他们那一群都叫温贤宁二哥,顺便也就叫她二嫂了。

  她问:“怎么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陆言遇迅速报了一个地址,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岑也:“……”

  自己还想拒绝来着,这货压根就没给机会。

  无奈,她只能起来,换了身衣服,然后赶过去。

  温贤宁跟人动手了。

  岑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愣怔怔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会……跟人打架?”

  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看人的时候仿佛天神在俯视众生,就这样的人,也舍得动自己高贵的手指,跟人干架?

  陆言遇正要说准备好的台词,旁边一人嘴快,先一步嘀咕了句:“因为对方说了明珠姐的坏话,所以二哥才跟他们动手!”

  岑也一愣:“明珠姐是谁?”

  陆言遇立马踢了嘀咕的那人一脚,又笑着对岑也说:“没有谁,二哥就是喝多了,被对方挑衅了几句没忍住,要是换做平时,二哥压根不会多给他们一个眼神。”

  在岑也的印象中,不多给旁人眼神的温贤宁才是正常的温贤宁。

  像今晚这样喝多了还跟人动手的温贤宁,指定有问题。

  但陆言遇摆明了不想把真相告诉她,她也就不多问,转头去看了看被温贤宁揍了的人。

  对方不是善茬,且在南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扬言说如果今晚温贤宁不道歉,就要把事情闹大。

  温贤宁动手的理由大家都知道,事情真闹大了,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要被家里骂,所以陆言遇才把岑也叫了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岑上心头》<<<<


第三章

温贤宁那狗脾气,让他去道歉绝无可能。

  所以只能让岑也去,她现在是温贤宁的妻子,代表温贤宁去道歉,足够有诚意了。

  岑也:“……”

  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上这种滑稽可笑的事吧?

  老公在七夕节为了另一个女人跟人大打出手,然后还要自己出面去道歉?

  陆言遇自然也知道这是为难她了,神情有些愧疚道:“二嫂,我们都会记得你的好的。”

  见她还是不为所动,陆言遇提醒了句:“您今天早上刚在朋友圈秀过恩爱呢。”

  晚上温贤宁就在外喝酒打架,传到了温父温母那里,她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话说是提醒,不如说是威胁更恰当。

  岑也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叫她过来道歉是一计,她若是不肯道歉,就把她一起拖下水又是一计,到时候她就不得不道歉了。

  这群纨绔子弟,算计起人来,倒是厉害。

  岑也笑着给陆言遇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好,我去道歉。”

  被揍的那人叫商北,商家的独苗,也是个混世魔王,从小和温贤宁就不对付。

  见她走到了跟前,反倒不疾不徐地往后一靠,眼底全是嘲讽:“你代那狗东西来道歉的?”

  “我是代替我先生来道歉的,不是代替狗东西。”

  商北嗤笑了声,“那你知不知道,你先生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才跟我动的手?”

  岑也:“我知道。”

  商北:“……”

  她的表情和语气都太过镇定坦然,反倒把商北给整不会了。

  岑也一点都不关心他现在有多震惊,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我跟他现在是夫妻,他如果出了事,我也有一半责任,商先生大人大量,小事化了了吧。”

  小事?他脸上挨了两拳,温贤宁下手的时候那么狠,明天起来肯定乌青一片。

  他同意小事化了,过后父母看到脸上的伤问起来怎么解释?

  商北气得笑了,嘲她:“你是忍者神龟吗?”

  “商先生,我是诚心诚意来道歉的。”

  “又不是你打的我,你的道歉我不接受。”

  岑也忍着心底的暴躁,仍旧好脾气地问:“那你怎么样才能接受?”

  商北抬抬下巴,指了指隔壁包厢,“让那狗东西滚过来自己道歉。”

  岑也:“……”

  一个死不道歉,一个非要本人道歉,你俩是天生一对吗?

  商北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不敢去叫温贤宁,冷笑一声,提了个更过分的要求,“要不你跪下来,然后大声说一句‘我是代替温贤宁来道歉的’,这样我也能接受。”

  跪你妈!

  岑也心底迅速爆出一句脏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就连看着商北的眼神,都变得冷厉。

  商北愣了一下,紧接着觉得更好笑了。

  他起身捏住岑也的下巴,问道:“怎么?你也想学你老公揍我一顿?”

  岑也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

  但她不敢。

  同样是揍了商北,温贤宁最多被家里骂几句,但她有可能会直接被赶出温家,到时候影响了温岑两家的合作,岑岩东非得把她弄死不可。

  “怎么样?跪不跪?”商北又问了一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岑上心头》<<<<


第四章

包厢的门就是这个时候被人踢开了,先冲进来的人是陆言遇,没等商北反应过来直接就把他给踹翻了。

  紧接着后面又进来几个人,嚷嚷着商北调戏他们二嫂,要打得商北妈都不认识。

  那声音,就差拿个喇叭来了,喊得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最后才是温贤宁进来,颀长的身形站在门口,衬得整个包厢都显得狭小了。

  走廊里的光从他后面打过来,明明人就在几米开外,却又那样地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岑也听到他轻笑了声,淡漠的嗓音低低沉沉地问:“你调戏我老婆,我打你不过分吧?”

  被踹翻在沙发里的商北一听这话顿时反应了过来,一骨碌爬起身,气急败坏道:“狗东西,你颠倒是非!”

  他不过捏了下岑也的下巴,其他的什么都没做,也没说过分的话,哪里算得上调戏。

  可刚才冲进包厢的都是温贤宁的人,大家口径一致地说他就是调戏岑也了,所以温贤宁才动的手。

  商北气极,但却不敢再动手。

  他本身就不是温贤宁的对手,人又没有温贤宁多,再动手也只有挨揍的份儿。

  温贤宁没再理他,只对岑也说了两个字:“走了。”

  话音落下,他侧了侧身,灯光从背后变成了侧面,将他立体的五官映衬得更为深邃性感。

  岑也看得一愣。

  同时,温贤宁往外的脚步也一顿。

  陆言遇霎时就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连忙悄悄在岑也背后推了一下。

  岑也回过神来,乖乖跟上。

  其他人都很识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没有跟着他们。

  到了停车场,温贤宁并不急着上车,而是懒懒散散地靠在了车门上,从裤兜里摸出烟盒,点了根烟。

  岑也闻不来烟味,但也没说话,只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没带脑子?”温贤宁突然开口问。

  岑也不明所以。

  呵……果然没带脑子。

  温贤宁眉头皱得更紧,深吸了一口烟,又将烟雾全部吐出。

  青白色的烟雾将他的面容遮住,只听到带着轻蔑的话语传来:“让你去道歉你就去,让你去死你去不去?”

  岑也:?

  嘴巴是有毒吗?怎么说话呢?!

  “我那不是为了你吗?”

  “我需要你为我去道歉?”温贤宁更不屑,“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

  岑也简直要被他反咬一口的行为给气吐血,咬牙忍了忍,勉强维持住乖巧:“好,下次我不会了。

  “没有下次。”

  “好,没有下次。”

  温贤宁:“……”

  说她没带脑子都是轻的,压根就没有脑子。

  自己说的没有下次是不会再随便跟人动手,她以为什么?下次不会再叫她来代自己道歉?

  岑也才不管他在说什么,她现在只想早点回家,然后煮点东西吃。

  躺在床上不觉得饿,出来折腾了一通,这会儿饿得都有点低血糖了。

  她好脾气地问:“你喝了酒,是叫代驾吗?”

  温贤宁将车钥匙扔给她,“你开。”

  岑也如同接到了烫手山芋般,差点扔回去,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不会开。”

  温贤宁脸色一沉,“你的资料里写着你有驾驶证,还有一张你开车的照片。”

  岑也垂了垂视线,头也往下低了一截。

  以前会开,但后来不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岑上心头》<<<<


第五章

 长发从她的两侧垂下来,一张小脸被阴影罩住,温贤宁看不清她脸上此刻的神情,就是觉得周围突然冷了些。

  半晌不见岑也回话,他顿时有点恼,冷笑道:“你可别说那照片是摆拍,看你握方向盘的姿势,是老手了。”

  他当时看到那张照片,还惊艳了一下。

  墨发在空中猎猎飞舞,红唇张扬明艳,美得很有攻击性。

  但她自从嫁到温家之后,基本都是化的淡妆,一眼看去索然无味。

  岑也低着头好一阵才把自己的情绪调整过来,她没解释驾驶证和照片的事,只是轻声地说:“我叫个代驾吧。”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车。”

  “那叫司机过来?”

  “七夕节让别人这个点出来,你好意思?”

  岑也觉得他就是故意在找茬,也有些忍无可忍了,“我真的不会开!”

  温贤宁一笑,“那我来?”

  他这一身的酒气……

  岑也闭了闭眼,表情变得生无可恋,“好,我开。”

  后来,温贤宁一直都很后悔,自己那晚到底抽什么风,为什么非要逼她开车。

  一路上,岑也闯了一个红灯,两次差点和别的车起了刮擦,快到家的那个路口,车头和绿化带擦了一下,最后是甩尾漂移斜着停进了车库。

  从来不晕车的温贤宁铁青着脸下车,一个字没说,直奔屋里的卫生间。

  岑也匆匆追进来的时候,他还在吐,跪坐在马桶边,和平日里高冷矜贵的大少爷毫无关联。

  没等岑也开口关心,温贤宁就咬牙切齿地低吼了句:“滚出去!”

  岑也连忙转身夺门而出。

  好吧,这个时候他的确不希望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岑也在外面客厅等了一会儿,原本是想等温贤宁出来后关心一下,毕竟是她开车技术太差,把一个不晕车的人硬生生给甩成了晕车的。

  但温贤宁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直接扭头就去了楼上卧室,步子快得岑也根本来不及说话。

  岑也无奈,自己去厨房煮了点东西吃,然后也回房间睡觉了。

  夜里,她梦到了从前,也梦到了那次车祸。

  两个人浑身是血被困在车里,差点活活被烧死。

  自那之后,她再也不敢碰车,没想到今晚被温贤宁逼着,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竟也从那么远的地方把车子开了回来。

  是因为用全新的身份在全新的环境里伪装了太久,所以连过去恐惧的东西也变淡了吗?

  黑暗中,岑也举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当初差点就废了啊,是那个人拼死保住的。

  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自己突然消失无踪,他又会不会满世界地找自己?

  ……

  温贤宁自那晚之后,一连几天没有回家。

  岑也新的微信里除了温岑两家的人,大多都是温贤宁的朋友。

  偶尔能从他的朋友发的状态里看到他的‘身影’,或是袖扣,或是手表,都是他独有的,一看就知道是他本人在场。

  果然,不回家的日子就是在外风花雪月。

  岑也本来也挺自在,更加不想去打扰他,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岑上心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