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澜秦颂的小说《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作者:烟芷柔

主角:林澜,秦颂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六年前,林澜仓皇而逃,狼狈不堪,只因不想再与秦颂有任何纠葛。六年后,林澜回国,仍旧难逃秦颂的魔掌。她避之不及,他穷追不舍。林澜哭着哀求: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不好么?秦颂死死地抵着林澜,冷声开口:既然敢回来,就别指望我再放过你。年少时的贪欢旧爱,带着经年已逝的苍茫,即将展开更加残暴而又盛大的更迭。

主角是林澜秦颂的小说《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完整版免费阅读全文

《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在线试读

第一章

林澜跟着杜皓到酒店的时候,订婚派对已经开始了。

站在宴会厅门外,听见里面觥筹交错的声音,然而林澜的脑海里只回响着刚才听见杜皓提到的那个熟悉的名字:

秦颂。

杜皓的原话是:

“今天是我好兄弟的订婚派对,他叫秦颂,大学的时候跟我一个寝室,关系很好,现在居然都订婚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会是她记忆里的那个秦颂吗?

林澜不知所措,突然就开始紧张得手脚冰凉。

杜皓进门的那一刻下意识地牵起了她的手,被她掌心渗出的冷汗吓得回身看了她一眼:

“你的手怎么凉得跟鬼爪子似的?!现在可是三伏天诶。”

说完,还忍不住探了探她的额头,嘀咕了一句:

“也没发烧啊。”

林澜略显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是啊,我就是女鬼,缠着你。略~”

说完,故作轻松地朝着杜皓张牙舞爪做鬼脸。

杜皓看在眼里,满心都是喜欢,喜欢眼前这个鬼马精灵的小女人。

被杜皓一路牵着走进宴会厅,林澜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了。

她害怕,怕看见熟人,怕看见不该看的人。

“阿皓!这边!”

不远处传来一声吆喝。

杜皓朝着那个方向招了招手。

林澜瞄了一眼,一堆人站在那儿,男男女女都端着酒杯,齐刷刷地看着他俩。

她没来由地深吸一口气,躲在了杜皓的身后。

人群的中央,站着一对璧人。

林澜再熟悉不过。

秦颂,和芮雪。

真的是他。

居然是她。

林澜在心底感叹,造化弄人,这个住在自己心里很多年的男人,就要把她曾经的“好朋友”娶回家了,林澜不知道她是应该哭呢,还是应该哭呢。

杜皓看见秦颂,一如当年两人睡上下铺时那样的亲切,上去就在秦颂的肩头不轻不重地塞了一拳:

“好家伙,我就说你怎么那么长时间都没动静,搞半天居然闷不吭声的,我这才刚回国你就要结婚了!”

秦颂笑了,也回了一拳给杜皓:

“少来,在国外风流快活呢吧,哪想得起我啊!听说交了女朋友呢?带来了没?”

秦颂刚说完,杜皓就转身把一直尾随藏在自己身后的林澜拽了出来,在众人的面前紧紧搂着:

“当然!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林澜!星锐珠宝的首席设计师!漂亮吧?”

林澜被杜皓这么广而告之地介绍一番,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

下一秒,原本热闹的人群突然没来由地陷入了一阵短暂又尴尬的沉默,这其中有许多人都认识林澜,还有一小部分人也认得杜皓。

林澜分明听见有人倒吸了一口气:

“我靠……”

很小声的一句感叹,却是众人在心里的异口同声。

秦颂看见林澜的那一刻,眉间舒展的笑容瞬间凝结,曜黑的眼眸里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

芮雪也是一副活吞了一只苍蝇的模样,然而,白莲花的人设不允许她过早地暴露自己。

她竭力克制自己忐忑不安的心脏,故作惊喜又讶异地捂嘴惊呼:

“林澜!我的天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消失了好多年!”

芮雪倒是没说错,林澜当年的确是突然沉寂,然后便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只留下那一堆似真似假的传言。

围观人群中站着一个带着金丝边圆框眼镜的男人,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看见准新娘这一系列的演技,偷偷地掏出手机录了视频,然后发给了自己的女朋友。

没过几秒钟,微信消息就来了:

「程亚森你特么少来恶心我好吗!」

「老娘正在吃法餐!」

程亚森端着手机,看见屏幕上的信息,差点没笑出声来。

紧接着又来了一条:

「我靠!!这……站她对面的人是谁?!林澜?!」

这位帅哥轻巧地动了动手指,回了一个字:

「嗯」

此时此刻,林澜小姐也快要被准新娘拙劣的演技震出内伤,强忍着胸腔里翻滚的一口老血,挤出一个生硬的假笑:

“呵呵,是啊,好久不见。”

杜皓在一旁有些诧异地看着林澜,说:

“难道……你们认识?”

林澜朝他点点头,笑得有点难看。

秦颂却是死死地盯着林澜,冷声开口问道:

“不是说,永远都不回来了么。”

杜皓又是一脸讶异,指了指秦颂和林澜说:

“难道……你们也认识?”

林澜如鲠在喉,半晌,才冷着脸平静地先回答了秦颂: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也没想到会再见面。”

而后,转过头看着杜皓说:

“希望没有吓到你。”

一瞬间,她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自觉地朝杜皓咧嘴笑了出来,只是这个笑容,略显谐谑。

而秦颂看在眼里,看着林澜朝着另外一个男人笑靥如花,只知道自己的心里翻江倒海,血液逆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第二章

众人很快发挥了各自的暖场本领,瞬间又喧闹起来,把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缓和的无比和谐。

表面上的风平浪静,掩盖着内里的惊涛骇浪。

认识秦颂和林澜的人都是心知肚明,他们俩当年的那些事情,足以拍成一部八点档韩剧,一百多集的那种。

然而此刻,大家看着林澜和杜皓手着牵手,秦颂和芮雪肩并着肩,无一不十分默契地闭口不提往事,专心致志地吃饭喝酒,天南海北的一通乱哈。

芮雪坐在秦颂旁边,也是如坐针毡。

她看着身边这位答应要娶她的男人,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帅气,男性荷尔蒙爆棚,只是,芮雪觉得秦颂对待自己的态度,总像是在敷衍她。

尽管从最初和秦颂交往伊始,芮雪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知道像秦颂这样的富二代,情史丰富,前任众多,她也只不过是趁着他心情刚好的时候,恰巧成了那个可以和他结婚的幸运的女人。

依着她丰富的驭男技巧和经验,虽说谈不上把秦颂拿捏的死死的,但至少能够稳住局面还是绰绰有余。

然而芮雪万万没想到,林澜的出现,摧毁了她原本安稳的现状,瞬间进入了一种危机四伏的局面。

而此刻,秦颂眉心紧蹙,全然没有今晚订婚宴刚开始时的那份意气风发。

芮雪能够感受到秦颂身上透出的异样的气息,他就坐在自己身旁,不停地转着酒杯,却一口酒也没喝下去。

芮雪知道,秦颂心不在焉。

她自己也明白,林澜在秦颂的心里,究竟有多大的分量。

她又看看林澜,那个从小就自带光环美若天仙的小仙女,如今已是留美归国的珠宝设计师,浑身上下散发着小女人的魅力。

芮雪的嫉妒心顿时爆棚,恨得牙痒痒。

奈何林澜浑然不知,坐在她对面的准新娘在心里早已把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心里已经盘算出了八百种针对她的狠招。

芮雪忍不住又看了看林澜的男朋友,心里又是一阵妒火中烧。

居然连现任也这么帅!这个林澜到底是什么魔力?!

杜皓一直搂着林澜,以一种悉心呵护的姿态,将林澜拥在身旁,和他的大学同学介绍两人在美国相识的经历。

他的手随意地搭在林澜的身上,侧着头和身边的人相聊甚欢,偶尔食指微动,似有似无地挠一挠林澜,亦或是捏她粉嫩的小耳垂。

“这个世界真是奇妙,说大很大,说小,也真的很小,没想到,我和林澜的朋友圈还有如此巧合的重逢。”

说完,杜皓习惯性地在林澜的额头印下一记浅吻,低头看着她,眼神里尽是蜜意。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却着实地让林澜有些不自在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平日里早已习惯杜皓这些惯常的小动作,却在今晚会觉得尴尬。

好巧不巧地,林澜本想偏个头躲开,谁知道侧头的一瞬间,撞上了秦颂的剑眉厉目。

那一抹森冷的眼神,惹得林澜一阵心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第三章

林澜心跳漏拍,愣在那里,落在秦颂眼里却是另外一副模样,就好像,她是故意偏头配合杜皓的吻,故意让秦颂看见。

秦颂捏着酒杯的手,骨节泛白。

林澜垂下眼眸,无语凝噎。

程亚森坐在秦颂旁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笑着喊了一声林澜,圆个场:

“你想好怎么面对凌之茵了吗?她可跟我说了,说要找你算账。”

林澜听见凌之茵的名字,这才心情好点。

她笑着问程亚森:

“对呀,怎么没见之茵?她今晚在哪呢?”

程亚森朝她比划了一下手机,说:

“今晚陪她妈妈吃法餐去了,她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我已经告诉她了,据我对之茵的了解,她应该会很快杀过来。”

林澜哈哈一笑,程亚森还是当年那个样子,风趣幽默,和凌之茵的诙谐搞笑十分般配。

掐指一算,他们俩在一起,应该也有五六年了吧?

和自己离开潜川的时间,差不多。

她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杜皓,正和几个同学聊得开心,脑海里蓦然回想起第一次在华人留学生聚会上看见杜皓的时候,他也是这般健谈。

当时她所在的帕森斯设计学院,学校里没几个中国学生,去美国后的很长一段时光过得惨淡且寂寥,头一次去参加华人留学生聚会也是偶然看见的海报。

“嗨,姑娘,你怎么都不说话?”

这是杜皓第一次和她打招呼的开场白。

正如他的名字那样,明眸皓齿,身材高大,遮住了林澜眼前的光。

她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说:

“唔,我第一次来,不太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澜浅浅的笑容,让杜皓莫名地心动了一下。

“不强求,开心就好。我是哥伦比亚商学院的杜皓,很高兴,认识你。”

在纽约的那几年,她跟杜皓从派对偶遇,到时不时地约着出来喝杯酒,后来在杜皓穷追不舍之下,林澜只好缴械投降。

杜皓是她的邻居,是她的帮手,是她的良师益友,是她所有的依靠。

这个腮帮子始终有着淡淡青胡茬儿的男人到哪里都紧紧地牵着林澜,温暖炙热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令她倍感安心。

可是为什么?眼看着生活朝着安定幸福的方向平稳发展,又怎么突然急转直下,回国还没几个月就再次遇见了秦颂呢?

林澜脑子里越想越乱,她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林澜和杜皓耳语了两句,说出门上个洗手间,然后就迫不及待地走出了宴会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酒店的洗手间曲径通幽,林澜绕了好几个走廊才找到,也许是因为她的大脑早已经不在线的原故,导致方向感尽失。

女士盥洗室的门半开着,她默默地走进去洗了把脸。

在国外呆久了,不怎么爱化妆,也没想到今晚会有这样的……偶遇。

早知道就撸个欧美妆了,认不出原形的那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澜觉得这就像一场梦,啼笑皆非。

“喂,这下可有好戏看喽,林澜居然回来了。”

“可不是么,你都没瞧见秦老板看见林澜的那个眼神,都快窜出火苗来了。”

“哈哈哈,哎你说这火苗,是准备旧情复燃啊,还是准备怒火中烧啊?”

“哈哈哈哈哈你够了!”

毗邻的两个隔间里传出的话,一字不落地飘进了林澜的耳朵里。

旧情复燃,应该是不可能了吧。

怒火中烧倒是没跑的,秦颂刚才的眼神她也看到了,的确不怎么友好。

还没等林澜擦干手走人,刚才聊八卦的俩女的出来了,看见林澜就站在门外面朝她俩咧了下嘴,俩女的脸上那个表情和窜天猴一样精彩。

听着落荒而逃的零碎的脚步声,林澜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期望这个难捱的夜晚早点结束。

低着头走出女盥洗室的时候,迎面来了一道黑影,还没等她抬头看清来人,就被一股大力挟持,夹带着溜进了男厕和女厕中间的那道门。

残疾人专用的洗手间,独门独座,一般情况下没人打扰。

上一秒,关门落锁,下一秒,一吻封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第四章

林澜被秦颂死死地抵在了墙上。

突如其来的霸道,就像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地划开了她胸腔里日渐愈合的伤口,暴露出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她死命地挣扎着,想要推开这个无耻的男人。

却是真真切切地手无缚鸡之力。

在秦颂面前,林澜永远都没有办法解脱自己。

她咬他,结果又被他咬了回来。

林澜开始止不住地颤栗,越发地抖得厉害,她不停地想要推开他,握起拳头打在他的胸膛上。

然而她越是反抗,秦颂就越是嚣张。

“不要!不要不要……秦颂我求求你……”

林澜哭得狼狈,哭得绝望。

秦颂死死地掐着林澜细嫩的脖颈,眼睛里冒着血光,嗓子沙哑无比:

“求我不要?现在知道求我了?林澜,你特么还记得我叫秦颂啊!”

秦颂就像是失控了一样,说完又扳过林澜的脑袋,狠狠地吻了过去。

她无处可逃。

她想开门逃跑,挣扎着转身的下一秒,又被秦颂捞回了。

林澜被他抵在了墙上,还没等回过神来,又被秦颂钳制着,痛楚在向林澜宣告平静生活的终结,和内心濒死的绝望。

最后秦颂紧紧贴在林澜的耳边说:

“林澜,你既然敢回来,就别指望我会放过你。”

脑海里闪现一片白光,林澜差点失声痛哭,她强忍着呜咽,双手死命地掐着秦颂环抱着她的臂膀,仿佛想要同归于尽。

“秦颂,我他妈不欠你的!”

林澜绝望地说了她能说出口的最后一句话,泪水模糊双眼,双腿颤颤巍巍地跪在了地上。

大理石瓷砖被室内空调冷却后,变得冰凉无比。

“你怎么不欠我的?嗯?!林澜你可给我记好了,这是你自己要回来的,不怨我。今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你他妈都得给我受着!”

林澜绝望地摇着头,心里想说:

不是我要回来的,我也不想,如果可以,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只可惜,她胸腔剧烈地起伏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害怕,她惶恐,她不敢多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眼。

秦颂慢条斯理地整整袖扣,又是一副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哥。

“自己弄干净点儿,可别让杜皓发现,不然,这游戏就不好玩了。”

秦颂冷冷地说完这句话,摔门而出。

留下林澜万念俱灰,生不如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当年明明是互相伤害,凭什么你现在操着一副受害者的姿态,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

她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地砖上,捂着脸,哭成了一只丧狗。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澜抖着手费劲地把自己收拾好,脸上的泪痕抹干净,然而对着镜子看了一眼,眼睛还是肿的。

手机是静音震动状态,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现在正嗡嗡响着,林澜拿起来一看,是杜皓打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第五章

林澜看见手机屏幕上映着“杜皓”的名字,一瞬间差点没绷住,特想哭。

电话一直嗡嗡地响着,林澜不敢接,即便是接了,她也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响铃变成了未接来电。

好不容易调整好情绪和语气,她悄悄地开了门,看看门外没动静,又俏咪咪地拖着不太利索的腿脚,溜进了女盥洗室,躲在最里面的那一个隔间里,给杜皓回了电话过去。

“澜澜,你去哪儿了?你还在酒店吗?”

杜皓几乎是立刻接通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焦急,像是站在马路上,隐约还能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

“我……我肚子疼,去洗手间发现那个……生理期来了,我……没带卫生棉。你可不可以……帮我去买?”

跟杜皓在一起,林澜就从来没有撒过谎,这么几年来,这是头一回。

“哦,原来这样啊,我就说你怎么老半天都没个人影儿,这宴席都快结束了,我还以为你先溜了呢。

“那你等我会儿,我去车上拿给你啊,上次你丢了一包在我车上,我一直给你备着呢。”

杜皓顿时就放宽心了一般,语气平缓了很多。

林澜一听他这么说话,心里就揪得不行,她无比懊悔,也万分痛苦,强忍着不哭出声来,抖着手把电话挂了。

浑浑噩噩地坐在隔间的马桶盖上,腿间还有点苏麻胀痛的体感,时刻在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那不堪的一幕。

林澜努力平复心情,她有点害怕自己会在看见杜皓的时候绷不住痛哭出来,她不想让杜皓知道她与秦颂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纠葛。

没过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是杜皓发来微信说已经拿了卫生棉,但是不知道该怎么送进来。

莫名地,林澜就觉得有点好笑。

她突然想起程亚森刚才说的,凌之茵应该会要杀过来,估摸着这个点儿,人是不是也该到了?

林澜就问杜皓,有没有一个短发的很活泼的女孩子来找程亚森?

林澜对凌之茵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六年前她离开潜川的时候。

记忆中的凌之茵一直都是短发,结合她精灵鬼马的个性,整个人都显得俏皮可爱。

也不知道现在凌之茵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

过了一会儿,杜皓发来微信:

「是她吗?」

顺便拍了一张照片。

林澜看着手机屏幕上跃出的凌之茵,灿烂的笑容和窈窕精干的模样,站在程亚森身边笑着说话,眉眼弯弯,莫名地又红了眼眶。

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很久没有像今晚这样不停地流眼泪,林澜曾经一度怀疑,年少时经历的那些痛哭与沉沦,已经耗尽了她前半生所有的眼泪。

她吸溜着鼻子给杜皓回微信:

「嗯,她就是凌之茵,是我特别特别好的朋友。」

没过多久,林澜就听见走廊里隐约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凌之茵还是和以前一样,走路超快。林澜记得她上中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走起路来步步生风。

当脚步声迈进女盥洗室的那一刻,同时飘来了一个清亮的女声:

“林澜!!你给我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