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清风明月心的小说,韩月颜,韩大小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

作者:清风明月心

主角:韩月颜,韩大小姐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娘亲,爹爹是什么样的人?
你爹爹呀,这个人很闷的。
丫丫的小眼珠子一转:那秦叔叔呢,听书他正的很漂亮。
韩月颜很无奈:就算他是天上的神仙,也不会成为你爹爹呢。

第1章 开局带个拖油瓶

韩月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魂穿异世,一睁眼就被人追杀,而且还带着一个球,她低头看着自己鼓鼓的肚子,欲哭无泪,也没时间给她哭,没看后面围上了十几个手持长刀的黑衣人……

在杀手围上来的时候,韩月颜还抽空给自己掐了个脉。还好,这个原主的身体还算康健,只是身体过于匮乏,要是再折腾几天这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

她前世本是一个古武家族的预定家主继承人,却被自己所爱背叛杀害,没想到魂穿异世,既然上天又给她一次机会,她可不想再死一次,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既然用了你的身体,你的孩子我也尽力给你保住吧。

这时候杀手头子冷哼一声:“韩大小姐好涵养,现在还能这么冷静。”

我不冷静你能放过我吗?如果没有肚子里孩子的拖累,这些人她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她脑子里好像有一些模糊的原主的记忆,此处是一个叫苍月国的国度,这里是帝都苍月城,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丞相府嫡女,和她同名也叫韩月颜。之后就是一些模糊的画面,最后是好像有个女人给原主一包什么东西让她快逃……她在身上摸了摸,果然摸出一小包药粉,四处看了看,身前有条河,唯一的一线生机。

只是,她摸了摸高高隆起的肚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有一丝丝不舍,孩子,看你的造化了,不然我们也只能是一尸两命。

韩月颜狠狠的点了自己手臂上的几个穴位,暂时封闭全身气息,只要掉入水中不超过两天,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活命的机会。

杀手慢慢逼近,韩月颜瞅准机会将那包药粉撒了出去,瞬间就有五个人倒在地上。韩月颜趁着这个空档,快跑几步冲向河边。

那些杀手惊讶一个柔弱的大家闺秀,在这种时候还能跑这么快的时候,韩月颜已经到了河边,杀手们再次围了上来。

这时候突然雷电交加,大雨转眼即至。

杀手们好像怕韩大小姐手中还有那种药粉,而韩月颜却也害怕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药粉,冲上来一刀就能送她上西天了,于是故作镇定的问:“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啪嗒,啪嗒,雨水从天际落下,转眼就暴雨如注。

这么大的雨水,杀手头子知道就是药粉也会失去功效的,于是咬牙提着刀就向着韩月颜冲过来。

但韩月颜早就趁着那帮人犹豫的时候,慢慢挪到了河边上,就在杀手冲上来的一霎那,转身没有一丝犹豫的跳进了河水之中……

杀手们楞了一会儿,好像在考虑要不要也跳下去,夜色中,雨越下越大……

杀手们还没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突然,黑暗中凭空多出几道诡异的身影,下一刻,就有五六个杀手脑袋分了家。

剩余的杀手看清对方拿的是木棍,好像想到什么,竟毫不犹豫回头就跑,但还没跑出两步也倒下去了,一个杀手死前不甘的瞪着眼睛,嘴里蹦出三个字:“玄……策……阁……”

……

几天之后,苍月国的帝都苍月城的大街小巷都在传,丞相府嫡女韩月颜与人私通怀孕投河自尽。尸体在一个水塘中被发现,已经面目全非无法分辨。

韩府只是派了一个老嬷嬷过去看了一眼,就让人一张凉席给扔到了乱葬岗。

又十天之后的一天夜里,皇宫中冲出一队人马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

第2章 寒月仙子

七年后。

江湖上多了一位被称为“寒月仙子”的侠女,传闻其人美若天仙,又心地善良,喜欢除暴安良,惩恶扬善。

苍月国帝都城南百里之外有一个叫做望江的小镇,望江镇盛出美女,又叫“美女镇”。

然而最近这望江镇却不太平,两个月之内一连死了六七个马上就要及笄的少女。这些少女死状恐怖,当地官府束手无策,发布悬赏令。

镇上的人也都人心慌慌,暗自祈祷那位传说中的寒月仙子能够出现,救民于水火,将那十恶不赦的杀人狂徒给缉拿归案。

月黑风高杀人夜。

镇郊的一个小村庄,时至午夜时分,一道黑影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进了村中唯一的大户沈员外的家中,几个起落间就到了一个独立的院落之中。

黑影出手极快,人如一阵风刮过,原本守在房门前的两个丫头就倒在了地上。

黑影进了屋,是个一身黑衣的蒙面人,他慢慢的推开门,鬼头鬼脑的向着房间中的床帐而去,朦胧的月光中,一抹少女曼妙的轮廓在床上轻轻的翻了一个身,然后接着呼呼大睡。

黑衣人的耳朵动了动,确定没有问题了,他掀起窗边的帐幔,借助微弱的月光,看到床上酣睡的少女,一下子就愣住了,少女的脸上带着一丝甜美的笑容,犹如画中走出的仙子。

黑衣人低吟了一声:“今天真的是赚到了!”话音还没有落下,手已经向着床上酣睡的少女胸口伸出……

就在这一刻,异变突起,床上躺着的少女竟然就在他面前突然消失了。

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烈的掌风已经朝他身后袭来。

黑衣人知道躲是不可能了,本能转身挥出一掌和对面的掌风相抗,下一刻,黑衣人就直接被震出房间,摔到了地上。

他知道今天是遇到了硬茬子,在落地的一瞬间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果然看到两个举动怪异的人正落在他原先的位置。

诡异的是这两个人落下的时候,地面竟然寸寸裂了开来。

黑衣人惊呼了一声:“傀儡术!前辈饶命!”

空旷的夜空传来了空洞的少女声音:“林南俊,你作恶多端,残害未及笄少女十五名,罪大恶极,束手就擒还能让你多活几天。否则,现在就让你命丧当场。”

林南俊虽然知道自己逃不了了,但是该拼命的还是要拼命。只是面对两个被武林宗师等级高手操纵的傀儡人,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胜算。

响彻在耳边的罪行,夹带着内力向他袭来。他躲闪不及,受了一个傀儡人的一招高鞭腿,又被另一个傀儡人的黑虎掏心给击中,身子飞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撞在了院墙上,滚落到地上之后就没有了生息。

这个时候从屋顶上跳下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少女,一身白衣,翩然若仙。她来到已经昏死过去的黑衣人跟前,用脚踢了两下见没有动静,才对着后面的阴暗处喊了一声:“丫丫,你还等什么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

第3章 丫丫要找爹

下一刻黑暗中如风一般的窜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是个看上去也就是五六岁的小女孩,白净净胖乎乎,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头上梳着元宝髻,整个就像个小团子,胖乎乎的小手上还拎着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

小女孩瞥了一眼地上的黑衣人,嘴里念叨着:“真的没有意思,娘亲,我们还是通知玲花姐姐来吧。将这个坏蛋交给衙门之后,娘亲是不是就可以带着丫丫去找爹爹了呢?”

小女孩的灿如星辰的眸子看着自己的娘亲。

韩月颜浑身一颤,又来了,又来了,自从七年前侥幸逃得一命,又顺利生下这个孩子,随着这小丫头越来越大,就开始有事没事的缠着自己要爹爹,哎,她上哪去给她找个爹呀。

“什么人!”

忽然小女孩朝着一个方向将手中银光闪闪的东西甩了出去。

只见一道银光飞出,黑暗中听到了金属断裂的声音。

随后一道气息快速的向着北方遁去。

丫丫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娘亲,伸手求奖励。

可是娘亲却说:“没有!”

丫丫不依,又缠上自己娘亲,小身子扭来扭去。

韩月颜无奈,“我给你说了,这次没有钱的。”

丫丫不高兴了,嘟着小嘴,又恨恨的跺了跺脚:“每次遇到有大姐姐遇害的案子,娘亲你都是免费。弄得丫丫这两年都吃不上好吃的东西了。”

说着,她还转了转自己的胖胖的小身体:“丫丫都瘦了。”

韩月颜伸手捏了捏丫丫那白嫩嫩的像小包子似的脸蛋:“瘦?你哪里瘦了?你怕不是要胖成个球才满意?”

但转瞬,她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阁下跟了一路,还想跟到什么时候?”

话音落下,院子外的大树上又跳下来一个黑衣人,虽然没有蒙面但黑夜中看不清容貌,身形看着却是挺拔修长。

男人落到地面朝着母女二人走来。

丫丫看出来人的武功造诣远远在她之上,就老老实实的躲在自己娘亲的身后,然后又探出一点身子,露出个小脑袋。

男人走到韩月颜身前,清冷的月光下露出一张绝美的脸。

韩月颜在看到这张脸的一刹那,心神仿佛不受控制的颤了颤,她确定这个人她没有见过,但是为什么觉得这么熟悉,仿佛跟记忆中的那个人……不对,不是他,这个人不是他。

但是那个人确实跟眼前的人有点像,七年前,这个身体的原主,正是因为无意中救了苍月国的太子殿下,才落到那般境地。

恍惚中好像回到七年前的那晚,她后来被赶来的玄策阁的人救下,并伪装成她已死。

玄策阁,是拥有千年底蕴的江湖神秘帮派,传说玄策阁每一代阁主是天女和凡人的嫡系血脉继承的,不仅来历成迷,还有神功天绝。

后来她得知,玄策阁的老阁主竟然是原主的外公。

但因为原主当年救太子的时候把太子中的毒转移到自己身上,导致她和丫丫的身上都带有毒素,必须修炼天绝功才能慢慢把毒素彻底清除。

韩月颜本就天资卓绝,不然她前世也不能被选为家主人选,所以加上有之前的底子,她学什么都快,在玄策阁学了七年后,丫丫也渐渐长大,她就开始带着女儿游历江湖,顺便做做好事,打抱一下不平什么的,也不知怎么的还有了一个“寒月仙子”的称号,呃,作为一个现代人,这还真有点肉麻。

在帮助别人沉冤昭雪的时候,她也在查七年前原主的事情。

但是目前也就是知道原主之前曾有过婚约,然后,她救的那个人,也就是丫丫的亲爹,是帝国的四皇子,也是太子,杨常安!

“韩月颜,韩相府本该死去七年的嫡二小姐。我没有说错吧!”男人的眼神仿佛能吞噬一切。

“你是什么人?”她没有承认任何事情,就是不知道这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七年前,要不是她落水之后被人所救,很难说她和丫丫能不能活命。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忽然从袖袋中拿出了一个被红色丝线绑着的半块玉佩。

韩月颜见到这块玉佩的时候,浑身上下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瞬间呼吸都仿佛停止了,良久她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却没想到自己的那个倒霉女儿,在看到这玉佩后,竟直接跑到了男人的跟前。

然后没有任何节操的一把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声音软糯的就开了口:“爹爹,爹爹,你终于来找我们了,丫丫和娘亲好想你啊。”

汗,韩月颜头上挂下几道黑线,首先这不是你爹爹,其次,你什么时候看到你娘想你爹了?

都是那玉佩惹的祸,另外半块在她的身上,为了查原主的事,韩月颜有时候会对着玉佩沉思,可能被丫丫看到误会了,哎,孩子太聪明也不好。

男人将丫丫推开一点:“我不是你的爹爹,但我是你的三伯父。”

丫丫有点懵,歪了歪小脑袋看了看自己娘,只听自家娘亲说:“丫丫回来,她不是你爹爹。”

然后又对男人说道,“我只是好奇,既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们都没有来找我。为什么现在又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哎!”男人重重的叹了口气:“韩姑娘,不用我说,以玄策阁的能力,你也应该早就知道丫丫的父亲是谁吧!当年很多的事情阴差阳错的就赶到一起,并不是我替我的弟弟开脱,但是现在他需要你,帝都也需要你。”

呵呵,韩月颜冷笑两声,想起了原主在丞相府被囚禁,被虐待的那些日子,心仿佛一点一点在滴血,就是原主的一时心软,用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救下了那个马上就要死去的男人。

“三皇子,我们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帝都城我是不可能回去了。我只想带着丫丫安安静静的生活,好好的将女儿抚养成人就行了。至于她的父亲,算了吧!”

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和皇家牵扯到一起的水太深了,她毕竟又不是原主,跟丫丫的爹只是陌生人,虽然她也在暗中调查原主的过去,那也只是为活的明白罢了,傻子才回去呢,江湖它不自由吗?做“寒月仙子”它不香吗?

用了原主的身体,她把丫丫好好带大就行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

第4章 回都城

看着韩月颜要带着丫丫离开,杨常林急了,他如果不能带人回去,苍月国的未来就会一片惨淡,急忙拦在两人面前。

“他要死了,你难道也不想去看看他?他毕竟是孩子的亲爹,你无所谓,难道还要剥夺孩子的权利吗?”

丫丫趁势拉了拉娘亲的衣服袖子,小脸苦巴巴的说:“娘亲,我们去见爹爹好不好?”

这时候灰暗的空中飞来两道人影,落下来一男一女,丫丫见到直接甩开了她娘亲就冲了过去。

看着不远处的丫丫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刚刚打算行礼的红衣女子一个转身躲过了丫丫,给韩月颜行礼:“参见少主!”

韩月颜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人说:“玲花,将犯人交给孙大人,然后来兴隆客栈寻我。”

叫做玲花的红衣丫鬟指了指地上的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对跟着的少年道:“背着,我们走!”

少年接住丫丫,正被自家的小主子撞得头昏眼花,听到姐姐的话,急忙收摄心神,走到昏倒在地上的男人跟前,用脚踢了踢,随后一只手就将男人扔在肩膀上,下一刻二人就消失在夜色中。

韩月颜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杨常林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没有一口回绝就还有希望,杨常林乖乖跟上韩月颜。

回客栈的一路上,韩月颜思绪万千,她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一直在民间听到那个人的事情,想到那人就是丫丫的爹,她的心情也是比较复杂。

来到兴隆客栈,已经接近子时了,客栈中的小二还在等着这位客人,只是没想到跟着贵客回来的,还有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

在厅堂找了一个桌子坐下之后,韩月颜从自己随身的小包中拿了一包药粉递给丫丫说:“乖,自己泡澡去!”

丫丫眼珠子转了转:“你们是不是要说爹爹的事情呀?丫丫不走!”

她已经想好了,要是娘亲还不去见爹爹的话,她就一直缠着娘亲让她同意为止。

韩月颜实在对这个女儿没有办法,自从孩子懂事的时候就一直追问着她,为什么别人都有父亲,为什么她没有父亲?

有时候带丫丫逛街,看到别的父亲给孩子买糖葫芦,她总会目不转睛的盯个半天。

还记得有一年,他们路过一个小城镇,一个父亲为了救自己女儿,求到她这里的时候,丫丫哭了三天,一直到最后她没办法哄着丫丫说:“丫丫乖,我明天就带着你去找你的爹爹。”才算暂时糊弄过去。

杨常林重重的叹了口气:“丫丫,乖,伯父一定会说服你娘亲带你去见你爹爹的。”

丫丫半信半疑的上楼了,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玲花。

“玲花姐姐!”她扑了过去,玲花将丫丫抱了起来走了进去。

大厅之中只有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开口说话,良久,杨常林正要说点什么打破沉默,韩月颜却在此时开口:“三天之后,我们帝都西城门见!”

“你改变注意了!”

韩月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改变注意,刚刚的那一刻她想了很多。其实在员外家的时候,杨常林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一切都不是那个人的错,只是命运弄人而已。

“好吧!”见韩月颜没有再说话,杨常林拱了拱手:“那我们就帝都见!”

杨常林说完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韩月颜独自坐了很久。

“你为什么改变注意?”玲花如鬼魅般的出现在她的身边:“你是不是很早之前就改变了注意。”

韩月颜叹了口气,将面前茶杯中的凉水一口气喝了下去:“玲花,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我逃避了七年,命中注定还是要回到那个虎穴狼窝之中。”

就当是为了丫丫吧,这么多年,她也是把丫丫当自己亲生孩子来养的,当然,可以说确实是她亲生的。

累了一个晚上,韩月颜回到了房间,刚刚准备去泡个澡的时候,就觉得胸口一痛,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

心脏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挤压着,她的双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

玲花感觉屋内气息不对,立刻冲了进来,发现自家的主子脸色苍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主子,您的病又犯了?”

韩月颜记得,这已经是这个身体第四次犯这个病了。

记忆中的第一次,就是原主巧遇那个人的晚上。

就那样看着男人痛苦的在坚持着,原主心软了。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以致原主最后还是怀着男人的孩子死在了被追杀的路上。

叹了口气,韩月颜缓了缓心神道:“他肯定是出事了!”

她不知道这个身体和那个男人之间存在怎样的联系,每次那个男人遇到危险或可能受伤的时候,这个身体竟然也会感同身受,比如这次。

韩月颜看了看已经睡下的女儿对玲花说:“我去追三王爷,和他一起前往京城。这次的感觉十分不好,你明天带着丫丫随后跟上来。”

玲花点头:“是小姐!”

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包成了一个小包挎在身上就从窗户跳了出去。玲花摇了摇头,跟在小姐的这么多年里,除了那个男人小姐从来就没有这样着急过的。

玲花感觉屋内气息不对,立刻冲了进来,发现自家的主子脸色苍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主子,您的病又犯了?”

韩月颜记得,这已经是这个身体第四次犯这个病了。

记忆中的第一次,就是原主巧遇那个人的晚上。

就那样看着男人痛苦的在坚持着,原主心软了。

这才有了后来的事,以致原主最后还是怀着男人的孩子死在了被追杀的路上。

叹了口气,韩月颜缓了缓心神道:“他肯定是出事了!”

她不知道这个身体和那个男人之间存在怎样的联系,每次那个男人遇到危险或可能受伤的时候,这个身体竟然也会感同身受,比如这次。

韩月颜看了看已经睡下的女儿对玲花说:“我去追三王爷,和他一起前往京城。这次的感觉十分不好,你明天带着丫丫随后跟上来。”

玲花点头:“是小姐!”

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包成了一个小包挎在身上就从窗户跳了出去。玲花摇了摇头,跟在小姐的这么多年里,除了那个男人小姐从来就没有这样着急过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团宠萌宝:神医娘亲恃美行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