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月霁花开的小说,夏悠然,华佗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

作者:月霁花开

主角:夏悠然,华佗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神医下山+甜宠+女强男强]
夏悠然作为避世神医,身怀绝世医术,一朝被迫和亲,她一改本来与世无争的性格,手段狠辣,放血解毒,割肉剖尸,以证清白,从此一鸣惊人!他风华绝代,冷酷无情,偏偏被她吸引,从此纠缠不休!

第1章 悠然见南山

我的名字叫夏悠然。

对,你没有看错。

夏悠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然。

我还有个师姐,叫夏南山,悠然见南山的南山。

可惜夏南山师姐在我还只有8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我和夏南山师姐都不喜欢这个名字。

师傅给起的。

有一次,我和师姐鼓起勇气问师傅,为什么叫我们这么敷衍的名字。

师傅冷冷看了我们一眼,:“这名字有什么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夏南山师姐不甘心地嚷道。

“夏南山,夏南山!师傅你当我是男孩吗?哪有女孩叫这么难听的名字?“

师傅沉着脸不说话。

许久,蹦出一句:”夏悠然,你说,师姐的名字好不好听?“

我低着头,双手绞着外褂的袖口,不敢说话。

夏南山师姐看我不动,沉不住气得说:”夏悠然也不喜欢她的名字!“

师傅铁青着脸,暴出一句:”这名字有什么不好,难不成叫你们阿花阿草?“

他顿了顿,又说:”阿花阿草是村姑的名字,像是我赛华佗的徒弟会叫的名字吗?以后别和我说改名的事。“

狂汗一记,这就是我的师傅。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叫阿花阿草的?

典型的江湖郎中,自己的名字没水准,给自己的徒弟起的名字一样也没什么水准。

很多年之后,师傅告诉我,那时我们混迹江湖,常见血光,给自己起个贱些的名字,全当自保罢了。

而在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之后,我才知道夏悠然的快乐岁月也随着那个单纯的名字渐渐远去了。

师傅告诉我,我是一次他上山采药的时候捡来的。

对于这点,我们不相信。

因为师傅的药都是在附近药铺里买的,和他学艺以及行走江湖的这么多年里,师傅没有出去采过药。

我们一直觉得,自己是师傅从人贩子手里把我们买了来的。

至于捡东西,师傅只捡过小猫小狗小兔子回来。

那些被捡回来的小动物,常常是先被师傅弄伤,然后用来教我们学医用的材料。

最可怜的那只小兔子,被师傅先后弄伤了15次之多。

有骨折的,有刺伤的,最后那两次,兔子的内脏都全部碎裂出血。

那段时候,我特别怕师傅。

我也问过师傅,捡到我的时候,我身边是不是有什么可以与父母相认的物件。

比如玉佩,蜡烛包的材料之类。

毕竟,我也想从师傅那里找到一些自己过去的蛛丝马迹。

师傅说没有。

而且师傅还很肯定的告诉我,我一定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捡到我的时候,身上只包了块粗布,就是普通农家自己织的那种。

兴许是父母养不起,把我扔在外面,让我自生自灭吧。

这更加使我坚信,我是师傅买来的这个想法。

普通农家养不起孩子,也绝对不会丢弃,把孩子卖了,换点钱度日倒是不少。

看来师傅是不想让我知道我的过去。

好在和师傅在一起,也不愁饿着。

我和师姐也就随着师傅,一路漂泊着,不再怎么探询我们的过去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师父曾经问我“悠然,你说,江湖是什么?”

那时我回答师父,江湖就是江和湖呀。

师父却摸摸我的头笑着对我着说:“江湖在人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那年我才6岁。

后来,师父在我7岁的时候又问了我一次这个问题。

我回答师傅:“江湖在人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师父又笑了,摸摸我的头,幽幽道:“你的记性很好,不过江湖就仅仅是人心吗?”

我茫然的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但师父亲自告诉我的答案,应该不会错。

他笑得更厉害了,脸上的皱纹因为那笑容变得更加深刻。

他说:“夏悠然,江湖就是我们赚钱谋生的地方,有江湖我们就有饭吃,记住了吗?”

我扁了扁嘴,心想,这老头子怎么一会一个解释。不过脑袋还是乖乖地点了下去。“师父,知道了。”

那天之后,我开始渐渐明白为什么师父说有江湖,就有我们的饭吃。

因为,从那开始,师父开始教我医术。

大概到我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和师父一起出门行医了,而行医的地方就是江湖。

而一年之后,我也成了江湖中小有名气的一位医神。

师傅是个很成功的生意人。

奇怪吗?为什么他是生意人?

因为师傅懂得在最能赚钱的地方行医。

师傅说,他的性格闲云野鹤,宫廷的权力争斗他看不了,过不得在宫里当太医的日子,所以只在民间悬壶济世。

而在民间当个普通医生,那日子也清苦得很,所以就决定在江湖给人治病疗伤。

毕竟江湖人有钱些,银子自然好赚些。

对于这一点,我和师姐自然有我们的理解。

虽然师父的名字叫塞华佗,但他的医术自然和华佗没办法比。

当然也不是什么当世名医。

既然医术不怎么高超,进宫当太医是不可能的了。

而给普通百姓看病,肯定不如给江湖人看病来钱快。

江湖人不全有钱,不少沦落江湖,为草为寇的,都是家中穷得叮当响的。

不说这类人,其实大部分的江湖人还都富足。

没有银子,哪能混迹于此。

即使开始穷着饿着,凭着一身武艺,也能混口饭吃。

有些道德良心的,可以投入某派门下,亦或进个镖局。

丧心病狂的,可以偷,可以抢,更可以杀人越货。

其实很多江湖人的银子来得快,去得也快。

少有把钱存起来当老婆本,或者自己开家店之类的。

所以,相对金银珠宝,江湖中人更在乎自己的性命。

虽然大家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可也没见什么人真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的。

如遇个意外,自然也是能治就治,多花些银子也不在乎了。

所以,每到江湖上有什么大事件的时候,就是我和师傅出门赚钱的时候。

大到华山论剑,武林大会,武林盟主换届。

小到某门派定期的武艺切磋,某家小姐比武招亲。

只要有武林人士聚集的地方,就不会少了我和师傅。

其它不用多做,只需提前两天,在附近搭个小棚,等着便罢了。

江湖是个浮躁的地方,人一多,必然有人受伤。

千万要在江湖聚会的之前就要到达,因为受伤并不总发生在什么武林大会当天。

那些有前仇旧恨的,指不定在什么时候遇见,一语不合就打将起来。

江湖也是个不平静的地方,所以这样的聚集每月总有那么一到两次。

我们这样的人,就因为江湖的繁荣兴盛,日子过得虽然辛苦,但还算富足。

久而久之,江湖人也习惯在受伤的时候来投医。

师傅塞华佗和我夏悠然也算是在江湖上,出了点小名。

不是因为武艺高强,而是因为实在是救治及时。

因为我们的及时救治,保住手脚四肢,五官性命的,也不在少数。

最后别人还给了师傅一个仁心仁术的称呼。

那时侯,把师傅美得呀,整整一个月,脸上像笑开了一朵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

第2章 赖账老和尚

不过,疗伤治病对我们,终究还是生意。

大多数江湖人,看了病就给钱。

可我们也害怕遇见那种治了伤不给钱的。

而这两种,一种是穷凶极恶的恶徒,而且通常还很穷。对于他们,我们也就只能让了。不过下次,还想来我们这里治伤,自然门儿都没有。

另一种就是和尚,满口“钱财身外之物”,“一切皆有因果”。

啰嗦了半天就是不给钱,出家人,又不能对他怎样。

这种不给钱,最是让师傅和我生气。

比如我十四岁那年,遇见的那个叫慧空的老和尚。

柳絮飞落,杜鹃夜啼,牡丹吐蕊,樱桃红熟。

师傅和我赶去参加上官家二小姐的比武招亲大会。

这招亲大会是几个月前就定下的,还在腊月的时候,我和师傅便已收到请帖。

当然,这请帖不是请我们去比武的,而是去结庐治病的。

于上官家,比武招亲算是喜事,虽然比武的各位侠士在上擂台之前一定会签个生死状什么的。但上官家也不希望因为招亲而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纷争。

上官一门在武林中的地位举足轻重,重要人物若是受伤,自有上官门下自己的大夫予以治疗和照顾。

可那些半大不小的人物也总会在比武招亲这样的场合里凑凑热闹。

这样的人如果出些意外,便是留给我们医治的了。

于我们,这绝对是美差中的美差。

师傅实则是好享受之人,我跟着他,多少也沾染了些这样的习气。

最让我们兴奋不已的是,谷雨时节是洛阳牡丹花开放的时候。

能借这样的机会,去花都一睹花中魁首的风姿,顺带赚些银两度日,求之不得呀。

我和师傅坐在马车上,暗自思量,此行兴许还能一睹上官家二小姐的芳容。

很早就听说,上官家的三位小姐皆是难得的绝世美人。

那惊人的美貌,不仅让江湖中的年轻侠士心之向往,甚至传到了皇室的耳朵里。

凭借上官家在江湖中的势力,在商贾中的财力,以及在朝堂上的影响力,上官家的大小姐在16岁那年已经嫁予当今太子为妃。

而这二小姐却生性自由自在,不受宫廷约束。

说是一定要找一个少年英雄为结发伴侣。

于是上官家设下这次招亲大会,便是为了这美人儿挑选夫君的。

“夏悠然,你可知道这洛阳城里,现在什么最美吗?”师傅优哉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那就要看师傅问的是美景,美味,还是美人了。”我小心应道。

“呵呵呵。”是老头子爽朗的笑声,“恩,美景?美味?美人?都说说看。”

我点头答应:“如若说美景的话,洛阳首当其冲的便是牡丹了,相信这也是师傅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吧?”

我抬眼看了老头子一眼,他脸上依旧保持着那微微的笑容:“嗯,继续说。”

“洛阳以牡丹著名,而谷雨时节,牡丹盛放,在江南,牡丹花又被叫成谷雨花,有“谷雨三朝看牡丹”之谚。

凡有花之处,皆有士女游观,也有在夜间垂暮悬灯,宴饮赏花的,号曰“花会”。

因此,在这看来,谷雨的洛阳是美景和美人同时出现的地方呢,师傅。”

师傅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微醺的神情,兴许是被和煦的春风吹的,也或许是回忆起某些尘封的记忆。

“神祠别馆筑商人,谷雨看花局一新。不信相逢无国色,锦棚只护玉兰春。”

抑扬的诗句却不是出自师傅之口。

师傅叫停了马车,示意我出去看看,是哪个在外吟诗。

我从车前掀开帘子,探出头去,却只见一个干瘦和尚站立于车前。

灰色僧袍,其貌不扬,甚至有些面露菜色。

几年的行医经验让我对和尚生不出什么好感,问道:“和尚师傅,刚才是你吟诗吗?”

和尚点头:“适才正是贫僧,小施主见笑了。”

“见笑不敢,只是您也算是一个出家人了,这诗似乎过于轻浮了些,不该您念。”我多少有意讥讽。

和尚也不生气:“小施主还小,自然不明白,贫僧只是吟诗抒情,没有任何轻浮的心思在里面,出家人自是知道分寸的。”

我撇撇嘴,懒得和他理论,道:“和尚师傅,我与师傅急着赶路去洛阳,还请您行个方便,让我们师徒的车过去。”

和尚也不动,抬头仔细看我。

突然开口道:“贫僧法号慧空,是个四处云游的和尚。姑娘的师傅可是大夫?”

奇怪了,这和尚怎知我们是行医的?

我点头:“慧空师傅,您是如何得知?”

和尚微笑:“两位施主动车上有药物的香味,于是慧空便大胆猜测一下吧。也正好,贫僧最近身体稍有不适,两位施主方便给贫僧看个病吗?”

又是一个要看病的和尚,我心里开始暗自郁闷。

正想找个借口推了他,师傅却在车中道:“慧空师傅,进来车中同坐吧,老夫给你看看便是。”

师傅开口了,我便自然不说什么。

只奇怪着,依师傅的脾气,那哪是会主动找这样的亏本生意来做的呀。

我钻进车里,和尚也跟着跳上车内。

本来就不大的空间因为多了一个人,显得更加狭小。

和尚上车后,师傅却也不理会他,对我说:“夏悠然啊,刚才你说到洛阳的牡丹,继续说,别被外人打断了才好。”

“是,师傅。对于文人雅士,大家闺秀,牡丹灯会自是美景,但于普通百姓,这些天也是无比的重要。

谷雨前后,细雨绵绵,丰沛的雨水使初插的秧苗、新种的作物得以灌溉滋润,五谷可以很好地生长。

池塘里的浮萍开始孳生,桑树也长出绿叶,养蚕人家开始忙碌。

这时候,不光是洛阳,全国皆一片绿意从容,生机勃勃,光是那吹面不寒的春风,便吹得人手暖新暖了。”

师傅点头:“丫头,没有白教你这么多,你都能记住,春天万物生发,只要选对饮食,注意起居,身体自然健康。

你刚才说到美食,师傅早教过你,春天何物最养人啊?”

“确切说,最养人的,不能全算美食,而是香茗。

阳春三月试新茶,据说谷雨采摘的新茶,具有生津止渴,消暑清热,祛病延年的功效。”

师傅睁开微闭的眼睛,看向慧空和尚:“慧空大师,您明白了吗?”

和尚笑着点头:“明白了,大夫。慧空这就离开,找那上好的清茶去。”

师傅继续对慧空和尚道:“大师的病再好好养两年,就能好得差不多了。这味茶便是上好的药了。慧空大师,您现在已然知晓了,这诊金还是要付的。”

师傅是爱财之人,既然看了病,伸手要钱便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何况和尚赖账,不在少数。

看来今儿个,这个叫慧空的和尚也有这打算。

师傅张开五指,举在半空晃了晃,示意和尚掏钱。

慧空和尚一句阿弥陀佛,“施主,这钱财乃身外之物,贫僧又是法外之人,这诊金我看就算了吧。”

老套,我心里暗骂。

一句钱财身外物,以为就可以不付钱。

“慧空师傅,钱财如您是身外物,如我们这些世俗之人,那可不是。即使那钱财是身外之物,可他却可以换多少吃的,喝的,穿的。等钱财换成了这些,就能让我们这些跑江湖的俗人有食可以果腹,有衣可以蔽体。还请师傅体谅我们的辛苦。”我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

第3章 命里是贵人

现下是什么情况?车是我们的车,车夫是我们的车夫,四下没有其它人,师傅和我多少也会些三脚猫武功,再说道理在我们这边,怎么说我们都不能随便便宜了这和尚。

师傅摆手,示意我不用开口,”慧空,我们认识这些年,你哪次看病也都不给钱。这样也便罢了,毕竟你那时身无分文。“

慧空和尚脸上扯出一道尴尬的笑容:“慧空现在还是没有银子可以付诊金。”

“哦,是吗?你适才上车的时候我有看过,车辙的印记可重了不少呀。身上那包袱里可是银子?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可破戒了呀!”

师傅果然就是师傅,对银子的嗅觉真超级灵敏。

我怎么就没有看出这慧空的包袱里有银子呢?

哼哼,看他现在还能用什么来狡辩!

“慧空依旧那句话,没有银子可以付诊金,这银子不是慧空的。”和尚沉下脸,摆出一副我不给钱你能怎样的表情。

“哦,不是你的?那你倒说说,这银子是谁的?”师傅对钱不依不饶。

“这银子是用来救济灾民的,南方大水灾的灾民啊!多少人在水灾里流离失所,多少无辜幼童失去家人,无依无靠?”

慧空转向我:“夏悠然姑娘,你是慈悲心肠,你说如果你们今日收了慧空的银子,这可不可算是作孽呢?”说完,一脸痛心的表情。

可恶的和尚,竟然把矛头指向我。

我和师傅同一阵线。

想了想,我开口道:”慧空师傅,灾民的钱那自然是不能拿的。只要使用得当,即使一点点的银子到时也是能救好多条人命。只是,兴许是夏悠然孤陋寡闻。今年南方各省,似乎是没有发生过任何洪灾,怎么会有什么灾民呢?”

虽然我和师傅只是在江湖行医,但就因为走南闯北,市面见得自然多,关于各处的消息了解得也比一般人快一些,像洪灾这样的大事,我们没有理由不知道。

想骗我和师傅,看来这和尚真不是好人。

慧空笑了:“贫僧法号慧空,自然是事事慧空于胸,今年夏至,南方必然发大水,如果及早赶过去,提前防范,能避免的损失就更大了。”

师傅开口:“夏悠然,算了,既然他说要发大水,那就发大水。”

对于师傅的转变,我觉得有些惊讶,可既然他老人家说话了,我也就不太好开口。

师傅冷冷对和尚说:“慧空,你这银子我可以不要。这么多年交情了,也该给你留些情面。不过留两句话总是可以吧?也算当你付了银子了。”

师傅说完,脸上露出老狐狸一般的笑容。

和尚也笑了:“贫僧正有此意,塞大夫,您也是个聪明的生意人啊,从来不做亏本买卖。那慧空就告诉您,今年的水灾您可要去啊,去了您可以赚到的,不光是大把的银子,还有......”

慧空饶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我不解:“慧空师傅,那水灾四处哀鸿遍野,难民全都流离失所,哪里有大把的银子可以赚?”

和尚笑说:“慧空说了,就自然不会错。夏悠然姑娘,从今以后,万事小心;您命中大贵,差些也是个一品夫人,

如若时运好些您是做皇后的命,只是高处不胜寒,能不能走到那一步,就看您的造化了。”

我生气了,这和尚怎么能这样开涮人呢,虽然我之前要钱要得急了些,也不必这样说我啊,言语中还有咒我短命的意思。

压下心中怒气,对和尚说:“夏悠然自小就无父无母,全凭师傅养大,教导我医术,带我行走江湖。是不是贵命我不在乎,也看不出命中有何大贵。至于之后的话,也请慧空师傅不要再说了,让人听见了,还不知你我项上人头能不能保住。至于您说的行事小心,我自会记得。江湖本就险恶,小心是必须的。”

和尚听了,只是继续用那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说:“塞大夫,你这徒弟教得好啊。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只是这性子,多少有些逆,也不知于她是好是坏。”

师傅点头,“你这么多年的和尚还真是没有白当,果然是看得慧空了。”

慧空和尚微笑,继续对我说:“夏悠然姑娘,步步惊心,千万保重。后会有期。”

说完,叫停了马车,慢慢走了下去,临走,回头对我们补到:“塞大夫,恭喜你今年发财了!”

师傅点头抱拳:“谢你吉言。”

和尚又对我说:“夏悠然姑娘,下次再见就不能叫你悠然姑娘了,好好珍惜你的最后一个无忧的春天吧。”

慧空离开后的车厢异常安静,只听见马蹄“锝锝锝儿”的声音。

路面开始颠簸,马车的后车厢左右剧烈晃动着。

一如我有些忐忑的心情。

慧空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惊心,好似会被他说中什么。

这会是我最后一个无忧无虑的春天?

那之后会面对什么呢。

我从来都不信预言,可显然师傅相信慧空。

从言语中,我知道那慧空和尚和师傅已经相识多年,也许远在我出生之前。

师傅让慧空留下几句话,那是不是说慧空以前就曾经言中过什么,才会让师傅又一次要听取他的预言。

半晌,师傅开口:“悠然,有什么要问的,你就直接问吧。师傅知道你有很多问题。”

知徒莫若师,师傅看出我的忧心。

“师傅,您以前和他相识的时候,他便是个和尚?”

师傅奇怪:“哦,为何有此一问。”

我道:“我看那慧空不像个和尚,倒像个路边摆摊算卦的道士。”

师傅哈哈大笑:“道士?有趣。下次见到那老秃驴,我一定告诉他,让他改行做道士去。”

“他也就会说些有的没的,来吓唬人。这和路边那下三流的道士哪有什么区别?”

话语一出,师傅的脸孔突然变了神色。

他认真的看着我:“夏悠然,你记住。慧空和尚今天说的任何一个字都不要告诉外人。但他说的每个字,你都给我认认真真记牢。”

老头子脸上严肃的神情我很少见到,那表情一如慧空的预言让我害怕。

我点头,表示我记下了刚才的话。

师傅的脸色才稍见松弛。

师傅说:“悠然,师傅坐车有点累了,给我拿拿肩吧。”

我乖顺地坐到他身边,开始给师傅按摩。

心中仍心心念念着刚才的对话。

我坐在马车外面,和车夫并排。师傅在车内已经沉沉睡去。

那是师傅的老习惯,每天中午睡午觉。

暮春的天空下,绿色的麦田依旧绚烂,开阔的田野总能让我舒展身心。

对于不怎么开心的事情,我选择忘记。在那样的春风里,忘记也许不那么难做到。

我们的马车行进了大半天,眼看洛阳城就近在眼前。

远远可以看到古老的城墙,那暗红色的城墙砖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宽阔的护城河波光粼粼。

城门口聚集着熙来攘往的人群。

东都洛阳就这样在余晖中,慵懒地散发着莫名的吸引力。

车渐渐前行,师傅似是已从午睡中醒来,在车内问我洛阳是不是到了。

我答是,就快到洛阳的城门口了。

师傅掀开车厢前的布帘,伸头出来看了看。

对我说:”希望今天就能赶到上官家,安顿下来才好。坐了那么久的车,老骨头都要散了。“

长途的舟车劳顿的确是让人不舒服的,何况是师傅的年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

第4章 比武招亲会

马车到了城门口,我们排队等待着守城士兵的盘查。

约摸一炷香的功夫,轮到我们。

士兵问我们自哪里来,来洛阳做什么,登记完了我们的名字,便回头和后面的军士说了些什么。

那士兵叫我们等在门口,不久,来了个年纪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走到我们车前,问道:“这车上坐的可是塞华佗塞大夫?”

师傅在车内回答:“正是老夫。”

那人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两眼,继续问:“可有带请帖。”

我点头,从随身的小包裹里取出请帖,递予那人。“

他接过请帖,仔细看了看。才又对我说:”我是上官家的家仆,特此来欢迎塞大夫。上官家已经准备好了您二位行医的药馆。请随我来。“

说完,自行牵来一匹马,给我们带路。

整个过程那上官家仆的态度疏离而有礼,隐隐间还带着一点自傲。

我暗自感叹着,武林世家果然气势不同。连一个小小家仆都眼高于顶。

不过总算他们想得周到,还记得给我们准备行医的医馆。

到达医馆,安顿下来,已经是戌时。

师傅随便用了些简单的晚餐,吩咐我直接和上官家仆沟通具体事宜,早早的就去睡了。

我便听这家仆向我介绍所有的细节以及注意事项。

医馆其实是个药铺,原就是上官家的产业,由于位置正对着过两天用来招亲的擂台,所以上官家便决定让我们临时使用。

所有疗伤所需的药材绷带,药铺都有存货可以提供。

而为了应付可能随时有意外的发生,我们被安排在医馆的二楼居住。

上官家也同时安排了五个药铺的伙计来帮助我们应付所有的工作。

比武时间定在三月初十开始。也就是说我们有三天时间可以做准备。

如果,出现任何麻烦和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可以差伙计去找那上官十五。

上官十五就是那接待我们的家仆,估计在上官家也算是个小管事。

临走,上官十五还是用那倨傲的态度丢下一句话,“所有的药材绷带费用全由上官家负责,所有江湖人士的诊金也全部由上官家支付,夏悠然姑娘只需做好手边的事情即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差池,不然主人家怪罪下来,你我可担待不起。”

我向那家仆点头行礼,告知他我和师傅自会小心应付工作,请他不必挂心。并将他送了出去。

三天的时间说是用来做准备工作的。

但整个医馆药材绷带一应俱全,五个伙计也训练有素,甚至连动手术所需要的工具都帮我们做了准备。

我和师傅都随身带着手术的工具,新的工具反而用得不称手,况且很多手术工具是师傅自行发明的,别处没有,所以那套工具我们倒是没有动用。

由于上官家的安排得当,我们基本没操什么心,花了半天不到的时间就做好了所有前期的工作。

初七下午,我和师傅会轮流在医馆守候伤员来诊治。

另一个就会借这个机会出去四处走走。

到处打探些新鲜消息。

据说每一天,来洛阳城的江湖人士都越来越多。

特别是擂台附近更是变得非常喧嚣。

这可乐坏附近的店家,因为不少武林人士都在此处聚集,等到比武招亲开始,来此处的江湖人则会更多。

现在已经有不少投宿的人找不到附近的客栈住宿。

而在擂台两侧的来福客栈和张记客栈更是一房难求。

店家们纷纷开始抬价,客栈靠近擂台那面的房间价格已经涨到了十两银子一间。

一旁的满记酒楼靠窗的位置要提前预订,而且都是要用银子预订,并要记下实名,一人只能订一个位置。

同理可推,我们医馆所在的位置也算是非常好了。

虽然离擂台的距离有点远,但在我这二楼的窗口,却还是可以可以清楚看到擂台上的情形。

我小小的庆幸了一番,不花银子,也能搞到这么好的位置看比武。

当然,对于来比武的江湖中的年轻人,这节节高涨的价格可不算什么好消息。

而另一个消息却算是更大的当头棒。

所有要参加比武招亲的人士,必须先到上官家设在擂台下的报名处报上名号,并通过初步的审查。

而只有初审通过的20位年轻人,才有资格参与三月初十的擂台招亲。

听说初审的条件极其严苛:

首先,年龄必须在十八至二十五之间。这完全可以理解,相信上官家的二小姐也不愿嫁一个糟老头子做夫人。

第二,必须相貌堂堂,那些缺胳膊少腿的,瞎了一只眼睛的,过高的,过矮的,太胖的太瘦的,一律没有资格参与。

第三,家中不可以已有妻室或小儿的。

第四,目不识丁的不可以,诗词文采不需最好,但念过几年书,能写一手字的才能通过。

第五,不可以有任何官门背萧,也不可以是任何武林名士的后代。

以上五条,如有一违反,便是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

若说前四条我觉得理所应当,这最后一条,到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过也许上官家有他们的想法。

通过了以上这五条基本条件也不算能入选擂台招亲的候选人。

上官家会对参与的年轻人进行武功高低的测评。

测评的内容很简单,能够在十招之内不输给上官家的二管家的,才可以踏上这最后的招亲擂台。

而这武功测试就从三月初八的辰时开始。

也就是说,我和师傅也要从三月初八的辰时开始忙碌。

虽然对那上官家二管家的武功不太清楚,可光看上官家对外宣称,最后只留二十人上招亲擂台,便可知那管家的武功必然不俗。

于我和师傅,其实是希望那二管家的武功越高越好的。

而且,最好是二管家的出手越重越好。

因为我们的生意也会因为他的出手伤人,越来越好。

初八一早,我和师傅正在二楼用早餐,擂台下已聚集了不少江湖少侠。

个个意气风发,摩拳擦掌的样子。

师傅一边喝着楼下伙计给我们买来的豆浆,一边从窗口向外张望。

突然问我:“悠然,你说今天会有多少人,被抬进我们这医馆疗伤呢?”

我笑笑:“师傅,您看这楼下聚集了大约也有百来号人吧,上官家说是要留二十个,那剩下的八十个里应该有一半会过来的。”

师傅惊讶:“呦,还挺多的,如若真过来了四十个,我们可就有得忙了。凭你我二人,再加那五个伙计,能不能应付过来啊?”

我想了想也是,不过过来的人多了,银子自然也多,为了银子辛苦些也是值得的。

“师傅,当年华山论剑的时候,只有我们师徒二人,不也一日救治了三十多个江湖侠士?现下又多了五个帮手,应该不成问题的。”

师傅点头,看来也是下定决心,大干一场的表情。

正在我们师徒二人盘算着这次可以赚到的银子的时候,擂台下一片人声鼎沸。

我们透过窗口向那边望去,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擂台之上。

他抱拳向大家行礼,大声道:“各位侠士,欢迎光临我上官家二小姐的比武招亲擂台,在下是上官府的二管家。”

洪亮的声音从远处的擂台清晰地传来,可见这管家的内力深厚。台下瞬间鸦雀无声,原来,这就是上官家的二管家了,气势果然不凡。

我努力远眺,试图辨认清楚那二管家的样貌,不过因为实在远了些,只看见一个大致轮廓。

虽然辨不清五官,不过通过体型和动作,仍能感觉到是个英挺的小伙。

心中暗自感叹,这上官家也是个能容人之地,如此年纪,就能在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上官家坐到管家的位置,可见一定有非凡的能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医手遮天:绝代医妃霸皇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