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寒之主》一恬一果的小说,袁文,袁武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极寒之主

作者:一恬一果

主角:袁文,袁武

类型:玄幻

简介:如果没有脑中出现的神秘影像,袁武或许会在最底层的江湖混迹一生,无法领略这个世界真正的风光。
自从那一夜改良了《龟息功》开始,武道传奇之路正式启航。

第1章 醉魂堂

梁国,卧牛山,火泉谷。

谷中有一口奇异的泉眼,泉水清澈滚烫,且带有一股呛人的火辣味,价比黄金的极品烧酒“牛王醉”就出自这里。

百余年来,卧牛山一直是梁国江湖门派“青牛帮”的山门驻地,青牛帮下辖七个堂口,其中,擅长酿酒的“醉魂堂”占据了整片火泉谷。

噹噹噹……

撞钟声响彻整个山谷,谷内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铜钟响了七次,凡是醉魂堂门下弟子,必须即刻赶往大殿议事!”袁武口中低声说着,目光看向了哥哥袁文。

袁文、袁武是一对亲兄弟,他们的父母都是青牛帮之人,袁父“袁三宝”更是身居醉魂堂副堂主之位。

一个月前,袁三宝夫妇二人下山办事,不慎双双殒命。

这一个月,两兄弟不但饱尝丧亲之痛,也隐约感觉到谷中气氛的变化,似乎所有人都或有心或无意地疏远着二人。

此次殿议,恐怕不是好事!

袁文面带苦涩,默然不语。他一向就是这样,不知是不是受了迂腐教书先生的影响,已经是二十岁的青年人,性格却畏畏缩缩,一副天生好欺负的文弱模样。

袁武正好与其相反,年仅十三岁的袁武性格坚毅勇敢,遇事也颇有主见,有时候比袁文表现得更像一个“哥哥”。

见袁文不接话,袁武心中无奈,接着说道:“大哥,我已经听说了,那裘铁指恐怕要接任副堂主的位置,爹生前与他关系极差,我们……”

“小武!”袁武话没说完,袁文蓦然出声打断道:“凡事不必往最坏处想,爹娘已经死,裘香主作为堂内前辈,应该不会为难我们两个小辈。”

袁文话说的好听,但是脸上的畏惧神色却将他真正的看法表露无疑。

……

醉魂堂大殿中。

一向深居简出,极少过问堂内事务的堂主“司空瑜”出现在主位。

“从今日起,裘铁指任醉魂堂副堂主,统筹堂内大小事务,稍后差人将此任命上报帮主。”

堂内几位香主带领众弟子纷纷称是,无人敢提出异议。

司空瑜淡然一笑,端起桌上的酒壶微微一斜,“牛王醉”匀匀注满酒杯,浓郁的酒香气立刻在大殿中弥散开来。

司空瑜端起酒杯来到裘铁指面前,语气随和地说道:“铁指,你为青牛帮打拼多年,劳苦功高我都看在眼里。我司空瑜虽然占着一堂之主的位置,却着实不喜欢管理诸多杂事,以后你要多多费心了。”

司空瑜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裘铁指不敢怠慢,连忙举杯还礼,连饮三杯方才罢休。

“为堂主分忧,属下荣幸之至!”

司空瑜是青牛帮的高层人物,在醉魂堂更是一手遮天,他的手段和实力可不像他表现得这般随和,裘铁指就算成了副堂主,对这位帮派大佬仍然敬畏有加!

随后,司空瑜走向殿门,便要离开,看样子不打算再参与接下来的殿议,不过在其走过袁家兄弟身边时,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司空瑜仔细看着袁文、袁武两人,从依稀相似的眉宇间,他似乎又看到了昔日的忠诚下属袁三宝的影子。

刀剑江湖,处处血雨腥风,任你实力过人、权势滔天,踏上了这条路也难保性命无忧。

司空瑜对此自然是明白的,他对袁三宝的死感到惋惜,毕竟少了一个实力不错又可靠的手下,但也仅此而已,这样的事他见得多了,早已习惯了!

顺手拍了拍袁武的肩膀,司空瑜没有说一句话,又默默地走了。

堂主不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刚晋升为副堂主的裘铁指。

裘铁指约有四十余岁,此前是醉魂堂的一位香主,论武功,他擅长鹰爪功,自问实力不在原副堂主袁三宝之下,却在地位上被后者压过一头,心中一直十分不忿。

此次晋升,让他一吐多年的浊气,只觉得精神振奋,仿佛年轻了十岁。

“裘某仓促就任副堂主,日后所做不当之处,诸位同门务必多多指正。”裘铁指抱拳说道。

众人纷纷抱拳还礼,不少擅长虚迎奉承之人,也把早已准备好的马屁之词大声讲了出来。

“裘副堂主武功高强,司空堂主之下无人能比啊!”

“裘副堂主以前就谋略过人,在您的带领下,我堂必能蒸蒸日上!”

……

裘铁指脸上露出难掩的得意,随即抬手示意众人安静,又说道:“今天,我要宣布三件事!”

“新官上任三把火么?”袁武心中默默地想,他有预感裘铁指会对自己兄弟俩下手。

裘铁指竖起一根铁青的手指,道:“第一件事,我醉魂堂原有四位香主,今日我成了副堂主,腾出的位置自然要有人顶上,我建议由本堂第五代大弟子周寒锋接任香主之位,诸位觉得如何?”

“裘副堂主,此事不妥!”一个身着灰衫、头戴灰巾的老者出言道。

裘铁指眉头一皱,冷声道:“马香主有何高见?”

马姓老香主扫视着殿中众人,除了小辈弟子外,十余个同辈师弟们都面带期许地回望着他。

马姓老者定了定神,斟酌道:“副堂主,我堂第四代弟子尚有十余人,此时提拔第五代弟子有些冒进。”

裘铁指对此似乎早有所料,不动声色地说道:“马香主所言也有道理,这样吧,我青牛帮以武为尊,谁若有意争取香主之位,就与周寒锋师侄比斗一番,胜者成为香主,周师侄,你敢不敢接战诸位师叔伯?”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冷俊男子抱剑走了出来,他先是对裘铁指恭敬拱手,随后又看了看众人,眼角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道:“寒锋愿领教诸位师叔伯的高招。”

十余位第四代弟子齐齐一窒,马姓老者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在场十余位四代弟子,无论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还是年过六十的老者,都只是不入流的修为,周寒锋已经完成了练精化气,实打实的后天境三流高手,哪里是这些人可比的。

武道境界分为肉身境、后天境、先天境。

肉身境,俗称“不入流”,天下绝大多数武者都处在这个境界。

从后天境开始,武者体内精元滋生出“内气”,才真正有资格被称为“入流”武者,江湖中常说的一流、二流、三流,就是对后天境简单的划分。

据说青牛帮内,唯有帮主“贺锦山”达到了一流武者境界,在整个梁国都颇有威名。

至于先天境,那是武道宗师的境界,青牛帮建帮近百年,尚未出现过此等高人。

“周师侄,你突破到后天境也有段时间了,理应尽早就任帮派护法之位,留在醉魂堂不是明智之举啊!”马姓老者劝道。

周寒锋冷冷一笑:“多谢马师伯关心,醉魂堂对师侄有栽培之恩,如今正是师侄回报的时候,还请诸位师叔伯体谅。”

诸多四代弟子冷着脸,面面相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寒之主》<<<<

第2章 裁人

一群不入流的武者自然不敢挑战三流武者,香主之位终究还是被周寒锋占去。

不过,为了平息马香主的不满,裘铁指将堂口财务职权交给了他。

接下了这份油水丰厚的差事,马香主面色才略好了一些。

周寒锋则负责武事,不论是指点堂口弟子修炼,还是带领弟子外出与江湖中人武斗,都由他一手操办。

解决了第一件事,裘铁指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冷笑,他扫了众弟子一眼,冷声说道:“第二件事,裁人!醉魂堂现有核心弟子四十六人,是七大堂口中最多的,堂内资源有限,每人都想多分一些,就必须要裁去废物,大家可有异议?”

袁武面色大变,抬头一看,裘铁指那略带戏谑的目光正好望着这边。

袁武心中猛然一沉,他知道裘铁指就是冲着自己兄弟来的。

要说堂内众核心弟子中谁是所谓的废物,恐怕所有人都会想到袁文。

袁武也很清楚,自家哥哥性格懦弱,又不爱习武,修为水平处在肉身境极为粗浅的层次,真打起来,恐怕还敌不过强壮些的庄稼汉。

袁文倒是喜欢研究医书,奈何无人教导,他的医术只能算是半吊子。

这般文不成武不就,若不是有一个厉害老父亲,袁文根本不可能成为核心弟子。

裁去废物,首当其冲的自然得是袁文。

袁文低着头,脸涨得通红,他有一种即刻逃离此地的冲动。

袁文心中委屈万分,什么核心弟子,什么江湖高手,这通通不是他想要的,他却要为此忍受着别人的奚落与嘲笑。

说白了,卧牛山这个地方不适合他,这是一个追逐武道的地方,而他只想求得一个栖身之地,能让他惬意地读书就好……

大殿变得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渐渐汇聚到了袁文身上。

这种古怪的气氛让袁武感到十分难过,心中悲想:若是爹娘尚在的话,哥哥哪会被如此羞辱!

就在这时,袁文蓦然走了出来,低着头,声音轻颤地说道:“弟子资质愚钝,愧对帮派,自愿放弃青牛帮弟子之位,只求能做个普通帮众,继续为帮派效力。”

殿内顿时一片哗然。

“从核心弟子直接变成普通帮众,他傻了吗?”

“做不成核心弟子,也能做个外门弟子啊!”

众人纷纷议论出声,就连两位与袁三宝生前交好的香主,也忍不住对袁文出言相劝。

实在是袁文的选择太出乎意料了,或者说太蠢了。

青牛帮内,地位最高的是帮主和两位长老,下面依次是七位堂主、各堂副堂主、帮派护法、各堂香主、核心弟子、外门弟子,至于普通帮众只是给青牛帮干活的普通人罢了,勉强算是青牛帮的人。

裘铁指眼中也闪过一丝讶色,他的本意是将袁文降为外门弟子,没想到后者会有这样的要求。

“袁文,你可想清楚了?”裘铁指颇感有趣地问道。

袁文默然点了点头,却不愿再多说什么。

袁文想的很简单,既然不喜欢武道,干脆就连外门弟子也不当,彻底舍弃武道或许是一种解脱。

“哥,你做什么?”袁武突然愤怒大喊:“你这样对得起爹娘吗?”

“住口!”裘铁指暴然冷喝。

这位新任裘副堂主最讨厌别人提起袁三宝,二人的恩怨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那时,裘江与袁三宝还是青牛帮的两名不入流的核心弟子,在一次与敌对帮派的搏杀争斗时,二人同时被一个三流高手盯上,生死危机下,二人分头逃窜,最终袁三宝凭借轻功好,安然逃脱;裘江却因为速度太慢,只能独自一人承担了所有的压力。

后来,裘江被帮中护法所救,虽然捡回了性命,但却已被打成了重伤。

自此以后,裘江就落下了病根,每隔数年就会大病一场,眼瞅着一同遭难的袁三宝安然无恙,裘江不由得怀恨在心。

为了打破命运的不公,裘江暗自以超越袁三宝为目标,没日没夜苦练鹰爪功,并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裘铁指”。

然而,袁三宝的实力同样与日俱增,这些年,在醉魂堂始终处处压裘铁指一头。

裘铁指心中的怨恨不由得越积越深,直至如今,他几乎将袁三宝当成了仇人来看待。

一个月前,袁三宝夫妇突然身死,裘铁指不知有多畅快,至于仇人留下的两个儿子,裘铁指虽然不屑于赶尽杀绝,但是顺手修理一番还是乐意去做的。

裘铁指狠狠瞪了袁武一眼,示意后者闭嘴,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一位商人打扮的笼袖中年人,道:“郑香主,我堂在各城镇经营的酒铺归你管理,就劳烦你给袁文安排个差事吧!”

郑香主将手从袖子中抽了出来,随意地拱了拱,便又相对伸入两袖中,摆明了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裘铁指见此,先是眉头一皱,然后不屑的冷笑,他知道到这位郑香主与袁三宝私交颇好,想必是见不得袁文落此下场,但又能如何?司空堂主不在,这醉魂堂由他裘铁指说了算!

袁文长出了一口气,他扭头望向袁武,却见这个弟弟将头撇向了旁边,冷着脸不愿与自己对视,似乎正在生气。

袁文不由得无奈一笑,默默地退出了大殿。

“还有谁愿意主动放弃核心弟子之位么?”裘铁指随意地问了一句,见无人接话,就继续说道:“只裁去袁文一人还不够,我打算裁去三人,既然你们都不愿意主动放弃,那么还是用江湖规矩,以实力定输赢,裁掉实力最弱的两人。”

听裘铁指这么说,众人面色各异,有人不以为然,有人大松了口气,仅有少数两三人露出了忧虑的神色。

袁武面色苍白,愤怒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绝望,他清楚裘铁指这是摆明了要裁掉他。

袁武才十三岁,醉魂堂核心弟子就属他最小,虽然他资质不错,但修炼还不到三年,修为境界、实力都不可能和那些修炼多年的师兄师姐相比。

以实力定输赢,这是江湖中的惯例,裘铁指使出的这记阳谋,袁武根本无力反抗。

比武的流程简单粗暴,那些公认有些实力的弟子们根本不用参与,五个最弱的弟子自觉站了出来。

这五人中,除了最小的袁武,还有十六岁于虎,其他三人都是二十岁以上的人:胡香草、董小花、周东。

五人捉单对杀,先比武的是胡香草和董小花两名女子。这二人都出自豪商家族,带有富家女孩的娇气,虽然靠捐赠银钱成了醉魂堂核心弟子,但在修炼上一直不肯下苦力,实力在不入流武者中属于垫底的层次。

二人学的正好都是落花剑法,只见她们打斗时,一招一式几乎完全照搬剑谱,不少围观之人见此,不由得直摇头。

有些人原本还不太赞同轻易裁去核心弟子,但在看了这二人的比武之后,转而觉得裘铁指做的对,这样的弟子留在堂内的确是浪费资源。

打了片刻,两人同时使出一招“风扫梅花”,锵的一声,两剑横碰在一起,胡香草凭着手劲略大一筹,磕飞了董小花的剑,夺得了胜利。

第二场,袁武对于虎,这一场比刚才更尴尬。

二人都因为年龄尚小的缘故,一直在全心全意修炼内家功夫,压根不会什么武功招式,两人的打斗看上去就像市井混混间的斗殴,抱腿、抓头发、踩脚等等动作让人不忍直视。

于虎多修炼了三年内家功夫,力气要比袁武大不少,打着打着就将袁武按在了地上,这一场就这么让他赢了。

如此一来,作为战败者的袁武、董小花,就要和第一轮轮空的周东再斗,三人中只有一人能保住核心弟子之位。

这周东是帮内一位护法的孙子,武道天赋极差,修炼也是三心二意,若非他爷爷是三流武者,恐怕根本就没人瞧得起他。

周东的实力极差,和董小花打起来竟然隐隐有打不过的迹象,幸好他爷爷传了他几手绝活,周东出其不意地使出来,一举战胜了董小花。

紧接着,周东又对上了袁武,他大笑一声,索性放弃了所学的那些武功招式,而是一把将袁武抱起,又摔在了地上。

袁武练了几年内家功夫,力气勉强比得上一个瘦弱些的成年人,但却远不敌同样修炼过内家功夫的周东,输得毫无悬念。

比武进行到这里,董小花和袁武已经没必要再打了,他们两人将一同被逐出核心弟子之列。

“董小花、袁武,你二人收拾一番,就去大竹峰报到吧!”裘铁指形如骨骸的手掌一挥,示意二人离开。

袁武望了望四周的众人,熟悉的师兄师姐师伯师叔们,此时都凝视着自己,这些人以前大都与自己交好,但现在的目光中却都有了几分疏远之意。

裘铁指口中的大竹峰,是整个卧牛山几十里方圆内地势最广的山头,也是帮中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

青牛帮,外门弟子近三千人,而七大堂口的核心弟子总共不到三百人。

核心弟子能得到的帮派资源是外门弟子的数倍,像肉身境很实用的丹药“淬体丹”,外门弟子每月只能领一粒,而核心弟子每月五粒。

种种资源向核心弟子倾斜,日积月累之下,核心弟子中后天武者层出不穷,外门弟子却大都只能在肉身境蹉跎一生。

袁武从小受父母的影响,对武道有极强的追逐之心,他渴望踏入后天境,成为比父亲还强的二流武者,甚至还偷偷幻想过成为一流武者。

可是,若是没有核心弟子的待遇,这些梦想还有可能实现吗?

袁武的心神都恍惚了,他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大殿,隐隐听到身后传来了裘铁指高亢的声音:

“第三件事,裘某已经得到司空堂主准许,打算从藏宝阁中领取一批宝物,赠予在座诸位,每位核心弟子可领紫玉丹一粒,虎骨酒一壶,每位香主可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寒之主》<<<<

第3章 大竹峰与功法

大竹峰,是整个青牛帮最热闹的地方,两千多外门弟子长居于此。

葱翠挺拔的竹林占了大半个山峰,弟子们砍下竹木,在平整的山坡上修建了一座座房屋。

山脚下,数千座小竹屋整整齐齐排成数十列,这是外门弟子的住所。

往山上走,就能看到练武场、兵器阁、药房、伙膳房等等建筑散布在婆娑的竹影中。

山顶上,有一座造型宏伟的大殿,叫做“勇武殿”。

此时,袁武刚刚走进勇武殿的侧厅内,在其面前,是一位身穿蓝色夹袍、相貌温润的中年男子。

此人名叫莫迎风,是帮中的一名护法,也是大竹峰的管事者之一。

“袁武见过莫护法!”袁武抱拳行礼。

莫迎风扶住了袁武的胳膊,温和地说道:“贤侄不必多礼,来,先坐下。”

两人坐定,莫迎风又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递向袁武,同时问道:“贤侄这几日在大竹峰过得如何,有什么不习惯吗?”

袁武连忙起身,恭敬接过茶杯,不加思索地说道:“多谢莫护法关心,弟子分得了一所竹屋,这几日又在大竹峰各处转了转,这里风景秀美、人气兴旺,弟子过得很好,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莫迎风点了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道:“唉,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今天将你叫来,是为了给你一颗定心丸,在大竹峰,你只需要安稳修行,只要有我在,你就不用怕那裘铁指再来找你麻烦。”

袁武十分诧异,连忙再次拜谢,不过他心里却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莫护法为何要帮助他。

莫迎风似乎看出了袁武的困惑,他笑了笑,道:“五年前,你爹在奎木县曾救助过我一次,此恩一直没有机会报答,如今你爹已经不在了,我也只有对你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了。”

袁武这才了然,没想到在莫迎风是父亲的故交,有了这层关系,两人间多了分亲切,说话时也少了一些客套。

两人聊了些袁三宝夫妇的往事,引得袁武情绪有些低落。

见此,莫迎风主动改变话题,谈起了修炼之事。

“袁武,今后你打算改修什么功法?”

“改修功法?”袁武一怔,“我修炼的是冰火炼体法,效果还行,不打算改修功法的。”

莫迎风却摇了摇头,道:“你以前自然可以修炼冰火炼体法,现在却不行。”

“为何?”

莫迎风解释道:“你知道的,修炼《冰火炼体法》需要在冰房和火房中反复淬炼肉身,而大竹峰只有九对冰火房,每用一次需要五两银子。”

“什么,五两银子!”袁武大骇,“使用火泉谷里的冰火房只用一吊铜钱,而且每月还有五次免费使用的机会。”

莫迎风笑了笑,道:“你说的是核心弟子的待遇,大竹峰的外门弟子可享受不到。”

袁武这下可真急了,他手上只有五十两银子,这还是爹娘的遗产。修炼冰火炼体法,每天都要用到冰火房的,若是按照五两一次的价格租用冰火房,这点钱完全是杯水车薪。

袁武问道:“外门弟子修炼这么费银子么,那其它弟子都是怎么修炼的?”

莫迎风添了些茶水,示意袁武稍安勿躁,然后说道:“你觉得五两银子很多,实际上帮派还是赔本的。其实,不止是冰火炼体法,像五禽戏、小培元功、蚀骨功这些精品功法,哪一个不是耗费大量资源?”

“呵呵,谁都知道精品功法精进修为速度快,但也要练得起才行,据我所知,大竹峰上修炼精品功法的不超过百人,其余的人修炼的都是普通功法罢了。”

袁武此时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看着莫迎风,认真地问道:“莫护法的意思是,我也换一部普通功法来修炼?”

莫迎风先是点头,又连忙摇了摇头道:“普通功法精进缓慢,仅凭一部功法修炼多少年月才能有所小成?我建议你多挑几部普通功法,一起修炼,这样也能加快一些修行进度。”

“一起修炼?”袁武有些吃惊,也有些不信,在他看来,一个人完整修炼一部功法都很勉强,哪里有时间和精力修炼其它功法。

莫迎风看出了袁武的疑惑,他笑着解释道:“看来你对普通功法了解不多,它们和精品功法是不一样的。”

“就说你熟悉的冰火炼体法,进冰火房修炼一次就需要大半天的时间,结束以后,身体难免会被高温和寒气损伤,又需要半天的时间来休养,如此一来,一天的时间只能刚好修炼一次,自然无法再兼修别的功法。但是普通功法不一样,它们修炼起来耗时短,也不会损伤身体,多练几部才划算。”

“当然,哪怕是同时练三部普通功法,修为精进也比不过一部精品功法的。”

袁武恍然大悟,他立刻说道:“那我自然也要多选几部功法了。”

莫迎风含笑赞同,他想了想后,道:“我本想给你推荐几部功法,但现在觉得还是你自己去挑比较好,普通功法品质都差不多,我挑的也未必适合你。”

接着,两人不再谈功法,莫迎风转而给袁武讲起了大竹峰的一些情况。

袁武初来乍到,对什么都不太了解,莫迎风就是一位热心提携后进的长辈,不厌其详地将大竹峰里里外外说了个遍。

其中,最让袁武感兴趣的就是十大弟子了。

大竹峰外门弟子中最顶尖的十位,据说都有肉身境顶峰的修为,足以碾压七个堂口大部分核心弟子。

这十大弟子或是资质不错,或是毅力惊人,能修炼到这种境界,总归是有过人之处。只是在背景、财力等方面不如人,这才只能屈居外门弟子之列。

当然,他们若是能一举突破后天境,成为三流武者,那么也能如同核心弟子一样,晋升为帮派护法,从此咸鱼翻身,扬眉吐气。

袁武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希望,原来大竹峰也能出高手,自己心底的武道梦未必不能实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寒之主》<<<<

第4章 帮派任务

下午,袁武来到了位于山腰的杂务殿,这里是弟子们领取帮内任务的地方。

袁武刚到大竹峰时,就被告之,每名弟子每年必须完成五件帮派任务,否则就要接受帮规处罚,若是一件任务都完成不了,甚至会被逐出帮派。

由于袁武在后半年方才加入大竹峰,所以他被特许,今年只需要完成三件帮派任务。

完成任务是外门弟子的头等大事,绝对不能怠慢,袁武连藏书阁都没去,先来了这里,足可见其重视程度。

杂务殿的执事是一个贼眉鼠眼的弟子,此人这个月的帮派任务就是在这里当执事。

“这位师弟很面生啊,在下张勾,师弟如何称呼啊?”张勾见门口进来了一个陌生少年,不由有些奇怪。

大竹峰上十二三岁的少年就那么十几个,每一个他都认识啊,难道是刚入门的新弟子?

想到这里,张勾有些失望。

新弟子啥都不会,不能去做那些难度稍高的任务,然而发出多少高难度任务是会算在张勾的考核成绩中的。

新弟子领一个低级任务,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算了,不管你叫什么,册上的任务你挑一个,选好了告诉我。”张勾懒得多理会这个“新弟子”,随意地扔出一本书册,就斜躺在椅子上,睡觉去了。

袁武一愣,见眼前这位执事眼睛都闭上了,明显不想多说话,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便拿起书册翻看了起来。

“驻守陵台县青牛酒楼,负责保障酒楼正常经营,为期三个月,酬金六十两白银。”

“驻守白芙县青牛药铺,负责保障药铺正常经营,为期三个月,酬金四十两白银。”

“前往黑熊岭,采摘二十朵月露草,酬金十五两白银。”

……

驻守、采药、护送、打探等等各式任务,种类繁多,袁武看得眼花缭乱,根本不知道选什么好。

“张师兄!”袁武知道张勾没睡着,便直接开口喊了一声,“可否帮师弟看看,哪些任务适合师弟去做?”

张勾气恼地睁开眼睛,不耐烦地哼声道:“哼,小屁孩儿真麻烦,喂喂喂,你别只盯着这本册子看啊,这上面的任务,你就别想了,我可不敢交给你,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能接最下面那本册子上的任务。”

张勾说话难听,袁武却没兴趣和他斗嘴,而是默默换了下面的书册翻看起来。

“笔墨斋执事,负责准备文房用具、打扫笔墨斋,为期一个月,酬金一两白银。”

笔墨斋是门中弟子学习识文断字的地方,有教书先生负责教授文字,毕竟武者也得认字,否则连功法都看不了。

袁武的文字是跟他娘亲学的,这笔墨斋他没去过,据说那里通常都有几十个弟子一起上课,想必每月的笔墨纸砚会耗费很多吧。

这个任务虽然简单,但费时费力,而且酬金极低,还是不选为好。

袁武又继续往后翻,扫地、砍柴、锄草、看门……

所见全是一些钱少事多的任务,即便是没有丝毫武功修为的普通人,也可以轻松完成。

其实,这些任务如果没人接取,自然会有普通帮众去做,而将这些任务写在册上,纯粹是为了照顾修为低微的弟子,免得他们无任务可做。

以袁武现在的实力,也只能接这样的任务。

“就选这个吧!”袁武没有纠结多长时间,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些任务的利弊,最终选择了一个放哨任务。

“夜间在藏宝阁外放哨,防止贼人擅入,为期一个月,酬金一两白银。”

乍一看,这个任务似乎也需要有些实力的人才能做,其实不然,它既然被排在了任务册的最后几页,就说明这个任务是很低级的。

正好,袁武知道这其中的门道。

袁武以前去过几次藏宝阁,他知道帮中对此阁的安保安排是很细的,放哨、巡逻、杀敌等等,每个任务都有专门指派的人负责。

袁武要领取的其实是放哨的任务,只需要夜晚待在哨台上,观察藏宝阁周围的情况。

不得不提的是,除了外面的看守弟子外,藏宝阁中还有四位二流高手长期坐镇,其中领头的乃是二流巅峰的帮派长老马大全。

有这些强横无比的高手坐镇,哪还有蟊贼敢打藏宝阁的主意?

所以,放哨任务其实是很轻松的,只是酬金太少,又需要熬夜,导致少有人愿意去接,但对袁武来说,也没有更好的任务让他选了。

“张师兄!”袁武招呼了一声,却见张勾闭着眼睛没什么反应,似乎睡着了。

“九月十七晚上……乱棘林,换……银子……”张勾含糊不清地喃喃说着。

袁武听了张勾的梦话,感觉有些好笑,随即推了张勾一把,提高了声音喊道:“张师兄,别做梦啦!”

张勾这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到眼前面带笑意的袁武,他睡眼惺忪地问道:“你小子还没走啊?”

袁武笑了笑,道:“我还没选任务呢,怎么能走?张师兄,你做梦还想银子呢?”

袁武本是玩笑的一句调侃,却不料张勾闻听此话,蓦然一惊,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什么银子?”张勾语气急促,脸色十分难看,他想到了自己刚才做的梦,梦境关乎一个不容外人知道的秘密,而他自己一直有爱说梦话的毛病,难道是梦话里说漏了什么?

袁武吓了一跳,他也不傻,瞬间就明白自己肯定说错话了,连忙脑筋急转,道:“我听到你刚才说缺银子,张师兄,其实我也很缺,你不要为这个着急上火。”

张勾死死盯着袁武,追问道:“我还说了别的么?”

袁武表情呆愣地回答道:“没有呀!”

张勾的脸上依旧有着狐疑之色,却不好再追问下去,他只希望眼前的小子真的没有听到什么。

“决定好选什么任务了吗?”张勾重新坐了下来,仿若无事一般问道。

袁武连忙将书册递了过去,并指着翻开的一面,说着:“我选这个放哨任务。”

“任务从明天开始,你明天晚上巳时去藏宝阁,自会有人等着你。”张勾随意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要过袁武的弟子牌,核对无误后,让袁武在书册上签下名字,这任务就算交接出去了。

接着,袁武在张勾毫不掩饰的审视目光中,离开了杂务殿。

穿过一片竹林,确认张勾不可能再看得到自己后,袁武才大松了一口气。

袁武感觉得到张勾刚才一直盯着自己,从后者连续的表现来看,那句梦话绝不是无稽之言,但这与袁武没什么关系,袁武也不想掺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寒之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