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妻樊音小说】樊音凤九天-地府的新娘樊音免费阅读

小说:阎王妻

作者:赞美死亡

角色:樊音,凤九天

小说:悬疑惊悚

简介:《阎王妻》又名《地府的新娘》(主人公是樊音,凤九天)是来自赞美死亡倾心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缘起缘灭,是为因果。因果循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信则有,不信也有。精彩纷呈的故事内容,千万不要错过哦!

书评专区:

林子!:大大得每本书都会追,写的很对我的胃口,不会拖沓冗长,不会乏味无趣,情节也都是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非常有意思。

阡陌悻然:这本书写的太好了,太精彩了。文章也写得感人,呜呜,看的我哭了好多回,故事情节特别吸引人,逻辑清晰,有因必有果!

![4.91.jpg][1]

《阎王妻》免费阅读

第四章 肚子里的东西

阴间是死人去的地方,我才不要去那里。我才十八岁,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你说什么呢?我活得好好的什么叫早就该死了?我们家的人被你们这些鬼害得还不够吗?我是活得最长的一个,四个月了,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你说,赫源是不是你杀的?他没理由自杀!”我突然觉得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茬,自从他这块玉佩出现之后我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走到哪里都是怪怪的感觉,赫源还就死在我面面前,要说跟这家伙没关系,我打死都不信。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勇气说出的这些话,说完我一脚踹开他,拼了命的往房门口跑去,爸妈就在隔壁,他们是我唯一的希望寄托。

我抓着门把使劲扭着,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我额头密集了一层冷汗,只听见他在我身后冷哼道:“那小子的死可跟我没关系,不光那小子要死,看门的老头儿也要死,渡村的人也都要死。”

现在我没心思怀疑他说的话是真是假,我扯着嗓子喊道:“爸,妈!救我!爸,妈——!”

可是直到我嗓子生疼,都快哑了隔壁房间也没动静,我绝望的瘫坐在地上,看向他时,他却悠闲的用手撑着头侧躺在我的床上看着我,漫不经心的说道:“折腾够了么?”

我没说话,门打不开,我爸妈也听不见我的叫声,这肯定是他搞的鬼。我必须冷静下来面对他,弄清楚他究竟想干嘛。奶奶说过,鬼缠上人都是有原因的,我当然知道我跟这货结过婚,但四个月了他都没出现,这次突然出现是因为什么?

“你到底想干嘛……?”我死死地盯着他问道。

他整个人突然消失不见了,下一秒出现在了我跟前,我只感觉心脏突突的猛跳了两下:“我不死都要被你吓死了……你到底想干嘛你倒是说啊……”

他蹲下身看着我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渡村的事别插手,不想死就别回去,你只需要保全你自己就行了,要是你肚子里的东西有什么闪失,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我肚子里的东西?什么东西?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他是不是在我身体里藏了什么古怪的玩意儿,那太恶心了!

还没等我问清楚,他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这次却没有再出现。

来到这座小城后,我也并没有觉得身体有哪里不对劲,只是没来例假这件事让我爸妈有些着急,曾经去医院检查过,没什么问题,但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以前年纪小,不知道例假不来意味着什么,现在知道是知道了,但我不会把这和怀孕联系到一起,我只听说过哪吒在娘胎里呆了三年零六个月,我不信我还能怀孕四个月。

这件事也一直是我爸妈心里的梗,就像鱼刺一样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在同龄人眼里,我性格怪异,不爱跟人接触,那是因为我怕我身上和别人不一样的秘密被人知道,当同班的女生们围在一起悄悄说起这些隐私问题的时候,说来例假多么多么的疼,我却只有在一旁迷茫。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睡意也适时的袭来,现在只有白天能够给我安全感,我不希望那个曾经和我结过婚的‘阴人’再来找我,我的人生已经被搅得一团糟了。

当我蜷缩在床上要睡着的时候,妈突然推开了我的房门说道:“小音?你醒着吗?”

我迷迷糊糊的答应道:“嗯……”

她说道:“我有事要跟你爸回趟老家,要高考了,你好好复习,没事儿的话就去学校上课吧。”

我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我想起了昨晚那家伙对我说的话,他没理由骗我,这并不是恶作剧。

赫源死了,学校看门儿的老头儿也要死,渡村的人也要死……可现在爸妈却要在这时候回去,这样的巧合,不得不让我怀疑起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我下床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妈,你听我说,现在不能回去,绝对不能回去!我现在要去学校一趟,在我回来之前你和爸哪里都不能去,知道吗?!”

妈可能觉得我的反应太过激,有些不正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小音?现在去学校有点早吧?我和你爸……必须现在赶回去,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几天而已,照顾好自己。”

我对于她的固执有些生气:“我说的为什么你都不听呢?是什么事情非要你们回去不可?!”

我现在急于想去学校求证一件事,看门的老头儿究竟是不是像跟我结阴婚的‘丈夫’说的那样会死,如果是的话,那渡村会出事也就没什么可质疑的了。

妈突然沉默了,我也看出了她似乎有事情在瞒着我。我走到她跟前问道:“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妈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跟你爸商量好了,这件事暂时先不要告诉你,等你考完试再说也不迟……”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在顾及我的感受,她怕这件事影响我高考,说明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事,而且……是发生在老家渡村的事!

我有些怕事实真相让我崩溃,但我又无法印制心里的好奇:“直接告诉我吧,究竟什么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王妻》<<<<][2]----------第五章 看门老头儿惨死妈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你爷爷……昨晚去世了。虽然我恨樊家的人,但是老爷子一辈子是个只做事不说话的人,没人能说他的不好,现在他走了,我跟你爸必须得回去。”我整个人呆若木鸡,爷爷死了?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家祖上的男丁都是‘阴阳先生’,反正被后人传得很邪乎,抓鬼看风水那叫一个绝。后来我们家从事这行的并不多了,比如我爷爷,他那一代加他一共三个兄弟,没有姐妹,我爷爷排行老二,大爷爷是个木匠,专给人做棺材,三爷爷是做‘先生’的,爷爷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庄稼汉。他一生都沉默寡言,整天早上出门忙到天黑,仿佛一点都不知道疲倦一般,那双粗糙、被太阳晒得黝黑的手在我小时候还那么温柔的抱过我……正因为他的沉默寡言,才突出了我‘奶奶’的厉害,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我奶奶决定的,当然,关系到整个樊家的事,她会去找三爷爷商量,我奶奶似乎也懂一点‘邪门歪道’的东西。‘邪门歪道’是从我妈口中形容出来的,实际上我奶奶也懂一点风水之类的。我爷爷是村子里的老好人,对我也十分的好。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女儿,长大后要嫁给‘阴人’而对我有所看法,他总是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即使什么话也不说,他只会对着我笑,那笑,比阳光温暖多了。之前忘了提,我还有个刻薄的三奶奶,也就是三爷爷的妻子,之前我没提是因为我觉得她对我人生的影响并不那么大。每当看见爷爷给我塞吃的或者抱着我玩的时候,她总会说:“一个白养的赔钱货,费这功夫做什么。”我爷爷总会说:“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樊家欠囡囡的,才要对她好点,也只有小时候能享享福了……”每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总能看到他眼里泛起的泪花。樊家的人对女孩子都不怎么待见,就是因为注定的阴婚,但我爷爷从来没有对我不好,所以他去世了,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此刻,我早已经把昨晚那家伙对我说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我对妈说道:“我也要跟你们一块儿回去,大不了今年考不上我再复读!”妈有些生气:“胡闹什么?!你就给我好好的呆在这里,好好的念你的书!”我不依:“别的什么事我都听你的,但这次我就是要回去!”我爸听见了我和妈的吵嚷声,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吵什么呢?”我妈把气都撒在了我爸的身上:“好不容易把她带出来,还要回去,回那个破村子做什么?!一个个的,不把命当命,信什么邪性,还真有鬼不成吗?考试都不考了是不是?考不上复读一年不要费钱费时间的吗?!”我爸都不敢吭声,以前在村子里被人笑话跟我爷爷一样怕老婆。我爸以前就在外面工作,并没有一直呆在村子里,我妈也在这座小城里上班,所以我小时候才会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我妈才把我带来这里的。我心里有些委屈:“浪费的钱我会还给你的,时间是我自己的,跟你没关系!你不供我念书还有我爸,反正我要回去!”我说的话有些孩子气,但我的确想回去见爷爷最后一面,至少在他下葬前我要看他最后一眼,我不想留下终身的遗憾。我妈被我气得不轻:“早知道就不把你带出来好啦,让你被那个疯老婆子折腾死好了!我怎么就光生了你这么个不听话的女儿。”我爸有些听不下去我妈这么骂我奶奶,说道:“什么疯老婆子?你讲话不会好听点?小音也是我妈的孙女,还会害她不成?那不是樊家的规矩嘛……”我妈一听顿时就炸了,我爸在这时候提起所谓的‘规矩’也就是阴婚的事,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我妈指着我爸的鼻子就开骂:“规矩就是把你们家的女娃给那个什么‘阴人’做妻子?谁见过‘阴人’没有?知道进洞房的是什么人不?你就是个怂包,就知道听你妈的,三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会招摇撞骗,反正我是不让我女儿回那里了,大不了这日子不过了,离婚就是了!”我妈口中的三爷就是我的三爷爷,我妈以前是知书达理的,毕竟是知识分子,我爸也就混了个高中,一直都觉得配不上我妈这样长得好看又有文化的女人。但这几年发生的事让她变得暴躁了许多,在家里我跟爸什么都听她的,我也不敢惹她生气,但这件事让我怎么能听她的?最后我爸也跟着劝我:“女儿啊,你就留在这里吧,我跟你妈过两天就回来,留了些钱在家里,你想吃什么就买,好好准备高考。”我看着我爸也这样,委屈得关上了房门一个人趴在床上哭,看来我是没办法跟着回去的了。爸妈很快就收拾好踏上了回老家的路,这里离老家也不算特别远,只是中途要转两次车,有些费时间,所以到老家应该要6个小时左右,下车之后还要走一两个小时的山路,所以这就比较费时间了。等他们走之后,我才想起昨晚那家伙对我说的事,刚才跟妈吵起来完全忘了,现在想起来有点背脊冒冷汗。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岂不是应该阻止我爸妈回去?从小在充满迷信的环境中受到了渲染,就算我没有百分百的确信鬼神之说,也至少信了百分之九十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去学校看看那个守门的老头儿有没有事。到了学校大门前,我看到几辆警车,还拉起了警戒线。周围围了许多正要上学的学生,现在进不去,都在外面猜疑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到有警察从老头儿居住的保安室出来了,还抬了个担架,上面蒙着白布,白布下依稀能分辨出人型。我浑身都开始颤抖,匍匐在保安室窗台上的那只黑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仿佛发生的一切都跟它没有关系一样。似乎察觉到我在看它,它转过头看向了我,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獠牙。一阵阴风吹过,我怕下意识的朝担架上的看门老头儿看去,风撩起了看门老头儿身上的白布,我看到了他脸上定格的惊恐的表情,还有那长大的嘴……他的舌头不知道哪里去了,嘴边还有血迹,我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死的![>>>>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王妻》<<<<][2]----------第六章 被轧碎的头颅我看着他狰狞的脸发了疯似的跑到了车站,我要赶快赶回老家,那个死鬼没有骗我。到了车站我才发现我身上没带什么钱,我几乎是一路哭着跑回家拿钱的,还顺带收了两件衣服一起放在了我枣红色的背包里。我试过给我爸妈打电话,但是是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我更加的着急了。出门的时候,我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我边跑边回头看去,是那块白色的玉佩。我横下心不去理会,可是那块玉佩却飞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气急败坏的吼道:“别拦着我!我要回去!”那块玉佩还是不让道,我往哪边它都往那边。最后我气极,只能骂到:“不让我去是吧?我把你丢了你还回来,跟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我告诉你,我今天非回去不可!”那块玉佩还是不让道,我取下背包朝它砸去,它竟然还是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一个人从我身边经过,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着我,很显然,一般人看不见这块玉佩,反正之前我妈是看见了。我懒得去思考这是为什么,等那人走远,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没猜错的话我肚子里的东西你这死鬼挺看重的哦?我家里人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你自己看着办!”“你敢威胁我,别怪我没警告你,回了渡村你就出不来了。”那个老缠着我的死鬼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他这次又换了个面具,有些像京剧的脸谱的面具,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不是有种恋面具怪癖……“我只知道我的家人在那里,他们会遭遇什么我不知道,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会去找他们!就算你已经死了,你生前也有家人吧?难道人死了之后连基本的人性也没有了吗?!”我看着他质问道。他的声音有些冷:“我可没死,最麻烦的就是人类繁复的感情,你执意要回去,我也不拦着你了,只是你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带你出苦海你自个儿还要跳回去,真是蠢得可以。”我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直接往车站跑去。什么没死?他不就是个死鬼么?我拿着妈给我的几乎只能打电话用的老式手机不断的打着她跟爸的电话,但是怎么都打不通。当初我妈怕耽误我学习,一度不准我接触电脑和手机之类的东西,所以才给了我这么个只能打电话的破手机。终于坐上了回老家的车,我一路都是坐立不安,手机都打得快没电了,这才终于通了。听着妈的声音我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道:“妈,我求求你快点跟爸回来,千万别回去,别回去啊!”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折腾个什么劲?说了过两天就回去了。”车上的人还挺多,我不能随随便便张嘴就说原因,只能不住的求她:“妈,你就听我一次,不能回去。”电话突然挂断了,我陷入了绝望,再打也打不通了。等我坐上了最后一次转车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今天坐车也不怎么顺,中途花费了不少时间,估计这班车到站的时候至少也6点左右了。看着车窗外晃过的景物,我知道离家越来越近了,渡村有着我自认为快乐的童年,时隔四个月再次回来这里,我的心情有些复杂。车在并不怎么平稳的土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突然车身一震,车停了下来。司机下车查看了一下然后回到车上对乘客说道:“车出了点问题,可能要耽误一会儿时间,我先去看看。”我心里很着急,赶回村子肯定都晚上了。让我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晚上走夜路,我还是缺乏一些勇气。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我忍不住下车看着正在拿着扳手查看车子的司机问道:“大概多久才能继续上路?我赶时间……”司机看了我一眼说道:“不知道,我还没找出哪里有问题,明明出发之前检查过的……”我看了看破旧的大巴车,心里不免嘀咕,这么破旧的车,除了问题也不奇怪,长期在这种路段上跑的车,新车也经不起折腾。过了一会儿,乘客都被叫下了车,司机钻到了车子底下似乎是找到问题所在了。我跟着车上的乘客站在一边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许多次谋生了现在就自己走回去的想法,但想想剩下的路程,坐车都还要起码四十分钟,我用双腿走不知道得走多久,而且还有那么远的山路,连车都进不去的山路可想而知有多么难走了。但是这样一直耽误下去,我还是得一个人摸黑走山路回去。就在我犹豫不决焦急不已的时候,原本停好的大巴突然发了疯似的往前冲去,司机的头被后车轮直接碾压而过,当时就听到动静不小的响声,司机的脑浆和血水混在一起染红了土路。司机死了之后,大巴很快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惊魂未定,等回过神来,有人报了警,有胆子大的上前去看了看司机,脑袋都扁了,还有救才怪。这一切的事情来得这么突然,阻断了我回老家的路,我被吓得剧烈跳动起来的心脏还没平复下来,咬了咬牙打算自己用脚走回去。刚走几步,那辆破旧的大巴车又动了动,吓得我不敢再继续往前走,生怕也落得个和那司机一样的下场。这车是抽了什么疯?过了一会儿,看见那辆车没有继续动了,我才又往前走去,有意绕得远远的。“你继续往前走,人只会死得更多。”那个死鬼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抬头看去,他漂浮在空中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他竟然能在大白天出现,之前还没想到这个问题。记得奶奶以前跟我说过,一般的鬼都不会在白天兴风作浪,只有极为厉害的鬼,或者是死了许多年的道行不浅的鬼才能在白天出来。那种鬼并不容易遇到,难道这家伙就是?[>>>>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王妻》<<<<][2]----------第七章 诈尸(1)我特意看了看他身上穿的衣服,之前没仔细观察过,我见过的死人穿的‘寿衣’也是宽袍子,还以为他也是穿的那种衣服,现在看起来并不像。他身上穿的是暗红色的古装,墨发被同色的发冠束起了一缕,看着个子还挺高,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想到这里,我不禁怀疑,难道跟我结阴婚的这家伙还是个挺厉害的角色?刚才那司机也死得太诡异了,停好的车突然动了起来,难不成是这家伙搞的鬼?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明显一路都跟着我的。我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乘客们,他们都看不见这个死鬼,只有我才看得见。我抬头看着那死鬼问道:“那大巴司机不会是被你给弄死的吧?你还真是害人不浅,难道就为了阻止我回去?!你也太恶劣了吧?”他不屑的说道:“是我弄死的没错,不过也是他命数如此,我可没刻意的去杀他。”命数?我完全不信他的鬼话,一副高冷的姿态给谁看?我白了他一眼说道:“谁也阻止不了我回去,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不想看见你!”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感觉得到他很生气,过了半晌他才冷声说道:“不识抬举的女人,你根本没办法回到渡村,现在天已经要黑了,晚上死人要比活人猖狂得多,我保证你还没到村子就会被杀死。”不管怎么说我也在渡村生活了十四个月,那十四个月我都没遇到什么怪事,哪里会信他在这里胡掐。我不想搭理他,现在我只想找到我爸妈,看着家里人都好好的才能放心。我朝渡村的方向走去,感觉那个死鬼一直跟着我,我也不理会他,只是暗中防着他给我来阴的。天色暗了下来,我终于走到了熟悉的山路上,太阳都已经落山了,我心里也是有些发毛的,何况后面还跟这个飘在半空中的鬼。我再次拨通妈的电话,庆幸的是这次接通了,我急忙说道:“妈,我在山路上了……”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似乎是信号不好,时不时传来一声声刺耳的杂音。我‘喂’了几声还是没听见妈的声音,只能作罢。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我已经很累了,身上出了一层汗,身上的体恤衫也几乎湿透了。脚疼得要命,感觉鞋底都快被这难走的路给磨破了。我把齐腰的长发用橡皮筋挽了起来,这种天气在外面真的会热死人的。没过一会儿天就黑了,我能感觉得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当然,除了我身后那个死鬼。我累得有些喘不过气,只能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打算休息一会儿。那个死鬼也不搭理我,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我觉得有些别扭,想到之前他对我做的那些暧昧的事,脸上一阵阵发烫,我现在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有鬼了,无法忽略身边这么大一只……“你干嘛跟着我?”在疲惫不堪和内心时不时窜出来的恐惧之下,我没了之前的戾气,有些弱弱的问道。他冷哼一声并不答话,看样子在生气。不管怎么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我的‘丈夫’,他一直也没害过我,应该不会想对我不利,而且他也说过了,我肚子里有个东西,看上去他还很重视的样子。想到这里,我看着他说道:“你很厉害对不对?我奶奶说过,很厉害的鬼才能在白天出来。”我说这话并不主要是夸他,是激他跟我说话。果然,他说道:“没错,是挺厉害,你直接说你想干嘛吧。”虽然他说话的语调冷冰冰的,一副不爱搭理我的样子,但他总归是搭理我了。我用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他说道:“天都黑了,还有这么远的路,你那么厉害,还能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又钻出来,可不可以带我回渡村?肯定一转眼就到了。”他冷哼:“休想!”就知道会是这样,他千方百计阻挠我回去,又怎么会帮我?我不死心的缠着他说道:“你承不承认我们结过婚?”只要他承认,我就非得让他带我回去不可,他要是不承认,我看他以后还有什么脸缠着我,还对我做那种可耻的事。他看也没看我:“承认又怎样?你执意要寻死,我就看着你死好了,反正我妻妾多的是。”我没想到他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女人,感觉顿时受了内伤。在他还活着那个时代,估计妻妾成群挺正常的,反正从一开始我就没把他当回事儿,也想着以后能找个正常人结婚。既然在他眼里我也就是他众多妻妾中的一个,说不定还是排不上名份的,那我也没必要高估自己继续求他带我回去了。“行吧,既然这样,你也别再跟着我了,我自己走回去,反正我死我活都跟你没关系。”说完我继续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前走去。每走一步跟走到刀刃上似的,还不知道脚底被磨出了多少血泡。我回头看了看,那死鬼竟然不见了,我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还真是说走就走。现在可就真的只剩下我自己了,借着月光,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林子里十分的安静,这种燥热的夏天,应该虫鸣声连成一片才对。我心里有些发毛,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心里暗骂那个死鬼竟给我说些恐吓人的话,说什么还没到渡村我就得死,害得我现在更加害怕了,估计我最后都是被自己吓死的。突然,我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亮光,像是有人提着灯在走夜路。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都走到这里来了,遇到的人不是渡村的就是邻村的,说不定我还认识。我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向着那抹亮光就像看到了希望,这时候有个活人一起是最好不过的了。[>>>>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王妻》<<<<][2]----------第八章 诈尸(2)越来越近,我看到了一个佝偻的背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奶奶,穿着黑色的长袖衫,头发挽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这背影似曾相识,而且她穿长袖让我觉得很奇怪,这天气不会热的么?我努力在脑子里回忆着在哪里见过她,突然,她说话了:“囡囡啊,你回来啦,我等你好久咯……”她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的一样,粗嘎难听,让我耳朵有些难受。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她是在跟我说话么?她没回头看我,怎么知道我的?她认得我吗?我正要开口问她是否认识我,她是谁,但是她头上插着的一根碧色的簪子勾起了我的回忆。我想说的话生生的卡在了喉咙,这不是开玩笑的,那跟簪子我认得,是早就死去的大奶奶生前最喜欢的一根簪子。之前之所以没提起我大奶奶,那是因为她死得比较早,大爷爷比我爷爷都大了近十岁,大奶奶比我大爷爷还要大两岁。我对大奶奶的印象并不深刻,貌似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去世了,只有那根簪子我犹记得,后来我还拿在手上把玩过,只知道那是大奶奶的遗物,现在出现在了这个老奶奶的头上,要么是我看错了,要么就是……没错,后来那根簪子去哪里了我并不知道,就那么不翼而飞了,想到这里,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她穿的衣服也让我心里发毛,谁会在这样的天气穿长袖?都是巴不得都脱光才凉快,她身上的衣服还是那种年代久远的衣服,上半身是布扣子的长袖衫,下半身是长裙的那种。以前有老人死掉寿衣也有这种样式的,身前的衣服上还有一个红色的‘寿’字。黑红颜色的搭配永远都是那么具有死亡的色彩,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她缓缓的转过了身,她手上提着一盏灯,将她那张脸照得无比的清晰。凹进去的眼眶里没有眼珠,那双手和脸一样都只剩下一层皮包裹着骨头,根本没有人形了,牙齿都露在了外面,衣服前面果然有一个大大的‘寿’字。我吓得撒腿就跑,她却还在我身后不停的喊道:“囡囡啊……大奶奶等你好久了,囡囡啊……你不是喜欢奶奶的簪子吗?送给你啊,陪奶奶说说话,奶奶一个人好孤单啊……”我不敢回头,只感觉她的声音并没有远去,一直在我背后萦绕。我要疯了,这分明就是一具干尸,活人不可能是这样子的,大奶奶为什么要找上我?我跟她又没什么过结。以前奶奶跟我说过,人要是死得冤了,死后就会有口气咽不下去,就会有诈尸或者鬼魂索命的情况。那么跟死者有过结的人就要小心了,有的死者会找活人麻烦,有的则是心愿未了。我不晓得大奶奶为什么会找上我,她说她很孤单,让我陪她说说话,我敢吗我?我就没见过能跟死了的人在这样的荒郊野外畅谈的人,我也没那胆子。“李秀珍啊,你找我孙子干啥子?”突然,我听到了爷爷的声音。我放慢了脚步往后看去,爷爷背对着我跟大奶奶面对面站着。李秀珍就是我大奶奶的名字,已经死了的大奶奶和昨天刚死的爷爷站在一起说话,我此刻内心是崩溃的。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以前总听奶奶跟我讲些鬼神的事,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两个都是我家里的人,一个是印象不深刻的大奶奶,一个是生前疼爱我的爷爷……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我不该怕他们的吧?爷爷不会害我,大奶奶为什么会找我我不知道,但我觉得爷爷不可能害我。大奶奶手里提着的灯晃了晃,她的脸看上去更加渗人了,她凶巴巴的看着我爷爷说道:“别拦着我的路,不然要你死透!”我吓得一个哆嗦,爷爷已经死了,死透是怎么个说法?爷爷没有让开路,好声好气的说道:“李秀珍哟,我家囡囡哪里惹到你咯?你说清楚嘛,你找她干啥子?”大奶奶那干枯得像爪子的手指着我爷爷说道:“我的闺女和孙女都死啦,她还活着干啥子?不公平的,没得哪个是跟阴人结婚了还能活的,她活起要害死全村子的人!看她那一身阴气,走到哪里都引鬼魂,她还回来做啥子?”大奶奶和我爷爷说话都是用的当地的方言,我当然也听得懂,她说不公平,我都知道,听奶奶说起过,大奶奶生过一个女儿,跟阴人结婚之后死掉了,后来有个孙女,她孙女比我小两岁,后来一定也死掉了,但我不在村子里了,所以我不知道。大奶奶这是在不满我在结阴婚之后还能活过四个月……大奶奶的孙女应该是才两岁的时候大奶奶去世的,那时候我差不多四岁,大奶奶死前一定挂念她孙女,所以咽不下这口气。知道我还活着,她就为她死掉的女儿和孙女感到不平,所以这才来找我了。这样看来的话,来者不善,大奶奶也不是善茬了。爷爷转过身看向了我,他穿着死人的寿衣,背着光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他对我说道:“乖囡囡,你走吧,莫回来哟,要出大事的,你回来就要死在这里!”我忍不住哭了起来:“爷爷,你咋死的?我走的时候你都好好的,囊个就死了?我不走,我爸妈也回来 的,要走我要喊他们一起走。”爷爷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他们回来就回来了嘛,这就是命,你自己走就是了,活一个算一个,快些走,我把这个疯婆娘挡着起。”大奶奶拽着我爷爷的衣服吼道:“你说哪个是疯婆娘?今天我不让你死在这里我就不姓李,我要让你死透!”我看着爷爷和大奶奶撕扯在了一起,大奶奶把手里的煤油灯都丢了。爷爷生前都不爱讲话的,更别说骂人的,现在竟然骂了大奶奶,就说明他真的生气了。我决定还是听爷爷的先走,但我没打算就此离开这里,村子里真的要出大事的话,我不能看着不管。没跑几步,由于天太黑,我看不清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我只感觉肚子撞在了石块上,那种钻心的疼让我好半天没爬起来。我摸了摸身下,是一块凸起的石头,好死不死摔在这上面。[>>>>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王妻》<<<<][2] [1]: https://www.typechodev.com/home/usr/uploads/2021/12/2099228570.jpg [2]: 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youshuge&bookname=%E9%98%8E%E7%8E%8B%E5%A6%BB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news/34511.html

(0)
上一篇 2021-12-02 上午6:17
下一篇 2021-12-02 上午7:1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