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称王称霸》蜉蝣天地的小说,苏安,苏凌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称王称霸

作者:蜉蝣天地

主角:苏安,苏凌

类型:历史

简介:当苏安感到生命掌控在他人手中的时候,苏安立志:大丈夫生居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当苏安看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惨状后,苏安立志:为生民立命,一统天下!
当苏安得知他和秦始皇、刘邦、项羽、李世民等所有强大帝王共处一个时代的时候,苏安放出豪言:吾大乾,何惧天下群雄!
当苏安看到诸天万族把人族当粮食来吃的时候,苏安一剑斩下万族盟主,黑龙帝尊的首级,背对万族,淡淡问道:谁说我人族无一是男儿?

第1章 生死危机

深夜,万物寂静。

晋阳城外。

三人行色匆匆。

一中年,一青年,一少年。

青年人虚浮的停下脚步,喘了口气:“总算出来了!”

少年却一脸不解,看向中年人疑惑道:“爹,大半夜的咱们去哪啊?”

中年人板着的脸不自然的抽动起来“还不是因为你大哥”转眼瞥向青年,怒目如电:“逆子,惹下这等滔天大祸!”

青年撇了撇嘴;“我也是为了苏家着想,谁知道那阮永身体这么弱。”

“哼,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兵荒马乱,正合适我们出去避一避。”中年无奈道。

想到昔日无限风光,今后却要躲躲藏藏,反差如此之大,青年脸色不断变化,最后恶狠狠地道:“真是便宜了苏安那小子!”

“我已安排好了后手,苏安不过是替我们挡住阮家怒火的棋子罢了”中年冷声道。

“可是,苏安……”

“哼,休要多言,速速离开此地。”

不等青年说完,中年人一把拉住二人,转眼消失在黑夜之中。

……

晋阳城南。

明月高挂,星空照映下,一片片低矮的木房民宅之中,一座高墙大门格外显眼。

此大户乃是苏家大院,院里奴仆不少,平日里更是有数十个丫鬟来往使役,即使到了深夜,仍然有家丁站岗巡值。

今夜却是寂静无人,透露着些许诡异。

后院一暗室之中,苏安斜躺着,姿态像被人随意扔下,一张略显白皙的面孔上,眉头紧锁。

如果此时能够开口的话,苏安一定会用他经常在网文中看到的一句话:“我这是穿越了?”

可惜,现在灵魂和肉身正在融合,根本动弹不得,犹如“鬼压床”。

一夜无话。

晨光推开黑暗的轮廓,朝阳初照,映得屋里微亮。

苏安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猛的从床上坐起,三两步间,走到一张黑色的破旧木桌前,在发黄的铜镜里看到了“自己”。

镜里,他体型偏瘦,只是穿着一身简朴的长衫,双颊显瘦而白净,鼻直口方,双眼深邃,剑眉入鬓。

苏安左手伸向铜镜,右手摸上脸颊,口中喃喃自语道:“真的穿越了!”

苏安大学毕业几年,是一家公司的部门主管,到昆仑山参加一个重要调研,任务也圆满完成。

完成任务后苏安被晋升为部门经理,庆祝完后,还没享受过一天的经理待遇,当天夜里,苏安就穿越过来了。

罪魁祸首就是在任务过程中苏安捡到的一块通透玉石,通过融合得到一丝信息,玉石中蕴含着一条大道,名【人遁】。

天地未开,万物混沌,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的一,而遁去的一便是【人遁】。

光听名字就很唬人,只可惜,经过了亿万纪元的时光,【人遁】已经变得残缺不已,只能通过吸收冥冥之中的气运才能恢复。

相对应的,【人遁】也能提供无与伦比的伟岸之力。

想到这,苏安就郁闷不已,他从小家里就贫困,无论学习、工作都比别人更加努力。

皇天不负有心人,工作几年苏安就升到了经理,未来可期,于是苏安感叹,自己终于逆天改命了。

而【人遁】感应到后,就吸收了苏安刚晋升经理的气运,把他带到了这里。

可来就来了,接收完前身的记忆后,苏安更加郁闷。

这前任的遭遇明明比他还差,这改的什么命?

根据原主的记忆得知,原主名字也叫苏安……好吧。

父亲苏齐,是晋阳城内近几十年崛起的苏家家主,原本也算富贵之命,一辈子衣食无忧。

然天有不测风云。

八岁时,父亲劳累成疾,病逝。

十岁时,母亲郁郁寡欢,病逝。

父亲死后,苏安的二叔苏凌暂管苏家,日子也算过的去,但母亲死后,苏凌彻底掌控苏家,也露出了他的野心。

苏凌坐稳了家主的位子后,将资源全部都用在了两个儿子苏富、苏贵身上,原本身为嫡长子的苏安自然没有好日子过了。

原本教苏安学业的私塾先生,变成了苏富、苏贵的老师,照顾他的侍女就再也没有来过。

居住的豪房变成了后院一暗室,众星捧月最终变成了孤身一人。

若仅仅如此,苏安倒不担心,凭借后世的知识,也不怕生存不下去,然而,这方世界颠覆了苏安的认知。

这个世界人人皆可修炼,修为弱的可以强身健体,修为强的,可开山裂石,飞天遁地。

现在所处的朝代是汉,与后世不同的是,这个汉朝的开国皇帝乃是刘秀,距今已经有两千多年了,在此之前的历史无人得知。

接下来的记忆让苏安的心情更重几分,除了时间外,汉朝的各大事件和历史上的东汉基本吻合。

现在是汉2184年,汉灵帝执政,朝廷腐败、宦官外戚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

近几年,全国大旱,颗粒不收而赋税不减。

二月,黄巾起义爆发!

历史上,黄巾起义导致东汉名存实亡,开启了三国群雄逐鹿的局面,人口从五千九百万左右,锐减到七百万左右。

那在这个强者如云的世界,存活率又该有多恐怖?

苏安想想都有些头皮发麻!

“既然回不去了,再想这些也无济于事。”

苏安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规划眼下该怎么走才是。

抬头四处张望,入眼不过一桌,一柜,一镜台,几本泛黄书籍……仅此而已!

“果然,够落魄的”苏安无奈的自嘲一句。

照着记忆中的手法,胡乱的将长发束起,片刻后,对着铜镜看了一眼,感觉像模像样的,苏安这才跨步向外走去。

刚拉开门,一个比他还瘦的中年人映入眼帘,吓了苏安一跳。

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来他这里,更何况大清早的。

“大少爷这么早去哪里啊?”来人有些惊讶,苏安平时也是起这么早的吗?

来人叫马管家,苏凌掌管苏家后一手提拔起来的,对苏凌父子忠诚得像狗一样。

相对的,对苏安的态度可不怎样。

“晨中惊醒,感多日没有祭拜父母,正欲前往祠堂。”

苏安说完迈腿就走,马管家过来找他,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马管家闻言心中猛的一惊:“难道苏齐显灵了?”

但见苏安已经走出几步,赶紧喊道:“大少爷等等!”

“马管家有何事?”苏安停下脚步。

马管家从怀中摸出一块洁白的玉配,递给苏安:“这是老爷命我交接给您的家传玉佩,也是苏家的家主信物。”

“这是什么意思?”苏安接过白玉配,不解的问道。

“老爷说大少爷如今已到弱冠之年,也是时候将苏家交还给您管理了。”

“哦?如此大事,为何不见二叔亲自找我?”

苏安是万万不会相信,苏凌会这么轻易的把苏家交给他。

马管家心中徘腹,你以为你还能活多久?还想让老爷来见你?

“老爷说苏家交到你手上,已经了无牵挂,带着二少爷和三少爷隐居去了,你接管苏家的事情,我已经告知所有的下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不等苏安回话,马管家说完就走,显得匆匆忙忙。

马管家刚走,握着家传玉佩的苏安,能感觉到,冥冥之中,身上的气运似乎增加了不少。

看来接管了一家之主,还能增加气运?

“不好!”醒悟过来后,苏安心中“咯噔”一下。

苏凌不但把苏家交给他,还带着两个儿子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特么不是‘跑路’吗?”苏安口中不由骂娘。

“不行,苏凌三父子都跑了,再呆在苏家绝对有危险,得赶紧走!”

苏安没有留恋所谓的苏家之主,大步流星的往外赶去。

突然间苏安停下脚步,改变了一个方向。

“先去把苏家的传世功法带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国之称王称霸》<<<<

第2章 晋阳狂徒

照着记忆中的方位,穿过几条曲径小道,直接来到祠堂之中。

推开门,苏安匆忙扫视一眼整齐的牌位,看到‘苏齐’二字的牌位后,轻轻地移动到旁边,底下果然有条暗格。

这是苏母临终前告诉原主的,在苏齐的牌位下面放着苏家的家传秘籍。

苏安伸手将秘籍拿了出来,映入眼帘的四个大字《铁骨秘法》。

神奇的是,此时此刻苏安的脑海中也出现了《铁骨秘法》四个大字。

好奇之下,苏安将意念集中在《铁骨秘法》上面,马上出现了两个选项,一个亮着的【修炼】,还有一个是灰暗的【推演】。

苏安马上反应过来,难道这就是【人遁】无与伦比的伟岸之力?

“难道还可以挂机修炼不成?那这方世界我还怕谁?”苏安心下狂喜,集中意念狠狠的在【修炼】上按了一下。

下一秒,苏安呆在原地,动弹不得,铁骨秘法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

苏安被吓了一跳,现在可不是修炼的时候,可现在苏安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人遁】上面也根本看不到停止的字样。

不但如此,苏安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筋脉都活动了起来,体内气血迅速流动。

“该死的【人遁】,你这不是在坑老子吗?你这样老子还怎么跑路?”苏安黑着脸暗骂道。

苏安这倒是错怪了【人遁】了,在这方世界,武者炼精,文人炼神,仙人炼气。

苏家这几十年虽然发展迅猛,但人人都是武者,苏齐的愿望是让苏安当个文官,将苏家逐渐的从豪强变成士族。

《铁骨秘法》是一部炼精的功法,所以苏齐禁止原主修炼,打算找一本炼神的功法给苏安,没来得及找到,苏齐就挂了。

父母死后这些年,以苏安的能力就更加不可能得到炼神功法了,对修炼不感兴趣的原主,也只是根据记忆中偶尔练过《铁骨秘法》。

十年间下来,功法也临近突破,苏安通过【人遁】运转功法,马上突破也是必然。

炼精的的境界划分为:炼体,练血,炼藏,元化,空冥,洞虚。

苏安现在就是从炼体突破到练血的境界。

既然无法离开,苏安只好静下心来,安心突破。

……

与此同时,晋阳城内像开了锅一样,客栈、酒楼、赌坊、茶肆、驿站、杂货铺、街边百姓......无一不在讨论着一个问题。

“苏安何许人也?心性如此狠毒,杀害叔父夺家主之位,听说连两位族弟也惨遭毒手。”

“此人乃苏家前任家主,苏齐之子也,我晋阳城中出现如此恶劣之徒,实乃晋阳之害也。”

“不但如此,苏安竟然连阮三公子都敢杀害!”

“咝——”众人无不深吸一口凉气。

“谁人不知晋阳城中,阮三公子乃是阮家心头肉,苏家即便近年来发展迅猛,但在阮家面前,也不过是蚂蚁比之大象吧!”

在并州,有着四个庞然大物,无人敢惹,分别是:王家、阮家、郭家、张家。

其余大小世家,基本都依附这四大家族,没有人相信,杀了阮家三少的人,能活下来。

“晋阳城这是要变天了。”

“希望阮家不要牵连无辜才好,我等可不想为之陪葬。”

在一条寂静的长街之中,放眼望去,房屋已经坍塌不少,透过几条幽暗的小巷,可以看到一间废弃的房屋之中,不断有人影闪过。

“人都到齐了吧?”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

如果苏安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来,说话的人正是不久前,给他家传玉佩的马管家。

“马管家,人全都回来了。”

马管家不放心再次数了数人数,足足有58个之多,这才点了点头。

“今日之事,若有说漏嘴的话,你们知道后果。”

似乎想到什么后果,众人冷汗直冒。

“我们不但没说漏嘴,还添油加醋了几句,如今苏安的恶名已是人尽皆知。”

马管家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你们就都下去吧。”

众人闻言,也不迟疑,却是面色一横,拔剑朝着自己的胸口直刺,转眼间,血流了一地,鼻息全无。

“你们也不要怪我,我也是奉命行事!”

马管家冷冷的说完,将火把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的走了。

破屋被熊熊大火迅速淹没。

没有会人注意这里,因为此时阮家主正带着私兵护卫两千余人,从城东去往城南,浩浩荡荡,直指苏家。

“阮伍,持我令牌,速去关闭四个城门,此刻起,只许进,不许出!”

“诺!”

“其余人,随我踏平苏家,为我儿报仇雪恨!”

“诺!”

阮家私兵所过之处,行人纷纷退至一旁,唯恐避让不及,惹祸上身,他们可都是知道阮家这是干什么去的。

待得阮家私兵走远后,众人才敢小心议论。

“今日,苏家覆灭怕是在所难免纳。”

“哼,活该。”

“死有余辜。”

……

苏家祠堂中。

苏安面色红润,气息逐渐稳定,来不及熟悉力量,反手将秘籍收入怀中。

“这下可以跑路了。”

苏安可没忘记过,此刻还处于危险之中。

刚起身,虚空之中就传来一声怒吼“苏安小儿何在?给我滚出来!”

来不及回应,又是“砰”的一声传来,厚重的苏家大门被拍得粉碎,可见来人怒火之大。

井条有序的脚步声迅速将整个苏家包围,粗略感受一下,怕不下千人,每人的气血之强都不在他之下。

苏安知道,这下子跑不了了。

思索之间,一道光芒闪过,又是一间房屋倒塌的声音响起。

无奈,苏安随手抄起一把剑,走了出来。

“苏安在此,来者何人?”苏安扬声喊道。

听到声音后,数百人弹指间涌入后院。

待看清为首之人后,苏安在记忆中搜索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与之吻合,再用【人遁】查看一下,果然是他!

【姓名:阮震】

【修为:元神境】

【功法:初云诀(炉火纯青)】

【武技:初云十剑(登峰造极)、锁心一剑(炉火纯青)】

炼神的境界分为:入静,思虑,破妄,元神,清冥,魂动。

功法武技熟练度划分为七个层次,由低到高,分别是:初窥门径、登堂入室、融会贯通、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出神入化、返璞归真。

呼吸之间,内院已经被层层包围,寂静无声。

“你便是苏安?”平静的语气之中,令人感受到无边的压力。

苏安强行令自己镇定下来,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原来是阮伯父降临,小子正是苏安,不知阮伯父有何要事?”

苏齐当家的时候,也有跟晋阳的大族世家打交道的,身为儿子的他,小时候也随苏齐见过阮震。

“哼,老夫可不敢做你什么伯父,你即是苏安,那便受死!”

阮震话音刚落,身边数名护卫拔剑而起,就要上前将苏安制服。

“慢,阮家主这是为何?”

“为何?老夫倒是还想问问你为何,你杀害族叔族弟,老夫不管,你夺家主之位,老夫也不管”

阮震语气一变,满是萧杀之气“可你杀害永儿,老夫便叫你死无全尸!”

“慢,我何时杀害过贵公子?”苏安一脸懵逼。

“事到如今,还想抵赖不成?”

“也罢,将永儿尸首抬上来,便让你死在永儿面前。”

少倾,马管家和苏家一众仆人尽皆被押了进来,最显眼的,是一个白色的担架。

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那所谓的‘永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国之称王称霸》<<<<

第3章 枉为人父

阮震看到白色担架上熟悉的身影,脸上露出悲痛的神色,咬牙切齿道:

“苏安小儿,你还有何话说?”

苏安没有急着答话,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被诬陷的话,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现在生死攸关的之下,稍有不慎便是死无葬身之地,又该如何破局?

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再次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回想一下,阮震破门进来到现在不过盏茶功夫,都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的情绪,仿佛有什么顾虑。

此刻苏安也注意到了,阮震身边站着一中年青衣文士,没有说过一句话,表情也没有任何波动,但阮震的顾虑,似乎就是来自此人。

到底是何许人也?苏安用【人遁】扫了文士一眼。

【姓名:田丰】

【修为:元神境】

【功法:千机图录(登峰造极)】

【武技:千机隐(炉火纯青)倚月星印(登峰造极)】

【特殊:智愚一悟】

苏安有些惊讶,原来是他,汉末顶级谋士,田丰,田元皓!

怎么田丰多了一栏特殊?这‘智愚一悟’是什么东西?

苏安点开一看,又亮起一个新的选项【复制】

苏安有些咂舌,这【人遁】够给力的啊,这简直是偷学神器啊。

苏安赶紧点在其他的的功法武技上面,果然出现了复制的选项,但却是暗淡的,显然是无法操作。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这个‘智愚一悟’是什么东西,苏安暗暗的点了一下【复制】。

下一秒,苏安神情呆滞,身边的事物骤然清晰起来,仿佛身处天地之外,又在万物之中。

“以马喻马之非马,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以吾观之,天地一指,万物一马也!”

瞬息之间,苏安醒悟过来后,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逻辑逐渐变得清晰,智慧也大幅度提升。

吞吐皆是浩然之气,入目尽是一片空明。

脑中灵光闪烁片刻,苏安已经盘算出破局之法,这田丰特技,竟恐怖如斯!

见苏安没有答话,阮震冷然道:“既已无话可说,便上路吧。”

“哈哈哈”苏安却是放声大笑。

阮震更加震怒“竖子,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但求问心无愧,死则死矣!”

苏安昂首挺胸,伸手对着阮震一指:

“我所笑者,乃,阮家主也。”

阮震面色冰冷“老夫有何可笑?”

“我笑阮震,汝——”苏安停顿一下,再厉声喝道:

“枉为人父!”

“你!”

阮震的手掌猛的攥成拳头,盛怒大吼道:“速将此子碎尸万段!”

“哈哈哈——”

苏安面无惧色,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

“慢着!”阮震摆了摆手“苏安小儿,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阮震震怒之后,作为一个极其宠溺儿子的父亲,不知缘由,必然不会杀他。

苏安知道,机会来了。

“阮家主,请恕苏安适才放肆,实是苏安虽死,而杀害阮公子的凶手仍在啊”

“哦?你说不是你,那为何全城百姓都知道是你所杀?”阮震可不会轻易买帐。

“敢问阮家主,阮公子是何时被杀?”

“昨夜。”

“何地遇害?”

“苏家。”

“既如此,敢问阮家主,若是你在你家杀了人,你是隐瞒还是放出消息?”

“这……”

“何况昨夜遇害,今早便人尽皆知,阮家主不觉得太蹊跷了吗?”

“这……”

“我只问最简单的问题,以我苏家的实力,杀了阮公子,我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还是告诉所有人呢?”

苏安一口气问了几个关键问题,阮震也信了几分,罢了罢手:

“尽管如此,可你家仆人也是一口指定,就是你做的。”

“那不知,这些奴才,是怎么个指定的呢?”

苏安环顾四周,人人目光闪躲,只有马管家一脸的无畏。

阮震伸手指向马管家:“你来说吧。”

马管家应允一声,开口道:

“昨日,苏富少爷邀请阮永公子到家中做客,老爷对阮公子极为重视,晚宴之中,老爷和富贵两位少爷亲自作陪,又叫歌姬相伴,大家把酒言欢,畅谈人生,直到深夜。”

“深夜,苏安来到宴会上,见众人醉倒,便将老爷杀害,夺走家传玉佩,又恐其他人惊醒,遂将众人一一杀害。”

苏安镇定自若的听完,以他现在的智慧,将马管家说的话细细推敲起来,大概知道事情的真相。

苏凌当家后,便想着攀权附贵,让大儿子苏富做了阮永的走狗,这阮永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阮永是并州四大世家之一,阮家嫡三公子,大哥习文,二哥习武,到了他这里,不文不武,只会吃喝嫖赌。

最主要的还是好色,不知道祸害了多少青春少女。

昨夜把酒言欢,畅谈人生的,只怕也是和女人吧!

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死了,苏凌父子三人害怕阮家的报复,早早逃命去了。

苏安,也就成了替死鬼。

阮震摊开双手,淡淡道:“苏安,听到了吧,这可是出自你苏家之口”

“马管家,是谁给你的胆子,敢污蔑主子?”苏安双眉微皱,神色漠然。

马管家丝毫不惧“哼,我所说的不过是事实,你大可问问他人。”

苏安将目光转到他人身上“你们说呢?”

“马管家所言属实”众人异口同声道。

苏安见状,心中冷意更盛,这些人都是以马管家唯首是瞻。

“咳咳。”苏安清了清嗓子:“马管家,你过来一下,我给你看样东西。”

马管家凑了上来,疑惑不解道:“看什么?”

“看剑!”

话音未落,苏安电花火石之间,抽出宝剑,刺向马管家。

苏安的突然发难让马管家始料不及,本能的后退,却已经被苏安一剑刺入心脏。

致死,脸上仍保持着惊惧万分的神情。

鲜血,顺着剑刃一滴一滴的掉到地上。

看到苏家自伤残杀,阮震反倒饶有兴趣的样子“苏安,何必急着杀人灭口啊?”

“阮家主所言甚是,苏安正在杀人灭口。”

苏安侧过头来,沉声问道“但,为何马管家尸体在此,阮公子的尸体在此,那苏凌三父子的尸体何在?”

“苏家各地,我已命人搜寻,却是没有找到”阮震摇摇头。

“他们躲起来了,你当然找不到”苏安声势铿锵道“杀人者,正是苏凌三父子!”

阮震心中又是信了几分,嘴上却冷哼道“你说是就是?”

苏安抽出猩红的宝剑,目光寒冷地看向苏家众仆人“你等再说一次,是苏凌叫你们这么说的,还是马管家叫你们这么说的?”

苏家一众奴仆,人人自危,说话杂乱无章,大抵意思都是“马管家”

苏安耸了耸肩“阮家主,你也听到了,苏凌使用替罪羊这样的伎俩,咱们又怎能放过他们?”

“可谁知道他们藏在哪里?”阮震心中冷意不减,如果能找到苏凌三人就更好了。

苏安心生一计:“阮家主且在此等我半个时辰,我自然会给你满意的答案。”

“我如何信你?”

苏安心中鄙视阮震,嘴上自嘲道:“呵呵,只怕阮家主早已将四个城门封锁,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阮震目光游移不定,不管怎么说,永儿都是死在了苏家,不屠灭苏家,难解他心头之恨。

“阮家主若是不信,大可派人跟着我就是”见阮震没有开口,苏安再次说道。

权且先答应他,等找到苏凌三人,到时再一并铲除也不迟。

“好,若是半个时辰后,答案不能令我满意,我照样灭你苏家满门!”阮震神色凛然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国之称王称霸》<<<<

第4章 偷梁换柱

按照苏安的计划,还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替他走一趟别处,可眼下根本无人可用。

目光撇过一众奴仆,在边缘角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与记忆中相比,显得更加的清瘦。

苏安径直来到这人面前,躬身一礼道:“通叔,别来无恙。”

此人名叫苏通,是苏齐当家时候的管家,从小就在苏家长大的孤儿,深受苏齐信任,被赐‘苏’姓,苏凌上位后,苏通就被撤换了下来。

看到来人,苏通感到欣慰“大少爷终于长大了,老奴……”

时间紧急,苏安不等苏通说完,苏安匆促道:“通叔,如今,我为苏家之主,你可还愿做苏家管家否?”

“老奴近来安好……”待听清苏安后面那句后,苏通神情激动,身体忍不住颤抖。

“老奴愿意。”

苏家现在虽然生死攸关,前途未卜,但对于苏通来说,早已将苏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何况苏家对他有大恩,能再次当上管家,是莫大的荣誉。

“好,既然如此,通叔你替我去一趟……”

出了苏家大门,在各个楼房后,窗柩内,依稀可见不少人探头探脑。

果然,不论在哪里,都不缺乏看热闹的人。

无暇他顾,在人口众多的晋阳城内,苏安一行从城南到城东,一路畅通无阻。

“苏公子,这方向不对吧,前方乃是王家所在”苏安身后一人避讳莫深的说道。

说话的人叫阮发,练藏境修为,是阮家护卫头领,阮震为了防止苏安逃跑,叫他带着整整一百号人跟着苏安。

苏安谈笑自若道:“嘿嘿,阮统领,苏凌父子杀了阮公子,普天之下,除了王家,他们能跺到哪里去?”

王家的实力不在阮家之下,两家明争暗斗数百年,期间也曾摩擦不断,却没有爆发过大的冲突。

阮发觉得苏安说的不无道理,也就没有阻止,何况阮震给他的任务是看住苏安,只要不让他跑掉就行。

朱红色的大门外,两座石狮高达丈余,散发出威严的气息,两边的护卫一字排开,常人不敢靠近。

“劳烦通报王家主,苏安来访”苏安不卑不亢的对门前一个护卫说道。

按王家的规矩,凡是没见过的人来访,统统要检查过后,再通报等待是否接见。

有实力就是霸道。

护卫略微一看,苏安长得像模像样,身后跟着怕是不下百人,个个气息强大。

这样的逼格,他也是第一次见,不敢有丝毫耽误,对着苏安恭敬一礼:“苏公子请稍等。”

少倾,护卫踏着碎步出来,说家主有请,苏安吩咐阮发等人在外面等他。

阮发等人倒是想跟着进去,在别的地方他们可以横行,但在王家他们可没这个胆子,就这么目睹苏安大摇大摆的进了王家。

空旷的客厅之中,一魁梧中年人正襟危坐。

王柔,在王家是一家之主,官职现任护匈奴中郎将。

“杀了阮家人,却跑到我王家,苏安,你这是为何?”王柔饶有兴致的问道。

苏安忧愁的叹气一声“实不相瞒,苏安乃为活命而来。”

“呵呵,你的生死与我王家何干,又或者,我王家何必为了你与阮家交恶?”王柔不以为然道。

苏安知道要得到王家的庇护,只怕没那么容易,他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苏安手掌张开,比作五五之数“只要王家主助我度过难关,苏家半数家财,双手奉上。”

“不够,你所杀之人,乃阮永耳,阮震的心头肉”王柔仍不为所动。

苏安眉头一皱,没想到王家索要的,远超他的想象,舍此之外,他又有什么能拿得出手?

脑海迅速翻转,【人遁】一扫。

【姓名:王柔】

【境界:元化境】

【功法:万象心经(炉火纯青)】

【武技:星象龙破(登峰造极)、华日莲黄(炉火纯青)】

能做一家之主的人,修为果然不低,而且这《万象心经》光听名字就不知道比他苏家的《铁骨秘法》高级了多少倍。

苏安心中感叹一声,正欲收回意识,猛然间,苏安感受到了一丝窥探的气息,虽然很隐蔽,但还是被【人遁】捕捉到了。

还有高手隐藏在这里?苏安顺着感觉,操控【人遁】扫了过去。

【姓名:王冠】

【境界:空冥境】

【功法:万象心经(登峰造极)】

【武技:星象龙破(登峰造极)、天阳鬼掌(登峰造极)】

‘咝——’这人怕不是王家老祖,修为如此恐怖,功法的熟练度比王柔还高!

‘对了,我怎么没想到’突然,一个极妙的主意涌上心头。

既然王家的这功法这么高级,我可以跟他‘交换’啊,至于怎么交换?

“嘿嘿”苏安心中狡黠一笑,意识默默的点开《万象心经》,再用意识狠狠的敲击了一下【复制】。

下一刻,苏安清晰的感觉到,身上的气运正在快速流逝,如果不是接手苏家得到了苏家的气运,此刻只怕也无法复制。

看着(初窥门径)的《铁骨秘法》旁边出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万象心经》,苏安的心总算稳了下来。

再点开其他的功法武技,【复制】的选项果然变成了灰暗。

咳咳,做人不能太贪心。

苏安压制住心中的狂喜,表面上咬咬牙,似乎是下了什么重大抉择:“王家主,若是加上这个呢?”

说着从怀中摸出一本旧书,正是早上得到的家传秘籍《铁骨秘法》,转眼就把它卖了。

“铁骨秘法?”王柔向书面看去,露出惊愕之色。

“正是。”

“听说这是你苏家的家传秘籍,你真的舍得给我王家?”王柔有点不敢相信。

苏安满脸不舍的将书籍递上“于性命而言,苏安懂得取舍。”

要知道,在这个可以修炼的世界,功法就是一方势力是否强大,能否传承下去的根本,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大多数的功法都被各方豪强,世家氏族垄断,寻常百姓想要得到好的功法修炼,只能选择加入一方势力之中,为奴为婢。

王家或许用不上这样的功法,但可以给底下的人用,功法越多,不同资质的人就可以选择不同的功法。

这对王家而言,也是增长实力的一部分,王柔不得不为之动容。

王柔一把将秘籍接过“好,你的命,我王柔保了,苏家也由我王家罩着。”

“多谢王家主,安感激不尽”苏安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目光还停留在《铁骨秘法》上。

王柔见苏安好像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但占了大便宜的他神高气爽,大袖一挥,朗声道:

“走,苏安贤侄,本将带你去会会阮震那老匹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国之称王称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