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时晓妖尊的小说,刘红英,大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作者:时晓妖尊

主角:刘红英,大成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团宠+金手指+甜宠】爱看小说的时初,因为催更被传送到年代文里,穿书就算了,还变成了活不到10万字的女配身上!
什么?女主是她的堂姐?
还想抢她的空间玉坠?
女主这么喜欢抢她机缘,不好意思,作死的时初和女主杠上了——
女主找她麻烦,她杠。作者也找她麻烦,她也杠。
但是这书里大反派BOSS怎么也频繁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时初表示,如果能和大反派合作一起整男女主,那样的话,想想就刺激……

第1章 穿越?女炮灰?

“孩她爸,这初初好像发烧了,你摸摸这小脸,滚烫的。”

“啊?发烧了?我来看看。真是发烧了,这大半夜的,家里也没药,也不知道李大夫有没有睡觉?”

“这都深夜了,肯定睡觉了。但是初初这么烫,万一烧坏脑子怎么办?”

“那行,我带她去李大夫家,你留在家里,那三孩子还在那屋睡觉,家里得留一个大人。”

时初隐隐约约听到对话声,她的脑袋很疼也很晕,但是这对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非常昏暗的灯光给整糊涂了,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木箱上放的是油灯吧?

还有这简陋的土墙,不是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房子?

一位农村妇女突然出现在时初的视线里,只见她小声说道:“初初醒了。初初,你发烧了,现在让你爸爸带你到李大夫家看看,如果需要挂水或者打针,别怕,你爸爸在你旁边保护你,而且一会就好了,知道吗?”

时初傻眼了,这对话也太熟悉了吧?再结合这环境,时初知道什么原因了。

这不是她看了三天三夜的年代文小说开头里的情节吗?

时初脑袋顿时炸了,不是吧不是吧?她不会是因为催更,然后被整到这书里吧?

卧槽,不会这么离奇吧?

她也进入穿越大军里了?难道是女主?

等等,刚刚这位大妈叫自己什么?

初初?

初...初初?

时初?

和她同名的时初?

卧槽,不是吧?

最惨的女炮灰?

不行,她需要认证一下。

时初干着嗓子问道:“我叫什么名字?全名。”

刘红英被时初的话给吓坏了:“这孩子,脑子不会真烧坏了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

“告诉我名字。”

时初固执的又问了一遍,这次刘红英倒是说了:“你叫时初,小名初初。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道晴天霹雳在时初脑海炸响,她顿时瞪大眼睛露出惊恐之色。

真的是女炮灰,她居然穿越到活不到十万字就领盒饭的最惨女炮灰身上,而且现在才六岁,是年代文开头篇的那段。

我滴个神啊,请来一道闪电劈死我吧!

刘红英见时初小小年纪居然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这下真吓坏她了,她连忙叫一旁穿衣服的时大成说道:“孩她爸,你快一点,初初脑子被烧坏了,她现在的情况不正常。”

时大成刚刚也听到她们母女的对话,手上的动作加快,连袜子都没穿,连忙抱起时初用小被子把她裹起来就往外走。

时初此刻已经崩溃了,这本书看的时候,就觉得作者对书里的女炮灰时初不太友好,原因是这书里的女主是时初堂姐时丹,时丹有着很强大的女主光环,还是穿越回来的女主大人。

她知道时初脖子上的玉坠是空间玉坠,就在时初这次发烧的第二天,她过来以看望时初为由,偷偷拿走了时初的玉坠。

时丹是一个心机很重的女主,她对时初很不友好,处处针对她。

在时丹前世的时候,时初过的比她好,嫁的男人不但帅气还有钱,最让她嫉妒的是,对时初还特别好。

而她和时初完全相反,她被花言巧语的男人娶回家,生了一个女孩之后,天天被家暴。

时丹能重生,也是因为被她男人打晕死过去,然后意外回到龙汉国1984年的80年代初的时候。

时初知道,女主时丹因为有了空间玉坠,不但让时丹变得更漂亮,还把她变的更有智慧,加上前世所见所闻,时丹很快成了这灵沟村神童。

时初记得,时家有三位哥哥,这三位哥哥并没有被女主洗脑,对时初一直当亲妹妹对待,但也因为没有听女主的授意,导致后来整个村里人都排挤时家三兄弟。

三位哥哥的后半生,时初记得书里有简单的描写,据说跟女主关系不好,是时家混的最不好的。

后来时初和时丹上同一所中学,在初一那年,时丹和男主见面,时丹对男主一见钟情,但男主一开始喜欢的是时初,这让时丹更嫉恨时初了。

于是她用各种舆论压垮时初,最终在时初初二那年冬天,她投河自尽了。

时初想到这里,她在内心大呼我要回去,这女主在书里看是爽文,女主心狠有主见。

但是现在,妈呀,时初直呼太刺激了,居然和女主杠上了,这不找死吗?

就在时初崩溃的时候,屁股上突然被针扎了一下,她的小屁股顿时一紧,连忙睁开眼睛往身后看,这才发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叔给自己打针,而她的爸爸,正抱着她。

时初晕针,她刚要大喊,就听见李大夫说道:“好了,再把这个药吃了,记住,明天一天吃三次,每次吃一粒,连续三天,就差不多好了。”

时初那声被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她现在是叫还是不叫?

时大成把时初的小裤子提起来,对李大夫连连道谢:“太感谢李大夫了,这么晚还来打扰你。这药钱先记账,等过年的时候,一起结算。”

李大夫拿下厚厚的白色口罩笑道:“现在刚入冬,很多孩子都在换季感冒,已经习惯了。钱没事,等你们手头松一点再给我也行。”

时大成不好意思道:“那不行,你进货也要钱的,你放心,过年的时候,我一定会把今年的药钱都给还上。”

时初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没有表态什么,而是默默的伸手摸自己脖子上的玉坠。

这个玉坠,在书里有描写到,说时初当时是在山里被捡回来的时候,脖子上就有这玉坠了,刘红英担心孩子小,玉坠会弄丢,给收起来几次。

但每次把玉坠离开时初,时初就会生病,久而久之,刘红英就把这玉坠一直放在时初的脖子上,但一直放在里衣里,倒是很少人发现。

时初摩擦玉坠,在心里想到,明天时丹就会来拿走玉坠,虽然比自己大一岁,但时丹的力气很大,而且她的芯子是成年人,她的那张嘴,自己可能对付不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今晚就滴血认主。

只有滴血认主,玉坠就不会被其他人拿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第2章 空间

时初看到一次性针头,在李大夫和时大成在说话的时候,她悄悄走到柜台那里,拿起一次性针头对准自己的中指头就是一针,而这时被李大夫看到,他连忙走过来说道:“嘿,这个针不能玩,很危险。快拿这个棉花把伤口捂住。

时初怎么可能把血给棉花,她忍着疼把冒出来的血擦到玉坠上,就在时大成准备责怪她的时候,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爸,疼,这针是坏针,它扎疼我了。呜呜呜呜......”

被时初这么一哭,时大成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对李大夫道歉,然后抓着药,抱起时初往回家赶。

走在深夜的路上,时大成问时初:“初初,你刚刚为什么要扎自己的手?你以前过来也没有见你这么调皮啊。”

时初很不习惯的抱住时大成的脖子,把头搭在她爸爸肩上,也不敢看后面,就闭着眼睛说道:“那个针头是蓝色的,没见过,我以为是什么玩具呢。”

时大成哭笑不得:“李大夫那里是没有玩具的,下次可不能顺便动别人的东西,这样会让别人不喜欢的。”

时初动了动头:“哦,爸爸我记住了。”

等回到家里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刘红英一直在家里等着他们父女俩,随后简单的小声嘀咕一会,就上床睡觉了。

时初这会根本睡不着,她对空间很好奇,就等爸妈睡着了,她准备偷偷进空间看看。

因为没有手机,时初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只是大概有十五分钟左右,终于听到爸妈的呼噜声。

夹在中间的时初,慢慢的想坐起来,但被妈妈刘红英一手搭在她的小肚子上。

她身子僵硬,在心里感叹:还是三个哥哥睡在一个房间比较好,起码他们睡觉很沉。

又过了一会,时初才轻手轻脚的爬出被窝,然后跟着书里说的那样,在心里默念进去,果然她的身影真的进空间了。

看到空间里的一切,真如小说里那样,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有小院子和两层木楼,还有一个标配的灵泉,大概有篮球场那么大。

一条小溪,小溪里的鱼,果然如描写的那样,整条小溪都快装不下它们了。

小溪的左边是果园,这面积多大,时初不知道,只知道看不到头。

小溪右边是一大片黑土,都是空着没种任何东西。

黑土旁边是药园,时初没有走过去看,所以也不认识那里都有什么药材。

这不能怪她见到这些药草不激动,她没穿书之前,就是一个单身贵族大龄青年。

她是一名孤儿,在孤儿院张大,不是没被人领养过,但是后来被退回孤儿院了,原因是,她太孤僻了,领养她的中年夫妇不喜欢这性子,所以给退回来了!

退!回!来!了!!!

她应该是第一个被领走还会被退回的人!!!

不过她待的城市是一线城市,所以就算在孤儿院张大,条件也不差,提供她上学,等她考上大学之后,自己赚钱交学费养自己,孤儿院只养到十八岁成年,就不会再养她了。

她是学服装设计的。前三年一直当助理,后来在公司转正做一名不知名的设计师,又做了四年被提升主管,等她三十岁的时候,已经是一名很有名气的国际设计师了。

如果不是过年假放纵自己,一下子迷上这本书,也不会看了三天三夜,最后还被弄到书里来。

时初往那木屋走去,小说里可是说了,时丹就是得到这里有一本修真秘籍,所以她的光环越来越强,也为什么时丹越发的目中无人了。

时初没有细看木屋里的结构,她直奔一楼左边的房间里,那里有一个木柜子,第二个抽屉里就是放那本修真秘籍。

时初抽开抽屉,发现里面果然有一本书,但是上面的名字和时丹得到的不一样,时丹当时得到的是大力幻决,顾名思义,修炼它,会让你的力气奇大无比。

这也是时丹为什么会有“拔山扛鼎”这个外号了。

当时她看到这个外号都快笑死 ,时丹很不喜欢别人这样叫她,但是随着她的知名度越来越大,很多网友包括她的朋友都这样叫她。

时丹为了保持完美形象,就一直忍着,时间一久,她也习惯了。

不过时初现在看到书籍,居然不是大力幻决,而是叫“无情神功”。

时初自语;“这什么意思?炼了它就变成无情无义了?我可不想变成冷血动物,算了,这个暂时不动,以后再说吧。”

就在她自言自语后,脑海里突然有道虚无缥缈的声音“无情,是让你跟随自己的内心走,做到无恨、无悔、无愧......”

时初一惊,这说话的人是谁?书里没有这个环节,哪里出错了?

“前辈?前辈?”

时初喊了两声,见无人回应,她对虚空行礼道谢“多谢前辈指点,时初知道该怎么做了。”

时初把已经放下的书籍又拿起来,然后走到灵泉旁边根据书上写的那样,开始尝试运行灵气。

“初初?初初?你醒了吗?”

时初在睡梦中被人叫醒,但她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这情形她知道,现在喊她名字的,就是女主时丹。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就是这个时候把她脖子上的玉坠悄悄拿走的。

“初初?你怎么那么能睡?太阳都晒屁股上了。”

扎着马尾辫的时丹,小小年纪,眼里却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成年人目光。

虽然穿着朴素,但被整理的很整洁。

时丹见时初一直睡觉,她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见屋里没其他人,她伸手摸到时初脖子上的玉坠。

时丹的手有些激动:就是这玉坠,看似普普通通,谁能知道,它居然是空间玉坠,如果不是自己在前世有一次听到时初说漏嘴,她又怎么可能知道?

时丹有双丹凤眼,不笑的时候很冷。

她抿着嘴轻手轻脚的靠近时初,然后把时初挂在脖子上的绳子解开,把玉坠拿到手上,时丹也不细看,就连忙把玉坠放进提前准备好的里衣口袋里。

然后装模作样的说了句“算了,初初继续睡吧,姐姐改天再来看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第3章 女主时丹

说完就准备转身就走,就在这时,时初醒了,看见时丹惊喜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这是要走吗?你不是来看我的?”

时初声音很大,她知道她妈妈刘红英就在外面简易的厨房里。

时丹身体僵硬,她暗恨时初这个时候怎么会醒?

气归气,她还是露出笑容转身看向时初,她轻笑道:“初初醒啦,刚刚我叫你几声都没醒,却在我走的时候,你醒了。”

这话说的,这是责怪时初醒的不是时候?

如果不是成年人,还真听不出来时丹话里还有另一层含义。

时初像是不知道此刻时丹笑的多不自然,她露出憨笑:“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名字,所以醒了。姐姐你等我一下,我这就穿衣服,我们今天玩什么?”

时丹在时初低头找衣服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听说你发烧了,所以过来看看你。今天就不玩了,你好好休息,姐姐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时丹转身就走,结果刚到房间门口,就听到时初惊慌的声音:“哎呀,我的玉呢?我的玉怎么不见了?”

时丹站在门口闭上眼睛深呼吸,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生气,也不能露出马脚,不然她就错过拿玉最好时机了。

她转身好奇道:“玉?什么玉?”

时初惊慌失措的说道:“我脖子上的玉,它不见了。妈妈,妈妈,你在哪?我玉不见了,呜呜呜呜......”

时丹没想到这小破孩居然还没说两句就叫大妈过来,还好她不是小孩,知道怎么应对。

“你先别哭了,先找找看,是不是被收起来,或者你丢到哪去了?”

时丹被时初哭的很烦躁,都六岁了,遇到一点事就哭,真的让人感到很讨厌。

刘红英听到哭声,连忙走进来,手里还拿着切菜的菜刀。

见时初坐在床上哭,她赶紧问她们俩:“怎么了?初初为什么哭?”

时初爬起来抱住刘红英的脖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妈...妈妈,我...我玉不见了,我睡觉前...还摸着玉睡觉,可...可是我刚刚醒来,就不见了,”

刘红英大惊失色:“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见了?我早上起来的时候还看到在你脖子上啊!”

说完母女俩不约而同看向时丹,时丹瞪大眼睛反问她们:“你们看我干嘛?我也是刚进来啊。而且我拿她玉干嘛?”

时初红着眼睛对刘红英说道:“妈妈,不是姐姐。姐姐她一直对我很好,虽然刚才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她在,但一定不是姐姐偷的。”

刘红英心疼的抹掉时初的眼泪说道:“妈妈没说怀疑姐姐,就是想问问,她有没有看到其他人过来。先别哭了!”

时丹一脸气愤,眼珠转了转,突然抬头看向刘红英说道:“大妈,刚才确实有人过来过,但是又走了。”

“是谁?”

刘红英和时初同时看向时丹。

时丹一脸镇定道:“就是和初初和玩的很好的小丫头,那个俐俐。”

时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她一直清醒,还真有可能被女主给忽悠了。

真不愧是重活一世的人,撒谎真的是信手拈来。

时初在半夜的时候,特意在空间灵泉里找到一块有瑕疵但也很昂贵的小玉,连夜把脖子上的玉给调换了。

时初试过,空间玉坠就算不戴在脖子上,把它放在空间里,只要时初默念,她就可以自由进出空间。

所以时丹现在拿的那块玉,它确实值钱,但它只是一块玉,没有空间这个功能。

时初可不想就这么轻易被时丹拿走,哪怕不是空间玉坠,她也不想这么便宜她,所以她故意让她难堪,也想在刘红英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

果然女主大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六岁小朋友都不放过。

赵小俐是小时初的好朋友,这脏水也泼,这是欺负赵小俐人小不会说话吗?

刘红英盯着时丹再次问一遍:“俐俐?她什么时候来的?我就在厨房,怎么没听到她来的声音?”

时丹很肯定的回答:“就在刚才,她听说初初发烧,所以没有像平时那样叽叽喳喳吧!”

赵小俐在家看着她哥哥赵小勇做作业,她不认识哥哥的课本上的字,但是她会安静在一旁看着。

灵沟村是在山脚下的一个村子,房子就是那种从高到底,时初家比赵小俐家低一排,时丹家比时初家还要低一些,时初家属于在中间,不上不下。

刘红英牵着时初同时带着时丹来到赵小俐家,赵小勇看到来人连忙起身:“大妈,初初,你们有事吗?我妈去地里了,还没回来。”

赵小俐看到时初笑着跑过来,她抓住时初关心道:“初初,听说你发烧了,那你现在好了吗?”

时初笑着回答:“我好了,已经不发烧了。”

刘红英对赵小勇笑道:“没事,我不是来找你妈的,我就来问问俐俐,刚刚有没有去我家看望初初啊?”

俐俐听到自己的名字,看向刘红英摇头,一脸单纯的回答道:“没有啊,我想去的,但是哥哥说初初需要休息,所以我就没去。”

一直没说话的时丹很冷静的开口:“俐俐,你刚刚不是偷偷下去看初初吗?还和我说话呢,你忘记了?”

“啊?我刚才下去了?我怎么不记得。”

赵小俐歪着小脑袋开始回想,她刚刚是出门了,但是是上厕所啊,她记得她没去看初初啊。

时丹看着俐俐很肯定的回答:“仔细想想,刚才是不是悄悄来到初初房间,见她还在睡觉,你就跟我说,等她醒来再找她玩。你忘记了?”

时丹有些类似催眠一样,把没有的事说的跟真的一样,赵小俐很显然被她的话陷入自我怀疑当中。

赵小勇这时候开口道:“刚刚俐俐是出门了,不过她是去厕所。大妈,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跟俐俐有关?”

赵小勇也才十岁,但他明显比赵小俐要聪明,也没有被时丹的话给带偏。

刘红英不动声色的把几个孩子的表情看在眼里,随后对赵小勇说道:“没事,就好奇今天怎么没看到俐俐去我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第4章 怎么不行?

“初初,我们回去吧,就不打扰小勇写字了。”

赵小俐还在用她有限的思维在回想,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去初初那里了,不然丹丹姐为什么说看到自己过去?

可她不记得她去过啊。

时初见赵小俐那张可爱的小脸都快皱成小老太了,她小声道:“别想了,我没看到你去,反正我醒了,屋里就我和姐姐在。”

本来刘红英已经带着时初准备走,时丹却站在原地说道:“大妈,所以我是清白的,初初的玉丢了,可不要怀疑我。”

时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一脸惊愕的刘红英。

这丹丹才七岁吧,怎么做事说话都像一个大人说话呢?

还有,她突然说出这句话的含义,意思是俐俐偷的?

刘红英第一次发现,这丹丹不简单。

刘红英是时家里唯一一个上过初中的人,她不会像没上过学的村妇那样,容易被表面所迷惑,她有自己的判断。

这个时候赵小勇听出不对劲了,他连忙问初初:“初初,你的玉丢了?怀疑我妹妹拿的?”

时初还来得及说话,刘红英开口了:“没丢,是丹丹话没说清楚。”

回到家里的时丹,她对她妈妈王燕说道:“妈,我想睡一会,你不要进来打扰我。”

王燕正在切喂猪的野菜,听到时丹的话,不解的问道:“这才上午,你就要睡觉?是哪不舒服?”

时丹有些不耐烦的站在门口那里回应:“没有,就是昨晚没睡好,中午再进来喊我吧。”

时丹说完也不看一眼王燕,就进屋了。

时丹不喜欢王燕,前世就是她重男轻女的原因,只让自己读完初中就不让她继续上学,把她早早丢进社会这个大染缸,让她认识了她前世的丈夫,如果不是王燕,她也不会一直被家暴。

这一切,都怪她妈王燕。

这一世,无论如何,她也要上大学,然后让自己变的富有起来。

王燕见时丹对自己态度冷淡,这让她忍不住骂了两句:“真是没规矩,你妈跟你说话呢,你这什么态度?昨晚睡那么早,你居然说没睡好?”

“你看看其他小孩,哪个不是早就起来帮忙做事了?你呢?一早上见不到人,一回来就说睡觉......”

时丹无视外面的唠叨声,她走进一间简陋的西边房间,房间没有门,只有一个窗帘遮一下,时丹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很不喜欢,但现在也没有办法。

她坐在木板床上,然后从里衣的口袋里拿出那块玉。

仔细看了看,这玉也太好看了,绿白相加的颜色,摸在手里带着一丝温热,光滑的如丝绸一样。

这样的玉,如果拿到以后,绝对能卖到天价。

这时初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玉?大爷和大妈也是个傻子,这么好的玉,居然放心挂在时初的脖子上,被偷是迟早的事。

这次就算不是她拿,就是别人,估计很多人早就盯上时初的玉了。

与其给别人,那还不如给自己,起码自己会把它利用最大化。

时丹厚颜无耻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完美的抬价下。

然后她把提前准备好的针拿出来,对着自己的食指头就是一针,血珠立马冒出来,时丹连忙把玉拿起来,把血滴上去,一滴不放心,她一连滴了三滴血。

她以为会像书里说的那样,血会被玉快速吸收,结果滴上去的血不但没被吸收还往下滴,这一发现让时丹有些慌乱:“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吸收?难道我的血不行吗?”

时丹不甘心,她又连续滴了三滴血上去,可结果还是一样,全都往下滴。

时丹此刻一点也不淡定了,她惊慌的举起玉坠仔细看着:是我血的问题?在前世,时初明明说漏嘴的时候说了,自己的血不小心弄到玉坠上,然后就开启空间。

时丹想到:难道不是人人的血都可以?难道只有时初的才可以开启?

时丹不甘心,她还想着拿这空间做很多事,如果没有这空间,那她的计划里,有很多事就做不起来了。

时丹被气的不轻,自己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偷这玉,结果偷回来没有用。

而且自己有些心急,刚刚的表现,肯定会让大妈引起怀疑。

这样一想,真不划算,她以后可是还要依靠那三个小子为自己做事,如果让大妈对自己不满意,那想要他们无条件为自己做事,就有些困难了。

时丹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她连忙把带血迹的玉往简易的枕头塞进去,就在她刚塞进去,王燕和时丹的奶奶朱芹走了进来,见时丹坐在枕头旁边,王燕不满意的开口道:“你不是说睡觉吗?你在干吗?”

时丹态度很不好,她连看王燕一眼都懒得看,她奶奶朱芹,她更讨厌,和她妈一路货色,都是重男轻女。

天天念着儿子好,她就搞不明白了,同样是女人,为什么会有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长大了还不是她往家里寄钱?她大哥时树除了败家,给家里贡献什么?不停地吸血吗?

朱芹今年六十五了,和时丹爷爷自己住,偶尔会到老二时大功家吃饭,至于老大家时大成,穷的揭不开锅了,也不愿意看到大儿媳,自然去的就少。

如果不是大儿媳刘红英给时家生了三个儿子,她连进老大家的门都不愿意。还有那个野丫头,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种,老大家居然当宝一样养着,真是脑子有shi。

“你们进来干嘛?”

时丹双手抱臂,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让王燕恼火,一巴掌拍到时丹精心扎好的马尾辫上:“这是我家,我想进就进,还要听你同不同意?我说你这死丫头,这两天吃错药?”

“以前我怎么没见你脾气这么大?你妈我让你干什么,你一个屁都不敢放,这两天不得了,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那你赶啊,现在就赶我走。”

老太太朱芹在一旁冷眼看着,见时丹满眼的嫌弃,她不由的骂道:“赔钱货就是赔钱货,养不熟。去,把那死丫头叫上,一起到后山捡点干树枝回来,我晚上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八零:腹黑团宠干翻作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