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江遇乔的小说,兰心,江君怜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

作者:江遇乔

主角:兰心,江君怜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前世,他们因为重重误会而错过。重活一世,江君怜决定一心护好将军府,离那个害的她身败名裂、家破人亡的男人越远越好。谁想到结果却适得其反?这个男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萧煜安:“我叫你阿怜可好?”
江君怜:“……”
萧煜安:“叫声哥哥,本王替你报仇。”
江君怜:“……”
萧煜安:“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江君怜:“……”
坊间流传,这萧王爷八成是个顶级舔狗……

第1章 君怜

永宁元年。

雪压冬云,玉树琼枝。

整个皇宫被一片雪白笼罩着,肃穆之外倒多了几分宁静。

凤栖宫中。

“娘娘,您还是进去吧,保重身子要紧。”小宫女兰心低着头,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语气里尽是无奈。

她身前的女子半倚靠在门口,双目愣愣地盯着院中的雪地出神。

隆冬腊月,女人身上只披了件披风,整个人单薄的宛如纸片一般。精致的脸上毫无血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晕过去一般。

“娘娘……”兰心有些急了。

江君怜这才如梦初醒,木然回头看了兰心一眼,眼神空洞的宛如一潭死水。她道:“你先下去吧,不必管我。”

兰心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江君怜却已然没了同她周旋的耐心:“退下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兰心一番纠结,这才欠身施礼后转身回了暖阁。

自打将军府出事后,皇后娘娘连带着整个凤栖宫都变成了现在的这副萧条模样,与冷宫别无二致。

江君怜将视线又转移到了不远处的清乐宫。

这会儿,萧煜安怕是已经和那女人拜过天地了吧。

为什么非得是今日?

为什么非得是那个人?

她不自觉咬紧了唇,直到嘴里泛起丝丝腥甜。

今日,是江府的头七。

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哪怕在她面前做做样子也好啊……

一阵凉风吹过,江君怜没忍住打了个寒颤,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一片湿润。三两下擦去脸上的泪痕后,她转身回了暖阁。

刚被她遣回来的兰心正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踱步。见到主子进来了,她心下也是一喜,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伺候着。

“娘娘……”

“兰心。”兰心话到嘴边,再次被江君怜打断,“帮我准备祭祀用的东西。”

兰心面露难色:“可是今日是陛下大喜……纳妃的日子,倘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娘娘您……”

“无妨。”江君怜似是心意已决一般,“你命人去准备,出了什么事全由本宫一人担责。”

兰心向来了解自家主子,当下也没再多说什么。

想着陛下此刻应该无暇顾及这边,她们就在这凤栖宫里祭奠,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她也跟着放心了几分。

虽说凤栖宫现在失宠了,可这里住着的毕竟是皇后娘娘。就算宫里的那些奴才是墙头草,可终究也不敢明面上冷落凤栖宫,该有的吃穿用度一样也没少。

兰心很快就让人收拾好了主子要的东西。

江君怜看着她们摆好祭品后,缓缓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一众宫女齐刷刷退下。

整个后院便只剩下她一人了。

她长叹一口气,整个身子靠着那棵开得正热闹的冬樱树干坐下,拿起旁边准备的冥币一点一点的扔进火盆里。

“爹爹,你说……女儿是不是真的错了。”江君怜喃喃道,“倘若我早些发现萧煜安的诡计,你们是不是就不会含冤而死了?”

泪水滑落火盆之中,女人小声啜泣着。

“哥哥,你看,我俩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你既没蒙君主赞誉,我也没得君主怜惜。”她自嘲道。

数日前,将军府传来噩耗,大将军对圣上怀不轨之心,因而被满门抄斩。

等江君怜知道后已然为时已晚,江家上上下下除了她,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了。

就连萧煜安的总角之交江君誉也未曾幸免。

天下谁人不知大将军江涣之一生清廉,忠心朝廷,怎会谋反?

江君怜跑去质问皇帝萧煜安,得到的下场却是她被以罪臣之女的身份软禁凤栖宫中。

“请陛下赐臣妾一死。”江君怜不甘是这个结果,微微扬起下巴,满脸倔强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萧煜安眉头紧皱,眼底的错愕一闪而过:“你休想!”

……

江君怜回神,手上烧纸的动作却是没停下过:“爹爹,你慢点儿走,等等女儿……”

将最后一点冥币丢入火盆后,她紧了紧披风,歪头轻靠在了冬樱树干上,一双美目缓缓阖上。

今年的冬天太冷了,她可能熬不下去了……

“娘娘!”兰心发现江君怜时,她浑身都已经冻僵了,唇色都有些发紫,身上盖着一层冬樱的落花,好不凄美。

“阿怜!”迷迷糊糊中,江君怜似乎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她想睁眼看看他到底对自己有没有一丝愧疚与心疼。

可她却怎么也没有力气再睁眼了。

她终究还是没看到那人跌跌撞撞跑向自己的样子。

直到感受到自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中,江君怜残存的一丝意识才逐渐涣散……

永宁元年,腊月初九,江皇后薨逝,举国同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

第2章 重生

“阿怜!”

少女猛然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稚气未脱的脸上带着些许惊恐。

是梦吗?

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得原本趴在床边昏昏欲睡的丫鬟立刻没了睡意。

“小姐,你醒了啊!”兰心直起身子,整个人都活泼了不少。

“小姐?兰心你……”江君怜皱了皱眉,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江君怜上下打量了一眼兰心,猛然惊觉面前这个兰心似乎变得青涩了不少。就连一身装扮也分明是还在将军府时候的模样。

可她不是早年间就随自己嫁入皇宫了吗?

“怎么了?小姐可有哪里不适?”大抵是江君怜的反应有些反常,兰心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江君怜摇了摇头,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

距她不远处是一座翡翠镶嵌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一面上等铜镜。还有一个妆奁,记忆中应该是装满了江君誉丢给她的首饰。

榻边便是窗,雕工精致,用的更是上好的檀木。窗边的台上摆放着一支花瓶,给整个房间平添了几分灵动。

江君怜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鞋子都忘了穿就下了床,两三步跑到铜镜前看了看镜中的人。

她的脸色实在是说不上好看,甚至还有几分苍白。眉头微蹙,眸中带着几分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愁思。眼角的泪痣更为整张脸添了一丝妩媚。

月白色的长袍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衬得她越发娇小了。

原来那不是梦,她真真切切死过一次了,而今居然重生了。

“小姐,你怎么了?”见江君怜久久没有动静,兰心不由担心了起来。

“现在是哪一年?”江君怜无暇顾及她,反问道。

“永嘉九年啊,小姐,你莫不是糊涂了?”兰心顿时心急了起来,“我这就去找老爷……”

“爹爹在哪儿?”听到爹爹,江君怜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当下也顾不得思考太多,连忙打断丫鬟的话。

“这个时辰约莫是在书房。”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家小姐已经先自己一步跑出了闺房。

“小姐,您好歹先把鞋穿上啊!”

兰心的声音被江君怜甩在身后。

她拎着略长的裙摆,跑出了闺房,从长廊的看向两边,院子里的一切都让她无比熟悉。

突然,她顿住了脚步,整个人僵在原地。

她差点儿忘记了,永嘉九年,这年她正是二八年华。也正是这年,她遇见了上一世让她整个江家都万劫不复的萧煜安。

她宽大衣袖下的拳头不自觉握紧了,眼睛有些发酸的看着不远处两个男子有说有笑的往她的方向走来,距离越来越近。

为什么偏是今日?老天到底是在怜悯她还是在戏耍她?

江君怜转身想逃,却已经被眼尖的江君誉叫住了:“站住!”

江君怜抿了抿唇,收回了已经迈出去的一只脚,而后放下裙摆挡住自己光溜溜的脚。

“死丫头见到你哥转头就跑,莫不是又做了什么亏心事?”江君誉从她背后绕到身前,双手背在身后,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听着哥哥熟悉的声音,江君怜不知怎么鼻头有些发酸,一时没忍住眼泪掉了下来。

她低下头尽量不让哥哥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江君誉凑近了看她,却看到这样一幕,当下有些慌了:“我也没说什么重话啊,你怎么还哭了呢。”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江君怜的眼泪便宛如决了堤一般,掉个不停。

江君誉手足无措的向身边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方才与他同行的男子此刻却双手环于胸前,半倚靠在柱子边,大有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江君誉暗道这人果真靠不住,便只好硬着头皮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背,小心翼翼的安慰道:“你别哭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告诉我,哥哥给你报仇去。”

江君怜一把扑到兄长怀中,原本克制的哭声骤然放大:“哥哥……呜呜呜…哥哥、哥,我好想你……”

她哽咽着话不成句,一时间搞得江君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轻轻的拍打着怀里的人儿的背:“好了好了,不哭啊不哭了……”

良久,哭声渐收,江君怜从江君誉的怀里挣扎出来。

似乎是觉得有些丢脸,她用力的擦掉了脸上残存的泪痕。

“不哭了?”江君誉的声音柔软了不少。

比他矮半个头的少女点了点头,眼眶红红的,脸上也带了些许的不自然。

“我这也没离开家多久,你就如此思我成疾了?”江君誉拍了拍妹妹的头,半开玩笑道。

“我不是……”江君怜弱弱的反驳。

你又怎知你我多久没有见过了。

她在心中暗道。

上一世,江君誉到死都没能与她见最后一面。

“好好好,不是。”江君誉给她个台阶,“听爹说你去庙里祈福马儿受了惊吓反倒把你吓坏了,我看啊确实是吓得不轻。走吧,我先让人送你回房休息。”

江君怜刚要迈步,却猛然想到自己思父心切,连鞋都忘了穿。

她站在原地不肯动,双手搅着自己的衣角,忸怩十足。

江君誉这才发现她的脚上什么都没穿,一时忍不住道:“冒冒失失的,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儿心。”

眼看着江君怜又瘪了瘪嘴,江君誉可算是不敢再说什么了:“你先在这儿别动,我去找兰心。”

江君怜点了点头。

前者立马朝着她的闺房的方向去了。

江君怜自顾自的坐在廊栏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安安静静的等着兄长给她送鞋。

事实上,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此刻她有多么忐忑。

打刚才起她就注意到了身旁的男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江君怜抿着唇,装作没看见他。

奈何有人偏偏就不遂她心意,那男子眼眸带笑,很是自来熟的跟江君怜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江君怜没有理会他。

那人也不恼,只当她是因为方才被自己这个外人看了她那副窘迫的模样而羞愧。

气氛忽然变得安静起来,两人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份平静。

微风拂过,廊道边的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

男子忽然看到少女头上似乎落了一片枯叶,没有过多犹豫便伸出了手朝她头上去。

江君怜自然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整个人宛如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迅速从廊栏上站起,避开了他的手,同时也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男子失笑,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道:“你头上有东西。”

江君怜抿了抿唇,心里复杂万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江君誉却及时赶了回来。与他一同过来的还有大将军江涣之。

见到江君怜旁边的男子时,江涣之也是一惊,连忙抱拳行礼:“不知三皇子驾临,老臣有失远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

第3章 婚约

重生回来第一天就碰上了萧煜安,实在是江君怜的不幸。

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里不断回想着白天的场景。

萧煜安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总是在她眼前挥之不去,仿佛是为了同自己当着他的面痛哭流涕形成对比一般。

江君怜觉得有些丢人。

前世她第一次见到萧煜安时可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

那时候的江君怜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小姑娘,整个将军府里除了江君誉偶尔会和她斗斗嘴以外,所有人都对她呵护备至。

直到遇到了萧煜安。

她几乎是一眼便喜欢上了那个比她大四岁的温文儒雅的男子。

费了好些心思,萧煜安才答应娶她,她原以为自己抓住了幸福,却未曾想这只是厄运的开始。

罢了罢了。

江君怜甩了甩脑袋,收起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的机会,那她也不能辜负上天。

这一次,她一定要护家人周全。

至于那个男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打定主意后,江君怜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困意袭来,缓缓睡去。

翌日,日上三竿。

江君怜是被兰心吵醒的。

她颇有些不耐烦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案几前忙来忙去的兰心,一时间头都大了:“兰心,你这是做什么?”

兰心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她:“小姐,赵公子来探望你了。”

“赵公子?”江君怜的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她尚在思考着是哪位赵公子的时候,人就已经被兰心从床上拉了下来。

伺候着凉江君怜洗漱更衣后,兰心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兰心。”江君怜方才就想问她,苦于这丫头根本没心思理会她,“是哪位赵公子要来?”

兰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能有哪位,当然是赵丞相的长子赵逸飞啊。”

“……”她这么一说,江君怜可算是想起来了。

这位赵公子前世还同江君怜短暂的有过婚约。

只不过那时候的江君怜已经对萧煜安一见倾心了,自然是死活不愿意承认这门亲事了。

为此,将军府和丞相府还闹掰了,整个京城没几个人不知道这件事情。

一想到这里,江君怜顿觉尴尬。

“他现在在哪儿?”

“赵公子一来老爷就让我来告诉小姐了,这会儿他们应该在前厅。”兰心道。

江君怜拎着裙摆,不由分说道:“走,看看去。”

两人很快到了前厅。

这会儿前厅正热闹,除去江涣之和江君誉以外,江家的一些旁系亲属也都在,仿佛是在等着江君怜的到来而宣布什么大事一般。

江君怜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放慢脚步,往厅上走去。

众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她,齐刷刷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爹爹,姑姑。”江君怜冲着江涣之行了一礼。

江涣之对着她招了招手,后者立马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

“爹爹,您这是?”江君怜明知故问。

江涣之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女儿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他那满是岁月痕迹的脸上带着一抹和蔼的笑容,指了指右边座位上的一位男子,示意江君怜看过去。

“怜儿,这位便是丞相府的赵公子。”

江君怜朝着他的方向微微欠身,脸上带着淡淡的疏离:“君怜见过赵公子。”

赵逸飞急忙回礼:“江小姐多礼了,在下赵逸飞。”

江涣之满脸慈爱的看着这两个孩子,仿佛在心里自己把这位赵公子当成他的乘龙快婿了。

可事实上在江君怜眼中,这也不过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而已。

江涣之招呼着赵逸飞坐下,开始直切正题:“怜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寻一门好的亲事了。你看这赵公子如何?”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江君怜讪讪一笑:“爹爹,您还是不要打趣我了,哥哥都还没娶媳妇呢,你怎么反倒先催起我来了,莫不是嫌弃我在府上吃闲饭……”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冲站在旁边看好戏的江君誉挤眉弄眼。

江君誉听她这么说,当即就不乐意了:“男儿志在四方,儿女情长什么的,以后再说,你可别扯上我。”

江涣之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明娇也跟着煽风点火:“你爹爹说的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开始相夫教子了。这赵公子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家境也好。依我看,这门亲事是再好不过了。”

江君怜皱了皱眉,对于这个姑姑,她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好感。

前世倘若不是江明娇勾结朝中大臣从中作梗,她又怎么会连将军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都是最后一个得知的呢?

这人出身于将军府,却是半点儿感恩戴德之心都没有。

“我又不是您,您那么早就相夫教子,现在还不是被夫家赶出来了,得倚靠母家。”江君怜冷冷道。

“你说什么?”江明娇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几个度。

这件事情几乎是她心底的一颗刺,现在被江君怜拿出来鞭尸,她心中怎能不怨?

“我说错了吗?”

“行了行了,当着外人的面,别让人家看笑话。”江涣之语气里透露着几分不满,他也没想到自己女儿态度竟然会如此强硬。

饶是赵逸飞再迟钝也该看得出来自己这是被人家给拒绝了。

他憨态可掬的挠了挠头:“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江小姐不同意也属实应该。”

江君怜向他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谁知她这情绪还没持续多久,便又听见那人道:

“那日在灵宝寺中,小生与江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小姐秀外慧中,实在是令赵某心动。听说小姐在回城途中受了惊吓,小生心中担忧小姐,便有了今日突兀之举,还请见谅。不过倘若小姐愿给赵某一个机会,我定当不负大将军所托。”

难怪,前世江君怜就一直疑惑,自己分明同这丞相府公子无任何交集,为何他却无端想要娶自己。原来其中还有这番缘由。

可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呢?他这种反应,倒显得好似江君怜方才那番得罪人的话都是在对牛弹琴一般。

江涣之被他说的动摇了,转头看向自家女儿:“怜儿,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们也没逼你立刻完婚。只是先定下婚约,之后慢慢相处,如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江君怜再不同意多少显得她有些不知好歹了。

她正纠结着,门口却突兀的传来了一个熟悉声音:“既然二小姐不同意这门亲事,将军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

第4章 赌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声音给吸引了,纷纷看向来人。

江涣之率先反应过来,连忙抱拳:“老臣拜见三皇子。”

一行人也紧随其后行礼。

萧煜安不紧不慢的走进来,每一步都让江君怜心里一颤。

他微微欠身还礼,而后正色道:“传皇上口谕,宣大将军江涣之进宫面圣。”

“老臣接旨。”

萧煜安点了点头,气场十足。

江君怜双目微眯,心中忽而有了计较。

本朝自打建立以来,连续几十年间战火纷飞,近几年可算是太平了一些。因而江涣之这大将军才能在京城常驻这么久。

倘若她没记错的话,定然是漠北那边有了动静。恐怕用不了多久,爹爹就要带兵出征了。

江君怜不免心忧起来。

“本皇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按理说本不该逗留的。不过方才我无意之间听见了将军的家事,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多句嘴。这二小姐的幸福,还是让她自己把握的好。”

萧煜安眉眼含笑,看似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实则一言一行全然偏向江君怜。

江君怜倒是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帮自己说话,就是放在前世,也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她抬眸,试图看清那人的神情。没想到这一抬头却正好撞上了后者满是好奇的目光。

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迅速收回视线。

“这……”江涣之有些为难,但萧煜安毕竟是皇子,他也不好当众拂了人家的面子,只好暂时先对不起丞相府了。

“既然三皇子都这么说了,那……”

“我答应!”

江君怜忽然开口打断爹爹的话。她像是在故意赌气一般:“爹爹你说的对,赵公子与怜儿门当户对,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良人。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真的吗?多谢江小姐垂爱。”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机会了的赵逸飞陡然精神起来,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对着江君怜拱手一拜,生怕她下一秒反悔似的。

江君怜咬了咬唇,从广袖里掏出一块玉佩,胡乱塞到赵逸飞手上,甚至还语出惊人丢下四个字:“定情信物。”

而后掠过他,挑衅似的看着萧煜安:“三皇子,这是我将军府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

“怜儿,不得无礼!”江涣之厉声喝道。

“无妨。”萧煜安唇角一弯,眼底笑意不减丝毫:,“如此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看了许久热闹的江君誉暗暗戳了戳自家妹妹的胳膊:“你怎么回事啊?”

江君怜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转身离开大厅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事实上,刚踏出前厅门江君怜就后悔了。

自己怎么能这么沉不住气,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答应了这门婚事?

就算是为了故意同萧煜安唱反调,也不该如此鲁莽才对。

且不说她对这赵逸飞本就不甚了解,再者,将军府和丞相府联姻毕竟也不是小事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朝廷里。

到那时若是有心怀不轨之人在皇上面前嚼几句舌根,难保皇上不会对江家心存顾虑。

“江君怜啊江君怜,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江君怜坐在后院的凉亭里,将头埋在臂弯里,整个人都有些泄气,仿佛刚才那个在前厅里嚣张的不可一世的人不是她一般。

忽然感受到有人敲了一下她的头,她惊呼一声抬起头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还不忘恶狠狠的剜了始作俑者一眼:“干嘛?”

江君誉坐到她旁边,一本正经的问她:“你怎么回事儿啊?不是说不想嫁吗?怎么又突然同意了?”

提起这个江君怜就头疼,她双手抓住江君誉的衣袖,语气里全是悔意:“哥哥,我现在还能后悔吗?”

江君誉白了她一眼:“你别看我,我做不了主。方才你已经当着三皇子的面把话放出去了,倘若这会儿说你不想嫁了,那你让将军府和丞相府颜面往哪儿搁?”

江君怜松了手,幽幽的叹了口气,大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罢了罢了,反正只是定了婚约,又不是要立刻嫁过去,能拖几时是几时吧。”

“你倒是乐观。”江君誉话语里全是讥讽。

“不然呢?”江君怜拎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双手捧着品了起来。

“你……”江君誉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最终才神神秘秘的凑到妹妹跟前道,“我觉得萧煜安对你有点儿意思。”

“噗……咳咳咳、咳…”江君怜差点儿没被呛个半死,一口水全吐了出来悉数喷在了自家兄长身上。

江君誉满脸黑线:“……”

“你倒也不必如此激动。”

“你别胡说八道。”江君怜抽出手帕擦了擦嘴,“我跟他都不熟。”

江君誉一把夺过她手上的帕子擦着自己身上的水:“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像他这种胸怀抱负的人,倒的确不像是会被儿女情长左右。况且……”

他故意顿了顿,而后上下打量了江君怜一眼:“你又不漂亮,想来他眼光不会那么差劲。”

“哥哥……”江君怜气结,“你有点儿烦。”

江君誉挑了挑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谢谢。”

“……”

“行了,爹爹也进宫去了,估计不久就要离京了,这天下估计也没几天太平日子了。”江君誉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你最近老实待在府里,最好哪儿都别去,别又像上次去庙里那样摔个狗吃屎。”

江君誉虽然说话难听,但也确确实实是在关心自家妹妹。江君怜默不作声的听着,心里也泛起阵阵暖流。

“知道了。”她乖乖回答道。

“但是哥哥……”

江君誉刚要走,又被她这句话给吸引住了:“有话快说。”

“你能不能不要和三皇子来往了?”

“为什么?”

“他看上去不像是好人。”

江君怜发誓她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

江君誉以为她还是在使小性子,对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放心吧,你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人家刚才还在替你说话来着,你这转头就非议人家是不是不太合适?”江君誉微眯着双眼看着自家妹妹。

“……”

江君怜轻叹一口气,她是打心底里不希望萧煜安和将军府有任何来往。

可看这两人现在的交情,显然是不可能的,她总不可能扯着自家哥哥的领口告诉他:“以后你全家都会被这个三皇子害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的夫君是顶级舔狗》<<<<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