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你心动一刻》井小礼的小说,郝晨曦,沈源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赌你心动一刻

作者:井小礼

主角:郝晨曦,沈源

类型:都市生活

简介:听说闻城三中新来的转学生颜值逆天?!
时温不屑“切,那是你们不知道他小时候有多胖!”
转学生的桌兜里被女生塞满了情书?!
时温冷笑“庸俗!一个皮囊而已,能值几个钱??”
转学生月考又双叒叕拿了年级第一??
时温:“呵,他就是个弟弟……”
……
某天,众目睽睽下。
一向“温顺乖巧”的段肖屿像变了一个人,勾着唇角一把堵住时温,声音戏谑,“温温,叫声哥哥听……”

第1章 没地方住?

文/井小礼

对你,不只心动而已。

——段肖屿

闻城,九月初的天儿。

太阳毒辣,天气闷热的有些不要脸。

大街上油亮亮的沥青路被晒的烫脚,两旁的绿化树蔫儿巴的垂了叶子,树脂滑落,在地上黏糊糊的混成一片浓稠的液态物。

“沃日,这他妈的什么狗天气!小爷我都要被榨干了!”

马路牙子上一梳着大背头,赤裸着古铜色臂膀的少年不耐烦的咒骂着,一边说,一边仰头灌了一口还带着冰块的可乐,然后被瞬间的凉爽刺激的打了个激灵。

“杀精水,少喝点。”

冷冷的一句话飘过来。

相比于前者的暴躁,时温则看起来淡定如往常。

她懒散的靠在大树上,白色的衬衫微敞着领口,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蓝白色校服,黑色的破洞长筒裤被不规则的向上挽起,露出一小截又细又白的小腿。

她正垂眸扒拉着手机,汗水把几缕散下来的发丝粘在了白皙的脖颈处,显然也是热的不轻。

一旁的大背头愤愤,气的从鼻腔里喷出来两股热气,“啧,这破学校也真是的,开学第一天,没穿校服还不让进了,真他娘的狗屎!”

时温不语,撇了撇唇角,对这种操作早就见怪不怪了。

今天是闻城大部分高中开学的日子,包括职高,普通高中,还有像闻城三中这样的重点高中,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校领导的脑子都多少有点毛病,非要赶大集似的一窝蜂凑到今天。

时温放纵了一个暑假,昨晚才熬半宿补了点儿作业,此时的精神有些萎靡。

原本约好了和郝晨曦还有沈源三个人今天一起去学校的,结果谁知道今天早上那两个傻逼都没有穿校服,在校门口被学生会的几个事儿精抓了个正着。

沈源机灵,趁乱顺着人流溜了进去,只剩下郝晨曦急赤白脸不依不饶的在大门口叫嚣着,不知脸皮为何物。

眼瞅着他就要跟人家撸袖子干起来,时温无奈挑眉,只能叹了口气,抬手拍了他一下,把他带走。

毕竟开学第一天就跟学生会的那群人干架,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见她这冷冷的态度,郝晨曦的火气堵在了一半发不出来,没人跟着他一起骂街,他自己也就提不起劲儿来。

他晃了晃手中杀精水的空瓶子,不耐的嗤了一声,随手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十分精准。

他凑近,黝黑的胳膊勾搭上了时温瘦削的肩膀。

“嘿嘿,要不说呢还是咱温爷好,自个儿穿了校服也陪着兄弟我在外边儿流浪,仗义!”

肩膀处的温度让时温微微皱了眉,有些嫌弃地向旁边挪开了一点,额头上的一颗汗珠滑落,掉在了领口处。

这天儿确实太热了,明明还不到晌午,太阳却已经挂到了头顶上,大街上连狗的懒得多作停留,更别提人了。

时温不满地抬起头,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照射下来,一瞬间的刺眼,她本能地抬手遮挡,可惜那带着热气的光依旧毫不费力的穿过指缝,在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留下一串光圈。

她长得很好看,细长干净的眉,纯黑色的杏眼,鼻尖挺翘,尖下巴加上淡粉色的薄唇。

虽说不算是标准的美人脸,可这五官凑到她的脸上,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用沈源的话讲,时温这死丫头完全长在了他这种身心健康的青春期美少年的审美点上,卡的死死的,分毫不差。

“温爷,说真的,咱们下次出去玩再也不带沈源那逼了,你说对吧?”郝晨曦跟在时温身边将近五六年的时间了,对这种美颜暴击早就习以为常。

时温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微挑了挑眉,“屁话真多……”

“......”

一句话把人噎住,郝晨曦张了张口,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作罢。

晌午的天儿眼瞅着越来越热,选择压马路实在不是一个正常人经过深思熟虑后的行为,就在时温考虑着最近的网吧是哪一个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霍嫣红。

是她妈。

一旁的郝晨曦瞥了一眼屏幕,看清楚联系人后轻咳了两声,拍了拍时温的肩膀,然后十分识趣的转过身,往远处走了几步。

时温皱了眉,心想着这个女人竟然有空打电话给她,多半没什么好事。

电话铃响了许久,是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接听的。

对面是霍嫣红有些着急的声音,“你个死丫头怎么才接电话啊?我这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你知不知道啊。”

“嗯。”

时温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掺杂太多的感情。

毕竟对于她的家庭,除了“狗血”这两个字以外,她再找不出第二个更加贴切的形容词。

时朝,那个她实在叫不出口的爸爸,算是当代言情电视剧里的那种极品渣男,长得人模狗样,一嘴甜言蜜语,这辈子做的最有出息的事儿就是在事业有成之后抛妻弃子,扔下一个烂尾的楼盘,卷着钱带着他的姘头远走高飞,丢下一屁股的债和八岁的时温,还有那个当时几乎发疯的女人。

不过好在后来的霍嫣红也算是争气,虽然没有像林品如一样华丽回归反手虐渣,可也依旧牛逼轰轰的凭借一己之力将那座烂尾楼逆风翻盘,虽说艰辛,但结局不错,一部悲催的血泪史让这个女人变成了现在的知名企业大老板。这都只是毛毛雨而已,还有更多让人咂舌的事情,时温实在是懒得回忆也不想回忆。

“好了,你现在听我说,我还有急事。”

霍嫣红这次好像又要去国外出差,打着工作的名义,可实际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又和哪个新宠去度蜜月旅游,快则一两个月,慢的话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时温早就摸清楚了规律。

“时温,你段伯伯家的孩子今天就从美国飞回来了,好像目前在国内的房子还没找好,我跟他说让人家到咱们家里先小住一段时间,你记得到时候好好招呼一下人家,知道吗?”

段伯伯?

时温的第一反应是这又可能是哪个企业的老总,不过有哪个大企业的老板会连房子都搞不定?

思前想后,所以说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霍嫣红上赶着给人家拍马屁,巴结人家孩子,死乞白赖的让人家住进自己家里,卖个人情出去,毕竟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时温看破不说破,嗤笑了一声,有些牵强的勾起了嘴角,没打算拒绝。

反正她经常住网吧和酒店,那个没有一点人情味儿房子,谁住都无所谓,自己只需要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就可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赌你心动一刻》<<<<

第2章 我没钥匙,进不去

霍嫣红还在等着她的回应,语气里已经听出来浓浓的不耐烦。

时温“嗯”了一声,挂电话的时候才又加了一句,“对了,我卡里没钱了,记得转钱过来。”

相比于“再见”“拜拜”之类的客套话,“转钱”才是她们万年不变的结束语。

“知道了。”

听不出任何情绪的三个字,说罢,就只剩下了“嘟—嘟—”的声音。

时温早就习惯,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口袋里。

“温爷,没事儿吧?”郝晨曦见时温脸色不大好,走了过来。

“没事。”

“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时温随手指了指对面那条街,“网吧。”

-

时温实际上并不喜欢打什么电竞游戏,来网吧只是觉得这个地方清净,有吃有喝还冬暖夏凉,没人管得着她。

不像郝晨曦和沈源每次打个游戏都吱哇乱叫的,时温的娱乐活动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开最新的韩剧,然后抱着泡面窝在软座里,一呆就是一整天,惬意的很。

沈源还笑话她,“小时温,人家来网吧看的视频,可不是你这种啊,要不下回,哥哥带你看个新鲜的换换口味?”

时温白眼,一拳照着眼窝打了过去。

等那货嘎嘎乱叫,下次也就不敢再瞎哔哔了。

不过今天有些不一样,因为昨天晚上补了一晚上的英语作业,时温眼皮有些沉了,干脆连电脑都没开,直接昏睡了过去,一睡就没了时间点。

“我是你爸爸真伟大,养你这么大,你还不听话~”

手机音量是最大的,鬼畜的铃声一下子就给时温叫醒了,吓的心尖都颤了颤。

她这个人是有些轻微的起床气的,当看到手机号码是陌生的,火气又多了一点,这多半又是搞推销的。

“操,都闲得蛋疼吗......”

时温暗骂了一句,直接挂断,不耐烦的把手机扔回了桌子上,自己则又瘫了回去。

刚闭上眼睛不到一秒钟。

“我是你爸爸真伟大,养......”

尼玛!

打断她一次她忍了,再来第二次就过分了吧?

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干他全家的职业操守,时温暴走,直接跳了起来,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老子不买保险不买房,不学理财不办套餐,不办贷款更不借高利贷!真他妈给你惯的!你丫的要是再打过来我就让你知道你温爷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一阵输出之后,整个网吧瞬时的安静,吸溜一半泡面的郝晨曦停下,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敢吱声。

话毕,对面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在时温准备义愤填膺的挂断电话的时候才发出了声音。

是一个声线很干净,又很好听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不过可能是被吓到了,有些迟疑,“嗯......我是段肖屿。”

谁?

时温的脑袋卡了一下,几秒钟的停顿后才反应了过来。

好家伙,现在的推销员还带自报姓名的?!挑衅?!

她时温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

她压了压心里的火气,一条腿直接踩在了桌子上,“我,时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怎么,打一架?”

又是一阵沉默。

“温温,我没钥匙,进不去。”

“......”

-

下午六点半

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不像中午那么热了,室内外的温差甚至让人感到有些暖和。

马路上的跑车川流,时温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去,地点是市中心的星星海高级住宅区。

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时温支着脑袋看着窗户外面飞速倒退的画面,头发被吹的翻飞,思绪是乱的。

她在脑海里搜索着所有有关“段肖屿”这三个字的记忆。

真他妈的比做数学题还费劲。

她绞尽脑汁才勉强记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号人。

不过那都是在她们狗血之家分崩离析之前的事情,时间有些久远,记不太清了。

模糊的印象中,当时是有那么一个小胖子总跟在她屁股后面,对门家的,大概是比她小一岁的样子,手里面总是拿着一个草莓味的棒棒糖,每天“温温,温温”的叫着,赶都赶不走,有点烦人。

不过后来他们家好像是因为生意上的原因搬去了美国,对面也搬进了新户,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就再没有见过面了,想想应该也有八九年的时间了。

原来霍嫣红电话里说的什么段伯伯的孩子就是他呀。

时温正想着,星星海别墅区就到了,这里算是整个闻城中心市区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段,能在这片别墅区买得起房子的人就算不是什么商业大鳄也得是个半大的土豪,时温她们家显然属于前者。

她下了车直接往最里面的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想着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到底是高了瘦了,还是矮了胖了。

不过可能由于脑海里面那个小胖子的形象早已经先入为主了,所以当她远远地看见那个站在自己家门口的胖男人的背影时候,没有的丝毫怀疑。

那男人正背对着她不知道在干什么,看起来不过一米七的样子,身材臃肿,一件深灰色的上衣被汗水浸湿,明明是宽松版型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却像是紧身衣一般。

“啧。”

时温站在不远处打量了一下他,皱了眉,心想着这形象跟他刚刚电话里的声音还真是有点,昂,让人难以联系起来。

不过胖点倒也没什么,毕竟打小就不瘦,可他老爹不是开大公司的吗,再怎么着也不能让自己的儿子穿的这么邋里邋遢的吧?难不成是家道中落了?没听霍嫣红提起过啊......

时温本身不是外貌协会的人,所以说对长相这种东西并没有太大的要求。而且和他虽然说谈不上是熟人,但毕竟小时候也在一起玩过,不好太过生分,所以在确定身份后她没怎么扭捏,几步走了过去,直接抬手拍了拍那人的厚实的肩膀,“嘿,还记得我吗?”

话毕,只见那人缓缓地转过了头,蓝色的鸭舌帽底下是一张黢黑黢黑的,有些油腻的中年大叔的脸,满面油光,胡子拉碴,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此时正充满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赌你心动一刻》<<<<

第3章 算是极品了

我靠!

时温当即便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显然和记忆中白白嫩嫩的小胖子有“少许”的偏差,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比自己小一岁才对,可十六七的年纪长成现在这个样子,这特么是受了多大的摧残!cosplay还是基因突变啊?!

见这莫名其妙的女生一脸茫然的样子,那矮墩墩的大叔皱了皱眉头,一边提溜着浇水的大水管子,一边往旁边挪动,“小姑娘,你家门前的这花花草草的都要干死了,我今天给多浇点水啊。”

一句话,虽然能听得懂,但那语音语调一听就知道是闻城周边县城那块的方言,带着一股浓重的鼻音。

段肖屿是刚从美国回来的,应该说不出这种话。

时温反应过来后清了清嗓子,“咳咳,您是新来的浇水工?怎么看着面生啊?”

男人憨憨的笑了笑,“对啊对啊,我今天第一天上岗。”

“哦哦,那您辛苦。”

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他不是段肖屿之后,时温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

“温温,我在这儿呢。”

和电话里一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时温回过头,看见了那个正拖着26寸纯黑色大行李箱站在道路对面的那个人。

眼前的人一米八几的高个子,可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穿着一件简单又干净的灰白色拼接衬衫,袖子挽了一半,露出一截精瘦白皙的手臂。

他的脸庞轮廓分明,流畅的线条从下颌线一直到脖颈,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起,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像是在墨汁里浸过一般,此时正带着笑意的看向自己。

时温自诩从小到大见过的各种类型的帅哥不在少数,久而久之连口味都被养刁了,平日里偶尔碰着几个长得还算是好看的也都是过眼云烟,并掀不起什么波澜。

但这次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如果单纯的论长相的话,那眼前这个人应该算是她见过的帅哥里面的极品了。

见时温看着自己发呆,段肖屿轻笑了一声,拖着行李箱往前走了两步,“变化有这么大吗?你都认不出我?”

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太礼貌的行为,时温咳了两声,强装镇定的收回了视线,“段肖屿?”

“嗯,是我。”

“哦,还好,认得出。”

嘴上这么说着,可其实她那张伪高冷的外表下的内心早就草泥马八百遍了,这特么何止是变化,是投胎回炉重造了吧!

跟脑海里那个肉敦敦得到小胖子的形象比起来,她要是能认得出来那才是活见鬼了。

见时温没话再往下接了,段肖屿拉着行李箱的手晃了晃,声音带着些笑意,“等一个小时了,什么时候开门啊?”

他的话倒是点醒了时温,刚刚只顾着惊讶了,她差点忘了自己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他,再随便说些注意事项什么的,她就走人。

“哦,对,我忘了。”时温轻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废话,转身拿着钥匙去开门。

段肖屿拖着行李箱跟在身后。

时家的这座别墅是在时朝还在的时候买的,距离现在大概也有小十年的时间了,款式不算新潮,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二层小洋楼,楼下有一片面积不算太大的花园。

整个楼身以砖红色和白色为主,看起来大气又不拘小格,只不过个别地方可能因为时间久远的问题而导致墙皮有些脱落,不过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

“到了。”时温打开家门,把钥匙随手丢在了玄关的鞋柜上,“里面有拖鞋,想换就换,不想换也随你。”

她轻飘飘的留下这么一句,连一眼都懒得多看就径直走向了客厅。

“嗯。”

段肖屿应声,关上门打开鞋柜,本想着出于礼貌是应该换鞋的,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他有些愣住了,里面凌乱的横七竖八的摆着几个拖鞋,大小不一,颜色不同,有的甚至只剩下了一只,乱七八糟的放着,一看就很长时间没有人仔细打理过了,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他微皱了眉,想了想,无奈下又重新合上。

整个房子的面积不算小,只不过可能因为没有人经常打扫而显得有些凌乱。

时温在堆满杂物的沙发上刨出一小块干净的地儿来,给段肖屿指了指,示意他坐下,“家里的佣人和阿姨也都被我遣散走了,反正目前就是这个样子,要不要住你自己看着办吧,喏,给你钥匙。”

话音刚落,一小串金属钥匙便从她的手中脱离,在空中划过一个流畅的抛物线,然后精准的落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中。

段肖屿接过了钥匙却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他扫视了一圈,垂眸看向了那个随意坐在桌角上的人,“温温,你平时都不住这里的吗?”

这里一点生活的痕迹都没有,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像一个杂货间更合适一点,而且听她这话的意思,好像之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要在这里住。

“这里?当然不住。”时温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有些轻蔑的笑了一声,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这房子里除了二楼楼梯口的第一个房间你不要碰,剩下的你都随便,我无所谓。”

她这话说的过于凉薄,仿佛这里只是一所宾馆,而她则是空有其名的一个老板娘。

段肖屿眼眸沉沉的看着她现在的样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只能“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行,该说的都说了,就这样吧,记得找好房子了就赶快搬出去。”这话听起来颇有些要撵人的意思,不过也是实话,时温本来也就没想着像他这种富家公子哥能在这种“猪圈”里住多长的时间,早走早完事。

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算早了,来来回回已经快耽误她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行了,我走了,有事别找我,没事更别找我。”没打算再做过多地停留,时温抬腿准备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赌你心动一刻》<<<<

第4章 一样的可爱

“行了,我走了,有事别找我,没事更别找我。”没打算再做过多地停留,时温抬腿准备离开。

“温......”

身后的段肖屿刚要说话,时温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转过身来,“打住打住,我有名字,你叫我时温,温爷,实在不行喊喂也成,总之别再喊那两个字了,行吗,小弟弟。”

自打刚刚在网吧里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就不怎么舒服了,温温,这两个字简直太陌生了,自打她八岁那年起就没再听到过有人这么叫她,现在忽然听到,难免会勾起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回忆,况且......

况且这叠字读起来可可爱爱的,实在是不符合她这种社会大佬的气场,让别人听到了那她的脸还往哪搁?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不过看面前的人年纪比自己小,就当他是个弟弟,也不愿意跟他多计较,随口提醒两句就罢了。

见时温紧皱着眉心有些不大高兴地样子,一旁的段肖屿非但没有被威慑到反而还觉得有些好笑,甚至不小心笑出了声。

“很好笑吗?”时温注意到了他的反应,自己这是被嘲讽了?

“什么意思,是我长得很搞笑还是说话很幽默?”

“抱歉”段肖屿眼尾弯弯的看着她,声音淡淡的,“就是觉得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

“嗯?什么?”

“一样的,可爱。”

“......”

在听到最后的那个形容词的一瞬间,时温黑脸,直接摔门暴走。

尼玛,小小年纪不学好,撩妹还撩到老娘头上,真是不知道社会的险恶!

段肖屿双手抱怀的斜倚在门口的墙边,看着远去的时温的背影勾了勾好看的唇角,跟刚才的样子相比,他此时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狡黠,转瞬即逝。“温温,我回来了。”

-

外面的夜色已经很深了,时温没什么地方去,想着郝晨曦好像还在网吧,于是便打了车过去。

“我靠!快快快,快给我挡一下啊!”郝晨曦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蹲坐在靠椅上,手指疯狂的敲击着键盘。

可惜不过几秒钟的功夫,随着电脑屏幕里人物被终结的语音播报响起,他的屏幕还是不可避免的变成了灰色的。

郝晨曦愤怒的摘下了耳机,一把摔在了桌子上,“艹,都什么菜鸡队友啊!真坑!”

一旁坐了许久的沈源轻睨了一眼屏幕上1-13-1的战绩,微微一怔,然后十分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嗯,是挺坑的。”

“对吧,我就说他们坑!”郝晨曦愤愤然,拿起桌子上的中午剩下的泡面桶本想再扒拉两口的,可谁知道里面干干净净的,连一滴汤都不剩。

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突然更不好了。

“他娘的沈源你是不是把老子泡面汤喝了!老子中午的时候明明专门留了汤到晚上喝的,你看看现在毛都没有了!”

沈源虽说脾气比郝晨曦要好点,可也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主,满脸嫌弃的瞪着他,“滚滚滚,你不嫌恶心我还嫌呢,少跟我这儿逼叨了,温爷呢,怎么还没回来?”

今天下午一放学沈源就立刻给时温打了电话,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没有应答,所以只好打给了郝晨曦,知道他们在这个网吧,所以就马不停蹄的找了过来。

他的话提醒了某个打了一下午游戏的人。

郝晨曦挠挠头,“不知道,好像跟一个搞推销的吵起来了,可能两个人约地儿干架去了吧。”

搞推销的?

沈源有些纳闷,不过还好,他并不担心时温的安全问题,毕竟以她的身手,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诶诶,那不吗,温爷回来了。”

郝晨曦朝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顺着看过去,果真见时温懒懒散散的走了过来。

她看见沈源也在,打趣道,“呦呵,咱们源哥这是放学了?还记得我们啊。”

沈源知道今天早上丢下他们自己跑进去是有些不仗义,所以也就没想着辩解,只嘿嘿的笑了笑,往时温的方向踢了一个转椅过去。“小时温,跟那死推销员打架没伤着吧?”

时温顺势坐下,短暂的愣了一下后随即便反应了过来他口中的人指的应该是段肖屿。

“哦没事,我没打架,就是来了个亲戚在我家暂住几天,我去送了个钥匙”

懒得跟他们解释那么多,不如说是亲戚来的更省事。

“哦。”沈源点头,果真没再追问下去,“那你不回家的话这两天住哪儿啊?网吧?还是秘苑?”

秘苑是在闻城比较偏僻的地方的一家民宿,店长是一位很和善的老奶奶,因为人少,所以时温经常会去那里住着,比在自己家里的时间都长。

时温想了想,“不知道,看心情吧。”

“哦哦,还有,那个......”沈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时温一向了解他,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又没憋什么好屁,“干嘛,有屁快放。”

沈源:“嘿嘿,温爷,那啥,你作业都补完了吗?孟sir说明天要收,你的借我抄抄?”

呵,果然没什么好事,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时温飞过去一个白眼,紧接着把靠背上的书包扯下来扔了过去,打了个哈欠,“赶紧抄,我补个觉,记得名字别抄错了。”

“得嘞,谢我小温爷,您睡好睡好!”

时温懒得再搭理他,把校服褂子往头上一盖,趴桌子上继续睡了过去。

-

闻城三中是闻城的重点高中,录取分数线高,纪律严明,更厉害的是每年的一本升学率都能达到90%,稳排在整个市的最前面。

市面上都说只要高中进了三中,那基本上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大学的门槛,这句话一点都不假,不过这说的只针对那90%的人,而剩下10%的人,基本上都是像时温他们这样的,既没有成绩又没有特长,唯一有的东西就是钱。

简单粗暴点来说就是一句话,我有钱有权有后门,我想去哪就去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赌你心动一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