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见在野的小说,阮奕,阮老爷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

作者:见在野

主角:阮奕,阮老爷子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惊!在神龛里沉睡千年的阮家老祖醒了,本体竟是个三岁小奶娃!
灵气复苏,异变临世,无数人疯狂想要抱紧这位奶娃小祖宗的大腿,纷纷前来认亲。
自称是她爹的,被天雷当场劈死了。
自称是她妈的,掉土坑活活闷死了。
自称是她祖宗的,魂飞魄散渣都没了。
炮灰们捶胸顿足,却见全球闻名的大佬们竟在阮酥身边混地风生水起。
“想抱大腿就要有抱大腿的亚子!”
大佬们不屑冷嗤,抬手往门外一指,“跪下!喊,老祖求罩!”

第1章 拜请老祖显灵

吵!

嘈杂的人声混成一阵嗡响,不停往她的耳朵里钻。

阮酥在睡梦中烦躁地翻了个身,怀里那颗比她脑袋还大的夜明珠从床上掉下去,咕噜噜滚到地上,将那堆满了各色宝石的大殿映衬地越发金碧辉煌。

人声越来越清晰,阮酥的眉头皱起,耳尖轻轻颤了颤,小耳朵支楞起来,开始凝神仔细听着那些传入她耳中的话语。

“快快快!宝石放左边,金银放右边,玩具摆中央!”

“还有巧克力,跳跳糖,雪媚娘,这些以前最讨她喜欢的零食……咳咳咳,是贡品,贡品!这些摆到最前面去!摆的越多越好!”

帝都,阮家祖祠内。

一位看上去约莫七十余岁的白发老者拄着龙头拐杖,精神矍铄地站在门口,认真吩咐着里面忙碌的晚辈们。

“供奉老祖要心诚!绝对不能有半点不敬和马虎听到没有?”

“阮奕!看什么看,就说你呢。”

“那个玩具熊怎么摆的,都放歪了!还不赶紧把它摆正!那可是限量版,是老祖最喜欢收集的类型!”

站在一堆毛绒玩具前的阮奕暗暗翻了个白眼,他薅着那玩具熊头上的毛,随手一拽把那玩具熊摆正,跟着转过头去,满脸无可奈何地看向自家老爷子。

“太爷爷,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全球灵气复苏,各地局势动荡,昨天隔壁老秦家养的那株食人花突然变异,一口把园丁的头都给啃没了。”

“要不是灵能局特调处的人来的及时,咱们这一片街区的人都得当花肥!”

“现在别的家族都已经急着开始召集各种异能觉醒者组建家族保卫队了,您倒好,竟然还有心情在这儿拜祖宗!”

“拜她有个什么用啊?她是能打怪,还是能救人?现在要是有变异妖兽突然蹿进来,她那神龛都不够妖兽塞牙缝的!”

“死小子你乱说什么呢!”

阮老爷子气地涨红了脸,举起拐杖就朝着阮奕冲了过来,作势就要往他身上砸,“在老祖面前你还敢口出狂言!你活腻味了是不是!”

“老祖她是什么人物?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千年前,要不是有老祖庇护,我们阮家早就在大劫里灭亡了!”

“这千年来,也是靠着有老祖护佑,我们阮家才能存续至今。你身为阮家人,就绝不能不记老祖对我阮家的恩德!”

“越是劫难之时,越是要敬老祖!这就是我们阮家的规矩!”

“去!现在立刻跪在老祖神龛前磕一百个响头给老祖道歉!”

阮老爷子厉声下令。

阮奕却只冷哼了一声,“我就不!你们谁爱拜谁拜!我就不信一个神龛就能救我们阮家!”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呢!今天你们要是真能拜到让她显灵了!我把头拽下来给她当球踢!”

阮奕说完这话转身就往祖祠外走。

阮老爷子咬牙就要追出去,却被旁边几个晚辈给拦了下来。

“老爷子,算了算了,小奕这年纪现在正是叛逆期,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吉时马上就要到了,这祭祖大典还得您亲自主持啊。”

“哎!罢了罢了!”

阮老爷子叹了一声,龙头拐杖在地上用力一顿,“你们这些人,没有见识过老祖的神通,自然不知老祖的厉害。”

“今日若是真的能请动老祖显灵……”

阮老爷子摇了摇头,剩下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他的目光在祖祠内扫了一圈,看各种布置皆已妥当,立刻振作起精神,大步走到供案前,俯身对着神龛恭敬地拜伏了下去。

“阮家人听令!拜老祖!”

祖祠内,近百名阮家人按辈分先后在阮老爷子身后整齐列队。

随着阮老爷子一声令下,近百人齐齐跪下,呼呼啦啦跪了一地。

“阮家当代家主阮建国,带领阮家后辈敬拜老祖!拜……”

“嗤!封建迷信!愚昧不堪!”

走出祖祠的阮奕走在外面花园的石路上,抬脚把地上的一颗石子踢进了草丛里。

“有这拜神的功夫,还不如去打听打听异能觉醒的办法!现在阮家上下连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要是真遇到变异妖兽……”

说话间,他突然感觉身后隐约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像是有东西在地面爬行,摩擦着地面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光线突然变暗,透过地上的影子,他能清楚地看到有庞大粗壮的东西在他身后缓缓竖了起来。

阮奕瞬间瞪大了眼睛,动作僵硬地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无比硕大的花苞正悬在他的头顶。

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刻,那花苞蓦然撕裂般绽开,露出里面一排排如锯齿一般的锋利尖牙!

“啊!!!!”

一声惨叫响彻半空。

阮奕一边躲避着那花妖的攻击,一边大声呼喊着,“快跑!有变异花妖!会吃人!”

“跑!快跑!!”

祖祠里的阮家人听到阮奕的声音也被惊地齐齐变了脸色。

有急性子的根本顾不上祭祖只祭了一半便急匆匆地从祖祠里冲了出去。

阮家上下人心惶惶。

最前面的阮老爷子身形却稳如山岳般跪伏在地,只有离他很近的人,才能隐约看到他的手在轻轻颤抖。

“阮家大劫,祈请老祖显灵庇佑!”

“拜请,美食与玩偶的掌控者,灵材与宝石的支配者,弱小善良生物的守护者,正义与可爱的化身,天才的代表,追逐强大的存在,玄灵大陆圣武殿五殿主——现身!”

轰隆隆!

天际突然有雷声炸响。

方圆万里之内的灵气疯狂朝着阮家祖祠汇聚,眨眼的功夫便在祖祠上空形成了如漏斗一般的灵气云旋。

那一瞬,周遭天地如同静止了一般。

原本在疯狂追逐着阮奕的那一株变异花妖瞬间化为一堆齑粉消失在天地间,连一点渣滓都没留下。

阮奕震惊地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画面,脑子都还没转过弯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牵引着一般,不受控制地朝着祖祠内飞去。

待身形停住的那一刻,他亲眼看到,那供奉着阮家老祖的神龛内红光一闪。

一个身穿复古红裙,顶着两个苞苞头的奶娃娃突然出现在阮家众人面前。

那女娃看上去不过也就三四岁左右的模样,生的粉雕玉琢精致可爱。

小胳膊小腿儿如白玉藕节一般,白皙的脖颈上戴着一个镶嵌着红色宝石的银项圈,腰间还佩戴着一个花纹繁复做工精致的锦囊。

肉乎乎的小爪子攥成小拳头,左右两只小脚的脚踝上戴着一对缀着铃铛的金色脚环,随着她的动作,那铃铛轻晃,叮铃作响。

乍然看过去,那小奶娃就像是从云端下凡的小仙童,浑身都缭绕着一股无形的仙气儿,让她那带着些微婴儿肥的漂亮脸蛋儿都显出了几分让人不敢轻易亵渎的灵净。

祠堂里的阮家人都被眼前这“大变奶娃”惊到了,整个祠堂里静的落针可闻。

阮酥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一副无甚兴趣的模样。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走到供桌前那玩具堆里坐下,抱起之前被阮奕薅过的那只玩具熊,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跟着抬头看向阮奕,咧嘴一笑,露出一颗闪亮的小虎牙。

“就是你,要把头拽下来给我当球踢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

第2章 人间界果然凶险

阮奕头上的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

他的脸色惨白,浑身的汗毛都瞬间倒竖了起来,生怕眼前这位奶团子“老祖”真的生了他的气,抬手就把他的头给薅下来。

阮建国老爷子听到阮酥的话心里也是陡然一惊,身子还没直起来,便立刻又重重拜了下去。

“小辈张狂,晚辈稍后一定重重责罚于他,还请老祖宽宏大量饶他一命……”

阮建国说话的时候,阮酥的手已经按在了阮奕的脑袋上。

她肉乎乎的小手在阮奕的头上仔细摸索了一圈,虽然那指尖软乎乎的,像是不带半点威胁性,可阮奕还是被吓得浑身发抖。

他咬牙闭上眼睛,绝望地等着“拽头”那一刻的来临,可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只听到那软糯的小奶音很是失望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圆……不好玩。”

祖祠内的阮家人齐齐松了口气。

阮奕更是感动地差点当场哭出声来。

他就不该嘴贱!

就不该立什么flag!

现在可好!打脸打的啪啪响!

确定他的头没有被“拽下来当球踢”的价值,阮酥似乎也对他失去了兴趣,随手把他丢到了一边去。

目光跟着落到了跪在最前面的阮家现任家主阮建国身上。

她微微偏了偏头,有些不太确定地问了句,“你是……小建建?”

祖祠里的阮家人齐齐屏息,这位可是他们阮家的太祖!

今年都已经一百四十七岁高龄了!

面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三岁的“老祖”竟然叫他们的太祖叫小……小建建?!

这!啊这!

阮家人脸上的表情皆无比精彩。

阮建国听到那一声“小建建”却激动地当场老泪纵横!

“是!老祖!我是!我是小建建!”

“当年若不是得您赐药,我早就已经死透了!有生之年有幸还能得见老祖仙颜,小建建我死而无憾!”

他当年只是阮家的旁系子弟,父母早丧,又生来就身体孱弱,大夫都说,他是活不到成年的。

七岁那年,他害了一场大病,病发时正好倒在了阮家祖祠门口。

他当时疼地连呼救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流着泪等死,就在濒死之际,他看到阮酥出现在了他面前。

“阮家的?哎,病了就要吃药药啊!”

阮酥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留下一粒丹药之后就消失了。

阮建国拼尽最后的力气把那药咽下,之后……他的病真的好了!

而且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体质远胜常人。

后来他开始在族内打听关于祖祠红衣小奶娃的事,最后总算让他在族历典籍里找到了相关的记载,确定了,当年救他性命的,就是他阮家老祖!

自那之后,过了足足一百多年,他有空就往祖祠跑,期望能再见老祖一面,可无论他怎么祭祀上供祈求呼唤都得不到半点回应。

没想到,就在今天。

在他阮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老祖她竟然真的又显灵了!

阮建国激动地身子都在发颤。

阮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却皱起了眉来,“我只是睡了一觉,你怎么就……皱巴了?”

她救他的时候,阮建国分明还是个小娃娃呀。

哎,人类果然很奇怪。

人间界果然很凶险。

阮酥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有点担心自己在人间界待久了,会不会也跟着变皱。

她出生在玄灵大陆,自小跟着四个哥哥一起长大。

千年前,哥哥们说有要事要处理,一起离开了玄灵大陆。

她左等右等等不到他们回去,最后小包袱一背,就循着他们的气息追到了这人间界来。

当时人间界正遭受大劫,她碰巧救下了一对与她同姓的凡人夫妻,那对夫妻对她感恩戴德,非要供奉她为他们阮家的先祖。

当时人间界灵气几近枯竭,她根本无法正常行动,看那对夫妻也是诚心祈求,她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给了那对夫妻一些用来活命的丹药和宝石之后,她就去芥子空间里沉睡休养了。

这千年来,她除了偶尔现身帮一下阮家人之外,一直都在专心睡……咳,专心休养。

直到刚才。

她这次之所以主动现身,一来是因为听到了祈请,二来是感受到阮家人正遭受大劫。

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感应到,人间界原本近乎枯竭的灵气突然变得浓郁了!

虽然还无法和玄灵大陆那种高面位存在相比,但!这样的灵气浓度,已经不会影响她在人间界正常行动了!

也就是说,她终于能去找哥哥们了!

想到这儿,阮酥登时就来了精神。

她推开怀里的玩具熊站起身来,小手一招,一道翠色流光从供奉她的神龛里飞出,化成一个精致的翡翠手镯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一跃从供桌上跳下,赤脚落在祖祠的水磨地砖上,身上环佩叮当,脚腕上的金铃脚环泠泠作响。

“小建建,这个给你!”

她肉乎乎的小手在手腕的镯子上一抹,取出了一个如同镯子一般的金环,递到了阮建国手里。

“用这个把阮家人护起来,那些怪物就不敢咬你们啦!”

“要是有人再欺负你们,你按之前的法子召唤我我就能听到。”

阮建国激动又忐忑地接过那金环,试探着问:“那老祖您……您还要继续闭关吗?”

“不!我要去找我哥哥啦!”

阮酥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闪闪发亮,恍若蕴着星光。

“我能感应到哥哥们还在人间界!趁着现在灵气充裕,我要快点找到他们才行!”

“小建建我走啦!我们有缘再见!”

祖祠内,近百阮家人齐齐懵逼。

终于把老祖召唤出来了,可老祖转眼就要走,这是闹哪样啊!

“老祖!老祖您不能走啊!现在局势危急,若是没有您的庇护,我们阮家可怎么办啊……”

关键时刻,阮建国的老脸都豁出去了,跪在地上抱着阮酥的小腿不撒手。

阮酥正纠结的时候,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倏然转头朝着祖祠门口看去。

祖祠外,数百名身着防护服的灵能局特调处成员成阵型排开,将整个阮家祖祠团团围住。

阮家人察觉到不对,震惊又戒备地同时转头朝门口看去,就见一名看上去约莫二十岁出头的男人正大步朝阮家祖祠走来。

男人个子很高,一身制服笔挺,身姿更是挺拔如松柏。

他进门的那一刻,周围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无形的威压气场,如凌霜傲立的青松般,冷冽矜傲。

他逆光而来,周身都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影,俊美的面容上几乎没有半点多余的表情,显得疏离而漠然。

“灵能局稽查处处长,沈辞。”

男人亮出自己的证件,目光落在阮酥的身上,眉头轻蹙,“这位……小,朋友,麻烦你跟我们走……”

他的那句话还没说完,阮酥的身影已化作一道流光猛地朝他冲了过去!

护在沈辞周围的特调处队员紧张地把枪都举起来了,再眨眼,赫然发现阮酥已经扑到了沈辞怀里。

莲藕一般白嫩的小胳膊紧紧勾住他的脖子,阮酥整个人像是树袋熊一样吊在沈辞的身上,小腿激动地不停晃荡着。

“二哥二哥二哥!”

她连声唤着,在沈辞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响。

“我总算又见到你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

第3章 你不要生我的气

两小时后,灵能局稽查处会议室内。

沈辞坐在会议桌一边,另一边,坐着阮家派来的十几名代表。

屋里很安静,气氛格外压抑。

两边的心情都颇为复杂,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沈辞后靠着椅背,垂眸思量,指尖不时无意识地在之前被阮酥亲过的那处擦过,谁也不知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他整个人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相对的,阮家人各个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老祖是他阮家的老祖!

他们阮家传承千年,在帝都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世家,就算是面对现在风头正劲的灵能局,他们也照样有底气,丝毫不怵。

可,他家老祖,却管面前这年轻人叫二哥!

老祖的二哥,那他们该怎么叫!

二哥祖?哥二祖?祖二哥?

老祖认的二哥,他们要不要跟着认?要怎么认?

这是个问题!

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阮家人暗暗交换着眼神,一个个眉头皱地能夹死苍蝇。

眼看气氛越来越凝重,会议室的房门在这时突然被人敲响。

“沈处!”

沈辞的特派助理周遥推门走了进来,将手里拿着的一摞报告放在沈辞面前。

“各项该测试的项目都测试过了,那位自称叫阮酥的……小朋友,身体各项数值都远超正常人水准,超过了目前系统能检测到的极限。”

“可以确定,她如果失控或与我们敌对,其破坏力,远超‘天灾’级变异妖兽。”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阮家那边,竟然是坐在最边上的阮奕突然暴起拍了桌子。

“阮酥是我阮家老祖!你怎么能把我家老祖和怪物相比!你们灵能局到底有没有把我们阮家放在眼里!”

沈辞冷眼瞥了阮奕一眼,阮奕却梗着脖子丝毫不肯相让。

还是周遥主动退让一步,向阮奕道了歉,阮奕这才不情不愿地又坐了回去。

周遥再开口的时候,越发压低了声音。

“另外,我们拿阮酥的部分数据曲线去和‘弑天’做了对比,结果发现……”

周遥凑到沈辞耳边,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紧绷的厉害,“阮酥的部分数据曲线,甚至……超过了‘弑天’。”

助理说着把报表中的其中一页抽出来放在了最上面。

沈辞飞快扫过上面的各种对比数据,原本就严肃的脸色变得更加沉凝。

“各位。”

他的目光在阮家众人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到了坐在他对面的阮家家主阮建国身上。

“你们提供的家谱,族历,我之前都已经看过了。关于阮酥是你们阮家老祖,且护卫你们阮家千年这种说法,我也理解并认同。”

“但……”

他话锋一转,对面的阮家人登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

就听他道:“阮酥实力远超常人,风险等级实在过高。”

“根据灵能局的相关规定,从即刻起,阮酥当归属我们灵能局监管。”

“我不同意!”

阮建国手里的龙头拐杖往地上重重一顿,气势都陡然暴涨了一截。

他一双略显浑浊的眸子直视着沈辞,周身气场威势逼人。

“沈处长,请你搞清楚,阮酥她是我阮家老祖,可不是你灵能局的阶下囚!说什么监管!你们……”

“她还是我妹妹。”

沈辞不急不缓地抛出一句,“我这个做哥哥的管自己的妹妹,难道不可以?”

“你……”

会议室里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再多点儿火星都能炸开锅了。

而此时,阮酥正待在灵能局给她准备的休息室里,躺在按摩浴缸中……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她自身的灵力和人间界如今的灵气还不能很好的融合,在这个适应过程中,她就忍不住犯困。

温热的水流裹着她软软的小身子,在她周身荡出一圈圈的波纹,阮酥陷在睡梦中,久违的梦到了哥哥们离开时的情景。

那天是她的生日,整个圣武殿都喜气洋洋,内外被妆点的格外喜庆。

四个哥哥陪着她疯玩了一天,在晚上她迷迷糊糊困到快要睡着的时候,他们才走到她床边,送上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来,收好,这是大哥给你的生辰贺礼。”

“里面是万年蟠桃和千年菩提果的种子,还有一块息壤,以后你想吃多少都可以随便种。”

大哥爽朗地笑着,抚着她的头,将一个精致的乾坤袋递到她面前。

“祝我家酥酥,越来越可爱,永远无忧无虑。”

“酥酥,你不是最喜欢到九重天月华池泡温泉吗?”

二哥动作温柔地将一个镶嵌着红宝石的项圈挂在了她的脖子上,“二哥把月华池还有它旁边的三口灵泉都转移到这空间法器里了,你戴着这法器,随时可以进去泡澡。”

“你还可以把大哥给你的那些种子都种到池子旁边,这样泡澡泡累了,还能吃果子垫垫肚子。”

“祝我家酥酥越来越漂亮,天天都开心。”

“你们怎么就会准备些吃的玩儿的,明明酥酥那么努力修炼,我们也该送她一些有助于修炼的东西才是。”

三哥不满地看了大哥和二哥一眼,将一个绿莹莹的玉镯戴在了她手腕上,“酥酥,这里面装的都是三哥亲自给你炼制的丹药。”

“红色的服一颗可以增加一千年的修为,蓝色的服一颗可以增加十倍的灵力,黄色的是专门给你破境用的,破境遇到阻碍的时候服用丹药,保你马上破境。”

“另外三哥还在这空间镯里放了许多的药材,还有一个我以前练手用的炼丹炉,炼丹的秘籍也都在,酥酥你想要什么丹药都可以自己亲自去练,以后丹药不用愁!”

“祝我家乖宝健健康康,越来越强!”

三哥拍着她的肩膀,刚把话说完,四哥便绷着一张脸把三哥挤到了一边儿去。

“生辰快乐,这个给你!”

四哥将一枚金灿灿的蛋塞进了她怀里。

“之前送你那条黑龙当宠物,你不是说黑龙黑不溜秋的太丑了吗?”

四哥闷声哼道:“这是我特地去潜龙渊亲自挑出来的蛋,最大,最亮,孵出来一定是一条最漂亮的金龙。”

“金龙够好看吧?给你做礼物应该够格了。”

她抱着满怀的礼物,高兴地都要睡不着觉了,却见四个哥哥对视一眼,突然安静了下来。

大哥主动上前对她道:“酥酥,哥哥们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我们要离开玄灵大陆一段时间……”

“我也要去!”

她立刻冲过去抱住大哥的手臂,一向最疼她的大哥这次却态度坚决的摇了头,“不行!”

“乖,你还太小,还要留在圣武殿修炼。”

大哥的大手抚着她的小脑袋,眼神中有着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哥哥们答应你,一定会尽快赶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

“那……说好了哦!一定要回来!要快点回来!”

“嗯!说好了!”

四个哥哥的手交叠在一起,等她的小手放上去的那一刻,眼前几道身影轰然溃散。

恍惚间,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临别时二哥在她耳边小声说的一句话。

“百年后,若我们还没回来……找到……魔……杀……”

阮酥猛然睁开眼睛,慌乱地抓着浴缸的边缘坐直身子。

是的,是有这句话的。

那是二哥特地留给她的话,一定特别特别重要,可她怎么偏偏就记不清了呢。

她又在浴缸里泡了足足半个小时,却完全无法回忆起更多的细节。

于是,又半个小时后,换了一身白色小裙子的小奶团推开灵能局会议室的大门冲了进去。

阮酥撇着小嘴,委屈巴巴地冲进沈辞怀里,莲藕般的小胳膊抱着他的腰小脸儿埋在他怀里嚅嗫道:“二哥我知道错了……”

“你不要生我的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

第4章 兄妹亲亲密密

沈辞的身子僵住,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第二次了。

这是这小团子第二次扑进他怀里。

第一次,是因为她速度太快,而他又没有多加防备,才被她……挂在了身上。

可这次,她只是正常的跑过来,扑上来。

他是能躲的。

如果认真想躲,他很清楚他能轻松躲开。

可……看着她那委屈的小脸儿,看着她那双大眼睛里氤氲的水光。

感觉到软乎乎的一团不带任何戒备的奔向他,全然信任的,将致命的背部都展露在他眼前不带半点遮掩……

他闪躲地脚步,突然就挪不动了。

等感觉到她藕节一样的小胳膊搂住了他的腰,有属于孩童的甜软奶香浸入鼻尖,听着她那带着些许鼻音的软糯话语,他的心像是被小奶猫的小爪子轻轻挠了一下。

软软的,痒痒的,让人根本舍不得将她推开。

站在一旁的周遥看沈辞僵着身子没动,立刻就要上前来解围。

他这位上司的性子他太清楚了,不喜和陌生人亲近,和任何人接触都习惯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他跟在沈辞身边三年,也才勉强让沈辞接受他在特殊情况下偶尔耳语汇报,平日里他靠近沈辞两步之内都会被眼神警告。

沈辞也算是出身帝都世家,家里的晚辈自然不少,可也鲜少有敢和他亲近的。

一来他气质太过疏离淡漠,那些孩子大多怕他。

二来便是他自己本来就不喜和那些孩子接触。

周遥帮沈辞处理过太多类似“被没眼色的晚辈黏缠”的问题,此时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他扶了扶眼镜,笑着上前开口,“阮小姐,沈处他……”

周遥的话还没说完,到了嘴边儿的话突然咽了回去。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一副宛如见了鬼一般的模样,眼睁睁看着自家上司微微倾身,大手握在阮酥的肋下用力将她举起,跟着将她整个人都……抱到了他的腿上。

抱到腿上……

腿上?!!

周遥倒抽了一口凉气,明智地闭嘴退到一边去,眼观鼻鼻观心再不敢多说半个字的废话。

长桌那边,阮家人看着自家老祖竟然被沈辞抱着坐在了他大腿上,一个个嫉妒……

啊呸!是气愤!

气愤地眼睛都快要喷火了,恨不得用眼神在沈辞身上烧出个窟窿来。

沈辞却恍若未觉。

注意到阮酥是光着脚进来的,他蹙起眉,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来,小心将她脚底沾染的灰尘擦干净。

大手裹着她的小脚丫,感觉她的脚心都已泛凉,他眉头皱地更紧了几分,尽量放轻了声音问:“怎么不穿鞋?”

“我一直都不穿。”

阮酥晃荡着小脚丫,这话说的理直气壮,“大哥说,不喜欢穿就可以不穿。”

大哥?

这小团子之前叫他二哥。

听她话里这意思,能让她认定的哥哥并不是只有他一个。

沈辞敛眸掩住眼底泛起的一丝波澜,不动声色地将心底涌起的淡淡不悦压下去,抬眸看向阮酥时,他唇角扬起一抹很是温柔的笑意。

“那,要是二哥说该穿鞋子呢?”

呃……

看着沈辞唇角那笑,阮酥暗暗缩了缩脖子。

从她的经验来看,二哥笑眯眯和她说话的时候,她最好是乖乖听着。

他笑的越温柔灿烂,就要表现的越乖巧,否则……二哥真生起气来,比其他任何一个哥哥都可怕。

虽然二哥从来没有冲她发过火,但其他几个哥哥在惹毛了二哥之后被二哥收拾的鼻青脸肿,这可是她亲眼见过的。

现在她面前这个叫沈辞的人,她虽然能根据气息和神魂断定,这绝对是她亲二哥不会有错。

可他确实长的和她二哥不太一样,而且似乎,魂魄不全的亚子。

还没彻底摸透这个“变形二哥”的性子,她还是乖一点,不要冒险的好。

阮酥暗暗叹了口气,没敢多说反驳的话,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朝着小脚丫上一指,一晃眼,一双精致漂亮的粉白色绣花鞋就穿在了脚上。

把一切看到眼里的沈辞眸光微闪,不动声色地问:“你动用了灵力?”

“嗯。”

阮酥有些不太适应的晃着小脚,歪着头左右打量着那鞋子,像是寻求认同一样仰起头看向沈辞问:“好看吗?”

“好看。”

沈辞看着她那炫耀中又带了点儿不安的小眼神,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抬手在她肉乎乎的白嫩小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阮酥的头发没有扎起来,一头几乎及腰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缕碎发顺着额头滑落下来,蹭到了沈辞的指尖。

感觉到头发上沾染的潮湿水意,沈辞再次蹙眉,“头发怎么没吹干?”

“呀,忘了!”

阮酥说着就要抬手用灵力将头发瞬间弄干。

注意到沈辞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又讪讪地把手放了下去,低着头小声嘟哝了一句,“以前都是这么弄干的,二哥你们也是……”

“这里和你以前生活的地方不一样。”

沈辞一边吩咐助理去拿吹风机,一边和阮酥解释着,“虽然现在灵气复苏,灵气比以前充裕了许多,但如非必要,还是不要滥用灵力。”

“噢~”

看小奶团低着头,小手揪着衣角整个人都蔫蔫的没精神。

沈辞顿了一瞬,低声又补了句,“你听话,以后我亲自帮你吹头发。”

“真的?!”

那骤然拔高的声音和压抑不住飞扬喜悦的语气,配合着她那亮晶晶的惊喜眼神让对面阮家人的心都要化了。

沈辞的唇角也不由扬起了一抹浅笑。

“嗯,我说话算话。”

等助理送来了吹风机,眼看着阮酥窝在沈辞的怀里由着他给她吹头发。

兄妹两人亲亲密密说说笑笑,旁边阮家人一个个如坐针毡。

等吹风机那轻微的风鸣声终于停止。

阮建国实在是忍不住了,问出了他最在意的问题。

“老祖。”

他的目光落在阮酥的身上,开口时语气都小心翼翼地,“您,要和我们一起回阮家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老祖是奶宝,全球大佬都求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