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是最好时光》一只秃头兔的小说,李曼,许子豪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恰是最好时光

作者:一只秃头兔

主角:李曼,许子豪

类型:都市生活

简介:路怡第一次见萧子炎就没好印象,再见也是心生不耐,十分不想搭理人,可耐不住热情。
他双手撑在课桌上,低垂着头问:“我叫萧子炎,你呢?”
路怡掩饰住内心的涟漪,“路怡。”
她以为到此结束,不曾想俩人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我不想结婚。”
“那就不结。”
“我还不想生小孩。”
“那就不生。”
“一切随你。”
从朋友到恋人,那些你所受到的伤害,那些你从未享受过的爱,那些我没能陪伴你的时光,我都想要弥补。

第1章“有女朋友那又怎样?”

“路怡,路怡!路怡快醒醒!”李曼起初只是小声地叫着桌子上的人,哪知道这人睡死了,叫都叫不醒,这才拼命摇她。

路怡被晃醒,睡眼朦胧的看着李曼,说话也带着浓浓的困意,“干嘛啊你?就不能让我睡会...”

说罢又想趴下去睡,被李曼眼疾手快地拉住,她有些埋怨,“哎呀,你这人!你不昨天都答应我了陪我去篮球场看人打篮球的吗?”

打篮球?有这回事吗?哦,好像是有,可这关她什么事啊。昨天看书看到一点多,今天早上起来可把她困没命了。

李曼见路怡依旧没搭理她,反而有欲睡之意,拿起书往课桌上大力一砸,“路怡!”

这一下可把路怡砸清醒了,不仅路怡清醒了,连班上学得昏昏欲睡的学霸们也清醒了不少。

路怡可没时间搭理班上同学们投来的责备的眼光,她第一反应就是,完了,李大小姐要生气了。

她蹦的一下站了起来,迅速地拧开水瓶灌了好几口水,再抹了一把脸,一顿操作下,总算清醒了不少。

路怡陪笑,“这不就陪你去了嘛。”

李曼那都是佯做生气,哪还能真生气。她佯做大度的说:“那行吧,这次原谅你了。”

上一秒还严肃的脸下一秒立马乐开了花,“快快快,走走走!”

路怡和李曼已经高二了,他们是高一的时候认识的,路怡慢热,李曼却热情似火,互补的人总是适合在一起,李曼的“死皮赖脸”换来的便是交了路怡这个好朋友。

到了高二她们却分道扬镳了,原因无他,不就是分文理科了嘛,李曼选了大多数女生都会去的文科,路怡这人,特立独行得很,去了理科。

但其实路怡的理科成绩并不拔尖,只能算还过得去。现在的成绩都是后面赶上来的。李曼曾问过路怡:“路怡,你理科成绩在年级上也不算拔尖,反而是文科出色很多,你为什么还要选择理科啊?”

对此,路怡美曰其名道:“我太敏感了,心灵脆弱,不适合学文科。”

这一番话可惹得李曼好一顿吐槽。

篮球场离路怡她们的教学楼有一段距离,这大概就是学校面积太大的弊端?

她们走了大约十分钟才到篮球场。等他们到的时候赛场上已经打得很激烈了。

李曼拉着路怡好一顿挤,竟也能挤到了前排。

李曼指着场上一高大男孩,说:“看到了吗?那是许子豪,我喜欢的男生,我打算跟他表白。”

路怡对李曼大胆的行为丝毫不感到奇怪。因为李曼就是这样的性格。

在青春期的时候,别的女孩会藏住心事不让人发现,让喜欢变成暗恋,甜蜜又酸臭。但李曼不一样,她想要的就是特别纯的东西,要么甜蜜,要么酸臭。她得表白,说干就干。

篮球赛打完,大家都要散去的时候李曼叫停了那个男孩。

准确来说是好几个,有几个是同一球队的,还有几个大约是他认识的人。

那个叫许子豪的人转身停下,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曼,“怎么了吗?”

天气炎热,他们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赛事,身上的汗都止不住的流,有好几个人都手扯领子扇风,试图驱散闷热。

许子豪见状,便说:“你们先去吧,等会儿我们就跟上。”

大半的人散了去,唯独他身旁那离得比较近的人还没离去。

李曼大大方方地走近了些,她梳着高高的马尾,扬着头,对方虽比她高了将近一个头,也毫不露怯,平静又认真地看着他,缓缓说道:“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试试看跟我交往?”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许子豪是何许人物?高三的理科学霸,曾经的篮球队队长,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先不说许子豪是学长,就说在这学校里面还敢当场表白的那就是条汉子,还是个女生,那更是汉子中的汉子。

“......”

对面那男孩像是被吓懵了。反而是他身旁的男生有点反应。

“噗嗤。”

李曼不满地看向他,“怎么了?很好笑吗?”

萧子炎摆摆手,示意她继续。

李曼还不甘示弱地瞪了他好几眼。

所幸男生并没有生气,好脾气地站在一旁。

许子豪满脸黑线,“你是白痴吗?”

路怡听到这话有些生气,她一直觉得这样的男生没什么风度。

边上的女孩们却不关心这事,反而开始议论纷纷。

“想什么呢这人,谁不知道许子豪跟倪宣亭天生一对?”

听到这路怡才想起来,原来这个许子豪就是那个许子豪!路怡震惊又担忧地看着李曼,完了,这下肯定完了。

李曼也听到了旁人的议论,可她只是淡定地说:“我知道。”

许子豪皱眉,“你知道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好好学习。”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小学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李曼依旧不放弃,语出惊人,“可你们分手了不是吗?”

许子豪跟倪大校花分手了?这可是件大新闻!

许子豪的脸更阴沉了些,连他身旁看着一直好脾气的男生脸色都有些不对。

“先不说我们分没分手,就算我们分手了,也跟你没什么关系。”

“另外,我们没分手。”许子豪落下这句话,面色不好地撇了李曼一眼就走了。

临走时路怡不小心跟一直站在许子豪身边的男生对上了视线,只见他眼神意味深长地在她和李曼身上来回梭巡。

他们一走了之,留下一群满脸八卦的吃瓜观众和忧心忡忡的路怡。

当然,还有那些想要看李曼笑话的人。李曼人傲,性格也风风火火,不拘小节。有些时候总是在不经意间把人得罪了。这下告白失败,被拂了面子,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笑话。

可李曼才不担忧这些,她既然敢这样做,就表明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并且能够为此承担。

她需要的从来都不是酸涩的暗恋,她要明明白白的表白,哪怕最终没有成功,她也至少让他记住了她。李曼的生命就是要燃烧的,该绚丽多彩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恰是最好时光》<<<<

第2章 "你叫什么名字?"

路怡选理科这件事她的父母都是拍手叫好的,毕竟在他们的观念里面理科似乎有更多的出路,路怡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选这一门,大约是叛逆心作祟,不愿意选大多数人选的。

放学了,她还坐在桌子上奋力学习。当然了,在这所学校里面努力的人不止她,还有班上的第一名。他叫...

他叫什么来着?路怡总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邓峰!”

哦!对,是邓峰!

萧子炎在二班门口喊邓峰。他们俩的家离得近,人也合得来,常常一块儿回家。

邓峰回:“很快。”他立马停下了笔开始收拾东西。

萧子炎像是来到新环境的陌生人,左看看右看看的。好巧不巧,对上了路怡那皱眉的小脑袋。

萧子炎一乐,噔噔噔跑去路怡那里。很自来熟地打招呼,“哎,你也这班的啊,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对于路怡这种社恐来说萧子炎这种人就是她最害怕碰到的,热情又单纯,她甚至于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拒绝这类人。

可她现在显然不愿意跟他有过多的沟通,试图用一句话掐死这搭讪。

“因为我普通到不行,丢人堆里谁也看不见。”

萧子炎听闻这话,开始打量面前这人,长头发,白皮肤,单眼皮,虽说不是惊艳型,但也五官立体,怎么说也能算个初恋型吧!就是这人吧,有些冷漠,也不爱笑?

“还行啊,不丑。”只是这话,说出口不知道怎么就变了味。

路怡一用力,原本工整的笔记出现了划痕。

她呵呵两声,憋出:“那还真是感谢你安慰了。”

交谈间邓峰已经收拾完东西走过来,拍了拍萧子炎的肩膀说道:“又在贫人家,”他又笑着对路怡说:“你别理他,他就这样。你学你的。我们走。”

原本都被拉到门口的萧子炎突然挣开了肩膀上的手,快步跑回来双手撑在路怡桌子上,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他人劲瘦,头往下看脸上也没什么肉,更别提什么双下巴了,刘海自然而然地垂下,显得人温顺。

路怡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扰,不耐烦已显形于色,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萧子炎,仿佛在无声表达自己的怒气。

萧子炎却像个愣头青一样,继续看着路怡,只不过这次面上带着疑惑。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路怡败下阵来,干净又利落地说:“路怡。”

“路怡?大陆的那个陆?”

“不是,路边的那个路。”路怡很快地解释。大陆的那个陆?她大概是担不起这么厚重的姓氏。

“好,我叫萧子炎。”路怡听见他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很有力量,不飘不虚的,像是一鼓钟撞向了一朵软绵的云。

路怡掩饰住内心那小小的涟漪,应道:“我知道了。”

对面那人得到应答后才蹦蹦跳跳蹦向门口,搂着身旁那人的肩膀迎着落日离去。

路怡不着急回家,她申请了住宿,她实在厌烦了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在路怡回到宿舍的一瞬间,原本叽叽喳喳的空间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大约是从这学期住宿以来就这样了。高中生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单薄又浅显,觉得人爱说话性格开朗那就是心善好说话,觉得不爱说话的,不合群的那便是高冷,是不好惹。

路怡就是被她们归于后者。

她拉开椅子,照常干自己要干的事,她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知道是强撑还是真的不在意,但无论如何待在这里总比待在家里好。

可何绍琳是个例外。她心大。

她们刚才应该是讲了什么笑话,何绍琳到现在还笑得停不下来,见路怡回来就咯咯咯地拿着一筐刚洗好的水果过来这。

“路怡,我刚洗好的葡萄,吃不?”何绍琳问她。

路怡习惯性地拒绝,“不要了,”末了又加了句,“谢谢。”

被路怡拒绝了的何绍琳有些失望,她撇着嘴,“啊...可这我妈妈刚送来的。特别新鲜,你尝尝嘛!”

人们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路怡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这种感受。

她伸手从筐里拿了两三颗试了下,很甜,也确实很新鲜。不愧是妈妈亲自送过来的水果。

何绍琳见她吃了也特别高兴,像个小孩似的一个劲问路怡:“好吃吗?”

“好吃。”路怡如实回答。

得到肯定何绍琳一扫刚才的阴霾,声儿都带着开心,“那我不打扰你学习了。你还想吃再找我拿,别客气。”

路怡淡淡说了声好。

到了饭点路怡不去食堂,却早早地跑去了课室。

自从路怡开始住宿,李曼就开始来学校上晚自习。连带着常常给她带饭吃。

路怡挑食,饭堂的菜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样,要是不合她胃口,她今晚就得饿着,或者随便糊弄过去。李曼知道她这个毛病,自然放心不下让她这般折腾自己。

路怡见到李曼就像狗一般的献殷勤,李曼也顺势像逗狗一样摸她下巴,还一副流氓样跟路怡说话,“来,给爷说几句好听的。”

路怡才不给她面子,拍掉她的手,自顾自地开饭盒。别提多熟练了。

“哎,行啊你,路怡,越来越不见外啊。”

路怡可是饿得很,嘴巴里塞得满满的,懒得搭理她。

她吃得饱饱的,打了个大嗝,正准备走呢。也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睛的居然光明正大的就在班里讨论起来李曼。

“哎,你还记得前几天那谁告白的事吗?”是两女生,坐前面的,一听这话那八卦氛围就来了。

“听说了啊,咋了?”

“那谁不说许子豪跟倪校花分手了么?可我前两天还看着他们在食堂吃饭呢。”这两女孩说话声音都不算大,可在这只有寥寥几人的班上,那声可就不是一般的大,连坐在后边路怡和李曼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真的假的?那她还真不要脸,造谣人呢!我就说,许子豪这样的人就得配倪校花这样的。”

“那谁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这话莫名染上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路怡听到这就不乐意了,这众口悠悠堵不上很正常,人嘛,谁还不好点八卦,可你这人身攻击,那可就不对了。

她站起身,却被一旁安静听完的李曼拉住。

路怡疑惑地看着她,“你干嘛?”

李曼抬头看她,反问:“你又想干嘛?”

路怡一听,嘿,还来劲了,给她装傻充愣上了。

“我想干嘛你这不一清二楚吗?”

李曼一把拉扯她坐下,“别掺和这些烂事,”接着邪恶一笑,“看我的。”

李曼趴下了桌子,又起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假装刚睡醒的模样,大声地跟路怡说起了话。

“哎,路怡,我刚睡着那会怎么觉得那么吵呢?”李曼朝那榆木脑袋的路怡拼命眨眼,希望路怡那榆木脑袋能跟上。

“啊,是啊,我也觉得有些吵呢。”路怡附和着李曼,出乎意料地没有掉链子。

李曼立马皱眉,嫌弃道:“不应该啊,这都快秋天了,蝉都不会叫了,怎么还老剩下苍蝇啊蚊子拼命嗡嗡嗡地叫呢!”李曼越说声音越大,说到后边还刻意地咬了字,像是刻意要人听到。

路怡憋着笑,看她做戏。至于刚才那俩女孩在听到李曼的声音后就僵硬得不敢动,估摸着她们现在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那两个女孩最终还是抵不住内心的羞耻,一人扯着一张纸巾假意上厕所,双双逃了去。

看着两人落荒而逃的背影,路怡不得不朝李曼竖起大拇指,“高人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恰是最好时光》<<<<

第3章 在看不见的视线盲区,他将东西藏了起来

傍晚,路怡坐在椅子上突觉一股暖流流过,顿时觉得不妙,一摸书包,居然什么也没有。而且现在还是放学时间,班上也没什么人。

推算一下时间,还提前了,真有够倒霉的。

迫不得已,路怡在厕所垫好纸巾,又麻溜地跑去小卖部。

只不过这还没麻溜起来呢,就被拦住了。

“哎,路怡?”萧子炎叫停从厕所出来的路怡。

路怡一听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就没理他,停那一会儿的脚步估摸着连0.1秒都没有就蹬蹬蹬地往小卖部跑。

这可把萧子炎那好奇的心给吊起来了,跑这么快?干嘛去?

路怡买好东西,抓紧时机跑去结账,现在没什么人。

哪知身后一声又大又洪亮的声音引来了众目围观。

“路怡,你干嘛呢?”

路怡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对,想掐死这人的心都有了。

她立马转身低头,面色平静地说:“小点声,小点声,小点声。”

可萧子炎哪听得着啊,这人来人往的,你一声我一声,跟菜市场似的。

“什么?”又是洪亮的一声。

路怡猛地抬起头,怒道:“你是耳聋吗?还是你觉得我是耳聋?讲话这么大声!”

萧子炎有些懵,不是很懂自己怎么突然遭受到了怒气。

再昏头昏脑地侧目看到桌子上的东西,立马改变主意,萧子炎,你活该被骂。

高中的孩子们对这些带有性象征的东西似乎都特别敏感,甚至于都羞于去谈。

路怡抄起袋子,对萧子炎怒目而视,不一会儿又蹬蹬蹬地跑回教学楼。

等萧子炎反应过来跟上的时候她已经好生坐在座位上了。

萧子炎拉开路怡旁边的椅子,坐了上去。

路怡不为所动,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萧子炎也不生气,就这样看着她写。

过了一会儿,见路怡还不为所动,他就有些不耐烦了。

“你怎么又写啊,上回见你也是在写,这人都放学了,你还在写,成书呆子了都。”

路怡这才抬眼看他,“关你什么事。”

萧子炎吃瘪,但依旧再接再厉,“我们要劳逸结合!你看我这年级第一都不学习,你在这学什么?”

路怡惊讶,“你?年纪第一?”

“那是当然。”萧子炎还有点小骄傲。

路怡存疑,哄我呢这是?“你叫萧子炎?”

萧子炎无声地做了个对的手势。

对啊,路怡恍然大悟,当初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不就说他叫萧子炎么,怎么没把这两人联想起来。

萧子炎以为路怡还不信他,着急了,抢过她手上的纸和笔,看了一眼题,刷刷刷的就把路怡纠结了十几分钟的题给解了出来。

路怡看了一眼答案,是对的。

路怡心里腹诽,这看着不靠谱的样儿居然还真的是学霸。

萧子炎灿烂一笑,露出他那大白牙齿,“怎么样?这回信了吧?”

“嗯。”路怡不得不服,没什么好说的,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学霸。

“那你别学了。”

路怡实在是疑惑,不明白萧子炎为什么不让她学习。

“凭什么?来学校不来学习是来干嘛的?”路怡都有些生气,他天赋异禀,傲人才华,可她不是,她得笨鸟先飞。

“因为生活不止学习啊。”萧子炎毫不犹豫地回答,仿佛这是刻在他脑袋里的话,被他践行于生活之中。

“那你告诉我,我还能干什么?萧子炎,你天之骄子,”她迟钝了一会儿,“可我不是。”路怡一字一句说得十分清晰,真诚又平静。

萧子炎原本只是觉得好玩,想逗逗这女孩,没想到牵扯出这么沉重的话题。他突然觉得身子燥得慌,挪了一下身子,想要找个更舒服的坐姿,可好像不管怎么挪,都不太舒服。他觉得自己如坐针毡。

他正了身子,开口问:“你住宿么?”

“什么?”这话题转变得太快,路怡有些跟不上。

“你住宿么?”萧子炎不厌其烦地重申一遍。

路怡这回清醒了些,“是啊。”

“那好,明天开始我也来上晚自习,每天下午放学后我来找你,我教你,你会跟上的。”萧子炎说这话的时候像在讨论今晚吃什么那样平淡和自然,丝毫没意识到这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路怡皱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理所当然的回答。

路怡翻了个白眼,又在哄人。

萧子炎只当路怡明白了,看了眼时间,也该回家,同路怡说了声“明天见。”就走了。

路怡看着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的萧子炎的背影,只觉得这人十分奇怪,怎么能这么快就决定好帮人这么一件麻烦又费心费力的事呢?何况他们根本就不熟。

路怡觉着这就是个插曲,第二天早就将这事抛之脑后了。

第二天傍晚李曼说有事,不来上晚自习了,让路怡自己搞定晚餐。

路怡撇了撇嘴,李曼的小心思她还能猜不到么?

路怡扒拉着面前的饭菜,吃了几口就不太想吃了,实在是没胃口。

萧子炎是在食堂一个靠窗的角落找到她的。

他走到她面前,看她皱着眉头皱着小脸戳着面前的饭菜。

原本透露着不高兴的脸也缓和了些。

他弯曲了两节手指,叩响餐桌,“吃得倒是挺香。”

路怡顺着声音抬头,翻白眼,心里腹诽,眼睛真瞎,我这哪儿吃得真香。说话时面上却是带了笑容。

“是挺香的。”

一看是萧子炎,真是阴魂不散。

萧子炎对路怡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恼,笑眯眯地继续跟她贫。

“不喜欢吃?”

路怡又戳了两下饭菜,“知道你还问。”为了不浪费粮食,路怡还特意让阿姨打少一点。

萧子炎觉得路怡这人又别扭又傲娇,刚才还顺着我意装说吃得很香,现又直接说实话吐槽。

“那我带你出去吃呗。”

“得了吧,住宿生出不去的。”不然路怡现在还会在这吃食堂?

“我有办法。”萧子炎十分胸有成竹。

“你?”路怡狐疑地打量着萧子炎,看着萧子炎乐呵呵的模样心里开始动摇,说不定这二缺还真有办法,信他一把。

“到时候有事我先跑。”路怡撂下这句话后不争气地跟着萧子炎走了。

萧子炎这人干坏事居然没有一点怂样,不仅如此,他还大摇大摆地走,他人高,长得也还“凑合”,在人群中十分扎眼。路怡看着旁边这人没心没肺的样心都快跳出来,心里赶忙着希望这人不要那么张扬。

可萧子炎怕什么,毕竟干坏事的又不是他,到时候被抓被罚也不是他。

路怡内心os:好你个萧子炎。

快到大门口的时候萧子炎还要求路怡也要大摇大摆地走,不仅如此,还嘲笑她是没干过坏事的小孩,现在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路怡一听就不高兴了,这人能让你这样损?

抬起头,昂头挺胸,走出二万五八的步伐,大摇大摆地,就这样地......唬过门卫出了校门。

经过门口站岗的门卫的时候路怡心里蹦蹦跳,像是要跳出嗓子眼,等走过了一段距离后她才稳住心跳,看着一旁憋笑的萧子炎,抬手就是一拳。

“这就是你的办法?”

萧子炎假意吃痛,“这不很有效吗?”

路怡哑口无言,确实很有效。

她又白了萧子炎一眼,催促他,“还不带路?”

萧子炎被乐笑,对路怡这适应环境的速度佩服得五体投地。

“您可真是大爷。”带路前还不忘调侃她。

萧子炎和路怡并排走着,在路怡看不见的视线盲区,萧子炎悄悄地把什么东西从手上放进口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恰是最好时光》<<<<

第4章 对,我就是道德低下

萧子炎也不着急着吃饭,先是欣赏着对面路怡那狼吞虎咽的吃饭姿势。

路怡也不是不知道在外面要淑女一点这个道理,可人在学校里面憋久了,什么香辣玩意都吃不到,突然幸福降临,让你满桌都是这些玩意的时候,看谁不狼吞虎咽。

其实说是狼吞虎咽也是夸大了,这只不过是吃得大口了些。

路怡稍稍填饱了胃,速度慢了下来。看向萧子炎,“你怎么不吃?”

萧子炎见她停下,反问:“怎么停下了?”

“已经有六七分饱了。”路怡老实回答。

萧子炎大失所望,“就这?我还以为你有多能吃。”他以为狼吞虎咽的路怡是因为能吃,实际上她只是憋坏了。

路怡嗤笑,“怎么?你是带我出来跟你吃饭比赛的吗?还能吃。”她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屑。

萧子炎吃瘪,“那倒也没...”接着转移话题,“那你在学校的时候不都吃不饱吗?”

“那倒也没有,李曼有时会给我带饭。”路怡将一沾了蜂蜜的墨鱼丸扔进嘴后才慢悠悠地回答。

“李曼?你们关系这么好?”

路怡撇了他一眼,“是啊,怎么了?”

该说不说,萧子炎觉得路怡和李曼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人家小姐妹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何况他们又不熟。

“你那小姐妹最近可缠我兄弟了。”萧子炎将那话咽进肚子里。

“我知道。”路怡知道也明白。

“你不管管么?人家有女朋友呢。”萧子炎诧异。

路怡皱眉,要是换了别人,这人家有女朋友还去缠,路怡会嗤之以鼻,可这是李曼。

她既觉得李曼不该这么做,又觉得李曼应该有分寸,她得支持她。

路怡心里是纠结的,可说出口的话却不是这样的。

“跟你我都没关系,人家勇敢追爱呢。”

萧子炎被路怡无所谓的态度弄得有些没脾气,刚才贫嘴无所谓的态度也有所收敛,脸上浮现出了认真的神情。

路怡察觉到气氛冷了下来,将刚夹上的肠粉放进碗里,再将筷子搁盘子上。

“是不是觉得我是个没什么道德观念的人?”

路怡这么直接,反而让萧子炎有些措手不及。

萧子炎不愿意再讨论这个话题,抿了抿嘴唇,默了一会儿说:“走吧。”

到了教学楼,路怡往自己的班走,她在二班,萧子炎在十一班,他们之间隔了一层楼。

路怡以为经过刚才的事他们俩早该分道扬镳了,毕竟这个时候的少年们总是正义满满。

可萧子炎跟着她进了班里。

路怡转身问他,“干嘛跟着我?”

萧子炎平淡回答,“说好了要教你,开始吧,这是第一天。”

说完他径直走向路怡的座位。

路怡赶忙跟上去,在他旁边坐下,正色道:“我劝你不要给自己添麻烦。”

路怡是认真的,在这所学校里面,成绩是王道,大家都恨不得往上爬,生怕落下别人,哪还有人愿意回头看看后边的人,甚至还愿意拉他们一把?

萧子炎翻到路怡这个月月考的成绩单。语文英语都没什么问题,就是数学和理综不上不下。也不差,但是也不顶尖。

路怡见萧子炎不说话,抓过成绩单就往抽屉里面塞,还赶他起来,“你给我起开。”

萧子炎巍然不动。

路怡面无表情地看着萧子炎,“你是不是找事?”

萧子炎平静地看着她,“我只是想帮你。”

路怡觉得莫名其妙,“帮我?我们认识到现在多少天?半个月有吗?你凭什么帮我?你随口而言,帮我多久?两三天是吗?”

路怡一下蹦出一连串的话,不再像平时说话那般清冷平淡,反而染上了激动的情绪。

接着她又言:“我觉得你有些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自信又阳光跟我打招呼,莫名其妙地关心我,又莫名其妙地带我出门吃饭,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说要辅导我学习。

萧子炎站起来,双眼盯着路怡,将她因说话间甩出的头发别在耳后。再双手扶着她肩膀坐下。

打开路怡的物理练习册,这是她最薄弱的一科。将正确答案挡去,再将练习册放到她面前。

“再写一遍试试看。”

路怡所有的情绪和激动都在这一瞬化成了虚无,她像个泄气的气球毫无生气。

她拿起笔开始勾勾写写,十来分钟后将那道题解完就放下笔不动了。

在一旁写着什么的萧子炎注意到路怡的动作,看了下手表,已经过了15分钟了。

“太慢了。”他说道。

路怡没理他。

萧子炎无奈,只能给她讲解题,这样一来二往的,直到上晚自习前萧子炎只给路怡讲了两道题。

进度缓慢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为了照顾路怡,萧子炎放慢了讲解速度,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路怡的不配合。

慢慢的,班上已经三三两两的有人进来了,萧子炎该走了。

临走前,萧子炎跟路怡说:“路怡,我或许是一腔热血,但我不是一时兴起。是从你问我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的时候决定要帮你的,老实说我当时说不出答案,甚至于现在也说不出,但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们除了学习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干的事情,可能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表述,但我想趁现在带着你去做,包括学习,我想趁现在还有时间,趁我们还没上高三,我想让你赶上。”

“所以,路怡,不要再排斥了,一起加油吧。”

第一节晚自习路怡几乎学不进去东西,满脑子都是萧子炎临走时的那段话。

她那个时候问萧子炎除了学习还能干嘛的时候,萧子炎怎么回答来着?

他好像说了除了学习还要生活。可什么是生活?萧子炎没给她详细而具体的答案。

或许聪明如萧子炎,在高中的稚嫩时期也只能明白还要生活的道理,他没法为她给出口头解释,可他却想带着她一起感受。

李曼跟老师谎称生病在家休息,实则她是跟踪许子豪去了。

说跟踪也太难听了,何况这也说不上跟踪。

她是来学校的路上撞见许子豪,她想叫停他跟他打声招呼,却看见他走得极快,再顺着他的视线一看,明白了,原来是忙着找女朋友才这么着急。

李曼撇了撇嘴,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许子豪在离倪宣亭五米处那样停住,然后开始捻手捻脚地缓慢前进,看架势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倪宣亭周围还有好几个人,应该是她的好姐妹。

一个个头发都是绿的蓝的粉的,都可以凑成一道彩虹了。

倪宣亭真不愧为市一中的校花,哪怕穿着朴素的校服,头发被风胡乱地吹着,站在人群中依旧光彩夺目。

旁边的人给倪宣亭递了支烟,还给她点上了火,“哎,最近跟你的小男友怎么样啊?你那小男友看着真纯情,特得劲吧。”

倪宣亭微眯着眼,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地吐出来,烟雾弥漫着她的脸,让人看得不真切。

“他?上了高三了就跟疯了一样,天天催我学习。有够烦的。”言语间透露出不耐烦与嫌弃。

李曼看向许子豪,他脸上的笑容与想给人惊喜的急切已经消了大半。

旁边的人接着打趣,“人家嘛,你们一中的风云人物,学霸!小鲜肉,不多少有些傲气,怎么说也得让女朋友配得上她嘛!”

倪宣亭是不喜听这种话的,她把烟掐了,把烟头甩在那个女孩的身上,“他算什么东西,是他配不上我。”说完这话就扬长而去。

李曼十分庆幸倪宣亭没有回头,这样许子豪的狼狈和伤心就不会被她撞见。

李曼一直躲在角落里,直至看到在原地站了很久的许子豪离去后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她是高兴不出来的,毕竟许子豪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再怎么样,她终归是希望她高兴的。

可她也明白,许子豪跟倪宣亭迟早玩完,毕竟上进的向日葵不会永远沾着淤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恰是最好时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