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八月的雨的小说,贺灵兮,贺莞儿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

作者:八月的雨

主角:贺灵兮,贺莞儿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1V1双洁,小虐怡情,与狗粮相比可忽略不计!!!』
一场阴谋算计,她迷失了方向,丢了心,动了情。而他却早已假戏真做爱她入骨竟浑然不觉。直到她心如死灰转身离去,他慌了……
【注:女主先柔后野,并非纯天然野生!属野蛮生长!!!】

第1章 阴谋初现

临照国,归盛十年初。国富民强百业兴。

时值早春,枯草新生,嫩柳抽芽,有着国花之称的桃花相继盛开。阵阵微风裹挟着淡淡的桃花香飘满了整个临照国皇宫。

长公主贺灵兮所居奢华大气的韶华宫中,少了些往日的欢声笑语,一众宫人的脸上仿佛都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忧愁。

贺灵兮的眉眼因眼前这沉闷的氛围微微蹙起,语气中也染上了一丝无奈:“好了,你说说你们。本公主不就是去与南岳国七王爷和个亲么?挺好的一件事儿,怎么就让你们给闹的好像我要去上断头台一样?都高兴点儿!”

一个长相讨喜的宫婢苦着一张脸:“公主,哪有您说得那么轻巧啊?您是先皇留下来的唯一血脉,是咱们南诏国尊贵无双的长公主。那南岳国七王爷选您做他的和亲对象,奴婢们这是心疼您,替您委屈啊。”

被她这么一说,贺灵兮充满灵气的眼睛里也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忧伤。她能有什么办法呢?五国联名停战二十年的盟约中早有言明,停战期间任何国家都必须遵守和亲规则。不能拒绝,不能更改,否则会将被视为有意破坏停战盟约论处,会遭受其余四国合力围攻。

如今南岳国在签署五国停战盟约的第十五个年头选中了自己为和亲对象,为了整个临照国,纵使是她千般不愿,万般不舍也万万不可表现出丝毫错处,被有心之人抓住把柄,至整个临照国百姓于那万劫不复之地。

“木星,还有你们大家都听好了。临照、南岳两国和亲是按照五国停战盟约行事。而且也是有利于天下百姓安乐,远离战火的大好事儿。

我身为临照国长公主,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义务。更是我的荣幸、荣誉,何来委屈?以后这样的话切记不要乱说,免得传入有心人的耳中徒生祸端。那就不是你们和本公主能够承担的起的了。”

木星带领所有宫人垂头行礼:“是,奴婢记下了。”

与此同时,清新雅致的芳华阁中,正在禁足的三公主贺莞儿正满心郁闷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一粉衣宫婢脚步匆匆快步而来:“禀三公主殿下,南岳国和亲的国书到了。”

贺莞儿惊喜回神,如今临照国未嫁的公主只有两人,除了自己,就是贺灵兮那个贱人。

贺灵兮只是先帝遗孤,而自己可是父皇母后的亲生女儿。她怎么看都怎么觉得自己的胜算要大一些。

然而,她却忘了,在外人眼中,作为长公主的贺灵兮可是要比她这个三公主尊贵得多。就算比在帝后二人心中的恩宠,她也是比不过的。

她努力压制着自己不受控制想要上扬的嘴角,眼神中满是势在必得的激动:“快说七王爷选了谁?是不是本公主?”

贺莞儿势在必得的模样实在太过明显,这让前来禀报的宫婢吓破了胆,她“扑通”一声儿跪在了地上,再开口时,声音都染上了一丝颤抖:“回,回三公主的话,南岳国七王爷选,选的和亲对象是,是长公主殿下。”

“砰!”地一声儿,一只上等的青釉茶碗碎在了她的面前,若不是她躲闪得及时,这会儿怕是已经被溅起的碎瓷片破了相。

而与那茶碗被摔碎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三公主怒不可遏的大骂声:“贱人,贺灵兮,贱人。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满屋子的宫婢见状“扑通扑通”的跪了一地,愣是一个敢上前说话的人都没有。

贺莞儿的怒气值不断攀升,口中污言秽语的辱骂声儿简直不堪入耳。于那低贱的市井小民甚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粗鄙之言,实不是一个一国公主可以说得出口的,可见在她的心里是恨极了长公主贺灵兮的。

“南岳国七王爷,当属天下第一的绝世好男儿,多少痴心女子梦寐以求的对象。就凭她贺灵兮这个死爹没娘的贱人也敢妄想跟本公主抢男人,她也配?”

满屋子的宫婢太监对此是一言不敢乱发,恨不能直接把自己的头埋进地板里才好。

贺灵兮,本公主可怜你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对于你抢走本属于我宠爱和地位,本公主是一退再退。如今,你竟然连我看上的男人也想一并抢走,本公主绝不允许。

彼时,她阴云密布的脸上闪过一抹孤注一掷的狠厉,那眼神甚是阴鸷可怖。堪比那恶魔地狱里爬出来的魑魅魍魉也不遑多让。七王爷,若二选一你尚且有得选,那么倘若……

一场春雨落下,盛开的粉色桃花被打落了几许,雨水夹杂着露水让这个初春的早晨更添了一丝灵动的活力。

贺莞儿强忍着心底的厌恶和恶心,逼迫自己多想想七王爷,这才没有让自己甩开贺灵兮挽过来的手:“灵兮姐姐,之前都是莞儿年纪小不懂事,怪你抢走了父皇母后的宠爱,嫉妒你不但可以入驻韶华宫还能拥有自己的长公主府,所以事事与姐姐为难,跟姐姐作对。

但是如今莞儿已经长大,也想通了明白了。姐姐在这世上孤身一人,父皇和母后多宠爱你一些也是应该的。姐姐可一定要原谅莞儿的年少无知不懂事啊!”

自幼亲情缘薄的贺灵兮向来渴望亲情,之前因为自己深得皇伯父和皇伯母的宠爱,莞儿等兄弟姐妹向来不与她亲近。尤其是莞儿妹妹,她从前如何不知莞儿只会在人前称她姐姐,私下里却唤她堂姐是在时刻提醒自己,控诉自己,是自己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而自己对此心怀愧疚自然不会怪她,如今终于让自己盼来了与她破冰交好的日子。这怎么能不让她高兴呢?

她满心欢喜地拉着贺莞儿的手“莞儿妹妹言重了,你应当知道我从未生过妹妹的气。如今,妹妹约我逛御花园说知心话,姐姐很是高兴。”

在贺灵兮看不到的角度,贺莞儿的眼中迅速划过一抹狠绝:高兴好啊!就怕你不高兴!贺灵兮,两年前在宫外是你命大,今日,本公主倒要好好看看还会有谁来救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

第2章 被救

这个时节御花园的景色算不得美,只有花毛茛零星地开了几朵。

贺莞儿一脸灿烂地笑着:“姐姐,不如我们去锦鲤湖喂鱼吧?”

“莞儿想去,咱们便去吧。只是这事先也没有准备,喂鱼是不可能了,不过莞儿妹妹若是喜欢,去看看也是好的。”

贺莞儿看着她神秘一笑,意味不明:“姐姐放心,妹妹自有办法。”

“姐妹情深”的二人相携着穿过假山来到了锦鲤湖。

贺灵兮笑着看向贺莞儿:“莞儿妹妹说的办法现在可能说了?”

贺莞儿放开与她相挽的手,小退半步与她对面而站,笑得格外的天真烂漫:“我说的办法就是姐姐啊!”

贺灵兮不明所以,她指了指自己:“我?可是我什么吃食都没带啊?”

贺莞儿邪魅一笑突然上前一大步,把头凑到她的耳边阴测测地说:“姐姐自己不就是最好的鱼食吗?”说着她抬起双手,将贺灵兮用力推进了面前的锦鲤湖。

“贺灵兮,去死吧!这是你欠我的,只有你死了,同七王爷和亲的人才能顺理成章地换成我而不破坏停战盟约。”

才是早春的天,湖水冷得刺骨,别说贺灵兮本身就是个不会水的十级旱鸭子,即便她会水,也没办法在双手双腿同时抽筋的时候浮水自救。

就在她即将沉入湖底,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她看到了有一个人跳入水中,正朝着自己逆光而来。可还不等自己看清他的样貌便先一步失去了意识。

站在岸上等待欣赏贺灵兮溺毙的惨状的贺莞儿,上扬的邪恶嘴脸还没来得及绽放多久,就被从她身边擦耳而过的人惊断了。

她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那个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把必死无疑的贺灵兮从水中救出。恨得她死死地咬紧了后槽牙,就连指甲深入掌心都恍若未觉。

“三公主殿下,今日之事末将会原原本本禀报给陛下知晓,还望三公主殿下好自为之。”

“啊!!!贱人,刘威你个狗奴才,你以为这样本公主就会怕了你吗?你不过就是我贺家的一条狗。”今日你胆敢坏了本公主的好事儿,来日我贺莞儿定要你不得好死!

她看着刘威行走的背影和遗留在地上的一串串水渍,眼神阴鸷如恶鬼现世。

韶华宫惩罚宫人犯错的小黑屋里,长相讨喜的大宫女木星跪在一个蒲团上对着墙壁“静思己过”。

“唉!”她叹息一声儿嘀咕道:“愚蠢木星,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呢?现在好了,也不知道挽月一个人能不能护住公主不被三公主欺负。”

正嘀咕着禁闭室的门就被挽月从外面“砰!”地一声儿“撞”开了,正在面壁罚跪的木星头都没回,就开口要训斥来人的不懂规矩。

“木星不好了,殿下落水了!”

珠帘高垂,粉红色的轻纱床幔轻拢在床的两侧。长公主贺灵兮静静躺在公主床上,天都黑了,她却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跪守在她床边的木星肠子都要悔青了,都怪她让人抓住了护主心切的心思,这才上了三公主的当。

此刻,她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脸上是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没错,这是她自己打的。

“挽月,你说这都到了刘副将说的时间了,公主怎么还不醒啊?呜呜呜……公主,奴婢求求您了,快些醒过来吧。”

“木星,你好吵啊!”

木星眼睛一亮,心中大喜的她赶忙朝着自家公主的脸上看去,只见她眉头紧锁,一副不堪其扰的样子缓缓睁开了双眸。

“木星。”贺灵兮的声音又沙又哑,难听得连她自己都不敢认。但是,对于木星来说,这简直就是人间天籁。喜极而泣的她赶忙起身为贺灵兮倒上了一杯温水:“公主,您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

喝过水,贺灵兮的喉咙舒服了不少,声音也不再似刚刚那般沙哑

“木星,你的脸怎么了?谁罚你了?”

木星怕她担心赶忙解释:“不是的公主,都是奴婢的错,中了三公主的圈套,这才害您遭此大难。”

挽月也自责地跪了下来:“殿下,都是奴婢的错,不应该让您独自一人身处险境。”

贺灵兮明白了,这是这丫头心中懊悔自己打的。她放下手中的水杯:“傻丫头,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她只不过是抓准了我渴望亲情的心罢了!是我自己傻,才会相信她是真的要与我讲和,毫无芥蒂地相信了她的话。才会上此大当。”说着,她抬手满眼疼惜地摸了摸木星的脸颊:“疼不疼?”

木星心头一暖坚定地摇头:“不疼,比起公主受得苦,奴婢这一点点儿疼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对了,公主。救您回来的刘副将让奴婢告诉您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说。让您醒来后务必不要声张,偷偷在您房间的窗台上放一盏灯。说是他看到以后就会来见您。”

贺灵兮眉头紧蹙,刘威本是父皇在位时的禁军统领,后来因办事不利被皇伯父降了职,如今只是一个小小副将。他找自己会是想要说什么呢?

“公主?公主?”

木星的轻唤打断了她的思绪:“怎么了?木星。”

“公主,奴婢在问您,要不要见刘副将?若是您同意,奴婢也好去放灯。”

贺灵兮略一沉思便做好了决定,既是他救了自己性命,那不管他所求为何,她都应当见上一面:“去吧。”

“哦,对了公主,您之所以会醒得这般晚,也是因为刘副将在御医来诊治您之前故意点了您身上的穴道,不让您过早的醒来。”

贺灵兮的眉头因为她的话拧得更紧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刘威所求到底是为了什么?她抬手轻轻抚上自己隐隐有些控制不住发慌的胸口。那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

第3章 密道偷听

暮色渐深,穿戴整齐的贺灵兮躺在床上回想起今日落水一事,黯然伤神之际,忽听得窗外有什么在轻敲窗棂。心想应该是刘威来了,她赶忙从床上坐起,并且示意木星去打开窗户将人放进来。

身穿一身禁军铠甲的刘威动作敏捷地从窗外跳了进来。木星站在窗口朝外望了望,见无人发现这才关上了窗户,然后引着他来到了贺灵兮的面前。

“公主,刘副将来了。”

三十七岁的刘威眉眼锋利,有着刀削斧刻般的刚毅,他低眉垂目在距离贺灵兮床榻三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特意压低了声音,既能让贺灵兮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又确保不会被房间以外的人听到:“末将刘威拜见长公主殿下。”

“刘副将免礼。本公主多谢刘副将今日锦鲤湖救命之恩,但凡你有所求,本公主定会尽力满足。”

刘威一听便知她这是误会了自己的来意:“属下先行谢过殿下的好意,但属下并无所求?”

贺灵兮微怔,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能看出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若是真心,那么他今日见自己就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大事儿要说。若是假意,那么恐怕他今日所求之事怕是甚大。

既然看不透,猜不出,不如就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那刘副将让本公主的婢女传那般话与我又是为何?”

“末将有些话要说与公主听,能否请公主让木星姑娘出去守候?”

“公主,不可!”

贺灵兮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发现里面除了坦荡并无其它:“木星,门外守着。”

“公主!”这个刘副将好生奇怪,若是对您图谋不轨怎么办?

木星眼神中的意思不但贺灵兮看懂了,刘威也看懂了。

他伸手将自己的腰牌取下递给木星:“木星姑娘请放心,我对殿下并恶意,这是代表末将身份的令牌,姑娘若是不放心可代为保管,若是公主有什么损伤,没有了这令牌我也逃不出这皇宫。”

木星转头看向贺灵兮,见她点头,这才收下腰牌退了出去。

贺灵兮看着突然跪在自己面前的刘威一惊:“刘副将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

“公主殿下,末将今日会在您落水时出现将您救起,并不是巧合。”

“刘副将所言何意?”

“今日末将途经御花园时,恰巧撞到三公主在遣散巡逻侍卫。心生疑惑便藏在暗处,后来见您跟她独自出现在御花园中,便悄悄尾随,所以才会那般及时将您救了上来。”

她的眼神中满是伤感:“难怪,我还以为是自己幸运,命不该绝。原来竟是这样。”

“公主殿下,末将今夜来要跟您说的不止是这一件事儿。接下来末将跟您说的事情句句属实,若殿下不信,末将也恳请殿下不要生气,您刚落水身体虚弱,免得气坏了身子。”

贺灵兮不知为何,听到他说这些,总觉得自己心慌得无处着落,像是要有什么不可控的大事发生一样。

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本公主知道了,你且说吧。”

刘威走上前来,那模样一看就是怕说话声太大被人听见,所以想凑近些说的模样,所以贺灵兮并未防备。

“请殿下恕罪,末将得罪了!”说着他出手如电,立手为掌,敲在了贺灵兮的后颈上。

直到刘威扛着贺灵兮翻窗而出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不知所踪,守在房门外的木星都还对此都一无所觉。

栖凤殿,皇后娘娘所居之处。

往日端庄威严的栖凤殿,此刻显得有些凝重得压抑。

宫女太监候在殿外战战兢兢,内殿之中还不时传来瓷器“乒里乓啷”的碎裂声儿,而每一次破碎声儿中必然夹杂着一声贺莞儿撕心裂肺,怒不可遏的哭喊咆哮。

一条明亮的密道中,靠在墙壁上的贺灵兮被刺耳杂乱的声音吵醒,后颈处传来的顿痛让她下意识的抬手去触碰,疼痛将沉睡的大脑意识猛然唤醒。她心中惊骇地睁开眼睛,只见罪魁祸首一副认错态度的模样跪在自己面前,眼睛里的神色竟是她看不懂的复杂。

彼时,密道之外已经安静下来。刘威怕她突然出声儿引起外面人的注意,赶忙在她开口之前做了一个噤声儿的手势。然后怕她不解,又用手指指了指明显是一道暗门的墙壁。

贺灵兮这才开始打量起自己身处的环境,此刻她正身处在一条半米多宽不知道是哪里的密道中。密道很长,最起码给她的感觉是这样的。密道也很亮,因为墙壁上每隔五步的距离,就镶嵌了一颗成年男子拳头大的夜明珠。

还不等她开口询问这是哪里,耳边便再次清晰地传来了与之一墙相隔的声音。

这是贺莞儿的声音?难道自己在芳华阁?不等她细问,刘威再次示意她噤声。

如今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她们二人同在,而且对方虽一直未言明来意,但是她却能够感觉得到他并无恶意。所以她便在对方眼神的示意下又朝着暗门的方向挪了挪。

贺莞儿满口愤怒的委屈声儿通过眼前的暗门清晰地传进了耳中:“母后,父皇他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为了贺灵兮那个贱人打断我的腿呢?我与她相比,到底谁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

贺灵兮听到贺莞儿被皇伯父打断了腿,心里温暖的同时也十分的愧疚。皇伯父如此疼爱她,即便是自己的女儿犯错也毫不手软,这怎么能让她不感动呢?可是,那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打断腿这种惩罚是不是过于重了一些,这不由又让生性善良的她有些心生愧疚。

而她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忘记了,她自己可是差点儿被她同情愧疚的对象害丢了性命!

就在这时皇后的声音接连响起:“你懂什么?你父皇若不是顾及木家,又恰巧看她还有几分用处,你以为她贺灵兮会有命活到今日?”

贺灵兮脸色一白当即失去了血色。身体虚晃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在地,若不是有刘威从旁扶了一下,这会儿怕是已经弄出声响打草惊蛇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

第4章 怒火攻心

刘威见状也有些心疼,担忧地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殿下,您还好吗?”

贺灵兮醒了醒神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的同时,她开始找理由安慰自己。没关系的,莞儿是皇伯母的亲生女儿,如今她被打断了腿,皇伯母说说话哄哄她也是正常的,单凭这一两句说明不了什么的。可是,很快,现实就给了她一个结实且响亮的耳光,把她彻底打醒了的同时,也把她推入了万丈深渊的无间地狱。

皇后:“你说你,你怎么就那么傻?为了一个男人做出这等蠢事儿。还搭上了一条腿。你以为那和亲是什么好事儿?”

贺莞儿:“怎么就不是了?南岳国的七王爷是这天底下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女儿早已经决定此生非他不嫁,贺灵兮那贱人挡了我的路,女儿除掉她有什么不对?”

皇后:“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蠢的女儿?你以为,你父皇为何要设计让她成为被选中的和亲对象?那是因为你父皇想开战,想开疆扩土,我临照过经过十五年的休养生息,早已国富民强。让她去和亲,不过是想她死在南岳,好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开战而已。

如今被你这么横插一脚,险些坏了你父皇的多年筹谋和布局,只是打断你一条腿,实在是算轻的了。

还好她这次被救了,虽然现在还没醒,但是好歹人还在。若是今日她真的被你害死,你父皇少了她这颗棋子,你就要顶上去了知道吗?

母后告诉你莞儿,今后安分一点儿,若是坏了你父皇的事儿,母后也保不住你知道吗?”

冷,锥心刺骨的冷,全身的血液一寸寸冻结,呼吸仿佛也被冻住了。最后,她终是受不住这毁天灭地般的打击晕了过去。

刘威本想让贺灵兮知晓皇上和皇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待她那么真诚。却没有想到这些真相竟然是这般的残忍血腥,皇上他怎么能?怎么敢?殿下她可是先皇留下的唯一血脉,她才刚刚及笄,他怎么忍心?

二人返回韶华宫的时候,木星仍就站在门外,看样子是不知道他们曾出去的事情,不然不会如此安静。

刘威担心贺灵兮的身体,只好在里面敲了敲门。

木星闻声儿开门走进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如今这刘威还在,公主她根本不可能躺在床上休息。她心中一跳,就要上前查看:“公主怎么了?”

刘威冷静得有些不像话,丝毫不见刚刚的紧张担忧模样:“木星姑娘,殿下急怒攻心晕过去了。还需你去御医院请个可靠的御医过来看看。”

木星一听当即就火了:“你到底跟我家公主说了什么?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这么一会儿就被气晕过去了?”

“木星姑娘,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却不能告诉你,你若想知道可以等殿下醒来,你自行询问。

还有,殿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太晚回去也不太方便,这腰牌就先放在姑娘这里。若殿下醒来要见我,你知道该怎么做。”刘威说完并不给木星反应发问的时间,身手敏捷的他当即窜出窗外,消失在了黑夜中。

木星担心自家主子,也没空跟他计较,赶忙让挽月去请了御医过来。

诊断的结果跟刘威所说的完全吻合,这倒是让她放心不少。现在她只需要静静地等公主醒来就好。

然而贺灵兮这一次昏迷沉睡,睡得并不安稳。十年前父皇病逝,伯父贺擎继位,这十年来贺擎和皇后对她的好,甚至超出亲生子女的关心和疼爱。小到吃穿用度,大到册封长公主的殊荣,入住堪比栖凤殿奢华大气的韶华宫,还有宫外新建的恢宏大气占地面积庞大的长公主府。无一不在彰显他们对她的无上荣宠和疼爱。

往昔的一幕幕如同过马灯一般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闪现。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全部的美好都破灭在了那个明亮狭小的密道之中。

昏睡中的贺灵兮“噗——”地一声儿毫无预兆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才算是结束了这一场梦魇,清醒了过来。

木星大惊失色,说出口的话都惊慌地打着颤:“公主!公主您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啊!”

“御医呢?挽月快去传御医。”

贺灵兮擦掉嘴角的血微微一笑:“木星,别怕,我就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了就没事儿了。”

“公主,那刘副将到底跟您说了什么呀?为什么您会急怒攻心到晕过去,现在还吐了血?”

贺灵兮嘴角的笑容一僵,随后她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紧接着她竟流着泪“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眼神中的凄凉和绝望是那样的深刻。嘴里还不停地轻叹着:“原来,这不是梦。竟是真的!”头一歪就再次晕了过去。

木星的三魂七魄都快被吓飞了,一张讨喜的小脸儿上满是惊恐不安,慌忙大喊:“公主!公主!您醒醒!”

一日之内,韶华宫连宣了三次御医,皇帝贺擎愤怒得有些坐不住了:“蠢货!一群庸医!你们到底会不会治?不就是普通的落水吗?怎么就闹到了吐血的地步。给朕治,治不好长公主朕摘了你们脑袋。”

一众御医也很是委屈,但是又敢怒不敢言,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弄来了一大堆舒心解郁降肝火的药给贺灵兮吃。

苦到舌头发麻的药通过竹管一碗碗地灌下去。终是让人顺利的醒过来了。

“灵兮丫头,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是朕没教导好莞儿,让你受苦了。不过你放心,朕一定会为你做主,狠狠惩罚莞儿那丫头。”

贺灵兮看着坐在自己床上,曾经将自己视若珍宝的男人。原来他的戏竟然可以演得这样的好。

竟能十年如一日地把宠她爱她的戏作得那般逼真,竟让自己深陷其中看不出丝毫破绽。

贺灵兮往日灵气逼人的眼中,此刻暗淡无光的没有一丝光泽,说话的语气也显得柔柔弱弱仿佛随时都可能会晕过去:“皇伯父不要生气,莞儿还小。又不知这和亲之事的利害关系。灵兮并不怪她。”不就是做戏吗?没关系,你们可以,我也一定可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凤临天下:和亲公主路子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