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卢倾牙的小说,宋时锦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

作者:卢倾牙

主角:宋时锦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偏执+双强+虐渣+甜文】宋时锦穿越成了农家妇,嫁给了穷酸秀才容翊。容家破破烂烂就算了,她居然有个拖油瓶瓜娃子!出身红三代,更是有名的设计师和彩妆美食博主,宋时锦生活技能一流,不信日子不红火!直到一天,她从山上滚落,获得剧情。原来……她只是书中糟践早死的原配,而相公容翊十年后会迎娶京城名媛,一跃成为首辅。宋时锦发愁了,是休夫还是和离?容翊:夫人总想和离,我要悄悄让她怀上二胎,然后惊艳所有人!

第1章 贫民窟要饭乞丐女

宋时锦的头很疼。

耳膜嗡嗡嗡的直响,仿佛有几十个人在她耳边吵闹。

心烦!

她躺尸一样地躺在床上,觉得身子哪儿哪儿都不舒服。稍微一动,浑身便硌得慌。

她忍不住又因为腰部酸胀,浑身动了动。

这一动,身下忽而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响声。这声音怎么这么奇怪?

宋时锦倏地忍着疼睁开了眼,入了眼的是灰土一片的昏暗,鼻子闻到的是一股子说不上来的酸臭味,仿佛是一件衣服穿了一年没有洗的结果。

这是什么地方?

“呦!果然是个懒货!怪不得又肥又丑的没人要呢!天天这么睡大觉,能有什么出息!”

“她可不就占了这么点儿好了么?翊哥儿多俊的人啊!偏生要娶了这么一个肥婆娘!结果她又懒又肥,若不是家里给足了嫁妆,她怎么能嫁给翊哥儿这样的人家!”

“……”

什么乱七八糟的。

宋时锦刚刚做梦时听到的闲言碎语,似乎并不是梦,而是彼时真有人在门口吵闹不休。

什么翊哥儿?什么懒货?什么肥婆娘?

她坐起了身子,打算下床,只是刚刚一动,她的头便是一昏……不过抬手扶了下额头,只这么一个动作,她竟然费了好大的力气。

而令她更觉恐怖的是……

她看到了自己抬起的手。

“……”

这是什么个黑胖黑胖的土豆手啊!

不忍直视!

宋时锦不可置信地用手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那味道难闻的被子,一双粗壮的黑肥大腿映入眼帘……她忍不住掐了下。

妈啊,好疼!

宋时锦恍然大悟!这特喵的是本人的腿啊!

她艰难地抬起了胳膊,连腰都难以弯下去地从床上挪下来,一步一喘,一走一停地走到了房门后放置的一个盛了水的木盆旁,低头看过去。

一张大饼得不能再大饼的脸,感觉整个盆儿都有点儿装不下。

宋时锦两眼直发黑,整个人顿时懵了。

这一系列推理,全部的事件还原下来,她总算意识到了!

她就是这个又胖又喘又肥又黑,外头闲言碎语的主人公原主啊!

就在宋时锦还在身份转换的有点儿突兀到她想象不来的时候,忽而门一脚被人给踹了开。

一个四岁的漂亮娃子阴沉着脸站在了门口。

“你又出去惹事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出门!”

“以后要是再不经过我跟爹的同意做这种事,我保证你死的很惨!”

漂亮娃子说完这话,转身捂着鼻子就跑得远远的,仿佛这房间里有什么糟心的东西在追着她一样。

宋时锦:???

她这是……穿越了?可是为啥脑子里一点儿记忆都没有。还有这小屁孩儿是谁,他又说的什么玩意儿?

宋时锦挣扎着追了出去。

脚步刚刚一踏出门口,她微微一怔。

眼前一少年茕茕而立,眉清目秀,身姿如竹。

皮肤更白得惊人,毫无斑点和缺陷,这一般容颜可真称得上绝色惊人了!

“你这……”宋时锦缩回了自己的脚。

她辣么胖,还辣么脏,头发油腻,脸上冒痘,身上穿的更是粗布打补丁,脚上的鞋边全是污垢和泥!整个一个邋遢肮脏的贫民窟要饭乞丐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

第2章 也请你不要这么逼逼了

宋时锦:“……”

她到底为啥穿越啊?

“锦娘。你过分了。”俊美漂亮得过分的少年冷漠看她。

似乎对她缩回了脚的行为,丝毫未放入眼底。“你一不该已婚之后抛头露面出去乱惹事,二不该嘴碎嘴快说人闲话,三不该给我添麻烦,四不该自己分内的事情一样未做……”

宋时锦木着一张脸。

她还啥都没有反应呢,这男人就指责了她好几不该。

“锦娘,你可知错了?如果还是不知错,我便……”

“我知道错了!”宋时锦实在不想听这男人唠叨,连忙打断了他说话。

而后如同看个神经病一样的看着自己这具身体的名义上的相公。

这男人……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嘴碎啊!难怪只能娶这么丑的媳妇儿。是她,她就受不了。

“……”

“相公,我真知道错了!有什么你觉得我不对的,我改还不行么?不过……也请你就不要这么逼逼了。你还年轻啊!别活的像个老头儿,算我求你了!”

俊美的少年:……

他的眸色微动,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下,忽而抬起了原本耷拉着不肯瞧她脸的眼睛。

二人对视。

宋时锦又被这样的绝美容颜给震撼了。不过,她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见过世面的追星少女,明星们个个帅气逼人,虽然自己这副身体的老公也的确是长得极其的好看,可她那一点儿免疫力还是有的。

而且……一想到,这少年长得好看是好看,可刚刚那副嫌弃自己的模样也瞧出来不是假的。

她这心底熊熊燃烧的大火也就顺势熄灭了几分。

“夫君……可还有什么好说的?没有的话……让我收拾一下屋子?”

气氛异常尴尬,冷风似乎嗖嗖嗖地在吹。

宋时锦率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后别扭地叫了一声夫君,便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容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转身便走了。

宋时锦瞧着他走到了不远处那个漂亮娃的跟前,将他抱起,而后进了旁边的茅草屋。

那漂亮娃仿佛胜利了一般,对着她做了一个开弓的姿势,仿佛若是他手里有弓,这会儿就要拿箭射自己了。

卧槽!

这特么就是自己亲生的儿子?

什么儿子!八成是个仇人!

宋时锦翻了个白眼,身子一扭,肥硕的身躯跟着立刻一颤,差点儿又不稳着要跌倒。

“……”

就这样的身材,她怎么会不被人给嫌弃呢?

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重新回到房屋。暂时宋时锦没空想那么多……

她本来就是太阳处女座,自己独立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越长大越喜欢关注一些装修啊、民宿改造啊,出租房大装潢的那些UP主……就喜欢看人家改造了自己百米坪大别墅的经历。

她如今瞧了瞧自己的房间,叹了口气。

完全没法子住人啊。

也亏得之前的原主能撑得下去,怎么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呢?

改!必须得改!

宋时锦呼哧呼哧地开始了大整理工作!

首先干的就是扔!书面语:断、舍、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

第3章 你能给我换个娘吗

没用的,就不要留下。清扫房间,尘土之类的,全给清掉!改变,就从扔东西开始。

宋时锦忙里忙外的跑了一趟又一趟,将房间里堆的脏兮兮的衣服都给清了出来,暂时堆在门口,而后又把其他的物品不需要的都一样一样地给扔了。

她拖着笨重的身体,才做了不到半刻钟,就累的大喘气。

可就算如此,她还是一样坚持,要不收拾干净,她晚上肯定睡不着。

总算都清除了出去了,宋时锦这才又仔细地观察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简陋破旧,可是好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大!超级大!

只不过因为门是破旧的木板,看着都有点儿透光了……

难看啊!总有一天,她要把这房间里的东西都给换了!

床是以前的那种简简单单挺高的四条腿木床。

没有炕!再说一遍,没有炕!这里也不是偏北方,更不是偏南方,所以大部分人冬天冷是冷,可也没有睡炕的意识。

这房子还是需要狠狠地改造一番的,可问题是她没有银子。

所以,先行放过。

收拾完了,房间里被宋时锦给收拾的只剩下了一桌一椅,一床一箱如此而已。

她又出去从院子里接雨水的大缸中,用水瓢舀上了一大瓢的水,进了房间之后,就小心翼翼地往地面撒了点儿水。

拿了扫帚,宋时锦又将房间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遍。

看起来,的确不是一般的干净整洁,当然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优点了。

总算能有休息的一口气的时间,宋时锦坐在了桌子前,开始蘸了点儿水在桌面上写写划划。她的房间是没有纸笔的。

需要纸笔的话,只能自己做或者买。买就很贵了,可是自己做,那需要一只羊……她家没有。

所以,宋时锦放弃了学习著名UP主做毛笔和纸张的想法,老老实实先蘸着水写计划。

房间里一片安静。

门外传来了漂亮的娃子跟俊美的相公聊天的声音。

“爹,我讨厌娘!”容珏嘟起了嘴。

宋时锦呵呵。刚好,我也不喜欢你。

“娘那么懒,什么活儿都不干,还总是睡懒觉。衣服也不洗,身上还臭烘烘的!村子里的人就没有她那么被人讨厌,还被人给说闲话的。”

宋时锦:……

她顿了顿,皱起了眉头,想着这孩子对自己的评价。虽然有点儿狠,可也必须承认,很真实。

原主能被自己的儿子给嫌弃,也的确不是没有道理的。

“爹!你能给我换个娘么?”容珏最后的结论是这样的,胖乎乎的脸上带着几分愤愤不平。

容翊默不作声。

他挑了挑眉,安静地坐在了椅子旁,思考了半晌,举起了手,在孩子的头上抚摸了下。

“去吃饭吧。”他道。

小容珏没有得到自己亲爹的答应,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他惯会看人脸色,如今一瞧便知道爹不高兴了,连忙乖巧地应了声,转身跑厨房去了。

……

宋时锦坐在桌子前,拿着手指不停地敲着。

脑子里警铃声大响。铃铃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

第4章 你不能休我

刚刚那小屁孩儿可是说了他的要求的!而且很清楚地告知容翊,他是要换娘的!

而这那个俊美的少年……居然没说话!也没有骂小屁孩儿!

所以……他其实……已经起了休妻的心思了么?

宋时锦自然是不愿意的。

倒也不是跟原主一样的心情,喜欢容翊什么的。而只是……依照她务实的想法,如今这个时代对于离了婚的女子的态度那可是十分差劲的,而且……也完全不好生存啊。

为了能活下去,她可不能被容翊就这么给休了。

好歹要休,或者和离,也得等她将自己的日子给过顺当了,也有了积攒和傍身的银钱才行。

宋时锦想来想去,她可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几步从房间里跑出来,她拦住了容翊的去路。“你要休了我?“

容翊皱起了眉头,看着眼前喘着气,额头冒汗的胖女人。

“你不能休我!”宋时锦连忙道。

大概也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还不够她来跟眼前的少年谈判,又看着眼前少年沉默寡言,猜不透心思的冷脸。

宋时锦立刻补了一句:“至少现在还不能。我目前还不能自己一个人生活,所以你休了我……我没处去。”

容翊静静着道:“你可以回你宋家。”

宋时锦猛烈地摇了摇头。

虽然印象中好像宋家还是个不错的去处,镇子上的大户来着,可她总感觉原主过成了这样,都不愿意回去,一定是有原因的。

宋时锦:“我嫁到了你容家,就是容家的人。你要是不要我,我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容翊皱起了眉头。

宋时锦继续道:“你放心,你就再给我半年的时间。我保证不给你添太多的麻烦,如果你真的觉得麻烦了,到时候我们和离,我不会有任何的怨言,也不会毁你和儿子的名声……”

容翊的目光倏地一冷,寒光瞬间闪过。

宋时锦不由得哆嗦了下。

她知道容翊肯定是因为刚刚她说的毁名声和怨言的事情而生气了。

宋时锦又镇定了下,虽然觉得眼前的少年气势逼人,可对上自己的处境,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做谈判。“我只要半年,时间一到,我便会安安分分的离开,保证不影响你和容珏。那孩子……跟着你,也不用跟我。“

宋时锦这一番话,令容翊的神色更冷峻了几分。

宋时锦知道他八成是对她的观感更不好了。

可她只能用这个法子。

“真的……只要半年!”宋时锦又再一次恳求了下容翊。

容翊深深地看了下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你说的,半年。”

“半年之后,麻烦你静悄悄地离开。我与容珏的世界,不想被打扰。”容翊平静地开口。

他对她已经很容忍了。

这回既然她提出了,那么他就顺势而为。

宋时锦松了口气。“好,你放心,我不会打扰的。”

容翊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着书房走过去,进了房间后,他立刻将门关了上去。

宋时锦:“……”

感觉她跟瘟疫一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疯批首辅:病娇相公想宰兔兔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