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神狱》玉离殇的小说,林翔,莫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葬神狱

作者:玉离殇

主角:林翔,莫尘

类型:玄幻

简介:傻子少年陷入生死危机之时,得遇高人相救并收为传人,传其功法《葬神诀》。
葬天,葬地,葬乾坤。
葬人,葬仙,葬神明。

第1章 人心不古

天云帝国岷山郡凉月城北霄家。

提到北霄家,整个凉月城得人都是一阵叹息外加无奈得摇头苦笑。

这北霄家想当年那也是凉月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其北霄家的家主夫妇,那也是远近闻名的大英雄,谁提到他们夫妇都会连连夸赞。

怎奈何天意弄人,在一次抵抗妖兽入侵的战役中,北霄家主夫妇双双身亡,只留下一个年满十六岁的傻儿子,北霄莫尘。

失去了主心骨,一夜之间,整个北霄家就改头换面了,竟然被以前北霄家的下人给鸠占鹊巢,一晃就成了别人的府邸了。

而北霄莫尘也一夜之间,从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成为了一个寄人篱下的傻小子。

这样的变故,也是让整个凉月城的人唏嘘不已,只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傻小子,到这边来”

时近正午,一名卖包子的老者,对着在大街上一名蓬头垢面,到处瞎晃悠的邋遢少年招了招手。

这邋遢少年正是傻小子北霄莫尘。

见有人叫自己,北霄莫尘用已经黑的发亮的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大鼻涕,咧着嘴傻笑着就走了过去。

那卖包子的老者也不嫌弃北霄莫尘那脏兮兮的样子,拿着几个还散发着热气的包子就递到了北霄莫尘的面前,一脸悲怜的说道:“饿了吧,赶紧拿着吃”

北霄莫尘也不拒绝,接过包子对着老者咧嘴一笑,直接就往嘴里塞。

刚吃完一个,再想吃第二个的时候,只见一个巴掌从侧面扇了过来,直接将北霄莫尘手里剩下的包子打落在地,接着就是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年围了上来,对着北霄莫尘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这一举动,顿时惹得大街上的行人一阵怒目,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哪怕就是说话的人都没有。

那卖包子的老者实在是看不下去,忍不住央求道:“各位少爷,你们就行行好吧,再怎么说,他以前也是你们的少爷啊,也没有这般欺辱过你们吧”

“就是就是,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这样是会遭报应的”

“就是,小心以后生儿子没皮燕子啊”

见有人说话了,周围的人也开始壮着胆子为北霄莫尘发声了。

“谁敢再说一句,本少爷弄死他”

那群打人的少年见周围的人开始给北霄莫尘鸣不平,顿时一声怒吼,一脸狰狞的环视了一圈儿,一时间所有人都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见到这一幕,那群少年顿时一脸的得意之色,随后又是对着已经瘫在地上的北霄莫尘一阵群殴。

半响过后,这群少年才停手,其中一人用脚踩着北霄莫尘,一脸怒容的吼道:“臭傻子,老子说过在这凉月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限你三天之内给老子滚出凉月城,不然老子直接弄死你”

说完,这一群少年便扬长而去。

这名少年大家都认识,名叫林翔,原本是北霄家管家林海的儿子,以前那也是跟在北霄莫尘的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少爷的叫着,现在翻身农奴把歌唱,直接就将北霄莫尘给踩在了脚下。

待林翔他们走远之后,街上的人才一起把满脸血污,已经晕死过去的北霄莫尘移到了街边的屋檐下。

“可怜的孩子啊”

看着现在的北霄莫尘,所有都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对现在的林家也是一阵鄙夷,自己鸠占鹊巢不说,还如此对待以前的主子,真是猪狗不如,想想以前的凉月城,在北霄家的带领下,那也是一派繁荣。

再看看现在的凉月城,被一群一跃上位的人搞的是乌烟瘴气天怒人怨的,可是那也是敢怒不敢言啊,只因为现在的林家太霸道了。

渐渐的,夜深了,大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在屋檐下的北霄莫尘也逐渐清醒了过来,拖着浑身是伤的身子,一瘸一拐的向着远处走去。

很快,北霄莫尘就来到了以前属于自己的家,看了一眼门口牌匾上那两个晃眼的林府二字,北霄莫尘继续顺着外墙走着,很快就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巷子里。

而在小巷子的围墙下,有一个漆黑的狗洞,从狗洞钻进了林府,北霄莫尘又来到一处四面透风,还掉了一扇门的废弃柴房前。

这里就是他现在居住的地方,房间里除了一堆枯草之外就啥都没有了,北霄莫尘直接走到枯草堆上,蜷缩着身子,很快便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时,在废弃的柴房外,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现了。

“我就说吧,这傻子肯定会回来的”

“妈的,真敢回来,当本少爷说的话是放屁吗?”

这鬼鬼祟祟的人影,其中一个正是白天领头打人的林翔,剩下的原本也是府内下人的儿子,现在都成了林翔的狗腿子了。

“少爷,我们直接把这傻子弄死算了,省的见着心烦”

林翔看了一眼身边出主意的少年,随后一咬牙,恶狠狠的说道:“走,给我弄死这傻子,妈的,想想以前天天对着一个傻子叫少爷,我就来气”

说着,一群人直接冲进了废弃柴房,其中一人手拿木棍,对着北霄莫尘的脑袋就敲了一棒子,剩下的人拿着麻袋,慌里慌张的就给装了进去,随后一群人抬着麻袋快速的离去了。

凉月城外荒山之中,林翔等人气喘吁吁的扛着麻袋就来到了这里。

“林,林少爷,就扔这里,你看,怎,怎么样?”

那名扛着麻袋的少年明显是坚持不住了,憋得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林翔扫了周围一眼,随后摇着头说道:“不行,这里靠近大道,很少有野兽活动,再往里面走一点,你们都帮忙抬着啊”

听到这话,其余人也帮忙扛着麻袋,一行人又继续向着山林深处走去,没走多远,众人就感觉四周好像有什么东西。

林翔往四周看了一眼,当他看到一双散发着幽光的双眼之后,顿时吓得哇的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向着来时的方向滚爬而去。

而其他人都没有看到周围有什么,反而是被林翔的尖叫吓的浑身一颤,将装着北霄莫尘的麻袋往地上一扔,也跟着连滚带爬的向着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不一会,一群人就鬼哭狼嚎的跑出了荒林。

而在荒林之内,装着北霄莫尘的麻袋就丢在这里,估计是身上的血腥味,不一会就将附近的狼群给吸引了过来,一双双散发着幽光的双眼开始在荒林间攒动着。

就在狼群靠近麻袋,受到血腥味刺激准备对麻袋撕咬的时候,突然,周围一切都定格了。

一头头散发着凶戾气息的狼全都定在了原地,就像是雕像一般,就连从它们嘴里滴落出来的唾液都定格在了空中。

这时,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凭空出现在了麻袋的旁边,看了一眼脚边的麻袋,紧接着又凭空消失了,连带着装着北霄莫尘的麻袋也一起消失了。

在白衣男子消失后,周围瞬间又恢复了过来,晚风继续吹拂,而狼群也在林子里瞎晃悠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它们刚刚发现了一顿美餐的事情。

而在另一处风景优美,遍地都盛开着姹紫嫣红的鲜花山谷之中,有着两名女子正坐在小溪边泡着脚丫子。

在月光的映衬下,这两名女子端是绝美如仙,好似那天上的仙娥流连于凡尘一般。

其中一名女子身穿紫衣,面容妩媚,妖娆动人,一颦一笑都是万种风情,有着让人无法抵挡的诱惑。

一头如瀑的紫发披散在背后,而在她的头上,竟然有一对毛茸茸的紫色耳朵,而在其身后也有一条毛茸茸的紫色尾巴。

这女子明显就不是人族。

而另一位女子,则是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罗衫,面容清秀甜美,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一般,浑身散发着清圣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生出一股怜爱之情,却又自惭形秽不敢靠近。

两名女子,一个妩媚动人,一个清秀圣洁,完全就是两种美,两人坐在小溪边,时不时的低声细语着什么,发出一阵子银铃般的笑声。

这时,一白衣男子凭空出现在了两女身后。

两女好像有所察觉,齐齐转头。

“云星哥哥”

当看到白衣男子后,两女都是激动不已,连忙飞奔而来,齐齐扑进了白衣男子的怀中,将头深深的埋进了白衣男子的臂弯。

白衣男子抚摸着两女的秀发,笑嘻嘻的说道:“紫儿,小七,我这才离开一盏茶的功夫,你们就如此想念为夫我了”

紫发女子握着小拳头在白衣男子胸口轻轻的锤了一下,嘟着嘴说道:“谁想你了,我和小七妹妹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呢?”

想了半天,紫发女子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借口,正在娇怒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的麻袋,随后连忙问道:“云星哥哥,这个不会就是你要找的传人吧?”

白衣男子也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麻袋,随后一脸郑重的说道:“没错,万千小世界,外加几大主世界,就剩这么一个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传人,葬神狱唯一的传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葬神狱》<<<<

第2章 拜师

开满鲜花的山谷之中,紫衣女子听了白衣男子的话,好奇的打量了一下一旁的麻袋,随后玉手一扬,地上的麻袋瞬间化作光点消散开来,显露出了里面浑身是伤,衣衫褴褛的北霄莫尘。

见到这样的北霄莫尘,两女都是一脸的惊异。

“云星哥哥,这个小家伙真是那家伙的血脉后人?”

被唤作小七的女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白衣男子咧嘴一笑,随后柔声说道:“没错,这就是他唯一的血脉后人,就剩这么一个了,要是我再晚一步,估计这最后的血脉都能给他断了”

说着,白衣男子屈指一点,只见一道金光将北霄莫尘笼罩在内。

待到金光消散之后,原本浑身是伤的北霄莫尘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邋遢的模样也变得整洁无比,露出了一张俊逸的面孔,就连身上的破烂衣服都变成了一件镶这金边的黑色长衫。

紫儿好奇的凑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北霄莫尘,随后笑眯眯的说道:“长得不赖嘛,倒是与他的先祖有几分相似呢”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随后蹲在北霄莫尘身边,轻声道:“小家伙,该醒来了吧”

这话音刚落下,就见原本还在昏迷的北霄莫尘猛然睁开了双眼,在见到白衣三人后,顿时手脚并用的往后退去,一脸惊恐的盯着眼前的三人。

小七也是微微皱眉,随后一脸疑惑的开口道:“云星哥哥,他的灵魂好像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压制,竟然变得痴傻了起来”

“还不是他先祖那混蛋,葬神狱强行入体”

白衣男子笑骂道:“这家伙就连死了也不让人省心啊,要不是遇到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时候才能觉醒”

说着,白衣男子双眼一凌,只见两道金光从其双目中迸射而出,直直的朝着北霄莫尘飞射而去,随后没入其额头。

一瞬间,北霄莫尘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一整清明,仿佛一层无形的枷锁被解开一般,十年痴傻一朝明,这十年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跑马灯一样在其脑海之中不断的重复出现。

他北霄莫尘,原本也是天之骄子,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有着不俗的天赋,也有着一颗武道争锋,仙路争雄的决心,奈何十年前的一场意外,将这一切都给改变了。

那是十年前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天空中万雷奔涌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当时才六岁的北霄莫尘原本是在自己的房中静心修炼,可是外面的雷电却让他静不下心来,于是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抬眼望去,万道雷霆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一颗黑色的珠子漂浮于虚空之上,而那无数的雷霆,正是从那黑色的珠子中释放出来的。

正当北霄莫尘惊异之际,那释放雷霆的黑色珠子猛地向着北霄莫尘飞射而来,从其头顶没入,而在其后,便是那万道雷霆降下,从那以后,北霄莫尘就变成了一个傻子。

现在的北霄莫尘刚刚恢复了清明,这虚度的十年光阴所发生的事情,他都记得。

良久,两行清泪从北霄莫尘的脸颊滑过,北霄莫尘也跪在了地上,对着白衣男子深深的拜了三拜,随后郑重的开口道:“北霄莫尘,多谢三位前辈的再造之恩,此番恩情,永世不敢惑忘”

虽然眼前这三人的年纪,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那么一点,但是他知道,有些人几十年乃至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不会随着时间老去,这些人一般都被称为仙人。

“什么恩不恩的,老子可不在乎这些”

白衣男子嬉笑着盯着北霄莫尘,随后正色道:“老子是来收你为徒的,答应不?”

此话一出,北霄莫尘明显一愣,传说中的仙人要收自己为徒,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可是仔细一想,自己虽然有那么一点天赋,但是还没有到让仙人降临的地步,这仙人要收自己为徒,图什么啊?

虽说当了十年的傻子,但是他北霄莫尘可不是真的傻子,传说中的仙人亲自跑到自己面前说要收自己为徒,这种好事不应该降落在他身上才对,他对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发光点啊。

见北霄莫尘半天没反应,白衣男子顿时就不乐意了,咧着嘴说道:“好你个臭小子,你知道有多少人十拜九叩的求着拜我为师,老子都不见得答应,现在老子亲自来收你为徒,你丫的还犹豫起来了是吧,给句痛快话,答应就磕头行礼,不答应老子立马转身走人”

见白衣男子这副模样,北霄莫尘当下也不再犹豫了,毕竟不是谁都能遇到这种好事的,连忙恭恭敬敬的磕了八个头,随后正声道:“弟子北霄莫尘,拜见师尊,拜见两位师娘”

听到这话,白衣男子还没说什么,倒是一旁的紫儿和小七已经笑开了花,连忙上前将北霄莫尘搀扶了起来,嘴里还说道:“赶快起来,你小子算是有福了,能拜云星哥哥为师,至少能让你崛起的时间缩短好几千年”

“就是就是,云星哥哥,赶快把《葬神诀》拿出来啊,难道你还想独吞啊”

见两女这样子,白衣男子顿时一脸的气极,没好气的拿出一个暗红色的卷轴丢给了北霄莫尘。

“多谢师尊”

北霄莫尘也不在意白衣男子的态度,嬉皮笑脸的捡起掉在地上的卷轴打开一看,刹那间,无数暗红色的光点直冲北霄莫尘的额头,随后尽数没入其脑海,一篇神异的功法也在其脑海中展现出来。

《葬神诀》,葬天,葬地,葬乾坤,葬仙,葬魔,葬神明。

见北霄莫尘已经沉浸到《葬神诀》的意境当中,白衣三人也转身走到了一旁。

“这方世界的修炼体系,和修真界的大致差不多,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方世界竟然还有血脉和体质这一说法”

白衣男子一边走着,一边对身旁的两女说道。

此时,小七也跟着说道:“我们以前不也经常遇到拥有一些特殊血脉和体质的人嘛,就连师尊都拥有特殊血脉,这方世界竟然有和师尊差不多的血脉之说呢”

“差远了”

白衣男子嗤笑道:“师尊的血脉那是何其的强大,那是强大到师尊在大罗金仙境的时候才将血脉觉醒,和这方世界的所有血脉比起来,那都是天与地好吧,不是地,那是比地还矮的无底深渊”

紫衣也在一旁轻声道:“的确是这样,这些特殊的血脉和体质,也就在现阶段能给其主人带来强大的助力,但是一旦晋升到了仙这个层次,这些血脉和体质所带来的效果就没那么明显了,除非是像师尊那般强大的血脉,对了,这小子是不是也是什么特殊体质和血脉啊?”

白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还沉浸在意境中的北霄莫尘,随后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傻丫头,他的血脉,你们说是什么血脉,当然也是和那个讨厌的家伙一样了,至于体质,在我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吧”

将整部《葬神诀》粗略的端详了一遍,等北霄莫尘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正午了。

此时的北霄莫尘,心中那是翻起无数的惊涛骇浪,这《葬神诀》北霄莫尘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就能深切的感受其中的玄奥,可谓是强大无匹,修炼至大乘,葬尽天地万物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无愧葬神之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荡的心情,北霄莫尘缓缓起身走到正在不远处正在闲聊的白衣三人面前,随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正色开口道:“弟子北霄莫尘,多谢师尊传法”

“行了行了,别动不动就下跪”

白衣男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随后挺着胸脯说道:“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弟子,除了我以外,当然,还有我的师尊,也就是你师爷,还有你师奶奶,外加你的师娘,没有人能让你卑躬屈膝,明白吗?”

“弟子明白”

北霄莫尘应了一声,随后便站起了身。

白衣男子继续说道:“你师尊我留在这方世界的时间不多了,就给你节省点时间吧”

说着,北霄莫尘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瞬间就将自己给包裹了,北霄莫尘只感觉一瞬间自己仿佛置身于水底一般,无数灵气从自己全身的毛孔涌入到体内,顺着全身的筋脉就往丹田中涌去。

“还傻站着干啥啊,要给我们表演个节目助兴啊,赶紧修炼”

见北霄莫尘还傻站着,白衣男子又怒吼了一句,心里不由暗想道:这小子怎么还犯傻,难道是我没有将他的灵魂彻底解决?这也不应该啊。

被白衣男子这个一吼,北霄莫尘瞬间回过神来,连忙盘腿坐在地上,开始运转《葬神诀》功法,吸纳着周围狂涌而来的天地灵气。

就这样,北霄莫尘完全沉浸在了修炼之中,当他将周围的天地灵气尽数吸纳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了。而北霄莫尘的修为,也从开始的毫无修为,直接踏入到了筑基之境第九重。

北霄莫尘已知道的修炼境界便是练气,筑基,初始,化元,悟道,通玄,离凡,这六个境界,而每个境界又分九重,而自己的父母生前便是悟道境九重的高手,差一步便可通玄。

有没有比离凡境还高深的境界,那肯定是有的,只是北霄莫尘现在还没那个资格去了解更高深的修炼层次而已。

“修炼完了就赶紧过来”

听到白衣男子的声音,北霄莫尘连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白衣男子也不多话,抬手便扔了一枚紫色的戒指过去。

北霄莫尘接过戒指也不多问,直接就滴血认主了,这储物戒指他是知道的,他父亲以前就有一枚,以前还趁着自己不了解这戒指用处的时候,拿着给他变戏法。

储物戒指认主之后,北霄莫尘就愣住了,这空间也太大了吧,虽然里面空空荡荡的啥都没有,但是北霄莫尘一念之下,差点都还没发现这储物戒指内部空间的边界在哪。

“别发愣了,选一件吧”

白衣男子也不顾北霄莫尘有没有回过神来,挥手间便是上百件各式各样的的兵器悬浮在空中,每一件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震得北霄莫尘连连后退,胸中一股气血不断的翻涌着,半响才压制下去。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葬神狱》<<<<

第3章 出谷

看着眼前上百件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兵刃,北霄莫尘只感觉脑袋一阵发晕,随后凭借感觉指着一杆暗红色的长枪说道:“就这个吧”

白衣男子见北霄莫尘选择了这杆长枪,也是微微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好小子,真是小看你了,真是会选啊”

说着,白衣男子一挥手,上百件兵刃直接消失不见,只剩下那杆暗红色的长枪,缓缓的降落到了北霄莫尘的身前。

小七和紫儿也在一旁小声的低语道:“不愧是血脉后裔,竟然一次就选中了他先祖使用的神器,看来这葬神枪在他手中,也会再次凶名大盛的”

暗红色的葬神枪从空中缓缓的飘落到北霄莫尘的面前,看着眼前暗红色的长枪,北霄莫尘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这枪叫做葬神枪”

白衣男子缓缓的开口道:“可以说是和你修炼的《葬神诀》配套的武器吧,我已经将葬神枪封印了起来,随着你实力的提升,葬神枪的封印也会逐渐解开的”

“弟子叩谢师尊”

北霄莫尘握着葬神枪,再次对着白衣男子叩拜起来。

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虽不是我唯一的弟子,但却是我最看重的,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再给你讲诉一下修炼之道吧,也算是为你解惑阔野,让你以后少走弯路”

就这样,师徒两人直接在原地盘膝而坐,或是一问一答,或是白衣男子独自讲诉,北霄莫尘专心聆听,一转眼就是十天的时间过去了,也到了白衣男子三人离开的时候。

“小子,你可要加把劲啊”

白衣男子看着对面的北霄莫尘,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师尊我就是一个劳碌命,忙的要死,你那些师兄我是指望不上了,就等着你来为老子分担一点,你可别让老子等太久了”

北霄莫尘闻言,连忙回应道:“师尊放心,弟子绝对不会辜负师尊的期望”

“不辜负就好”

白衣男子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一手拉着紫儿,一手拉着小七,继续说道:“我们就先走了,这条路是孤独的,也是精彩的,我们就在这条路的尽头等你了”

北霄莫尘直接双膝跪地,一脸恭敬的开口道:“弟子恭送师尊,恭送两位师娘”

说完,北霄莫尘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连忙开口道:“师尊啊,你看你这就要走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条修仙路这般凶险,你就不给弟子留点什么保命的手段,万一弟子遇到什么凶险,一下子被弄死了,那师尊你不是白等了”

白衣男子听北霄莫尘这么一说,顿时微微一愣,随后又笑骂道:“你个臭小子,老子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你还想要啥,再说了,有你脑海中那玩意儿在,哪有那么容易就死了,那玩意儿最是护主”

说着,三人直接转身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脸惊讶的北霄莫尘。

说实话,北霄莫尘此时的心里又是一阵惊涛骇浪,同时他也明确了一点,他好像有点低估了自己这位师尊了。

北霄莫尘因为那释放万道雷霆的黑色圆球,因此而痴傻了十年,现在恢复了过来,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那黑色的圆球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件事,北霄莫尘没有给任何人说过,他也没机会告诉别人,但是他的师尊却知道这东西的存在,而且好像对其还很了解,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样。

不过,此时他却没机会去问个明白了,因为他的师尊和两位师娘已经离开了,看着满是奇异鲜花,却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一人的山谷,北霄莫尘的叹息了一阵,随后便开始修炼起来。

白衣男子离开之时可是给他下达过任务的。

山谷中央,有一圈淡金色的光圈,而在光圈之中,漂浮着一粒豌豆大小的金色圆珠,而北霄莫尘要做的,就是站在光圈之外,有葬神枪去刺那颗金色的圆珠,北霄莫尘试过了,挺有难度的。

光圈到金色圆珠的距离,是他单手握着葬神枪尾,站在光圈之外,枪尖能触碰到金色圆珠的距离。

葬神枪本就重,单手握着枪尾,北霄莫尘能这样将其平举起来都困难无比,更别说还要刺中那豌豆大小的圆珠了,但是自己师尊下达的任务,他就必须去完成,不然的话,他就走不出这山谷。

就这样,北霄莫尘独自一人在山谷之中,白天就握着葬神枪,围着那光圈不断的一枪接着一枪刺出去,晚上就坐在空地上吸收天地灵气用来恢复白天消耗的元力。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此时的北霄莫尘,已经能站在光圈之外,以任意角度刺中光圈内的圆珠了,刺一百枪便中一百枪,无一落空。

完成这一步之后,北霄莫尘找来了一块石头吊在枪头之上,继续一枪一枪的刺出去,这样一来,北霄莫尘现在的情况又和一年前一样了。

由于枪头上挂着石头,长枪本身前后就失去了平衡,每一枪刺出去,这精准度都会有所偏差,比起一年前更加难以刺中目标了,不过这样也激发了北霄莫尘的斗志,变得更加激昂了起来,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就这样又过去了两年。

现在的北霄莫尘已经十九岁了,身材也挺拔了不少,虽然这三年来他可谓是不吃不喝,但是还有天地灵气撑着,至少让他不会被饿死。

一身黑衣的北霄莫尘站在光圈之外,右手单握着葬神枪平举于身侧,那枪头上的石头还在晃悠着,但是那一杆长枪却像焊死了一样纹丝不动。

北霄莫尘双眼紧闭,如同孤标一般站立着,浑身也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凌厉气息。

忽然间,那股凌厉的气息直接凝实,北霄莫尘也猛然睁开了双眼,随后嘴角一扬,自语道:“一品枪之意境,这是悟道境才有机会领悟到的意境,没想到就这样被我领悟出来了,三年的修炼,没有白费”

关于意境,他也从自己的师尊那里了解过,天地有万物,便有万般道,万般道便演化万般意,而这种道意之境,一般是到了悟道境才有些许的机会能领悟出来,有些人就算是踏足了悟道境,也不一定能领悟出道意。

就像北霄莫尘的父母,生前已是悟道九重境的高手,却依然没有领悟出属于自己的道之意境,而像他父母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能领悟出属于自己的道之意境的,都是修炼一途的佼佼者。

而像北霄莫尘这般,初始境就领悟出枪之意境,都能称得上天才了,这也是因为他师尊的安排和指引,三年来一直在练枪,领悟出枪之意境自然比领悟其他的意境容易的多。

就像他师尊白衣男子那样,领悟出来的就是刀剑意境,因为他师尊使用的是一刀一剑,因为经常使用,所以便专精,自然也容易领悟出相关的意境。

领悟出一品枪之意境的刹那,北霄莫尘的修为也瞬间突破到了初始境,直接跨过了两重,达到了初始三重境。

“哈哈哈”

感受到修为也跟着突破了,北霄莫尘也难掩心中的激动,跟着大笑了起来,随后一震手中的葬神枪,凌然道:“凌绝万物道,一枪顶峰遥,三年修炼只为一枪,这一枪的名字就叫,凌绝顶”

说完,北霄莫尘一舞手中葬神枪,一无匹凌厉之势一枪刺在了圆珠之上。

刹那间,被刺中的圆珠猛然间颤抖了起来,一丝丝裂纹也布满了整个圆珠,紧接着,整个圆珠突然炸开,迸发出了耀眼的金光,照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北霄莫尘也是双眼微眯,心里没有一点担忧,反而还涌起了无限的激动之情,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到了该离开这片生活了三年的山谷之时。

果然。

等金光散尽之后,北霄莫尘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山巅之上,四下打量了一番,北霄莫尘发现这竟然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远处能看到一座城池的轮廓,但是却不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凉月城。

“也不知道师尊这是把我带到哪来了,离凉月城远不远”

独自嘀咕了一句,北霄莫尘便背在葬神枪下山了,不是他不想把葬神枪收起来,而是自己的储物戒指根本将葬神枪收不进去,只能这么背着了。

现在从山谷出来了,北霄莫尘却没想着先回凉月城,因为他从自己的师尊那里了解到,他父母的死不是因为妖兽,而是被人暗害了。

霸占他们家府邸的林海,充其量就是个跑腿儿的,而真正害死他父母的另有其人。

他也想查出真凶为自己的父母报仇,但是他也知道他现在的实力,自己的父母有军功在身,拥有着青铜勋章,地位与一般城主一样,而且实力高强。

有那个实力和胆量杀害自己的父母,那么说明这人的身份和实力还在自己的父母之上,而自己现在要身份没身份,要实力没实力,拿什么去查明真凶为自己父母报仇。

所以,现在北霄莫尘首先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要拥有不俗的身份地位,这样才有能力去完成后面的一切。

当然,现在摆在眼前的就是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北霄莫尘就来到自己在山巅看到的那座城池,看着城门之上镌刻着的凌云城三个大字,北霄莫尘略微思索了一下,心中便是一惊。

飞凤郡凌云城,这是在云天帝国的北面,没想到自己的师尊竟然将自己从帝国南面的凉月城,带到了帝国北面的凌云城附近。

不过这也让北霄莫尘缩短了不小的路程,因为北霄莫尘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是在帝国的最北边,那里有一个既能增进自己修为实力,又能让自己身份得到提升的好地方。

看着眼前的凌云城,北霄莫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将自己三年未打理的长发束在脑后,随后便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葬神狱》<<<<

第4章 逃跑三人组

进了城之后,北霄莫尘先是好好的四处转了一圈,三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幸好他痴傻了十年,为孤僻的生活打下了基础,不然这三年能给他整疯了。

在大街上东瞅瞅西望望,或是跟着人群看看热闹,北霄莫尘也逐渐变得开朗了起来,遇到好看的,也会跟着人群起哄。

漫无目的的溜达了一圈儿,北霄莫尘直接找了一家看起来档次还不错的酒楼走了进去。

店小二见北霄莫尘穿着华丽,身背长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连忙上前招呼,北霄莫尘也不客气,跟着小二的指引就到了一张空桌坐下,顺口溜一般的张嘴就点了一大堆东西,听的周围的食客都向着北霄莫尘投来惊讶的目光。

不过在看到北霄莫尘的打扮之后,这些人也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因为一看就知道北霄莫尘是修行之人,而修行之人一般可能都吃的比较多吧,他们是这样想的,再说了,人家吃人家的,关自己屁事。

很快,各种美味佳肴就不间断的送了上来,北霄莫尘也不客气,挽起袖子就造了起来,三年来自己可是颗粒未进,滴水未沾,这次一定要吃舒服了才罢休。

看着一桌子的菜肴撤下去又端上来,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北霄莫尘就没停过,看的周围的食客那是啧啧称奇,看北霄莫尘那身材,明显属于标准型的,也不胖啊,那么多东西他是怎么噻进去的。

当最后一盘菜被消灭了之后,北霄莫尘不由得长长的喘了口气,随后大笑道:“哈哈哈,三年了,这次总算是吃够了,爽啊”

这时,店小二也上前笑道:“公子,吃的可还舒坦”

“哈哈哈,非常不错,本公子十分满意”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这是公子你的账单,你先看看”

说着,店小二便将北霄莫尘的消费账单递了过去。

北霄莫尘却是看都不看,而是盯着店小二,而店小二也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北霄莫尘。

“看什么看,没见过吃饭不给钱啊”

就在店小二还满面微笑的时候,北霄莫尘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随后大袖一挥,直接从窗户就跳了出去,一溜烟就跑远了,还顺带将周围几桌的菜肴酒水都给收到了储物戒指当中。

“卧槽”

那店小二也被整蒙了,见北霄莫尘都快跑没影了,这次反应过来,大骂道:“他大爷的遇到吃白食的了,快来人把这家伙给抓回来啊”

紧接着,整间酒楼便响起了叫骂声,一群人也瞬间从酒楼冲了出来,跟着北霄莫尘的背影就追了上去。

跑出几条街之后,北霄莫尘回头见那群家伙还在锲而不舍的追着自己,不由得大笑道:“哈哈哈,不就是白吃你们一顿饭嘛,犯得着追老子几条街,有这功夫,不如去追几个姑娘,搞不好就被追到手了”

“王八蛋,别让老子逮到,逮到了不把你屎打出来算你夹得紧”

见北霄莫尘还在回头嘲讽他们,这群人也不由的跟着叫骂了起来。

北霄莫尘咧嘴一笑,继续跑着,他这是起了玩心,要不然早就没影了,可能是觉得自己穿着一身华丽的镶金黑衣吃霸王餐有点掉身份,半道上竟然还强行把别人的衣服给扒了下来自己穿上,又惹得一阵怒骂。

跑着跑着,突然从另一条街上窜出来一名灰头土脸的男子,看起来年龄比北霄莫尘稍微大一点,穿着一身有些破烂的黑衣,在其身后竟然也有着一群人在追赶着他。

两人就这样直接并排跑了起来,还不由的对视了一眼。

那黑衣男子率先开口问道:“兄弟,你也是吃白食被人家撵出来了?”

一听这话,北霄莫尘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没错,兄弟,听你这话,我们两个是同道中人啊,一起跑啊?”

“一起跑,一起跑,哈哈哈”

这家伙估计也没想到吃一顿霸王餐还能遇到同行,还能跑到一起去,天底下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我就吃了他们一只鸡,两条鱼,两个蹄儿外加一坛酒,给我都追了几条街了,至于吗,兄弟,你都吃了些啥啊?”

“我啊?”

北霄莫尘嘴角一扬,随后淡淡的说道:“我吃了一顿席”

“卧槽,厉害兄弟,你这吃的比我多啊,我瞬间感觉我吃的有点少了,吃不下就该再拿几只鸡再跑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完全没将身后的一群人放在心上。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又窜出来了一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儒衫,长得有些消瘦,油头粉面的一看就是个书生,关键是这丫的肩膀上却扛着一把大长刀,单用眼睛看得就感觉比北霄莫尘的葬神枪还要有分量,可这书生扛着大刀跑起来那可是一点都不慢,脸都不红一下。

而在这书生的身后,也有一群人追赶着。

三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北霄莫尘不由的笑道:“今天怎么回事,都是吃霸王餐被撵到一起来了”

那黑衣男子看了书生一眼,则是严肃的说道:“兄弟,那个你能换条道逃命不,求你别跟我们两个跑一起了”

那书生则是说道:“两位兄弟,同是天涯跑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既然我们能在这里遇见,那就是缘分,你我都一样,有缘聚在一起,那就一起逃命呗”

“别,我们可不一样”

黑衣男子摆着手说道:“我和这位兄弟只是吃白食,就算被抓住了,大不了就是挨顿打,你可不一样,这刀都扛在肩上了,明显事儿挺大的,抓住了搞不好是要玩命的,命我只有一条,这玩意儿我可玩不起”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喊杀声突然从身后响起,三人回头一看,只见一群拿着刀枪棍棒的人追了上来,明显是书生引过来的人,而且速度都还不慢,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啊。

黑衣男子和书生还想说什么,北霄莫尘连忙阻止道:“别继续说下去了,这就一条道,你还想分头跑啊,前面就是城门了,出了城再说”

说完,北霄莫尘一左一右抓着两人,速度猛然提升了起来,完全是拖着两人就窜了出去。

而在追击他们的那群人后面,还有一名一脸气急败坏的世家公子,见三人窜了出去,顿时冷着脸说道:“没想到那死书生竟然还有同伙,敢抢我的东西,都给我一并杀了”

“是”

那群追击的人顿时齐齐应答,速度也提高了不少,朝着城外追去。

一到城外,黑衣男子便指着不远处的小树林吼道:“马,马,我的马在那边,我们骑马跑得快”

北霄莫尘一听,拖着两人就往小树林跑去,而在小树林中,果然有着两匹有些瘦骨嶙峋的马匹,北霄莫尘也不管为什么黑衣男子一个人会带着两匹马,还瘦的那么可怜,直接将黑衣男子甩了出去,让其稳稳的落在了马匹前。

自己则是一个横抱,将消瘦书生抱在怀中,随后一跃而起,稳稳的落在了另一匹马的背上,随后一夹马腹,那马一声嘶鸣,随后便栽倒在了地上。

“我去你大爷的”

北霄莫尘被摔的满嘴泥,从地上爬起来忍不住骂道:“你这家伙,你自己吃霸王餐的时候,能不能想想这两匹马,好歹也让他们吃点,看看都饿成什么样了,跑起来估计还没我走的快”

黑衣男子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住了,这一路上基本上都在赶路,忘记这点了,没想到关键时候给掉链子了”

书生也在一旁说道:“两位兄弟,真是对不住了,这群人是冲着我来的,你们自管逃命去,不用管我,他们想要对付我,也要付出一点代价”

说着,书生还挥舞了几下大刀,看的北霄莫尘一阵龇牙,这小身板,真怕被大刀给压趴在地上了。

“来不及了”

北霄莫尘淡淡的摇了摇头,话音刚落,一群人便追了上来,随后便将三人给团团围住了。

书生一舞手中的大刀,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北霄莫尘则是站在原地一脸淡然的模样,至于黑衣男子,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只能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摆出了架势。

北霄莫尘扫了一圈,发现没有追自己的那波人,于是好奇的问道:“哎?追我的那波人怎么没跟来啊?”

黑衣男子没好气的说道:“早就被甩掉了好吧,追我们的毕竟是普通人,但是眼前这帮家伙就不一样了,这真是要玩命啊”

“眼前这帮人好啊”

北霄莫尘咧着个大嘴,笑嘻嘻的说道:“至少眼前这帮人,我打起来心里不觉得愧疚,你说,真要是吃了人家的白食,又把人家打一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书生这时也开口道:“兄弟莫要大意,这帮人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修行之人,其中最厉害的有着初始境的修为”

“我知道”

北霄莫尘一脸笑意的盯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子,毫不在意的说道:“初始一重境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中年男子也察觉到北霄莫尘的不俗,所以围上来之后,一时间也没有下令直接动手。

而这时,那名富家子弟也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追了上来,见三人被围住了,顿时一脸嚣张的吼道:“妈的,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在这凌云城敢抢本少爷的东西,我让你们都活不成,都愣着干嘛,直接给我就地打死”

“少爷,这样不好吧”

见自家少爷一来就要将人打死,中年男子心里顿时咯噔的一下,对面这三人,拿石头的黑衣男子最多练气境,可以完全无视,拿大长刀的书生有着筑基六重境的修为,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

唯一让自己犯难的,就是那名身背长枪的少年,这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却让他一时间也摸不到底,这人的修为明显要高于他啊,这动起手来不是找死吗?

“有什么不好的”

见中年男子竟然反驳自己,这少爷顿时怒吼道:“我说好就好,哪有那么多废话,在这凌云城,我想弄死谁就弄死谁,谁敢拦我”

“好嚣张啊”

听了这家伙的话,北霄莫尘不由的一阵嗤笑,往前踏出了一步,一股强大的气势也散发了出来,震得周围的人连连后退,只有那中年男子还能站在原地,但是心里也是一阵惊讶。

“初始三重境,你如此年纪,竟然达到了初始三重境”

“很意外吗?”

北霄莫尘笑道:“老子今天吃饱了,心情好,不想搭理你们,带着你家的傻子少爷赶紧滚,别让我送”

中年男子对着北霄莫尘拱了拱手,随后转身对着已经躲在自己身后的少年开口道:“少爷,遇到硬角色了,我们走吧”

那少年也知道自己这群人都不够人家一个人打的,只能压下心中的怒火转身离去,可是总觉得心里的气不顺,刚走了两步,又回头对着北霄莫尘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你给老子等着,迟早有一天,老子会弄死泥的”

“别迟早有一天了,现在老子就先弄死你”

北霄莫尘也是一阵无奈,原本自己都打算放过他们了,没想到这丫的傻子还放狠话,那还说啥啊,弄死就对了。

只见北霄莫尘一个闪身便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在那中年男子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之前,直接掐着了少年的脖子高高跃起,然后一脚踩在了少年的胸膛。

将少年从空中给踩到了地面,整个人的胸膛都凹陷了一大块,嘴里还不断的喷着血,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碎块,估计是心脏之类的吧,挣扎了几下便没了生息了。

将这少年踩死后,北霄莫尘看着中年男子开口问道:“动手吗?不动手的话,那我们可就走了”

说着,北霄莫尘便向着书生和黑衣男子走去,三人牵着两匹马,很快就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葬神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