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大帝》5月的小满的小说,赵云,张金升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云天大帝

作者:5月的小满

主角:赵云,张金升

类型:玄幻

简介:穿越玄幻爽文!
第一天被退婚,第二天被刺杀,
第三天惊天突破,第四天被订婚,第五天想退婚...
这是赵云天废柴流开局,觉醒惊人天赋,无系统无外挂,靠励志修炼成帝的开始...
学院宗派争锋,天骄美女争斗!
各元素万兽属性争奇!
各隐秘和真相等待一一解开...
岁月横流,时光成碑,少年仗剑走天涯,追寻真相和正义,镇压一切敌,终将成为人族最强之帝!
主角会不觉中装逼,各配角女主智商在线!

第1章 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躺在床上的赵云天,微微睁开眼。

“好多陌生记忆涌进,穿越了?”

“原来,我还是叫赵云天,是在后山试炼之中,意外被疾风狼击中心口,然后死里逃生了?”

“咦?不对,我原本是可以躲开的,是那梁平之害我,他们这是准备,动杀手了吗?”

赵云天记忆逐步融合之后,终于缓缓想起来了上午在后山试炼的事。

突然想起了穿越主角应该有的东西,赵云天在心里面默念了好几遍。

“系统?外挂?在哪里呢?你出来吧。”

“系统爸爸,白胡子老爷爷?你出来啊。”

后面那一句赵云天直接叫出来了。

由于受伤刚醒,声音里透着急切感和无力感。

寂静无声,没有系统,也没有外挂,更没有白胡子老爷爷。

就在赵云天的情绪一阵低落的时候。

突然,寂静无声被打破,有声音传来了。

赵云天一阵惊喜。

然后失望,原来是外面大厅传来了声音。

外厅一正在打坐的灰衣老者,突然睁开眼,说:“金升,刚刚里面,是不是有声音?”

对面一个在闭眼养神的青衫中年,也睁开眼了:“没有吧,这会已经凌晨了,院长,回去休息一会吧,我看着就行。”

灰衣老者想了想,点头说:“好,我使用水元丹治疗之力,已经治好他心口处的致命伤了,能不能神魂归位醒来,就看他自己的意志造化了。”

青衫中年也点头,说:“院长功参造化,这赵云天也是意志坚定之辈,想必能逢凶化吉吧。”

灰衣老者听后,微微点头,缓缓出去后,外面的声音停歇。

赵云天听到外面没了声息,心想:“听声音,这被称呼为老院长的,应该就是南江学院的老院长南德清了,另一个就是我现在的班主任张金升了。

老院长是水属性超凡强者,水元力擅长治疗,难怪我身体受那么重的伤都治好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之前的赵云天神魂死后被我融合了。”

“我在蓝星也叫赵云天,你在这南江郡城也是叫赵云天,这样吧,蓝星赵云天就是我的前世,南江城赵云天就是我的今生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分彼此。”

这样一想,南江郡城赵云天残留的一丝神魂怨念消散了,两者神魂无分彼此的紧密融合。赵云天突然感觉神魂之力猛增一波。

“咦?我竟然闭着眼睛,就能清晰感知到整个房间的环境。

这算是穿越后的第一波福利吗?”

赵云天正在沾沾自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叫一声。

“啊,死惨了,我想起来了。”

原来,神魂完全融合后,赵云天理顺了所有以往的记忆,完全明白了自己的现状。

这赵云天,以前是这南江郡第一天才。

刚14岁,就是元徒巅峰,是南江学院千年来,最早突破到元徒巅峰的学子。

但是15岁后赵云天就出大问题了。

赵云天刚14岁就是元徒巅峰,到现在17岁了,竟然还是元徒巅峰。

赵云天停留的三年半,普通武者都已经追了上来了。

作为开局王者,现在连青铜都不是,这个就很尴尬了。

赵云天是南江郡三大家族之一嫡子,本来赵云天就算是练武废材,也能安稳的做个富二代,靠着父辈的荣光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

可是两年多前,又出大问题了。

赵云天的父母失踪了。

因为赵家三代单传,人丁单薄,赵云天父母收了一个弟子叫郎武平,一个义女叫赵云朵。

现在赵家在南江郡的家族生意,就在这郎武平的管理之中。

可是这郎平却是个白眼狼,最近开始造反了。

“我这次的死必然和这梁平之有关。

还有,说不定也跟这郎武平,或者说是背后的郡主府有关呢。”

“眼前面临的紧急困境至少有四个,一是找寻失踪的父母,二是外界总有刁民想害朕,三是赵家内部面临反骨仔搞分裂,四是我自身如何尽快突破元士。”

“唉,没想到竟然重活了,不过开局就是地狱模式啊!”

突然,脚步声响起,原来是张金升进来了。

想起张金升老师一向对自己比较关心,赵云天微微睁开眼,说:“老师好。”

张金升:“嗯,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云天:“没事了,心口受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

“那就好,老院长可是为你治疗了大半天。那你好好静养,我再批你两天假,你下周再来上课吧。”

“好,辛苦老师了,老师慢走。”

咕!

正在思考处境的赵云天,突然听到肚子一声响。

“原来是大半天没吃东西,肚子饿了,好尴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云天大帝》<<<<

第2章 单纯来青楼吃饭

赵云天看着在宽大的房间,心想:“这做富二代还是有点好处的,在学院里面也能住那么大的房间。

好家伙,乾坤袋里至少数千金币呢。

如果不是家里内忧外患,我梦想中的纸醉金迷和幸福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房间什么食物材料都没,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不对啊,我现在是富二代了,干嘛还想着自己煮呢?

走,先出去找个吃的。”

凌晨一点,赵云天出到南江学院外面。

走着走着,看着几乎没有人影的街道。

“嗯,也就阴暗中有几个穿着学院服的情侣,在悄然干着什么。”

有点想去问路,但又不想去吃狗粮,赵云天纠结了。

“这赵云天一天到晚练武,都没出来夜宵过吗,记忆中竟然找不到半点有关宵夜的信息。“

”算了,随便选一边找找吧。

这第一天初来乍到,熟悉一下环境也好,那边似乎比较亮。”

去到光亮处,看到一处高档酒楼模样的店,装饰那是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偶有几个男人悄然出入。

赵云天走近了,看到牌匾上偌大的三个字,让人一看到就很有食欲:御鳝楼!

赵云天微微有点疑惑了,“这世界的宵夜档都那么高档的吗,门口的侍者服务员,竟然都是如此美貌,和性感?“

“好饿了,就这家吧,反正小爷现在还是顶级富二代,也不差钱。”

御鳝阁门口领头的中年美妇人,看到赵云天也是一愣,同时也在心里疑惑了。

中年美妇心想:“这不是未来的小姑爷吗?他竟然胆大包天的来这里?如此饥不择食?”

“要不要拒绝他呢?

不行,不能拒绝,万一小姑爷去了别家,我更不好交代,先接待他进去,然后...”

中年美妇人对旁边一位姿色标致的粉衣裙年轻女郎,打了个眼色,年轻女郎点头。

年轻女郎看到赵云天帅气的脸庞,心里可是一阵激动。心想:老娘今晚可是赚到了,这帅气的身材相貌,就算是倒贴,老娘也干了。

年轻女郎赶紧激动的上前,勾肩搭背的把赵云天引进了里面。

赵云天进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如在云端似的。

因为这粉衣裙年轻女郎,身穿露背低胸装束的紧身粉衣裙,很热情很贴身的拉着赵云天手臂进来。

“哟,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御鳝楼吧,快快请进。”

而且由于粉衣裙年轻女郎的服务态度太过热情贴身,赵云天手臂处偶尔会传来一些柔软的触感。

赵云天心想:“现在的饭店的服务员,服务意识都这么好的吗?还是因为我这可怕的帅气,才有的特殊待遇?”

一进来,看到这酒楼里面的装扮,赵云天终于清醒和惊呆了。

御鳝楼中满是莺莺燕燕,香风薄衣,花枝乱颤,一时间春色满园关不住。

赵云天心想:“这尼玛不是酒楼饭店,是青楼?”

“御膳,嗯,这文字文化,也是博大精深,怪我没文化。”

“还有,想出这个名字的人,也真的是神人。”

“小生前世作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也甘拜下风。”

刚刚想转身出去的赵云天,不知道是因为舍不得那触感,还是因为那肚子,又的确是不一般的饿了。

“青楼就青楼吧,有吃的就行了,这么夜了,换地方也是麻烦,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妹子又不是母老虎,我怕什么。”

“嗯?在之前的赵云天的眼里,妹子竟然就是母老虎?这思想认识可不行啊,我得教你重新做人了。”

见到身穿一身简单白衣学子打扮,都掩盖不住的帅气的赵云天进来,不少青楼姑娘也惊呆了。

他们可不是震惊于赵云天的身份,而是因为赵云天那该死的帅气的容颜。

是的,这赵云天可是曾经有南江学院第一少年天才和第一美男子之称。

赵云天的帅气,也是更加引发了姑娘们争抢的热情,一群姑娘围上来,娇躯乱颤的拥簇着他,软香温玉,美不可言。

在这温馨的气氛之下,突然赵云天的肚子微微一叫。

好尴尬。

“还好她们没留意到,不然就影响我帅气的光辉形象了,唉,都怪这那么温馨的气氛,差点忘了正事了。”

这时候,之前门口的那一位中年美妇人进来了,挥手挥开众美人说:“不知道赵公子进来这御鳝楼是吃饭?还是住店?还是...”

赵云天:“你认识我?”

赵云天似乎有做坏事的学生,被老师发现的尴尬感,毕竟在青楼遇到熟人,这还是第一次,完全没经验呢,难免有点紧张。

中年美妇,也就是老鸨说:“这南江郡城虽然武者数百万,但是最强的三大家族之一的赵家的嫡系公子,我们自然还是认得的。“

然后中年美妇看了一眼激动的众妹子,说:”而且赵公子,可是名声远扬。”

赵云天心想:“吓我一跳,原来是我名气太大了,不过这才穿越的第一天,千头万绪未理清,更重要的是刚刚大伤初愈,最重要的是还饥肠辘辘,也没心思搞那腾云驾雾的事。”

赵云天:“帮我开个上房,我单纯的吃饭和住店。”

老鸨看了一眼旁边美艳的众妹子,说:“那需要...”

赵云天顺着老鸨的目光看了一眼众妹子,最终还是忍住了那一团似乎要升腾而起火气,装作漠不关心的说:“不用搞这些,本少爷就单纯的吃饭和住店。”

在老鸨惊讶的目光和众美女失望的眼光中,赵云天随着侍者进入了一处奢香的房间。

赵云天心想:“这环境果然是妥妥的,唉,竟然到妓院来吃饭住店,我也是服了我的,我的洁身自好的决心。”

不一会,侍者奉上茶点和几样小菜。

赵云天饿的不要不要的了,不一会就风卷云残吃的干干净净。

进来的侍者看着干干净净的碗碟,在惊讶和不解的眼光中,拿走碗筷。

“刚刚这侍者这眼光是怎么回事呢,也是在佩服我来青楼认真吃饭的精神和决心吧?”

“不会是怀疑我身体有问题吧,谁说到青楼一定要干那种事的呢?

单纯的吃顿饭,睡个素觉,不也是,挺美好的事情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云天大帝》<<<<

第3章 穿越第一天,被退婚

第二天天色微亮,南江郡城城东一处占地数千亩的豪华庄园,庭院豪宅遍布,假山流水,鸟语花香,郁郁葱葱。

豪华庄园门口两个烫金大字:颜府!

颜府中央主院大厅中,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美妇人端坐主座,后面是站着两个丫鬟,旁边站着一位总管模样的老者。

这位青衣美妇人正是颜府家主夫人,玉青箐。

在玉青箐对面站着的,正是昨晚接待赵云天的御鳝阁老鸨。

玉青箐:“你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未来姑,那赵云天,昨晚真的夜宿青楼?”

御鳝楼老鸨:“是的,的确是未来姑爷,我昨晚亲自接待的,不过...”

看着老鸨欲言又止的样子,玉青箐:“不用称呼未来姑爷,就称呼赵云天就行,有话直说,不得有半点隐瞒,不然,你知道厉害。”

老鸨连忙点头说:“是的,那未,那赵云天似乎不是来逛青楼的,是单纯来吃饭的,他进来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他好像找错地方的感觉。

而且,而且,他并未叫姑娘陪睡。

他就说是来吃饭住店的,还把我们上的茶点小菜都吃光了,夫人你知道,我们的茶点分量还是...”

玉青箐点头,拦住了还要往下说的老鸨,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赵云天在御鳝阁的表现,记得吩咐下去所有人都要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说。”

老鸨点头答应,躬身退下去。

玉青箐忍不住心里吐槽:“我还以为是自暴自弃,去逛青楼了呢?而且还敢逛我们家青楼。

原来是去青楼找吃的,这脑回路,练武练痴了吗?

不过现在他由天才成了废柴,如今那么多人对赵家虎视眈眈,我们家如玉可是艳名远扬,招蜂引蝶...

看来也只好这样了,这样既为了如玉好,也是为了他好。”

玉青箐稍微思索一会,对着旁边的管家颜忠说:“忠叔,麻烦你去做一件事。”

颜忠微微点头:“夫人吩咐。”

玉青箐:“这样,你带人去御鳝楼,去到之后,这样,这样,声势大一点,明白吗?”

颜忠听着,神色一变,看着玉青箐。

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夫人这样,老爷那边...”

玉青箐:“放心,我有分寸。”

颜忠微微思索了一会,点头:“好,我明白了,夫人放心,我现在就去安排。”

由于昨晚太夜睡,艳阳高照的时候,赵云天还在和周公约会中呢。

迷迷糊糊中,赵云天似乎感觉自己是在云端上,有种腾云驾雾的快感。

“我不是没有叫姑娘呢,怎么感觉在腾云驾雾。”

然后,突然耳边还迷迷糊糊的,似乎传来了各种声音。

“这是赵家嫡子赵云天吧,睡着都那么帅呢。”

“不过这赵公子也太傻了吧,逛青楼竟然逛到自己丈母娘家开的去了,这下可被抓了吧。”

“站住,这里是南江学院,非本院学生不可以进。”

赵云天被这一喝,惊醒了。

微微睁眼一看,自己还躺着在青楼的床上,但人已经不在青楼了,似乎在学院大门口外了。

突然,砰的一声,只见颜忠把单手举着的那张青楼的床轻松放下。

青楼那张充满唯美浪漫气氛和某种想象力图案的床,连同床上的赵云天,就被放在了学院大门口外了。

床上的赵云天,这一下,可就完全清醒了,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同学,差点就想把被子盖在身上,来个掩耳盗铃。

“不对,我干嘛要不好意思,我又没去逛青楼,嗯,我是去逛青楼了,但我只是去吃个饭而已啊。

而且就算逛青楼,那又怎么样,青楼既然公开存在,就说明在这个世界吃鸡可是合法的啊。”

“啊,刚刚谁说了一句,逛青楼竟然逛到丈母娘家开的去了?

啊,我想起来了,我是有妇之夫,不是,我是有未婚妻的。

而且,那家青楼不会就是我丈母娘家开的吧?”

“丈母娘你做啥生意不好,竟然做这一行,这回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对啊,我只是吃了饭,没吃鸡啊。”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身穿白衣裙,长得可爱清甜而又曲线玲珑的学妹模样的学生,走上前来了。

白衣裙学生怒气冲冲的说:“赵云天,你竟然公然去那种地方,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你不仅练武天赋废材,而且连人品也渣,亏如玉之前还觉得你人品好呢!

我几次跟她说,你配不上她,劝她跟你退婚,她都不回应呢。”

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同学,赵云天知道躲不过,自自然然坐了起来,大大方方的站在了床边。

然后向着颜忠等几位颜家的人打了一下招呼:“谢谢几位送我回来了。”

看到颜忠等人目光或惊奇或惊呆,但又不理自己。

赵云天心想:“反正我光明磊落,大大方方,我怕什么。”

然后又向周边的同学打招呼招招手,引得几个学妹忍不住的爱慕的目光投来。

“好帅啊,学院第一美男子跟我打招呼了。”

“就你花痴,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

“就是,废材一个,停留在元徒巅峰三年多了,据说是天生无法结元丹成元士的体质呢,以后注定是废柴了。”

“人家就算是废柴,也是南江郡三大家族的嫡子啊,我们也比不了啊。”

“你这是什么老黄历了,其父母都失踪两年多了,据说是回不来了,赵家正在闹分裂呢...”

“嘘,禁声,话可不能乱说...”

听着周围或小声或大声,或赞许或羡慕嫉妒恨的指指点点的话语,赵云天总感觉似曾相识。

“最近一年,这些话语可是挺多的,算了,习惯了,也计较不了,我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尽快的突破元士。”

赵云天正想离开,突然之前那白衣裙清甜学妹模样的女孩,伸手拦住了赵云天。

赵云天也记得这长相一看就是傻白甜的小姑娘,就是自己未婚妻颜如玉的闺蜜东方珠。

赵云天:“东方珠,你这傻白甜的脑子,我都不跟你计较,你还想干嘛。”

东方珠也意外了:这赵云天以往都是不善言辞,看到我就躲开或者不屑于反驳的态度,这是怎么了,破罐子破摔了吗?

东方珠说:“哟,胆子大了,敢去青楼了,还敢反驳了,还是去颜家名下的青楼,以往是装着一心向武的吧。

我就说,如玉是被你欺骗了,你现在不仅仅是练武天赋废了,你是打算彻底的,自暴自弃了吗?

按我说,你就该主动去颜府退婚,现在的你,可是根本就配不上颜如玉小姐。”

赵云天正想回答,我和颜如玉的事与你何干,话还没出口呢,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不必他来退婚了,婚约我已经带过来了。”

众人一看,远处一辆豪华马车上,正走下来一位美艳贵妇。

来人正是颜府夫人,玉青箐。

玉青箐接着说:“赵云天,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三年多不突破,我们颜家已经承受了很大压力和流言蜚语了。

你现在竟然自暴自弃到,夜宿青楼了吗?”

赵云天:“那个,能听我解析一下吗?

我只是去吃个饭,并没有,并没有吃鸡。”

周围围观的同学笑了,这话虽然通俗,但也是易懂,没几个不明白的。

也就是傻白东方珠,似乎有点疑问:这么严肃的环境下,这赵云天说什么吃鸡呢,想转移话题吗?

玉青箐一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态度继续说:“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是做了,敢做不敢认,更是可耻。

这是你我两家的婚书,还有你父亲当年给的聘礼凤燕血丹,都在这礼盒里面了,你拿回去吧。

现在的你,可是配不上颜如玉,夜宿青楼,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一挥手,一个盒子轻飘飘的飘了过来,根本不容赵云天拒绝,直接就停在了赵云天的胸前。

这时候的赵云天,看着停在自己胸前的礼盒,也是惊呆了。

“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套路,难道是注定了我要成为这天地间的主角吗?

我要不要配合喊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不对,我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退婚啊,我怎么能兴奋?

不对啊,我在青楼没有吃鸡,我丈母娘不可能不知道的啊。”

“呵呵,明白了,这不过是借口,不过就是嫌弃我,三年多不突破的废物体质,没前途嘛,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呵呵,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可是够现实的了。”

这时候,玉青箐看着看着赵云天的脸色不停变幻,时而激动时而兴奋时而愤怒,心想:“我是不是做得太过了,刺激到他了,不过,我这也是为他好啊。

如玉如今不仅练武天赋南江学院第一,南江第一美人的美名更是远扬,被很多天之骄子惦记上了,退婚可以为他少树敌,这可不仅仅是为了我家如玉好呢,真不识好歹。”

想通了一切的赵云天,突然脸色平静了。

赵云天平静的接过礼盒,捧在手心里,说:“这事情,如玉小姐知道吗?”

玉青箐看着脸色不再不停变幻的赵云天,说:“她知不知道不重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决定了就行。

这聘礼礼盒是你父亲留下的物品,可要收好了。

另外,你父亲和颜府一向交好,我也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颜如玉三年内不会再订婚,如果三年内,你可以进入岳麓学院的甲班,并且打败颜如玉,我们颜家还欢迎你上门提亲。”

赵云天想起了那一个文静而又冰山的倩影,心想:“原来她不知道,我就说那一个文文静静美人,怎么做得出如此伤害我的事呢。

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都想子女好。

现在的我,这废物体质,丈母娘如此做法倒是情有可原,但是罪无可恕。

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做法,我也是要脸的呢。

我该说点什么呢?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今天的我,你爱看不看,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云天大帝》<<<<

第4章 第一美人颜如玉

玉青箐看着脸色又开始不停变幻的赵云天,心想:“我都说了一些软话了,这平静下来的脸色,怎么突然又开始不停变幻了呢,那句话刺激到他了?三年太长?还是太短?”

就在现场两位主角内心戏丰富的时候,突然一位身穿白色紧身衣裙的少女,缓步闯进了现场,一下子把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成为了现场众人的焦点。

只见少女约十七年华,娇躯在一身淡雅的素色紧身白衣裙包裹之下,远看就显得身材比例完美。

缓步走进来时,走动间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虽还不够火辣,小荷才露尖尖角,却是更显青涩的美。腰间系带,更显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皮肤自然无暇般白皙,配上典型的瓜子脸,更显古典淡雅美。

就算不了解她的人初次看到她,也能感觉到一股文文静静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但却和冰山美人的气息完美结合在一起,正是有女初长成的年华,却已然是掩饰不住的美人如玉。

来人正是退婚风波的女主角:颜如玉。

“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颜如玉就如同书中走出的仙子般恬静纯洁,虽然不是第一看到了,还是那么令人迷醉。”一男同学装模作样的道。

“还书中自有颜如玉,是冰山中自有美人颜如玉吧,不过就算是冰山美人,我也热爱。”旁边的同学说道。

傻白甜东方珠看到颜如玉过来了,连忙过去说:“如玉,你来啦,我就说赵云天的天赋配不上你了,你看他现在开始自暴自弃到夜宿青楼了。”

颜如玉点一下头,没回答。

继续缓步越过东方珠,看了一眼赵云天,眼眸明亮,眼眸之中似乎有莫名的情愫,从一开始的眼神复杂,到后面眼神之中,似乎也含有一丝失望。

任谁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在青楼被抓奸在床,都难免会有一丝失望吧。

看到如此美人露出失望的神情,现场不知道多少少年的心碎了一地。

有个少年差点忍不住就想上前抽打一顿那负心人,还好被同伴拉住了。

赵云天看到颜如玉失望的眼神,脱口说出:“我只是单纯去青楼吃个饭,睡个素觉就回来了,你信吗?”

引起旁边同学的一阵嗤笑。

一个胖子男同学对旁边同伴说:“男人去青楼单纯的自己吃饭,自己睡觉,你信吗?”

不等旁边同伴回答,旁边一个女同学听了说:“胖子,你去过青楼吃饭?”

胖子:“嗯,啊,没,我只是听说的,你听我解释。”

听着赵云天无力的解释,颜如玉终究是没再对赵云天说什么。

转过身,径直走到母亲的前面:“母亲,退婚这事父亲知道吗?父亲可是...”

玉青箐:“这事母亲做主就行,学院门口围着太多人了,回去再说。”

颜如玉听后,也知道是母亲自作主张的了,不过颜如玉的性子,本就不喜欢处在那么多人当中,而且大家都在围着她这个女主角,正指指点点着呢。

毕竟这事,赵云天作为出轨被抓的一方,固然不光彩,自己作为被出轨,然后主动退婚的一方,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呢。

颜如玉也不好当众责问母亲,也不想再听赵云天解释,回头看了一脸赵云天,眼神复杂莫名,然后转身和母亲一起上了颜府的豪华马车,车帘渐渐关上,佳人缓缓离开。

赵云天看到颜如玉的眼神,还想解释点什么,但是又觉得苍白无力,毕竟在青楼被抓奸在床,这该怎么解释呢。

“不对啊,要破案也简单啊,这事御鳝阁的人都知道,都可以作证的,而且丈母娘绝对是知道真相的啊。

不过问题是,这丈母娘明摆着是要栽桩嫁祸我了。所以关键点不在于解释和真相,关键点在于我的实力,丈母娘给我三年时间吗?

我要不要喊出一句,三年太久,我只要三个月呢!

算了,不玩这些虚的,还是回去想想,怎么解决我这三年不突破的问题吧,再不突破,一切都是虚的。”

三年太久,只争朝夕!

想清楚问题核心的赵云天,也不管议论纷纷的人群,准备回学院里面的住处了。

赵云天走了几步,前面却被傻白甜东方珠拦住了,赵云天这会正没心情呢,还着急着想怎么解决大事呢,哪有空搭理她,直接说:“好狗不挡道。”

看着绕过自己离开的赵云天,东方珠说:“你才是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记得以后不要跟颜如玉来往了,颜如玉是天鹅,注定要翱翔九天,你不过是,是...”

刚绕过东方珠,又有一人在前面挡住了。

赵云天正想开骂,只见来人笑眯眯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倒也不好骂出口,来人正是赵云天怀疑昨天暗害了自己的梁平之。

梁平之笑呵呵的说:“没想到我们赵云天赵公子好这一口啊,伤好了吗,竟然那么快就去...”

想起周边那么多同学,梁平之终究是没有说下去,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神情。

赵云天心想,这梁平之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我发现了他暗害我的事情,现在的我还没到翻脸报仇的时候,先稳住他了,按我以前的性子,跟他点点头,然后绕过去就行。

赵云天:“伤好了一大半了,只是心情不好,单纯去喝个花酒而已。”

说完不等梁平之回复,就绕过去了。

梁平之看着远去的赵云天,心想:他没发现我暗害他的事吧,这赵云天情商可不咋样,毕竟我是看到他危急,装着去拉开他的,只是一下子力度不对,刚好挡住了他的退路,只是巧合了一点,这也是正常的。

梁平之旁边的陈华章说:“梁兄,这赵云天竟然死里逃生了,蒋公子可是...”

梁平之:“嘘,禁声,学院里卧虎藏龙,不要乱说,算他命大,不过这颜如玉也退婚了,蒋公子那边也可以交代了,走,去把这事告诉蒋公子。”

回到颜府的大厅的母女俩,分别坐下。

颜如玉:“赵云天昨晚是真的,真的夜宿青楼?”

玉青箐:“抓奸在床,你不是看到了吗?”

玉青箐接着反问:“而且这是否是真的,对你来说重要吗?你喜欢赵云天吗?”

颜如玉想了一下说:“重要,这关乎他的清誉,母亲就算想逼他退婚,也没必要毁人清誉。”

玉青箐:“看来你是相信他了,或者说,你觉得是母亲栽桩嫁祸他的了。

也是,按照他以前的性子,的确是不会去青楼,但他已经停留在元徒巅峰三年半没突破了,三年半的静修和枯寂等待,就不能使他性情大变,自暴自弃吗?”

颜如玉沉默了一下,说:“母亲为何如此急切的退婚?”

玉青箐:“你还没回答我,你是否喜欢他呢?”

颜如玉:“不知道,但他是我在南江学院唯一接触过的男子,也许是,有好感吧。”

看着对面虽然文静却又气质清冷,但却掩饰不住的不可艳物的女儿。

玉青箐说:“你就是性子越发清冷了,不爱和人打交道才如此,不过这也和你15岁突破元士后觉醒的水冰清元丹有关。

嗯,说回退婚一事,既有母亲私心,也是为了你和他好。”

看着女儿疑问的神色,玉青箐接着说:“在你14岁和赵云天订婚的时候,其实蒋家就来提亲过了,想蒋世华和你订婚的。

当时赵家势头虽猛,但也不过是刚刚崛起的新势力,蒋家可是千年老牌世家,只是你父亲选择了他的好友赵家。嗯,当时的赵云天也还是南江郡第一少年天才。

今年你父亲一共也就回来了两次,但这两次蒋家可都是厚礼上门,明里暗里的暗示赵云天配不上你,希望和你订婚的意思昭然若揭...”

颜如玉:“我明白母亲的意思了,为我好,则是希望我能再择佳偶,为赵云天好,则是,母亲怀疑赵云天这次受重伤,背后或有蒋家的动作,所以解除婚约可以减轻蒋家对赵云天的敌意。”

玉青箐:“是的,你是极为冰雪聪明的...”

颜如玉:“此事怕是父亲会生气,父亲与赵云天父亲可是生死之交。”

玉青箐:“所以我留了余地给赵云天,我退婚时公开说了你三年之内不会订婚,至少这三年内是没有哪一家上门提亲了,给了这赵云天三年时间了,如果他无法一飞冲天,那注定是配不上你这个白天鹅的。”

看到颜如玉若有所思,玉青箐顿了顿,接着说:“你如此绝色和天赋,喜欢上普通人,只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新书第一天破万,来收藏评论,我继续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云天大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