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她三岁半》起房子的小说,黄阿翠,叶大妮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女帝她三岁半

作者:起房子

主角:黄阿翠,叶大妮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团宠萌文,微玄幻。)
拯救完三千世界后,女帝以为自己完蛋了,结果没想到竟有一缕神魂转世到了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小傻子身上。小傻子家很穷日子还好苦,爹是瘸子娘半瞎,她的两个哥哥,爷爷奶奶大伯二伯小叔,人口基数庞大,贫困指数—100。不过不怕,谁让苏幼晴曾是女帝呢,她神识就足够她横扫天下了。哪儿有人参,不老草,灵芝,黄精,何首乌,雪莲,冬虫夏草这些名贵东西,全是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妖精们告诉她的,发家致富救亲人

第一章 分家

黑山大队,深岭门头沟大山村,下午上工时分,苏家却在闹哄哄。

“分家,今天不分家也得分,不然就离婚,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下去了。”

“分,必须分,我也要离婚,反正在苏家都活不下去了,我还要儿子女儿来干什么?你们想死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可不想给你们陪葬。”

邻里四下静悄悄地,此刻只有坐落在村子里的最后一户人家里不仅人最整齐,这会儿正爆发着剧烈的冲突。

两个皮肤晒得发红的妇女正激动冲着堂屋正中坐着的两个老人愤怒的叫骂,气势汹汹。

“爹娘,分家吧。”

“是啊,爹娘,就当我们不孝吧。”

两个老人还没有开口,一直蹲靠在墙边的不同方向却同样抱着脑袋的两个中年汉子就一脸痛苦的附和了。

在兄弟和媳妇之间,他们根本没得选择,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自己的小家。

黄阿翠和叶大妮这会儿听见各自的男人的表态之后,顿时就有些得意洋洋了,她们就知道,自家男人不逼是不行的,兄弟哪有老婆孩子重要?!

“他三叔三婶,你们也别怪我们狠心,谁让你们家幼晴三天两头的病,本来就费钱了。这次撞破了脑袋花了家里不少钱,下次呢?下下次呢?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她是个傻子,何时是个头?!”

“你们也别说我们做伯父伯娘的不仁义,她傻了三年多了,这几年来填进去的钱就算了,可我们不能一家子再继续填进去,宝强宝生宝玉宝文宝年他们也不小了,上学结婚都要钱,你们三房帮不上忙就算了,只求你们别拖后腿,我们也实在填不起了。”

“强扭的瓜不甜,他三叔也别怪我们当哥嫂的狠心啊,没有我们,你们也过不了那三年困难时期,现在日子好过了,分家绝对是对得起你们了。说破天去,谁也不敢说我们这些兄嫂无理。”

黄阿翠是老苏家的大儿媳妇,进门十四年了,一口气生下了三儿一女,除了是老苏家的大功臣,也是这次要求分家的主力军。

除了喊分家最大声的老大家,其次就是老二家的叶大妮了,进门十二年,也生下了两儿两女,这次也是妯娌俩一起商量好的闹分家。

哎,谁让老三家是个拖累和包袱呢?!一家五口,一个瘸子,一个半瞎,一个小傻子,只有两个儿子是正常人。

叶大妮和黄阿翠也不想提分家的事,可天不遂人愿,三房的小傻子几天前不知被谁打破了自个的脑袋,流了很多血人差点没救回来,救是救回来了,也花了家里不少的钱,这才让两个心疼钱的儿媳妇迅速的做出了分家的决定。

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她们两个小家伙经不起老三家的小傻子这样折腾,继续苦哈哈的过日子。

所以,分家,必须的。

“爹娘,儿子和素梅也同意分家,大哥二哥和小弟他们就不用分了,是我们三房拖累了大家,就把我们三房分出去吧。”一直和妻子缩在门边角落当透明人的苏卫军这时竟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说话了,大嫂和二嫂那些话把他们夫妻俩说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脸上臊得慌。

啥?!老三两口子这是也同意了?!

老大苏卫生老二苏卫国和老四苏卫士这三个兄弟的脸上全都是惊讶的神情,黄阿翠和叶大妮,方美美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哼,算那两口子识趣,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

“爹娘,你们听到了,老三俩口子也同意了,这可不是我们逼他们的,他们是自己知道自个儿的事,拖累了大家就是一块儿死的事。”叶大妮因为太激动了,也不用大嫂在前头冲了,自己直接就上了。

“哼。”

苏老头和阮大英夫妻俩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这间屋子里的人,特别是老大夫妻俩和老二夫妻俩,然后才是老三两口子,老四两口子。

俗话说得好,树大分枝,儿大分家。

阮大英和苏老头以前也觉得分家没什么不好,只不过他们想等一等,等儿子们互相帮衬,孙儿们再大一点再分,结果没料到今天竟然被两个儿子儿媳给逼迫上了。

好啊,好得很。

“呸,你们真说倒是真好听啊,好像打量谁不知道你们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似的。嫌弃老三一家想分家就直说吧,四妹看病是费钱,你们生的那几个就不费钱了?!你们结婚早,老三成家前和成家后的那些年也帮你们养过孩子吧?!我告诉你们,他们俩口子就没一点对不起你们的。”

阮大英真的是被两个儿媳给气狠了,她恶狠狠的盯着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毫不客气的指着骂道,白眼狼,她们两个都是白眼狼。

老三苏卫军成亲那会几个侄子都有了,苏卫军的大儿子还是结婚一年多之后才出生的,谁占的便宜多?!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娘,您怎么能这么算?!这成家早晚又不是我们说了算……”老二苏卫国不想被老娘安上白眼狼的帽子所以想抗议,结果接收到阮大英凶狠的目光时,后面的话也不敢说出口了。

阮大英这会儿气得七窍生烟,几乎想出门找根棍子要揍人了,还是身边的人拉住了她。

苏为民在经过老大夫妻俩和老二夫妻俩闹分家时就已经看清楚想清楚了,在阻止了老伴之后,他才面无表情的说话了:

“分家,老头子我同意了。不过,不是老三家分出去,而是全都分了,一个也不留。”

阮大英还在气头上呢,猛然听到自家老头子竟然同意了,惊讶得下意识的看向了苏为民,话也顺着嘴出来了:“老头子,我不同意……”

“老婆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这家人心都散了,再勉强就不是为难他们,而是为难我们自己,为难老三一家子而已。现在他们的怨气都这么大了,日后不就更大?兄弟也不是兄弟,既然他们想分,那就分吧,迟早的事儿,两辈人想法不同,我们也老了何必落得个埋怨的下场?!”

苏为民这会儿已经看开了,所以想得也很开,再细想想,分家还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必挤在一起磕磕碰碰的过日子还落不到好?!

不止黄阿翠和叶大妮妯娌俩听到自家公爹同意分家的话忍不住眼睛一亮,就连老四媳妇方美美也高兴的笑了,她们都目光灼灼期待的看着俩老,心里觉得还是公爹思想比较开明。

大家好,我是作者起房子。非常高兴非常感谢大家喜欢我的小说《女帝她三岁半》,如果宝宝们有什么好的脑洞或者主意,以及本书需不需要有男主的问题,欢迎宝宝们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帝她三岁半》<<<<

第二章 她来了她还活着

啪啪啪。

阮大英早就把几个媳妇们的神情看在了眼里,尽管心里早已经同意了老伴的话,手还是忍不住愤怒的拍了几下身前的桌子发发火。

“分,现在就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们不愿意和老三家过,我们俩口子是要跟老三家过的,以后我和你爹干不动了,每年你们每家就给我们出养老粮和钱,如果没意见立马分家。”

尽管十分的生气,阮大英也没怎么为难自己的几个儿子,不过她早就想好了,她和老伴还是和老三家一块过日子,他们俩口子不放心得照顾老三这病残弱一家子。

爹娘(公公婆婆)要和三弟(三哥)过?!苏卫生作为老大自然是不想同意的,这边的风俗可都是爹娘跟着老大过,或者跟小儿子过的。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对,就被媳妇扯住了,示意他看爹娘双双平静的神色,苏卫生顿时就泄气不敢有意见了。

不到一个小时,苏家就把家给分好了,最重要的粮食和钱都是平分的,其余东西不够分的,就各家挑一样,凑不齐就自己买。

房子更好办,苏家的位置是在村子边,前后都没有邻居,左边的邻居离得有五十米远,苏家的院子又大,房子当初为了多占点地都是按直线起的。

最后,老三苏卫军一家分到的是自家一直住着的靠最右边的两个房间和一间小杂物房。屋前屋后的地方也是三房的,日后有钱就可以请人和泥把墙给砌起来,就真正成自个家了。

粮食按五份来分的,老两口也得算上一份。因此,每家分到了细粮十斤,粗粮两百斤,够吃到秋收分粮。每家还分到了二十二块钱。

另外,每家还分到了两只鸡,菜园里的菜每家都有份。

分完了家,黄阿翠和叶大妮尽管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分法,但能摆脱老三一家,从今以后还能自己当家做主,妯娌俩心情好就不打算闹了,立马就把属于自家的东西赶紧搬走了。

苏卫士和方美美从头到尾都乖巧的只听从吩咐,让分家就分家,分到什么就拿什么,一点意见都没有。

阮大英看着儿子们儿媳们个个都是一副轻松的样子,摇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算了,老了老了,管不了了,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堂屋正在热闹的分着家,最右边的西厢房里,半点影响都没有。

“咕噜噜……”

一个躺在破旧的木板床上的瘦小的小姑娘从冗长的黑暗中倏地睁开了双眼,她漆黑的双眼里透着不敢置信,她竟然还活着?!

三千世界在崩塌,身为女帝的她以自身为介拯救自己造出来的世界而溃散在宇宙时,一缕神识竟然能在一片虚芜中活了下来。

“咕噜噜……”

又是一串奇怪的声音从她的身上发出来,来源似乎是小肚子这块,然后一双瘦巴巴的小手下意识的按了上去。

这是……饿了?!

苏幼晴虽然至少辟谷上万年了,早就不记得什么是吃饭什么是饿肚子了,可这会儿她不傻也知道这个动静代表着什么意思。

吱呀。

黑暗的屋子被人从门外推开,光明随之而来,一道轻轻的脚步声几下就到了床边。

“妹妹,你醒了吗?!肚肚饿不饿?快起来,大哥喂吃饭。”一道幼稚的声音,随后一只小手摸上了小姑娘的小脑袋。

苏幼晴面无表情的冷冷的扭头看向了床边上的小家伙,一个大概七到八岁的男孩子,瘦小瘦小的,眼睛很明亮,此刻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手里还端着一只粗糙缺了些边角的碗。

她这样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把小男孩吓到,他反而像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把手里的碗放到离远一点的地方,脾气还特别好的伸出两只小手费力的把床上的小姑娘给抱起来坐好,再给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点也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妹妹,我们家要分家了,一会吃过了饭,哥哥带你去山边捡柴回来好不好?”苏宝诚真的相当有耐心,有商有量的和妹妹说话,然后拿过碗开始喂她吃东西。

苏幼晴从头到尾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抗拒,眼珠子也只转了一下,看向了对方小手里的那只碗。

碗里是稀拉的米汤和番薯一起的混合,大概只有碗的三分之二,大人几口就能吃完了,她顶多也不超过十口。

他妹妹就是乖巧懂事可爱,苏宝诚喂妹妹的活儿已经做得无比的熟练,一点也不嫌弃。

苏幼晴刚觉得吃进嘴里的东西寡淡无味就吃完了,肚子是不叫了,可她感觉还是空荡荡的呢。

“妹妹吃完了,我们出发吧,哥哥姐姐弟弟们都在等着我们呢。”苏宝诚把她抱下地后,一手拿碗,一手就牵着她的手领着她出屋了。

暖暖的阳光下,屋外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已经有一串萝卜头在等着了。

这会儿,他们见到兄妹俩从屋里出来,立即就迅速的行动起来。

拿篮子的,拿柴刀的,拿扁担的……拿她刚刚才吃过东西的碗去洗的,分工特别明确。

现在苏幼晴她总算是知道,身边这个小男孩刚刚嘴里说的他们是谁了。

“快,四妹出来了。”

“妹妹睡好了吗?吃饱了吗?头还痛吗?让七哥摸摸。”

“老七,四妹的脑袋肯定不痛了,这都躺了五天了呢,你就放心吧。”

“四妹妹,哥哥姐姐带你去山边玩啰,你高不高兴?!”

“老四肯定高兴啊,她又乖又懂事。”

“四妹一定要好好的跟着哥哥姐姐,不能到处乱跑哟,乖乖的,到时候给你找野果子吃。”

“大哥,我们能不能顺便去河边抓鱼虾?给四妹妹补补。”

“对对对,给四妹妹找好吃的。”

苏幼晴依然一声不吭的,木着张小脸波澜不惊的像个木头人一样,反正拉她一下就走一下,不拉也不走。连她的眼珠子,似乎都懒得动一下,反正她这样似乎也没人奇怪。

这么多孩子们一块儿出门,大人们都是不管的,乡下的孩子全都是这么放养,最多就是叮嘱不让下水不让进深山里。

堂屋已经把家给分完了,但苏家的这些孩子们半点都不受到影响,该干嘛的干嘛,呼啦啦的就推门一块儿走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帝她三岁半》<<<<

第三章 小傻子

出门啦。

苏幼晴被所有的萝卜头们围在中间走,两只小手都被两个哥哥给牢牢的牵着人被护在中间,可见平日家里的兄弟姐妹们都是这么爱护她的。

去山边捡柴不用穿过村子,从苏家出去右转直直走就可以抵达山脚,还是挺方便的。

从走出苏家之后,苏幼晴就一直在观察这个世界,观察这个陌生的地方。

“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

“快来看啊,苏家的小傻子又出来了。”

“小傻子没死呀。”

“她还好了呢,命可真大呀。”

边上,一群萝卜头也从后头赶上,经过苏家的一串萝卜头时,发现被护在中间的女娃娃时,大感惊讶,一边赶路一边议论。

所以,她就是那个……小傻子?!

这开局,这人设……

苏幼晴面无表情:……

很好,小傻子就小傻子,咱走着。

“真可怜,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毒下手这么重,要砸死这么小的孩子。”

“就是啊,小傻子什么也不懂,谁的心这么狠?”

“刚才听说小傻子家正在闹分家?!”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因为小傻子这次又费了不少医药钱,苏家大儿媳和二儿媳就不干了,这不利用这个由头闹分家。”

“分家?!分得成吗?阮大英能同意?”

“不同意也得同意呀,苏老三一家确实是拖其他兄弟后腿了,人家憋了那么多年了才闹,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呢。”

“唉,谁说不是,这还真怪不了苏家这几兄弟,都是命啊。”

……

随后,只有苏家的这一串萝卜头经过的地方,几乎都是一片的窃窃私语,尽管她们都以为自己的音量开到最小了,苏幼晴此刻依然听得清清楚楚,好像她们就在她耳边说话似的。

信息量有点大呀,这苏家可真的是一点秘密都没有,分家正在进行中的事情都能被人知道,简直像现场直播。

不过,这副身体的这个小傻子是被人给砸死的?!凶手不仅没有找到还是个谜?!

苏幼晴一边一脸木木的跟着兄弟姐妹们走,一边在心里拼凑出她现在的身份。

小傻子这个身份就太万能了,根本不用她做什么掩饰,而且她似乎好像年纪还很小吧,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人小是真的小,苏幼晴低头看着自己小手小脚,再抬头看向一旁的哥哥姐姐们,哟,她才刚刚到人家的肩膀呢。

“妹妹,待会跟着哥哥,记得抓紧哥哥的衣服,知道吗?”山脚到了,苏宝诚不放心自己的妹妹,一遍遍的叮嘱自己手里的小人。

一旁一直拉着妹妹软乎乎的小手的苏宝时赶紧说:“哥,我会看好妹妹的,谁叫我走我都不走。”

这次他们的妹妹被人砸破脑袋时,刚好兄弟俩都不在,以至于这么多天哥俩的心里都十分的内疚,因此兄弟俩在心里发誓,哪怕活干得少一点,也要把妹妹看好。

苏宝诚:“老七,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看好妹妹,其他的让哥来。”

“哥,我知道。”兄弟俩达成一致。

边上没有表情的苏幼晴:“……”她要靠两个小丁点保护?!

然而,小人的意见是不重要的,更何况是安静如鸡的小姑娘?!

反正,苏家这么多兄弟姐妹出来捡柴也不差苏幼晴一个,领着小姑娘出门就是为了带着她看着她,并不需要苏幼晴帮忙干活。

于是,小姑娘苏幼晴就被自己的亲哥牵着在山边走,看着家里的哥哥姐姐们四处捡柴。

“妹妹,来,哥哥告诉你呀,这山里边可不能随便乱走,特别是那里面的深山,可危险可恐怖了。大虫知道不?还有熊瞎子和狼哟,都是吃人的,大人都打不过呢。妹妹你可要听话哦,记住不能往里走,要是你被吃掉了,就再也见不到爹娘和哥哥们了。”

苏宝时一边小心翼翼的拉着妹妹的手走路,一边小嘴叭叭叭的反复让妹妹记住哪些危险的地方不能去。

苏幼晴:“……”说得她好像不听话似的。

大虫和熊瞎子,狼有什么可怕的?那不过是些小虫子而已。

不过,深岭的可怕方圆几百里的人都知道,无人敢进入深岭的深处,大人们都只敢在外围打转,更不用说结伴在外围的外围打转的孩子们了。

苏宝时说一直看着妹妹就一直拉着她的小手不放,两个小人寸步不离,一直紧跟在自家的兄弟姐妹们后面,大家伙找到野果子时就会跑过来给苏幼晴吃,最后她的小脑袋上还插了一朵漂亮的黄色野花呢。

“四妹戴了花好好看呀。”给苏幼晴的头上插上花后,大姐苏雨忍不住道。

二姐苏素歪着头看着白白嫩嫩本就生得好看的苏幼晴:“大姐,四妹不戴花也好看。”

“对,四妹妹好看。”只比苏幼晴大一岁多的三姐苏青鹦鹉学舌的附和,脏兮兮的小脸笑眯眯的。

一脸莫得感情的苏幼晴昂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不少的三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她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些来自小姐姐们的善意和关爱。

苏宝时看着自己家漂亮的妹妹,也高兴极了:“捡完柴后,我们去河里抓鱼虾吧,我妹妹流了那么多血要多补补。”

“对对对,四妹妹要多补补身体。”

“鱼汤和蛋都能补,可惜家里没肉,不然吃肉也补身体呢。”

“可哪里来的肉呢?我们好久没吃过肉了,好想吃呀。”

“我也想吃肉肉。”

“六弟,你就别说了。”

“要是我们能抓到野鸡和兔子就好了,就有肉肉吃了。”

“走啦走啦,还是赶紧去河边捉鱼虾吧。”

……

从苏幼晴好看到吃肉肉,苏家小崽子们的话题跳跃性十分大,这说着说着,小萝卜头们自己的口水都流了一地,参差其中的还有好几声从小肚子里发出来的咕噜噜声音。

苏幼晴:……

野鸡和野兔?!

肉肉?!

这东西很难捉吗?!

正当苏幼晴心里疑惑不已时,眼角余光瞟到一个不明种类的东西正飞速向自己扑来,身边的小崽子们刚发出惊呼呢,下一刻那家伙就莫名其妙的一头栽倒在了离苏幼晴七步远的地上了。

苏幼晴:……

什么鬼?!

你们的评论和打星,是起房子最大的动力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帝她三岁半》<<<<

第四章 给她送菜

“兔,兔子,是兔子。”

“一只野兔。”

“它这,这是怎么了?”

“不对,野兔怎么突然倒在这里了?”

“快不要说了,赶紧把它捉住呀。”

“对对对,快捉。”

这随随便便就倒地的家伙可把苏家的孩子们给惊住了,回过神才发现地上躺着的是一只肥肥的灰毛野兔。

还是苏宝诚比较眼明手快,他第一个快速的跑过去抓住地上的野兔,捉起来一看,这野兔毫无反应竟然是晕过去了。

苏宝诚很机灵,兄弟姐妹们刚醒过神来,他就让四哥苏宝文找了几根草绳一起牢牢的把野兔给捆结实了,再把这只晕死过去的野兔往柴里面一塞,再把柴捆好,这下谁了不知道里面竟然藏了一只肥肥的野兔。

这一手办得漂亮。

苏幼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亲哥苏宝诚行云流水的动作,这是一个相当有灵气的孩子。

“妹妹妹妹,你看,我们有肉肉了,晚上给妹妹吃兔腿,好不好?”

“肉肉,肉肉。”

“晚上有肉吃了。”

“那我们现在还要不要去河边摸鱼虾?”

“不去了吧?我们已经有野兔了。”

“那就不去了,明天再去。”

意外的得到了一只野兔子,苏家的孩子们好像过年一样高兴,赶紧把捡到的柴扎好,今天的收获大了,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小崽子们决定下山回家吃肉肉。

苏幼晴也被兴奋激动的苏宝时牵着,苏宝时还不住的开心朝她追问高不高兴呢。

应该是高兴的吧?!

拉着一小捆小捆柴下山的主力是年纪最大的四哥苏宝文和五哥苏宝诚,然后大姐苏雨和二姐苏素,六哥苏宝年也都没空着手,一人也拉了一小捆,空手的是牵着苏幼晴的苏宝时,和年纪卡在俩人中间的苏宝风,苏青。

一串萝卜头正转头向山下走去呢,突然就听到了身后又传来咕咕叫的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全都忍不住下意识的回过了头,只见从灌树杂草丛中那飞扑而来的野鸡从半空中猛然扑噗一声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摔昏在离苏幼晴她身后七步远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又……又送菜?!

苏家孩子:“……”

苏幼晴:“……”

这回眼明手快的是牵着妹妹小手的苏宝时了,因为兄妹俩刚好走在最后面,所以离那摔落的野鸡最近,他哒哒哒的奔过去,二话不说就两只小手把野鸡给提起来了。

“妹妹,你看这是野鸡啊,太好了,哥哥又捉到了一只野鸡,晚上炖鸡汤给你好好补补。”苏宝时提着这只大概足足有近四斤重的野鸡跑到妹妹面前激动的说道,看到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面瘫苏幼晴:“……”

这一波操作都把所有人看愣了,等回过神来就听到了苏宝时说的那番话,小崽子们的眼睛都忍不住亮了。

鸡汤,兔肉,光是想想,就一嘴的口水了。

苏宝诚不知道从哪里扯来好几根树藤,赶紧过来帮忙把野鸡给绑好,就怕鸡突然醒了挣扎着跑了到嘴的肉会飞了。

这只野鸡也不往柴火里塞了,不然晚上苏家煮肉飘出来的香味就没法解释,有些东西该在人前现就得让人知道。

虽然这会儿什么东西都紧张,不管是山上的还是地里的都是属于集体的。可这些小东西要是被孩子们得到了,就默认就是孩子的了,谁也不能说什么。

下山时,苏幼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片连绵不绝的山林。

这上山一趟收获真的是太巨大了,苏家的孩子们拉着五捆柴和一只野鸡经过地头超引人注意,特别是那只重量不小的野鸡。

然后,地里就有人没忍住问了。

“宝时啊,野鸡是你们抓的?”

“这只野鸡真肥呀,老苏家今晚可就有口福了。”

“是啊,才分家呢,这野鸡怎么分?!”

“你管人家怎么分鸡呢,我只想知道,这野鸡怎么抓?我也想抓一只打打牙祭。”

“那你就做梦吧,野鸡是那么好捉的?估计苏家这些孩子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你就没发现那鸡没动静吗?”

……

众人灼灼的目光全都放在野鸡身上,时不时听到咽口水的声音,但没人好意思抢孩子的东西,只是十分的羡慕。

苏家的孩子们因为得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都在暗暗的高兴,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只是听到大人们的问话就十分紧张了。

这年头吃一顿肉不容易啊,一年也就那么两三回而已,见了肉就好像狼那双绿油油的眼睛。

还是苏宝诚最镇定:“叔叔伯伯婶婶嫂嫂们,这野鸡不是我们捉的,它是自己飞出来然后摔晕后我们才捡到的呢。”

对,就是这样,一点都没错。

这什么运气……?!

地头里的大人们不敢置信:“……”自己把自己摔晕的野鸡他们也想捡。

羡慕归羡慕,小孩子们从山上得到的东西,大人们是不会窥视的。

于是,苏家的小崽子们就拖着柴火,提着野鸡浩浩荡荡的朝家里走去。

苏家早就把家分完了,分得一干二净,除了锅瓢盆和灶头通通只有一套没法分之外,其他的非常的好分呢。

“爷奶,爸妈,我们回来了。”

“奶,奶,我们捡到了一只野鸡。”

“对对对,奶,今晚煮鸡汤好不好?”

“奶,爸妈,煮鸡汤给妹妹补补身体。”

“奶呀,我们不仅捡了柴,还捡到了一只很肥的野鸡呢,晚上有肉肉吃了。”

院子里,一串萝卜头呼啦的一拥而进,完全没受到分家的影响,兄弟姐妹们的感情还是那么好,到家之后就开始大呼小叫了。

什么?!

野鸡?!捡到好东西了?!

黄阿翠和叶大妮这会儿的心情正好好呢,总算是如愿以偿的分家了,终于能当家做主了,心里早就想好了怎么把自己的小家弄好呢,就听见了自家儿女们激动和兴奋的声音。

“野鸡?!老四,是你捡到的吗?”

“那野鸡不管是谁捡到的,他们这么多兄弟姐妹们一块儿去山上,娘,我们二房也是有份的吧?”

精明如这俩妯娌里立马就把主意打上了,这可是难得的肉啊,一年也没几次荤腥,可把她们给馋死了。

方美美也一脸期待和咽着口水的看着苏宝时手里拎着的那只大肥野鸡,虽然刚刚分家,不过四房应该也是有份的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帝她三岁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