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剑修》第时子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仙缘剑修

作者:第时子

主角:无

类型:玄幻

简介:小乞丐苏子言意外得到灵界大乘修士明道子的储物戒,被明道子的神魂传授修真法决,走进修真界,从此踏上修仙的征途。
一朵琉璃透明莲花让他拥有让草药起死回生的逆天之效,并且让他修得剑修法决,从此成为剑修。
注:本文不是种马小说,望读者朋友们不喜勿喷。
主角他修练到金丹期才能修练剑修法决,前面三个境界还是修练法术。

第1章 小乞丐苏子言

炎热的夏季,炙热的太阳照在大地上,地面上一股股透明的热浪在半空中翻滚着,看着连空间都有点被扭曲的错觉。

知了在树上鸣叫着,周围并没有什么走兽,天气太热,就连那些走兽都不想出来寻找食物。

当然,虽说夏天这个季节非常的炎热,不过天气也是多变的。

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但过了没多久,天上就已经开始乌云密布,滚滚乌云将本来还是晴朗的天空遮蔽。

这时滚滚雷声也适时响彻天地,狂风迭起,强大的力量吹山林里的大树疯狂的摇摆,在这阴暗的天气里,这样的山林显得尤为恐怖。

当风小了些后,天空就开始下起磅礴大雨,黄豆般大小的雨点击打在地面上的粉尘,溅起了些灰尘。

没多久,地面上就积满雨水,形成纵横交错的小溪,地面上出现了淡淡的水雾,生出了一股闷热感。

而在这片森林里有一条黄土小路,在这时,在小路的另一边响起了一阵脚步踩在雨水的奔跑的声音。

在雨幕中慢慢出现了一道瘦小的身影,仔细瞧此人只是一个约莫十三岁身材矮瘦的少年人。

他身上衣衫褴褛,衣服上到处可见用不同颜色的衣服布子补的补丁,脚上穿了一双破了洞的鞋子,小脚的大拇指都露了出来。

头上的头发也好似没有好好清理过一样,乱糟糟的,一眼看去像个鸡窝一样,而且头发也有点枯黄、微卷起来,现在在被雨打湿黏在脸上,水滴从翘出的发梢滴落下去。

脸上都是这里黑一块,那里黑一块的污垢痕迹,看不清楚原来的面容,就算是雨水也没有将那些污垢冲掉。

他双手抱在怀里,像是在抱着什么,仔细看原来是拿着一样东西,一块灰布包裹着什么,从一角露出的白色,也能看出来是包子馒头之类的东西。

他眼神始终看着前方小路的尽头,对于天上的雷声和周围被大风吹着摇摆的大树,发出呜呜的声音,加上有点阴森森的环境,但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恐惧之色,仿佛他已经习惯这样的天气一般。

黄豆大小的雨滴吹打在他瘦弱的身体,让他感到一阵刺痛的感觉,雨水夹带着他身上的汗水溅起一个水花,消失在雨幕里面,他不停的往前跑。

天上的闪电偶尔闪烁一下,周围的黑暗也跟着一闪一闪,,这样的变化不仅没有让人感到安心,反而越发觉得恐怖,而且还有滚滚雷声响起,除了雨声,其余没有任何的声音。

他奔跑时溅起的泥水有些粘在他的鞋子上,他也没有去清理,任由泥水附在鞋子上面,在他身后留下了一排的小鞋子的鞋印,延伸到远处,但不久就被雨水洗净了。

他穿过一片森林,来到一座小山脚下,从下往上看去,隐约看到半山腰上有一间房子的屋檐,在林木间隐隐约约出现。

他从蜿蜒的一条小路爬上去,过程中还滑倒了几次,他使劲抓住那些草木,才没有滚落到山脚下,过了半晌才爬到破庙的面前。

他围着破庙的围墙来到破庙的右边一道墙,墙的另一面再出一点是个陡坡斜着下去,他熟悉的从墙脚下的小洞爬进去。

本来寺庙是有大门的,只是那个大门却早已被茅草给霸占,他并没有去清理那些茅草。

因为这样也能够阻止一些路过的人进入这间寺庙,想要进来,结果看到满是茅草的大门,他们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还有就是有野兽进来,碰到茅草会发出响声,他也能提前知道,做好跑路的准备,所以综合以上的种种,他没有清理掉寺庙大门口的茅草。

他走进寺庙,里面只有三间房,中间的就是主殿,两边的都是较小偏房,两边的偏房都已经坍塌,只剩下几段残垣断壁和泥瓦。

他直接走进大殿,此时已是傍晚,现在主殿里面有点暗,不过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环境,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

这个寺庙别看外面野草丛生,但主殿里面却是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显得并没有那么杂乱。

只是屋顶已经破了好几个洞,雨水顺着破洞流进大殿,发出哒哒的声音,他转头看了几眼那些雨水,便走向一边,他没有办法去修补那些破洞。

他走到供桌前面,将怀里的灰布包着的东西放下,抬头看了下供奉的佛像。

又走到一边脱下已经湿答答的破衣裳,留下一条内里穿着的裤子,露出他那营养不良的排骨身材。

他将衣服扭干水迹,搭在一个架子上,随后就去拿起灰布打开,露出了两个白花花的馒头。

虽然苏子言身上很脏,不过馒头却是被他保护的好好的。

他拿出其中的一个,吃了起来,另一个则是放好,留作到明天的早餐,对他来说这两个馒头可来之不易。

他去到离这里最近的小镇上,到镇上李婶馒头店那里等了一天,等到她关张了,他就去帮忙擦桌子摆凳子,全部擦完摆好才得到这两个馒头,所以对于他而言,这馒头就是来之不易的。

他吃完就躺在他用干树枝和茅草做成的小床,虽然简陋,但是他躺在上面总比躺在地上强。

到了晚上,天上乌云散去,露出了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透过瓦洞照在大殿的地面上,让大殿有了些许光芒。

他透过屋顶上破了的洞,看着外面的星空,虽然他看向天空,但是他脑海里想起了七年前的那场灾难,他神色变得忧伤了起来。

他本名叫做苏子言,原本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结果就因为七年前的一场变故让他变成了一个孤儿。

七年前苏子言的父母都还健在,而苏子言也才六岁,原本他的家庭幸福,他的家在山里面,周围邻里还有几户人家,他们虽然不富裕,但也过得很充实。

但就在那年某一天,他因为贪玩,就一个人跑到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溪里玩水,他常常来这里摸鱼抓虾,他的父母也知道,所以他们也不怎么担心苏子言。

但是没多久,正在玩水的苏子言却是看到自己家的那边着了火,他赶忙跑了回去,结果还没有跑进他那个小村子,就让他看到一个恐怖的场景

几十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将他村子里的人集中在一个空地上,其中一个男的,对着他的邻居和他父母大声说着什么。

最后却恼怒的将他村里那些邻居和他父母一起,用手上的刀将他们一个个给砍死。

苏子言躲在一边,看到这一幕已经被吓傻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到那些红色的液体从他父母身上溅出,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场景有多恐怖。

最后那些强盗拿着东西离开,过了会儿苏子言看到那些强盗消失了,过了好一阵,他才愣愣的走了出来,走到他父母的尸体旁边。

他呆木的眼睛看着父母的尸体,他伸手去摇了摇父母的尸体,发现没有动静,就着急的猛摇,还是没有看到自己的父母醒来。

慢慢的他开始流泪,无论他怎么叫他父母都没有用,苏子言看到父母流出的血,心中懵懵懂懂也明白,自己的父母已经永远也不会醒来。

于是六岁的苏子言在这一刻成为了一个孤儿,没有多久苏子言便哭晕了过去。

第二天当苏子言醒来时,是被一个老头给叫醒的。

此人一身邋遢的着装,灰白色的头发,像树枝一般向四周伸展而去,满脸的皱纹,一身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不过他穿的倒是很多,厚厚的衣服包裹着他,脚上的鞋子也是黑乎乎的,却是一个老乞丐。

他一脸着急的样子让苏子言感到有些害怕,但是因为苏子言一夜未进食,加上昨天哭的太厉害的原因,让苏子言后退的力气都没有,他只是愣愣的看着老乞丐,并没有说一句话。

那个老乞丐伸出手想抚摸苏子言的脸,结果却被苏子言躲开了,而那个老乞丐看到苏子言这么怕生,也没有继续伸手过去,用苍老的声音低声问“孩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现在应该很饿了吧?”

苏子言只是畏惧的看着那个老乞丐,没有说话,而那个老乞丐拿下自己身上背着的一个灰色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馒头弯下腰拿到苏子言的面前示意“孩子,吃吧”

苏子言看着老乞丐,不过他也确实饿了,就接过老乞丐给的馒头。

老乞丐看着苏子言抱着馒头猛啃的样子,叹了口气,直起身子看了下周围只剩木炭的房子,又低下头看着苏子言啃馒头。

过了会儿,他递了些水给苏子言,让他送一下馒头。

要不是老乞丐他刚好在这边山里找野果子,看到这边有烟雾被吸引过来,要不然还发现不了苏子言。

苏子言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看着老乞丐,吃完了后,他才慢慢有力气站了起来,可是当他再次看到父母已经僵硬的尸体,再次哭了起来。

只是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只有眼睛像是开了闸一般,眼泪一直往下流。

老乞丐看着苏子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帮着苏子言将他的父母,连同几个邻居的尸体也一同埋葬了。

一边找吃的,一边挖坑,几天以后才将那些人和苏子言父母的尸体埋葬了。

随后便带着幼小的苏子言离开了这里,去了几十里外的一个小镇上。

而老乞丐不知道,就因为他一个善举,结果造就了一个能够傲然于这个世界的顶级修士,苏子言走上了一条成为强者之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仙缘剑修》<<<<

第2章 柏石镇

老乞丐带着苏子言来到离小镇几里外的一座半山腰上的破庙里,带着他进去。

他拾回一些干茅草和干树枝,再在破庙一旁的角落里,给他做了一个小床,让苏子言在上面躺下休息。

当苏子言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晚上,老乞丐又问苏子言饿不饿。

苏子言点了点头,老乞丐从布袋里拿出一个馒头递给苏子言。

当苏子言吃完后,老乞丐就跟苏子言讲这里是他住的地方,虽然破旧,不过也没有人会过来打扰他,所以住在这里也是比较安静和安全的。

可是苏子言经历了自己家庭的大变之后,已经变得不怎么说话,只是静静的吃着馒头,听着老乞丐说着话。

老乞丐说完之后,见苏子言沉默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便静静的看着苏子言吃着馒头,吃完后,才说“现在你也没有地方去,就住在这里吧,平时我也是一个人在这里,有你在,至少可以有人跟我陪伴”

苏子言看着老乞丐,点点头,就这样跟老乞丐生活在了一起,而每天老乞丐都会起来去镇上乞讨。

他看到苏子言还小,就没有叫苏子言跟着一起去,让他自己一个人待在破庙里,哪里也不要去。

就这样苏子言就每天呆在破庙,老乞丐去镇上乞讨,回来之后,有吃的就跟苏子言一起吃,没有吃的就去山上找野果子吃。

不过有时候老乞丐回来,他的身上会有伤痕,苏子言就到茅草做的床哪里,拿着老乞丐採好放在哪里的野草药,捣碎后帮老乞丐处理伤痕。

过了一年以后,苏子言心里也接受了老乞丐,这一年间里有时候睡梦中梦到自己的父母时,在梦中大喊大叫,老乞丐就把苏子言叫醒,随后安慰苏子言。

但慢慢的,随着时间的变化,他也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不爱说话。

没多久苏子言就要求自己跟着老乞丐去乞讨,老乞丐本来没有同意,但看他那么坚持,也就带着苏子言去了。

当苏子言第一次到了离这十几多里地的柏石镇时,满脸的新奇,因为他没有来过这里,他父母也许来过,但都没有带他。

老乞丐带着苏子言到了平时经常乞讨的地方后,便放好平时乞讨用的破碗,带着苏子言坐在地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苏子言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多人,显得有些惊惧,只是低着头坐在那里。

路过的人会低头看下苏子言,因为平时看到的都是老乞丐一个人,现在多了个小孩就觉得有点惊讶。

只是也没有多少人可怜苏子言,看到他脏兮兮的样子,甚至还比较嫌弃的瞪了他一眼,离他远远的。

苏子言看到这样子的情形都会低下头看着地面,默默不语,老乞丐看到苏子言这样,都会转过身去安慰他。

苏子言只是低着头听着,等老乞丐说完,他才会嗯了一声。

当他们坐下没有多久,就有四五个大苏子言几岁的小孩子过来嘲笑老乞丐,看见苏子言连着苏子言也一同嘲笑。

有时还扔些小石头过来,砸到老乞丐和苏子言的身上,老乞丐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苏子言也是低着头,石头扔在他身上也不哭。

苏子言被砸了几次后,老乞丐就会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让他不受到伤害。

苏子言看到老乞丐这样护着他,小小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现在终于知道老乞丐之前为什么身上会有伤痕了,原来是因为这些小孩子。

等那些小孩子玩够之后离开,老乞丐和苏子言的身上已经有不少被石头砸出的伤口,沉默许久,老乞丐就对苏子言说“孩子,你怎么样,痛吗?”

苏子言点头嗯了一声,老乞丐叹了口气“孩子,这就是生存,我们只是个乞丐,走到哪里都会低人一等,如果我们今天对那些小孩子做点什么,那么他们的父母就不会放过我们,到那时,我们就没有办法在这个镇上生存下去,甚至有可能被人给打死”

“所以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样我们才能生存下去”

看着苏子言沉默的样子,又说“我们要学会隐忍,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如果我们不会隐忍,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是很危险的,我们没有很厉害的靠山,背景,所以我们只能在他人面前学会隐忍,懂吗”

苏子言听完老乞丐说的话,仿佛懂了什么,点了点头。

到了傍晚他们才回去,回到破庙,他们一边处理伤口,一边问苏子言对于今天去乞讨的生活怎么样。

苏子言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不好玩,最后老乞丐也没有说什么,便开始吃今天乞讨到的那些吃的。

第二天他们并没有去柏石镇,只是去了山里找野果子。

在他们住的小山后面便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而山上的野果子也很多。

只不过也经常有野兽的出没,所以他们也不敢到大山的深处,每一次进山他们都要做好各种准备,才开始进山。

然而苏子言只有进到山里面,心里才会放下所有的包袱,开心的在山林里面奔跑,寻找各种乐趣。

而老乞丐也知道了苏子言最喜欢这样的环境,所以就经常带苏子言上山。

所以每一次看到树上有果子时,都是由苏子言爬到树上去摘,老乞丐就叫苏子言注意安全,随后在树下捡苏子言摘下的果子。

苏子言就是这样跟着老乞丐生活了三年多。

这三年来,苏子言在柏石镇上,也已经熟悉了各个街道,有时也会一个人到处走。

走在大街上,很多人看到他就会离他远远的,但他早已习惯,每次这样走在街道上都是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的身高也在三年里面也长高了不少,只是身体已经很瘦弱,主要是吃的不好,而且少,就导致营养不良一般,不过也确实,如果一个乞丐的身材很肥胖,那才是奇怪了。

而跟苏子言同年龄段的小孩也长高了不少,而且每次看到苏子言都会去戏耍,只是最后苏子言也会偷偷的找到他们,然后趁他们不防备的时候找机会去报复一顿。

苏子言都是在角落里偷袭,所以那些小孩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算计了的。

在他九岁的时候,苏子言看到那些小孩遇到自己时,突然都没有来嘲笑他,他们走到柏石镇的另一条街。

苏子言就跟了过去,然后看到他们走到一个用青瓦盖成的小院子,院子正对门的中间有一个人形雕塑。

院子不是很大,那些房子却是比周围的房子要好很多。

里面已经有其他的小孩子在里面了,有男有女,不过男的要比女的多几个,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吵闹声。

苏子言看了下,等没有人进去之后,他这才偷偷摸摸进到里面。

他经过那个小院子,在小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草,在门前两边还有几棵柏树长的非常的茂盛,中间则是一间颇大的学堂。

苏子言见没有人,就猫着身子来到一个窗户那里,探头看了进去,看见那些小孩子都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前面一个桌子,每个桌子都会坐两个人,桌子上还放着蓝色封面的书籍。

“这是什么东西”他看着那些书本,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而在孩子们最前面有一个带着头戴一个冠帽,长着黝黑的胡子,长长的垂在胸口,身穿长袍大褂的中年人。

他右手手拿一条戒尺,左手拿着一本蓝色的书,正在摇头晃脑的念着什么。

那些孩子们则是安静的听着,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眼睛盯着前面的中年人,听他讲课。

苏子言听着觉得有趣,就偷偷的趴在那里,于是以后的每天,他都偷偷趴在那里,学字,读书,虽然没有进到学堂里面,但也没有影响到他学这些。

就这样,他每天都去学堂那里学字,回到破庙就会写出今天学的字,跟着读。

最后随着时间的变化,苏子言被学堂里的教书先生和那些孩子发现了,教书先生并没有说什么,继续教书。

不过一结束那些孩子就会嘲笑苏子言说“一个乞丐也来学字,能学的进去吗,学的会吗,是不是学会怎么讨饭啊,哈哈哈”

其他的那些小孩子也跟着笑起来,嘲讽苏子言。

可是苏子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对待他们的嘲笑,依旧每天都会去听讲。

就在他十岁那年,老乞丐因为年迈的原因,就在那一年去世了,也没有给苏子言留下什么。

苏子言就将他葬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山上,这还是他一个人去镇上,在别人家那里苦苦哀求借来的锄头,一个人挖出一个坑,将老乞丐葬进去的。

那几天,他哭的很凶,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很消极,直到肚子很饿,他才去找些吃的吊着他的命,想起老乞丐跟他讲过的话,他才振作起来。

苏子言重新成为了一个孤儿,一个人生活,最后这三年来,他为了生活,他一个人去乞讨。

不过这样也不是办法,所以他就在镇上的一个包子铺帮忙,那里的老板李婶也没有嫌弃苏子言,看他可怜就让他做些擦桌子之类的。

本想让苏子言帮忙端东西,可是苏子言拒绝了,只是在客人走后擦桌子,李婶最后也答应了,于是苏子言每天到包子铺帮忙,又抽空去学堂里听课,就这样过去了三年时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仙缘剑修》<<<<

第3章 空间裂缝

这几年来,苏子言一直记得老乞丐跟他讲过的每一句话,要学会怎么去生存。

也就是因为这样,让他学会了怎么去面对现实,面对比自己强势的人该如何去对待,面对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又该怎么去解决,对待一些人或物又该用什么方式去看待。

苏子言在老乞丐死后,也没有离开这个破庙,在这里,毕竟他生活了好几年,要说离开,多少有些舍不得。

在苏子言还在回忆着以前的事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月亮在云端中若隐若现,散发下的月辉从破庙的窗户和破开的屋顶射进里面。

破庙的大殿有了月光照射,基本上还能够看得见大概的轮廓。

下过雨的原因,空气中还有点潮湿,温度也没有那么高,显得有点清凉。

树林中很少有虫鸣,在破庙里面,只有未滴完的雨水还在破瓦中往下滴着,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苏子言坐在茅草铺成的床上,抱着双脚,眼神空洞的看向地面。

在离破庙不远处上空的空间某一处,突然“呲啦”的一声惊响,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白色裂缝,有尺许来长。

它就像一条丝线一般细小,从丝线旁边又有一些细微的裂缝,慢慢的蠕动变长。

而中间的那条裂缝也在不停的变大,变长,发出的呲啦,呲啦的声音。

只是几个呼吸间,裂缝就涨长了很多,而旁边的这些细微的裂缝也明显了起来。

在空间裂缝刚出现时,发出了“呲啦”的一声,苏子言就被这个声音将他从回忆中给拉回了现实,他被这个声响给吓了一跳。

他惊疑不定,思索了下,才小心翼翼的走出大殿,朝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结果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一条白色的裂缝在半空中不停的变化,其中不时有细小的白色闪电从中间那条裂缝中弹出,然后一闪又消失。发出轻微的滋滋声。

空间裂缝还在不停的扩张着,四周本来因为刚下完雨还在鸣叫的昆虫,仿佛被这一个恐怖的裂缝发出的声响给吓住,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只有空间裂缝还有声音。

没有多久,周围突然卷起了一阵狂风,没有丝毫的征兆,吹得下面的花草树木疯狂摇摆着,树叶纷飞,狂风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未落到地面还在树叶上的雨水,也因为这股狂风吹的重新又回到空中,久久都无法掉落到地面上。

没多久,有一些树木因为顶不住这股狂风,纷纷的被吹的主干拦腰而断,有些则是连根拔起。

而苏子言也被这股狂风差点吹的摔倒在地,只能使劲站住身体,狂风吹的他头发乱飞,眼睛则是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裂缝。

这样的景象配合着黑夜,狂风呜呜的吹着,令这本来宁静的黑夜变得恐怖无比,再加上此时月亮被乌云挡住,四周更是一片漆黑,只有在空间裂缝那里还有亮光。

苏子言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过了会儿他才记起进到大殿的门内藏起来。

这么些年来,苏子言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而老乞丐也不在了,方圆几十里也没有什么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心里不免开始恐惧起来。

发现除了风声外,他努力镇定了下,慢慢的伸出个头来,看着外面的变化。

苏子言甚至在想,难道这里将会有什么怪物出现不成,或者是天要崩塌了吗?

要真是有什么怪物出现,自己又该怎么去面对,甚至苏子言都准备跑路了,要不是天太黑,加上出现这样一个场景,令他害怕,恐怕他早就跑了。

不过苏子言也就是白担心而已,随着时间的变化,空中的裂缝也变成了四尺来长的长度,宽也就七八寸就停了下来,只是周围的狂风并没有停下来,还在不停的狂吼。

苏子言一直看着,就是被风吹的头发乱飞,都没有把头缩回去,眯着眼睛看着空中的裂缝。

没多久,裂缝的扩张停了下来,弹跳的雷电并没有消失,甚至还多了起来,在空间裂缝的旁边滋滋的不停弹跳。

不一会儿,从裂缝里突然咻的一声,一道白色流光从裂缝里面射了出来,拖着一道蓝白相间的尾光落入到离破庙不远处的森林里,微微的发着白光,一闪一闪的。

而空间裂缝随着这道白色流光射出后,便以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弥合,不一会儿半空中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周围的狂风也慢慢的停了下来,树叶夹带着被吹起的雨滴掉在地上,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一片死寂。

苏子言定定看着白色流光掉落的那里,白色的光芒还在那里一闪一闪的,过了许久,苏子言低下头喃喃自语“我到底要不要过去,看着好像并没有危险”

此时月亮拨开了乌云,有点凉意的月光照在大地上,周围的一切都能看见个大概。

苏子言抬起头看过去,发现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似乎下定了决心了一样。

套上还没有干的衣服便走了过去,他好奇的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看着那光芒一闪一闪的,万一是什么宝贝呢,自己错过了那岂不是可惜。

苏子言虽然是那么想,但他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害怕,他小心翼翼的过去,走几步就停下来看一下,等走进了那片森林后,苏子言往发光的地方看过去,似乎是一个圆珠,还在散发着白光。

苏子言看了看周围,周围还是寂静无比,没有什么猛兽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出现,心中稍安一点。

当苏子言走到离散发着白光的圆珠三丈远的地方时,苏子言突然被一股令他感到心悸的气息笼罩。

苏子言惊恐无比,眼睛睁大,浑身发着抖,停在原地,没有前进一步,他的心跳突然加剧。

不过没有过了没多久,笼罩着苏子言的那股息突然之间就荡漾无存了,苏子言浑身一松,便跌倒在地上,两手撑在身后面的地上,喘着粗气,全身更是吓出一身的冷汗。

眼神还是惊恐的看着那个圆珠,这股感觉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种恐怖的感觉。

许久之后苏子言才慢慢的站起来,退后了几步就想回去,不过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圆珠。

他心中挣扎了下,一咬牙,自己都走到这里了,自己也总得去看看是什么才行,要是回去了,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甘心。

要是想着等明天再过来的话,万一不见了怎么办,被野兽叼走了又怎么办,所以他还是走了过去,打算一探究竟。

苏子言慢慢的靠近了那个圆珠,发现并没有什么动静出现,也没有什么变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拿起了圆珠。

而圆珠一接触到苏子言的手瞬间消融,化为一根寸许来长的东西,光芒也随之消失,苏子言好奇的拿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的看了下。

居然发现是一根寸许长的断指,看着像是人的中指。

苏子言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差点扔掉,还好他硬生生的停住了,因为他连死人都见过,一根断指他真没有被吓到那个程度。

他仔细看了下,发现在中指上还有一个灰色古朴的铜戒,他想了下,并没有细看,就拿在手上,准备回到破庙再仔细看一下这枚铜戒。

回到破庙后,拿出断指再次脱掉衣服,将衣服挂了起来。

将戒指从断指上取了下来,看了下断指就放在地上,又拿起铜戒拿到眼前左看右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倒是在戒指上面还有一个酷似玛瑙的暗红色的椭圆玉石,这个戒指倒是看着有一点久远的模样。

苏子言想着,如果拿着这枚戒指去典当,应该也能值不少银子吧, 他并没有想过,这枚戒指是通过裂缝出来,会有什么特别的用处。

苏子言这样一想,把戒指拿在手中抱在怀里,就躺在茅草上准备睡觉了,因为他经历了这样的事,也让他有点身心疲惫了,就想好好的睡个觉。

在他看来,只要不是发生什么危险的事,他就不会被吓着睡不着。

此时是夏天,苏子言也没有感觉到冷意,就很快的沉沉的睡去了,只是苏子言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睡下,他抱在怀里的戒指又开始一闪一闪的发出微弱的白色光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仙缘剑修》<<<<

第4章 明道子

苏子言睡着后,他手中的戒指闪着光芒,突然光芒一闪,包住苏子言全身,随后狂闪了一下,就暗淡了下来,而苏子言还是在原地躺着,但是他的灵魂却出现在了一个特别的空间里。

苏子言看了下周围,奇怪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明明在茅草堆上睡觉的,为什么现却出现在这里。

他想了下,也许是自己在做梦吧。

他抬头看了看上空,白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而他低头看了下脚踩的地面,却是芳草萋萋,花儿盛开。

再往前面看去,稍远的地方也是有点白蒙蒙的感觉,看不清楚。

苏子言走了起来,期间发现有很多的宝物,有些还在闪闪发亮。

五颜六色的石头,几堆像小山一般椭圆的各色玉石,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其他的则是瓶瓶罐罐的东西和一些兵器之类的,还有其余的一些东西,就不一一介绍了,但是苏子言却不认识这些东西,都没有见过。

苏子言正看的出神,突然在这片空间里突然响起一道哈哈大笑,听起来像是一个老者的声音,一直在回荡在这片空间。

苏子言一惊,连忙向四周看去,可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笑声却并没有消失。

这时,在他身前半空中慢慢的显现出一道透明的身影,双手背在身后,身穿白色衣袍,白色的头发披散着,胡子和长长的眉毛,都在在无风自动。

下身越到下面就越来越淡,淡的变成了透明,所以只能看到上半身。

而他看着感觉并不是很衰老的样子,面若青年人的皮肤,如果声音不是苍老的,也没有胡子,眉毛没有那么长,那么白,乍一看之下还真是一个白头发的青年人。

他定定的看着苏子言,嘴角微微翘起。

可是苏子言一看到这道突然出现的身影,吓的直接摔倒在地上,他惊恐的看着这道身影,他还以为自己看到鬼了。

这时这道人影用苍老的声音开口说话了,但是苏子言却听不懂。

人影又试了几种语言跟他说话,才有一种引起苏子言神情一动。

他问了下苏子言是不是听的懂,确定苏子言能听的懂后,才开始问苏子言“小家伙,看到本座是不是很害怕”

苏子言并没有说话,只是恐惧的看着他,觉得那人对他自己的称呼还有点奇怪。

那道人影看着苏子言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开口“小家伙,你放心吧,本座是不会伤害你的,你看到的本座也并不是鬼”

“这里也不是梦境,这是本座的空间储物戒里,是本座将你的灵魂拉进来的,但不知小家伙你的名讳”

苏子言看了下,确定了这道身影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的回来句“我叫苏子言”

那道人影听到后,喃喃几句这才又开口“嗯,本座且问你,这是哪个界面”说完看了下苏子言。

但还不等苏子言说话,他又自己说道“哦,我忘了,你并不是修仙者,根本就不会知道界面,问你也是白问,你一介凡人而已,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是界面,不过也没有关系”

人影看见苏子言没有说话,随即又微笑的看着苏子言,用一副和蔼的表情看着苏子言“小家伙,你是否想要修炼,成为修真者”

苏子言听到人影这么一说,疑惑的问他“什么是修真者?”

那道人影笑了下“修真者便是去伪求真,求得真我,能够飞天遁地,修为越高便拥有更加强大的实力”

“而且寿命也会得到延长,对了,本座道号明道子,并不是本界的修士,本座乃是灵界大乘修士,在灵界也算是一方强者”

他也不管苏子言能不能听的懂,过了会儿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只不过,与几个同阶修士大战,最后不敌,导致肉身被毁”

“只剩下这个空间储物戒,匆忙留下一道元神,不想自己彻底的消亡,所以才撕裂虚空掉落到此下位界面中”

苏子言听的云里雾里,他在学堂里偷学,而教书先生并没有教过这些东西。

苏子言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大乘修士,他只知道这个人并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所以苏子言选择了沉默,因为苏子言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并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

明道子见苏子言没有什么要问的,也没什么奇怪,毕竟眼前这个小家伙还没有接触到这些东西,也不觉得奇怪,但是并不妨碍他讲这些事情。

随后又再次开口“也许你并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但是以后你会懂的”

“本座在此之前已经检查过你的灵根属性,你身负五属性灵根,也就是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属性,乃是杂灵根,虽然并不是很好,甚至还可以说有点糟糕,在修炼方面也不是很快”“

“但还是可以修炼的,只不过比别人慢很多而已,但是灵根也不是人人都有的,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凡人了,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接下来我再给你解释下灵根之说吧,毕竟你现在什么也不懂”

明道子顿了下继续向苏子言解释“在修真界里最好的是单灵根,就是单一属性的灵根,也叫天灵根,而这种属性的灵根是非常少有的,恐怕十万人之中都没有一个”

“次一点的是双灵根也就是两种属性的灵根,再次之就是三属性灵根,四属性灵根,五属性灵根,而除了这几种属性灵根外”

“还有变异灵根,也就是风、雷、冰这三种,这三种能够媲美单灵根,但是这三种灵根的人却是要比单一属性的灵根的人多上那么一点,而……”

苏子言打断明道子的话,问道“灵根有什么用吗?”

明道子见苏子言如此一问,打断他的心话并没有生气,解释道“灵根是身体与周边灵气沟通的桥梁,有了桥梁再配合着法决,那么周边的灵气才会被牵引到自己的身体里储存起来”

“所以像你五属性灵根的,那么就是吸收五种属性的灵气,法力就会变得斑驳不纯,比别人天灵根的人修炼的慢,而他只需要吸收一种属性的灵气就行了,所以修练速度也会快些”

“我们修仙者的境界等级分为十个境界,从低到高分为:练气、凝漩、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出窍、合体、渡劫、大乘”

“而除了炼气期是一层到十层以外,其余的都是初、中、后三阶,每一个境界都会有不同的变化,寿命、实力、神通都会一个比一个强大”

“到了大乘以后便是真仙,我还没有到那个境界,所以本座也不知道真仙期是怎么样的”

苏子言听的已经有点心动了。

明道子见到苏子言露出这样的表情,心里却是想到:要不是本座怕等下一个有灵根的人会久一点,本座也不会跟你讲那么多,虽然杂灵根修炼比其他修士慢很多,但是如今有本座的帮助,应该修练的也不会很慢,而这样也不会等很久,要不然本座还没有等到复活那一天,元神便消亡了。

苏子言看着明道子,带着试探性的问明道子“那你会教我修炼吗?”

明道子温和的笑了一声“本座跟你讲了那么多关于修炼之事,自然是要教会你怎么样修炼“

“只不过以你如今的体质修炼起来有点困难,而且你也到了十三岁的骨龄,所以本座还要帮你洗髓伐骨才行,让你在修行路上少走很多弯路”

“只不过本座帮你洗髓伐骨之后,本座将会耗费大量元神的元气,最后本座也会进入沉眠中”

“现在你在空间储物戒里,等你出去后你在想进来就难了,因为要打开储物戒是需要到达元婴期修为的方能可以打开”

“所以本座等会儿会用储物袋把你这一段时间的修炼所需的灵石、丹药、符箓、法器、法宝,灵草等东西放到储物袋里,作为你修练所用,到时你就从储物袋里取出便是”

“等会儿你出去之时,你用手拿好一瓶练气丹,灵石一起出去,这样,即使你没有神识打开储物袋,也能有丹药修炼,当然,本座也有留下其他境界的丹药,本来打算奖励给一些弟子的,现在倒是便宜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仙缘剑修》<<<<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