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府开酒馆》妓和不如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地府开酒馆

作者:妓和不如

主角:无

类型:都市

简介:“人的欲望就像高山上的滚石,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可以满足你一切欲望的酒,你愿愿付出什么代价?

第1章 冥界酒馆

“老板,给我一杯忘掉过去的酒。”

红裙女鬼成熟精致的面容在酒馆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苍白和凄惨。

面对这个问题,翘着二郎腿的张扬笑了笑,露出歉意的神色:“抱歉,我这里没有这种酒。”

“为什么,不是说这里的酒无所不能吗?”女鬼惨笑一声,不敢相信是这个结果。

张扬耸了耸肩,这一年形形色色的鬼见得多了,最后一丝怜悯之心都被消耗殆尽。

“老板,我看这小妞挺可怜的。”王胖子在旁边坏笑道。

张扬不置可否,点燃一根烟,见这悲惨的女鬼还驻足在原地,叹了口气,问:“奈何桥那边有免费的孟婆汤,喝了啥都记不得了,不好吗?”

女鬼似乎想起什么恐惧的事一样,赶忙后退一步,嘴里疯狂吼道:“我不去,我不去投胎……”

只不过因为她的声音太尖锐,引起几个喝酒的老鬼纷纷侧目。

“不喝就滚,吵死了。”一个提着铁链的白衣老鬼冷笑一声。

那女鬼哆嗦了一下,顿时不敢说话了。

这个时候,酒馆的门被推开,一个长相俊俏的青年将头小心翼翼地探进来,有些后怕。

王胖子站起来,骂骂咧咧道:“不懂规矩吗,遮遮掩掩的,滚进来。”

青年赶忙进来,关上门,低下头。

酒馆内,就坐了七八桌的客人,都是鬼,大部分都是腰间挂着铁链的鬼差,身上弥漫着黑气。

“咦?居然是人?”王胖子略微有些吃惊,“这脸怎么有些熟悉?”

张扬原本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听到王胖子的惊呼声,也睁开双眼。

他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

唔。

很俊俏,就像奶油小生一样,有些熟悉,就是一时半会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小子,过来,你是人是鬼?”王胖子狐假虎威地招了招手。

那小青年便赶忙一路小跑过去,只是低着头,有些腼腆,也不说话。

“问你话呢,装什么聋子?”王胖子语气冰寒。

“我……我是人。”青年憋了半响,才回答。

王胖子嘀咕了一声,“看你人高马大的,怎么跟个娘炮一样?”

张扬眯着眼睛,他开了这个店一年了,上一次有人来,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这家酒馆虽然不在阳间,也不是地府,只是介于去往死城的一个驿站,普通人,恐怕是不可能找到这里的。

“小子,叫什么名字?要什么酒?”王胖子摆了摆手,一副大方的模样。

青年老老实实地说:“我叫罗子祥,据说,这里有满足一切欲望的酒?”

“废话。”王胖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过一下子疑惑起来:“罗子祥?演空虚公子的那个明星?”

罗子祥赶忙点头,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

“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怪不得,说吧,你要什么酒?”王胖子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呃,”罗子祥看了一下大厅里正在喝酒的老鬼们,还有在旁边呆若木鸡的女鬼,小心翼翼地说:“老板……”

“我不是老板,他才是。”王胖子打断他的话,指着闭目养神的张扬。

“呃,好,老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罗子祥谄媚地笑了笑。

王胖子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笑道:“不说就滚蛋,都来鬼市了,什么事遮遮掩掩的?”

“不是,不是,”罗子祥被骂的坐立难安,脸色涨红:“只是有些难以启齿……”

“哦?”王胖子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笑眯眯地说:“你说说看。”

罗子祥还是一句话憋不出来,只不过脸色更红了。

这一下,张扬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打量着他。

“你怕什么?这里是冥界,在坐的各位都是鬼差,要么就是要去往死城的厉鬼,谁在乎你那点芝麻小的事?”王胖子催促了一下。

罗子祥犹豫了好一会,见那些鬼差没有在意这边,鼓起勇气开口:“呃,有没有能治疗那方面的酒?”

“哪方面?”王胖子故作不解地问。

罗子祥一下子急了,指着裤裆,也不敢接话。

王胖子点了点头,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笑吟吟地说:“说具体点,想怎么医。”

张扬也兴趣浓厚地打量着他,有些好奇。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当红明星,找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罗子祥咬了咬牙,抿着唇,低声说:“增大体积,延长时间……”

“你脱了裤子我看看,才能对症下药啊。”王胖子坏笑道。

罗子祥尴尬地立在原地。

“你不是大明星吗?有钱,阳间的医院,做个针对性手术没问题吧?”张扬这个时候开口了。

罗子祥颓然地叹息一声,哭丧着脸:“不顶用啊,延长时间还好,最多有点副作用,增大体积那个,真的是无法,我也是在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张老板的酒馆,无所不能,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了。”

“你放心。”张扬点燃一根烟,吐了一口气,淡淡道:“小事,你脱了裤子,我看看,才能给你配多少量。”

罗子祥踌躇不定。

王胖子不耐烦了,骂骂咧咧:“娘们唧唧的,不医滚蛋,看着你们这些娘炮老子就来气。”

罗子祥一咬牙,点了点头,将裤子脱了一小半。

“我擦,传说中的金针菇也不过如此了吧?”王胖子愣了半响,才惊呼一声,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唰——”

大厅里的七八个老鬼们纷纷侧目。

罗子祥脸色潮红,尴尬地立在原地,急忙穿上裤子。

“啊——”旁边的女鬼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用手捂着眼睛,尖叫一声。

“哈哈哈哈——”

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

刚刚还沉默寡言,自顾自饮酒的鬼差们,纷纷笑的合不拢嘴。

罗子祥现在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张扬本来在抽烟,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金针菇,被呛了一下,忍不住咳嗽起来。

“怎么样,张老板,可以治吗?”罗子祥等他咳嗽了好一会,才询问道。

张扬摆了摆手,大厅很快安静下来。

尽管张扬极力忍耐,但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王胖子赶忙在旁边圆场,笑眯眯地说:“抱歉啊,我们是经历过专门训练的,一般情况,我们是不笑的,但是现在实在忍不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地府开酒馆》<<<<

第2章 酆都

“能医。”张扬咳嗽一声,王胖子才闭上嘴。

“真的吗?真的能医?”罗子祥一下子激动的浑身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特么的,”王胖子见他这个表情就来气,冷冷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张老板说能医,谁特么有功夫骗你?”

“是,是。”罗子祥明显松了口气。

“嗯,坐吧,谈谈价格的问题。”张扬摆了摆手,指着柜台前一个座位。

罗子祥毫不犹豫开口道:“钱不是问题,多少钱都行。”

“让你坐就坐,废话那么多干嘛?”王胖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罗子祥只好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

“毕竟是开门做生意,既然能找到这里,想必也是熟人介绍,不会宰你的,放心。”张扬懒洋洋的说着,瞪了王胖子一眼。

王胖子不服气的起身,去给罗子祥沏了一壶茶。

“那,多少钱?”罗子祥不敢托大,端着茶杯抿了一口。

“那要看你医到什么程度了。”张扬耸了耸肩。

罗子祥沉吟半响,带着讨好的笑容,说:“大小的话,比正常人大一点,粗一点,时间的话,越长越好……”

“你直接说尺码,老板好对症下量。”王胖子打断他的话,一副鄙夷的神色。

“呃,那就二十厘米吧,时间的话,两个小时?”罗子祥的口吻带着商量和不确定的意味。

“好。”张扬站起来,点头:“一百万,胖子,把卡号给他。”

他说完,转身去推开一个柜子,拿出许多玉瓶,开始配酒。

王胖子则是拿着毛笔,在黄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串数字,放在罗子祥面前。

“回去后,有效果了再打钱。”王胖子指着黄纸,阴测测地说:“嘿嘿,如果有效果,不打钱的话,你知道后果吧?”

“知道,知道。”罗子祥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赶忙收好黄纸。

这里可是传说中的冥界,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乱来。

大概二十分钟后。

张扬配好了酒,一个玉杯被放在罗子祥面前。

罗子祥盯着玉杯里苍翠欲滴的液体,咽了一口唾沫,难以掩饰浑身的激动之色:“这,现在就喝吗?”

“不然呢?”王胖子一副嫌弃的模样,冷笑道:“你以为冥界的东西,带的出去?”

“好,我喝。”罗子祥端起酒杯,一口吞下,脸色顿时潮红起来,若是让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见了,一定惊呼,罗哥哥就是好看,这辈子倾心于他也值了。

罗子祥现在心情激动,感觉到那宝贝疙瘩儿蠢蠢欲动起来,这是这辈子从未有过的畅快感。

他觉得一种属于野性的冲动在心底蔓延,现在就想找一个妙龄少女畅快淋漓的大战一番。

“谢谢,谢谢……”罗子祥连忙道谢,嘴里恭敬道:“张老板,您的酒真是神了,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恨不得将您写进族谱,找个庙供一辈子。”

“切。”王胖子鄙夷地撇了撇嘴。

张扬微微颔首,笑道:“好说,好说,明天记得打钱。”

“是,是,我回去马上转钱。”罗子祥连忙答应,然后给二人鞠躬,快步离开了。

酒馆又恢复了宁静。

张扬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手表,凌晨四点了,再过半小时,可以提前下班了。

“老板,想不到这罗子祥其貌不扬,居然是个金针菇,笑死我了。”王胖子还沉浸在刚刚罗子祥脱裤子那一幕,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好笑。

“管他呢,收拾一下,一会下班了,我得回去补个觉。”张扬摆了摆手,对这些娱乐圈的明星提不起兴趣。

王胖子知道这个老板的脾气,于是就去大厅里收拾一下先前离开的客人留下的钱财和酒瓶。

“咦,你怎么还没走?”张扬见那女鬼还站在原地,有些诧异。

女鬼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忙上前,哀求道:“张老板给我一杯忘掉过去的酒吧,我好痛苦。”

“抱歉,我这里没有那种酒。”张扬耸了耸肩,不过这女鬼那么凄惨,也略微有些动容,不禁补充道:“失忆的酒,都是给人喝的,给鬼喝的酒,没有这些效果,抱歉。”

女鬼不可置信,只是呆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

若是张扬还是那初入社会的小青年,指不定心神微恙,上去安慰一番。

可惜。

张扬不去理会她了,伸了个懒腰,却发现酒馆大门又被推开了。

一个留着一撮山羊胡的中年鬼差走进来,他一手攥着一个铁链,铁链末端束缚着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

“哟,白四爷,您来了。”张扬原本古井无波的神色顿时变得热情,笑眯眯地走上去。

被唤作白四爷的中年鬼差,可是往死城那边有权有势的老鬼,怎么今天亲自上阵,羁押一个乞丐?

张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这不是他一个生意人该过问的。

“来了,他姥姥的,忙活了一晚上,才把这老东西缉拿归案。”白四爷怒火中烧,一脚踢翻那被铁链捆绑的老头。

张扬不敢去问其中的缘由,笑眯眯地说:“四爷,要喝点什么?”

“芦花香吧,”白四爷解下腰间的葫芦递给张扬,“我得赶紧将这老东西送到往死城那边,就不跟你唠嗑了。”

“好。”张扬也不含糊,去柜台那边打了一壶“芦花香”。

白四爷从腰间小心翼翼地摸出一张黄纸递给张扬,然后挥了挥手,就牵着铁链离开了。

张扬盯着他地背影若有所思。

这种黄纸,是往死城发行的货币,可以在鬼市这边使用。

这家酒馆,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开在冥界,而是介于冥界和阳间的一处节点,叫做“酆都”,也叫做“鬼市”,顾名思义,就是人和鬼交易的场所。

张扬祖上,就一直是“灵魂摆渡人”,是游走于阴阳两界的阴阳人,发展到他这一代,已经不做那勾当,在酆都开了家酒馆。

这些货币,可以在酆都商会那边,换取阳间的钱,非常划算。

事实上,酆都并不大,平时也只有“张氏酒馆”一家店在营业,除非每月十五,鬼市开启,这里才会热闹很多。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地府开酒馆》<<<<

第3章 老叫花子

快凌晨五点了。

张扬推开酒馆大门,一股冷空气涌进来,酆都外是荒凉的土地,没有什么景色,雾气环绕,看不真切。

“要关门了,各位鬼差大人,咱们明天见。”王胖子笑吟吟地说道。

那些鬼差们也不含糊,留了黄纸币在桌上,拿着铁链便出门了。

“你怎么还不走?”王胖子转身,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女鬼。

女鬼默然,面无表情地出了门。

张扬点燃一根烟,背着挎包,走到酒馆外,王胖子关上门,也跑了出来。

“我们要回家了,你跟着我们干啥?”王胖子见那些鬼差都走完了,就这女鬼还跟在他屁股后面。

“家?”女鬼有些迷茫,喃喃着。

这个时候,一辆老式绿皮公交车开过来,张扬抬腿上去,王胖子不想跟这个女鬼废话,也上去了。

女鬼站在原地,目送二人上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内,空无一人。

这是从望乡台那边发的车,凌晨的每一个小时都会有一班,凌晨五点是最后一班。

张扬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着。

很快,车子摇摇晃晃起来,窗外的景色一变,不再是那雾气环绕的样子,而是大片暗红色夹杂苍白色的花群。

第一眼,是壮观。

随后,是诡异。

这些,便是彼岸花海。

应接不暇的花群景色持续了十几分钟,终于,拨云见日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外面是城市的街道。

“老板,到了。”王胖子嘿嘿一笑。

张扬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下了车。

初升的太阳已经挂在天空中,带着暖意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罅隙照耀在公交车站的树下。

张扬和王胖子猛地睁开双眼。

“走,吃早餐,这是这个月卖的第一单阴酒。”张扬想起今天那个叫罗子祥的明星居然来买了一瓶“壮阳八宝酒”,让他净赚百万,不禁嘴角上扬。

“嘿嘿,想不到娱乐圈的钱那么好赚,”王胖子一脸谄笑,坏笑道:“要不,我最近去推广一下,拉点业绩?”

张扬揉了揉太阳穴,苦笑道:“那不成,你当老子是生产队的驴啊,阴酒不好配,店里原材料也没多少了,今天去进一点原材料。”

“好。”王胖子点头。

这王胖子全名叫王志鹏,是张扬的高中同学,本来也是穷困潦倒的,自从跟了张扬,去店里打杂,现在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二人去路边找了家早餐铺,点了一些包子豆浆。

张扬吃的很斯文,王胖子简直犹如饿鬼投胎,连吃十笼包子,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

“喵的,老子当初就不该跟你说包吃包住。”张扬习惯性的调侃了一句。

王胖子不恼不怒,只是嘿嘿笑着。

“走开,哪里来的要饭的,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不行,我徒弟在里面,我来找我徒弟……”

这个时候,早餐店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一些客人皱着眉头结账离开了。

张扬抬头,发现是老板在和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推搡。

这老头,衣衫褴褛的,头发很长,就像老叫花子一样,连鞋子也没有,就这么赤足站在早餐店外。

许多客人已经走了。

没想到,那老疯子一眼瞥到了张扬,脸庞一下子笑成一团,指着他,对老板说:“那就是我徒弟,嘿嘿。”

我擦。

张扬嘴角一抽,哪里来的老疯子?

老板好奇地回头,张扬赶忙起身说:“不是,我不认识这老疯子。”

王胖子也急了,指着老疯子唾沫横飞的大骂:“哪里来的老疯子,我们可不认识你。”

“嘿嘿。”老疯子不依不饶,露出一副狡黠的笑容,“他就是我徒弟,我不管,给我买吃的,快点……”

老板可不想跟他废话,一直催促他离开,随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他,嘟囔着:“快走,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结果这老头死皮赖脸的就杵在原地。

老板也不好意思去推他,老疯子身上太脏是其一,其二他起码也是个老头,万一碰瓷咋办。

张扬知道老板的难处,挥了挥手,道:“老爷子,你要啥,我给你买。”

“我徒弟就是懂事哈,孝顺。”老疯子捋一捋胡子,笑吟吟地指着小笼包,说:“都给我打包。”

老板看向张扬。

张扬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老疯子拿到包子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王胖子气鼓鼓的,愤愤不平道:“老板,这老疯子明显就是讹人……”

“行了,挺可怜的,花不了几个钱。”张扬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二人起身离开。

“叮。”

张扬打开手机,发现是一条建设银行的短信,提示到账一百万。

“嘿,这罗子祥不愧是大明星哈,这么快就到账了。”张扬舔了舔唇,入账百万,不高兴是假的。

“依我说,就应该讹他一笔,一千万都少了。”王胖子笑道。

张扬摇了摇头,“不行,沾染因果,知道不?我做的是阴间买卖,取之有道就好。”

王胖子这才点头,表示理解,毕竟可不比阳间。

“何况,”张扬突然峰回路转,沉声道:“我老爹说了,喝了阴酒的人,虽然能满足自身的欲望,但也会无限放大他的欲望,恐怕这罗子祥要不了多久就熄火了。”

“真的?”王胖子不可置信。

张扬耸了耸肩,打趣道:“要不然,我给你配一瓶增加运势的阴酒?让你逢赌就赢?就不用给我打工了,放心,免费。”

王胖子有些心动,但自从和他去了酆都开酒馆,也知道一些禁忌的道理,所以还是摇头拒绝了。

“现在去哪?”

“去老江那里,搞点配料,阴酒不多了。”张扬说完,上了路边一辆面包车。

王胖子充当司机。

说起老江,也是一个老头,说好听点,年轻的时候干的是寻龙点穴,摸金校尉的活,可说难听点,就是刨人祖坟,妥妥的一个盗墓贼。

现在老江老了,干不动了,可能是年轻的时候丧尽天良的事情干多了,老婆难产死了,一把年纪了也没个后代。

表面上,他现在是在一家火葬场当保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地府开酒馆》<<<<

第4章 三坛鬼魂

张扬坐在副驾驶上。

尽管忙了一晚上,但去酆都,可能算是灵魂离体状态,忙碌了一晚上也不怎么困乏。

王胖子神采奕奕,开着车,哼着小曲儿,似乎想起什么,说道:“对了,老张,咱们高中同学,叫余小唯的那个,还记得不?”

王胖子和张扬曾经是同学,关系不错,私下还是称呼外号的。

“记得啊,怎么了,以前可漂亮的紧,我记得好像还是全校第一来着,应该报的上京大学吧?”张扬眯着眼睛,他高中读完就辍学了,不像王胖子,还读了个二本。

“对,这不,今年毕业了,她回来了嘛,在群里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怎么样?”

“啥时候啊?”张扬顿感无趣,他曾经上学的时候,在班里朋友不多。

归根结底,还是家境不行。

在东海这种一流的大都市,一般都是小康之家。

张扬的老爹在酆都开酒馆,从来不卖阴酒,也就不做人的买卖,所以他虽然算是东海本地人,但并不富裕。

但张扬可不管这些,他不像老爹那样死板,有钱不赚是王八蛋,取之有道就行。

因为张扬当时家境一般,能聊的朋友也很少,除了王胖子,几乎没有,所以对于这种聚会,根本提不起兴趣。

“唔,应该是下个星期六吧,说是去郊区农家乐玩两天,我一会在群里给你报名吧。”王胖子思索了一会,说道。

“好。”

张扬答应下来。

不知不觉,一个半小时过后,到了目的地,位于另外一个城区的郊区。

殡仪馆。

这种老旧的火葬场已经快被淘汰了,所以也没几辆车。

二人刚刚走进大门,就看到保安亭有一个老头在打盹。

“老江?”

张扬轻轻敲击了一下玻璃窗户。

那被唤作老江的保安睡眼惺忪地睁开双眼,看清是张扬,顿时睡意全无,搓搓手,笑着出来,“哎,你可终于来了,我这抓到几只鬼,可终于派上用途了,快快快,里面请。”

张扬和王胖子进了保安亭。

阴酒,是给人喝的,拥有各种功效,但却有一味主料,那就是鬼。

比方说,要配一杯增加运势的酒,除了需要张氏独特的辅料配方,还需要一味赌鬼的鬼魂。必须要那种天天输,输的裤裆都没了的那种赌徒之魂。

所谓物极必反,阴阳调和,只有这种逢赌必输、运势极低的赌鬼死后的魂,成为酒中之灵后,才能增加服用者的赌运,逢赌必赢。

“我可总算把你给盼来了,再不来,我这抓的几只鬼都要消散了,而且往死城那边的鬼差盯的紧,我也不敢放。”老江哭丧着脸。

“咋了,上次卖鬼的钱就用完了?”张扬撇了撇嘴。

“那几万块咋够啊,我老当益壮,去喝个酒,嘿嘿,你懂的嘛,三天就没了,你别说,上次去龙浩斯,那姑娘的腿,啧啧……”老江一开腔,就开始喋喋不休了。

张扬赶忙摆了摆手,打断道:“行了,把鬼拿来吧,一天为老不尊,净扯些犊子。”

老江红光满面,“好,你们等着。”

他说完,一路小跑,就去了火葬场内。

王胖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感慨道:“我擦,这老江头真是牛笔,想不到他老胳膊老腿的,玩的那么花?”

“你别看他现在穷困潦倒的,年轻的时候不知花了多少钱在女人的肚皮上。”张扬打量着保安亭内拮据的环境。

“就他?一个卖鬼的,能有多少钱?”王胖子很明显不信。

张扬摇了摇头,“呵呵,你信不信,他如果不那么淫邪,年轻时候的积蓄,随便干一个买卖,现在也是一方富豪?”

王胖子若有所思地点头。

“所以,不要被任何欲望支配了自己,明白不?适当的玩一下可以,但不要上头,淹死的,往往都是会游泳的人。”张扬不愿意多提这个话题。

就算是他现在,阴酒这东西,华夏不敢说,但在江南,肯定只有他一人会配制,但售价也不敢太高。有些阴毒狠辣的阴酒,如果不问清楚原因,他甚至给多少钱都不会卖。

这个时候,老江抱着三个小坛子走过来,放在桌子上。

“诺,这个里面是跳楼自杀的丑女的鬼魂,你不知道,那女的生前,啧啧啧,见一眼老子就想吐,这不,被人嫌弃,跳楼自杀了。”老江指着第一个坛子破口大骂。

“为什么,老天不公啊……”

坛子里传来细微的哭泣声,带着幽怨和不甘。

王胖子起来一身的鸡皮疙瘩,吓了一跳。

张扬抚摸了一下坛子,点了点头,“这女鬼快要化厉鬼了,如果我今天不来买,你这个坛子可封不住他,老江头,怎么样,便宜点?”

老江一下子苦逼了一张脸,“张兄弟啊,你这就不厚道了吧?你配一瓶阴酒,起码赚他几十万,还在乎我这一两万?”

“不便宜?”张扬耸了耸肩。

“别啊,这样吧,四万五拿走。”老江赶忙开口道,怕张扬砍价,他立即指着第二个坛子说:“这里面是一个被校园欺凌打死的学生,老惨了,孩子被送到我这火葬……”

“啥?老江啊,你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这么可怜的孩子,你也把人家魂给拘过来了?”张扬一听不乐意了。

“我……我这不是给你收集鬼魂嘛。”老江一听,赶忙解释。

“这个两万,不能再多了。”张扬毫不留情地说道。

老江瞬间不开心了,愁眉苦脸道:“张兄弟啊,你这砍的也太狠了吧。”

张扬默不吭声。

“哎。”老江叹息一声,像认命了一样,指着第三个坛子,说:“这里面是死刑犯,据说生前犯了好几条人命,给我拘来了。”

说完,老江满怀期待地盯着张扬。

张扬抠了一个鼻屎,弹了弹手指,“这个正常价,五万吧。总共是十一万五,胖子,转账。”

“好嘞。”王胖子笑眯眯地拿出手机,直接网银转账。

老江叹了口气,幽怨地说:“哎,我累死累活抓的鬼,就值那么点,还不够老子喝一次酒的。”

“嘿,你可知足吧?你非要逮着那些长腿靓女玩,给你再多也不够。”王胖子调侃了一句,抱着坛子酒和张扬出了门,扬长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地府开酒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