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道》君沉汐的小说,苍璃姐姐,苍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夺道

作者:君沉汐

主角:苍璃姐姐,苍璃

类型:玄幻

简介:他是世间最后一个灵魂修士,他自绝望与痛苦的深渊中走出......
“姑娘,你为何老盯着我?”
“你血的味道太香了!”
“......”
多年以后。
某个帝级强者:“看呐,他笑的多么阳光,这么善良,你却偏偏跟他为敌?”
某敌人瑟瑟发抖:“这衣衫染血,一脸狞笑,你跟我说阳光善良?我......”
PS(重要):本书适合一个人在家品尝,准备好纸巾,不用脱裤子,未成年人谨慎入坑。。。

第1章 绝望的噩梦

造化神星,一颗古老浩瀚的蔚蓝色星球,在那星球表面,一片形状犹如破碎枫叶的广阔大陆便屹立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上,世人称之为神泣大陆!

上古时期,神泣大陆修行盛极,强大的道修翻江倒海无所不能,呼吸间引动风云变幻,并且衍生诸多修行门派,道法万千,森罗万象,史称森罗纪元。

后来,一场浩大的劫难来临,无数道修陨落,那些闻名天下的修行圣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彻底破败,道修心目中的圣域,也是森罗纪元最为灿烂的中心:神洲大地,却从此没落,执掌天地的入圣道修更是完全销声匿迹。

神泣大陆中部有一地,被称为十万天荒大森林,顾名思义,凡人要徒步横穿此地,天荒地老也难以做到。

云飞山,是十万天荒大森林中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云飞宗便矗立于此,此山时有流云经过,宛如仙境一般,故有此名。

山上古老的红砖道观颇有气势,金色的斜顶衬托出一幅正气浩荡的模样。

夕阳西下,某间略显老旧的房屋内却陡然传来一道仿佛经受着可怕酷刑的惨叫声:“呃啊……!”

声音响彻四周,持续了不过片刻,四处听到的人顿时停下手中的动作,他们表情各异,有的冷漠,有的皱眉,也有怜悯,甚至有的冷笑,几个不知情的少年少女则有些担忧。

他们悄悄谈论了几句:

“那个人的病还没好吗?”

“应该是吧!听长老们说,他可能得了什么可怕的绝症!”

“都快十年了,好像每隔几天就会发病,好可怕啊。”

“是啊,从我记事起,就经常听到他的惨叫声!”

“红云长老还真是锲而不舍,这十年来依旧没有放弃他,真是宅心仁厚呢!”

“对呀!红云长老对我也很好,经常炼制丹药帮助我修炼!”

“真希望他的病能早点好起来!”

“不过好奇怪,长老们都不准我们见那个人!”这孩子像是听说了什么似的,目光有些闪烁。

“可能是担心他的疾病传染给我们吧?”

他们又悄悄说了几句,便急忙离开了。

不久门被打开,一位目光阴沉的少年虚弱地踏出屋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那一头张扬的黑发随风飘荡,看起来好久都没打理了,他一手扶着门前的柱子。

在他身后,一个身披白底火云袍的鹤发老者阴寒一笑,手上还拿着奇诡的八卦罗盘,罗盘底部是几道锋利的刀刃,刀刃不过小指长,上面的血槽还残留着丝丝血迹。

明明是一座正气浩荡的山峰,但老者的笑容却让四周充满寒意。

仔细一看,便发现少年蓝衣背后隐隐有一滩血渍,只不过似乎已用绷带包扎过伤口,血渍逐渐干涸。

“回去好好养身体!铭殇!”白发老者收起那阴寒笑容,一脸阳光灿烂道。

铭殇收起阴沉的表情,条件反射地回头微笑道:“是。”

夜深

昏暗的房间内,铭殇躺在简陋的床榻上,他紧闭双眼,表情很是痛苦,显然在做噩梦。

透过那挣扎的面容,梦境中,少年无助地趴在地上,四周是那现实熟悉的练功房,站在他前方的正是身穿白底火云袍的老者,他一脸狞笑,极尽得意!

少年双手握紧,不断挣扎,那是恐惧的来源!

梦中的场景仿佛早已经历的千万次,不仅是白天,就连睡梦中,那个白底火云袍的老者都如梦魇一般不断折磨着自己!

呼!猛然间,少年坐起身来,他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断喘着气,噩梦惊醒,眼底的恐惧逐渐掩藏!

门窗紧闭,这让本来昏暗的房间更加漆黑,少年整个人窝在墙角,那是星光都照射不到的阴暗所在,他双手紧握,目光冰冷更是带着无尽的仇视,这样的眼神只持续一会他便闭上双眼,再度睁开时便只剩下可怕的平静,仿佛没有一丝感情。

早在几年前,少年便已习惯隐藏自己的想法,并且很好地控制面部表情,他不敢让任何人察觉异样!

从懂事起,铭殇的记忆便停留在重复的经历中,开始时先被那诡异八卦抽取鲜血、最开始一小碗的量,然后休养身体、抽取鲜血、继续休养,周而复始,直到现在!

回忆往事,红云长老曾传授自己功法,然而修行至今近十年,依旧处于玄海境三层,再也寸步未进,他告诉自己,可能是因为身体天赋的缘故,为了解决无法进步的问题,只能抽血研究。

时至今日,铭殇哪里看不出来,研究只是给自己的说法,真正目的是为了抽取自己体内的鲜血!

幼小时,懵懵懂懂,只知道每次抽取鲜血后痛不欲生之际,就会想起那个永远无法遗忘的夜晚。

那对话只存在记忆深处,好似无比久远:

“我好痛啊!苍璃姐姐,他们不断地抽我的血!我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苍璃姐姐求你救救我!我求求你救救我!”

那少女紧紧抱着自己,在耳边低呐着:“对不起!苍璃只是一个囚奴,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你,对不起,你要牢牢记住这些伤痕!记住这里所有人!记住他们带给你的一切痛苦,从今往后,苍璃便叫你铭殇!你就叫铭殇!”

“我叫铭殇!苍璃姐姐,我有名字了!”

“是!你叫铭殇!”

后来铭殇发现,自己的鲜血似乎有一种奇异的能力,可以快速愈合伤口,这也是自己时常被抽取鲜血,却没有大量失血的缘故。

而红云长老,甚至整个门派包括掌门云飞子,想要的就是自己身上的鲜血,残酷的事实告诉他!

他被云飞宗圈养着!

可是,即便猜测到这些,铭殇也不敢有丝毫异动!他的修为只有玄海境三层,他根本逃不掉!

铭殇曾试着逃离,然而那次半路就被打昏,醒来时,那个在孩子面前和蔼可亲的红云长老冷冷告诉他:“不要再试图逃跑!毕竟目前,你拥有生存的权利!”

这句话就像噩梦一般纠缠着铭殇!

之后他被囚禁在柴房三年,从那以后,铭殇将逃离的想法深藏内心,时至今日,他隐约记得,自己应该十八岁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夺道》<<<<

第2章 神血的妙用

另一边,云飞宗的几位长老正在夜谈:

“神血族血脉果然神妙无比,即便只是一半的血脉,炼成的神血丹也堪比上品灵丹妙药!”

“不错!不出半年!我应该就能再度突破境界!哈哈哈哈!”

“我差不多还要一年!”

“可要劳烦红云老弟善用此妙物啊!”

“那是自然!”

几个人谈笑风生,显然早已习惯这种日悠哉的日子!

“那小子最近可有异样?”

“哈哈哈!区区玄海境三层,我看他早已认命,再说有破玄丹的枷锁,你们觉得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说得有理!哈哈哈哈!”

在座一共五位长老,红云长老便是专门负责提取铭殇体内神血的那一位,其他几位虽说跟铭殇接触较少,但神血份额可丝毫没减。

除此之外,边上那位话最少的周长昊,则是专门暗中看管铭殇的长老。

这些人的修为几乎都已经突破玄海境,并跨过玄启阶段,达到更高一层的蜕变阶段,以铭殇目前的修为,想要逃脱,难如登天。

阴暗房间内,铭殇闭着眼睛昏睡过去。

不久,门外传来一道轻柔叫喊:“殇哥哥!吃饭啦!”

铭殇睁开双眼,瞳孔中有了一丝亮光。

外面的少女叫周小瑶,和往常一样是来送饭的,父亲是云飞宗的长老周长昊。

似乎因为他父亲的嘱咐,周小瑶没有在铭殇门口逗留,只是低声道:“殇哥哥!你放心,长老们一定可以将你治好的!我饭就放在门口,你记得吃哦!”

说完,她便慌慌张张离开了。

铭殇闻言表情不变,依旧平静,云飞宗里,所有年纪尚小的男女,都只以为自己病魔缠身,铭殇也未曾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遭遇,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帮他,自己体内所谓的神血,对修炼颇有助益,云飞宗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将门外的食物端进来,果然又是千篇一律的几种食材,血红参,凝血芝,千岁莲。

周小瑶可能不懂,但铭殇很清楚,这些样样都是补血佳品,价值连城。

“真是舍得呢!”他冷冷说了一句。

这是养脉,若非自己体内的鲜血具有神效,他们可绝对不会让自己吃下这些绝佳补药。

他们为的是强化自己的血脉,以使鲜血能提供更强劲的修行效果!

晨曦初照,铭殇房门外响起几个少年男女低声的叫喊:“喂!起来没有?”

铭殇本来睡的就浅,这会儿听到有人叫唤,顿时惊醒。

他打开房门,看着四人,其中一个是周小瑶,他勉强露出一道笑容问:“你们有事吗?”铭殇语气有些生冷,对于几个孩子的到来有些意外。

“嘘……!”周小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趁着天色还早,跟我们去玩吧。”

铭殇脑海闪过许多念头,只不过已经被周小瑶拉着往外走了。

没多久,众人到了半山腰便往一条深幽小径而去,这条山路两边草丛遍布,荆棘藤条蔓延生长,略显潮湿昏暗,铭殇以往也经常走过。

小径延伸数里,直到某一刻,周围草丛逐渐稀少,更多是暗黑色的岩石地面,此处更加阴凉了。

除了来时那条路,几条小径蜿蜒与此相通,却是不知去往何处。

往上而行,隐约能够听到水流的声音,这里坡度稍缓。

周小瑶感叹一声:“这个地方最为凉爽啦!待在山上多没意思,还不如到这里乘凉!”

一个男生应和道:“对呀!说不定还能抓一只宠物回去呢!”

铭殇看着几个孩子无忧无虑的样子,心中轻轻一叹,叫唤道:“周小瑶!”

“怎么啦!”女孩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问。

“没什么,谢谢你这些年每日为我送饭!”铭殇清楚记得,周小瑶已经为自己送了三年饭了!

“小事啦!我还要感谢你三年前救了我呢!”

铭殇一愣,忽然想起来,三年前周小瑶也是跟自己出来玩,却不小心被天绝藤刺划伤,天绝藤作为一种剧毒藤蔓,一旦被其刺所伤,旦夕之间便能危及性命,铭殇当时也是胡乱划破自己的手臂,用体内鲜血的神效救了周小瑶。

想到往事,铭殇嘴角难得挂起一丝真挚的笑意。

周小瑶忽然道:“对了!殇哥哥,告诉你一件事哦!爹爹已经给我寻了一门亲事,我以后会嫁给一剑派大长老的孙子!”

铭殇一愣,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的少女,心中一阵黯然,不因为别的,只觉得云飞宗里一个勉强可以作为精神寄托的女孩也要离开了。

“以后没办法给殇哥哥送饭了!”

“恭喜你了,小瑶!”铭殇脸上升起一丝笑容,除了祝福还能考虑什么,他现在自身难保,如何逃离云飞宗才是当务之急!周小瑶成亲,也不过是送饭的人换了一个罢了!

沙沙!周围草丛窜动,仿佛有什么经过一般,只不过铭殇他们并未理会,山林中最不缺的便是各种奇珍异兽了。

不久,随着那水流声,众人眼前出现一个数丈大的黑水潭。

水潭便在脚下一丈左右,此地岩石往向陷落,在水潭边形成一个可供人站立的沟壑,似乎用来避免人不小心掉下去,只有在靠近水潭的岩石面上长着一些苔藓。

而在水潭侧面山壁上,则刻着几个古朴大字‘死寂潭’,字迹不是非常清晰了,想必年代久远。

周小瑶交代其他几人道:“你们可得当心了,这个地方掉下去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们!”

“知道啦!”

铭殇有些好奇,这死寂潭不知为何,任何东西掉落,却根本无法悬浮于水面,即便是一片树叶,也会沉溺下去,仿佛一个吞噬万物的无尽黑洞。

以往铭殇路过此地,却也根本不敢太过靠近,只敢在边上遥遥望着。

沙沙!身后远处的树丛再度传来一阵轻响,只不过众人只当做是风吹的声音。

周小瑶也担心有意外,只能催促道:“我们别在这里逗留啦!这个水潭怪可怕的!”

其中一个男孩道:“不要急着走嘛!小瑶姐姐,你不好奇这水潭里到底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吗?”

“好奇又如何?掉下去说不定就出不来了!走啦!”

只不过小男孩似乎玩心大盛,拉着铭殇的手道:“殇哥哥你帮帮我,你拉着我一下!”

“你别乱来!”周小瑶有些紧张

铭殇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打算做什么,看他探着手往下伸,急忙抓着他。

只见男孩一手撑着地面,脱下鞋子一只脚伸向那水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夺道》<<<<

第3章 求生的信念

“也不怎么奇怪嘛!这水潭没什么了不起的!”男孩脸上有些得意,似乎自己做的事情别人都不敢做一样。

旁边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孩问道:“有什么感觉吗?”

“冰冰凉凉的!”

“我也想玩!”

男孩笑道:“这里的水一定很清凉!”说着便将脚丫子伸入水潭。

只是他接触水面的瞬间,男孩仿佛失了神一般身体也软了下去,整个人朝着水潭栽倒。

铭殇察觉异样,急忙紧紧将其抓住道:“小心!”

其他人也被吓了一跳。

明明男孩的体重并不高,而且铭殇怎么说也有玄海境三层的修为,拉住男孩却极为吃力。

“这水潭有古怪!”好不容易将男孩救回来,铭殇却已然满身大汗。

就像……在跟死神抢人一般!

男孩此刻再无原先的兴奋,只是惊恐地蜷缩到周小瑶的怀里。

那年纪稍小的女孩此刻也不敢将身体伸入水潭,只敢站在沟壑边望向望。

只是突然,水潭仿佛活过来一般,周围的空气也是一阵动荡朝着水潭汇聚,就像呼吸一样。

铭殇惊疑道:“周围的天地玄气好像在往水潭汇聚!”

就在这异象产生之时,那站在水潭边的小女孩脚下一个不稳被涌动的气息推向潭中,铭殇距离她最近眼疾手快将其拉住,只不过脚下却踩在临近水面长满苔藓的青石上,顿时身形一个不稳整个人往水潭里滑落。

女孩借着铭殇拉她的力量往后逃离水潭,而铭殇在意识到自己滑下去的瞬间则是松开了手避免将女孩一起带下去。

周小瑶捂着嘴惊叫一声,只见铭殇先是脚掉入潭中,随后整个人仿佛被吞噬一般眨眼间便从眼中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完了!铭殇要是出事,我们一个个还不被打死!”

“呜呜呜呜!”那小男孩吓得哭起来!

“都是我害了他!”小女孩更加自责,泪水也控制不住!

周小瑶道:“不要慌!我们赶紧去找人救他!”

周小瑶急急忙忙往回赶,体内的玄气疯狂运转,恨不得瞬间出现在父亲面前。

其他几个孩子则是恍恍惚惚地跟着周小瑶一起离开了,似乎待在这里更不安心。

周围又一次陷入幽静,涌动的天地玄气也静谧下来。

水潭之中,铭殇紧闭双眼凝神闭气,此刻他感觉自己浑身仿佛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束缚,根本无法挣扎,更别说往水面逃。

只能如同雕像一般被那莫名的力量带入深渊之中。

下面究竟有什么?

直到铭殇再也憋不住气,也依旧没有看见潭底,那下面的颜色仿佛是世上最黑暗的存在。

意识逐渐涣散,要死了吗?脑中萦绕起云飞山上周而复始被抽血的生活,也许死了,就能解脱了?这不是更好的结果吗?

不!我不能死!我绝对不能死!我一定要那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活下去!活下去啊!

铭殇陡然睁开双眼,他不知道自己跌落了多深的距离,他的手动了!

往上游动,往上!活下去!

他也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动,只觉得有一股陌生却渺小的力量在支撑自己,那并非玄海境三层修为带来的力量!

那上面,有着一道隐约的亮光随着水波晃动着,那是出口!只是,好远啊!

就在这时,铭殇下方逐渐亮起一道冰蓝色的光晕。

铭殇下意识往下望,那里似乎就是潭底了,那个发出蓝色光芒的又是什么。

光芒越来越亮了,它好像朝着自己过来了!

“啊……!”刺眼的冰蓝色光芒转眼充斥双眼,只觉周身忽然一阵轻松,似乎没有了窒息的感觉,天地之间也仿佛仅剩这冰蓝色世界。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后世之人!”空间中突然响起一道苍古的声音,似是来自遥远的岁月。

“你是什么人?”铭殇四处张望,就看到远远的有一白衣男子盘坐冰蓝地面。

那人睁开眼淡淡笑道:“我是山海观的观主!”

“后世之人,你叫什么名字?””

山海观?铭殇心底迷惑,他随之回道:“我叫铭殇!”

那人一阵沉默,问道:“铭可是你的姓氏?”

“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姓氏。”

“我观你意志强大,在泣魂的束缚下亦能挣脱,你既无姓氏,我便赐你‘君’姓,你可愿拜我为师?”

“拜师?”铭殇先是一愣,内心有些暖和,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产生了一丝好感,他语气莫名道:“前辈,我很清楚自己的天赋,修行近十年,也不过玄海境三层,前辈不怕我有辱师门吗?”

山海观观主哈哈大笑道:“世间之道,变化万千,即便是凡人,亦有书写历史,翻天覆地之才能,更何况是我辈逆天修行之人!你可是畏惧了?”

“何惧之有!”铭殇目光微亮,想到云飞山上那些他仇视的人,当即拜伏在地道:“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好!好!”山海观观主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道:“另外,我再赐你一字‘临’,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山海观观主问仙道人的关门弟子!君临,君铭殇!”

“君临,君铭殇!”他像是整个世界都清晰了一般,心神巨震。

“还有一物,泣魂骨书!”

只见四周冰蓝色光晕汇聚而来,一本淡蓝色水晶骨书出现在铭殇眼前,骨书散发着冰寒的气息,铭殇只觉浑身寒凉,灵魂都在颤抖了。

“为了方便接触有缘人,泣魂封面刻印着我的灵魂印记,只不过印记中留存的力量有限,这次出现以后,我想印记也会彻底消失了。”

那水晶骨书仿佛有了灵性,漂浮而来化为一道光芒掠入铭殇的脑海。

那一刻,泣魂骨书就像与自己的灵魂完全融合一般,不分彼此。

问仙道人又说:“泣魂中所记载的乃是魂道秘术,太上神魂真诀!此乃修炼神魂之法,其中包含与魂魄相关的各项秘术,可伤魂、噬魂、守魂!即便是一个凡人,亦能凭借神魂秘法,重创那些修为高深的强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夺道》<<<<

第4章 鲜血的神效

铭殇脑海中流转着关于太上神魂真诀的一切,一边听着问仙道人的讲解,眼中越发光亮,他似乎从太上神魂真诀中看到了离开云飞山的希望了!

感觉过了很久,又感觉只不过一刹那。

脑海中那水晶骨书散发着奇异的吸引力,铭殇只觉得周围空间似乎有一股诡异的力量正在被拉扯进来,然后被水晶骨书吞噬。

太上神魂真诀悄然运行,意识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敏锐,他可以清晰感知到,仅仅片刻的时间,自己的灵魂力量居然在悄然提升!

“泣魂骨书在辅助自己吸收炼化死寂潭中蕴含的残魂能量!我懂了,因为泣魂的存在,附近的残魂能量受到牵引这才汇聚到潭水中,高浓度的残魂能量作用下,寻常人触碰到潭水很容易就被强大的残魂能量侵袭跌落潭中,原来这就是死寂潭的由来!”君铭殇目光微亮。

不久,周围的灵魂能量终于被彻底吞噬干净了。

问仙道人又道:“最后,不要轻易暴露你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一事,切记切记!”

只发现周围空间冰蓝色逐渐消退,那潭水再度包围身体四周。

“恩师?”铭殇心底叫了一声,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问仙道人的灵魂波动了。

只不过此刻,潭水再也没有原先那样的束缚能力了,他也明白,原来先前危急时刻突然涌现的正是灵魂力量。

初步修习太上神魂真诀之后,他清晰感受到识海的灵魂力量更加强大了。

很快,他往出口游去,只不过他没注意,潭底泛起一阵微弱的紫光,它悄悄闪掠而来落到铭殇的衣服之中。

逃离水潭,终于重见天日。

原先在水潭中灵魂力量自主保护身体封闭感官,类似在绝境中爆发了潜力,如今重新呼吸新鲜空气,虽然浑身因为长时间泡在水中使不上力气,但铭殇心底却由衷感叹一声:“活着真好!”

回过身,君铭殇双膝跪地朝着死寂潭重重地磕了三个头:“恩师再生之赐,铭殇无以为报!”

“他们人呢?”铭殇没有发现周小瑶几人的身影,但是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力居然大幅提升,虽然在这死寂潭边,却能感知到数里外夏蝉翅膀的震颤。

铭殇心底再度涌现出逃离云飞山的想法,只不过他不确定这种状况下,会不会被人追上。

沙沙!这时,铭殇清晰感知到不远处草丛中一阵动静,遥遥望去,看到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只见一个长着兔耳朵的女孩子站在不远处的树边正往这边偷偷打量。

两人视线相对,兔耳女孩顿时躲到树后面,却又悄悄探着头望着铭殇。

铭殇似乎想起什么,突然笑道:“小灵儿?是你呀!”

“嘻嘻!”对方闻言,眨了眨眼睛,开心地笑了出来。

说起这个兔耳少女,铭殇还记得数年前下山的时候刚巧从一头野猪手上救了她,当时铭殇的修为便已经是玄海境三层,驱赶一头野猪自然轻而易举,只不过那时兔耳少女被野猪所伤奄奄一息,铭殇还划破手臂用自己的鲜血救了她。

从那以后,铭殇几次下山都能遇见她,只不过近段时间出来的次数少了。

兔耳少女走出草丛,除了脑袋上那双可爱的兔耳朵之外,女孩只穿着一件黑色抹胸以及黑色皮裙,小腹与大腿下白皙的肌肤暴露于外。

这样的着装倒是让人养眼,只不过铭殇很担心她会着凉。

突然,两人同时一愣,铭殇强大的感知下,发现有人正快速靠近。

兔耳少女顿时鼓起脸颊望着铭殇,好像有些不开心,随后急忙逃离,转眼便消失在树丛中。

铭殇脑海中回忆起兔耳少女刚刚的模样,只觉得心里都要被萌化了。

随后,他看向某个方向,那里正有几道灵魂波动正在快速接近。

不多时,铭殇眼中出现一个白裙少女,少女面色苍白,似乎受了重伤,看那踉跄的脚步,显然几乎油尽灯枯,随后都会倒下。

果不其然,对方在发现自己的存在之后,仿佛彻底脱力一般栽倒下来,铭殇顺势上前伸手将其抱在怀里,一阵幽香,一阵柔软,她身上仿佛拥有着让人不愿放手的魔力。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叫喊:“快找找!那个小娘子一定就在这附近!”

铭殇心中一惊,显然那些人就是追着这个陌生少女而来的。

感知到他们逐渐逼近,铭殇急忙抱着少女来到死寂潭边的沟壑下将其平躺放到一块巨石之后。

少女迷蒙之中亦能感觉到铭殇的善意,便不再反抗。

她艰难地睁开双眼,铭殇正比着一个噤声的动作让自己不要出声。

很快,死寂潭外玄气涌动,几道身影转眼从此地掠过。

一个领头的吩咐道:“分头去追!”

几人随即便离开了。

铭殇跟少女相视一眼,皆默契地松了口气。

铭殇低声道:“你还好吧?”

少女摇了摇头:“我跑不动了!”她的声音空灵如梦,吐气如兰,身体隐隐散发着清幽香味。

铭殇看了眼自己的手,似乎在考虑什么,只是很快,他心头一跳,再度感知到几道熟悉的灵魂波动,云飞山的人来了!

顿时,他下定决心,伸出手臂放到少女的嘴边道:“咬!”

少女一呆,显然不清楚铭殇的用意。

只是铭殇知道时间不多了,道:“别管那么多!快咬我的手臂!吸我的血!快!”

少女一阵迟疑,又看了看他。

“没时间啦!”铭殇看少女迟迟不肯张嘴,急得自己一口咬破手背。

鲜血淋漓,铭殇将手伸了过去。

少女呆呆地望着铭殇,显然有些震惊铭殇的行为,她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顿时,庞大的生机气息涌入口中,少女突然明白了,这个人的血,可以让自己迅速恢复!

少女贪婪地吻上了铭殇的手背,将那些在她看来极为鲜美的血液尽数舔舐干净,仿佛无法满足一般。

少女在喝下自己鲜血之后,似乎状态好了不少,铭殇道:“你先在这待着,我得走了!”

言落他也不理会少女那奇异的目光,径直走出沟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夺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