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刁民想害本宫》筱又的小说,顾清云,楚涵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作者:筱又

主角:顾清云,楚涵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前世她为了助楚涵登上皇位,众叛亲离,以为此生楚涵就是她的依靠,可他却为了顾宁可杀了她!再次重生归来,她要断情绝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直到遇到楚修独。
那天,十里红妆,从侯府延伸到相府。
她说:“我顾清云要嫁,便嫁那至尊之人!”
他笑,“那便如你所愿。”
再次求娶,江山为聘,万里红妆。
他趴在她的肩头,满心欢喜,说:“我终于可以迎娶你了!”
顾清云轻笑,抱紧他,那便在放纵这一回吧

第1章 永入地狱

是夜。

沐阳冷宫。

女子的环佩首饰撒了一地,衣衫被撕成碎布,条条缕缕挂在床沿。

顾清云趴在塌边,襦裙被鲜红的血液浸湿,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去拉楚涵的手,表情痛苦,哀求他:“皇上,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穿着一身明皇龙袍的楚涵面露嫌弃的看着她,甩开她的手,不屑的冷哼:“哼,我们的孩子?顾清云,你以为朕真的会和你做那种事吗?别痴心妄想了!”

顾青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颤抖着嘴唇说:“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顾清云,你不清楚吗,你这种水性杨花的人,找一个乞丐给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顾清云瞬间如坠冰窖,楚涵之前一直都不愿意碰她,说是要等到新婚之夜,可是他竟然找了一个乞丐,跟她,跟她…

她整个人蜷成一团,肚子上的痛和心里的凉意使她浑身冰冷。

她初遇楚涵时,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郎,自两人成婚后,她借着自己父亲当朝宰相的势力,一步步助他登上皇位。

当初对她百般呵护的楚涵,在根基稳固之后骤然性情大变,对她不再温柔备至,转而迎娶她的妹妹,顾宁可。

而她却被废黜后位,打入冷宫,一句解释也没有!

“楚涵,你怎会厌我到这种地步?”

“何止厌恶,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你不守妇道,与我成了亲还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你将我的尊严置于何地?”

楚涵眼中充满杀气,死死凝视着她,“你现在是不是还在等着楚修独来救你,你放心,他已经比你先走一步了,黄泉路上你也不孤单了。”

顾清云瞳孔一缩,心神俱震,“他可是你胞弟啊,我与他仅有寥寥数面,你为何就定死了我们有奸情!”

果然帝王无情,而楚涵不仅是无情,他是没有心!

“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我为助你登上皇位,众叛亲离!以为你会是我今生唯一的依靠,可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楚涵额角直跳,他真是厌极了这个女人,之前不过是为了他爹手里的势力,现如今他大事已成,自然将她弃之敝履。

“呵呵,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黑暗处走来一个身穿白衣,窈窕少女,走动间身姿摇曳,一颦一笑好不勾魂,即使那一身素色也不掩她的风情。

楚涵搂着她的腰,柔声道:“可儿,你怎么能来这等污秽之地呢,莫要脏了你的衣衫。”

“皇上,臣妾睡醒了却不见你的踪迹,这不是担心你嘛~”

“可儿,真是辛苦你了!”

“臣妾能服侍皇上是臣妾的福气,何来辛苦二字。”

“我都说了,不要叫我皇上,叫我的名字,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涵哥哥,可儿下次不会了!”

顾清云看着面前两人亲昵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攥住了一样。

楚涵从没有让她叫过他的名字,她有一次脱口而出的‘涵’字,直接被楚涵骂了一顿,说他要在众人面前树立形象,呵,原来是她不配。

顾宁可看着顾清云的模样,眼下划过一抹得意忘形,表情却是惊讶,像是才看到她这般模样,“呀,姐姐,你怎么了?”

说着上前两步,刚走到塌前,忽然人一晃,往旁边倒去。

楚涵眼疾手快接住她,焦急的叫:“可儿!可儿!你怎么了?”

顾宁可摇摇头,泪眼盈盈的看着楚涵,说:“血!有血!”

楚涵被她看的心都要化了,心疼的不能自已,“是了,你这般柔弱的人看到这般景象自是受不住的,都说了不让你来这等地方,你偏不听,你看…”

顾宁可撇撇嘴,“涵哥哥,可儿知道了,你别生气了。”

楚涵叹了一口气,将她拦腰抱在怀里,“真拿你没办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清云疯了一般狂笑不止,笑声中有嘲讽,有悲怆,更是对愚蠢的自己不屑。

“你笑什么,疯了不成!”

顾清云看着柔弱的缩在楚涵怀里的顾宁可,目眦欲裂,“顾宁可,我生平自诩会看人识心,可终究是看走了眼!”

顾宁可害怕的瑟缩了一下,楚涵感觉到了,将她抱的更紧了,吩咐小太监,“来人,给朕将这个贱人的嘴打烂!”

有侍卫拿着两块板子,左右开弓,不一会,顾清云的脸肿的就跟猪头一样,她眼睛满布血丝,一眨不眨的盯着楚涵,心中始终不相信为何一个人会变得这么快!

血红的眸子里溢满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眼眶,流到受伤的嘴角,痛的撕心裂肺,“楚涵,我这辈子对你没有半分私心,全心全意对你,可是却换来了什么?你狼心狗肺,心是被狗吃了不成!”

“哼!给我打,我不说停就不要停!”

“涵哥哥,姐姐,姐姐,不要再打她了,啊!”

说着忽然捂着胸口,呼吸困难,表情痛苦。

“太医!太医!”楚涵心脏俱震,“可儿,你怎么了!”

太医颤微微的为顾宁可诊脉,整个皇宫谁人不知这位娘娘可是皇上的心尖宠,稍有一个闪失可是掉脑袋的事!

半晌,太医擦擦额头的汗,恭恭敬敬的说:“启禀皇上,贵妃得的是心肺之症,必须要拿亲人的心头血才得以救治。”

“亲人的心头血?”

楚涵看向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顾清云,蓦的一笑,冷声吩咐:“来人,将顾清云的心剜了,取血来救治贵妃!”

顾清云猛的抬头,瞳孔睁大,声音凄厉的喊:“楚涵,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

“涵哥哥,我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

楚涵不再犹豫,将顾宁可轻柔的放在软榻上,亲吻她的额头,爱怜的说:“可儿,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涵哥哥!嗯?”

“好!”

楚涵拿过匕首走到顾清云面前,表情阴冷,不带一丝怜悯的说:“顾清云,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讨厌你,你聪明,清高,可我还要借助你的势力,不得不娶你,辜负了可儿!”

说着猛然将匕首插进顾清云的胸口,顾清云却浑然不觉疼痛,只因心已经死了,身体何来痛楚?

“我只是委屈了可儿,本来她才是我的正妻,却被你抢夺了!现在我要将亏欠她的都还给她!”

拿过碗接了一碗鲜血,毫不犹豫的将匕首抽出,不理会顾清云怎么样,端到顾宁可身前。

顾清云惨淡一笑,声音尖细恐怖,萦绕在每个人心里:“楚涵!如果有来生,我要将你推入地狱!永不超生!”

说完气绝,死不瞑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第2章 顾客的宠爱

“小姐,小姐,你醒醒!”

带着哭腔的声音吵的顾清云的脑袋嗡嗡的响,疼痛不已,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头顶粉绿的幔帐,让她一瞬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小姐,你醒了,太好了!”

顾清云转头看去,眼眸陡得睁大,是小离!从小伺候她的丫鬟,为了救被困入冷宫的她,被楚涵五马分尸了!

怎么会是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缓缓抬起手,稚嫩的手掌让她惊喜,她是重生了!

顾清云激动的眼眸赤红,记忆渐渐回离,楚涵!顾宁可!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小离看到顾清云睁开眼,激动的整个人都趴到她身上,哽咽的说:“小姐,你醒了,太好了,奴婢还以为你醒不过来呢!”

顾清云起身,环顾四周,看到熟悉的摆设, 翠绿镶金的香炉冒着袅袅青烟,阵阵檀香扑鼻而来,是她熟悉的房间。

爹爹顾客为官清廉,屋子是爹爹派人布置的,清淡素雅。

她坐到镶花铜镜前,看着自己稚嫩的脸庞,眼神狠厉,逐渐充满怨气,想着上辈子自己的一生,痴心错付的人,她恨!

小离被顾清云这个模样吓到了,她颤着声音问:“小姐,你怎么了?”

顾清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平静自己的心情,表情逐渐变得温和,问道:“小离,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忘了吗,昨个户部侍郎楚涵来到府上,邀您赏花,可是您却失足落入水中,昏迷了一天一夜,老爷一直守在这,方才回屋。”

顾清云记忆渐渐回笼,这是回到了她和楚涵初次相遇的时候了。

楚涵官拜户部侍郎,是为爹爹手下,他昨日来拜访爹爹,恰巧她在那,她第一次见到这般温润如玉的男子,只那一眼便动了心。

顾清云便和他一起赏花,可经过莲池之时,被人推了一把,掉落池中。

她挣扎之时看清了那人的脸,是顾宁可!

前世她对这个‘柔弱’的妹妹并没有什么防备,醒来的时候看到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听她说不是有心的,自然也就原谅她了。

可现如今,她重活一世,怎会让他们再次蒙蔽了双眼。

“小离,给我拿件披风,我要去见爹爹!”

顾清云走到半路,就见顾客匆忙的往这边走,她顿住脚步,柔柔的叫了一声:“爹爹!”

顾客脚步一顿,心下不禁得一喜,颤抖着嘴唇问:“云儿,你叫我什么!”

顾清云心里酸涩不已,上辈子她认为爹爹抛弃了母亲,心里对他恨之入骨,从没有对他轻声细语过,更没有叫过他一声爹爹。

可在她抢夺他的兵权的时候他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说,只让她一切小心,不如意了,便回到家中,有他在背后撑着一切。

后来她成功的帮楚涵夺得了皇位,可他却在将她打入冷宫之后,以谋反之名将顾客凌迟处死。

想到这,顾清云眼圈一红,扑到顾客怀里,无声的抽泣。

顾客瞬间手足无措,她的云儿有多久没有这样抱过他了,他的手微微颤着,轻轻的落在顾清云的肩上,一触到她的肩膀,瞬间收紧,心疼的问道:“云儿,你可是哪里不舒服,爹爹给你找大夫?”询问的话语显得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顾清云退后两步,摇摇头,说:“爹爹,我没事,就是想你了。”

顾客看着空落落的双手,神情有些暗淡,忽又听到云儿说想他了,眼睛一亮,笑着说:“我的傻云儿,你说什么傻话呢!爹爹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吗,随叫随到,哪用得着你想,爹爹生怕你厌烦呢!”

顾清云噗嗤一笑,“云儿从来不知道爹爹这么能说会道呢!”

“呀,姐姐,你怎么出屋子了,外面风大,莫着凉了!”

一声柔媚的声音在顾清云耳边响起,她浑身倏地紧绷,转头看去,果然是她,顾宁可!她的声音她至死也不会忘记!

顾宁可看着顾清云脸上狠厉的表情,有些心虚,上前给顾客行了礼,说:“姐姐,前两日祖母赏我一些补品,妹妹给你拿来补补身子,你落了水,身子弱,可要好好补补才好!”

顾清云敛去眸底的狠厉,瞬间一派柔弱的样子,往小离身上一靠,“有劳妹妹挂心了,我昨日落水,现在想来,怕不是巧合,是有人有意为之。”

“云儿,你说什么?你不是失足落水?”

顾客抓着她的手,眸底布满杀气,这府里有谁敢伤他的云儿!

顾清云安抚的拍拍顾客的手,心下更是痛恨自己前世的愚蠢,从来没有发现爹爹这般的爱自己,最后更是让他死于非命。

顾客瞬间放松下来,眼里满是慈祥的暖意。

顾宁可握紧手掌,指甲嵌入掌中都不自知,顾客向来这般爱护顾清云,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己做什么事他都视而不见,从来没有将她这个女儿放在心上。

顾清云转头,看到她眼底一划而过的阴冷,眯起眼眸,顾宁可,这样就装不住了吗!

顾宁可心头一慌,表面却不显,疑惑的问:“有意为之,姐姐你不是意外落水吗,可知是何人所为,竟如此胆大包天!”

“唉,姐姐我乃相府嫡女,谁人有这般胆量敢害我?我当时只模糊看到那人的身形。”

顾宁可差点将一口银牙咬碎,她此生最恨自己的出身,单是庶女这个身份她就嫁不到好人家,偏偏顾清云还这般不要脸的说出来。

这个女人怎么不淹死在池塘里,都是爹爹那么及时的出现救了她,否则她现在已经是一缕幽魂了!

她缓了一口气,试探的问:“姐姐可看清是谁!”

顾清云眸光不经意的朝她扫去,表情有些可惜的说:“没有,当时我只顾着挣扎,并没有看清是谁。”

顾宁可松了一口气,命丫鬟将补药给小离,便缓步离去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顾清云眸底一片骇人的杀意。

顾客暗暗心惊,她的云儿何时有这般的气势了,不过也好,她这样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顾管家,给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一定要严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第3章 宫宴

“爹爹,您不要生气了嘛,女儿听说过两日摄政王要办宫宴,女儿去瞧瞧。”

顾客有些疑惑,“云儿,你不是一向不愿去这种地方的吗,再说,你现在身子还没好转,等到大好了再出去吧,莫要再受了风寒。”

前世顾清云是最厌烦这种宴会的,所以听爹爹说要去,她便装病,这个名额自然就落在了顾宁可的身上。

顾宁可进了宫,大出风头,摄政王对她另眼相待,并且赏了她好些东西,而楚涵应该也是在那时候便喜欢上她了。

这一世,她要让她名声败尽!

“爹爹,女儿没事,您想啊,出去散散心,总比闷在府里要好吧!”

“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顾客宠溺的刮刮她挺翘的鼻头,这个古灵精怪的模样真是和她极像…

西苑。

噼里啪啦的声响吵破了这秋日的宁静,顾宁可怒目圆睁,心里的火气压抑不住,忍不住将手里祖母给的翠绿镶金凤型簪也给扔了出去,声音尖细的咒骂:“顾清云,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成!”

凤兰将碎落一地的茶盏碎片一一捡起,不小心划破了手,可她却一声不敢吭。

她自小跟着小姐长大,她的脾气没有比她更清楚的。

“小姐,你莫要气坏了身子,大小姐她这次落水,身体没有痊愈,自然也是不能去参加宫宴的,这个名额还是你的。”

顾宁可听到大小姐这几个字,突然发了疯一般怒扇凤兰一巴掌,怒吼:“不要再让我听到大小姐这几个字,否则我杀了你!”

凤兰被这一巴掌打得刚好倒在一地瓷碗碎片上,尖锐的痛楚让她眉头紧皱,可是她却不顾身上的疼,连忙爬到顾宁可脚边,不住的磕头,“小姐,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下次不敢了!”

不一会,额头上便血红一片。

这时门外走来一贵妇人,身穿翠绿金边百褶裙,头戴凤簪步摇,走动之间珠翠碰撞的声响,甚是悦耳。

相府二爷的原配妻子柳氏,顾宁可的娘亲。

她让人将凤兰带下去包扎伤口 ,姿态妩媚的往榻上一倚,媚声开口:“可儿,为娘不是教过你,喜怒不形于色吗,你这般爱动怒,将来怎么成事。”

“娘亲,顾清云这个杂种,自己的亲生娘亲都不知道是谁,爹爹为何会如此偏爱她?可儿真是恨透了顾清云!”

柳氏听到顾清云名字,浑身一僵,一股怒火从心底喷涌而出。

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她当年争宠争不过那个女人,现如今可儿也不得顾客的宠爱,何止可儿恨,她更恨!

“我刚听下人汇报,顾清云要去宴会,她一去就没有了名额,这是你翻身的唯一机会,去找你祖母让她想办法,她最是疼爱你,你装装可怜,她自会心疼为你做主的。”

顾宁可点头,是了,祖母是最疼爱她的,顾清云,你有父亲的疼爱,可我也有祖母的疼爱,谁输谁赢,咱们走着瞧!

顾宁可刚一进到雅院便泪眼盈盈,声音委屈的哭着跑到顾老夫人的身边,嘤嘤的哭了起来。

顾老夫人年近五十,却保养得当,不见一丝皱纹,眉眼端庄,典型的大家闺秀,她娘家是宁远侯府,嫁到顾家之时本就是低嫁,现在的相爷顾客孝顺她,所以她说话很有分量。

现如今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如此委屈,她心疼的不由得大怒,“可儿,你跟祖母说说,谁欺负你了,祖母给你做主!”

顾宁可抬起头来眼角泛红,脸颊挂着两行眼泪,好不可怜,“祖母,听说摄政王要办宫宴,可是只有嫡女才能去,可儿自知是庶出,身份卑微,可是这么大的场面,可儿也想去瞧瞧!”

顾老夫人最恨的就是可儿是庶出。

柳氏是她的亲侄女,当初她自作主张将她许配给客儿为正妻,可客儿在结婚当日以妾室之礼迎娶她进门,为此,顾老夫人对这事耿耿于怀,觉得亏欠于柳氏,对她自是面面俱到。

“胡说,我们顾家的女儿哪有身份卑微的,你即便是庶出,但坐在那贵妃的位子上都绰绰有余,不许这么贬低自己!”

顾宁可眸子一喜,惊喜的说:“真的吗?祖母,那后日的宴会我也能去了!”

“你自是该去,顾清云那个野丫头,若不是客儿护着她,岂能让她活到今日!”

那个贱人的女儿,果然也是贱人!

“真的吗!谢谢祖母!”

哼,有祖母给我撑腰,我看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去!

“小姐,我刚听雅苑洒扫的姐妹说老夫人要让二小姐也去宫宴!二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要是去了不是抢了小姐你的风头了吗?”小离慌张的跑过来,语气有些气愤。

顾清云悠闲的摆弄手里的茶盏,闻言不由得眼角一抽,她这是在贬她吗,扶扶额,“她去便去罢,在宫里她也不敢生事!”

为了后日的宫宴,顾客为她做了好些衣裳,可她不喜,都太花哨了,只说穿个素色的便罢了,顾客也不勉强,素了也好,他的云儿生的这般美,莫要被摄政王瞧了去,他不想让云儿的一声断送在深宫中。

顾宁可这两天将相府弄的鸡飞狗跳,好不容易有了这一次机会,她必然得好好捯饬一番!

柳氏为她请来了裁缝无数,日赶夜赶,终于做出了满意的衣服。

宫宴当日。

顾清云大早被小离从床上拉了起来,梳妆打扮,人还没有醒困,就被拉到雅苑给顾老太太请安。

按理说顾清云是要每日来请安的,可顾老太太厌烦她,便不要她日日来请,顾清云也落得清闲。

到了雅苑,和顾宁可迎面走到了一起,她穿着一身鹅黄点翠百褶裙,头戴银丝环形尾簪,靓丽中不失素雅,真是费了好大的心机!

“呦,姐姐今日穿的这般素雅,是怕你抢了我的风头吗?”

顾宁可看顾清云这般素雅,有种清冷之气,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气不打一处来,真是个贱人,如此深得心机!

顾清云但笑不语,走到堂前,向老夫人请了安,便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顾老夫人只点点头,也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看到顾宁可来了,伸出手拉着她的手坐下,“可儿今日好美,不失我们相府的风范!”

顾宁可挑衅的看看顾清云,嘴边却挂着乖巧的笑:“祖母说什么呢,可儿哪及姐姐万分之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第4章 偷情

顾老夫人揉揉她的头,嗔怪的说:“不许这么说自己,我们可儿是最美的,哪是随便一个什么东西就比得上的!”

顾清云假装没有听到,她不想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顾老太太见顾清云不说话,低眉顺眼的模样,心底的火气不打一处来,但她又不能凭空找她的茬,心里更是不爽,最后冷哼一声:“哼,可儿,我们走吧!”

顾宁可欠身应下,扶着老太太出了门。

几人上了马车,一路往沐阳皇宫驶去。

一路上,顾清云闭目养神,小离时不时为她搓搓手,她的身体还未痊愈,手总是冰凉。

她对这次宫宴挺期待的,这一世她去了宫宴,不知事态怎么发展,还会像上辈子一样吗?

顾宁可和楚涵害她这么惨,她一定要一一讨回来!

到了皇宫,有人带领她们去给皇后娘娘请安,请罢便被带去了花园,宫宴设在御花园内,已经有不少王公大臣,世家公子在那吟诗作赋,赏花品酒。

顾老夫人带她们坐在顾客旁边,顾客身为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座位自然在上首。

几人刚一坐下,便惹得旁边人的侧目。

兵部侍郎敬顾客一杯酒,开口说道:“顾大人,这是您的女儿?早听说您的女儿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今天可是能见识一番了。”

“对啊,今天可是有眼福了!”

“两个女儿生的这般花容月貌,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顾宁可听到一群夸她的话,心里得意不已,看着周围羡慕嫉妒的大家小姐,更是虚荣心爆棚。

“谢谢各位叔叔伯伯的夸奖,宁可不敢受!”

顾客刚想开口,就被顾宁可抢先,心下不悦,柳氏教的好女儿,这般不懂规矩,她本就是庶女,没有来的资格,要不是母亲非让她来见见世面,他怎么会同意!

瞪了一眼顾宁可,笑着对众大臣说:

“诸位见笑了,小女年幼,不识礼,还望各位海涵!”

一众大臣受宠若惊,“宰相言重了,顾小姐性子直爽,真是讨人喜欢的紧。”

顾清云心中嗤笑,真是一个蠢货,真不知道她上辈子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竟然会被她所骗。

顾宁可满脸通红,有些不自在,来的时候娘亲和她说过,让她非必要不要开口,可她不想让顾清云抢了这个头衔去,现下好像惹得爹爹生气了。

“摄政王到!”一声尖细的声音给顾宁可解了围,众人纷纷跪下,顾清云也规规矩矩的做完了礼。

这个摄政王段长卿是一个风流人物,王府妻妾成群,更是烟花柳巷的常客,所有的世家小姐最怕见到他,怕被他一眼看上,一辈子就毁了。

“众人免礼!”

“刚才众位说什么呢,这么热闹,本王大老远的就听到了,急忙的往这赶,就怕错过了。”

段长卿斜坐在首位,丰神俊朗的脸配上那痞痞的笑容,有些滑稽。

顾宁可抬头看了一眼,红着脸低下了头 传闻摄政王是沐国第一美男子,见过他的人皆为他倾倒,果然传闻不假。

一个大臣拂礼,说:“启禀王爷,刚才我们说相爷家的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能见识一番呢!”

“哦~是吗?那不如就舞一曲吧!”

顾宁可激动的手心都是汗,要是自己被摄政王看上,当了王妃,将来就是皇后,后宫之主,一国之母,顾清云还不是任她拿捏!

想着急忙上前几步,走到桌案旁,欠了欠身,娇羞的说:“是,王爷!”

生怕顾清云抢了去。

她自己带了舞衣,柳氏亲自为她挑的布料缝制的,赤红广袖流仙裙,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刚一起舞,便夺住众人的目光。

“果然闻名不如一见,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观啊!”

一曲舞罢,一片叫绝之声,顾宁可满意的退下换衣裙,余光扫向顾清云端着的茶杯,表情瞬间阴冷,顾清云,一会有好戏看了。

顾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可儿果然是她顾家的脸面。

顾清云端着茶杯,自顾自的喝着茶,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眼底一片透骨的冰凉。

忽然一个小宫女不小心打翻了她的杯子,湿了衣衫,顾客连忙叫人将顾清云带到偏殿。

片刻,倏地听到一声尖叫声,声音里夹杂着不可置信,众人闻声过去,便看到顾宁可的丫鬟凤兰站在偏殿的门外。

顾客斥责她,“怎么回事,这般不识体统!”

凤兰指着屋内,颤着声音说:“大小姐,大小姐在里面,她…”

顾客听到是顾清云,焦急的问:“云儿怎么了?”

“大小姐她…”

“爹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凤兰听到她的声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嘴巴张大,像是看到了鬼一般。

怎么回事,大小姐怎么在这,那里面的人是谁?她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并且一直守在外面,她不可能出来的!

顾客看到顾清云好好的站在这,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段长卿看热闹不嫌事大,“那顾家大小姐在这,屋里面的是谁?”

他内功深厚,隔着老远的距离就听到一股旖旎的声音,嘴角玩味的勾起。

顾客看向凤兰,声音不怒自威:“凤兰,你刚说大小姐在屋里,可现在她好好的站在这里,那屋里面的是谁?”

“是,是…”

看到凤兰吞吞吐吐,顾客一把推开房门,入目便是一地衣衫,床上两具裸体相互纠缠,声音阵阵传入耳中。

顾客看清床上之人,目眦欲裂,是顾宁可和楚涵!

顾老夫人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

顾宁可被开门的巨大声音震得渐渐清醒,转头看到一众人站在门口,表情各异,看笑话的,鄙夷的,不屑的,还有爹爹脸上的怒气,心中疑惑,“爹爹,你们怎么了这是?”

一众大臣看到这番景象,皆退到屋外,乖乖,这也太劲爆了,白日宣淫,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这下相府就要成为全沐阳的笑柄了!

摄政王饶有兴趣的命人搬来椅子,坐到屋外,看着热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有刁民想害本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