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子虚周八的小说,唐奈,方俞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

作者:子虚周八

主角:唐奈,方俞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唐奈一,号称最资深小时空任务处理者,从来是人在帅哥丛中过,但却片叶不沾身。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成了被攻略?怎么办?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怎!么!办!硬气起来甩掉?奶狗小生:奈一,你不要我了吗?女汉子一点绝缘?病娇少爷:奈奈,以后,你保护我。吃斋念佛伴青灯?可爱徒弟:师傅傅,你不要我了吗?
啊啊啊啊啊,她到底该咋个办?

第1章 阎王爷和太子殿下(一)

“主子,确定还要往前走?”黑衣男子看着周围荒芜的一片,虽是青天白日,但是依旧有着乌鸦在嚎叫。

“走。”方俞任捂着自己的伤口,锐利的眼光扫视着周围,现在这情况,他们不走也不行。

“好。”

不知道走了多久,黑衣男子看着路边的大石头,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三个字,上林村。

“主子 这村子诡异的紧。”黑衣男子握紧了手里的剑,不知道该不该进。

“那又如何?走吧。”方俞任自然也是意识到这个村子的诡异之处,以大石为界,大石后便是草长莺飞,一片生机,但是大石前,也就是他们走的这一段路,基本上都是戈壁。

“是。”黑衣男子率先走了进去,沿路大概步行了一柱香时间,一个小小的村落顿时映入眼帘。

房子鳞次栉比,渺渺村烟,偶尔传来两个小孩儿嬉闹声,还有一两个年轻人在相互打招呼,但是,整个村子,很寂静。

“主子,这……”黑衣男子有些犹豫。

“下山。”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他这伤再不治的话,到头来还不是一死,所以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

方俞任发现自己走一路,这里的人都用一中诧异的眼光看着自己,似乎,这里从来没有外人来过,而他们,就是打破这个常规的存在。

“老人家,这里有医馆吗?”黑衣男子拦住了背着背篓的白发老者主子这伤,不能再耽误了。

“医馆?医人的?”老者木纳的眼睛里根本聚焦不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混浊死气的。

“是啊。”黑衣男子有些疑惑,不医人,难道还医鬼吗?

“医人,你们只能去找村长,这条路这些花就是指路牌。”老者枯槁的手指指着一条小路,路旁开满了白色的扁竹兰。

“谢谢。”黑衣男子看着白花夹道的小道,朝着老人家道了谢,也就扶着方俞任沿着小路走了进去。

却没有发现,老者的脸上突然挂起一抹僵硬的笑意,然后化成了纸人,开始自燃,不一会儿就成了一把灰烬。

“黑衣,还有多远?”方俞任的眼睛都已经看不清了,这毒,发作起来,还真的是霸道啊!

“马上,主子 前面有一个小木屋,我们马上过去。”黑衣慌忙之间好像看到了一个小木屋,就这么架立在一片水域之上。

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搀扶着方俞任往那边赶了过去,刚刚步入院门,一个白衣女子就从天而降,她的裙摆带着微微的紫色 仿佛和那白色的扁竹兰融为了一体。

“这位姑娘,我们主子受了伤 ,可否借住一晚?”黑衣现在是架着方俞任再走了,刚刚,主子还是被毒给刺激的晕过去了。

“哦?”唐奈一看见昏昏沉沉的方俞任,眼睛一亮。

系统,系统,这就是那个悲情男二?

〔理论上是的,方俞任,北朱国太子,自幼和女主何幽订了婚约,奈何人家女主情系男主护国大将军,后,护国大将军谋反,何幽里应外合,大开城门,方俞任享年二十又七。〕

啧啧 ,好惨呐!

〔主子,你这次的任务就是拯救悲情男二,原剧情是方俞任中毒,恰巧遇到了外出游历的女主何幽,何幽不忍从小一起长大的方俞任身亡,救了方俞任,也是从这次起,方俞任就渐渐的爱上了何幽,抱歉啦,只能剧透到这儿了,你救他,他就会爱上你哦!〕

不是啊?不是说了不走感情任务的吗?

〔唉油,一个路线走到死容易被定型啊,咱可是最资深拍档,不能被人摸清楚走的路线啦~〕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886~〕

“姑娘。”黑衣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盯着自己的主子发呆,忍不住叫了一声。

“带进来吧。”唐奈一无奈的耸了耸肩,她还不信,就这么一个拯救男二的剧情她还能失败到哪里去?不有句话说,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大家的吗?

黑衣艰难的架着方俞任跟了上去。

“没用。”唐奈一发现自己已经放满了脚步,这俩人却依旧跟不上,所以特别好心的一把抱起了比自己还高的多的方俞任,快步往里走。

“……”黑衣仿佛已经被颠覆了三观……

“你们怎么虐待人家了?抱着轻捞捞的。”唐奈一看了一眼怀里的男人,太瘦了点吧?这好歹一米八几了吧?抱起来一点重量都没有啊!

〔嘿嘿,那是因为拍档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爱偷懒的阎王爷啊,这么点重量,当然是小问题啦。〕

这么说,我是一条鬼?

〔你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鬼是用条?〕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是鬼?

〔是滴。〕

那我能见阳光吗?

〔不知道,你可以去试试。〕

好的,再见,还有下一次,把这卡嗓子的台湾腔给我收了。

〔嘿嘿……〕

唐奈一把男人放在床上,身体条件反射的就去摸脉,艾玛,这一团糟的,啥玩意儿啊?

“照顾好你主子,我去去就回。”唐奈一像是一下被点通了任督二脉一样,脑袋里浮现出了一个方子。

只有一味药,但是,根据身体原主这残留反应来看,这药,很值钱,不然为什么她为什么会那么心痛……

唐奈一回到了一个看起来就相当之古朴的房间里,走到一个书架旁,的一个盆栽前。

按照原主的记忆,那个救命宝贝应该就在这儿。

唐奈一两三下就把一个半人高的盆栽给嚯嚯了,扒拉下盆栽植物包在里面的嫩心,朝着门外走去。

“这是……”黑衣看着唐奈一手里的东西,眼睛一亮,这,这是,百步心?主子,主子有救了!

“喂你们主子吃吧。”唐奈一把百步心扔给黑衣,后者神速的接到了,手一握,刚刚还水润润小嫩芽,瞬间化为粉末。

卧槽,现代要是有这技术,那还用机器来把药丸子粉碎了?

“谢姑娘救命之恩。”黑衣自然是知道百步心的难求,这百步心向来就是千年出一心,之所以叫做百步心,意思就是从出心到腐烂,只有百步的时间。

“不谢不谢,你和你主子好好修养,这里房间还有几个,你自己选。”唐奈一挥了挥手,殊不知,自己在黑衣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了。

“是!”黑衣看着唐奈一,觉得这肯定是一个隐世的高人,能这么豪迈的把百步心给其他人,足以可见,心胸是多么宽广啊!

唐奈一过了两天安生日子,基本上把身体融汇,记忆接收了以后,这才出了房门。

刚刚出房门就看见了坐在院子里的某人,这里又没有太阳,那人却一副享受阳光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醒的?”唐奈一看着方俞任,啧啧,长的这么存天理,增人欲,那男主得长多好看,才让女主看不上这悲情男二?

“今日日出三刻。”方俞任从黑衣那里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用自己最为珍爱的百步心救了自己,还帮自己包扎好了伤口。

“哦,挺早的啊。”唐奈一伸了一个懒腰,她还看了一下生死簿,这个悲情男二的名字还单独占了一页呢,这还是独一无二的。

“姑娘,敢问芳名,来日定有重谢。”方俞任知道自己不能多耽搁,父皇母后还在宫中等着自己,要是久久不归,父皇母后定会担心。

“唐奈一,一笑奈何的奈,一二三四的一。”唐奈一围着方俞任走了一圈,回复的倒挺快的。“你,想走啊?”

“家中有父母,不敢多耽误。”方俞任总感觉唐奈一的眼神怪怪的,但是当他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是,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异。

“啊,可惜了,这出去的路,十五一开。”唐奈一无辜的耸了耸肩,要是就这么把男二放回去了,再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那猴年马月才能完成任务。

“十五一开,今日十三,后日?”两日,也耽误得起。

“不,是十五日一开,你大前天来的,今日是第三天。”唐奈一笑着说到。

“十二天?”那他受伤失踪的消息肯定会传到京城。

“对滴。”

“姑娘,你们这儿哪有菜饭?”黑衣红了脸,他找遍了整个村子,都没发现有一个餐馆这两天,他都是靠着厨房里的那些菜度过的,奇特的是,他每次做好饭,端到姑娘门前,但是等他去拿的时候,还是原封不动的。

“瞧我这猪脑子,跟我走。”唐奈一发现自己可以不用吃东西的时候,她就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就忘了外面还有两个人了。

“到了。”唐奈一带着两人到了一块菜田,里面基本上的菜品都有。

“这……”黑衣看着琳琅满目的蔬菜,这位萝卜和小青菜是一个季节的?

“劳烦姑娘。”方俞任自然也是意识到了奇怪之处,但是,他还是按耐住了一旁的黑衣。

“嗯,你们自便哈。”唐奈一笑着点了点头,就把一个竹编篓子递给了黑衣,黑衣摘了点菜,就离开了。

看着两人走远了,唐奈一手里扬起一个法诀,一个穿着白衣,带着白帽,舌头老长的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跟铁链子。

“阎王爷。”白无常看着唐奈一,表情依旧僵硬的像是刀刻上去的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小白白啊,你去给我弄点人吃的猪肉,牛肉之类的,多弄点。”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

第2章 阎王爷和太子殿下(2)

“是。”白无常有些无语,亏她还以为阎王爷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交代,居然是要她去买人吃的那些肉?

“记得新鲜点。”唐奈一还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白无常,那些小说骗她!明明说白无常是个男孩儿的啊,这明显就是一个美艳艳的女人啊!唯一符合的,就是那长不溜丢的大舌头。

“是。”白无常总感觉今天的阎王爷怪怪的,难道,阎王爷发情期到了?不对啊?阎王爷生前也是个人啊!再说了,大家都是女的啊!

“小白白,你还是不要装高冷了,瘆得慌。”在唐奈一继承的记忆里,白无常是一个迷糊的不得了的人,只不过勾魂的时候,需要保持冷漠。

“不是您说,让我认真点?不要总是迷糊来迷糊去?”白无常也不想啊,但是之前阎王大人说她太没有威慑力了,要时时刻刻保持认真的态度!不然,就扣她的冥币!

“我收回。”唐奈一可不想整天面对这张死人脸。

“好的。 ”

“嗯,记得早点准备好。”唐奈一突然想起,这张脸,不管冷不冷都是死人脸啊!所以她到底在较什么劲?

“好的。”白无常消失在原地,唐奈一看着黑压压的天空,手一挥,一轮太阳就挂在了天空,这其实也不是太阳,可以算是一种幻境。

因为,这个上林村,是原主一手打造的一个幻境。

“诶?你们这就做好饭了?”唐奈一看着桌子上的小菜,速度这么快的吗?

“嗯,姑娘一起吃一点吧。”方俞任嘴角挂着笑容,唐奈一立马就被圈粉了,你说说,那个女主得多瞎爆了眼?这么帅的男二都不要?

“好。”唐奈一坐了下来,丝毫不客气的夹菜。

“嗯~”唐奈一真的感觉自己满足了,这手艺,也太好了吧!她去过很多小世界,吃过很多人做的饭玩,就这个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怎么样,姑娘还合胃口吗?”黑衣紧张的看着唐奈一,看着表情,应该是满意的吧?

“好吃,这是你做的?”唐奈一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黑衣,啊啊啊,她能挖墙脚吗?

“是。”

“不错!”唐奈一翘起了大拇指,这手艺,王守义十三香都赶不上!

“这是何意?”黑衣学着唐奈一的模样,翘起了大拇指。

“就是很厉害的意思。”

“哦,姑娘救了我家主子,也很厉害!”黑衣有样学样的对着唐奈一翘起了大拇指。

“是吗?”唐奈一笑了起来 这个黑衣也没有描述的那么冷酷无情嘛!

“嗯!”

“吃饭吧。”不知道为什么,方俞任不是很想要让黑衣和她说话。

“对对对对,黑衣,吃饭,吃饭!”对于能做出美食的人,唐奈一总是要热情点。

“其实,主子做饭比我还好。”黑衣看着主子那不悦的眼神,不知道怎么的就解释了一句。

“是吗?”唐奈一简直更加惊喜了,男二居然还会做饭啊!这个破系统也不告诉她!

“略懂厨道。”

“等等,我这儿没肉啊,你们怎么做的肉菜?”唐奈一吃了一口肉,她刚刚才叫小白白去找肉啊!

“哦,刚刚有一条蛇袭击我们,被我杀了,想着不浪费,就叫黑衣做成了菜。”方俞任云淡风轻的说到,但是这句句都扎了唐奈一的心。

“什么样的?”唐奈一现在抱希望于一条误入幻境的蛇。

“通体黑色,尾巴那点儿是白色。”黑衣丝毫没有感觉对面的人已经变了脸色,还自顾自的说到,“这蛇感觉还听得懂人话,但是就是不听话。”

“啊啊!那是我的灵蛇!灵蛇!”那是唐奈一接收记忆以后,最想要下手的东西,不仅样子好看,性子也温顺,主要是,那条蛇陪了原主三百年了啊!三百年!

“灵蛇?”方俞任略微有些吃惊,灵蛇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啊,可是刚刚那条傻蛇真的是灵蛇?不是说灵蛇都开了智了吗?

“没事儿,没事儿。”唐奈一还能说啥,这煮都煮了,更何况,为了一条灵蛇得罪了男二,划不来 。

只是她原本想的是,三百年的灵蛇泡酒得多补啊!她的蛇酒啊啊!

“抱歉。”方俞任看着唐奈一绝望的神情,以为她是在痛惜他杀了她的灵蛇,这事儿的确是他们干的不公道。

“没事儿,没事儿,一条灵蛇而已,你高兴就好,呵呵,你高兴就好。”要不是我是来挽救你,杀了你就任务失败的话,我真的想一刀结束了他俩!欧,不,是结束了黑衣!

“待出去以后,我赔偿唐姑娘你黄金百两,如何?”方俞任看着唐奈一的模样,只觉得可爱得紧。

“不用,不用……”唐奈一还在看着碗里的蛇肉,默默流泪,这还能泡吗?不对,黄金百两?百两!“其实,也行,就当我给小黑的安葬费了。”

“放心,说到做到。”方俞任无奈的笑了笑,他欠她的何止这黄金百两,光说之前那百步心,就不止这些。

这个小姑娘,哪怕是对待陌生人都很善良,为了救毫不相干的一个人,可以拿出自己的至宝,她值得被人好好对待。

“好吧,吃啊!”唐奈一坐了下来,夹起蛇肉就开始吃起来,果然,灵蛇就是不一样,这肉,嫩啊!

“好。”方俞任看着小姑娘吃的很香,似乎自己也饿了,夹起一块灵蛇肉就喂进了嘴巴里,蛇肉刚刚一吞下去,就感觉有一股气顺着他的周身走了一遍。

“好。”好歹是主子花了百两黄金换的。

吃完饭,唐奈一就扛着锄头,提着篮子,出门去了。

“主子,这里很不对劲。”黑衣看着唐奈一走的没影了,转头看着方俞任,“这里蔬菜不分季节,出了那些村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活物。”

“那又怎么样?在我看来,这里比皇宫都好。”方俞任想起皇宫里的尔虞我诈,这里奇怪是奇怪一点,但是,这里很纯朴,而且唐姑娘一直都是很热心的在帮助自己。

“主子!”黑衣听着方俞任的话,惊了惊,主子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不是吗?”方俞任也跟着出门了。

这边,扛着锄头在田埂上走着的唐奈一,听到了这话,嘴角勾了勾 。

方俞任本来是想要出来走走,结果就看见了在田里忙碌的唐奈一,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美好的不真实。

“你马,这原主居然把藏酒埋那么深,累死老娘了!”唐奈一也是吃饭的时候,突然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还有一坛用各种灵药泡的酒,作为品酒爱好者,她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东西?于是吃完了,她就扛着锄头来了

“我来帮你。”方俞任还以为小姑娘是在松土耕种,没想到听到了小姑娘的话,只不过,原主是谁?干嘛要把酒埋在这儿?一般人不都埋在树下吗?

“你,你小心点啊!”唐奈一把锄头递给了方俞任,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好。”

黑衣看着自家努力挖土的主子,又看了看一旁悠然自在的唐姑娘,这怎么那么像农家小两口在耕种?

“诶诶,慢点,别把酒坛子给我弄坏了!”唐奈一感觉快要挖到了,拽了拽方俞任的袖子。

方俞任放慢速度,果不其然挖了两锄,就挖到了一块石头,把石头搬开,就看见了一个小坛子的封红。

两人齐心协力把小坛子搬了出来,唐奈一把封红打开后,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同时闻到的还有方俞任。

“这是,灵酒?”方俞任惊讶的看着那一方小坛子,这么一坛灵酒,简直千金难换呐!

“对。”唐奈一没想到原主居然会藏这种好东西,赚了啊!

“主子,小心!”黑衣本来也沉浸在灵酒的醇香里,接过就看见了一团白色的东西朝着这边飞快的跑了过来。

只见那兔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装向坛子,不过在仅离半米不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嘎的一声过去了。

只有唐奈一看到了缓缓从兔子身体里出来的白无常,额,这肉送的挺有创意的。

“……”

“……”

“……”

“阎王大人,不怪我,人家怕痛啊!”白无常可怜巴巴的说到,虽然鬼没有痛感,但是,附在活体中的鬼是会感觉到痛的啊!

“厉害。”唐奈一是对白无常说的。

“这酒有了,下酒菜也有了。”方俞任拎起了兔子的耳朵,“还不抱酒坛?愣着干什么?”

“是!”黑衣赶紧去抱起了酒坛子,巴巴的跟在两个人的身后。

晚上,依旧是黑衣做饭,方俞任正在练书法,唐奈一拿着书本在看书,实则是和系统在聊天。

系统,我是不是只要保证男儿不死就行了?

〔理论上是的。〕

那我可以把他一辈子困在这儿不?

〔不行,男二是一个国家的太子,要是就这么消失了,会影响到整个剧情发展。〕

啊……

“想什么呢?”方俞任本来想要抬头看一下那个小姑娘,没想到发现她居然在发呆!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很想离开这里。”唐奈一想了想,也是,他是一国太子,怎么能被束缚在这个小地方?

“是也不是,我喜欢这儿,因为这里没有那些尔虞我诈,但是我必须离开这儿,因为,我的责任。”方俞任目光悠远,要是他是个平常人,他倒是愿意留在这儿

“你的责任?”唐奈一忍不住对面前的男人高看了,身居其位,便要谋其职,有的时候,自身也很无奈。

“是,我是北朱国太子,此番是去西南之地去探查消息,没想到中了毒,误打误撞就进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方俞任就是很信任面前的小姑娘。

“北朱国太子?”唐奈一表示考演技的时候,又到了,她好歹也是背过桃花源记的,现成的剧本有木有!“北朱是什么年号?”

“你不知道?”方俞任震惊了。

“不知道,我只知道上林村。”唐奈一一副疑惑的样子。

“北朱,也就是公元225年,现在的皇帝是北宁帝,方荀。”

“不知道。”唐奈一耸了耸肩。

“你在这儿多久了?”

“不知道。”唐奈一表演了一个一问三不知,反正我就是不知道 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

“没事儿,如果能出去,你愿意跟我回北朱吗?”方俞任认真的看着唐奈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就是守护上林村。”唐奈一拒绝了,跟方俞任出去了,就意味着自己要进宫,那些什么勾心斗角,砒霜鹤顶红都少不了,她只要暗中保护好方俞任就行了,干嘛还要去受这种苦?

“使命。”方俞任心里略微有点失落,但是面色如旧。

“是啊,走,我都闻见香了!”唐奈一没有多说就把书归了位,站起了身。

“主子,你怎么了?”黑衣发现自从吃完饭,主子整个人就很不对劲,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黑衣,我不想走了,怎么办?”他想要留下来,一直和唐奈一生活在这个小山村里。

“主子,北朱国需要我们。”黑衣抿了抿唇,其实,他也不想要离开了,过惯了血雨腥风的日子,偶尔这种安静祥和更是让人舒坦。

“我知道,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方俞任转身进了房间。

“是!”

同样,唐奈一回房间也在沉思,也许她把他留下来,这么做是错误的,他的伤早就好了,只是她想要把他困在这儿,这样他就不会被何幽给害死了 ,她的任务就成功了。

第二日

唐奈一提着一个包裹,递给了方俞任。

“这是何物?”方俞任并没有接过来,难道是唐奈一嫌弃他们打扰了,所以想要赶他们走?

“这是伤药,可以促进伤口愈合的,还有这,只要你有麻烦了,你就吹它,我就会出现,这个是灵酒,你可以偶尔喝一点。”唐奈一还是决定放方俞任走,只要她暗中保护着,再怎么样都不会死。

“唐姑娘,你这是何意?”

“我想过了,你们也有自己的使命,我可以让你们离开。”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

第3章 阎王爷和太子殿下(3)

“可是还有十天,门口才大开。”方俞任此时并不想接过这个包裹。

“我有办法让你们离开,去跟我走吧。”唐奈一带着方俞任还有黑衣去了一片森林,带着两人东拐西拐,不一会儿就出去了。

“这就是外面了,你们能够回去了。”唐奈一站定了脚步,把包裹塞给了方俞任,转什就要离开。

“等等!”方俞任把腰间的玉牌取了下来,握住了唐奈一的手,把玉牌放在了她的手上。

“走了!”唐奈一掂量了一下,玉质还不错,她保护他,这个就当是保护费吧!

这个不过分吧。

唐奈一走进了森林以后,森林的树木肉眼可见的变换了位置。

方俞任看着停下来的树木,原来的那条路已经不见了,他的心,似乎有一个地方,也空了。

“主子,走吧,皇后娘娘和陛下还在等着我们的消息。”

“黑衣,我后悔了。”方俞任有一种这一别,就再也不见的感觉,那一刻,他后悔了。

“主子!”

“罢了,走吧”

等着两个人走了,唐奈一才从角落里走出来,算是没白对他们好。

方俞任两人顺利的回了北朱国,听闻儿子失踪,本就心灰意冷,觉得人生无望的皇后,顾不得自身的威仪,忙忙往外赶

“儿啊!”皇后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一把抱住了方俞任,“你吓死母后了,你知不知道!”

“母后,儿子没事儿。”方俞任想着尽快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上报给父皇,然后,就回去找唐奈一。

“嗯,咱们去见你父皇,他担心的近来都用不下膳。”皇后握住方俞任的手,不愿意放开。

“好。”

“陛下,太子平安回来了!太子平安回来了!”福禄寿一张老脸上,满是激动。

“你说什么?”北宁帝的手一抖,奏折瞬间落在地上,“任儿?朕的任儿回来了?”

“是的,陛下,太子殿下,平安回来了。”福禄寿知道这些日子,陛下虽然面上没有多大波动,但是很晚了还不肯熄灯,总是默默的看着外面的月亮,祈祷着太子殿下平安。

“在哪儿?”

“皇后娘娘正带着往这边过来。”福禄寿嘴角的笑容就没有收过。

“好。”北宁帝激动的在御书房里走来走去,他派了300贴身暗卫去任儿出事儿的地方寻找,几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但是他不相信任儿就这么出事儿了。

“父皇。”方俞任大步走了进来,皇后紧紧的跟在身后。

“任儿,你终于回来了!”北宁帝握住了方俞任的肩膀,老眼含泪,他不止一次后悔,为什么当时要派任儿去探查消息,好在,好在任儿安安全全的回来了。

“让父皇母后担心了。”方俞任抿了抿唇。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北宁帝笑了。

“父皇母后,如同你们所说,李家的确已经勾搭西南之地,准备谋反。”方俞任拿出了怀里一直仔细存放着的两封信件。

“先不说这些糟心的,跟父皇讲讲,你这几天去哪儿了?父皇派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你。”

“儿臣遇到了一个村庄,被一个姑娘救了。”方俞任很想把唐奈一带回来给父皇母后看看,但是,小姑娘说,她有自己的使命。

“姑娘?”皇后娘娘惊讶的说到,她很好奇是怎么样的一个姑娘,让儿子提起来就温润如玉了?

“嗯,她用百步心救了儿臣,还用灵蛇肉给儿臣滋养,她也很可爱,很善良,很乐观。”方俞任觉得唐姑娘真的是他见过最好的姑娘,他想要一辈子有她陪伴。

一旁以灵魂状态坐在龙椅上的唐奈一,你当姑奶奶想?那灵蛇是你们自己给我杀了的!用百步心,纯粹是因为你是悲情男二,不能死!

“真的?”皇后越发好奇,当时丞相来主动请求赐婚,陛下被逼无奈,赐了婚,,面对着那么优秀的何丫头,儿子都是不冷不淡的,到底多么好的姑娘,让她儿子念念不忘?

“嗯。”

“那姑娘呢?可跟你一同回来了?”北宁帝早就看那个丞相不爽了,老是倚老卖老的让他赐婚给太子,后又和护国大将军搅作一团,在政堂上表现得水火不容,真当他是个傻子!

“她,不愿,她有自己的使命。”方俞任的表情明显失落了。

“没事儿,孩子,有缘你们会再见的。”北宁帝摸了摸方俞任的头顶,别说皇后了,就是他也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姑娘,让儿子这么念念不忘。

系统,你说,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唐奈一看着和谐的一家人,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方俞任虽然生活在帝王家,却享受了父爱母爱,她,好羡慕。

〔根据剧情描述,男二一直都是一个跟温润的人,但是温润也只针对他认可的人。〕

系统,你说,有父母关爱,是怎样的感觉?

唐奈一只知道自己从有记忆以来,面对的就是一片混沌,长大了就在各个界面穿梭家人是她从来不敢想的。

〔宿主……〕

算了,我问你一个系统干什么?你懂个屁。

〔不带人身攻击的。〕

“阎王大人!”一个黑不溜秋的人站在唐奈一面前,把后者吓得够呛。

〔宿主大人,这是黑无常,原主叫她小黑。〕

“小黑啊!有什么事儿吗?”唐奈一看着面前的黑无常,跟白无常完全就是两个风格,白无常美的无辜,黑无常泽美的极为有攻击性。

“飞羽神君到访,判官大人请您回府。”黑无常看了一眼对面的三个活人,又看了一下自己的主子,主子这是动了凡心了吗?

“飞羽神君?”

〔宿主,飞羽神君是原主的爱慕者之一。〕

???

神君喜欢阎王爷?这事儿玉皇大帝知道吗?

〔宿主,这个世界,神是由神主管理的,没有玉皇大帝。〕

能不去吗?

〔这是剧情任务,必须完成哦!〕

哦……

“我知道了,黑无常,好好保护他,他要是出事儿了,我唯你是问!”唐奈一指了指和北宁帝聊军事的方俞任,她要是离开了,方俞任出事儿了,那可得不偿失了啊。

“是!”黑无常很少听见阎王大人直接叫自己名字,一般都是叫的小黑,或者是小黑黑,所以足以可见,阎王大人都么重视这个男人。

唐奈一渐渐的消失在原地,黑无常惊奇的发现,那个男人居然一下看向了这边。

“怎么了?”北宁帝看着自家儿子突然看向角落里,是不是有刺客?

“无事。”方俞任收回了目光,刚刚那一瞬间,他好像闻见了唐奈一身上的香气。

这边,唐奈一刚刚回去,看见这所谓的阴曹地府,总算知道为什么原主不爱回来了,这阴森森的,瘆得慌。

“府君。”阎王府的守卫看见了回来的唐奈一,跪下行礼。

“起……”

唐奈一大步走了进去。

“大人。”白无常早就等在这里了,看着唐奈一回来了,赶紧迎了过去。

“嗯。”唐奈一朝着自己的寝殿走了过去。

“大人,神君在景明殿。”白无常看着唐奈一直接朝着寝殿走,还以为唐奈一以为神君在自己寝殿。

“哦。”唐奈一知道原主并不喜欢这个飞羽神君,说明白了就是一只成了精的花孔雀,自从上次原主去参加了桃花仙子的宴会以后,就对原主痴缠不已。

主要是,这货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唐奈一换了一身衣服,头发高高挽起,浑身舒坦了,这才跟着出去了。

“奈奈!”飞羽神君手里拿着标志性的孔雀羽扇,头上的发簪也是一根羽毛,穿着一身孔雀羽衣,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只孔雀。

“唐奈一,府君,二选一。”唐奈一冷着脸,总算知道为什么原主对这个花孔雀避之不及了,这他妈,造型够雷的啊!

“奈奈……”飞羽神君扒拉了过来,吓得唐奈一连连后退。

“听说神君挺抗揍,我不怎么信。”唐奈一手里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链子,哗啦哗啦的作响。

“奈奈,我那么心悦你,你怎么舍得打你未来夫君君~”飞羽神君知道唐奈一不会下手,因为每次她都只是拿着吓唬吓唬他。

“哗啦,啪!”唐奈一手上的链子落在了飞羽神君的脚边,发出啪的一声响。

“啊!”飞羽神君往旁边躲了躲,小奈奈怎么还真的下手啊啊,这勾魂链一甩过来,他神魂都要没了啊!

“啪!”

“妈呀!”

“啪!”

“停!”

“啪!”

“我错了!”

“啪!”

“我 ,我再也不说娶你了!”

“呵。”唐奈一一把收回了勾魂链,等飞羽神君反应过来的时候,前者已经坐在椅子上喝茶了。

“小奈,府君!”飞羽神君看到蓄势待发的勾魂链,瞬间怂了,不过他坚信,只要他坚持,小奈奈一定会被他感动的!

“神君到访,何事儿?”

“我就不瞒你了,今儿来,还真的有事儿。”

……

“报告太子,属下带人去您所说的地方再三查找,没有发现那有什么村子!”

“怎么可能!”方俞任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那么大的村子,怎么会找不见!

“儿啊,别急,母后陪你一起去看看。”皇后担忧的看着方俞任,自从那天他派人送了黄金百两去找那劳什子上林村,属下回报说根本没有这个村子,她这儿子就像是发疯了一样,已经派了十几波人去寻了。

“母后,你坐镇后宫,不宜离宫,儿臣去去就回。”方俞任还是决定自己去找,那么大个村子,不会说不见就不见!

“不,母后陪你。”皇后本是一位武将世家的小姐,一直闷在这后宫已经快要疯了,好不容易有个出去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

“母后!”

“让你母后一起去。”北宁帝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大步跨了进来,朝臣今天都在弹劾太子因为一民间女子失仪之事,以为他会大发肝火,但是相反,敢爱敢恨这才是方荀的孩子!

“好。”

午时,三匹红鬃烈马从城门奔驰而出。

“母后,您和黑衣休息一下,儿臣先走一步。”方俞任考虑到母后虽是武将世家,但是也经不起长时间折腾,所以,就让皇后慢慢来,他先过去。

“走!母后难得这么畅意,再说了,我儿媳妇儿不见了,我还能坐以待毙?”皇后娘娘这些天也从儿子个黑衣那里了解了很多有关那个姑娘的事儿,两人出一致都是夸赞之语,所以,那姑娘,肯定是个好的。

“嗯。”方俞任听见儿媳妇儿这几个字的时候,嘴角勾了勾。

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方俞任赶到了自己受伤的地方,就是这儿,往前走一点,就是上林村的那块石头!

黑无常默默的跟在几个人身后,地府一天,地上一年,神君一来,每次都要赖个四五天才走的,她该不该告诉这个傻乎乎找大人的男人呢?

可是,一个凡人,听说了这些,会不会被吓死?唔,要不还是委婉点?

方俞任数着步子往前走,原本该有大石头的地方,依旧一片戈壁。

“不,也许是我记错了。”方俞任继续往前走,皇后和黑衣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跟了上去。

“黑衣,那日行了多少步?”方俞任看着无边无际的戈壁,这怎么可能!

“主子,早就过了。”

“你骗孤!”方俞任一把揪住黑衣的衣领,怎么可能!

“殿下,也许上林村真的不存在呢?你想想,戈壁当中哪儿来的村庄?村庄里不禁不是风沙漫天,还是绿柳如茵的?更何况,那不应季的蔬果……”

“你闭嘴!在的,一定在的!”方俞任心里焦急不已,怎么会不存在!那些灵酒,还有药物,都好好的在临华宫呢!怎么可能是不存在的?

“杀啊!”

“兄弟们,冲!”

“冲!”

突然一大波人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麻衣大刀,额头那儿还捆着红色布条子。

“不好,是沙匪!”

——

作者有话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

第4章 阎王爷和太子殿下〔4〕

“不好!是沙匪!”黑衣点燃了信号弹,拔出剑就护在了皇后前面。

“让开!让我痛快痛快!”皇后一把推开了黑衣,自从当了皇后,刀不能碰,剑不能舞的,都郁闷死她了!

“皇后娘娘!”黑衣看着皇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软剑,抽了抽嘴角。

“我没事儿!”皇后一刀一个 ,好一个畅快了得!

“阴兵!”黑无常看着一堆一堆死的人,叹了一口气,工作又来了,本想献祭出自己的锁魂链,结果掏出来了根白色哭丧棒,这个白无常,又偷换他的东西去玩儿了!

“在!”一团黑雾浮现出来,逐渐形成了人的轮廓。

“收魂。”

“是!”

于是乎,热腾腾刚刚出炉的鬼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就被一条铁链给套住了。

“下暗招?”黑无常看着无数根细密的针朝着方俞任几个人飞去,二话不说,就飘荡了过去,哭丧棒一甩,针瞬间落地。

“儿啊,这是什么情况?”皇后看着紧紧距离一步之遥的地方,针一根根的掉了下来。

“不知。”方俞任看着针,手里握着一方小驽,暗暗将内力灌输到弩上,一发射出。

一个人从树上掉了下来,脑门上是一个血淋淋的洞。

黑无常也现身了,阴差不可杀人,但是他可以把人弄好了,然这家伙的人杀了嘛!

黑无常在凡间的真身是一个皮肤古铜,眉眼极为美艳的女子,手里拿着,嗯,一根棍子。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方俞任看了一眼黑无常,随即便投入了杀沙匪的队伍。

“黑衣,接着!”黑无常把捆好的一扎人扔给了黑衣。

“好!”黑衣看着被铁链捆成一团的几个人,抽了抽嘴角,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渐渐的,黑衣发现,这个姑娘好像是有什么执念一般,一捆六个,六个高矮胖瘦都差不多。

不一会儿,几百个沙匪就这么被捆的捆,杀的杀。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黑衣剑一划,就从一个死去的沙匪身上割了一块布料,擦着剑上的血。

“不用,是我主子叫我护着你们。”黑衣淡淡的说到,看着黑衣亮蹭蹭的剑,眼睛亮了亮,听说这些凡人研究的剑可好玩儿了。

“你们主子是何人?”方俞任提着剑,快步走了过来,他有一种感觉,她的主子就是唐奈一。

“你们在找的人。”黑无常看着几个人,收回了哭丧棒,这个白无常,回去要好好跟她说教说教了,老是拿她的锁魂链。

“她在哪儿!”方俞任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心里的小火苗又燃了起来。

“回家了。”黑无常淡淡的说到。

“何处?”方俞任迫不及待的问道,他要去找唐奈一,如果她愿意跟他走,他就带她走,如果她还是不愿意,那他就留下来,不做这太子了!

“地府啊!”黑无常没觉得自己哪里说的不对,大人就是回了地府啊!

“地府?哪个地府?”方俞任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不就是你们凡人说的阴曹地府吗?”黑无常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方俞任,主子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人?傻不拉几的。

“阴曹,地府……”方俞任已经不知道该做出怎么样的反应了,那么美好的唐奈一,在他离开后到底经历了什么!

“儿子,冷静……”皇后听着黑无常的话,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好了,儿子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姑娘……

“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不过走了七日不到!”方俞任不相信,那一次见面居然就是自己和她的最后一面!

“什么怎么回事儿?不过是一个死不要脸的赖子来找她了,她才走的。”黑无常感觉自己真的不适合跟凡人交流,她都说了,大人回家了,怎么还在问怎回事儿!

“那个人,是谁?”方俞任眼里满是仇恨,他一定要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飞羽神君啊!我给你讲,他真的一直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家大人,上次,还差点把大人书房砸咯!”黑无常说起飞羽神君就忍不住吐槽,没有哪方面头脑吧,还非得要帮大人批文书,砚台都快被他弄没了!偏偏那个砚台是大人最喜爱的,蹭的一下站起来,又把大人最为珍爱的陶罐给摔了个粉碎。

“他在哪儿?”方俞任的眼睛里一片暗沉。

“还在地府赖着大人吧。”黑无常换算了一下时间,这点儿,应该还在被大人单方面凌虐吧。

“噗……”方俞任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可把黑无常吓得够呛,这好端端的,怎么还吐上血了?完蛋了,大人不弄死她啊!

“儿子!”皇后一把扶住了方俞任,心猛地一揪,她以为这么短的时间,儿子应该不会对那个姑娘有太大的情感,现在看来,唉……

造孽啊!

地府一日,人间一年。

转眼间,人间已经过了两年了。

这两年,北朱太子大病一场,病好之后,性情阴晴不定,为人冷酷不已。

北朱太子方俞任和丞相之女何幽的婚约解除了,新立太子妃是一个民间女子,名为唐奈一,传说,没有人见过这位神秘的太子妃,也有人说,这个太子妃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太子不满丞相之女,用的借口而已。

北朱国皇榜高价悬赏一个叫做飞羽神君的人,不论是活人还是尸体,一律赏金万两!更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任儿,父皇知道你心悦那个姑娘,但是两年了,父皇和母后看着你,心里难过啊!”北宁帝看着自己的儿子又一次通宵批阅奏折,心疼极了。

“父皇,我无碍。”方俞任的眼神不再温润,变得混浊暗沉。

“父皇子嗣虽多,但是我和你母后,就只有你一个孩子,以前,父皇一直希望你成长,现在,你成长起来了,父皇到后悔了。”北宁帝看着依旧没有情绪波动的方俞任,叹了一口气。

“父皇,我有分寸。”方俞任淡淡的说到,他之前以为时间可以淡化一切,酒可以让他暂时忘却,但是,喝了酒了,他越发清醒,两年了,他的思念,有增无减。

“唉……”北宁帝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

这边,唐奈一好不容易摆脱了那花孔雀,回到人间的时候,看着批阅奏折的方俞任,怎么感觉他不一样了?难道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她就走了两日,怎么这个人浑身气场完全不一样了?

“黑无常!”唐奈一看着消极怠工的黑无常,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啊,两年前,我告诉他,您回地府了,他一口血吐出来,就变这样了。”黑无常无辜的耸耸肩。

“完犊子玩意儿!”唐奈一看着黑无常,这不是告诉他,她死了吗?这下她想要当人的时候,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鬼吗?啊!

“大人,我观察了两年,此人值得你托付终身!”黑无常都被方俞任这模样给感动了。

“等等?两年?”她不就走了两日吗?怎么又两年了?

“是啊,地府一日,人间一年啊!大人你走了两日,可不就是两年咯?”黑无常看着奇奇怪怪的唐奈一。

“靠!你怎么不告诉我!”唐奈一惊讶了,这破系统个没告诉她啊!她要是知道,哪里还会逗着飞羽神君玩儿?直接就让他得道升仙!

“?”

“咳咳,你怎么不提醒我!我一时忘了!”

“是属下失职!”

唐奈一无奈极了,之前原主是怎么选了这么两个人来当黑白无常,这日常迷糊也太迷糊了点吧?

唐奈一走到了方俞任的身后,发现他批阅的奏折旁边还落着一叠纸,是一些画,画上的人的人很眼熟。

“大人,这是你。”黑无常好歹做了唐奈一上百年的助手了,所以他看着唐奈一一直盯着那画,就知道她是没认出来画上的女子是自己。

“这是我?”唐奈一看着那画,还真的是她!只不过,他的桌子上,会有自己的画册。

“是,他每日都会画上一副大人你的画像,跟我来!”黑无常神秘兮兮的看着唐奈一,朝着一副山水画飘了过去。

唐奈一也跟着飘了过去,她也体会到了身为一只鬼的好处,这墙,一穿而过。

“大人,跟紧点。”

唐奈一跟着黑无常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很宽敞的地方,黑无常手一拍,两团鬼火出现在了面前,照亮了整个密室。

最中间的就是一口水晶棺。

“嗯,黑无常,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肉身会在这儿?”唐奈一静静的看着水晶棺里面的人身,她不是藏在了幻境了吗?

“你不是叫我保护好他吗?那段时间他疯疯癫癫的,没日没夜的找你的尸体,我没办法,只好偷出来了。”黑无常耸了耸肩,她也是怕这个男人找不到大人的尸体,疯疯癫癫的出啥事儿了怎么办?索性是大人的男人,交给他应该也没事儿!

“。”唐奈一看着自己的肉身,嘴里还含着一颗珠子,那玩意儿她认识,永生珠,可以让人的尸体不腐!

而且,看样子,还被照顾的很好啊!

唐奈一看着满室的画像,心里微微触动了一下,虽然这不是她的真实样貌,但是去,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唐奈一看着画像角落里的小字,她对于他来说,已经重要到这种地步了吗?

系统,我,好像有一点点心动了,怎么办?

〔检测到宿主对方俞任好感度为80%,可开启恋爱系统,恋爱系统将全面为您导,啊呸,为您记录爱情手册。〕

可是……

〔宿主,你不是孙悟空,所以你不能老是耍光棍啊!〕

算了,爱上了,他死了,我却还活着,多么痛苦。

〔宿主大人,真的不试试吗?机会只有这一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免费的!〕

不了。

〔好嘞,接下来将为您开启恋爱系统。〕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说不开!

〔恋爱系统已开启。〕

我……

“大人,你看看,写的多么有文采啊!”黑无常飘向了一幅画,那幅画是她第一次见到方俞任,她穿着白裙,裙摆上有紫色的纱,站在木制廊桥上,仙气飘飘的。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黑无常晃悠着脑袋,一副很有文化的样子。

“……”唐奈一出奇的一幅挨着一幅的看完了,他到底是怎么喜欢上的她的?妈妈也没接触几天啊!

〔嘿嘿,宿主大人,我有说过,按照剧情发展,谁救了他,他就会慢慢的对她动心,前世救了他的是何幽,所以才会导致那么悲惨的结局,这世您救了他,蝴蝶反应而已哦~〕

“知道了。”唐奈一敏锐的听着有动静,黑无常迅速的收回了鬼火,两人默默的飘到了一旁。

一个火折子,点燃了门口处的油灯,随着火折子的移动,一盏盏油灯亮了起来。

唐奈一看着男人带着一身疲惫走了进来,确保唐奈一的肉身没有什么差错后,坐在水晶棺的旁边一侧。

“奈一,我刚刚又在想你了。”方俞任靠着水晶棺,,喃喃的说到。

“”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佬攻略:这个宿主有后台》<<<<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