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魂灵柩》残缺的月神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星魂灵柩

作者:残缺的月神

主角:无

类型:玄幻

简介:这里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世界,没有仙,没有魔,也没有鬼。
没有绚烂多姿的仙境世界,只有凌乱不堪的荒废古城,
仙气?斗气?真气?都没有
仙山?神域?想什么呢?
主角于乱世苏醒,跟随星辰的指引,带着至善之光
踏遍山河,为匍匐在黑暗下的众生照亮天地……

第1章 引子

星魂历1100年

这已经是星魂联合舰队不知道第几次巡视太阳系了。

自从三十年前,那位大人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挪走了银河系,隐藏了银河系的坐标,之后又消失在茫茫宇宙中。人类恢复了和平,但是为了保护星魂大陆,保护太阳系,星魂联合舰队三十年如一日的巡视着太阳系。

人类的科技大爆炸,让舰队的航行速度比三十年前增加了百倍不止。

文明号战列舰舰长康少平看着眼前的数据云图,心里想着:“那位大人如果还在的话,看到现在的联合舰队应该会很高兴吧。”康少平今年50岁了,30年前,是首批星魂联合舰队的一个年轻的勤务兵,远远的看着那位大人,力挽狂澜的拯救全人类。那样宏伟的壮举,是他一辈子追求的方向。虽然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他在文明号上服役了快十年了,也已经十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妻儿。

在十年前儿子高考的时候,本来他在学校门口等儿子高考结束,突然接了个电话,就被宇航局的同事接走了。

事情太突然,没来得及通知妻子,当时宇航局的一号领导说,当局公关部会派人去为妻子说明情况。然后自己就到了距星魂大陆35亿公里远的太阳系巡航线上。巡视太阳系是星魂联合舰队里的机密任务,家属都不能知道。这也是星魂防卫指挥部为了不让那些激进分子散播谣言,造成人类恐慌做的最妥善的处理方式。

只是苦了那些默默隐藏身份,隐藏去向的英雄们。但是为了全人类的安全,只能牺牲少数人的幸福了。

知道曾经发生宇宙战争的人类寥寥无几,99.99%的人类还不知道银河系已经不在原来的宇宙坐标,更不知道星魂联合舰队的存在。

康少平此时心里在想,回到家该怎么和妻子解释自己这十年都去哪了呢。等这次回去他就要退休了,终于可以和家人在一起了。

看着在文明号上忙忙碌碌的同事战友们,康少平打开战舰指挥室智脑的语音公共频道,清了清嗓子说道:

“同志们,799名文明号上的战友们,还有48小时,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感谢这十年来大家默默的在自己岗位上辛苦的工作,感谢大家为守卫太阳系、守卫全人类作出的贡献。这一次回去,我也要退休了,有些年轻的孩子可能还会再次来到这条巡航线上。我希望,在未来的工作中,大家像现在一样为守护全人类而战。”

接着他念出了战舰上所有人的名字,用以致敬这些战友,这些兄弟在这十年间的不辞劳苦。

战舰各个舱室爆发了热烈的欢呼声,这群孤独的英雄们,终于可以回家了。他们很欣慰,舰长记得他们每个人的名字,这是他们心里的骄傲与自豪。

康少平听到从各个舱室语音里传来的欢呼声,心里不由的生出了火热,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想一直守在这个岗位上。宇宙太大了,宇宙之外还有宇宙,这事只有地球最高层的那些人知道。

他们的敌人太强大了,强大的令人绝望。

当康少平还在想着怎么去解释自己离开的时候,智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好听的女性声音响起:“舰长,我们探测到从太阳系外50万公里处有一颗陨石正在以每秒280公里的速度向太阳系靠近。探测器显示,陨石上有微弱的生命信号,陨石到达预计29分钟30秒。”

康少平听到此话,严肃的说道:“什么?生命信号?全舰进入战备状态。把画面切过来。”

一系列指令通过战舰指挥室的智脑上发送出去,整个文明号上的武器系统被激发,所有人紧张的看着从智脑上传过来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被放大的菱形不规则的陨石正在向他们靠近。

正当陨石要进入战舰的射程范围内时,一个充满空灵的女性声音在康少平的脑海里响起:“少平,停手吧,是他回来了。”

康少平知道这个声音是谁,他在三十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的声音。

康少平又在智脑上下达了一系列指令,战舰的武器系统慢慢的关闭了。当他们准备放松警惕的时候,智脑又传来了一个画面。这个战舰上的智脑是自动识别系统,只要在战舰雷达范围之内的宇宙空间中有任何的异动,智脑就会精确的捕捉到异动的画面。

在文明号战列舰前方一千公里的宇宙空间中,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孩,就这么凌空而立在宇宙空间里,完全没有受到真空和宇宙辐射的影响。

战舰上所有人都被这个不可思议的画面震惊了。只有康少平神色平静的看着这个少女,嘴里嘟囔着:“三十年了,她还是老样子。”

画面里,当陨石距离战舰只有五千公里的时候,宇宙空间中的少女身形一闪,已经从原来的位置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已经在陨石上了,女孩走到一个巨型冰棺前,双手抓着冰棺,一个口型“走你”冰棺被女孩托举了起来,用力一跺脚,她带着冰棺就消失在陨石之上。

再次出现时,就到了文明号的医疗舱之中。

而那颗陨石已经改变了原来的运行轨迹,慢慢的在远离太阳系。如果有人看到刚才的一幕,绝对会惊掉下巴。一脚就把数十万立方的陨石踹离原有的轨道,而且还是在500倍音速向他们飞来的陨石。

医疗舱室,康少平站在少女身边,两人看着眼前的巨型冰棺,他已经把医疗舱室的同志们调出去了。康少平问道:“李小姐,是他吗?”

少女对康少平浅浅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她呢喃着:“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哥哥。”

她回头看着康少平说:“少平,我先带他回星魂大陆了,你去准备一下和和平号舰长的交接工作吧。回来之后见我。”

她不等康少平回答,就看到她双手放在冰棺之上,蓝色光幕从她的双手中慢慢延伸覆盖着整个冰棺,清晰的水流声响起,不一会儿整个医疗舱的地面出现了一层一指深的冰水,整个医疗舱弥漫着冷冽的寒气。下一刻,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服饰的男子出现在医疗舱的半空之中。康少平还没有看清男人的容貌,少女就抱着男子的腰,身形一闪,消失了。

康少平心里苦笑着,又得为你们这些人擦屁股了。

回到战舰指挥室,康少平打开智脑公共语音频道。

“同志们,我现在正式通知一下各位,从刚才陨石出现,到现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所有人都要把这段时间的记忆忘掉,如果从这艘战列舰上传出去任何消息,所有人,记住是所有人。一个人传出去我们所有人都将以叛国罪论处,包括我。”康少平为了通知到每个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战列舰上的799名舰员都惊呆了。虽然不明白,但是他们知道,这是军令,军令如山。

当康少平做完这些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突然,还不等这一口气出完,就听见一个声音问道:“少平,他们人呢。”

康少平彻底的无语了。心里狂翻白眼,心里在呐喊着,你们能不能一起来,我刚通知完手下,你们这样我会没有面子的。但是他不敢,虽然出现的男子是看起来还没有他儿子大,但是他知道,这个男子的年龄比他的爷爷还要大的多。

“李先生,小姐带着大人已经回去了。”虽是无奈,但是还得毕恭毕敬的敷衍过去啊。

看着有些不悦的表情的康少平,一穿纯白色西服的男子疑惑的一把搂住男子的脖颈,贱兮兮的说道:“啊呀,你小子什么表情。不欢迎我是么。”

康少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李先生,怎么会呢,您来当然欢迎了。小姐已经带着大人回去了,您不去追吗?”

男子听到后双手插在头发里露出痛苦的表情说道:“啊呀呀,这个小妮子,凭着她有空间能力就比我快一点,回去我要揍她,少平,到时候别拉我啊。”

康少平心里那叫一个酸爽,心中腹诽,你揍她?你揍的过么?而且,那位大人回来了,你敢吗?

嘴里却说道:“算了李先生,也许是小姐不知道你会跟来。”

男子正色道:“是啊,算了,我又打不过她。去挨揍吗?”

康少平心里腹诽,嗯,不错,还有自知之明。

男子坐在康少平的舰长座上,说道:“算了算了,我也不跑回去了。虽然跑回去比你们战舰要快一点,但是累的要死啊。我也要享受一下喽!”

康少平看着这个男子,心里充满着向往之色。三十多年前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把他招进了星魂联合舰队的,男子和刚才出现的少女一点都没变,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

康少平环顾四周,松了一口气,幸好这是自己的指挥室,没人看到男子出现在这里。不然的话,自己的老脸算是丢尽了。

“舰长,和平号战列舰已经到达交接地点。”

康少平打开智脑,说道:“好,前往交接点。”

……

三个月后

海亚省三平市的一座庄园里

康少平端坐在客厅里,在他身边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眼含热泪的看着康少平。

女人抬手摸着康少平的头发:“少平,十年没见了,你都有白发了。”说完,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康少平制止了女人,正色道:“淑娴,先等一下,我们回去再说吧,小姐在这里呢。”

看着康少平对面坐着的少女,康少平的妻子褚淑娴虽然疑惑,但是看着自己的丈夫这么尊重眼前的少女,也不再说什么,缩在沙发里。

少女站起身,往二楼的楼梯走去,走到楼梯的时候停了下来,她转过身对康少平说道:“少平,谢谢你在文明号上做的一切,我听哥哥说了,这一次麻烦你了。今天你先回去吧,多陪陪你的妻子和儿子。回头哥哥醒了我再叫你过来,还有,祝贺你,你已经当爷爷了。”

说完她就走上了二楼。

当康少平带着妻子离开的时候,身体一阵轻松。褚淑娴看着康少平,终于问出了那句话:“少平,她是谁啊,你为什么这么怕她。”

康少平露出了敬仰的神色:“我不是怕她,而是敬畏,不只是我,全人类都该敬畏她。”

褚淑娴露出震惊的神色,回头看着背后的庄园。康少平是在这个国家里是上将的军衔,特别是这一次回来,他就是元帅了。在整个国家里,没有几个比他更大的官职了。可是,那几个都见过啊,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可是那个女孩是谁?女孩的哥哥是谁?还有那个要醒过来的哥哥是谁?

康少平带着褚淑娴离开了,褚淑娴带着疑惑离开了。

…………

庄园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整间屋子都是满满的少女风,满墙的少女风格粉色挂画,房顶上挂着粉色的小娃娃,在房间中央摆着一个超大床,粉色的被子,还有粉色的床单。

少女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眼泪打湿了眼眶,似乎想到了太久的事情。

抹了抹眼泪回头看着跪在床前的男子说道:“哥哥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粉色的床铺上躺着一个男人,精致的脸庞,稍微瘦弱的身形。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跪在床前的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能力帮不了哥哥。”

少女再也忍不住了,流着泪嘶吼着:“你的能力不是时间吗?你加快哥哥周围的时间,让他快点醒过来啊。”

男子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悲戚的说道:“我的时间加速只能维持百倍,你也知道哥哥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三十年了,就算是我让哥哥周身的时间加速万倍,哥哥也醒不过来,时间对他来说不是醒过来的关键。”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只有两个人轻微的呼吸声。

少女走到窗前,望着远处闻名大陆的名胜奇观,天涯海角。

她陷入了沉思,回想着曾经的点点滴滴。

“你会醒过来的,对吧。小根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魂灵柩》<<<<

第2章 苏醒

星魂大陆

920年夏初。

星魂大陆上正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思想革命,这片大地就像是一个修罗场,军阀四起,硝烟弥漫。由大军阀吴青峰控制的政府对人民毫无作为,战事乱起,战争摧毁了一座座村镇,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流民百姓,军阀欺辱,地主苛税,民不聊生,

在这个苍茫大地之上,谁又能主宰沉浮呢。

现如今的星魂大陆没有国家,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一个个分崩离析的政权,多的犹如星空之上的星辰。没有哪个政府是被这片大陆所承认的,大军阀统治大洲、小军阀统治小省,大军阀与大军阀相争,小军阀与小军阀乱斗。乱世之初,人民水深火热,都在期待着可以结束这个乱世纷争的年代。可是争来争去了二十年,这片大陆仍旧一片纷争,军阀政权越来越多,天下越来越乱,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艰苦。乱世之前,清廷统治着整个星魂大陆900年,二十年前,时任清廷大将军的胡世亮起兵造反,把清廷皇室从王都赶到了东北边陲,一直到八年前,912年清廷被分割的一个不剩,终于宣布清王朝结束了。而自那时起,星魂大陆就一直在分裂,人人都想当王权。刚开始是胡世亮,胡世亮被杀了。又出了一个袁大头,后来也被杀了。整个大陆再无安宁。

然而,在星魂大陆赣洲西北边陲的天星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远离了军阀的统治,倒是还算难得的清净之地。

村子不大,村东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进出村子的只有一座小木桥,故名木桥村。村子中间有一个大广场,村子里的大妈大娘都喜欢堆集在一块做着工,聊着闲天。

木桥村背靠天星山,山上多猛兽。村子里的孩子都知道,不能去山上玩。而村里的猎人,早就不存在了,五十岁以下早在几年前就被军阀给强征走了,五十岁以上的没有人再敢上山打猎了。只有几个还算身强体壮的,时不时在村子附近的山林中巡视,从不敢进入山林深处。

村子里都是庄稼人,天不亮都起来到庄稼地里干活了。在这个年代里,地处太偏僻的山村,那些军阀土匪也懒得来这里,所以村子里的人生活还算平静。村里年轻的壮劳力都被强征到了军阀,只留下村子里老弱妇孺五十余口。

日上三竿,天气有些热,一个男人从天星山上下来,出现在了村西口,身穿灰色宽松衣袍,看不到身形,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也看不清容貌。村子广场上做工的大妈大娘看到男人是从天星山的方向过来的,都不敢上去搭话,只是在背后议论着什么。男人也不去理会议论的人,径直往村东方向走去。起初村子里的人以为他是来乞讨的,但是也不见男人乞讨,只是在往东走。

张老汉是村子里的老人了,除了有些文化的村长,他的威望最高了,村里的人只要是有什么事情,都会找他。村里人都知道张老汉是热心肠的人。常年务农劳作的原因,身体很硬朗。他是村子里六十岁以上,年龄最大的,却是看着最年轻的。他也是村子里巡视山林的一员。

张老汉是苦命人,他的老伴因为生子难产,离开了人世。而他的儿子,在十几年前去参军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一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了十几年。原本给儿子娶的媳妇儿,在儿子走后不久就回娘家了,也再没有回来。

张老汉干完活回村,看到已经要走出村子的男人。他开口叫道:“娃儿,你要去哪?”男人看着老人,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嘴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老人以为他是一个哑巴流浪汉,拉着他回到自己的家。

“唉~又是一个可怜的娃啊,你是谁,从哪里来的啊。”男人依旧是“嗬嗬”声,老汉见他说不出话来,也不再难为他了。

“算了,我们村子常年也不见外人来。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外面的野兽毒虫多着呢。”老人回来的时候,并没看到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如果他看到男人就是从天星山上下来的,也不会说这些话了。

张老汉拉着男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老人家里的房屋设施很简陋,只有两间茅草搭建的屋子和厨房。篱笆围起来的院子里有几只鸡在悠闲的觅食,张老汉带着男人从鸡群走过,那些鸡都没有骚动,显然它们也都已经习惯了。

老汉让男人洗去身上的污垢,起初他还不会洗,穿着衣服就跳进了木盆里,整个木盆里的水瞬间变黑了,老人又给他换了一盆水,教他洗澡。

换上了老人给他准备的一套衣服,那是老人儿子以前的衣服。

老人看着已经洗去脸上污渍的男人,很是惊讶。此时站在老人面前的是一个脸庞非常精致的男人,年龄看着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形略微有些瘦弱。

看着穿着他儿子衣服的男孩,突然觉得是他的儿子回来了,泪眼朦胧,看了好久。

房间里陷入无声的安静,回过神来的张老汉,收回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着饭桌上做好的饭菜,“来,吃点吧,肯定是很久没有吃过饱饭吧。”男孩看着桌子上的一碗糊糊状的食物和几个野菜窝窝,他不饿,应该说,他不知道饿是什么感觉。

不过,他还是拿起吃了起来。

天色渐渐的昏暗下来,老人点上油灯,吃完饭的男孩站在老人面前。“娃儿,你先在我家住下吧。这里是木桥村,我是村里的张老汉。”

男孩发出“嗬嗬”的声音。

“算了,不会说话就先不要说了。以后慢慢来。”

张老汉让男人住下了,还给男人取了个名字,叫张小根。老人说,张小根是他儿子的名字。

村里的人都知道张老汉家里来了一个年轻人,也很欢喜。

就这样,男人以张小根的身份在木桥村住了下来。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年之后

张小根很听话也很乖巧,每天都会帮助张老汉干活,而且效率比张老汉都要快。不论是田地里犁地种庄稼,还是在家里喂鸡劈柴,老人一天可以完成的,他只需要半天。做完张老汉家的活,他也会主动帮助村里其他人家里干活。村里人看着他如此的勤奋能干,也是乐此不疲。

小根的学习能力很强,从开始“嗬嗬”的怪声,到说话流利,只用了短短的几天时间。张老汉把村里唯一认字的村长找来教小根,现在认的字比村长认识的都多。

村子里唯一的书在村长家,像是传家宝一样被村长藏起来,上面的字村长都认不全,要不是看小根的学习能力强,村长又没有别的可教的了,他也不会拿出来。

而小根无师自通,看一遍就能念出来,村长和张老汉一度以为男人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受伤失忆沦落至此。

张老汉曾怀疑的问过他是哪家有钱人家的,但是小根硬是想不起来自己的过去,久而久之张老汉也就不再问了。

这天早晨,张老汉像往常一样早起,今天他准备去二十里外的木鱼镇,用家里的粮食换一些布料给小根做几件新衣服。

张老汉叫来张小根:“小根,今天你在家好好歇着吧,我去一趟镇里。”

张小根看着小推车上两大包粮食说到:“老爹,今天我和你一块去吧,我可以帮你背着粮食。”

听他这么一说,张老汉面色恐慌的说到:“你不能去。”

“老爹,为什么啊?”

“镇上的军阀看到你会把你抓走的。”老人急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魂灵柩》<<<<

第3章 失手杀人

木鱼镇

木鱼镇是离木桥村最近的城镇,当然,包括张老汉自己在内,村中的人都没有去过其他的镇子。

其实,小根偷偷的跟着老爹去过木鱼镇好几次了。老爹一直不愿意带他来,是因为镇子上的一个小军阀到处抓壮劳力充军,好不容易有个儿子,相处了这么久当然不能让军阀给抓走。

木鱼镇的小军阀,虽然不会大张旗鼓的杀人放火,但是也经常到处欺压镇子附近的村民百姓。小根很担心老爹受欺负,才跟着来的,不过还算平安,把守镇子的那些卫兵看他一个老头,也不多为难他。

他最喜欢的是镇子上的茶楼,可以在这里听书,每次来木鱼镇,他都会去听一会儿。

眼看着老爹在粮店卖掉粮食,又走进了裁缝店。小根放下心,准备去茶楼听书,这时候他看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也进了裁缝店,如果只是一个女人的话,小根并不紧张,让他紧张的是跟着女人进店的还有两个持枪的士兵。

小根犹豫了片刻,径直走了进去。他对这些持枪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特别是来了好几次的他见过这些人欺负老百姓,抢钱夺粮都是小问题,杀人灭口都会时有发生。他在说书人那里听说东北的一些地方,还有被屠城的。他怕这些人脑子一热,再去欺负了老爹。

裁缝店很大,而且还分上下两层。没有在一层看到那两个兵,想来是直接去二楼了。正在和老板讲价的张老汉看到他,顿时一愣,紧接着眉头一皱,快速放下手中的布匹,上来就拉着他往店外走。

“你怎么来了,快走,你没有看到刚才进来了两个士兵吗?”

张老汉急忙的小声说道,大气都没有喘一口,生怕楼上的人听到。待两人要出了裁缝店的时候,从二楼楼梯的位置,一个鸭嗓的男人,喝道:“站住。”

手还拉着小根的张老汉停了下来,站在布匹店门口,身体僵在了那里。

“怎么,刚进来就要走啊,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啊。”又一声鸭嗓响起,听得张老汉和店里选布料的客人别提多难受了。

看着从二楼走下一个手持皮鞭,身穿黄色军装,斜戴着大檐帽,上衣松松垮垮的,裤子腰带都快要掉下来了,好像在上面办什么好事。面部是极其的猥琐,尖嘴猴腮,左脸颊有一个纽扣大的痦子。

二楼的楼梯就在门口,猥琐男身后,还有刚才看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和两个士兵,挡住了他们出去的路。

看着走向他们的猥琐军人,张老汉快步上前,拿出卖掉的银元塞到来人手里,说到:“军爷,小老儿打扰到您了,这是一点心意,给夫人买些好的布料。”张老汉在猥琐军人面前点头哈腰的,一直在鞠躬作揖。这一块银元还是张老汉近一年的收入了。猥琐军人斜眼看着手里的银元,又看了看张老汉攥紧的手。抬腿一脚踹在张老汉的肚子上,老汉顿时倒地不起,猥琐男口中还骂道:“老头,打发要饭的,手里的另一个银元拿过来,爷爷我早就看到了。”说着,手中皮鞭一甩,就要朝张老汉的脸上抽去。

眼看着就要抽中老爹,一只手掌准确的接住了皮鞭,猥琐军人目光圆瞪看着被接住皮鞭的年轻人,喝到:“呦呵,你个乡下佬,敢跟我叫板。”

小根冷声道:“军爷,我们只是小老百姓,这一块银元已经是我们能拿出来孝敬各位军爷的了,余下的我和老爹还要生活,请各位军爷给一条活路。”他嘴上说着客气的话,语气强硬。实在是他太气愤了,当街抢钱不说,还要打人,这一鞭子要是抽上去,老爹会直接没命的。

猥琐男想要拉回鞭子,但是任由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从对方的手中拉回。

他怒目而视,威胁道:“你放开,你***。”眼瞅着猥琐男越骂越凶,小根另一只手上去就是一巴掌,直接把猥琐男给搧飞了出去。

这一巴掌很快,快到猥琐男直接被搧飞出去钉到了墙上,裁缝店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第一个喊出来的是从二楼走下来的女人,她本来是来买布料的,当她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影飞过,不偏不倚的砸在墙壁上挂衣服用的铁棍上,铁棍从猥琐男的后心透体而出。

“啊~”

“啊~杀人了”

……

当木鱼镇一片混乱时,始作俑者带着他的老爹已经从木鱼镇消失了。

此时的小根正背着张老汉快速的向木桥村奔跑着,当他把猥琐男搧飞的一刻,就看到了墙上的铁棍,他也不想杀人,只是突然的愤怒,让他没有控制好力度,也没想到会那么巧。

当然并不是他怕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等那些人反应过来,他自己也许会跑掉,但是老爹肯定跑不掉的。

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小根停了下来,放下张老汉,两个人找了一处山沟,大喇喇的坐了下来。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张老汉此时还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张小根,说道:“小根,你把他杀了?”从始至终张小根的表情都是如此的平静。

张老汉看着杀了人还是如此平静的张小根,战战兢兢的道:“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巴掌能把人搧飞,这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吧。”

小根带着略微有些苦涩的笑道:“老爹,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两个人相处一年多了,知道小根是不会骗他的。

张老汉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不止是他,任何人看到都会害怕的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魂灵柩》<<<<

第4章 意识空间

两人回到了土桥村,邻居李大姐家的二小子二银在村广场玩耍,看到小根回来了,扔掉手中的泥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小根哥哥,你去哪了,今天我还想听你讲故事呢”

整理好自己莫名的心情,微笑着抱起二银。看着他脏兮兮的小脸,小根用袖子给他擦了擦。宠溺的说道:“二银啊,天快黑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玩儿啊,你哥哥呢。”

“哥哥在村长家学认字呢。”

小根抱着二银往家走,到李大姐家门口时,放下二银。

“二银,你先回家找妈妈,我们明天再讲故事吧。”

回到家,等张老汉做完饭天已经黑了。他吃过饭,没有和小根说一句话,就自己回房间睡觉了。

小根苦笑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爹。

这一年,苏醒的不光是记忆力,还有超强的体能和力量。

是的,自从一年前浑浑噩噩从那片山林中走出之后,疯狂学习着这个时代的知识,了解这个时代的文明。他就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光记忆力,还有体能速度和五感都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异类。

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可以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但是他,只要看一眼,整页都会出现在脑海里。而且最恐怖的是,有些古书他只需要看第一个字,就能背下整本书。小根自己都怀疑,以前他是不是看过。

小根盘膝而坐,他想弄清楚身体的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渐渐的,他闭上眼睛心思宁静,感知着身体的变化。

在他的意识逐渐陷入黑暗的时候。

突然,他的意识像是来到了什么地方,在感知中,他身处在绿色圆形空间中,整个空间不大,大约有两个木桥村那么大。空间的周围是看不到任何物质的黑暗,而空间穹顶之上是却一片星空,黑暗和星空的连接线看起来很自然,自然到以为周围的黑暗也是星空。

整个空间看着很不真实,却又那么的真实。

感觉很矛盾,但是又不那么矛盾。

对,就是这样,小根从一年前的出现就是充满了矛盾的。他没有以前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在天星山脚下的木桥村。找不到的记忆,却拥有超强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还有每时每刻都在增强的体能和力量,这是他和整个世界的矛盾。

但是现在他似乎明白了一点,自己的记忆力和能力应该和这个空间有关系。

他沉浸在意识之中,细心观察之下,发现空间在不停的往外扩张,速度很慢,大概是一小时一厘米的速度扩张着。

他不知道的是,在现实世界中的他此刻别提有多炫目多彩了。

现实世界的小根盘膝而坐,周身上下被一层淡淡的五颜六色的光幕笼罩着。

先是金色,然后是绿色,再是蓝色、红色、灰色等等,只要是这个世界存在的色彩,都慢慢的在小根的周身显现。

当然,就算有普通人在他的身边,也看不见这些色彩光幕。

看着这个意识空间,小根忽然有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外物放入意识空间中。

他不知道这片空间是干啥用的,不过既然能增加自己的体能,他就已经很欣喜了。

对于出现的这个意识空间,他是越来越有兴趣了,非常期待意识空间的成长,会不会出现新的能力。

小根的意识回归本体,手拿枕头闭上眼睛意识想着“进去,进去。”感觉手上的枕头还在,再一次尝试不同的想像,但是枕头就是进不去意识空间里。

要是外人看他,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吧。

直到天色渐亮,都没有成功。

想想也是,这里的空间是由意识构成的,是属于精神形态,而外物都是属于物质形态,放不进去也是正常的。

耳中听到脚步声响,是老爹起床了。

他连忙起身下床,穿好衣服,主动去做早饭,然后就和老爹一起去庄稼地干活。

日上三竿,晌午休息的时候,小根来到老爹面前坐了下来:“老爹,我想参军。”

老爹喝了口水抿抿嘴,拿出烟袋低着头像是在思索了好半晌才说道:“我明白你,我也活了几十年了,年轻时候的我也是有一颗救国的心,你在这里一年也看到了,隔三差五的会有军阀、革命军来我们村里,不是抓壮丁就是宣讲他们的主义。而我们的村子里,剩下的就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就是像大金二银这样的孩子,已经没有壮劳力了。”

老爹说的没错,在这一年中,足有十几波军阀,革命军来到村子里。要不是老爹让他藏起来,他会被拉去当壮丁。而早已把他当亲儿子的老爹是怎么也舍不得的。

“我知道,老爹,最近一年他们到处征兵抓壮劳力,看来又要打仗了。”

张老汉点上烟,抽了一口,吐出一片烟雾,说道:“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但是我看出来,你是善良的孩子。在这一年中,我看出来你不简单。你的来历也许就是从你出现的那片山有联系,这片山有一个从祖上传下来的名字,叫天星山。具体的来历不知道了,村里有文化的村长也不知道,木桥村日志已经断了一百多年了,谁让我们村子太偏远了呢。听说,清廷时期的历任县官老爷,也是只来一次我们村,就不会再来了。”

张老汉顿了顿,又抽了一口烟,可能是抽猛了,咳嗽了好几声。

他知道,老爹断了半年的烟,又抽起来了,原因嘛,肯定是因为他昨天的举动啊。

他拍了拍老爹的背,让他舒缓一下。

“老爹,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老爹白了他一眼,“你好意思说,还不是被你吓的,我抽两口压压惊不行吗?”

小根“嘿嘿”一笑。

张老汉抽完最后一口,烟袋在榔头上磕了磕。

“小根啊,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可以窝在这个小山村一辈子的人。以你的能力是可以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的可以带给这片天地光明的那支队伍。”

说罢,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小根知道老爹是不舍得他的离开,而男儿志在四方,以他的能力,真的可以改变这个时代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魂灵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