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颗星》今夜的小说,周嘉,钱周嘉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偷偷藏颗星

作者:今夜

主角:周嘉,钱周嘉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脾气不好黏人二世祖x敏感学霸
周嘉某天晚上遇到个收废品的帅哥。
帅哥可怜巴巴地告诉自己家里很穷,要想上学就得捡易拉罐。
本以为是艰苦卓绝、永不放弃的励志感人故事。
立刻掏出了口袋里面所有的钱。
她只恨钱不够多!
没想到过几天上学就看见一个染着红毛的二世祖转学到他们班。
谁能告诉她?
为什么这个绝世酷哥和那天晚上可怜巴巴的弟弟长得一模一样?
人帅路子野池然在别人面前:莫挨
在周嘉面前:姐姐,家里很穷

第1章 捡易拉罐?

夜色融融,清冷的月辉浮动在天地间,叫唤了一天也不知疲倦的蝉此刻倒是停歇了,安静地趴在树干上入眠。

回到家,扑面而来的是炖大骨的香味。

排骨和玉米熬制而成的高汤,香味萦绕在屋子里,在周嘉打开门的瞬间,钻入鼻息。

“妈!炖排骨了?”

周妈看女儿回来了,从厨房探出头来看着正在换鞋的周嘉说:“嗯,快点去洗个手,刚好吃饭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补习班老师拖堂了?”

见周嘉没有回应,自顾自拐进了洗手间,她扯着嗓子喊了句,“都高二了,你给我把心收收好。”

周嘉挤了两泵洗手液在手心,打开水龙头让水倾泻而下,哗啦啦地冲洗几下,颇为无奈地回答她妈。

“没有,收拾东西收拾晚了。”

“你啊,从小就不知道把东西收拾好。进来端菜,你爸今晚夜班不回来了。”

“啊好,就来。”她擦了擦手,就跑去厨房端菜盛饭。

“对了,我和你爸明晚都回来得晚,东西给你放冰箱自己热热。”

“哦好。”

周嘉扒拉了几块肉到自己的碗里,悄悄避开了蔬菜,被周妈瞪了一眼之后又乖乖夹了几片蔬菜。

饭桌上周妈不可避免地又唠叨起让她把东西收拾收拾好,一个女生整天乱糟糟的叫什么样子。

埋头扒拉完饭,喝了一碗汤就溜回房间了,留她妈一个人在饭桌上继续念叨。

坐在书桌上,目光落在她妈给她买的数学思维上面。

去年期末考试,数学没有考好,或者说她一直缺乏数学天赋,数学考不好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是她妈却不这么认为,买了好几本辅导书回来给周嘉做。

“你要是真把心思放在上面,怎么可能学不好。少在这里和我扯这些没用的。”

不服气地辩解几句,换来的却是更加刺耳的责骂。

桌面上的时针在不知不觉中指向九点,本打算写一页数学思维上面的题目,奈何才做了几道就做不出来了。

密密麻麻的算式列满了整张草稿纸。

看来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也没用。

“唉”,她头疼地看着做的乱七八糟的辅助线,兜兜转转怎么就解不出来,“算了,过会再写吧。”

周嘉打开房门准备下楼转转,周妈还在客厅看电视,看见她出来了,有点诧异地问她去干嘛。

“下楼转转,休息一下。”

“行吧,把门口垃圾顺便带下去扔了。”

想了想,周妈又皱着眉补充了一句,“过会就回来,明天可要开学了。”

她嗯了一句便拎着垃圾下楼了,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脚步声亮起。

扔完垃圾脑子里的思绪还是很乱,索性绕着小区走一会。

初秋的天气已经逐渐转凉,小区里面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蝉鸣。

周嘉很享受这样安静的时刻,心里解不出题的烦恼和母亲不停息的管教好像都在此刻一点点地散去,她刻意的放慢脚步。

这样,好像舒适的时间就会被延长一点。

“哐当——”一阵清脆的易拉罐落地声打破了这份寂静,周嘉抬起头朝声源处望去。

不远处的路灯下,隐隐约约有着一个人。

穿着最简单的白T黑裤,灯光把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光晕在头顶,漾开一圈又一圈,整个人慵懒又疏离。

男生双手交叉漫不经心地站着,脚边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零零散散地放着十几个踩扁的易拉罐和塑料瓶。

他把扔在地上的易拉罐在脚底不断踩扁,清晰的金属折叠声在小区里回荡。

过了一会,似乎觉得没什么意思,弯腰长臂一捞,把已经踩扁的易拉罐放到塑料袋里。

拎起袋子,直起身子准备朝周嘉这个方向走来。

视线相对,周嘉凭借着良好的视力看清了男生的脸。

面目清秀俊朗,高挺的鼻梁,下颚线条分明,低垂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头发像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理了,额前的碎发随意地搭拢在额前,有些遮住了眉眼。

尽管生了一双桃花眼,此刻眼尾却是下佻,眼下有一团乌青。

这个男生还真是意外地好看,只不过再往下看。

他手上拎了一袋子的踩扁的易拉罐和塑料瓶,回想了下他刚刚的动作,他应该是在....

额,收废品?

毕竟没有哪个人大晚上的不睡觉,在楼底下踩易拉罐,还是沉甸甸的一大袋子。

没想到啊,这么好看又年纪轻轻的人却要在收废品。

虽然但是啊。

现在收废品行业也这么内卷?

门槛都这么高了????

她妈不久前和她说“你能干什么,捡瓶子都轮不到你!”

她当时还反驳几句,罪过罪过,终究是她见识短浅了。

如果现在收废品的颜值标准都是这样的,那她一定业绩垫底。

捡易拉罐都赶不上热乎的。

周嘉顿时有点同情这个男生了,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

不,可能还比自己小上几岁。

起码她只是做着数不清的数学题,而他却要大半夜在捡瓶子。

池然显然也愣住了,他没想到会有人没事干看他踩易拉罐。

女生眼睛睁地圆圆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上的塑料袋。

她站在没有路灯的地方,只有银色的月光笼罩在身上,面容不甚清晰,只能隐约看到轮廓有点消瘦,眼睛圆圆的,亮亮地可以看见些许月光。

如果这双眼睛不是带着那种惋惜,又同情的眼光一直盯着他手上的塑料袋的话。

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池然侧过脸,懒地开口澄清,没想到刚打算离开的下一秒就看见周嘉在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长夜漫漫,是挺无聊,兴致忽然就上来了,他有点想看看这个女生到底要干嘛。

讨教踩易拉罐秘方?

要联系方式?

他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眼睛稍眯,才看清这个女生掏出了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

是,钱。

周嘉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攥紧在了手里,一步一步地走向不远处的男生。

心里奏起了鼓点,在静谧的夜晚一下下强有力地跳着。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她平时也不是这么有圣母心。

只不过,可能是今晚的晚风吹多了吧,让她莫名地就想帮帮他,哪怕一点点。

嗯,一定是这样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偷偷藏颗星》<<<<

第2章 就是扛不住了

池然就这样懒散地斜站在原地,漆黑的眼瞳里没有多余的波澜起伏,淡淡地看着,骨节分明的手上随意地挂着叮叮哐哐的塑料袋。

一双纤细的手在眼前平摊开来,一阵风吹过,纸币在少女的手心随风掀动。

周嘉抿了抿唇,手掌微微收拢,把钱攥紧了些,期期艾艾地开口道:“这个,给你。”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又尴尬的氛围在夜晚蔓延。

不会是,冒犯他了吧。

周嘉有点手足无措,之前鼓起的勇气荡然无存,这人怎么老半天什么反应都没有。

池然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嘴角,如果仔细看还可以发现原来耷拉着的眼尾微微上扬,一双桃花眼此刻清澈明朗。

原来是把自己当成收废品的穷鬼了。

好,很好。

他伸出空着的左手,把钱从周嘉的手里抽了出来,扫了眼,都是些十块二十的零钱。

“给我钱干嘛?”

他的声线低沉,又带有些许少年特有的青涩。

“我觉得,我看你,就是有点辛苦。”

池然适时摆了下手里的塑料袋,瓶子在里面叮叮哐哐地晃动。

顿时,周嘉看他的眼神更加惋惜了。

“哦这样啊。”池然刻意地压低了声线,裹挟着难以察觉的笑意,话到嘴边却转了个弯变了调。

“确实,我家里很穷,平时只能这样,不然就上不了学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少年的声音染上了丝丝委屈和小心翼翼。

周嘉抬头看向他,少年不知何时眼尾又低低地下垂着,眉头微微皱起。

明明是偏阳光奶狗的长相,整个人却又止不住地颓废,又有点阴郁。

这样的矛盾感充斥在他的身上,又意外地没有违和,迸发出强烈的吸引力。

一个苦苦在贫困里挣扎,却励志向上的角色立刻浮现在脑海。

多么感人啊!

不过她真的不太会安慰人,绞尽脑汁地想着该说些什么。

难道说弟弟放心飞,姐姐永相随!

凭借你的姿色,去捡瓶子一定可以白手起家,脱贫致富的,以后咱这片小区的瓶子都是你的!!

最后的最后,嗫嚅了几番,还是只能嘴笨地说了句加油。

然后悄悄估摸了一下时间,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她该回家了。

希望他能够领悟这短短两个字里面包含的殷切期望!

如果不是条件限制,刚刚她真想拍着这个弟弟的肩膀,告诉他:放心,有姐在。

池然听着女生一本正经的说了句加油,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她就跑进了夜色中。

收敛起委屈的神色,又恢复了那个懒懒的、冷清的模样。

如果有人能欣赏到这一幕肯定得喊一句:影帝在上。

他瞥了眼手里的钱,向前迈了几步,手里的瓶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稳稳落入垃圾桶里。

“好多年没这样了,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地好使。”

他的长相一直偏奶和乖,小时候每次一做坏事,就会先去认错,不管是谁,看见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都会心软。

不过长大后,特别讨厌对别人示软,性子变成也硬邦邦的。

“呵…”

长长的睫毛垂下,遮掩了男生眼底翻涌的不知名情绪。

家里聚了四五个人,到这点了饭局差不多也接近了尾声。

张宇看见池然打开门回来,往桌子上扔了些钱,随后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

不对啊,他记得明明池然就带了点垃圾出门,怎么回来还有了几十块钱。

他勾上池然的肩膀,朝桌上努努嘴,打趣道,“池哥,牛逼啊,怎么空手去还能收回来些保护费。”

“滚,这是我卖废品得的奖励。”

声音不大,但是屋子里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几秒后笑声像是要掀翻屋顶。

神他妈卖废品,那还不如相信这是他收的保护费。

池然整个人摊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地交叉着,掀了掀眼皮觑了眼花花绿绿的钞票,而后舌头在贝齿上顶了一圈,轻微地啧了声。

慵懒的声线再次响起,“爱信不信。”

另一边,周嘉一路小跑回到自家楼下。楼道里漆黑一片,她跺了两下脚,声控灯应声而亮。

不可避免地又想起来刚刚看到的那个男生,身形消瘦,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提起家境的时候格外小心,一双桃花眼里都是紧张。

可惜了,这么帅的脸,却要去捡易拉罐,暴殄天物啊。

她承认,刚刚给他掏钱,也存在一时冲动,色令智昏,没办法,就是那个瞬间扛不住了。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周嘉默默在心底念叨了会,又想不行,得赶紧回去写几道数学题压压。

她后来几天也有下去转悠过,只不过再也没看到过那个踩易拉罐的男生。

估计,是去别的小区捡了吧。

不过凭借那种姿色,在众小区里面应该可以混的如鱼得水。

不难想象,只要他往那一站,只要勾勾手,可能就有人主动把易拉罐送上来。

————

今天,是南城一中开学的日子。

周嘉因为住的是学区房,离学校挺近,所以一般都会选择是走路去上学。

一路上,基本都是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被早晨的初阳温柔地抚慰着。

昨晚刚下过一场秋雨,将一切洗涤地明亮透澈,空气里涌动着各种香甜的早点气息,谈笑声不绝于耳。

没过多久,周嘉就走到了必经的红绿灯。

在两分钟前,她远远地看了眼是红灯,于是加快脚步,估计到那会是绿灯。

结果,在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就跳成绿灯了。

可是早上早饭吃的有点多,她妈硬是让她今早多吃了个包子,到现在胃里还是撑的。

算了,还是不跑了,等个红灯吧。

蓦地一头红毛从身边擦肩而过,那个发色实在是太过于张扬,在一群简单的蓝白底色中,突然抹上了这么一缕红。

周嘉想起上次见这么鲜艳的颜色,可能还在红领巾。

但没人会把红领巾往头上扎。

显然,周围的人都被吸引住了,这人好像…好像穿的还是城南一中的校服?

虽然但是这种头竟然没被地中海(南城一中的教导主任)扼杀在摇篮里?

地中海虽然自己没几根头发,但非常喜欢折腾别人的头发。

记得刚进南城一中那会,有个男生因为头发过长,但是就是不肯剪,地中海直接亲自带人去理发店,给他把头修了。

这样的鸡冠头还能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难道是地中海退休回去颐养天年了。

池然迈着长腿跨过斑马线,在绿灯跳转的最后一秒堪堪过完。

他用手扯了扯右肩上快要掉落的书包,一边走一边把衣服顶端的拉链往下拉了点,大步流星地往学校走去,很快淹没在人潮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偷偷藏颗星》<<<<

第3章 好学生啊

“嘉嘉!”刘月从后面拍了下周嘉的左肩,笑着和她打招呼。

“早呀。”

刘月从善如流地挽上了周嘉的胳膊,开始和她讲着暑假里面听到的一些八卦。

周嘉暑假里都被她妈安排去上补习班了,平时和刘月她们没有交流很多。

一路上刘月都在给周嘉普及班里谁和谁在一起了,又有谁和谁分开了,周嘉偶尔跟着附和几句。

走进学校,再穿过一条小道,就是他们高二的教学楼了。

上到四楼,就到了高二一班,这一届的理科重点班。

还没进班,就听见一个男生扯着嗓子喊“我和你赌,这作业必然是不可能查的。”

“牛逼啊,张哥!”

“社会我张哥,人狠作业少。”

张宇是他们班的活宝,总喜欢和老师唱反调,偏偏脑子怪灵活的,成绩也不差。

周嘉忍不住笑了下,走进教室把书包放下,有人看见周嘉来了,和她打了下招呼。

前座的陆川阳像看见救世主一样,嘴里叼着还没吃完的面包,胡乱吞咽了几下就转过身要周嘉的作业。

“学霸,江湖救急。”

周嘉把书包里的作业全都拿了出来,平放在桌上,示意陆川阳要什么自己拿。

“大恩大德。”陆川阳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飞快地把作业拿上,又从桌上拿了两块饼干给周嘉。

“我靠,你是不是人啊?早上我上拿你一块你要死要活的。”

陆川阳的同桌王奇瑞不客气地用胳膊肘戳了一下他,笑着骂道。

“你能和人周学霸比吗?一边去,别挡我。”

陆川阳头也不抬地疯狂补着手里的作业,嘴里还嚼着没吃完的早饭。

“补得完吗他?”

周嘉粗略看了看他的作业,还有大半本,王奇瑞转过身子做了个撕的动作,她突然了然了。

“对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班要来个转学生?”

“转学生?!”

一旁的几个女生听到王奇瑞说到转学生,八卦地围了过来。

“真的啊?昨天张宇在群里说我还不相信。”

“千真万确好吧。”

王奇瑞瞥了眼一脸兴奋的刘月,拍了拍桌子。

周嘉昨晚被她妈强制要求9点半就上床睡觉了,错过了他们在群里的聊天。

她有些疑惑,南城一中是这片数一数二的高中,有学生转过来的事是常有的,他们班高一下学期就转过来一个女生,不过也没见大家这么激动。

“我靠,我们班终于也要有帅哥了?”

原来是帅哥啊。怪不得,大家这么兴奋。

“谢天谢地,我突然对上学很有动力。”

刘月兴奋地拍了下王奇瑞的胳膊,他面部抽搐了一下,悄悄用手揉了揉。

“不过不是说他原来是在酒吧里的一个乐队的鼓手吗?”

“对对对,酷是真的酷。”

他们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讲着这个新来的转校生,周嘉从他们口中拼拼凑凑出了几个信息。

帅,有钱,还是个玩音乐的酷哥。

在狂补作业的陆川阳听出了王奇瑞语气里的羡慕,侧身就是一脚踢上了他的凳子,“怎么羡慕你也去?给人家拉二胡去。”

“我拉二胡十级你懂个屁?”

“安静!”班主任踏入了教室,拍了拍手示意大家不要再随意讲话了。

大家看到班主任来了,都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教室里恢复了寂静。

“客套话我就不说了,都相处半年了,高二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离高考又近了一步,希望大家在新学期里...”

老杨激情昂扬地在讲台上宣讲高二要干嘛干嘛,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大家都无聊地低头做些小动作。

“报告。”

一道慵懒的声音打断了老杨的演讲。

他有些不满地朝门口看去,才想起来是新转过来的学生,不是让他先在办公室等着吗?

大家都或多或少知道些转学生的事,这时候都脖子伸地长的往门口瞅。

老杨见状,只能先让他进来。

“据说是个大帅哥。”

“特别帅,真的。”

“......”

救命。

她好像有点跟不上时代的审美浪潮了,救命。

这就是他们说的帅哥?

底下的人也懵逼了,他们还没在学校里面见过这么张扬的发色。

卧槽?这哥们牛逼啊。

老杨扫了眼底下,班上鸦雀无声,大家都像呆滞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出声。

池然却丝毫没有露出尴尬的神情,神色自若地开口:“大家好,我叫池然。希望和大家能好好相处。”

可是你看着…不太像好相处的人。

其实仔细看,池然的确长得很帅。他的身上仿佛与生俱来拥有一股恣意洒脱。

站立的时候,双手插在裤兜中,懒懒散散地把膝盖微曲,将身体微倾向左方。

说话的时候,眉毛轻佻,嘴角向上勾出一定弧度,火红的头发衬得他的肤色更加白皙,五官生动鲜活,显得整个人张扬随性。

而周嘉心里此刻要多震惊就有多震惊。

这人刚刚粗略一扫没看清长什么样,现在仔细看看这和前几天晚上捡易拉罐的男生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当然除了发色。

还记得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大家嘴里这位绝世酷哥在小区里面可怜巴巴地捡着易拉罐。

他是承包了几个小区的易拉罐?这么快一跃成为富一代了?

而且简直和那天晚上委屈的样子判若两人!

还有个想法,她都不太敢深究。

其实那个男生是这位酷哥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

上学期刘月看了本霸道总裁文,里面的设定就是女主是豪门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

小说源自生活,那…

“帅哥好酷。”

刘月悄悄地侧过身子,对周嘉无声做了个口型。

几秒的寂静后,班里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同学们都压低了声音开始止不住地议论。

“这哥们,还活着进了我们南城一中,我敬他是条汉子。”

王奇瑞在底下比了一个拇指,不过看着他就不是好惹的样子。

周嘉止不住好奇地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刚好被他抓包了。

男生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嘴角的笑意更深。

这么巧?又遇到爱心大使了啊。

“咳咳,”老杨咳了两声示意大家可以了,随后又望了眼池然的头发,“明天必须把头发染黑,不然就别来了。你先去…”

他往下面扫了一圈,只有周嘉旁边是空着的。

这是周嘉的妈妈高一下学期找老杨说的,要求让她一个人坐个位置,防止被人影响。

“周嘉那坐着。就是那个扎马尾的女生。”

这真是巧姐她妈给巧姐开门,巧到家了。

周嘉懵逼地看着男生一步步走近,直到拉开椅子坐下来的时候她还是没回过神。

怎么就…坐到自己旁边了?

虽然是个帅哥,虽然和那天晚上的少年长相99%相似,可是他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好惹。

刘月开始朝她挤眉弄眼,感叹这种好事怎么没落到自己身上呢。

周围人也暗暗打量着池然,有意无意地观察着这位走在时尚前沿的帅哥。

老杨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安排,这个男生是他家里特意安排到自己班上的,据说成绩还可以,就是不太好管,希望他能多管教管教。

“好,我们把去年期末六校联考的数学卷子拿出来。”

周嘉敛敛心神,从书包里掏出卷子平摊在桌上。

可是池然自从坐下来之后,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让她多少有些不自在。

池然看着身旁的女生耳垂晕染了些粉红,脸上没有多少肉,嘴唇倒是紧紧珉着,整个人都绷地紧紧的。

他觉得有点好笑,和那天晚上那么大胆的样子判若两人,拿手戳了戳周嘉的胳膊。

指尖温热的触感瞬间通过皮肤传遍全身。

“同桌,不至于连个卷子都不能分享一下吧。”

周嘉被吓他了一跳,发现原来是他没有卷子,幸好幸好,不是那天晚上的事。

她慢吞吞地把卷子移了过去,一半放在池然的桌上。

这么不经吓啊。

池然歪着头盯着试卷,试卷上是红黑色交错的印迹,少女的字体清秀又带点飘逸,有的地方密密麻麻地标记了不少知识点,可以看出来主人很认真。

“好学生啊。”他挑了挑眉,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见,周嘉觉得郝颜,耳根更加发热了,这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不对劲。

她悄咪咪地侧头撇了下新同桌,此时新同桌不知道在书包里翻找着什么,找了半天两根手指里夹上了一支黑色水笔。

还以为他是要做做笔记,或者有什么指教,没想到池然只是拿笔出来转。

少年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整地干干净净,笔像是有灵性一样在他手里上下翩飞。

“这题,很明显啊,要通过什么寻找解题入口?”

“从A是BP中点。”底下传来稀稀疏疏的回答声。

“诶对,那么接下来的步骤,”老杨往下面扫视了一圈,“周嘉。你上来写这题。”

下面陆川阳偷偷松了口气,刚刚和老杨的视线撞了个正好,差点以为要喊他上去了。

还好还好。

“恭喜啊,经典节目了。”王奇瑞凑上去调侃。

因为周嘉的数学一直不是很好,高一下学期的时候老杨总喜欢喊她上黑板做题。不管难题还是简单题,喊人第一个必是周嘉。

这个传统看来整个高二也要延续了,还真是经典永流传。

周嘉:....

认命了。

果然又是她。这黑板上得她都快能数清有多少凹凸不平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偷偷藏颗星》<<<<

第4章 同学,你是不是听不懂啊

这题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不过幸好她暑假把试卷订正过了。

她飞速地理清下思路抬笔在黑板上写下答案。

几分钟后,转身把粉笔放下,示意老杨她写完了。

“写完就回座位吧,”老杨把茶杯放了下来,抖开卷子,重新走向讲台。

“来看看这题啊,周嘉解得不错…”

池然抬头扫了眼周嘉的解题过程,然后又把头低下了下来,老神在地靠在椅子上。

“你,”周嘉犹豫再三,本着要让新同学快速融入新环境的思想,凑上去小声地问了句。

“同学,你是不是听不懂啊?”

少女刻意压低了声音,怯怯的,清脆地像玉珠散落在地。

第一次把自己错认成捡易拉罐的,现在又认为自己是个题解都看不懂的文盲。

拾荒,文盲。

他淡淡地觑了周嘉一眼,眉头微微皱起,突然感到挺无力的,一句话没说就趴下来闭眼睡觉了。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她问他能不能听懂,他为啥趴下来睡觉了?

这是听不懂也不想听的意思?

这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么困难的吗。

和那天晚上礼貌又很乖的样子也太判若两人!

一定不是他了,说不定是自己记错了,长的像的人多了去了。

老杨在讲台上讲地慷慨激昂,没注意到此刻已经有学生趴下来睡觉了。

不一会,下课铃响了。

池然睡眠很浅,这么几分钟是睡不着的,他难耐地睁开眼睛,手随意地撸下头发,右手敲了敲周嘉的桌面。

“让下。”

刚睡醒的池然眼神犀利,面部线条紧绷,更加一幅不好惹的样子。

“这么拽?”

王奇瑞看着走出门的池然,回头给周嘉丢了个同情的眼神,“我刚刚以为你下一秒再不给他让,他就要打人了。”

周嘉忙不迭地点头,惆怅地把卷子拿了回来,笔在白纸上戳了几个点。

那边,池然在走去厕所的路上,很多人都在一旁悄悄打量着池然的发色,有的胆大的女生直接上去问池然的联系方式。

“我没手机。别烦。”

他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然后从女生右边绕了过去,女生有些不甘心想再上前,结果被他瞪了眼后悻悻离开了。

“卧槽?池然?”

陆里在几米开外就看见一个红头发特别耀眼,走近一看这不是他们音乐天赋异禀的池然吗。

他跑上去锤了池然一下,夸张地指着池然的红头,“可以啊兄弟,前段时间我都差点以为你要剃度出家了。”

“滚啊,哥这是尝试不同风格。”

“那你也不用这种还剪个乡村杀马特的造型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这他妈是艺术,你个乡野村夫懂屁。”

“我一瞬间怀疑我看到了地狱修罗。”

“你连个五线谱的认不全的人,少在这里给我吹唢呐了。”

现在更没人敢上去和池然搭话了,默默在心底想着帅哥还是看看就好,尤其是这种脾气不好可能威胁到生命的。

才仅仅半天不到的时间,高二一班转来了一个红头发的帅哥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与之同样传遍整个年级的还有这个帅哥脾气不太好。

长得很奶,脾气暴躁,性子张扬随性,待人倒又很疏离。

见过转学的人拼拼凑凑地传递这些信息。

上课铃响起,周嘉却没有看到池然再回来。

班里人自然也是看见了池然空着的座位,纷纷私语着。

陆川阳好奇地看了两眼,问了下刚刚也出去的王奇瑞。

“我觉得是,他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上学羁绊不了他的脚步。”

陆川阳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给他,然后自顾自地去英语书了。

周嘉莫名觉得这种解释还挺合理的。

甚至她又荒诞地想池然会不会是去捡易拉罐了,毕竟也只是听说他是富二代嘛。

其实是个自强不息、艰苦卓绝的学生,早上这个点应该挺多的吧,晚了就捡不到了。

合情合理。

她摇摇头甩掉这些异想天开的想法,也开始准备下堂课的英语了。

—————

其实,池然既不是像我们小周同学所说去捡易拉罐了,也不是真的爱自由爱到刚上学就逃课。

他只是上完厕所,被地中海抓住了。

地中海今天家里有事来晚了,没有在学校门口抓仪容仪表,这才让池然进了学校。

“你给马上去把头发染黑了,像个什么样子,不染明天别来上课了。”

池然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一幅低头认错好学生的样子,迈着长腿下楼了,书包也没回教室拿上就走出校门了。

“上学还挺累。”

他悠哉悠哉地晃出学校,懒懒地伸个懒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乐队的人打了个电话。

“喂,搁哪呢?”

“池然?你不是在上学?”

被抓住了要求不染黑就别回来这话他突然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哪那么多废话。”

他朝电话里吼了一句,又补充了一句,“时清见,挂了。”

挂了电话后,在手机上点了点叫了辆出租车,等到车后钻进了后座,前往时清。

车停在了一个清吧门口,店牌是上写着张牙舞爪的时清二字。

池然推开酒吧的玻璃门,这个时候乐队的人还在里面排练,见到池然来了都停了演奏。

蒋天杨从舞台上跳了下来,走到一来就擦拭他的宝贝鼓槌的池然旁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

“怎么,想你的女朋友了?今天不是才开学第一天?”

池然的女朋友——架子鼓,宝贝地和什么似的,谁也不让碰。

之前有来酒吧听歌的女生来搭讪池然,不小心把酒洒到他的鼓上了,池然当即就要发飙,脸色一整个难看下来。

“把手拿开。”

池然没管蒋天杨的打趣,擦完鼓槌就自顾自走向架子鼓那里,坐下后闭上了眼。

蒋天杨摸了摸鼻子,有点自讨没趣,“你小子,脾气还是这么臭。”

随后也回到舞台上,做了个开始的手势,继续练习。

音乐声入耳的那一秒,池然缓缓睁开眼睛,紧绷了一上午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果然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是属于他的King Time。

天色渐渐变得漆黑,晚霞被黑夜所吞没,最后一丝光亮也在无尽的拉扯中湮灭。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来到八点。南城一中高二的晚自习接近尾声,各科的课代表把家庭作业布置在了黑板上,下课铃一响后,教室里顿时嘈杂声一片。

周嘉慢吞吞地整理着要带回去的东西,余光不经意间瞥到早上第一节课结束后就空着的座位,桌上还堆着班长下午给他领来的新书。

“嘉嘉,我先走了。”

“周学霸,拜拜。”

周围的同学一一和周嘉告别,又收拾到教室里没什么人了唉。

第二天值日生见大家都快走光了,跑上讲台拿起黑板擦把黑板擦了个干净,这样就不用第二天早起来学校擦了。

周嘉收拾好书包,抬头看见干干净净的黑板,愣了下,叹了口气后从笔袋里面掏出一支笔和便利贴,把今晚的作业一一写下,随后贴在了池然的桌上。

想了想,还是又把盖上的笔帽拿下来,在纸上面画了个笑脸。

这下,满意了。

回去的路上,因为昨天的数学题解出来了,周嘉今天心情不错,特意到罗森买了两个菠萝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偷偷藏颗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