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壶济世的死神》大噗喽的小说,樊萧,白瑾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悬壶济世的死神

作者:大噗喽

主角:樊萧,白瑾

类型:都市

简介:因祸得福,华佗的《青囊经》和《五禽戏》意外到手,樊萧从一个药店的小大夫摇身一变成为大神的存在,《五禽戏》强身健体,武功盖世!《青囊经》治病救人,亦可修仙!从此,他可以是悬壶济世的神医,也可以是蔑视一切的冷血死神,千万不要触碰他的底线……

第1章 签卖身契借钱却遇劫匪,《五禽戏》《青囊经》意外到手

“白瑾,赶紧接电话啊……”樊萧焦急的等待着。

可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嘟……嘟……嘟……根本无人接听!

“怎么办?”此刻的樊萧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他原地不停的打转。

“对,回家找白瑾,这么晚了,也许她回家了也说不一定……”樊萧赶紧骑上电动车飞一般的往家赶。

可到家后发现整个别墅空空如也,哪有白瑾的身影。

住在偌大的一个别墅里面的樊萧连奶奶手术急需的十万元居然都拿不出来,真是讽刺!

“啊……”樊萧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声。

这能怨谁?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

樊萧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奶奶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在他的世界里,奶奶就是一切。

可奶奶突然病重急需做手术,需要十万元,如今的樊萧还哪有那么多的钱!

“奶奶你放心,就算是卖血卖肾,我也一定给你凑够钱……”樊萧拿起了手机,给白瑾发了个消息,然后骑上电动车离开了别墅。

结婚之前白家人已经做了婚前财产公证,这栋别墅及其他的一切和樊萧没有丝毫的关系,他只不过相当于那栋别墅里面的保姆、佣人,在白家人眼里他樊萧更像是一个吃软饭的,甚至是条看家狗!

“喂……郝明吗?我奶奶病重在市医院抢救,需要十万元……郝明……郝……”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响声。

“我操……”樊萧紧紧的握着手机,真想一下子把它给扔出去摔个稀巴烂,但他不能冲动,买手机还得花钱!现在他最缺的就是钱!

郝明,那个曾经他最要好的朋友,因为反对他和白瑾结婚而和他闹翻,从此此割袍断义,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了,樊萧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可最后听到的却是一个:“滚”字!

看样子自己的这个朋友是彻底的没了!

为今之计,只能回药店试试运气,希望老板还没走。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没来得及充电,电瓶车骑到了一半就没电了,樊萧只好采取脚蹬的模式前进。

“快一点,再快一点……”樊萧拼了命的骑,任凭汗水从额头滚落,划过脸庞湿透T恤,他都没心思理会,只顾着玩命的骑。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老板即将关门的那一刻樊萧终于赶上了!

“樊萧,你怎么来了?”老板见到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樊萧一脸惊讶。

“老板,能不能借我十万元,我奶奶病重需要做手术,急用,请您帮帮我?”樊萧弯腰鞠躬,足有九十度。

“啊……借钱啊!”老板一听态度立马就变了。

……

不过最终樊萧还是从老板这里借到了十万元现金,代价是几乎签了一份卖身契。

30%的年利率,每年光利息就需要三万。可现樊萧的工资每个月只有2000块,一年才24000,不吃不喝也根本还不上……

原本因为工资低,樊萧打算换一份工作的,可如今老板借机直接跟他签了个协议,十年合同,工资不变,违约要赔付二十万元!典型的霸王条款,但为了奶奶,樊萧一咬牙:签!

因为樊萧前天把工资卡丢了,现在正在补卡,所以老板只好走了几个银行给他取够了现金。

“谢谢老板,谢谢……”樊萧望着老板的背景,连连作揖,虽然这个老板唯利是图,但关键时刻还是帮了自己的大忙。

将装钱的双肩背包背在胸前,踩着电动车,此时的樊萧心情大好,清风拂过,让他感觉神清气爽!

这突然之间好像满天的乌云也散了!

月光明亮,让樊萧觉得人生无比的美好……

原本市医院在东市区,可地方太小,跟不上医院的发展速度,于是滨海市政府在西市区的郊区给市医院挑了块盐碱地,一大片的土地可以任由医院扩建!

而由于医院的迁入,无形之中拉动了西市区的经济,西市区的领导对滨海市领导的英明决策自然是千恩万谢,涉及这个项目的有关政府官员还因此得到了升迁。

可由于建在郊区,所以人们看病就不大方便了,虽然通了公交车,但晚间是没有的!

配套的服务还在完善的过程中,通往市医院的公路修好没多久,路灯还没安好,晚上去医院,全靠月亮!

可即便如此,樊萧还是美滋滋的踩着电动车,嘴里哼着小曲。

正当樊萧借着月光的指引向着市医院前进的时候,突然几个黑影从路边闪了出来,一下子逼停了樊萧。

“你们……你们要干嘛?”樊萧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前的背包。

“你说我们要干嘛?”一个蒙着面的瘦高个亮出了一把匕首,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另外两个人则走到樊萧的后面,三个人成三角形将樊萧围在中间……

“你们休想……”樊萧突然扔下电动车,拼了命的跑……

“想跑?老二、老三……”瘦高个一声令下,另外两个蒙面人冲了上去。

没跑出去二十米,樊萧就被扑倒了……

“救命啊……救命啊……抢劫啊……”樊萧拼死将背包护在胸前,任凭那两人如何拳打脚踢,就是不松开!

可任凭樊萧如何喊叫,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谁又能救得了他呢!

“我让你叫……”那瘦高个来到了樊萧的近前,一刀,两刀,三刀……

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将樊萧胸前那古朴玉石染成了红色!

……

“有缘成为我樊阿的传人,你小子实在是太幸运了!”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樊萧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现在我传你两本秘术:《五禽戏》和《青囊经》,这两本都是当年我师父华佗的呕血之作,《五禽戏》可以强身健体,淬炼体质;《青囊经》可以治病救人、长命百岁。我和好友左慈对《青囊经》增补了些内容,我将针灸之术纳入其中,而左慈则将修仙之术藏入其内。若能融会贯通,羽化成仙也非难事!不过在你修炼《青囊经》之前,切记要先淬炼你的身体,勤加练习,你会惊喜不断!如果能羽化成仙,咱们也许有见面之日!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开始传你这两本秘术……”

樊萧只觉得天旋地转,脑中瞬间被灌入了无数的东西,好似要炸裂开一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悬壶济世的死神》<<<<

第2章 郝明才是真兄弟,白瑾真的是妻子?

一道白光闪过,异常刺眼,樊萧缓缓的睁开眼睛。

“大夫,大夫,病人醒了!醒了……”

仔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后,樊萧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医院里。

“樊萧,樊萧!你这臭小子,我以为你要挂了呢!我就说嘛: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没那么容易死……”

“郝……郝明?怎么是你?”樊萧这才看清眼前这个激动的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的家伙,正是他曾经的死党郝明。

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之前已经被他判了“死刑”的家伙,居然神奇的活了过来,而且身体恢复的还很快。

确定已经没有危险后,送走了医生,郝明回到了病床前。

“我没事了,不用住院……”樊萧挣扎着想起来,但刀伤的疼痛却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被人捅了7刀,没死都死万幸了,还出院,出个屁……”郝明徉怒道。

“可是,奶奶……”

“奶奶的手术已经结束了!非常顺利,钱我已经付完了,用不着你操心!你现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躺着养病……”

“实在对不起郝明……”面对这个曾经的铁子,樊萧非常的内疚。

“得,别和我废话啊!当初你要是当初听我的,向尹霓表白,你们两个现在不得过的甜甜美美、人人羡慕的生活吗?非要答应那白瑾!结果呢?你拿人家当女神,人家拿你当什么……算了,不说了,说起来我就生气,说你重色轻友你认不认?认不认?”

“唉!其实白瑾也没少往我这边搭钱,她就是嘴上不饶人,其实人不坏……”

“人不坏?我了个操的……她都给你戴……”郝明强压着怒火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樊萧一下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他明白郝明的意思,虽然自己觉得一直对不起白瑾,没能赚到钱,但对于婚姻的忠诚这件事情,樊萧的情感是绝对不允许践踏的!

“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不瞒你了!白瑾她就是个交际花!只要是有权有钱的男人,她都可以跟人家滚在一起!你自己想想她是不是经常晚上不回家?她干什么去了?难道真的是加班?我的傻兄弟!你真是傻冒烟了……”

“你说的是真的?”樊萧此刻已经怒火中烧,胸口剧烈的起伏。

“她他妈的昨天晚上还和赵晓石混在一起呢!昨晚的宴会我也参加了,她真对的起她的名字,白瑾,就是个拜金女!哪个有权、有钱她就贴上去!操!”郝明啐了一口。

“以前我一直觉得对不起她,自己没有什么本事,赚不到多少钱,没给她什么好的生活,因此家里的事情都依着她,甚至动手打我我都能忍,可她要是真的出去乱搞……”樊萧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身体散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威压。

“听我的,离了吧,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个嘚儿……这个玩意到现在都没出现,没准儿是昨晚让赵晓石给干折服了!现在还没爬起来呢!”郝明笑了笑:“你什么时候离婚,哥们给你办个Party,庆祝你脱离苦海!到时候多给你找几个美女!保准让你……嘿嘿!”

“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都不正经,你的这个钱回头等我出了院肯定还上,只不过那之前跟老板借的钱也得还,所以你给我点时间……”

“咱们哥们儿这关系还个屁!我老爸最近又开了个连锁的药店,就在西市区,准备让我接手管理,老爸让我锻炼锻炼,如果能管理好这个药店,整个西市区我们家所有的连锁药店都交给我来管,到时候哥们儿经济上就不用受制于人了!我看你那个药店的工作就别干了,跟我一起干吧!有你我放心……”

“可是我已经答应老板要把钱还完再辞职,做人得讲信用啊……”

“信用个屁,他要是够意思就不会趁人之危,给你放高利贷了!”

“你怎么知道的?”

“警察查你的电话先找到的他,后找到的我,我来的时候他正在介绍情况,我听到的……唯利是图的玩意……”

“说谁唯利是图啊?”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两个人。

“白瑾?你怎么和赵晓石一起来了?”樊萧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

“哦,昨天谈合作的事情,有些晚了,今早便一起过来了……”白瑾说的很自然,完全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听说老同学被人抢了,又被捅了刀子,性命堪忧,我这赶紧就过来了,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赵晓石冷笑道。

“看到樊萧没死,你们是不是特别的失望啊?赵晓石,你是政府的官员,难道你就不怕因为男女的事情而影响自己的前途吗?”郝明实在是看不过去这一对狗男女的行为。

“男女的事情?什么事情?喂,郝明,不要胡说啊!我现在是西市区党委副书记,下一步有可能要当区长的人!你这样胡乱诋毁我的名声,你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啊……这白瑾是我同学,是樊萧的妻子,这个我是知道的,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你可别乱说话……我们只是偶尔会在一起谈一些政企合作的事宜,这个有什么不对的吗?”赵晓石看着白瑾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你们如果是来探访病人的,你们也看到了,樊萧好的很,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如果是过来想找事儿的,那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郝明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赵晓石怒目而视。

“这不是白瑾着急嘛!现在也看完了,白瑾,你作为妻子的义务应该也尽到了,我们去‘深入’的研讨一下如何能让人们的幸福指数得到最大的提升……”那‘深入’二字却是说极重,目的当然是为了突出重点!

“你们给我滚……”樊萧怒吼一声,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白瑾,上学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学习好有多少用?长得帅又能抵上几个钱?做人还是要实际一些好啊!现如今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也不晚,嘿嘿!走吧,既然人家不欢迎咱们,咱们还是识趣一些,去研究咱们的事情吧……”言罢,赵晓石拉了拉白瑾,扭头轻蔑的一笑:

“樊萧啊!你甘愿当小白脸,吃软饭,让媳妇在外面‘风风雨雨’的养家,真给老爷们丢脸啊!不过话又说回来,咸鱼是永远都翻不了身的!对了,别说老同学不照顾,万一哪天你和白瑾离婚了,没了主要经济来源,如果需要政府救济,可以告诉我,我让民政局局长给你弄个特困,逢年过节的给你送点大米,豆油什么的……”

“对了,还有你郝明,别以为你家开了几个药店就牛逼哄哄的,卫生局的执法人员时候有空就会光顾你家!好好看着自己的店吧!没事别老替别人出头……”

言罢,那赵晓石大笑着和白瑾离开了樊萧的病房。

“我操你妈……”郝明刚要发怒,被樊萧拦了下来:“郝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病好了,我发誓要让他们十倍奉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悬壶济世的死神》<<<<

第3章 首次使用《青囊经》身体超负荷

“哎我去……樊萧,这才是你啊!小子,你回来了?小时候的狠劲又回来了!哈哈哈!太好了!因祸得福啊!”郝明看到樊萧的变化后,高兴不已。

“我有点不明白,白瑾既然想在外面乱搞,那又为什么不跟我离婚呢?她是有折磨我过瘾的这种变态心理吗?离了岂不是更自由?”樊萧想着寻找报复的切入点。

“第一呢,不离婚家里就有个人免费的佣人,每天伺候的她舒舒服服的,不高兴了还可以打打骂骂出气,这有什么不好;这第二吧,现在的那些政府官员和老板们都喜欢玩不假,但他们都怕怕粘身上!最好是玩完就一拍两散,谁也不用负责任!而白瑾之所以不想离婚可能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自己是有家庭的,所以有些老板和官员自然就会放宽心,这样她的机会自然也大很多;这第三吧,据我了解,白家的家教其实挺严的,结婚就不许轻易的离婚,这个你应该比我了解吧……”

“嗯,我见过岳父两回,人很严厉,不苟言笑,结婚后,他就把结婚证和户口本给收走了……”樊萧回忆着:“我现在真是后悔,要是当初听你的话,也许……”樊萧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有卖后悔药的,如果想找,那就赶紧把病养好,亲自到我的药店里面去找吧!”

……

“樊萧……你怎么样?”正在樊萧和郝明说话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刘姨?”

“樊萧,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听你钱叔说你被人给扎伤了,挺重的,我这急忙就从老家赶了回来,真是谢天谢地,你人没事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哦,郝明,这是我们药房的老板娘,刘姨,平日里对我特别的照顾,人特别好……刘姨,这是我的好朋友郝明……”

二人打了招呼,那刘姨便查看了樊萧的病志,详细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及樊萧的情况,得知他老公放了高利贷给樊萧后,气的刘姨差点背过气去。

“樊萧,你放心,这个钱你先不用管,没有利息!老钱这个守财奴,什么钱都赚!真是丧良心啊!孩子,你把心放到肚子里,什么时候你有钱了什么时候还!这个家我说了算,至于工资,从这个月起,给你涨到3000!”

“刘姨……”

“啥也别说了,这件事情也怪你钱叔,他要是送你过来不就没事了!这样吧,你的这个住院费刘姨给你拿了,你一个月赚不了几个钱,还得贴补你奶奶!虽然你家里有钱,但我知道那跟你好像关系不大!”

刘姨坐到了床边,给樊萧掖了掖被:“你别嫌刘姨事儿多,我没儿子,看你这个孩子善良仁义,特别喜欢,我一直拿你当干儿子,今天这个情况我就多说几句!惯着媳妇是对的,但得有个度,孩子,你做的有点过了!咱们没钱是不假,但咱们也没贪没占她们家什么,凭什么不能挺起腰杆呢!我听说刚才你媳妇和另外一个男的来了,然后就走了!哪有这样的……”

“刘姨,您说的对,我也正劝他离婚呢……”郝明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事儿离婚倒也不至于吧,小两口既然能走到一起就是缘分,尽量还是好好谈谈,实在谈不拢了再走那一步,孩子,我是劝和不劝离!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是过不下去了,也没有必要将就,该离就离……”刘姨斩钉截铁的说道。

“刘姨,你的性格我喜欢……”郝明挑起大指!

……

三个人正在聊天,两个警察进来要对案情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刘姨和郝明见状就先离开了。

跟刘姨请了假,又嘱咐郝明帮着照顾好奶奶,樊萧这才放心。

二人走后,樊萧开始接受警察的询问,从警察的口中得知,这三个人最近在医院附近作案多起,警察正在抓捕他们。

等警察走后,樊萧这才闭上眼睛休息!

这一闭上眼睛不要紧,《五禽戏》和《青囊经》的内容像过电影一般在樊萧的脑袋里面循环播放着,他想不学都没办法停止下来!

樊萧只能被动的学习着灌入脑中的内容,一遍又一遍,十遍二十遍……

这一个晚上,樊萧感觉好像一点觉也没睡,但奇怪的是他感觉自己精力十分充沛。

樊萧掀起被子就准备下床,一旁的郝明请来的护工赶紧叫樊萧,可为时已晚,樊萧已经站起身了。

“不疼!怎么一点儿也不疼呢?”当护工叫他的时候,樊萧才想起来自己被捅了七刀的事情,可现如今自己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了!

解开衣服,樊萧轻轻的除去缠在伤口外面的纱布,他惊奇的发现那些刀口居然已经愈合了……

“我靠,我有了超强的自愈能力?”樊萧喜出望外。

这一情况把护工也惊呆了,连忙找来了护士和医生,众人也是大吃一惊,哪有愈合这么快的?现实版的金刚狼?

不过看樊萧倒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年轻人!虽然医生希望樊萧能配合检查一下,但樊萧觉得没有必要,既然本人不愿意,医生也不便再追问这个事情,毕竟这是病人的隐私。

樊萧完全恢复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看望奶奶!

“奶奶……”樊萧来到了奶奶的病床前,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不为别的,只是悔恨!恨自己没有本事!如果自己强大一点,也不会让奶奶承担这么大的风险,要不是郝明及时出手,现如今他和奶奶可能都已经阴阳相隔了!

“傻孩子,哭什么?我听大夫说手术很成功!奶奶还能多看你几年!对了孩子,这个手术得不少钱吧?你是不是又跟孙媳妇那边拿钱了?唉!都怪我这个没用的奶奶!害的你在那边也抬不起头,奶奶就是那个拖油瓶,总是连累你……”

“没事,奶奶,只要您身体好,钱不是问题,我现在涨工资了,挺有钱的,您就放心吧!”樊萧握着奶奶的手。

“好,我家樊萧就是有本事,不过也别光想着挣钱,你啥时候和那白丫头商量商量要个孩子,奶奶想看重孙子……”说起了重孙子,奶奶的眼中放出了五彩的光芒。

“奶奶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几处血管还是有梗塞的风险啊……”握着奶奶的手,樊萧试着用昨晚学到的《青囊经》来看看奶奶的病情!

樊萧的两只眼睛就好像在奶奶的体内行走一般,能清晰的看到奶奶身体内部器官的运行情况。

“这《青囊经》果然厉害,我只是昨晚在脑中过了几十遍便有了这样的能力,这要是日后我勤加练习,岂不是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哎呀,只顾高兴忘记老祖宗樊阿说过,得先练《五禽戏》不然身体受不了!”这时樊萧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有些头晕眼花,四肢无力。

樊萧正想着呢,突然感觉好像有鼻涕流了出来,他忙用卫生纸擦了一下鼻子……是血!

“孩子,你怎么流血了?”奶奶看到樊萧流鼻血后,十分的紧张。

“奶奶,我没事,你放心吧……”擦干了鼻血,樊萧心中暗想:“看样子现在的这个身体还无法负担《青囊经》的运行啊,还是老老实实的从《五禽戏》开始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悬壶济世的死神》<<<<

第4章 超强恢复能力,面对奶牛姐也脸红

有了郝明安排的护工,奶奶这边就不需要牵涉樊萧过多的精力,给郝明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后,樊萧就办理了出院手续,急冲冲的赶去药房上班。

做人要讲诚信,钱总是要还的,因此班还是要上的,虽然郝明给了更诱人的条件,但冲着老板娘刘姨,樊萧就不可能离开这个微利药店!

刘姨对樊萧一直都很好,虽然老板给樊萧定的工资不高,但刘姨总是以各种理由给樊萧发钱,很多时候还借机给他放假,樊萧一直是心存感激,有心想认刘姨当干妈,又怕别人说闲话,所以只能暗暗下定决心,等刘姨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他一定第一时间到场帮忙,所以樊萧一见自己没事了,便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电动车早已经被人偷走了,现在上班只能坐公交了。

……

“樊萧,听说你被打劫了,还中了好几刀,没事了吗?”

“是啊,听说那帮劫匪挺狠的,差点要了你的命……”

“看你也没什么事,他们说的是不是都是谣传啊……”

一群女孩将樊萧围在中间,就像看动物园里的稀有物种一般上下打量着,同时七嘴八舌的你一句我一句问个不停。

“都很闲是吗?”老板娘表情严肃的走了进来。

那些女孩瞬间作鸟兽散……

“樊萧,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不是都跟我请假了吗?伤的那么重,不好好在医院养病,来这里干嘛?”老板娘略带责备的口气,但满眼都是关心。

“刘姨,我好了!没事了!”说着撩起衣服,给老板娘看了看之前的伤口,确实已经痊愈了。

“这……这也太神奇了……”老板想想伸手去摸一下,但后来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因为一群女孩都在后面点着脚尖看着呢。

“既然如此,那好好上班吧!”老板娘面带笑容微微点点头:“今天我得出去办点事,如果感觉不舒服就马上打电话告诉我……”

“好的,刘姨,我知道了……”樊萧面带感激的也点了点头。

“老板娘对樊萧可真好……”

“这不是打算要培养女婿吧?”

“有可能哦……”几个女孩在一旁笑着嘀咕。

其实药房的工作环境还是很好的,大家每天其乐融融,虽然樊萧是这里工作唯一的男士,但大家相处的却非常的好!他是执业药师,药房需要这样的人坐班。

按照市场行情,执业药师每个月最少要给到5000元。

但药房的钱老板很有办法,他打听到樊萧的奶奶身体不好,一个人在老家没人照顾,于是就把自己家在郊区的一个房子让给樊萧奶奶住,那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还雇佣了一个远房亲戚伺候樊萧奶奶。

樊萧也算过账,租个房子要一千几百元,雇个人也得这个数,两项加起来也要三千元左右,最后到手的还不一定够2000。

而且那里是老板的房子,不用担心房东赶租客,这让樊萧才打消了后顾之忧,于是毅然决然的到钱老板的药店来上班,虽然工资只给到2000块!

……

今天药店的人不多,樊萧走到了中药区:“牛姐,我想抓点药……”

“大帅哥,你的病不是好了吗?抓什么药?再说你不是学的西医吗?怎么现在中医你也触类旁通了?”

那牛姐二十八九岁,身材略胖,已经显不出多少腰身,因为姓牛,该大的地方又大的出奇,背地里那些女孩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奶牛姐”,给牛姐起了这个外号估计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吧!牛姐倒是很享受这个外号,竟然默许了!

“也不是,最近一个学中医的朋友跟我说了个方子,让我试试,你也知道,我是学西医的,中医我又整不明白,只背下来了需要药材的种类和斤两,还望牛姐帮帮忙!”樊萧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顿时成功的将一旁的几个小女孩变成了花痴的模样。

“奶牛姐”挺起她那傲人的资本,在樊萧的眼前一晃,然后一挑眉:“说吧,是否需要姐姐给你一条龙搞定……”

“那是最好了……”发现自己说的好像不太对,樊萧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牛姐了……”

樊萧念出来一堆药材的名字和克数,“奶牛姐”则熟练的挑选并称重,等全部完毕后,按照樊萧的要求开始了熬制。

“帅哥,你要怎么感谢我啊?”奶牛姐盯着樊萧那帅气的脸庞问道。

“请牛姐喝饮料吧……”樊萧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那些药材樊萧也是给了店里钱的,客人要抓药,奶牛姐必须按照客户的要求抓药和熬制,这是她的工作。她之所以这么说,也是逗逗樊萧而已。

“好,那姐就等着你的饮料哈……”

“我们也听到了,是不是听到也有份儿啊……”一旁的几个女孩也过来凑热闹。

“有份儿,都有份儿……”樊萧笑了笑。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西照的阳光撒进了药房,照在人身上,让人变得懒洋洋的!

快要下班了,樊萧去了洗手间,大家也都开始收拾东西,今天是小红的晚班,她看着大家收拾,想着自己还得在这里待个小半宿,心里不痛快,但也没办法,这都是轮班的……

“拿上止血的东西跟我走,到隔壁给人包扎一下伤口……”突然药房外面闯入一人,满身是血,扫视了一圈后,指着站在门对面发愣的小红恶狠狠的说道:“看什么,就你了,拿上东西,赶紧给老子走……”

“我……”小红看到那男人满头的血,一下子腿都软了,瘫软在地上,哪里还能动弹一下。

“赶紧地,听到没有……”那男人紧走两步,来到了小红的近前,一把薅住了小红的衣领,单手直接将她揪了起来。

“我……我不会……咳……咳……”被举到半空中的小红气都要喘不出来了,又惊又怕,脸憋的通红。

“不会?垃圾一个……”随即小红便被扔到了一边,摔的小红“哎呀”一声,刚想哭,看到那人怒目而视凶神恶煞的眼神,直接憋了回去。

那人扭头便发现了奶牛姐,一步步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我也不会,我真的不会,求你不要打我……”双手在身前拼命的摇摆,带动了身体剧烈的晃动,反而成了另一道迷人的风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悬壶济世的死神》<<<<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