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盈子木的小说,白悦,陈氏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

作者:盈子木

主角:白悦,陈氏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家破人亡的海城第一千金林长歌被陷害后成为了一名三流女作家,呕心沥血写出的封神作品《顶级医妃》一夜爆红,却被另一本无脑神作赶超,再一次跌落人生谷底,却在赶稿时意外穿书,成为了《顶级医妃》中的炮灰第一惨女配白悦浅,林长歌立志要逆转局面,于是便带着坑人系统开启绿茶模式,一步步攻略了少年将军,调皮皇子,邻国太子……
直到某一天……
皇六子篡位成功成了新帝,将小可怜逼到墙边,“皇后,咱们要个皇子好不好?”

第1章 猝死穿书

今年是林长歌的27岁生日,以前这个时候沈氏和林家都会举办一个盛大的party为她庆生,无比热闹。

可现在不一样,五年前母亲病逝,赘婿父亲另娶,继母不慈,绿茶继妹很会离间人心,不仅抢了她的朋友,未婚夫,还将她陷害的名誉尽失,成了所有人嘲讽的对象!

沈氏因为这个而被舆论攻击,从此一蹶不振,父亲趁机低价收买沈氏,气得外公一夜白发,在不久前病逝……

她彻底没了依靠。

单身公寓里,光线很暗,披头散发的女子将头埋进电脑。

如今的林长歌已是一名三流作者,正在呕心沥血的创造一本名叫《顶级医妃》的绝世虐文,这本书蝉联了一个月的热销榜第一,也为她带来了六位数的稿费,眼看就快成为小富婆了,一本名叫《野蛮丫鬟:王爷的心尖宠》突然以极高的热度冲上热搜,将《顶级医妃》死死的压住。

又因为《顶级医妃》是靠臭名起家,所以很快便退出了热销榜前十,林长歌也刚好写到了剧情的平淡期,读者没兴趣看了, 纷纷取消订阅,稿费也从六位数跌到了三位数,林长歌因此断更一个月,今天编辑打来电话,说要是再不交稿就给她滚。

林长歌无奈,只能乖乖赶稿,直到第三天清晨,她终于赶完了十万稿子,浑身力气用尽,用最后的力气按了发送键,伸手想再去抓一瓶清凉油,手还没用上劲儿,便趴在电脑前晕了过去。

林长歌趴下的最后一秒无声的骂了句“操”就死死的睡了过去。

电脑屏幕上闪烁着林长歌最后打完的几个字,反光得厉害。

〔她说:“江湖不见。”〕

……

宁氏王朝,太傅府。

林长歌睡得有些迷糊,她好久没睡过那么安稳的觉了,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小鸟依人的脸……

脸??

她家里怎么会有一张脸?

林长歌有些发愣,看着眼前的女孩,似醒非醒的问,“你……你?我……我怎么了?”

声音很细,但有一股小家碧玉的气味,但若是懂得变声,就是妥妥的绿茶声了。

眼前的女人说:“小姐,你终于醒了!翠花都盼了三天三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旋即,又咬牙说道,“都是那个白薇之!仗着自己生母讨老爷喜欢,处处对你不敬,如今越发胆大妄为,竟敢把你推下湖!!不过小姐你别担心,二少爷已经回来了,奴婢就不信,这次那个小贱人还跑的掉!!”

嘶。

白薇之?

林长歌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你刚刚喊我什么?”

翠花被她问得有些发愣:“小姐啊……”

看她一脸真诚无辜的样子倒不像是骗人的。

林长歌不知想起了什么,表情愈发破裂。

她一转头便看到了窗外,雕刻红木窗外,时间已是盛夏,海芙蓉花开得正茂,亭台错落有致,院子精致简约,风景秀丽柔美。

以及眼前这个丫鬟打扮的女孩。

和书中写的一模一样……

太傅府……翠花……

她可以肯定,这副身体的原主就是《顶级医妃》中的女配白悦浅,一个明明是出身高贵的太傅嫡女,却体弱多病,被生母得宠的庶女处处欺辱的懦弱之人。

白悦浅在书中戏份并不多,但却让无数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胆小,懦弱,于是便成了第一惨女配No.1

对于她未来的描写也只是草草一笔带过。

不是吧?

她就是写个文而已,怎么还穿书了??

林长歌惊住了,好在她适应能力强,随着原主的记忆慢慢上涌,她摸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白悦浅与盛家公子自小定亲,盛公子为人风流,对他这个懦弱多病的准妻子很是不满,倒是和白薇之来往颇深,今日不少公子小姐来太傅府做客,白薇之似乎不想让白悦浅见到盛公子,于是便悄悄将她推下河。

嗯???

他们做事都不经脑子的吗???

很不巧,这一幕被刚刚班师归来的白二哥撞见,白二哥对她一向宠爱,又鲁莽冲动。怎会轻易放过这个一直讨厌的庶女,于是便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押到了主君主母面前。

这会儿应该还在教育人。

皮开肉绽不知道,颜面尽失是一定的。

按照白薇之的性子肯定是打死不认,这种人为了达成目的可谓是脸都不要,加上生母多年纵容,早就养成了一副高傲性子,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庶女来看,见到谁都是一副嫡女做派。

也是个绿茶味十足的白莲花。

林长歌冷笑,比绿茶吗?

那她倒是愿意试试!!

林长歌十分娴熟地将手搭在翠花手背上:“走吧翠花,咱们去会会这位高贵的庶女。”

宫廷礼仪她可写过不少!!

翠花看着手背上的芊芊细指,感动得快哭了。

这是小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个嫡女的样!!

明玉轩。

白毅猛地抽出一根藤条,往白薇之身上抽去,藤条又长又细,抽在女儿家的手背上,立刻轰出几条痕,泛着血珠,只听男人冷莫又气愤的说道。“要是我妹妹有什么好歹,你和你的贱人庶母就给我从这个世上消失!”

白薇之疼得直叫唤,可就是打死不认,“二哥哥,薇之真的没有害姐姐,薇之最近一直病着,什么都干不了,怎会将姐姐推入湖中呢!爹爹!薇之是冤枉的啊爹爹!呜呜呜。”

盛家公子看到这一幕,于心不忍,白薇之做的一切也是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刚想开口,却被一旁的妹妹眼神警告,便只好抿着嘴默不作声。

白毅:“你还敢狡辩!老子都看到你将我妹妹推下湖了!你当我们都是瞎的吗!这可是太傅府!你一个庶女也敢陷害嫡女!你看我不抽……!”

白太傅将茶杯摔到两人面前,“都闭嘴!”

白主母陈氏给白太傅顺了气,“毅儿,薇之,你们两个也别闹了,这次的事是我的错,怪我没有看好悦浅,让她掉入湖中,要不今天这场闹祸就不会出现了,还有那么多客人在呢,闹得太难看也不好……”

白薇之打死也不肯认自己推了人,若是承认了,当着那么多公子小姐的面,她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哭爹喊娘的跪到陈氏脚下,“求主母做主!薇之的性格您是知道的呀,怎会做出这种畜牲不如的事,你一直夸薇之温婉良善,慈祥柔顺,您相信薇之是那种人吗!!”

陈氏有些抵触她的触碰,像是她是什么脏东西,表面还是一副慈祥样,“薇之,我当然是愿意相信你的,只是毅儿说他看见了……那我……”

“二哥说他只是看见了!那证据呢,没有证据的事,希望二哥不要乱说!薇之还未出阁,您这样扫薇之的颜面,那妹妹以后还如何见人,哥哥怎能因为一时疑心,就……”又哽咽起来,“若是二哥执意冤枉妹妹,那妹妹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便装模作样的要往一旁的柱子撞上去——

这时有仆人便喊:“大小姐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

第2章 绿茶人设最吃香

“白悦浅?”

“白悦浅怎么会来了,她不是晕了吗。”

在座的人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身着桃色衣裳的女子缓缓走来,她长得明眸皓齿,一对眼瞳似是星辰点缀,睫毛略长,皮肤白皙细腻,像是上好的羊脂玉,一举一动都像极了高贵的名门千金。

“这……这是白悦浅……?”盛公子看的眼睛都直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

白薇之注意到盛公子的脸色,暗自咬牙。

这个白悦浅真是阴魂不散!

明明她都快逃过一劫了,这个贱人偏偏在这时候出现!

为什么,为什么她偏偏要在这时候出现抢她风头!!

林长歌并没有理会他人一眼惊艳的目光,微微欠身,嗓音略带病态,有些低,“父亲,母亲,浅儿有礼了。”

陈氏微笑:“浅儿不必多礼,你受了寒,本该在房里好好歇着,怎会来到这明玉轩呢?”

白太傅:“浅儿还有病在身,我们这儿也快解决了,你若没什么事,便先回去吧,这由我和你母亲解决便好。”

呵,想赶我走。

不得不说这个偏心父亲她当年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放着血脉高贵的嫡女不要,去宠爱一个妓女的庶女,也真不怕以后死了没人送终。

她父亲也是这样,处处都偏着林梦瑶,心都偏到西边去了。

自从那对母女嫁过来后,他眼里就再也没有自己,后来她才知道,只比她小一岁的林梦瑶,是她父亲的亲生血脉……

那就是说,继母和父亲在她母亲还没病逝时,就已经搞在了一起……

渣男贱女!!

切。

“母亲,您身为续弦却一直对浅儿关爱有加,浅儿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您辛苦了。”林长歌笑得眉眼弯弯,更让人没有抵抗力。

陈氏的脸色却不见得有多好,这个白悦浅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起她是续弦这件事!

虽说自己能高嫁白太傅已是满门荣光,可续弦这两个字到底不是多光彩的词。

“您那么辛苦,女儿怎能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再害的您劳累呢。”林长歌转身,一股柔弱的气息来了,“二妹妹,我知道你和盛家公子一直有来往,我这副身子骨也不好,白白让盛家人沾了病气也够晦气的,我早已与父亲商量好让你嫁过去,可你又为何急功近利要将我推下河呢?”

白薇之否认:“不!我没有!”旋即,又装出一副要倒的样子,“爹爹,女儿好晕,啊。”

随后直接晕在了柱子旁,盛家公子大惊:“薇之!”

赶忙过去想将人扶起,不知是谁在背后拉了他一把,将他拉回位置上,一看是妹妹,盛晚柔。

这下可好,所有人都听到盛公子亲密的喊了一句白二小姐的闺名。

旋即,一旁受到林长歌眼神示意的翠花便用力的泼了一壶水过去,全部浇在了白薇之头上。

“二小姐若再不醒,就用银针刺入甲间,看你醒不醒!”

白薇之再怎么说也是二小姐,哪里受过丫鬟这种气,恶狠狠的睁开眼:“你敢!!”

“哟,二妹妹醒了。”林长歌浅笑。

“姐姐为何要如此羞辱我?薇之怎么说也是二小姐,您竟然让丫鬟这样羞辱妹妹的尊严,妹妹虽说是庶女,可也是有尊严的人,您这样羞辱我,是居心何为!”

白薇之盛气凌人的站起来,心里诅咒了林长歌千万遍,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个庶女。

“我居心何为?”林长歌缓缓逼近,“我的居心,妹妹还不清楚吗?”

不知道为何,白薇之有些惧怕林长歌身上那股压人的气场,明明她只是个废物,是个死了娘的懦弱的废物,什么都比不上她,可是这种废物……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气息……

不!一定是假的!

她一定是装出来的!用这种方式去隐藏内心那颗懦弱怕事的灵魂!

白悦浅是注定要被她白薇之踩在脚底下的人!

想到这又有了底气,“妹妹不知,也不想知道,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整天就会拿嫡庶来说事,妹妹都不知哪惹到姐姐了……姐姐竟要如此针对妹妹……”

林长歌表面带着微笑,说,“既然妹妹想知道哪惹到我了,那姐姐就说了,平日里你总是仗着生母得宠处处刁难我,时不时抢东西,欺负我的丫鬟这些事暂且不提。

光是你今日将我推下湖这一条,就足够将你赶出府外了。”

“我没有!”白薇之大喊,“都是姐姐要陷害我的!是姐姐自己不想让我见到盛公子,然后自己跳入湖中想博取同情!!”

“妹妹现在才编谎是不是太晚了点,翠花,快把盛夏带来。”

很快,白薇之的贴身丫鬟盛夏便被押了出来,“你……你这个死丫头!你是何时被姐姐收买的!”

名叫盛夏的丫鬟,看到这种场面立马就怕的不行,何况她还有把柄在林长歌手上,一五一十的招了,“是二小姐不想让大小姐见到盛公子,于是便买通了府里的下人,将大小姐推入河中,还说,还说大小姐就是个贱骨头,根本不能和她比!”

白薇之疯狂狡辩:“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话音未落,便重重的挨了一个巴掌。

“啪”

林长歌都看呆了,还以为白太傅多宠爱白薇之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可是绿茶的宗旨是什么?

装嘛。

“父亲,妹妹已经知错了,您何必下那么重的手……女儿没事的,妹妹她可怜我,没下那么重的手。”

白太傅自然不可能在意这些,只是她最恨不懂嫡庶尊卑的人,以前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如今白薇之竟然如此大胆,敢将嫡女推下水!

看来真的得好好管教她了……

“浅儿和毅儿先回去,你们几个把客人们送走,我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

林长歌用袖子遮住口鼻,掩盖她翘上天的嘴角,跟一众人退出去。

哦,还得解决一个。

白薇之的生母,王惠娘。

“翠花,你过来。”

林长歌悄悄跟翠花说了什么,翠花领了命,吩咐下人准备好衣裳和茶水,去和她一起探望王惠娘。

盛公子远远望见这一幕,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懦弱的白悦浅露出如此有计谋的神色。

心里不禁一颤。

没过几日,王惠娘腰间有个胎记的事传了出去,不少男子都说自己亲眼见过,到处宣扬,又恰好这几天王惠娘外出给白薇之办事,总是傍晚才回家,白太傅一怒下叫人打死了这个贱妇。

没了生母做依靠,白薇之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林长歌心情十分愉悦的吃了颗樱桃。

哼哼,这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场。

她可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那种能忍受污言秽语的坚强心脏,只要有人诋毁她,冤枉她,那不好意思了,本人就信奉斩草除根那一套!

当然,其实当绿茶还是挺好玩的。

能明里暗里内涵人……还不被骂。

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阴阳怪气人格吗?

忽然周围一切静止,一个蓝色的虚拟光芒出现。

〔宿主大大你好,我是系统君,你所处于的剧本是《顶级医妃》角色为女配白悦浅,生性软弱怕事,宿主已经做出了完全相反的行动,隐藏故事线正式开始,所以请在下面的人格中选出你想要的性格。〕

“瓦特,还可以选人格?”林长歌觉得好玩。

〔1.温婉善良,有爱心。〕

林长歌最不喜欢这种人设,当即pass掉。

〔2.聪明勇敢。〕

有什么用,pass掉。

〔3.攻略人格,可选择绿茶模式,欢喜家模式,温柔模式。〕

“攻略人格,绿茶模式。”林长歌毫不犹豫,拥有这个人格,那这剧情还不得苏爽翻天!

〔选择完毕,下面系统会帮您选择攻略对象,攻略模式宿主可自行发挥。〕

那当然是要绿茶到底啊!!

这种人设最吃香好不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

第3章 打错人了,尴尬

长安大街。

林长歌吃着翠花喂的橘子,悠哉悠哉的在街上逛着,即便衣裳穿着不算耀眼,单从气质也看得出是哪家大人物的千金出来闲逛。

这几天白太傅不在府里,没人敢管她。

她想出府就出府!

“翠花,再来个橘子……啊!”忽然被人推了一把,林长歌一看,是个姑娘,哭着从她身边跑过,她忙问,“怎么了姑娘?”

姑娘随便抬了抬手,“没事!”就跑了。

林长歌看向前面,有一个年轻男子,还有一群姑娘……

嗯???

古代也有渣男????

林长歌有点兴奋,还有点紧张和激动,旋即,咳了两下,撸起两边袖子,自顾自的说:“好你个大渣男,都渣到我书里来了,姑娘你等着,本小姐帮你报仇!”

跑过去的姑娘:“?”

她只是被洋葱辣到眼睛了。

“小姐,你等等翠花!”翠花丢下手里的东西,赶紧跑了过去,奈何林长歌脚步太快,她跟不上。

林长歌第一次跑的这么快,围在公子旁边的人群看到她像一头牛似的冲过来,都让出一条道,少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放开了身边的两位美人,微微侧身。

“喂!渣男!”

就被林长歌抓住肩膀把身子扭了过来,露出一张桀骜不驯的脸。

从后面看,这少年肩宽腰细,标准的7.5头身,着一席淡绿色冰丝缎子衣,腰系玉带手持折扇,看上去倒是有几分衣冠禽兽的样,不过这张脸长的倒是一副武将气势,帅气的眉峰高扬,鼻梁高挺,嘴唇薄薄的,沾了些淡淡的樱花色,是个标准的帅哥。

他看看林长歌,有些疑惑,“姑娘?”

林长歌差点就被迷住,但还是理智用“他是渣男你也要爱吗”把她一颗春心乱荡的小心脏给压了下去,严肃道,“喂!你!小小年纪长的还挺行,怎么就想不开去当渣男了呢,本小姐给你半分钟,立刻去给刚刚那个女孩子道歉!”

“渣……渣男?”少年显然听不懂,但看到林长歌的模样,倒是有些饶有兴趣的打开折扇,浓眉扬了扬,有些慵懒之气,看林长歌的眼神倒也有几分兴趣,缓缓道:“哦?那我要不去呢?姑娘……想怎么样?”

林长歌又被迷住了,少年趁机向她逼近,折扇缓缓靠近她的下巴,嗓音有些勾人,“难不成……姑娘也想跟了本公子?”

林长歌:“……”

嗯????

什么时候普信男都能这么嚣张了。

林长歌冷笑,把他扇子挪到一边,满眼写着“莫挨老子”,“想得倒美!”

灯年笑得不怀好意:“既然姑娘不想做我的人,又何必闹这一出,吸引本公子的注意呢?”

林长歌都快被他逗笑了,天下竟有如此普信之男在此作孽,是她这个作者的错。

“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啊?还吸引注意呢,本姑娘这叫路见不平一声吼,就喜欢惩恶扬善,教育那种浪费少女青春的男人,你这种行为,在我们那儿叫普信男,是一种人见人打的生物!”

少年显然不是特别听得懂,“霸道总裁……普信男……?这都是何物?”

林长歌冷笑,“呵呵,听不懂了吧,普信男就指你这种又普信又自信的男……呸,你管他什么意思,反正欺负女孩子就是不对!”

嘶。

这女子。

有点意思。

林长歌装腔作势的撩起衣脚,握成拳头,朝前面打去,“行体拳第一套,哈!”

林长歌这气势实在凶猛的不行,她一个现代人,自然理解不了古代男人三妻四妾,左拥右抱,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表现,当年在大学练了几个月跆拳道,还能混成副教官的她自然有几分武将气势!

可惜,三年多没运动,体力早已不如从前,这不,人家一闪,给躲过去了。

少年还是那般平静如初,倒是他身旁一个长相美艳的姑娘看不下去了,气势汹汹,看着林长歌的眼神,凶狠又有些胆怯,两只手叉着细腰,腮帮略鼓,“这位姑娘,你干嘛呢!周公子没有欺负我们,奴家是自愿跟着他的,你有什么气冲我来,为什么要打周公子!这可是王城!天子脚下,岂容你撒泼无理……”

“哎呀,姑娘!”林长歌打断,将她拉到一旁,隐身十分好心小声的说,“你不要妄想嫁入什么豪门,他们这种都是浪荡公子哥,见一个爱一个,我在网上可见多了,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他这种可不是好人!”

美艳姑娘显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推开她,躲到少年身后,一副温温柔柔且小鸟依人的模样,教育的口吻,眼尾略红,“我是自愿跟着周公子的,当年我父母身患重病,都是周公子出钱帮我们请的大夫,连下葬钱都是他出的!周公子是好人,与那些浪荡公子哥不同,姑娘你就别污蔑他了!”

此言一出,身边的群众也都讨论起来,但大多都是偏向少年的,这时,刚刚哭着逃走的姑娘也折返回来,解释道,“这个姑娘,我想你刚刚误会了,奴家只是切洋葱时辣到眼睛,急着找水冲洗才跑的那么快,周公子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他不是那种人!”

啊这……

林长歌暗戳戳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恨不得现在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好你个姓林长歌,你冤枉好人了!

你特么的刚刚还想打人……

关键还拽的不行!

谁给你的脸啊!!!

林长歌肉眼可见的脸上有些窘迫,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尴尬,伸手微微挡住脸颊,仿佛这样能让自己不那么尴尬。

默默吐槽一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

一秒钟后,目光才归到少年身上,语气挺不好意思的。“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我老年痴呆!最近情绪有点不太对……可能是得抑郁症了……实在对不起啊……抱歉抱歉!”

说完,转身就想溜,好巧不巧,和好不容易追上她步伐的翠花撞了个对门——

两人双双摔倒,翠花赶紧把自家小姐扶起来,“小姐,你没事吧。”

翠花本来还想慰问林长歌两句,看到眼前的少年,脸上划过一抹震惊之色,对上少年的眼神,她微微行了礼,“周公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

第4章 继母?怼她

林长歌听着有点蒙了,“翠花,你跟这男的认识?”

翠花:“小姐,他是……”

少年打断翠花,径直走到林长歌面前,用打量的目光看着她,时不时露出微笑。

林长歌赶紧捂住胸,“你瞅啥呢你!”

少年站得挺拔,身影逆着光,身后的鬓发有些凌乱,他微微欠身,启唇,“这位姑娘,认识一下吧,我叫周瑾予,翠花是你家的丫鬟吗,那我们可能认识。”

系统提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书之团宠绿茶她又奶又乖》<<<<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