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激荡1982》江南宅仙的小说,朱云青,赵小梅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激荡1982

作者:江南宅仙

主角:朱云青,赵小梅

类型:都市

简介:朱云青意外回到1982,开局成为一个穷乡僻壤的新郎。他想逃婚,逃离这个一穷二白的年代。然而,他深切体会到亲人对他的期待,最终决定重头来过。他凭借前世的人生阅历,发现了这个时代独特的魅力,到处都是宝藏和机会。他捻亮青云之志,不负青春不负韶华,从现在开始,重启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第1章 开局成为新郎官

东江市,帝豪大酒店V8包厢,七八只茅台酒瓶胡乱堆在墙角。

坐在首席的,是东海省都市农庄集团公司的老总朱云青,才38的年纪,攒下身家十亿。

下面的陪客都是东江市有些规模的休闲农庄的老板,动了加盟合作的心思。

朱云青酷喜驴肉,老板们特地派人飞到冀北,采买最青壮的驴。

可怜这只驴,中午还在发情,晚上就变成了全驴宴。

诸位老板如此费心,朱云青也是兴致高昂,至少已经喝下去一斤半白酒。

突然——

嗬!嗬!

完了,完了,怎么喘不过气?

嗬——嗬——

几个老板慌忙上来使劲拍打朱云青的后背。

朱云青面色乌紫,大嘴洞开,眼球暴突,脑袋仿佛被门死死夹着,感觉天地开始旋转,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低语,空气中肆虐着奇怪的波动,灵魂似乎要独自逃出生天。

这是要死了吗?

被一块驴肉噎死?

……

另一个时空。

咝!

“谁在掐我人中,下手这么狠!”

朱云青悠悠转醒,眼皮掀开,神色非常恼怒。

但是,在他瞥见周围环境的一刹那,脑袋像被大锤击中,瞬间宕机了。

一只白炽灯泡从屋顶吊下来,散发着昏黄的光,满眼都是石灰墙面,黄泥地面。房间的角落里,一组崭新的红色橱柜,几只红色的大木箱,努力调和着惨淡的色调。

迎面的灯柜之上,赫然一对深红色的暖瓶,瓶身上印着鸳鸯图案,铝制的瓶盖上贴着红纸剪成的喜字。

谁结婚?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睡在这张硬邦邦的床上?

朱云青脑子里一阵剧痛,前世和现世的两种记忆纷至沓来。

上一刻,他还应约和几个老板喝酒谈生意,这一刻,他居然变身穷乡僻壤同名同姓的文盲小赌棍,。今天,正是20岁的小赌棍的大喜之日。

“你刚才吓到我了,我也不好意思出去叫人。”一个女声幽幽传来。

朱云青挣起身子,把头撑过老式木床的雕花护板,看清蹲在床前踏步上的女人的脸,他知道,这位便是小赌棍的新婚妻子赵小梅。

赵小梅才19岁,清水芙蓉一般。

“你以后不能再喝这么多,会送命的!”她小声地劝着。

即便10瓦的灯泡光线再暗,朱云青也能发现她的眼中带着泪,神色一软,柔声道,“你爹输了钱,把你抵给了我,要是你不愿意,现在就回去吧,我绝不拦你,再说,我们也没有扯证。”

赵小梅脸色一黯,眼泪簌簌直掉。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酒席都办过了,红心公社十里八村谁不知道我是你媳妇?我不管你是猫啊狗的,都不会嫌弃,只求你以后别再赌,正正经经的找个事情做,我保证给你生儿子!”

她说到最后,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完全是一副豁出去的语气。

朱云青从内心感叹,这个女人的心眼真的不错,是个搭伙过日子的好老婆。但是,这又与我何干,我要离开这个破地方,我要回去,继续做我的老总!

赵小梅手上取了一条湿毛巾,预备替他擦脸,就在此时,屋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

“朱云青!狗日的滚出来!”

惊叫声此起彼伏,夹杂着酒瓶子的滚动,碗碟磕碰,桌凳撞击,各种纷乱的声音。

朱云青撩腿下床,在房门口愣了一秒,立柱上的一本日历正翻到:1982年5月20日。

篱笆院子里,一只猪尿泡大的100瓦灯泡被竹竿挑着,发出耀眼的强光。本来,酒席才散不久,娘和弟弟妹妹们正在收拾,村里周大爷两口子也在一边打着帮手。未曾想到,昔日的几个赌友此刻打上门来了。

为首的瘦猴是个30多岁的老光棍,被派出所不知道抓过多少次,是个吃过牢饭的老油子。

瘦猴见朱云青现了身,脸上浮出阴笑,也不拿正眼觑他,两只眼睛冒着光,朝着跟在朱云青身后的赵小梅身上死抠。

“狗日的,你倒是快活,还有心思睡女人。还钱!149块,少一分也不行!”

所有人都惊呆了。

149块?

朱云青的娘,在村办棉纺厂干活,一个月工资才13块,那时候猪肉才1块钱一斤,今天晚上3桌酒席总共才花了40几块钱!

朱云青环看四周,瘦猴满脸淫笑,娘和妹妹们泪流满面,岁数最小的弟弟两眼喷火瞪着他,宽大的中山装一直垂到膝盖,单薄的胸膛一起一伏。

周大爷他们则是不停地唉声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朱云青一声不吭,面色复杂,这个狗日的,把全家人的日子祸害成这样,不行,这家人是个坑,绝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回去!

扑通!

娘朝瘦猴跪下了!

弟弟和妹妹们飞跑过来,要拉她起来,泪眼中射出的仇恨,似匕首,如投枪,要把朱云青捅死。

“猴啊,都是红旗大队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半年为小青讨老婆,家里早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办酒的钱还都是借的。你就看婶子的面上,宽限他一段时间吧,婶子手头一旦有钱,马上就还你。”

娘豁出老脸,在为他背锅。

瘦猴看都不看她一眼。

一团火红从朱云青身边飘过,赵小梅向娘疾步走过去,塑料鞋拖拍打着她的脚板底,发出啪啪的声音。

她使劲地把娘拉起来,“娘,把凤凰自行车给他抵债吧,我不要了!”

朱云青长出一口气,仰头看天,这女人真不错,连自己最贵重的嫁妆都愿意拿出来,狗日的何德何能!

“要啥自行车,谁稀罕哪,要不,你来替他抵债,给我当一天老婆换5块钱,一个月后再回来找你男人。”瘦猴涎着脸道。

所有人再次惊呆。

娘本来已经起身,闻言朝着自己的儿子扑通一瘫,“朱云青,你造的什么孽啊,多少家产被你败光,三年前活活气死你爹,今天还有人打起了你老婆的主意,你还是不是人,你还给不给我们活路,娘求求你,别再赌了……”

啪!

朱云青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只“泗洪特酿”白酒瓶,脸色阴沉似水,向瘦猴走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激荡1982》<<<<

第2章 吃进去的也要吐出来

瘦猴一见这架势,脸色煞白,想溜。

朱云青早就撩腿奔过来,截住他的去路,冷眼盯着他。

瘦猴以为自己刚才出言挑衅,激活了他的血性,看样子是要对自己动手了,要说心中不怕是不可能的。

娘、媳妇和弟弟妹妹们怔怔地盯着他,不晓得他要做什么。

朱云青却满脑子想着,如果自己再假死一次,说不定就又穿越回去了。在此之前,假如能震慑住瘦猴,也算是帮了这家人一点小忙,至于今后,唉,关我什么事呢。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眼神游离,瘦猴的心里却活动开了,狗日的,难不成是做出这个样子来吓唬我?他的手嚣张地拍着朱云青的脸,“成与不成,你倒是放个屁,哪怕是10块钱一天,老子也愿意!”

朱云青看了一眼赵小梅,她的眼神中满是愤怒,胸口急剧起伏着。

他忽然向她丢下一抹微笑,酒瓶无声地推入瘦猴的手中,接着,他死死抓住瘦猴的手,朝着自己的脑袋狠狠一抡!

噗呲!玻璃屑子迸射!

朱云青忍受着剧痛,紧紧地闭上眼睛。

要死了吗?这下能回去了吗?

他听到瘦猴嘶嘶的抽着凉气,娘和弟妹们则发出痛心的呼唤。

他感觉到黏黏的热液顺着脑门往下淌,一只温软的小手抚在自己脸上。

他非常不甘地睁开眼,心中顿时泄了气,一切如旧,这是回不去了吗?难道前世吃了太多的驴,这一世要做一只驴来偿债吗?

赵小梅两只手捧着他的脸,两片薄薄的嘴唇直哆嗦,两眼血红,绝望中透着哀怨,愤怒中夹着茫然,他只看了一眼,心中便是一痛。

她这是认准我了吗?多么可怜的一个女人,多么可怜的一大家子。

靠!回不去就回不去,大不了重头来过!

他缓缓的拿下赵小梅的两只手,温柔却又不容置疑的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再次与瘦猴面对面。

瘦猴一只裤管已经湿透,透着一股尿骚味。他在前年吃过一记电棍,当时屎尿俱下,从此一受大的刺激就失禁。

“猴子,咱们之间的账今晚就要算清楚。”朱云青逼视着瘦猴说。

“有,有什么好算的,他们都可以证明我欠你149。”瘦猴刚才受到惊吓,此刻最担心的,其实是朱云青讹自己打伤了他,这时候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

“猴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三个跟着一起来的小赌棍慌忙甩锅。

“猴子,你听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合起伙来出老千骗我的钱!”说完这话,朱云青突然一把薅住瘦猴的衣领。

“你想干什么?”瘦猴内心慌得一批。

“两条路,第一条,公了,咱们都别废话,直接请派出所来做主,大不了我陪你吃几天牢饭。”

瘦猴一听这话,面如蜡纸,打死他也不愿意再进去了,眼巴巴地等着朱云青的下文。

“第二条,私了,把这些年的账扯清!”他说着,撤回手,拖过一条板凳,大马金刀的一坐,像座碉堡镇守在瘦猴面前。

瘦猴眼皮一耷,“算了,你欠的钱我不要了,便宜,便宜你小子了。”

朱云青冷笑道,“哦?这些年,你骗我的钱不下七八百,就这么算了?”

瘦猴这下真的急眼了,“兄弟,不带这样玩的,咱们都应当愿赌服输是不是?”

“没门!果真是我运道差,倒还罢了,你们特么出老千坑我,这事能放过去?”

朱云青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只酒瓶,狠狠顿在四方桌上。

“要不然,一百块钱一个酒瓶子,差几百我就招呼几个在你头上。”

瘦猴吃不住这样的恐吓,扑通一声朝他跪下,几块尖锐的玻璃屑子扎进膝盖,疼得龇牙咧嘴。他也顾不上这个,手指飞动,解开蓝布中山装外挂的口袋,抓出一卷钱,两手捧到朱云青面前。

“大爷!你是大爷!你高高手,我全部的家当都在这里,都给你,都给你!”

朱云青也不客气,随手接过来,摊在桌子上,一五一十的点起来。

家人都围了过来,媳妇和弟弟妹妹的眼中都闪着光,唯独娘的眼神中透着担忧。

“72块8毛6分,老小子,想不到你这么有钱。”

他只抽取了五张大团结,剩下的都揉成一团,递还给瘦猴。

瘦猴却不敢接,瞳孔缓缓的放大,满心害怕他在酝酿什么阴招,再给自己什么苦头吃。

朱云青鄙夷道,“瞧你那点出息,就这样,这五十块钱我收下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滚吧!”

瘦猴喜出望外,劈手夺过他手中的钱,从地上弹跳而起,和几个小弟夺路而逃。

朱云青冲着他的背影大喊,“猴子,狗日的你记住,我老婆你惹不起,今后你胆敢看她一眼,这些酒瓶子都在等着招呼你!”

喊完之后,他转身对周大爷两口子道,“大爷,婶子,今天难为你们辛苦到现在,您二位请回吧,改日我再找我大爷喝酒去。”

周大爷冲他点点头,两只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小青,你夯啊,刚才怎么抡起酒瓶子砸自己头上,得亏你头硬,要不然……”

朱云青知道他是个好人,笑道,“大爷,我今天要是不把瘦猴镇住,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是,万一要是把瘦猴砸坏了,我可出不起医药费。”

周婶仔细揩了手,在朱云青头顶摸了摸,“哦,没有开瓢,菩萨保佑!”

送走周大爷两口子,朱云青顺手拉上了篱笆院子的竹片门,扭头从家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娘秦小娥,老婆赵小梅,三妹朱云丽,四妹朱云朵,五弟朱云鹏,还有一个嫁到邻近公社的大姐朱云影,因为住得远,酒席散后就和姐夫回去了。

她们,就是自己这一世的亲人了。

他定定地看着娘,当着媳妇和弟弟妹妹的面,规规矩矩跪倒在地,“妈,儿子不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激荡1982》<<<<

第3章 长夜

和娘她们收好院中的家伙什,朱云青趿拉着拖鞋,走到路边的水渠。

现在是五月下旬,秧苗已经种下,这条水渠就是专门为秧田供水灌溉的。

水渠中的水蕴满了,娘早就在水渠边搭了一个小栈台,朱云青站上去,使劲在水中倒腾几脚,直接回了房,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把脚搁在床缘。

他一边等着脚晾干,一边转动脑筋,想着今后的出路。

三妹四妹和五弟还在读着初中、小学,家里能挣钱的,就是娘和自己两口子。娘已经够辛苦的了,要改善全家人的生活和命运,恐怕只能靠自己这头驴多拉快跑。可眼下,自己手上的启动资金只有从瘦猴那里讹来的50块,什么大事也干不成。

他在前世,都市农庄的生意确实做得很大,东海省各个地级市都有连锁企业,但是,都市农庄在本质上是休闲、帮闲,只适合有钱有闲的城里人。而在眼下物质条件极度匮乏、温饱尚未得到解决的80年代初期,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

朱云青一筹莫展,偏头看见赵小梅在踏板前忸怩磨蹭,不禁笑道,“新娘子,你这是防火防盗防新郎?上床吧,我保证不吃了你!”

两朵红晕爬上她的脸颊,她怪怪地盯了他一眼,抖掉拖鞋,爬进了里侧,在另一头,和衣睡下。

朱云青随手拉灭了电灯。

黑夜中,她的呼吸急促而紊乱,身下的床板间隔一会儿就是一阵轻颤,定是她太过紧张,一直绷紧身子,肌肉痉挛颤抖所致。

朱云青暗自叹息一声,无声坐起来。

“你想干嘛?”她压着声,坚决地叱问。

“哦?你先前不是还说愿意给我生儿子吗?我们现在就造人吧!”朱云青坏笑道。

赵小梅没有立刻回嘴,咬咬唇才说道,“我说过的话绝不变卦,但是,我刚才也说了,只要你戒了赌,正正经经地做事,我就给你生,现在肯定不行!”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薄毯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朱云青莞尔一笑,“小梅,你记住,家里的日子变好之前,我绝不会碰你。我其实是想让你一起合计合计,看看什么事情可以赚钱。我跟你说,我们家的好日子很快就来了,你看着吧,最迟今年底,我保证咱家所有人顿顿大鱼大肉吃喝不愁。”

“真的吗?”赵小梅也坐起身,在黑暗中两人久久对视。

她窸窸窣窣地爬过来,贴着最里侧,和朱云青睡在了一头。

“注意三八线,不许越线!”她拍着两人中间的空当,严肃地说。

接下来,赵小梅说了很多想法,可惜大多是庄稼人最本分的事情,完全不对他的胃口。唯独有一件,说是再过几日,队里订购的蚕子就要下来了,娘今年订了一张蚕子。(一张子的蚕卵,可以孵化出2万多条幼蚕。)

蚕茧!

朱云青怦然心动,一抹希望之光瞬间被捻亮!

80年代初期,红旗大队所在的红心公社,蚕茧的收购价是一百斤三四百块钱,一张蚕子,最终可以结茧六七十斤,能卖200多块,绝对是一笔巨款。

(饲养多少蚕,决定性因素是桑树的栽种量,蚕的食量超大,绝不输于蝗虫。)

朱云青想的远远不是饲养一张蚕子这么简单,他的心思是怎样利用不同地区的价格剪刀差,自己收购蚕茧赚取差价,或者,如果找到门路,直接卖给终端缫丝厂。

至于这种行为是否会遭到打击,他丝毫不担心,他记得也就是这一年,首长亲自指示:农民的长途贩运,是二郎神,是解决农村流通困难的神,绝不是搞投机倒把的二道贩子。

这道指示,足以让他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朱云青非常清楚蚕农从孵化蚕子到最后卖茧全程的千辛万苦,尤其是卖茧的时候,几万、十几万蚕农呼呼啦啦一齐拥向茧站,每个人都拖着几麻包茧子,那阵势,足以令人恐慌。

经过夜以继日漫长的等待,好容易轮到自己了,蚕农按照工作人员的吩咐,将蚕茧倒入巨大的竹筐,接受质检员的质量检查和等级评定,不同的等级自然对应不同的价格,然后过磅,再根据茧子的湿度扣除一定的水分,最后算钱。

所以,卖茧难、主观裁量尺度大,是这个时代红心公社的蚕农最为头疼的事情,他们无力改变任何东西,只能被动接受一切。。

而这,给私人收购提供了机会。

但是,理想如此丰满,现实这般骨感,启动资金从何而来?收购来的茧子卖给谁?

蚕从孵化到结茧,周期差不多一个月,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40天内,就到了农民卖茧的日子,想发这个财,得赶快和时间赛跑啊!

朱云青念叨着这两个问题,久久无眠。

布谷鸟第一声鸣叫的时候,他悄悄起了床,摸黑出了东屋。

西屋里睡着两个妹妹,娘和小弟睡在外面的厢房。

他轻轻拉开堂屋大门的门栓,把一扇门使劲向上顶着门窝,缓缓扒开,不使它发出一丁点声音。

天!

外面还是黑沉沉的一片,厨房里已经亮着灯了,娘的身影在里面无声无息地穿梭。

“妈!”他压着声音叫道。

娘的脸上带着笑,怪怪地看了他一眼,“算你小子有良心,娶了媳妇,还知道起来看看娘。”

她的声音突然哽咽,“儿子,你现在是拖家带口的人了,昨晚上的话不能只是说说。”

朱云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重重地点点头。

本来是想给家人做顿早饭,既然娘已经起来做了,自己索性出去走走吧。

他走得很轻很轻,村子里一声狗吠都没有惊起。

长夜将逝,麦子、枇杷的香甜气息随着晨风扑面而来,梨花、栀子花的芬芳从农家篱笆院子里飘出,“布谷”、“布谷”的叫声间或响起。

朱云青的心情此刻得到了真正的放松,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

实在不行,那就再想一条出路,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事情不论大小,先认准一件干起来才行。不怕慢,但怕站,这是前世的他时常对下属们讲的一句话。

曙光初现的时候,朱云青走在了河边。红心公社地处江南水乡,河汊密布。

当他瞧见河面上随处可见的龙虾时,眼睛亮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激荡1982》<<<<

第4章 火爆的黄金虾丸

天光大亮之前,朱云青提着满满一大桶龙虾回了家。

这个年头,农村人对龙虾视如无睹,没人吃,没人捉,更没人会买。小小的龙虾,简直是泛滥成灾。光天化日就敢在乡道上爬,公然与人畜争道。一到水稻栽种的季节,田埂上都会被龙虾打出许多洞,到处漏水。

短短几分钟,朱云青用抄网居然捞了五六十斤!

他把龙虾倒在大木盆里,水淋淋、红通通、肉墩墩,一派活劲生猛的样子。

直到此时,龙虾才从优哉游哉当中清醒过来,一个个张牙舞爪,怒目而视。

朱云青不禁摇摇头,就这种个头的龙虾,若在前世,起码得有五六十块钱一斤,这盆龙虾价值2000多块,而现在,一分钱都没人要!

他回家的时候,朱云鹏和朱云朵两个小学生还没有起床,赵小梅和念初二的朱云丽正蹲在几丛美人蕉前切猪草,娘则风风火火地忙里忙外,这个时候一起围过来看。

她们都皱着眉,不解地看着他。

“妈,我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总得试验一下子。妈……您能不能给,呃,借给我两斤香油两斤白面?”

香油太贵重了,他实在不忍心开口直接讨要。

“儿子,什么借不借的,家里所有东西你直接用。”娘的话没有一丝犹豫。

朱云青心中一暖。

等全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朱云鹏和朱云朵赫然发现,桌子中央摆着一大盘不知名的丸子,黄灿灿、香喷喷的样子。

“咦,这是什么?”朱云鹏眼中放光。

“你哥亲手做的黄金虾丸。”朱云青不经意地道。

朱云鹏抢先抓了一个放在嘴里,一口咬下一半,试探着嚼了两下,满嘴牙齿忽然闪动,口中脆响连声,手却又伸向盘子。

四妹朱云朵见状也抢着吃,眨眼间,一大盘子被他俩消灭了一大半!

“云丽,你已经上初二了,学习任务重,上学又在公社,你怎么不吃?”朱云青看着三妹道。

“这孩子,一直这么省。”娘连夹了两个丸子给她。

朱云青端起盘子给每个人都分了点,脸上带着笑,问道,“好吃吗?”

弟弟妹妹们拼命点头,娘和媳妇也都说非常好。

朱云青留意到赵小梅今天没有穿结婚买的新衣服,又换上了蓝布裤子和黄格子衬衫,完全一副村姑的行头。

“媳妇,怎么不穿新裙子?”

“新裙子当然要留到接客的时候才能穿嘛,平常干活穿着不是糟蹋了吗?”

朱云青的鼻孔里突然射出一颗米粒,强忍着笑,“你还接客?”

朱云丽白了他一眼,“哥,你就欺负我嫂子,难不成你不明白她的意思?”

赵小梅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面色通红,恨恨地剜了他一眼。

朱云青正色道,“媳妇,我说正经的,今天你一定要穿新裙子,10点多钟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镇上卖丸子。”

等到虾丸全做出来,朱云青用一只崭新的竹篮装上,上面盖上一层洁白的毛巾,交给赵小梅。

他缓缓地骑上新凤凰,等着赵小梅跳上来,只是竹篮有点沉,她一手提着,愣是不敢跳。

朱云青只得停下来,让她先坐好,自己足下蹬地,撩腿跨过前杠,载着她向镇上骑去。

赵小梅把竹篮放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揽住了他的腰,头也不知不觉的靠在他的背上。

哦!

这种感觉真好,朱云青闭上眼,在心头默念。

“媳妇,你穿衣服真好看!”他柔声道。

“废话,难道我不穿衣服不好看?”她在后面嘟囔。

朱云青怪笑一声,“我媳妇不穿衣服更好看!”

腰间顿时一疼,吓得他赶紧求饶。

路过供销社的时候,朱云青买了一打牛皮纸,便直奔滨江船厂。

滨江船厂是东江市的大型国营工厂,足有三四千个工人,而且工资非常高,一般的小工也有30多块,更别说那些熟练的技术工,他们是这个时代典型的富人群体。

马上就到中午下班的时候,朱云青在船厂大门处摆开了场子。

“云青,你说能不能卖掉啊,我心里真没底。”

“媳妇,别担心,待会儿你只管收钱,其他的都由我来。”

过了11.30,船厂的大门打开,工人们推着车簇拥而出,朱云青扯开嗓子就喊:

“嗨!瞧一瞧看一看,新鲜的虾丸免费尝鲜!嗨!尝个鲜,不要钱!”

摊位前转眼间围满了人。

一个相貌清秀的中年女人面带疑惑,“小伙子,你卖的是什么?尝一下真不要钱?”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免费试吃这种事情。

“大姐,您先尝尝。”朱云青用竹签子扎了一个虾丸送到女人面前。

“大姐,这是才出锅的黄金虾丸,眼下只有大上海外国佬开的啃的鸡才有得卖。”

说话间,女人已经把虾丸吃完,满脸享受的样子,“脆,嫩,鲜,淡淡的甜……”

围观的人纷纷嚷着要尝一个,场面火爆,有些失控。

那个中年女人则大声询问怎么卖。

朱云青猛提一口丹田之气,振声说道,“大姐,这丸子在大上海卖一块钱一个,我给您一块钱五个!一块五个!”

大姐只犹豫了一秒,递过来一张大团结,大声说道,“兄弟,给我包50个!”

卧槽!朱云青心中惊呼。

人群简直疯了,他们的购买力大得吓人,完全不给其他人机会,也就是最初的这群人,几乎将虾丸全部抢光。

朱云青瞥见篮子里仅剩下几只虾丸,飞快地用白毛巾盖住,对着后面的人群大声喊道:“对不起后面的大哥大姐,全卖完了,您要是想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还会来的。真是对不起了!”

几个没有买到虾丸的女人居然在央求别人匀几个给她们,也是,这年头,谁家里没几个半大小子,哪个有能力的父母不想给孩子尝一尝稀罕的零食。

更多的工人则是强烈要求朱云青说话算话,下午一定要来,直到他咚咚地拍着胸脯保证,才将信将疑地离去。

赵小梅满头大汗,抓着一大把票子的手明显直抖。

“媳妇,把钱收好,回家再清点。”

“嗯。”

赵小梅的裙子没有口袋,她把钱直接揣入朱云青的裤兜。

重新骑车上路,朱云青并没有原路返回。

“云青,你这是要去看看云丽吗?”

“媳妇真聪明。”

“哼,刚才看你有意留下几个虾丸不卖,我就猜到了。”她说着,手又揽上他的腰,“云丽太懂事了,早上我看她就是在粥锅里捞了一勺半干饭,装在饭盒里,这就当做午饭了。要不,你这个做哥哥的给她一点钱吧,总不能让孩子饿着肚子上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激荡1982》<<<<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