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僧,本榴不臭哒》良笙写小说的小说,赤脚大仙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神僧,本榴不臭哒

作者:良笙写小说

主角:赤脚大仙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天生异味,人人避之而不及的果子族榴莲精木留留爱上了磐若寺得道神僧湛寂,湛寂目盲无根,身体残缺,却因爱而生根明目。不可娶妻不可还俗的神僧湛寂为爱遇佛杀佛,遇神杀神……
殊不知,重重阴谋,裹挟着二人风雨飘摇的命运。

第0章 楔子

传闻,佛祖项上的那串佛珠原本有109颗,1颗主珠,108颗副珠。

这109颗佛珠,来源不同,资质本性亦有差异,但最终归于佛家,用心制一,成为佛家法器,用于镶灾祈福、警醒道念、增强智慧。

一日,赤脚大仙前来与佛祖论经,右手提着只烤鸡,左手掂着壶好酒,论到酣处,赤脚大仙便狠狠咬上一口鸡肉,再猛灌一口好酒,好生畅快。

其间,十八罗汉于佛祖座下席地而坐,垂目听辩。酒肉的香气在万世不见腥荤的佛堂大殿显得尤为突出,赤脚大仙的咀嚼吞咽声更是轰然如雷动。幸甚,在座诸位都是修为极高的神僧,丝毫不受酒肉浊气干扰,仍旧不改面色,心不侧动,竖耳倾听。

赤脚大仙讲到游历凡间的某一见闻,便顺手将鸡肉置于地上,走上前要为众僧表演一段在凡间看到的奇舞,说是那舞蕴含佛家禅意。大仙肥胖的身躯扭转成奇特的姿势,任是佛祖也忍不住开怀。

佛祖大笑时,胸口起伏,项上那串佛珠子忽然绳断珠散,只听哗啦一声,109颗珠子滚落而下,欢快地骨碌至各处,其中那颗主珠不偏不倚地滚向赤脚大仙的鸡肉,与之来了个亲密接触。

十八罗汉见状,并未有任何动作,直到佛祖缓声令道:将珠子与我寻来。

众僧这才不紧不慢地起身,四处寻找大殿中的佛珠,不一会儿,108颗副珠都已归位,待有人将那颗主珠交到佛祖手上时,佛祖皱了皱眉,伸手接了过来,却并不将它嵌入珠链,而是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面含微笑,仰头看了须臾,淡声道:“此珠不洁”,然后,指头轻轻一弾,便将它弹出了梵境。

众人皆是一惊。

“佛祖,那珠子是集天地、日月、水金火木土之灵气而生的无极灵玉珠,四海苍穹仅此一颗,如此丢弃,未免太过可惜”,九罗汉摊手合掌恭声劝道。

不等佛祖回答,赤脚大仙便提了提裤腰,粗声附和道:“是啊,不过是沾了点油荤,洗干净即可,再说它又不是故意的”。

佛祖呵呵一笑,笑声温和却洪亮如晨钟:天地之事,无关有意与无心,一切都是自然造化,它沾了荤腥,珠身不洁,那便是它的造化。”

“佛祖,可——”摊手还想再说什么,被佛祖抬手打断了:“你大可不必忧急,本座不过是要它去历练一番,不会让它逃出本座的手掌,毕竟——”,佛祖垂目看了看那串佛祖,“这串珠子不能少了主珠”。

摊手这才如释负重地松了一口气。

“哈哈,你这老秃驴,早说嘛,害得本大仙内疚了好一瞬”,赤脚大仙猛灌了一口老酒。

佛祖大笑,众僧微微颔首淡笑。

“大罗汉坐鹿听令!”佛祖高声令道,“监管那无极灵玉珠之事便交赋于你,不日,你务要将它带回本座身边。”

坐鹿肃着面容,合掌躬身领命。

赤脚大仙离开佛祖大殿后,回头看了一眼佛光滔天的佛殿,轻声斥骂道:老秃驴,老顽固!哼!本大仙以后不和你玩儿了!

“酒肉穿肠过呀,佛祖心中留哇。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呐”,赤脚大仙嘹亮的歌声回荡在无尘梵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僧,本榴不臭哒》<<<<

第001章 误砸小和尚

木留留闯祸了。

将一个得道神僧的脑袋砸得头破血流。

这在他们果子族是要受到严重惩罚的。

木留留脑海中不禁现出老族长核桃精张牙舞爪的表情,以及那万年不变的台词:眼睛都给本族长睁大些,看看这是什么世道,仙界一统!神族当道!懂不?要想活命,都给本族长夹起尾巴做妖精!万万不可得罪仙界神族!否则,本族长把你扒皮——去核儿——榨汁儿喝!

木留留心情烦闷,使劲摇摇头将族长赶出了自己的脑袋瓜。

想她木留留英明一世,却在今日栽了跟头,这一栽还是个大大的跟头,果子族的同胞本就厌恶她,这下可好了,她又在被厌恶的簿册上增加了重重的一笔。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木留留上山采药,翻山越岭了半日,到中午时分,太阳毒辣了起来,她困乏不已,眼见不远处一棵大榕树生得极其繁茂,是个小憩的好所在,她便飞身上去,打算酣睡一番。

为了不被打扰,她干脆恢复原形,变成一颗大榴莲窝在隐蔽的树杈间。

谁曾想,由于她睡得太酣,一不小心就滚落下来,将将砸在了一个小和尚光溜溜的脑袋上,然后顺头而下,又将将骨碌进小和尚盘坐的两腿间,不知有没有砸伤某些重要物件儿。

那小和尚正坐在榕树下闭眼打坐,他原本极为机警,自然觉察到头顶有东西落下来。

但他以为只是片树叶或枯死的枝条,本着佛家禅悟——“心不动,万物即不动”的淡定超脱,小和尚纹丝未动。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头顶落下来的竟是颗滚滚圆、尖尖硬、类似流星锤一样的东西。

好端端的老榕树怎会长出流星锤?估计那会儿小和尚已经迷惑到怀疑人生。

不止是他,木留留同样不得其解,毫无缘由地,怎会有一个小和尚突然坐在了这棵榕树下。她分明记得,在上树之前,她仔细环视了四围,可以百分百确定:方圆百里,寂寥无人。

这小和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突然冒出来也就算了,却偏偏坐在她休息的这棵树下,又偏偏被她砸中……

木留留呆呆地看着小和尚额前的鲜血像一缕缕红色面条一样缓缓淌下来。

她惊得心尖颤了几颤,立即眯起眼睛察言观色起来。

这小和尚看起来十七八岁,眉如远山着重墨,眼似清湖澄墨玉,青白的头皮隐隐可见浓密的发根,雕刻似的五官即便被艳血分成了好几块,也难掩他沉静出尘的气质。

长得……也也太好看了吧?木留留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呆了一瞬后,她立马推演出一个结论:这么年轻,定然是个修为尚浅的普通小和尚,应该看不出她是个榴莲精。而且,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未伤及根本,如此,她睁零只眼闭两只眼,糊弄过去就好啦!

于是,木留留继续淡定地窝在小和尚两腿间,保持着原型,乖乖地做一个不言不语的大榴莲。

也许,这小和尚见她只是颗臭榴莲便会将她一脚踢开了,就像平日其他人对她那样。

谁知,小和尚动了动喉结,先抽了抽鼻子,接着又抽了抽,然后低下头继续抽了抽,很明显,他在嗅木留留的气味儿。毕竟,那气味儿十分十分地显著,人间百香难掩其“馥郁芬芳”。

平常,一般人嗅到,免不了捏着鼻子迅速躲开,直呼好臭好臭,可眼前这个小和尚虽然满脸淌血,眉目尚且舒展,并未有闻到大便味似的夸张表情,也没有一脚将她踢开。

莫非,他喜欢自己的味道?!木留留一阵激动。

曾经,木留留对她唯一的好朋友苍耳精夸过海口,她说,如果将来她能遇到一位喜欢她气味儿的男子,她便嫁给他……即便他是——和尚?

木留留正甜蜜地遐想,却忽然被小和尚提溜了起来,小和尚将木留留放到鼻子边继续低头闻嗅。

好看的唇鼻离自己那么近,气息可闻,木留留紧盯着他润泽微红的唇纹,小心肝儿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嗅完之后,小和尚又腾出一只手,伸出修长食指好奇地往榴莲上戳了戳,他戳的位置刚好是木留留的膈子窝,痒得木留留险些笑了出来。

“这丑笨的东西,是为何物?”小和尚自言自语,声音极清朗,好似秋果落甘泉,让木留留浑身一激灵,险些露馅儿。

丑……笨?木留留的心尖再次颤了颤,那是你没见到本尊好伐!哼!

扑通一声,小和尚将木留留扔在了三尺之外。

果然,还是逃不出被扔的命运啊!

木留留的脑袋正好磕在一块石头上,疼得她龇牙咧嘴,却又只能憋着。

她还未来得及在心中暗骂“好你个小秃驴”,便用眼睛的余光瞥见小和尚缓缓抬起了右手,在离自己头顶两寸处停下了。

小和尚的手掌光洁如玉,萦着一层淡淡的月白光华,光华在鲜血横流的脑袋上拂照而过。瞬间,那些被榴莲壳砸出来的坑坑洼洼竟然平整如初。

小和尚又抬手拂了拂面皮,眨眼间,脸上的鲜血也都消失不见,轮廓深邃的五官俊逸得让人不堪直视。

木留留顿时呆住了:我的娘,这小和尚竟是得道仙僧!

不得了,不得了!她木留留得罪仙人啦!这可是要被剥掉三层皮的重罪!

记得上已仙门驻守沉雪谷时,有个葡萄精在为仙门子弟端茶时,不小心将茶水溅到了上已仙门大小姐的裙裾上,结果那位大小姐当众赏了她几十个大嘴巴,而且将此事告诉了族长,勒令族长定要严惩,族长二话不说,直接剥掉了葡萄精的一层皮。葡萄精疼得死去活来,足足用了三年才又重新长出了新皮。

此番,如若这小和尚去族长那里告状,族长定会重罚她,不知要剥掉她几层皮,光想想就令人胆寒。

怎么办?要不要现出原型去给小和尚诚心地道个歉,以期他的原谅?

木留留咬咬牙,正准备恢复人身,忽见小和尚拿着青木禅杖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袭灰袍被他颀长的身形修饰得流畅飘曳,这……这哪里是人穿衣?分明是衣穿人!一件灰不溜秋的佛袍袈裟,都能被他衬得烨然若锦衣华服,躺在小和尚脚边的木留留再次看呆。

小和尚伸出左手,往身前的虚空探了探,没有探到任何障碍物,他这才抬脚,略显小心地往前走去。

瞎子?!

看着完全不像啊,那双眼睛如此深邃清澈……

“师傅!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另一个约莫八九岁的灰袍小和尚慌忙跑了过来,边跑边提裤子,“三清不过去拉泡屎,眨眼功夫您便不见了!”

“为师怕臭,所以走远了些”。

“呵呵,哪有那么臭,只是师傅的鼻子太过灵敏罢了……”,三清摸着自己的光头,不好意思地傻笑着。

“往后少吃些俗物,五脏不净,难修上乘”,被称师傅的温声教导。

“喔,师傅教训的是,三清记住了”三清揉着肚皮,重重点了点头。想起前一日的胡吃海喝,他很有些后悔。那是前一日的前一日,他听二师伯法照说此番轮到他师傅湛寂驻守沉雪谷。师傅要出远门,三清必免不了,他生性爱吃,怕一去百年,再吃不到寺里厨子做的饭食,临行的前一晚,三清便敞开肚皮大吃了一番,结果今日一路上,他又敞开肚皮拉了无数回,直拉得两腿发软,脸色惨白。

这灰袍小和尚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竟有了三清这样的徒弟,可见其修为之高。木留留心里愈加发虚,手心直冒冷汗。

“怎地有股臭味?”三清抽了抽鼻子,目光下意识地往四下扫了扫。

木留留生怕自己被注意,身子缩了又缩,直到不能再缩。唉,她这一身香味儿啊,真是“臭名昭著”地很。

“估摸着是你拉完没洗手”师傅轻咳了一声,淡声道。

三清立即抬起两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惊呼着自证清白:“不臭呀”。

师傅瞟了他一眼,无奈地合了合眼皮,温声令道:“记住,切不可用你的手触碰为师。”

“哎!”三清点头,不好意思地笑道,他又嗅了嗅两手,还是没闻到那股臭味儿。

“走吧”,师傅叹出一声,抬脚向前走去,步履轻捷。

三清立马跟了上去,却并不搀扶师傅,青山碧树繁花磊石间,一高一矮两个和尚一前一后地走着,远远看去,倒也别有一番景致。

“这沉雪谷满是草木山石,师傅眼睛不便,以后您若想去哪里尽管使唤三清”,三清仰着脑袋,态度极殷勤。

师傅并未出声,只微微动了动嘴角点了点头。

原来,他真是瞎子啊,木留留一方面暗自庆幸自己走了狗屎运,另一方面却又替那小师傅惋惜起来。

生得这般好看,竟然是个瞎子。

不知小和尚是怎样的眼疾,若是意外失明,还有治愈的可能,若是娘胎里带出来的,那就难办了。

作为果子族的一名大夫,木留留的职业病又不合适宜地犯了。她甚至幻想着,他日,若有机会再遇见那小和尚,定要帮他瞧一瞧眼睛,算是当做自己砸破他脑袋的一种补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僧,本榴不臭哒》<<<<

第002章 留在沉雪谷

木留留恢复了人身,背着药袋心事沉沉地往回走。下午的太阳已不再炙热,折了锐气的阳光满满地洒在沉雪谷,高低起伏的丘陵生树的生树,长草的长草,开花的开花,并不过分遮挡视线。

站在山丘上的木留留提起一只脚放在石头上,一边擦汗,一边俯瞰着山谷中高低错落、星罗棋布的树屋,渐渐地觉着两脚异常沉重,心底产生了一种不愿意回去的冲动。

沉雪谷,漫天白花飘落如雪,虽是木留留美丽的家乡,却始终没有给她家一般的感觉,只因她天生携带奇特异香,让人难以靠近。说是异“香”,那只不过是木留留给自己的评价,对族人来说,它却是“奇臭”,只要她一出现,百果无香,千里飘“屎”,所以,沉雪谷里的父老乡亲都像躲避瘟神一般躲着她。

自小到大,没几个人给过她好脸色,除了——木留留看着她沿着山径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留留姐,你跑哪里去了?紫姝上官找了你好久!”苍耳满面焦急,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就往回扯。

“紫姝上官找我作甚?近日,我可是安分得很,并未触犯任何族规!”木留留心中有底气,话也讲得很硬气。唯独想到那瞎眼的俊和尚时,两腿略微发虚。

苍耳停下脚步,晃着她的胳膊,一惊一咋道:“我的老大,留留姐,瞧瞧你这记性!驻守沉雪谷的上已仙门和青丘神族已满百年,又要换班了。此番来的可是磐若寺和仙剑阁,都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大主,族长千叮万嘱,定要好生侍奉,不得有任何闪失。其它各部都已就位,只剩咱们医官部了。紫姝上官如何不急?”

“什么大主?都是些喜欢摆架子的臭屁精!”木留留很不屑地将手中的药袋撂过肩头,然后呼一下吹开了嘴角的散发。

苍耳对她的不屑视而不见,继续兴致勃勃地说起了磐若寺和仙剑阁。

据闻,磐若寺的和尚都极俊俏,但他们是终身不娶妻的,也不能还俗,委实可惜了些。

相比之下,仙剑阁就不同啦,不仅美男子云集,而且婚恋相当自由,并无太多规矩约束。

眼下,果子族里的女妖精们都在往死里打扮自己,若能魅惑到某个仙门子弟,与他结为连理,那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啦。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与仙门婚配是最快速便捷的成仙途径,只要往那仙家族谱上一站,立马就是有了仙籍的神仙。而且,仙门中的仙术秘籍、仙丹、灵物、法器,随便哪一样对他们妖界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

苍耳说完,顿住了脚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木留留,然后眉头一皱,摇头叹道:“留留姐,你回去定要好生打扮打扮,你看看你,鸡窝头,花猫脸,麻布衣……啧啧,我苍耳若是有你这般美貌,早就是天上的上仙了!”

顶着日头采了半天草药,又从树上摔下来,再被人提着腿扔到三尺之外,能不鸡窝头么?能不花猫脸么?木留留翻着眼皮,轻嗤了一声,继续往前走:“那样的上仙,你当得安心不?没有真正的实力,即便是上仙也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上仙!”

苍耳加快脚步,赶了上去,她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可总比我们这些山间精怪好太多,不论我们修为有多高,只要没有进入仙籍,就是任人踩踏的卑贱户。”

木留留侧目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移向远处的天空,嘴角扬出一个淡淡的笑意:“我木留留要的只是无上的修为,至于仙籍地位,不过是世俗浮云。只要修为足够高,我便可遇仙杀仙,遇神杀神。与其卑躬屈膝,仰人鼻息,莫如万人避退,还我一个自由清静。”

听了木留留这一番话,苍耳两眼放光,一把抓住她的衣袖道:“留留姐,要不我们一起离开沉雪谷,去寻些世外高人拜师学艺,提高修为?”

木留留深深看了苍耳一眼,沉声道:“目前,咱们还不能离开沉雪谷,此处的灵气最为纯粹洁静,对修炼大有裨益,你且耐着性子好生利用。”

“好咯”,苍耳满心失落地点头。

离开沉雪谷,木留留不是没想过,而是想了很多次,甚至付诸过行动,几百年前,她曾试图离开,可是刚刚脱离沉雪谷的地界,便有十几个妖兽围扑了上来,就好似那些妖兽一直侯在那里,专门等着她出现。

妖兽们虽然受不了木留留身上的气味,却仍旧纷纷捂着鼻子,步步逼近。

领头的红毛妖兽高声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这么臭!”

另一个长尾妖兽勉强现出些欣喜,劝慰道:“臭是臭了些,等会一口吞,不尝味便可。她可是果子族的,天生的灵气罐,吃了大补!”

木留留吓得缩着身子往后退,眼看着妖兽们就要近身,木留留鼓起勇气,以浩然之声规劝道:“各位兄台,你我同为妖族同胞,修成人体实属不易,为何不能互相体谅扶持,却要不顾天道扬善,吞食异己?且天地之间,人鬼神精怪、妖物异族、魑魅魍魉同处,各家有各家的章法规矩,尔等肆意捕杀,难道不怕妖王惩戒?仙界降罪?”

红毛妖兽狰狞狂笑,“你若不是来自沉雪谷,如今这一番道理还能劝退我等,但是沉雪谷的妖,妖王的律法可就管不了了!哈哈哈……”

“这是为何?我沉雪谷亦隶属妖界!”木留留继续壮着胆子道。

“可你们沉雪谷——”红毛妖兽还想说些什么,被长尾妖兽打断了,“大哥,少和她们废话,再不动口的话,其他人来了,到嘴的肥肉可就要飞了!”

红毛妖兽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大嘴一张就领着众妖扑了上来,木留留仗着自己的两分修为,左躲右避,浑身被利爪啮齿勾出无数大小不一的血口,眼看着就要成为妖兽们的腹中餐,忽然凭空现出了一拨道装打扮的人,那些人直直攻向妖兽。

木留留原本以为道人们是来救她的,正欲高兴,却见那些道人看向她的目光与妖兽们别无二致。木留留瞬间醒悟,那些道人和妖兽们一样,都是把她当作大补之物的捕食者。

趁着双方交战,木留留撒腿就往沉雪谷的方向跑去。

逃命,木留留是绝不含糊的,她拼尽全力,连飞带滚,终于又踏上了沉雪谷的地界。身后的追兵这才站在刻有“沉雪谷”的界碑处望洋兴叹,高声咒骂着到手的肥肉又飞了。

满身伤痕地回到沉雪谷后,木留留告诉族长,她在山中采药,迷了路,所以回来晚了。族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做深究。

看着苍耳失落的表情,木留留将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肩上,豪气冲天地说:“听说天界那帮臭屁精都喜欢修为高的妖精,要不,咱俩一起努力,成为四海八荒的顶级大佬,届时整一个后宫,将那些长得俊的男仙全都抓过来,任凭咱俩享用,如何?”

苍耳噗嗤一笑,咧着嘴道:“留留姐,我可没那么贪心,此生,我苍耳只愿得一人心,其余的……都留给你啦!”

“如此,甚好,本榴莲绝对会雨露均沾!”木留留拍着自己的胸脯笑道,麻衣隆起处,一颤一颤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僧,本榴不臭哒》<<<<

第003章 分配任务

木留留和苍耳刚回到她们的木屋,药袋子还未来得及放下,紫殊上官派来的侍婢梓月便闪现在了小院里,裙裾带来的风晃得身侧荼蘼花摇曳不止。

毫无疑问,梓月的口鼻上仍旧捂着一条白纱绢子,和以往没两样,因为惧怕木留留的气味熏着自己。

苍耳看着梓月口鼻上那条装腔作势的白绢,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她留留姐的木屋搭在沉雪谷西北向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已经远远避着族人了,这些个势利刻薄的侍婢还要这般辱没作践她,不知安的是什么黑心肠。不就是榴莲味儿么,那大蒜味,洋葱味就芬芳馥郁了?至于造作成那个——球样?苍耳原打算使用“逼”这个字,“逼样”的“逼”,但她留留姐说了,她俩是有品味有修养的人,讲话要文明,所以苍耳弃“逼”选“球”,因为她觉得“球”比“逼”风雅许多。

梓月告诉木留留,她被分在了“磐若寺”组,负责为仙僧们准备药膳和药茶的工作,不过,木留留只能留在药膳房采药备药熬药,万万不可近距离接触仙僧,否则,“那味儿”若是熏到了诸位仙僧,族长和各位上官定然不会轻饶。

木留留点了点头,算是应领了任务,可是苍耳却不服气,她提高声音问梓月,是哪位医官负责近侍仙僧。

梓月扯了扯嘴角,冷声说自然是青芝医官。

苍耳气道,明明她留留姐的医术更胜几筹,青芝医官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唬唬果子族里的傻子们还行,若是伺候仙僧,还不知要弄出什么岔子来呢,凭什么她就能够成为近侍?

梓月白了苍耳一眼,尖着声音刺道:“就凭青芝医官身上没——‘味儿’,何况,这是紫殊上官的安排,你不服?去找上官理论去呀!”

苍耳两手叉腰,大嘴一张,立即备足骂人的架势,要知道,在果子族她苍耳可是一把骂人的好手,除却老布娘和花励,无人能出其左右。在沉雪谷这数百年,她虽只有骂人这一技之长,却也为自己闯下了一片别样的天空。

谁知,她一个字还没骂出口,便被木留留抬手一挥封住了话穴,苍耳顿时啊啊呀呀的,就是说不出话来,急得她瞪大了眼睛,骂人的那股劲头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挠得她难受之极。直到木留留用眼神向她示意:莫要吭声。她这才竭力压下骂功,双目一垂,气嘟嘟地扭身立在了一边。

木留留邪魅一笑,转过身,松了松自己的衣领故意往梓月身上靠了靠,眯眼淡声笑道:“没别的事了吧?没别的事了就请‘滚’”。

梓月往后咧着身子,冷哼了一声,便凭空消失了。

木留留用力拢了拢自己的衣襟,抬手解除了苍耳嘴上的封禁。

“留留姐,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在这沉雪谷,除了老布娘,就属你的医术最高明,为什么每次都不给你出头的机会?”苍耳一屁股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气鼓鼓地说。

木留留并未搭腔,只默默地将袋子里新采的药材倒了出来,然后将它们分门别类准备进行晾晒。

苍耳见木留留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说的话,不禁急得跺脚:“留留姐,就是因为你这种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他们才处处压着你,用你的时候想起你,有好处的时候永远没有你!”

木留留看了苍耳一眼,淡淡一笑:“滚过来帮我晒药。”

苍耳这才使着气走了过去,木留留忙着手里的活儿,低头轻声问苍耳:“苍耳,如果……我说沉雪谷里的这些个破烂人事我根本就不在乎,你信吗?”

“信!怎么不信!你根本完全就是不在乎嘛!”苍耳手上的力道增大了几分,明显还在生气。

木留留顿了顿,抬眼看着苍耳笑了笑:“将军有剑,不斩蝼蚁,猛虎赶路,不追小兔,如果你停下来,朝每一个向你狂吠的恶犬扔石头,你就永远也到达不了目的地。”

苍耳握着一把草药,停在了半空,她仰起脸,锁着眉头:“留留姐,我听不懂。”

“意思就是,你留留姐——我,有更长更远的路要走,所以,沉雪谷这些个破烂事儿,我丝毫没有放在眼中”,木留留黠笑,眼中的光芒衬得整个人生动无比。

“留留姐,更长更远的路是什么?”苍耳似有所悟,一瞬间,满脸崇拜,气恼全消。

“成为人鬼神妖精怪魑魅魍魉谁也不敢招惹的顶级大佬!”木留留一字一句地温声笑道,柔和的眼眸中看不见任何的狠戾,反透着温和与坚定。

“怎样才能成为顶级大佬?”苍耳睁大了眼睛,满脸希冀。

木留留伸出一只手握成了拳头:“拳头足够硬。”

——————

啪一声,青芝医官将一只精致的茶盏砸在了地上,幸而是木质地面,茶盏并未碎裂,只回旋了几个圈儿后,然后一溜烟地滚至墙角。

青芝的胸脯剧烈起伏,脸色阴沉,她颤声气道:“什么好事都让那狐狸精占去了!”

立在青芝身边的婢女云娥吓得身子一缩,这种情况下,她不敢随便插言,却又不能只干站着,于是,在看了看青芝的脸色后,她调整好表情,上前搀扶着青芝,怯生生地说:“主子,您息怒,我扶您先坐下,可别气坏了身子,为了那狐狸精不值得”。

听到云娥说“不值得”,青芝缓了缓自己的神色,坐在了案几边的木椅上。

“我明明都已经打点好了,没想到去近侍仙剑阁少主的却是芷兰,难道……我送的那件东西他看不上?”青芝将右臂竖撑在案几上,下巴缓缓向右手掌靠去。

“主子,那可是七彩霓裳,六界独此一件!”云娥简直难以置信,那样的至宝是她一辈子都不敢奢望能瞧上一眼的。

青芝淡哼了一声,敲了敲桌面,示意云娥重新倒一杯茶水:“果子族位列仙籍的也就那几位,时常出入天庭的人,什么宝贝没见过?区区一件七彩霓裳又算什么?”

云娥一时不知该回些什么,她眼珠转了转,适时提议道:“要不……咱们再让老爷去找找族长?”

“找我爹又有什么用?人家的爹是族里的大长老,我的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管事”青芝满声的委屈。

云娥又没辙了,用上齿轻轻摩挲自己的下唇,想着怎么才能安慰自家主子,忽然,她眼睛一亮,喜道:“主子,听说此番磐若寺派来的和尚生得非常俊俏,比仙剑阁的少阁主苏城还要俊逸几分。”

“又有何用?磐若寺的和尚不能娶妻,不可还俗,即便他生得再好看,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与我何干?”青芝叹道,“哪比得上仙剑阁,天帝钦点的仙府大道。只要我有机会近身接触,一百年的时间,不怕拿不下那少主。”

“哎,真是便宜了芷兰那狐狸精,”云娥切齿跺脚,竭力使自己表现出恨极了的样子。

“那倒未必,”青芝冷笑,“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鹿死谁手”,她向云娥招招手,“过来给我捏捏肩。”

“哎!”云娥乖巧地走到青芝身后,殷勤地为她捏肩,大赦一般,悄悄舒了一口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僧,本榴不臭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