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反派人渣》蓝色死神的小说,易扬,易家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之反派人渣

作者:蓝色死神

主角:易扬,易家

类型:玄幻

简介:苟作者小学没毕业,毒死人慨不负责。作者不做人事,尽是荒唐言语。
主角作为杀不死的传奇生物,穿书之人,饱受折磨。

第1章 优雅的反派

夜晚的梆子声在小巷里有声没声的一下接一下,灯火在微风吹拂下摇曳着身姿,打更人的脚步稀稀疏疏踩在石板上,硁硁近前。这成为了夜晚最后的动静。

忽然停住了脚步,一阵微微的喘息声在远处的小巷里传来,一股汗水发酸的味道幽幽飘来。

有人。

“什么人!”

“宵禁不得外出,什么人在那里。”

前面没有回应。

“前面什么人!”

大声呼喊的语气里有一些心虚。

依然没有人回应。

打更人,小心地上前,查探。

一步,两步,三步...

忽然,他手里的灯笼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微微的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惊恐与不甘,接着嘭一声倒在地上,脖子处鲜红的血液缓缓渐染了地上的青石。

一把雁翎刀插在石缝里,刀柄因为巨大的投掷力道仍在微微颤抖。

灯火里慢慢显现出一身虎蛟服,那人上前将那刀一拔。

回身喝道,“点火。”

一时间整个小巷数十把火焰同时举起,一群飞鱼服的武士静默着拔出腰间的雁翎刀,几十张硬弓强弩纷纷举起,金属的光泽里一片肃杀之意。

领头那壮汉将一只备好的硬弩对准天空,接着一只响箭撕破长空,在空中炸出一个鲜红的凤凰图案。

“进攻!”

燕子坞的湖面上,忽然一片通明,接着一通沉闷的牛皮鼓声响起,几十条快船开路,身后两艘巨大的楼船大摇大摆,破开平静的湖面,将一塘荷花撞得东倒西歪。

投机的弓弦被几人卖力地缓缓拉开,将准备好的火油罐子放上投车斗里,湖面上火光飞溅,划过流光砸在岸上,将一片雕梁画栋点燃,爆鸣声与尖叫声充斥着燕子坞的这个夜晚。

楼船高处。

“多么美丽的视觉盛宴!”

一个白衣男子站在楼船上,看着岸上的喧嚣一脸陶醉。

晃了晃手里的酒杯,醇厚的酒香在血腥味的混杂下,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凌家,多么绚烂的江东豪族。”一张娇美的容颜在火光的映照下扭曲,手指轻轻地扣在栏杆上。

身后一群白胡子老头静默着不敢言语,眼神里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畏惧。

白衣男子身旁站着一个红衣女子,容颜娇媚,却是眉头微微皱起,然而也是不敢言语。

“洛家,那么你们的供奉何时奉上呢?”白衣男子也不回身,只是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红光将白皙的脸庞照耀地格外妖艳。

“含山君,我洛家实在,”一个老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两腿颤抖,见识了杀鸡儆猴的大型肌肉秀,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男人他惹不起,“实在没有百万两银子啊。”

“哦?!”那白衣青年语气冷淡,“那么洛家是...”

语气一顿,眺望远方的燕子坞,那意思不言而喻,不给钱就要杀人,灭族。他易家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砰砰砰,”那老头不断地磕头,额头上的鲜血顺着眉毛滴落下来,“我洛家已经变卖了江东十几处产业,依然无法凑齐。”

“这样,本君给你一个折中的办法,”那青年嘴角一勾,似乎对于眼前的情况早有预料,“本君以个人名义将你洛家的征税免去。”

“多谢含山君!”

“不忙,”男子微微抬起手,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听闻洛家有女初长成,恰到了婚配的年纪,不知道可有良配,”含山君的话是个人都听得出来,赤裸裸地威胁,不是在问你有没有婚配,就算是有也只能捏着鼻子说没有。

“我易家的亲家自然不用缴纳征税”。

“这...”那老人迟疑着,“不知...”

这个含山君易扬作为纨绔子弟中的渣滓,空有俊美的容貌,浪迹烟柳花巷,玩弄女人。

将自己孙女嫁给这种禽兽,成为他的玩物。这…只是不答应,洛家…

“洛家主不必为难,”易扬微笑着转过身来,将酒杯往后一抛,落水扑通一声,“人选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就你嫡孙女洛静仪。”

易扬脸上荡漾着猥琐的微笑,那意思就差直接告诉你,你孙女我收下了。

老人身体一颤,没想到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心里痛骂一声禽兽,却只能嘴上说,“静仪能被含山君看上,那是她的福气,老夫...”

“颍川!赐座!”

易扬根本就没有兴趣听完老头子的话,手一挥。

旁边的红衣女子闻声便向手下人示意,一个椅子被抬了上来。

老头被几个佣人扶起按到座位上,将额头上的血迹擦去,老头却是坐立不安。想来与臭名昭著的易家结亲,对于洛家的名声损伤实在太大,

“王家、卫家、司徒家你们的宽限三月。”

易扬以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给三个家族下了最后的通牒,三个家族的家主脸色如同便秘一般难受。

“还有一件事,下月凡是我易家盟友,将嫡传弟子送到我不周山蒙学。”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心中一阵寒意,但是还是不敢言语,就是怕这个男人当场发作。

易扬的手指敲击在栏杆上,颇有玩味地盯着每个人的表情,仿佛要看透这群人一般。

他在等,等第一个出声的刺头。

良久。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吧。”

众人嘴角一抽,只怕是你一个人说的没意见而已。

岸上的燕子坞火光四起,将半边天染得通红,楼船下的湖面飘着一层微微的晕红,甜甜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越来越明显。

不消说燕子坞毁了,凌家也毁了。

史书上会留下一句淡淡的语句,江东第一家族凌氏,因为抵御暴虐的易氏,被一夜之间灭了满门。

易扬看着那直冲云霄的火焰,差点笑出猪叫来,凌家完了!

男人杀掉,女人嘿嘿。易扬舔了舔嘴唇…

(思路很清晰。)

“少主!”

正当他无限遐想的时候,一个人登上了甲板。

来人一身甲胄,胸前缀着三片金叶,甲片上还有许多未干的血迹,散发着腥臭味,让在场的人捏紧了鼻子。

“外围已经扫荡完毕,凌家秘境还在挣扎,不消一个时辰便可克竟全功”,语气里满是傲慢。

“好,赐酒!”易扬击掌而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反派人渣》<<<<

第2章 这穿越就有点苟

颍川作为工具人,手一挥几个佣人用托盘端上一个金杯,易扬亲自给他斟满酒。

“出发前有言在先,燕子坞金杯装的第一杯酒敬我易家的猛士”。

“谢少主,”那人没有呼喊易扬的封号,而是少主,可见两人的关系很是亲密。

“易苒,回去我亲自去向父君给你请功,”易扬伸手去拍那人肩膀。

易苒脸上一脸得意,作为狗腿子,被老大夸奖,颇有小人得势的样子,不对就是小人得势。

易扬走下台阶来,却是眼前一黑,“啊呀!”一声,身体仄歪了一下,一个平沙落雁仰面倒下,这副被酒色掏空的身体,一下就软倒在地,不省人事。

??

场面一度窒息。

你好歹是一个四品武人吧,走个路都能摔下台阶?

红衣颍川连忙蹲下身子去查看,手掐人中。

无意间的一探,鼻息却是没有了,神色一变,一股凉意涌上心头,颍川连试几下,并无差异。

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侧身抱起挡住那些吃瓜家主的视线。

“大哥!”易苒只是以为寻常跌倒而已,将酒杯放到托盘里,快步走上台阶来。

颍川忙对着正准备下身的易苒摇摇头,使了一个眼色。

易苒先是一脸错愕,然后从那神色里秒懂,沉声道,“你等退下!真的晦气!”

众人莫名其妙,这废物走个路都能跌倒,算了,打不过。

心里不知道多少嘀咕,想来多是跟易家女性有莫大的联系。

甲板上很快就空了出来,颍川将一道真气注入到易扬的身体里,易苒见人都不见了,方才狐疑道,“大哥怎么回事?”伸出手来。

“啊~”易苒自然也没有感到鼻息的存在,“大哥他?”

颍川疯狂地往往易扬的身体里灌真气,他要是死了这里一半人都要给他陪葬。

“不知道为何?”颍川面色凝重,易扬虽然平常被酒色掏空,但是也还不至于倒地就死。

“大哥!”

“大哥!”

易苒是真的有些慌张了,他的一切都是易扬给的,要是易扬死了,按照易家内部的那种斗争,他会死得连渣滓都不剩。这就是作为反派狗腿子的觉悟。

“咳咳咳!”易扬忽然咳嗽了起来,嘴里嘀咕着,“大晚上不睡觉,吵不吵,老子明天还要给帅气的老爷们码字,”揉了揉眼睛,却是被船上刺眼的火光弄得无法闭眼。

一个来自21世纪的灵魂占据了这幅身体,作为一个码子党,天天熬夜码字,就在刚刚在电脑前猝死,好巧不巧魂穿到异世界易扬。

“???”

“???”

两人一脸懵逼。

易扬坐起来,睡眼惺忪,眨巴眨巴眼。

眼睛色色的,最后落在了颍川的胸脯上,呢喃了一句,“cosplay?嗯。好大,应该是C罩杯了吧。”

“???”颍川。

“噗嗤,”易苒却是笑出声音来,这色眯眯的眼神绝对是大哥无疑了。

竟然想在楼船甲板上玩,想想就啧啧啧。易苒对于易扬的理解在大气层。

“嗯,那个大哥我退下啦,”易苒挤弄眉毛,神色古怪。“酒改天再喝!”

“记得我的赏钱!”一礼,转身就跑得麻溜地快。

作为识趣的小弟,不能煞了风景。

易苒:不愧是大哥,玩女人都玩出了新花样,还他喵装死。

颍川:奇怪,少主的身体明明刚才还是...怎么突然间又。

易扬:我在哪?我不是刚刚码字睡着了吗?做梦?梦到女人?不会是岛国的东西看多了吧?坏菜了。

易扬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戳在颍川的脸上,Q弹的手感,以及逼真的眼神,还有这女子香,怎么看都不是做梦。

红衣颖川炸毛的感觉,这是!!

“那个妹子,”见抱着自己的女人一脸肃穆,易扬不失时机的打断了短暂的沉默。

“少主,若是没事就不要吓颍川,”颍川脸上微微有些愠色,毕竟这家伙脑回路奇特,又不好伺候。

“??”少主是什么东西?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颍川要去准备明日的婚宴了!”

“颍川?大哥?还有这里是楼船?”

卧槽!穿书?!一个可怕的念头。

易扬一个激灵,一下就从颍川的怀里站起来,一股微微的血腥味,差点没让易扬直接当场泪撒荷塘。在火光照耀处,浓烟滚滚,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那里飘过来。

楼船、荷塘、火光、洛静仪...

毫无疑问,这就是抢婚前一夜...

抢婚!

他再清楚不过了,这就是主角凌天一路吊带反派装逼之路的开始。

很不幸自己好像就是反派。

“我是易扬?你就是红衣颖川?”震惊。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颖川对于易扬的小把戏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作势就要走。

“等等!”易扬伸出邪恶的小手拖住颖川的衣袖。

卧槽!信息量有点大啊。

作为反派,他接下来将成为主角凌天的装逼专用道具,先来一段经典的抢婚情节,废了自己的作案工具,然后一次次无情打脸。

一个易扬,拉垮的名字,容易挫骨扬灰,想起来就是炮灰。

一个凌天,霸凌天下,不用说就知道是马路边捡砖头,也是上古神器的天选之子,

这还玩个蛇,分分钟被搞死。

作为酒囊饭袋,背靠家族雄厚的资源,一无是处,面对主角的全面降维打击,分分钟成为被爽的对象,不是在作死,就在在作死的路上。

“少主?”颍川看着喜怒无常的易扬,不知所措。虽然这已经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易扬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接下来的苦难日子,看着燃起来的凌家大火,他知道自己跟凌天的仇是没有办法解开了。

狗作者幼儿园没毕业,毒死反派概不负责。

“少主?”连唤两声,颍川甚至怀疑易扬得了癔症。

“对了,娶洛静仪,”易扬灵光一闪。“那个洛静仪现在在哪里?”只要自己不碰那女人,凌天就不会将自己废掉作案工具。

洛静仪漂亮有才顶什么用,只要靠山不倒,自己大把女人随手抓来。

“在少主房间。”

颍川觉得这家伙有点奇怪,当初还是他让人将那女子捆到自己床上去。

易扬很无语,好嘛,前面还在一本正经得跟洛家家主谈婚嫁,其实已经把人给掳到船上了。这做法够反派。

“送回去!”易扬一脸严肃。

为了不被主角爽,苟才是硬道理,跟主角抢女人,易扬觉得自己命不够硬。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暗暗赞叹。

“少主恐怕这个不行了,”颍川微微摇头道,“主君特别指示,必须拉拢洛家,和亲的策略也是主君定下来的。”

“换人!”

不就是和亲吗,洛家又不是只有一个女人。

“身份配不上少主。”

颍川有点想不明白,这少主怎么突然之间就良心发现,不祸害洛家姑娘呢,她哪里知道,这是大反派最后的倔强。

“我,”易扬气得想来一句无宾语的经典问候。他觉得反正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娶这家伙。

脑海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叮咚!

【系统加载中...】

【身份信息录入...】

【任务设定...】

【进度读取...】

“系统竭诚为你服务,目前监测到玩家有改变剧情的嫌疑,特别提醒只要情节删除一次扣一千爽度,低于零爽度直接死亡。”

“我*,”易扬还未骂出口。

“辱骂系统同上,”接着弹出一个界面。

“你!”

“想也不行!”

宿主姓名:易扬

生命状态:脆弱

武力值:四 品

职业:易家少主、含山君

性格:暴戾、反派

爽度值:1

功法:无

任务:活着

“爽度?系统?穿越者的统一福利!”

“我还有救吗?”

“玩家只要不改变主要剧情情况下,活到最后即可通关。”冰冷的电子音回荡在脑海.

“玩家可以使用爽度兑换商城商品,大量优质服务等待选择。”

不出意外,没有一个是易扬现在可以选择的。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功法,有技能,唯一的特点就是贵,高达一百来点的爽度,让易扬望而却步。

“新手礼包给一个,”易扬低声下气地求系统。

“三天以内商品一折,赠送技能危险感受能力。”

“?没了?”

破系统,人家开局一个碗,一套系统送上天。你这完全就不管。

“作为系统我也很忙的,每天七点上班,十一点下班,几千主角召唤,没事别叫我!”

电音嘟嘟嘟嘟。

这么有个性的系统吗?

易扬兴趣阑珊,要想活命还得苟,指望系统准没救。

现在不娶是不行了。便宜老爹点名要娶,系统还不让改剧情,娶了废,不娶就死。

太难了。

易扬沉默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还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去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看看女主,长得是不是貌若天仙。

呃,女主好像在楼船上,可是怎么走?

“颍川,带我去见洛静仪。”

“她不是就在你房间吗?”

“我怕她暴起伤害我。”

“不是被点穴了吗?”

“我一个人害怕。”

“她比你更害怕。”

“我对女人过敏。”

“???”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反派人渣》<<<<

第3章 高质量后宫

几经迷糊的跟随,易扬终于到了房间,不消说没有颖川他连路都不记得。

楼船真大,大户人家的事情我们不懂,易扬觉得自己一个人走准迷路。

转过几个房间方才在一块影壁前停下,里面显然就是易扬以前的卧室了 。

易扬看着墙上的春宫图,默然良久,这反派多多少少心理有点...

嗯,兴趣特别,只能这么说。

脸上黑线密布,他算是终于知道为什么颍川死活不愿陪他过来了。

就这变态的性格,是个人都崩溃,何况是个娇滴滴的女子,想到洛静仪易扬觉得好像也挺正常。

这也不能怪他,原书集中在主角身上,哪会写这些细枝末节。

“咳咳咳。”战术性咳嗽,“明天让人给这些收拾起来。”

这些放在卧室门口真的有些瘆得慌。

“是要换回虎皮?还是人皮?”颍川一脸认真的问道。

卧槽,前主这么变态的吗?

真的是会玩。

“换些字画就行,”易扬稳定了一下身形。

颍川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少主的兴趣她清楚,除了玩女人和杀男人,其他什么的都通称业余爱好。略懂!略懂!

“少主,你拿着这个。”

颖川自然完全屏蔽了这些少儿不宜,毕竟作为侍卫对于自己家少主的了解,他何种做派都不值得稀奇。

颍川将一个袖箭安装在易扬手上,对于洛静仪,颍川其实也有些不放心。

倒不是洛静仪太强,主要是这个二世祖太废了。同样是四品,人家凌天越级杀人跟喝水一样,这货被越级跟喝水一样。

何况洛静仪已经有五品实力,即使被点了穴位也有些不放心。

“我在远一点的地方守着,”也不管易扬同不同意转身就走。

“嘎吱”一声阖门而去。

显然颖川把易扬看成了,新婚前一夜便耐不住了,猴急着要圆房。

易扬却是一点也不知情。

他将袖子整理一番,“让我来看看这个主角的高质量后宫,是否名副其实。

一进屋满屋尽是喜庆的红色,虽然也还不曾贴上喜字,装饰的红绸却是已经装点完毕了,想来多半是为了明日的婚礼准备的。

转过帘幕,一个女子正背对着门口,一头青丝任由它披在肩上,无神地坐在梳妆台前,呆呆地望着铜镜中的憔悴容颜。

房间里弥漫着一种静谧而忧伤的气息。

那女子自然就是女主。

洛静仪曾经无数次想过咬舌自尽,但是想到洛家的家人,又只能默默流泪。心里无奈地想,或许这就是世家女子生来的悲哀吧。

月光冷冷清清地洒在她的脸上,眼角饱含着晶莹的。

易扬腹诽道:就这?我还以为多狠呢?长得也就这样吧,嗯,娶了也就少活两三年。

(好像有点没良心)

“哼!”易扬清理了一下嗓子。

女子微微侧目。

“你不用白费心思了,”朱唇轻启,顾盼自怜。

“为了洛家,你可以得到我,但是我心永远不在你,”竟然是面对反派连身体都不愿意转一下。

经典台词啊。

易扬暗叹道,不愧是主角。

与这个洛静仪只是在扬州匆匆一面,竟然是念念不忘。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人还真不算是相爱,易扬清晰记得,洛静仪现在只是想把凌天当成不嫁易扬的借口。

因为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没有经历妖族兴乱事件,在那之后两人经历生死,情感自然牢不可破。

而这个洛静仪可不是简单的后宫花瓶。

在杀死易扬靠山老爸的路上,她立下了汗马功劳。还建立起了与易扬监察司相抗衡的逸影组织,靠一系列操作活活玩废了监察司,

这个人易扬暗暗下决定,得不到就杀掉,以免给自己添堵。

易扬看着那张精致的容颜,不知道如何开口。

跟她说喜欢你?嗯,前主的那个风评,会不会被当成傻子。

“凌天要救你。”沉默许久易扬缓缓开口。

“凌郎?”泪眼潸然,“他还活着!他在哪!”

旋即又想到这个男人,正是南征灭族无数的罪魁祸首。

“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告诉我!”

洛静仪面色霜寒,对于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自然没有太多的好脸色。

“...”

这就是大型双标现场吗?

反派不会生气吗,你这样念念叨叨着另外一个男人。

事实上书中易扬这个无脑反派,还真的就给洛静仪气得撂下一堆狠话摔门而去,反派的无脑间接让主角有了营救时间。

反派不配拥有智商。

“我要杀他,”易扬没有准备跟她废话。

洛静仪出人意外的没有继续情绪激动,看得出来,是一个很冷静的女人。

她沉默良久,蓦然一句,“是因为我吗?”

“不是,你还不够格,”易扬回答地很直接。真话很伤人,洛静仪的脸上一阵黯然。

凌天无论如何都要死,最好是在根本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不然就是家大业大的易家也保不住自己。

“谁都可以活,他必须死”。

易扬感到很庆幸的是,这个世界算是低武世界,再强也不能开山断流,权势无疑就有了很大的作用。

“你已经灭了凌家满门,”语气里透露着一丝丝地哀求,“这还不够吗?”

易扬面色很寒。任谁为自己的仇人求情都不会有好脸色。

“成王败寇而已!”

“现在只是我易家势大而已,倘若今天崛起的是凌家,他们灭我易家也必然斩草除根!”

“他凌家,心就会善吗?手就会软吗?”

这倒不是易扬乱说,原书里写凌天攻入不周山,凌天将易氏大大小小一千五百余人斩杀干干净净,累成京观。血流岐江三月殷红,易家灭门的时候,比起眼前燕子坞灭门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

凌天复仇的时候又何曾放过一个襁褓里的孩子,只因为他们也姓易。武力掌控的世家斗争,绝不仅仅是个人恩怨,是累积了几十代人的纠葛,怎么可能不下死手。

“可是...”

“你会为你的盘子里的鸡鸭哀怜吗?”

同情,那是一种良知,但是需要建立在没有利害关系上。同情敌人,就是对自己残酷。

“那不是一回事。”

“在强者眼中,并无差别!”易扬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

洛静仪遍体生寒

“可是...”

洛静仪虽然觉得易扬说得有道理,但是却总觉得有问题。

“没有可是!”

易扬袖子一甩。

“天下世家以武角逐,百姓苦之久已!”

“我易家奋六世之余烈,东出荡平寰宇,意欲为天下铸造一个没有纷争的天下。”

“凌家的存在,不符合天下人渴望安定的需要,灭亡何其正常。”

易扬说得慷慨激昂,活脱脱把反派演绎出了始皇帝的感觉,就是不知道始皇帝作何感受。

看着洛静仪那张沉默的脸,易扬心中暗爽,怪不得主角都热衷于装,原来是真的爽。一时装一时爽,呃,跑偏了。

“你们已经杀了很多人了,继续还会死更多人。”

“放过他,上天尚且有好生之德…”

洛静仪语气软了下来。

她看着眼前的那个传闻中不堪入目的二世祖,微微有些疑惑,能讲出这些话的怎么也不可能是酒囊饭袋。

身上的那种霸者特有的霸道,虽然不近人情,却是很悲慨的气质。

“死人是在所难免的!”易扬摇摇头。

谁让自己是反派呢,“正义”站在了猪脚一方,那么只能委屈“正义”了,你就去死吧。

“这件事我易家不做,也会有其他强者去做。一千年前有人做过,一千年后也还会有人做!”

“那么这个强者为什么不能是我易家呢!”

易扬目光越过窗户落在湖面上,火光映照着的湖面一片绯红,空气中飘飞着一片片烧尽的烟灰。凌家的这场火,会持续一个晚上,这场杀戮也会持续到明日。

洛静仪抬头看着这个帅气的青年,心里有些说不出话来。

以前的愤怒渐渐平息下来,或许就是因为他的那一番话。

“你为什么要娶我...”洛静仪美丽的瞳孔里流动着异样的神色。

“我也身不由己!”

(作者嘴角一抽这话说的。)

“我娶你不过是父君之命,你嫁给我也不过是洛家想得到庇护,易家和洛家之间是相互利用,我们没有一个是幸运的。”

世家之间的联姻,说是女子的不幸,对于男子来说也何尝不是一种不幸呢?与一个完全不喜欢的女子相守一生,双方谁都是受害者。

说到洛家的投机,现在洛家的家主就是软骨头,原书写到在洛静仪被救走后,立马送一个庶出孙女到易扬船上。

等到易家被讨伐以后,立马倒戈向主角,连自己的亲孙女也不放过。

实在是小人所为,为英雄所不齿,但是世家之间的利益就是这样龌龊。

洛静仪愈发的沉默,他知道易扬说得很对,这就是事实,她被洛家抛弃了。

易扬看着洛静仪有些不忍,都还只是一个青年,韶华倾负在离乱里,很不幸。

“我与你可以没有夫妻事实,”易扬的话让洛静仪非常意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反派人渣》<<<<

第4章 主角登场

“怎么?”

看着惊愕的洛静仪,易扬强忍着后面半句你想要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能者多劳嘛。

“你不是...”

洛静仪自然说的是外界对于易扬的那种评价,极度的好色,极度的残暴不仁。

“我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易扬微微叹息道。

洛静仪自然一脸不解。

“却终究是看不穿,流言蜚语多有讹误,我易家势大,自然有别有用心之人。”嘴角一钩,那是以前的易扬。

“况且人总是自以为是,我表现出的正是我想让你看到的。”易扬嘴角一勾,老子又不是那个无脑的反派,“不流连风月,怎么让天下世家安心呢?”

“你,”洛静仪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让她感觉害怕,好深的城府。

易扬一笑,这姑娘还是太单纯,而且还聪明。聪明就好办了,越聪明想得越多,我只要显得复杂一点就不怕她不多想。

“你我必须有夫妻之名!”接回正题,用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

“无论是对易家、对洛家,还是说对你我都有好处。”

洛静仪当然知道,一个易家少主夫人名分的能量,如果两人可以保持距离又可以维系家族之间的信任,这完全是最理想的状态。

她在之前已经做好了成为玩物的心理准备,能够保持距离,或许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吧。

然而…

皓齿轻咬朱唇,似乎有巨大的决断,“可不可以…”

“不可以,”易扬连话都没有让她说完,易扬自然真知道他是想给凌天求情。

看得出来洛静仪死心不改。

心里却是吐槽,我还想求他放过我呢。

“他必须死,因为他姓凌!”

易扬一脸漠然。

而洛静仪心中对凌天有万般愧疚,他觉得易扬一心要杀死凌天,是出于对自己假托有婚约在身的报复,是她害了凌天。

“我求求你,”语气有些哽咽。“我心里没有他!”

“于此并无关涉。”

易扬暗暗叹息了一声,却仍然坚决地摇摇头,“除了这件事没有回转的余地。”

“易家容不得潜在的危险。”

洛静仪身体一颤,易家爪牙遍布四海,凌天一个人,怎么可能与易家对抗。

更妄提救自己。

“你也不必太念着凌天,他真的未必心里有你。”

“你是来嘲讽我的吗?”洛静仪抬起头来,明眸里闪动着怨恨。

无论怎么说 ,看起来易扬都像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来嘲讽一个被洛家抛弃的棋子。

“当悲剧发生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幸运的,”易扬摇摇头,虽然他好奇女主的容貌却是一点也不想作弄她。

“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你好残忍”,突然洛静仪瞳孔颤动。

也许吧,易扬点点头。

他来的路上,也有想过要对主角横刀夺爱,但是面对洛静仪的时候他觉得一种怜悯在心里升起。

她何错之有。

“以后我有空来看你,看开一点,”易扬见洛静仪情绪很不稳定,知道是自己的问题准备赶紧开溜。

“对了,明天婚礼,”转身就要离开。

嘭一声,洛静仪跌落到地上,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她脸上,点点晶莹滴滴溅落,那是一种无力地感觉,洛静仪无声的哭泣,她掩饰的柔弱一下就碎成一地惊惶。

易扬没有回头,他自身难保。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洛静仪微微一愣,这句诗,似乎很配现在三人的关系,洛静仪一心觉得亏欠凌天,但是凌天真的会在意自己吗?或许就像易扬一样,单纯是个人的臆想罢了。洛静仪心里愈发凄凉。

易扬将朱色的门一合,长舒了一口气。只能说情况不坏,洛静仪还不算是真的爱上主角,假以时日还是有机会的。

“这么快?”颍川的声音很唐突地在耳畔响起,眼神古怪。

颖川小声嘀咕道,“不应该啊,这几日的药吃了不少,难道膳房以次充好?”

“是得去敲打敲打了!”

“嗯?”

易扬觉得哪里不对,药是什么东西,还有那古怪的眼神是何意…

颖川抓起易扬的手来,诊断了一番,皱皱眉头,“不应该啊,很平稳的脉象…”

易扬…

易扬却是没有太过深究,他一心想的是明天的婚礼,为了后半生的幸福努力,动力十足。

“附耳过来!”对颖川招招手,易扬一脸神秘。

“何事?”一头雾水

“明天的婚礼,如此如此。”

颖川连连点头,听到后面却是,一句很为难道,“这…”

“我是少主,听我的,”易扬脸一板。

“确定?”

“确定!”

“那好吧!”

颖川见易扬这般肯定,抱拳作别,去按照易扬的话安排去了。

易扬望着颖川的背影眼睛滴溜一转,却是面色有些愁容,“万一呢?毕竟那可是主角,万一逃脱了…”

“不行,对于这种杀不死的生物,我得下狠招!”

目光星寒,我不想死,那委屈你死一下,不过分吧。

———————————

这时,燕子坞秘境入口。

一个飞鱼服青年用右手死死按着右臂处的伤口,面色苍白如纸片,手里拄着的雁翎刀啪嗒啪嗒地滴着鲜血,刀口密密麻麻许多缺口。

一身飞鱼服被刀撕裂了许多口子,血污将整张脸染得状若神魔。踉踉跄跄向秘境门口走来,神色惊惶。

那样子看起来就知道秘境处的战斗很是激烈,这已经不知道第几人负伤退出战斗了。

“兄弟?”守门的两医官一见连忙上前去扶。

“兄弟你哪一处的,”一个拖过一条长凳,青年只是被一按就垮了下来,瘫坐在长凳上。

医官熟练地把被血块黏住的衣服剪开,先是简单的清洗了一番伤口,以免感染。

又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个药瓶,将粉末状的药粉倒在那青年的手臂上,那青年死死咬着牙齿,硬是没有发出一声哼哼。

“我乃白眉处...的”,后半句生生截掉。

青年手里捏着刀柄,面容扭曲,木质刀柄生生给他捏成几节。

两个医官也是大为佩服,这人伤口深可见骨,药粉的灼烧加上伤口本身的痛苦,把人痛得昏厥过去也是常事,这青年却是一声没叫。

“是条汉子!”

“佩服!”

两个医官边上药,边称赞道。

那人只是拧着脸,不说话。

“好了,你且养伤,明日便是少主大婚,也好大碗吃喝,”医官对着年轻人很有好感,不免多说了一两句。

那青年眉头微不可察地一蹙,旋即笑着,“想来我也喝不到多少汤水,倒是不必抱太大的期望。”

看了看手上的伤口,心里有丝微微的庆幸,还好。

“这次可不同往时,少主是明媒正娶洛家小姐。”

医官将一截白布裹在青年手上,轻轻系了个结,“负伤的弟子是是可以登上楼船,与少主共饮的。”

“有这等好事?”那弟子微微一激动伤口崩裂开了,从白布处渗出鲜血来。

“哈哈哈,”那医官只是以为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雏,“莫要崩开了,明日举不起酒碗来!”

青年憨憨一笑,“那是那是。”眼神却是微微有所异动。

站起身来接了一件干净的飞鱼服,披在身上。

走到很远处时,钢牙咯咯作响,一只手探向怀里的玉佩,看了一眼那颇有神韵的一个凌字,然后叹息一声将那玉佩放回去,小声道,“还不是时候。”

这披着飞鱼服的人不是易家的狗腿子,却是凌天。他从凌家的秘境里,非常“侥幸”地逃了出来。

又随便治个伤,便获悉了反派的安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反派人渣》<<<<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