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了只小狐狸》煜槿潇的小说,景子瑜,郜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rua了只小狐狸

作者:煜槿潇

主角:景子瑜,郜楠

类型:

简介:【纯爱,双男主,灵宠,1V1】【痞里痞气工程师X懵懂无知小狐狸】
回家捡了个小玩意,景子瑜以为是狗,最后才确定捡了个小狐狸。
哎哟,软嘟嘟的小狐狸。
据说狐狸这东西招财,得嘞,叫元宝吧!
“宝儿啊,以后发大财就靠你了。”
“宝儿啊,过来,让我玩玩你的尾巴。”
景子瑜悠哉悠哉的养着小狐狸,争取早日闷声发大财。
某然一天,小屁狐变成个人……还是个不问世事,屁都不懂的小美男。
啊这……让他如何去养?

第1章 捡了只小白团子

“阿嚏!”

这天,妈的,冻死了。

景子瑜对着大地狠狠一个喷嚏,要死了要死了,要冻死了。

“我差那几个钱吗?搞笑。这设计图改多少次了?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推翻之前的设计重新改,我闲的慌?”

“有钱了不起?这钱我还不要了,爱谁谁,老子不干了。”

景子瑜对着电话大吼引来路人驻足观看,吸了吸鼻子,挂掉电话。

“阿嚏!”

“卧槽,要冻死了!”

景子瑜原地蹦哒了几下,兜里的钢镚直响。他就这几个钢镚,眼下接的这个活儿肯定是没钱,说不定还到搭一笔。

刚刚吼的中气十足,其实他差那点钱。

太冷了,回家,先回家。

在超市买了两桶泡面和香肠,零零散散的几个钢镚花完了,剩下的一毛五也花不出去,景子瑜转手丢进旁边的爱心箱里。

就这点东西也就够今天晚上吃的,明天怎么办?

景子瑜想了想,决定打个电话:“郜楠啊!”

“你一给我打电话准备好事儿。”

“你放心,这次我绝对不坑哥们。”景子瑜暗中发誓,哥们儿以后再坑。

“哼,肯定没憋着好事儿。”

“去年我老子送我的那块表,你帮我卖了吧。卖个好点儿的价钱,一定找个懂行的卖主。”

“不是吧,现在穷到卖表了?”

景子瑜泪目,他也心疼那块表:“不卖也行,要不你借我个七八十万?”

“卖完了我跟你说。”郜楠果断挂电话。

啧!

景子瑜揉了揉鼻子,现在已经开始靠变卖家产过日子了。

这混的,一天不如一天。

“啪……”

“哟呵!疼死老子了。”景子瑜呲牙咧嘴地捂着膝盖单腿蹦哒了几下。

什么玩意撞在膝盖上,挺疼的。

还没等景子瑜骂人,那玩意倒在他脚边不动了。是个通体雪白的小东西,软乎乎的,毛发上有血。血都结冰了,成冰碴子状。

“什么玩意?”景子瑜揉着被砸的膝盖,地上的那小东西动也没动一下:“不是吧,碰瓷儿的?”

“喂!”景子瑜用脚尖碰了下那小东西,小东西一动不动。

见过老头老太太碰瓷儿,一只……狗?是狗吧?这还有狗碰瓷儿的?

小东西摇摇晃晃要站起来,刚抬个腿儿,靠着景子瑜的腿趴下。

“哎,不带你这么碰瓷儿的啊。”景子瑜往后退了几步:“你是从前面撞过来的,看见没,前面有监控。”

“嗷嗷……”

小东西叫了两声,小腿哆哆嗦嗦想要站起来但没站起来。

白白的软软的,这小白团子看起来不大,比小臂还要短一点。就毛茸茸的尾巴大,有一个身子那么大。这么倒在地上,很容易被雪花淹没。

挺可怜的,景子瑜难得同情心泛滥一次。从兜里拿出一根香肠,掰了几块放到小东西的嘴边。

“吃吧,看你也饿的够呛。”

小东西起初不敢吃,试探地舔了几下,大概是饿急了,闭着眼睛往下吞。

香肠很喂完了,景子瑜站起来:“我仁至义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就买两根香肠,喂给这小东西一个他就剩一个,有那么一点后悔。你说没事儿同情心泛滥什么,自己都穷到卖手表的地步了。

景子瑜往前走两步,身后的小东西就拖着受伤的腿往前移。

他停下,它也跟着停下。

不知是太小还是因为太冷,两只湿漉漉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凭着本能往前移动。

“行吧行吧,我懂你。”景子瑜又放下一根香肠:“这是最后一根,你别跟着我,跟着我也没用。”

小东西叼着香肠,想吃,也想追上景子瑜,急的嗷嗷叫。

景子瑜懒洋洋的往前走,跟没听见似的。

回家吹着空调,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要是家里有鸡蛋可以打一个荷包蛋,没有鸡蛋就将就着吃,想想就暖和。

“快来快来,这儿有只狗。”

“这狗身上有血,要死了吧?”

小孩儿踹了一脚往外跑,跑了两步见没有任何动静:“要死了要死了。”

“干嘛呢!”景子瑜一吼。

小孩儿怕大人,这一吼,一窝蜂全散了。

小东西可怜巴巴地窝在地上,快被雪沫淹没了。

景子瑜本想就这么一走了之,许是这小家伙太人畜无害,大晚上放在这里一夜肯定就冻死了。

“我就收留你一晚啊。”景子瑜把小东西胡乱塞进怀里:“要不是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儿我是不会收留你。就一个晚上,明天你还是要走。”

“听到没?不说话我当你听到了。”

远处,两个黑影盯着景子瑜的背影,准确地说是盯着景子瑜怀里的小东西。

“怎么办?我们硬抢?”

“不需要,容易暴露。反正九尾现在精力全无,活得下去活不下去还不晓得,先走。”

“好。”

两个人,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

怀里的小东西冷的跟坨冰块似的,抱着这玩意好几次景子瑜都想要不扔出去算了。哆哆嗦嗦回去之后,家里所有空调都打开。

小东西掏出来,景子瑜放到沙发上。

“我不会上药啊,疼你别咬我,咬我就给你丢出去。”

景子瑜拿着药箱,上药的时候小东西嗷嗷叫。但很老实,没动。

景子瑜表示很满意,动作笨拙了点,也尽量温柔。

“来,汪一个。”

“嗷呜……”

“让你汪。”

“嗷……”

“啧,你啥也不会啊。”

一只狗,连汪都不会汪,不会是一只傻狗吧。

捡回来一只傻狗,索性也就养一晚上,明天该去哪去哪。

景子瑜给这小东西上完药后,随便找了个纸盒子:“今天你就睡这里,明儿你就走。”

他不喜欢宠物,掉毛,还麻烦。拉屎撒尿都要处理,搞不好还会咬人。

煮了两包泡面,刚吃第一口,那小东西就扒拉他的裤腿。小东西还是站不起来,拖着两条后腿才能走路。

“去去去,回你纸壳箱子去。”景子瑜转了个身,继续吸溜吸溜吃他的泡面。

在郜楠把他的表卖完之前,这是最后一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ua了只小狐狸》<<<<

第2章 被迫养团子

那表不是普通的东西,不像手机电脑说买就买。运气好两三天有买主,运气不好十天半个月也找不到卖家。

景子瑜想了想,打了个电话。

“楠啊。”

“景子瑜,你丫是不是有病?”郜楠对着电话大吼:“这都几点了?我他妈被你的电话直接吓萎了。”

“你在哪个女人身上趴着呢?我吵到你了。”景子瑜又吸溜一口泡面,一点愧疚都没有:“你提裤子先等会儿,先给我打个两三万,兄弟记你一辈子。”

“滚。”

景子瑜喝了口汤,电话已经挂断了,他慢悠悠地摸摸嘴:“年轻人,暴躁。”

没过多一会,郜楠打了五万过来。

还没等景子瑜来个自我感动,那小东西叼着他裤腿窜到他膝盖上。

“干什么玩意?”景子瑜拎起小东西的耳朵扔进纸盒箱子里:“睡觉。”

景子瑜的同情心也就这些,看在外面挺冷的,这小东西后腿受伤说不定会冻死,否则他才不会把这麻烦的小家伙带回来。

就这点同情心,他连根火腿肠都没了。

手机短信一直在响,景子瑜撇了一眼,那言的消息连连不断。

【你可别真不干啊,谁都不行就点名你来设计整体效果。】

【女孩子嘛,都这样,一会儿一套。人家也不是不给钱,她怎么说咱就怎么弄。】

【实在不行有商有量,咱们商量着来。】

景子瑜烦躁地揉揉脑袋回复:“让我继续设计她那酒店也可以。约法三章:第一可以驳回我的意见,但超过二十四小时驳回无效;第二设计理念按照我的来,我说不行就不行;第三……第三我还没想好呢,能成就成,不成就违约。”

这钱,不赚也罢。

景子瑜向来佛系,钱能赚就赚,赚不了也不强求。有钱就花,没钱也有没钱的活法。

大不了,郜楠那小子在他也不会饿死。

【成成成,我回去说,您老休息几天,这事儿交给我。】

景子瑜满意地合上手机,倒头就睡。

那边纸盒箱子里的小东西,吭哧吭哧扭到卧室。没忍住,然后放了个屁……

放屁之后就不动了,过了好半天床上的人没动静才往前挪动。

早上,景子瑜起来心脏的地方堵得慌,一口气喘不上来似的。猛地醒了之后,胸口上毛茸茸的小东西睡得可香了。就差没打个鼻涕泡泡,隐隐约约还有呼噜声。

什么玩意?

景子瑜下意识将这东西挥到一边去,最后一点瞌睡也因为这玩意吓没了。

早上,刚刚晨|勃的时候,这一下啥也没有了。

小东西打了个滚儿,扒拉着床边,差点掉地上。

“嗷嗷嗷……”

“怎么跑上来的?”

“嗷嗷……”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

景子瑜趿拉拖鞋,拎起小东西的耳朵扔出去,头也没回。说留一晚就一晚,多一刻也不留。

这留一晚还把他晨|勃吓没了,景子瑜一刻也不想多留。

冰箱里空空如也,连棵菜叶子也没有。

景子瑜就一个人,生活也就这样,随便吃吃填饱肚子就得了。

【我跟她说好了,按照你说的来。不过你那脾气收一收,我感觉这女老板看上你了,你发家致富指日可待。】

“我像是那种为了钱折腰的人吗……”

本想发个语音消息,景子瑜笑了笑没有发出去。是他说离家就离家,何必还想着之前做公子哥的时候。

他脾气不好还犟,死犟那种。

当年说走就走现在也绝不会灰溜溜回去,他就这样。

景子瑜准备出门逛逛超市,买点东西在家重新画酒店的设计图纸。他属于一工作好几天不出门的那种类型,闭关之前肯定在家存粮。否则饿死一时半会儿也没人知道,他孤家寡人一个。

门刚打开,一个通体雪白的小东西在门口瑟瑟发抖。

“你还没走呢?我可不养你啊。”

“去去去,一边去。”

景子瑜关上门往前走,他走路左右摇摆,一副懒散的样子。后面的小东西想跟着就跟着呗,反正他是不会再把它领进家门。

买了挺多东西,景子瑜打了个哈欠往回走,眼睛都不愿多睁开。

从前面的橱窗能看到后面那个小东西一瘸一拐地跟着他,还挺执着。

“嘭。”

景子瑜把门关上,小东西隔离在外。

爽啊,躲在暖烘烘的房间里吹空调看电视,非常惬意。

切个果盘,看看妹子的脱衣秀。电脑里还存着波多野结衣姐姐的视频,比起波多野结衣,景子瑜更喜欢苍井空老师。

“咚咚咚……咚咚咚……”

“谁?”

景子瑜懒洋洋地开门,眼睛半阂着:“有事?”

“小伙子,这是你养的宠物?”大妈指着地上的小白团子,又指了指自己的胳膊:“看见没,我是居委会的。”

“啊,怎么?”

“你这不行的呀,小狗放在门外这天能冻死。”

景子瑜准备关门:“这不是我……”

小白团子从门缝和景子瑜的腿之间挤进来,顺便把地上那一条不知道谁给的鱼一起拉进来。

景子瑜瞪着小东西,裤腿还有小黄鱼蹭到的鱼鳞。

“以后不能这样,否则我会告你虐待宠物的呀。养了它就要好好对它,你是它的主人。”

神他妈主人!

谁是主人啊?他就养了一晚上。

景子瑜瞪了眼蹲坐在椅子上,舔着爪子的小东西,地上的小黄鱼也被拖到门口。

这白团子昨天傻愣傻愣的,今天到聪明,赖上他了这是。

“你给我滚出去。”

小东西缩成一团,变成个团子,就是不走。

“走走走,赶紧走。”

景子瑜拉开门准备再将这东西丢出去,门口那个大妈还没走。两个人对视一下,景子瑜很果断关门。

他不爱和女人打交道,让他看看杂志还成,像是那种麻烦的,他能烦死。

宠物也是,养这玩意他嫌烦。

“就让你待一会儿,一会儿你还是要出去。”

景子瑜在碗里倒了杯牛奶放在小东西面前:“我也不知道狗喝不喝牛奶,你将就着吧,好东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ua了只小狐狸》<<<<

第3章 竟然是狐狸

小白团子展开身子,跌跌撞撞凑到碗跟前,大口大口喝奶。

景子瑜也懒得发脾气,门口那个小黄鱼和这只莫名多出来的小狐狸就让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景子瑜准备把小黄鱼扔进垃圾桶里,遭到那白团子的一阵不满。

“怎么的你?我就扔了怎么着吧!”

“嗷呜……”

景子瑜系好塑料袋扔到玄关处:“要么你现在跟着你的小黄鱼出去,要么小黄鱼自己出去。”

小白团子挺委屈的,舔了舔爪子,趴着不动。

景子瑜忙起来谁都不顾,从下午弄酒店的设计稿一直弄到晚上。顺便也把那个小东西忘了,让它一直待到了晚上。

困了倒头就睡,早上起来胸口还是闷闷的喘不上气。

景子瑜睁开眼睛,小东西和他大眼对小眼。

“啪!”

景子瑜将这小东西扔下去。

小白团子滚三滚才勉勉强强爬起来,大眼睛水汪汪的。

“你怎么又上来了?”

“嗷……”

小东西大概是饿疯了,叼着景子瑜的手指就不松开。

“松开!”景子瑜用力甩也没甩开。

“松开,再不松开我揍你了。”

“呜呜……”

景子瑜忍着疼,硬是用左手把它的牙掰开。

手指头四个牙印儿往外冒血,好几滴血珠子滴到地板上。

本来就不爱养这玩意,这下更是生气。景子瑜拎着白团子的尾巴顺着窗户扔出去,关上门拉上窗帘。

爱咋咋地,他就不养。

景子瑜家是个小院子,一户建,还没那么穷的时候买的。

底下还有草坪,一楼扔下去,摔不死人……摔不死狗。

刚扔下去,就听扒拉门的声音。

这狗还挺聪明,知道从门那进来的。

如果换做别人,说不定就养了。这是景子瑜啊,怕麻烦,就不养。

书房的门一关,啥也听不见。

这一呆就是三天,三天的闭关,设计图纸差不多都画好了。这次再驳回他真不干了,耐心就这些。

“喂?我在你家门口呢,开门。”

“钥匙在花盆里,自己进来。”景子瑜忙着把剩下的构造弄好。

他做事喜欢一气呵成,要干就连着好几天弄完再休息。

郜楠自己进来,刚开个门,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嗖”地一下蹿进来。郜楠啥也没看清,然后通体雪白的小东西坐在沙发上。

“景子瑜,景子瑜!”郜楠对着书房大吼。

“忙呢,别吵。”

“你养东西了?”郜楠不管不顾地推门进来:“你行啊,你养……”

“那玩意又进来了?”景子瑜放下笔和尺子,果然白团子窝在他的抱枕上。

景子瑜很后悔,为什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这只狗一根香肠?

“你要喜欢你把这狗带走。”

“这不是狗。”郜楠盯着小东西的爪子,又观察它的嘴巴:“这他妈是狐狸,银狐。傻逼,你以为是萨摩耶呢?”

“狐狸?”景子瑜也盯着小东西:“银狐?是不是特贵?”

“贵,看这毛色,老贵了。”

景子瑜眼睛一亮:“能卖多少钱?”

郜楠起身,一脚踹在景子瑜身上:“你丫还是人不?这小东西有灵性,你偷着乐吧。”

“你看我的样子想乐不?”景子瑜坐到沙发上:“表卖了?”

“卖了,一百万。”

“一百万?”景子瑜跳起来:“你知道那表有多贵吗,一百万……”

“能卖出去就不错了,有几个人能买得起的?况且你要的急,平时也不好好打理那表,都有划痕你怪谁?”

景子瑜咬牙切齿,想想就憋气。

他没戴那表几天,当初随手扔在家里也没放在盒子里保护。偶尔掉地上那么一次两次,有点划痕他也不在意。

谁想到有一天他会沦落到变卖家产的地步,早知道就好好供着这块手表。

“行吧,一百万就一百万吧。你拿十万走,剩下的九十万打我卡里。”

“哟,借你五万给我十万,这么高的利息?”

景子瑜挥挥手:“剩下的五万,让你把这狐狸弄走。卖不出去,留着干嘛。”

“它在你这儿多少天了?”

“一个星期了吧?谁知道呢。”

小狐狸盯着景子瑜,以防景子瑜又把它扔出去。

景子瑜也盯着小狐狸,心想这小东西在外面这么多天怎么就没走也没饿死呢。

一人一狐,你盯我我盯你。

“你最近不是手头紧,运气也不好吗。”郜楠道:“《山海经》有云: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汉代有云:太平则出而为瑞。也就是说,九尾狐是有祥瑞的象征。”

“你说这玩意能给我带来钱?”

“俗气!不过狐狸招财,说不定闷声发大财。”

“你别蒙我,《山海经》里说的是九尾狐。”

“啥狐狸不是狐狸,只要能招财就是好狐狸。说不定银狐九尾八百年前是一家呢。”

说的是!

景子瑜盯着小狐狸,这小狐狸看上去软软白白的,还挺精明。赶也没赶走,这么多天就在他家门口晃悠。

盯了一会儿,景子瑜从家里的杂物间翻出三炷香,点上。

然后对着小狐狸就是三拜九叩。

郜楠吓了一跳:“你干嘛呢?”

“拜一拜,说不定我就发家致富了。”

“卧槽!”郜楠竖起大拇指,水土不服就服景子瑜:“景子瑜你没谁了。你要缺钱还不如回家继承家产呢,不比你现在过得好。”

“那能一样吗,现在回去就证明我这些年白混了……我这香插在哪比较好?”

“九十万打你卡上了。”郜楠摔门就走。

“是九十五万!”

“嘭!”

啧啧!

景子瑜摇头:“暴躁!”

景子瑜在家里绕了两圈,找了个已经开不出花的花盆,插上三炷香:“将就一下啊,以后我给你买个你的等身像,天天供着你。”

小狐狸哪管它,抱着自己的尾巴要睡觉。

它在外面冻好多天了,不饿,就是困,想找个暖呼呼的地方睡觉。

“喂,别睡。”景子瑜一巴掌把小狐狸拍醒:“咱俩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了解一下诗词歌赋人生哲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ua了只小狐狸》<<<<

第4章 你叫元宝

“嗷嗷……”

“你能给我带来祥瑞之兆是吧。”景子瑜想了想:“要不叫元宝呗,金元宝是个好东西,就元宝吧。”

“宝儿啊,以后爸爸发家致富就靠你了。”

景子瑜满意地拍拍元宝的脑袋:“行了,诗词歌赋人生哲学谈完了,睡觉吧你。”

元宝舔了舔爪子,继续趴在抱枕上。

原来景子瑜不信这玩意,什么祥瑞之兆他一点也不信。这次想着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设计赚到钱就继续把小狐狸留下,赚不到钱银狐这么贵也能卖个好价钱。

据说狐狸的毛也能赚不少……

“宝儿,你吃不吃巧克力?狗不能吃巧克力,你是狐狸,能吃吧?”

景子瑜剥了颗巧克力,元宝睁开眼睛一口就叼进嘴里,咬了两口就没了。景子瑜又给它两颗,照样两三口没了。

巧克力挺贵的,据说是意大利产的,郜楠上次去意大利给他带了两盒回来,景子瑜都没吃几颗。想想万一这小东西能真给他带来祥瑞之兆,吃几个巧克力又怎样。

忍了!

“我忙了,你别到处乱窜。”景子瑜打了个哈欠,巧克力纸扔进垃圾桶里,戴上眼镜开始工作。

他有一点点近视,平时不戴眼镜,除非画设计图才会戴。

景子瑜总是懒洋洋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是工作时他会精神起来,像变了个人似的。

元宝趴在桌子旁边看景子瑜工作,缩成个团子。

它的尾巴蓬松蓬松的,有它身体那么大。

在狐狸当中,元宝属于微胖形的。可能银狐都比较胖,毛比较蓬松,在那一窝就是个圆圆的大白团子。其实拎起来,元宝一点也不重,轻到没有重量。

景子瑜找了半天尺子也没找到,他桌子比较乱,除了他自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找到他桌子上的东西。

撇了眼元宝,他拎起元宝从它肚子下拿起尺子。

“虽然你是招财的,还是要提前说好。我工作的时候你别烦我,不要睡我胸口上,也不要把我家弄乱,拉屎自己出去找地方拉我不给你清屎。”景子瑜低头划线条:“以上四点你遵守我养你,否则咱俩一拍两散。”

一拍两散这词用的不好,景子瑜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用什么代替,就这么着吧。

都说狐狸通人性,应该听懂了吧。

画完图纸全部都弄好已经十一点了,景子瑜脱了衣服洗个热水澡。眼镜一摘,离开工作台,又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元宝也跟着进来,景子瑜大大咧咧地打个哈欠:“你进来干嘛?去去去,溅一身水。”

“嗷呜呜……”

元宝跳到洗漱台上,盯着景子瑜继续舔爪子。景子瑜也懒得把它扔出去,看就看呗,一只狐狸。

洗完澡,景子瑜随便擦了擦头发趴在床上,元宝也跟着上来。

狗都分公母,狐狸也要分公母啊。

“宝儿啊,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来,爸爸看看。”景子瑜揪起元宝的尾巴。

元宝挥舞着爪子不让看,越不给看景子瑜越想看。

咋的,看一下公的母的不过分吧。知道是公是母以后才知道是抓公鸡还是抓母鸡拜,要对财主的胃口才好发大财。

景子瑜按住两个小爪子,另一只手揪着元宝的尾巴:“哎哟,公的,你有蛋啊,我摸摸……”

“嗷……”

元宝抬起爪子就是三条杠,景子瑜脖子上出现三条血痕。

“疼疼疼……我就摸一下怎么了,都是有蛋的,害羞什么?”

突然有点不想养这玩意了。

元宝跳下床钻进床底下就不出来,景子瑜也懒得管它。爱出来不出来,别说是招财的,就是财神爷他也不供着。

第二天起来元宝也没出来,平时家里都是一个人,景子瑜都忘了家里还有只狐狸。

那边催着他设计图纸,要去场地看看,没问题打算今天动工。

景子瑜打着哈欠穿上衣服准备要走,他早上不吃东西。不饿的时候中午也不吃,一天就一顿,甚至一天啥也不吃,也可能一天三四顿都在吃东西。

元宝听到门口的动静,从床底下爬出来。

“嗷嗷嗷……”

“哟,把你忘了。”景子瑜放下车钥匙,在冰箱里翻了翻,牛奶倒进碗里,面包撕碎扔进去:“凑合吃点吧,我也不知道狐狸吃啥,改明儿我查查。”

“吧唧吧唧吧唧……”

元宝吃得可香了,看着景子瑜有点饿。咬了口面包,自己也随便吃了点。

这么多年,难得早上吃点东西。

平时都是起来洗把脸就走,最多不超过五分钟就能出门。

等元宝舔完最后一滴奶,景子瑜把碗放在水池里:“你在家好好呆着,我出去一趟。晚上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茶几上有水果,饿了你随便吃点。”

“嗷呜呜……”

元宝不干了,叼住景子瑜的衣服。景子瑜往前走,这么一带,元宝就跟挂在身上似的。

摇摇晃晃的,跟一个大挂件儿似的。

“下去。”

“呜呜呜嗷……”

“你怎么那么烦人?让你在家你不干,把你扔出去也不干,黏着我做什么?”

元宝就叼着景子瑜的衣服,怎么弄也不下去。

景子瑜看了下时间,约好的上午十点,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他虽然懒散,但对时间观念很强。只卡点,不迟到。

时间来不及, 他关上门就走,身上还挂着个狐狸也没空管。

开了车到酒店,元宝已经在景子瑜怀里睡了。元宝能睡,像猫一样,窝在一个地方就能睡。

景子瑜停好车,拎起元宝的尾巴往衣服里一塞。

“嗷嗷……”

“大哥啊,大小姐已经等您五分钟了,你可真会卡点……这,什么玩意?”那言指着景子瑜鼓起来的衣服:“你怀里的是个啥,怎么还带动的?”

“我儿子。”

景子瑜懒洋洋的把元宝捞出来甩给那言:“你看好它,我去谈生意。”

“你好好跟那位大小姐说话,咱们的财神爷。”

景子瑜心想,他的财神爷现在就在那言手里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rua了只小狐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